♥ 作者: 无心无相 ♥

不死的尝试

不死的尝试 – 蔷薇后花园

笔尖在纸上划过,在末尾署下象征“我”的姓与名,随后便将其交给了在旁等着的那人。

“不再看看?虽然这是最终确认,但和之前一样,现在你也可以反悔。”

这像是句劝告,但他与我都心知肚明,这也就是个流程,我不可能走。

不只因为先前已签下的协议和违约后要面临的赔偿;更关键的是,我要死了,但这家公司,有办法保住我的命。

永生的愿望不会随文明发展消逝,总有人渴望,却终不能及。可在近日,这家公司宣告,他们掌握了更换人类意识载体的技术,即,意味着个体可以此方式间接达成永存。

诚然,宣传和实际在多数时候都不吻合,如此夸张的内容在大众眼里不过是如发现永动机一般的笑话。

可我没有选择。我曾问诊的医生是这样说的:“我希望以你的名字命名这种病,特此在这里征求你的同意。以及,很抱歉的是,你的病症是我们的医疗水平无法解决的,只能尽量用药拖延……”

若药石难消苦痛,而今死亡将至……对死后世界的恐惧让我主动找上了他们。

以实验者的身份。

“那么最后和你说一遍,

你将自愿放弃对身体的所有权,其产生的任何收益将用于抵还改造手术产生的费用。

在改造完成后,费用偿还前,你需每日保证有12h时间待在本司实验室,配合检查和测试。其余时间可在指定范围之内行动,期间你的自由会得到部分保证。

在合同期间,本司可随意采集你的信息和行动记录用于任意用途,而你需要对公司内运行内容绝对保密。这一点无需你依靠自我意识执行,随改造植入的芯片会避免对此类资讯的泄露,你签过的合同里说明了这点,所以是合规植入。

呃,而公司方面会提供你生存必须的能量,并提供公司内部网络供你连接,除此以外……”

“长篇大论以后再说吧…这都是我确认过的内容,就不用重复了。”

他耸了耸肩,“如果你不想听,那我也能直接带你去,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于是随着他的脚步,最终来到一个舱体前,无需言语,我就钻入其中,待舱门闭合,留下一片黑暗。身体的清洁早已经做好,在来这边前我甚至是在裸体情况下签的字再听他废话,原谅我的羞涩吧,这可能是最后一次。

舱体在外面看像是钢制的机械造物,但真进到里面后,倒发现内部是一种令人不安的软质结构,像充满水分的血肉,带来了冰凉的触感。

也只能感受这触感。这疑似填料的结构在我进来后便铺开了,将我紧紧包裹,成了一层轻薄的软膜,堵塞了七窍,竟让我沉入没有光亮和声响的虚无,却不知为何还能呼吸。

奇异的甜香顺预留的管道淌入鼻腔,让身体不可避免的放松,提不上一点力气…静滞的内舱似乎随着气体的灌入活化,抽搐着,连温度也开始上升,让我不免感到惊慌——为什么没有麻醉?我难道要在这样清醒的状况下被剖开再缝上?

想象中的剧痛没有到来,瘙痒,包裹身体的软膜长出了细小的凸起,在肌肤的表面拂过,封闭的感官让这无数的细微刺激变得极其强烈。极致的瘙痒,无法反抗,不会停止,甚至无法通过哭笑缓解,遍布全身,没有带来任何除此以外的感觉,只是我也没有心思疑惑,甚至难以思考。

感觉持续了不知多久,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无法判断时间,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失禁!

我本应排不出什么才是,术前的禁食禁水与灌肠洗胃,让我的体内保持了相对的洁净。

然而仍能感到有什么从下身溢出——然后又有什么灌了进来,前后都在不断胀起,随着肿胀感的增强,那些细小的凸起逐渐平静下来。

不知是停止了还是我已经没法感觉到这样的刺激,不过这并没有让我好受些,从下体灌入的可能是液体的东西被封在了体内,哪怕想排出去也做不到。

疲倦。在注入完成之后,一时没了新的动静。

看不见事物,听不见声音,闻不到气味,说不出话语,连身体也麻木了,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想象中的死亡不过如此——

但始终睡不过去,心里的恐惧在不断不断滋长,甚至于我开始希望周围的那些…可能是触须的东西再动起来,至少能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茫然持续了太久,持续到最后如了我的愿,触须们有了新的动作,与上次不同。它们运动起来,最终汇聚在我的嘴前和下身——这只是猜测,但我感受到有什么进到我的体内,插入感,异常滑润。分不清是身体在自发的吞咽这些东西还是它们在向我的体内涌动。

只感觉它们遍布了我的身体,从任何可进入的孔洞钻进,在血管与经脉本在的地方穿行,虽无法看见,但它们如同顺着我的轮廓用自身勾勒出一个我,将原先维系我感受的整个系统都替代掉。

改变还在继续,它们像是活物一般啃噬着我的肉身,没有痛苦,但似乎有其它感官正在运作…快感?快感,我的身体似乎在溶解,积攒的感觉却像疯了一样奔向我的大脑,无法思考——像是重进到子宫,被重新孕育,平常与性层面的快乐将我一步步推上云霄——无法思考——完全是超出常人忍受范畴的,可称为痛苦的禁忌快感,只感到理性在震颤,在瓦解……

解脱。这是我在失去知觉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14个小时,这次意识的提取还挺快。”

在苏醒后,进入耳中的首个声音竟让我如此欣喜,再次见到了那带我来的人,竟让我感到了纯粹的开心,但不知为何,眼中的他是如此高大。

“我…手术……完成?”

不同于以往的稚嫩女声在我的口中呼出,带有机械的冰冷,让我的不解达到了顶峰。

他转向了我,并把手中的电子面板放在我的,眼前?我所能看见的范围被局限在前方,而无法查看自己当前的状况。

“算是刚到一半吧,不过剩下来的步骤就简单了。

我们溶解了你的骨肉,用最新的培育生物基于你的原身复刻了一套神经系统,会更加灵敏,而且方便接上义体。期间不断输入的激素之类的你不用了解,反正你只要知道这次改造绝对物超所值。

对了,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吗?”

并不是询问的意思,我眼前的屏幕已经被他打开,一个幼态的少女头颅出现在上面,五官精致的像是人偶,皮肤雪白如凝脂,看上去就很光滑,但这样完美的面容上却有着机械一般的接缝,虽没有破坏其姿态,也揭示了其已非常人的事实,临脖颈处更是有一个金属制的圆环,可以想象其中包括的精细元件。

“相当可爱,比你来的时候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好看多了呢~对了,这一条也在你签过的合同里面有写,所以完全合规。而且你不会介意对吧?这可比你以后顶个大铁盒子在脖子上好让外边人接受多了。”

“啊……?”

此前的遭遇让我的思维有些缓慢,眼前震慑性的现实更是让我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也没等着我反应,点了点屏幕又切换了一个场景,与这头颅配套的娇小躯体出现在眼前,馒头大小的酥胸裸露在空气中,延下来是平滑的小腹,最后线条没入隐秘的花园,在那里,尚且也没有毛发长出,隐约能被照到一线粉红,双腿则有些肉感,似乎很好摸——背面则是略微凸起的两股,埋去其中的肛门。

自然,这身体上面也有类似机械的接缝,关节处则是如玩偶般的圆形关节,也许只是制作者的喜好吧……

“身体的骨骼框架由合金做成,用圆形关节结构尽量还原了人体本身的运动,当然活动范围会比原本更广,习惯习惯就好,否则得当心模拟的经络和信号传输线路打结。

外部是分析了溶解后的基因后生成的仿真肉块,在原材料里混入了类似乳胶的物质,还有你在改造舱里体验过的那些生物的分泌物,所以实质上现在你可以是你和那些生物的孩子之类的?”

他毫不在意的介绍着,也不顾我能否接受,

“身体里面代替原先内脏的维生系统并不是我做的,但我也可以大概和你说一下,对这幅身体的供能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对代替你听觉,视觉,发声部位的机械的充能,充电的接口在你的肛门处——这个是那家伙的恶趣味,那边还有模拟的触感和——总之你可以期待一下,而另一部分则是要喂养那些连接你身体的共生生物,这个的话则很简单,只要你把你以前吃的那些随便塞进自己体内的哪个洞里,哦,除了充电口,其他都行,不过要注意的是,这些共生体进食的欲望在得到满足后会输出快感,原本是用于刺激它们生殖的,现在的话…具体进食的频率这方面是可以由你自己决定的,不过公司不会允许你死于饥饿这种愚蠢的原因,而且越是拖得时间长,满足后的快感就越强烈,你自己想好就是了。”

“这,合同上,也有?”

“嗯哼,有哦?你没看见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说起来公司承诺的永生是确实可以实现的,这些共生体的排泄会不断溶解死去的同类,而只要不断令它们繁殖就可以用新的替代旧的,让维生所需的脏器不断更新,而你的人格和记忆被储存在机械中,只要定期拿出来维修再放回去便是了…何等完美的生命形式。”

陷入了沉默,即是对现状和未来的迷茫,也在庆幸自己或许真的避开了死亡……而他大概也觉得说的差不多了,将我的头拿了起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把你的头装上去了,做好准备吧,那些共生体新生的爽快可都积攒在里面——不过可不能关闭感官哦?要这样才能观测期间的反应,顺便一提,会录下来,如果时候你想要我可以发给你~”

我为即将承受的快乐而绝望,却只能任由他端着头颅一步步走向我的躯体。

“总之,熬过这阵,之后咱们还有大概57年可以共处,以后就多多关照了——”

新人uwu,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写的不是很好

1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7 thoughts on “不死的尝试”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