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sanclk ♥

从捡到伪娘奴隶开始 第一章

从捡到伪娘奴隶开始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散步,之后捡到性奴隶(男)

萧柏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如果退潮,就要在一片沙滩上转一圈。

不同于其他沙滩的污臭、杂乱、纷扰,这一片长达几公里的沙滩相当的洁净。金黄的沙粒、微咸的海风以及完全没有其他人工的痕迹,甚至偶尔还能捡一点海鲜当作美食——原因无他,这是在一堵山壁的后面。一旦涨潮,这片沙地就会被水淹没,浪潮就会直接拍打着山崖。只有退潮时分,它才能展现出完整的自己。萧柏很喜欢这种踩着有点湿润的沙粒,迎着还温柔的阳光散步的感觉。眯起眼睛,感受着海风吹起他的发梢,听着海鸥的长鸣和脚底沙粒的轻响,萧柏总会感叹起来,人生当如是。

但是某一天,他特意起了个大早,准备看暴风雨后清空中的日出。当他慢慢的在沙滩上踱者步,突然发现这片沙滩上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是个人,感觉像全裸……萧柏皱了皱眉,他突然感觉很麻烦。他姑且基于道义,加快了脚步,向那个落难的人跑去。慢慢的他看清了,趴着的一具娇小瘦削有些发育不良的身体,留着一看就满是脏污的头发。身体上满是被抽打的鞭痕,甚至有些如同昨天刚抽打出来的。颈子上还套着项圈,但锁链不知去向。萧柏一阵恶寒,一边轻轻的将那具娇小的身体翻了过来一边嘀咕着:“千万别有什么纠纷啊,奴隶这玩意……涉及到的可不是小人物啊……虽然有的地方还没废除奴隶制……嗯?男的?性奴隶?”萧柏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了看他的下体——没错,虽然十分娇小,但是依旧是长着一根可爱的肉棒,小腹上还赫然印着一时间看不出什么作用的淫纹。萧柏一拍脑袋:“这么多年没见过市面了,我怎么忽略了性奴隶是男的可能性啊……不过也好,是性奴隶,那应该没什么事情吧。”萧柏自言自语着,同时轻轻的公主抱起了这个不速之客,走到岩壁边上,脚轻点地,身体便腾空而起一跃上了岩壁。

而山崖的不远处,就是萧柏的小屋。说是小屋,不如说是别墅更合理——手指轻轻在一块晶体上面一按,门就自动打开,而内部有采光度极好的两层。木制地板打了蜡,就算光脚踩在上面也没问题——萧柏随手把鞋扔到一旁,之后大步流星地上了二楼,将他放在客房的床上,随手拆掉项圈之后拿出药剂后才发现,这个小奴隶身上不仅有鞭痕,还有刀伤、咬伤等明显是打斗的伤痕。他细细的抚摸着这个小奴隶的身体,发现身体上有多处的骨折,他叹了口气。转向他的小腹,萧柏有点疑惑,他的知识告诉他淫纹是通过刺激女性的子宫激发不同的效果的,但是……“对男性有什么效果呢?没见过这样的……并且位置也不一样……难道说?”他有了个奇妙的想法。但是在他实施他的想法前,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帮这个少年清洗了身体、上了一些药膏、给必要的地方包扎了。看着床上的少年明显眉头舒展了不少,萧柏也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身下早就鼓起的包,嘀咕着:“卧槽,我还真的对伪娘感兴趣……”。下楼煮上了粥,之后萧柏拉来一张椅子,就在他的旁边看起了书,等待着他的苏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柏听到了一声沙哑的轻哼,他合上了手中的书,看着挣扎着要起床的小奴隶,慢条斯理的说:“躺着吧,你的身体不适合起来。”但是看着床上的少年挣扎着竟然将自己的上肢撑起,萧柏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微微用力将他托起来再平放在床上:“别动,你身上好多新老骨折,要是再这么用力,恐怕就永远断掉了。”他坐在旁边,轻轻的抚摸着少年的脑袋,防止少年逞强,之后问道:“少年,你叫什么?”看见他的眼神混乱起来,萧柏叹了口气,又一个被药物弄坏脑子的。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那我就叫你安洁莉娜好了。”看少年没什么反应,萧柏确定了,这个少年就是被人当成伪娘养的性奴,毕竟伪娘也是起女性名字的……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看到他深深的叹息,少年反而抓住了他的手腕,嘴唇翁动,似乎要起来的样子。他连忙将耳朵凑到了嘴唇边,却只听到了“主人”“贱奴”等词语。少年的声音慢慢的小了,慢慢的再次陷入沉眠。

萧柏看到少年睡了,叹了一口气,抚摸着他的头,脑子里面闪过了几个名字:“会养伪娘的家族也就那几个,会从小就起女名的更少……希望不是那个吧,要不然我向他们讨要的债就更重了啊。”他又叹了口气,走进了书房,找出了一本记载淫纹的书,仔细的对比着记忆中的淫纹。

沉浸中,萧柏突然听到外面的地板吱呀作响,他连忙冲出图书室,戒备的看着扶着墙摇摇晃晃的安洁莉娜,咬着牙正准备将刚救下来的人击倒,安洁莉娜却慢慢的跪下来,头垫在了双手上,较小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发出了沙哑的轻声:“请主人惩罚贱奴……贱奴惹了主人不开心,请主人随意的处罚贱奴,母狗干什么都没有问题的,主人随意使用就好,我就是供主人随便使用的下贱奴隶……”

萧柏有点傻眼,看着身前不断说着淫语的少年,自己的身下早已挺立。他努力的甩了甩头,将自己的淫欲甩出脑袋。他尽量让自己显得威严,命令道:“那你在这里躺下吧。”看到安洁莉娜缓慢的躺下,闭上了眼睛露出了死心的表情,我轻轻的走到他的身前,公主抱起了他微微发抖的身体。

安洁莉娜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磕磕绊绊的说:“主人……?贱奴……这……”

我轻轻的打断了他,笑着说:“你需要休息,先听我的话,在床上好好的养伤吧。”

安洁莉娜的眼眶中慢慢的溢出了泪水,萧柏将他轻轻的放在床上,轻轻的用袖子揩去了他眼角的泪水。他抓住萧柏的袖子,虽然涕泪横流,但是还是展露出了最美的微笑,让萧柏心跳漏掉了一拍。

萧柏将早就准备好的粥一口口的喂着他吃了下去,然而这个小家伙一直抓着萧柏的袖子,甚至天色已晚,早就该上床睡觉了,这小家伙还没放开。他只能“勉为其难”的挤进了这个小家伙的床,之后用了一些特殊的法门,让自己强行压下了性欲,最后勉勉强强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萧柏睁眼的时候,安洁莉娜还在沉睡,他仔细端详着眼前虽然是男性但是极度女性化的脸庞,身下自然而然鼓起了包。他刚刚将性欲按压下去,看见身前的安洁莉娜睡眼惺忪的样子,笑着说:“可以把手放开了吗?”

安洁莉娜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立刻弹了起来,跪在了床上对着坐起来的,浑身瑟瑟发抖、用尽全力辱骂着自己:“对不起主人,贱奴知错了,贱奴知道这种握住大人衣角的行为是冒犯的,母狗愿意接受主人的惩罚,任何都行,母狗是不会玩坏的……如果主人想用什么惩罚母狗都请便,如果需要我自己奉上刑具也……”

看着跪着的安洁莉娜,萧柏慢慢的下床,站在了安洁莉娜的面前,安洁莉娜头埋得更低,身体更加的蜷缩,努力的表现出自己的卑微,更加大声地用力地辱骂着自己。

“坐起来。”不容质疑的声音从萧柏嘴里发出。安洁莉娜身体一抖,但是没有反应。“我说,坐起来。”安洁莉娜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双腿跪在床上,上身慢慢的挺直,小巧的乳头挺立在胸口上面。

萧柏慢慢的蹲下,视线平视着安洁莉娜,抓住他颤抖的手,慢慢的安抚着:“别紧张,我不会像那些贵族一样的。”手指撩过他的发间,慢慢的安抚着他,最后等待他的身体慢慢的冷静下来,萧柏看着他的眼睛:“无论你之前叫什么,现在就叫安洁莉娜。安洁莉娜?你在吗?”看到他轻轻的点头,萧柏笑了一声:“很好。还有,不要叫自己贱奴了。我并不喜欢……你可以自称我,如果不想的话,也可以称自己为莉娜,平时我也会叫你莉娜的。”看到莉娜微微轻轻的嗯了一声,萧柏继续说:“我叫萧柏,你随意称呼就好。正如你所见,可以算是个学者……也没有什么贵族的封号,也没有什么暴力倾向,所以……”

正当萧柏绞尽脑汁的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莉娜慢慢的开口了:“萧柏……萧柏大人……莉娜……能叫您主人吗……?莉娜……既没有家人,也从来没有哪些人像萧柏大人您一样不抽打莉娜、虐待莉娜……就算离开这里,也只是会被人用到死去罢了……所以莉娜想……莉娜想留在您身边,所以求求您,请让莉娜叫萧柏大人主人……”

看着莉娜的眼泪又溢出了眼眶,萧柏刮了刮莉娜的鼻子,笑着说:“想留在我身边啊?我的要求可是非常严格的啊。”

莉娜握紧了萧柏的手,拉在自己的胸前,脸颊扬起却流下眼泪,呜咽着说:“谢谢主人……谢谢主人……”闭上眼睛重复着,萧柏也帮莉娜揩去眼泪,抚摸着莉娜的脸颊,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正当两个人正在享受着片刻的宁静的时候,突然安洁莉娜发出了一声娇媚的轻哼,这一声没有逃过萧柏的耳朵。他仔细地打量着莉娜的身体,本来就全裸的身体慢慢的泛起红潮,并拢的双腿间慢慢的顶出了细小的包茎肉棒,喘息也微微加重的同时,身下的淫纹也慢慢的泛起了光芒。莉娜脸上红潮更甚,低下头去不敢看萧柏,磕磕绊绊的说:“主人……主人可能也知道莉娜原来是性奴隶,所以……”红着脸微微抬头看了看萧柏,看见他还在兴致勃勃的等自己说下去,于是咬咬牙,自暴自弃般喊着:“所以莉娜之前被下了药,几乎每天都会不断地发情……所以请主人给莉娜一点时间,让莉娜……发泄一下性欲……”、

本来萧柏还想再观察一下药效的,可是仅仅是说完话的时间,莉娜的脸蛋就几乎能红的滴下水来,死死的咬着牙,口水从嘴角横流下来,小小包茎肉棒的前端也流出了淫靡的先走液,肉棒一抖一抖的似乎马上就要高潮。萧柏心中一慌,带着一丝微微的欲望,连忙说:“不必,你双手打开腿。”

莉娜如同早就失去了神智变成了追求快感的淫肉一般,赶忙打开双腿,用双手抱到头的两侧,自然而然的摆出了种付位的样子,将微微收缩的可爱菊花和正在吐汁的可爱肉棒展现在了萧柏面前。

萧柏轻轻的同手弹动了一下全是先走汁的肉棒,想试验一下莉娜的敏感度而已,但是——

“噫噫噫噫噫噫噫——!母狗的肉棒……肉棒只是被弹一下而已……母狗的废物肉棒……请主人随便欺负吧!只要不要打贱奴就好……要坏掉了哦哦哦哦哦——”莉娜的身体瞬间剧烈颤抖起来,嘴里发出了不成样子的大叫。

“极度敏感……吗。”记下后,萧柏微微带着阴沉的微笑,手轻轻的抚摸着莉娜的头,让莉娜清醒一点之后命令着:“莉娜,你听好了,要是还是称呼自己是贱奴或者母狗的话,就不会让你高潮的哦。”

莉娜慌了,连忙驱动自己昏昏沉沉的大脑,想要改变自己刻在脑子里面的东西、改变自己说出来的话。可是这些东西哪里有那么好改变?随着萧柏轻轻的捏了一下红肿不堪的乳头,莉娜又陷入了狂乱的淫语中。

“主人——!不行不行不行——贱奴的乳头、乳头太敏感了,轻轻碰一下的话就会——哈……好……好腻害……母狗的乳头要坏掉惹,主人……汪呜……”莉娜的身体疯狂的扭动着,肉棒也一条一条挥洒着先走汁,只有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腿,依旧给萧柏展现着自己最淫乱的一面。

“嗯?注意自己的称呼啊,莉娜。”萧柏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用手指揩起了一些先走液,轻轻的闻了闻,一点也没有腥臭味,反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如同润滑液一般。他皱了皱眉头,轻轻的再莉娜菊花上抹了抹,之后趁着莉娜双眸失神,舌头外吐,将手指突然伸了进去。

“菊花痒痒的……主人别挑逗莉娜了,莉娜早就……噫噫噫噫噫噫——?!手指!主人的手指在母狗的菊穴——”莉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之后狠狠的用双手堵住了自己的嘴,任凭萧柏的手指在菊花中驰骋,先走汁都顺着肉棒溜下,在床上沾湿了一片床单,莉娜的头疯狂的摇着,眼角滴下来几滴泪水,身体不断地扭动后仰着,想要消化这份过于强烈的快感,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萧柏看着严严实实的捂着自己的嘴的莉娜,一边心想这玩意可真的不好改变啊,一边说着:“算了,不必捂着嘴了……让你不能享受也不好,怎么叫随你开心好了。”看着莉娜将信将疑的样子,萧柏仅仅是握住了肉棒,之后轻轻的一撸动——

“!!!!!!!!”莉娜一瞬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瞬间身体弯成弓形,狠狠的的弹起,之后狠狠地摔在床上,眼泪和口水飞溅到床上,先走液甚至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喷泉。本来包茎的肉棒龟头尽出,可爱的龟头尽情的弹跳着,宣告着身体已经在高潮的边缘。

“主人……!请……请随便玩弄母狗的废物龟头……噫噫噫……贱奴的肉棒和龟头……哈啊……就是为了主人玩弄而……而存在的!汪呜……玩坏……玩坏也可以,主人的话……啊啊……好痛苦,求求主人,让母狗射精……让贱奴射精、求求主人……只要让母狗射精,做什么我都愿意……汪呜——汪!”慢慢的,莉娜脸上的快乐被痛苦代替,整个人如同神志不清一般胡言乱语了起来,可爱的脚趾蜷缩在一起,身体也是快速的扭动起来,如同五脏六腑都被火烧一般。

“这么长时间都没高潮……难道是这个淫纹吗……”萧柏皱起了眉头,一只手手指轻轻的按在淫纹上,一只手轻轻的摩擦着满是先走液的龟头,快速的抽出魔力让本来泛着荧光的淫纹快速的暗淡下来的同时——

“主人!!!!!!!————————”随着一声似哭似笑的长啼,莉娜身体向后弓了起来,肉棒如喷泉一般射出了巨量的精液。最强劲的第一股随着肉棒的抖动射在了天花板上,之后莉娜的精液随着身体的颤抖射的到处都是——墙壁上、射到天上之后落下到床上、莉娜的脸上、身体上、甚至滴在了莉娜的嘴里。要不是萧柏及时的用魔法护住了自己,将本来该射到自己身上的精液全部从自己的左右两方飞了出去,恐怕这身他很喜欢的衣服就别想要了。

他趁着莉娜还在昏迷,轻轻的吸了口气。“真令人惊讶,这种射精的量……还有这种味道,完全没有腥味,似曾相识……又是他们做的好事?这真是……”他摇了摇头,闭上了嘴。因为他看见莉娜悠悠的醒转了。

还没等他开口,莉娜就轻轻的跪在了萧柏的面前。莉娜轻轻的脱下了他的裤子,之后用沾着精液的脸颊在早就勃起的粗大的肉棒上面蹭了蹭,手指环住肉棒轻轻的戳着脸颊,张开双唇吐出热气,看着萧柏轻轻的退了一步,顺从地说着:“主人刚刚帮莉娜解决了性欲,莉娜作为性奴隶也要服侍主人……并且刚才主人给莉娜的命令没有做到,但是主人还是让莉娜高潮了……我要想让主人舒服起来。”说罢,莉娜伸出湿润的舌头,顺着肉棒上的肉筋慢慢的向上,舌头直接轻轻的摩擦着龟头的下部,之后嘴唇轻轻的亲吻似的覆盖在龟头上,舌头慢慢的挑逗着马眼。

萧柏见多识广,哪里看不出这是性奴隶的认主仪式的简化版,但是他就是笑着看着莉娜,想从莉娜口中说出这些词语。并且他确实是快爽到没有脑力去想这些了。

直到极度的缺氧后莉娜才将头移开,一边大口呼吸一边眼眸向上看着萧柏,脸通红,但是还是依旧直视着萧柏的眼睛说:“……主人请稍等,这其实是……认主仪式的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就请主人给莉娜定制了项圈之后完成……吧?”说罢,莉娜歪了歪头,露出了虽然脸粘精液但是依旧清纯的笑容。萧柏心脏刚刚漏掉一拍,莉娜就神吸了口气,之后张大嘴巴紧紧的含住了鹅蛋大的龟头。嘴唇被迫张开,随着头的摇摆口水从肉棒上和嘴角溢出,手指环在肉棒的根部将肉棒牢牢地固定在自己的身前,莉娜就这样如同吃着硕大的棒棒糖一般吸吮着,一边眼睛微微上扬,看着萧柏的脸。

久不经女色的萧柏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服侍。肉棒被温暖包裹着送向深处,口水包裹着龟头、舌苔抚摸着冠状沟。仅仅是这样,萧柏就快要射了出来,但是肉棒在口中膨胀了几圈,几乎就让莉娜的嘴微微的脱臼了,莉娜只好将龟头从嘴里吐出来,之后轻轻的用柔软的舌头划过龟头上面的褶皱,一边轻轻的亲吻着龟头一边说:“主人随时射精都可以的……哈呣……不用忍耐……也不用在意莉娜的想法……请尽情的舒服起来吧……莉娜就是为此而生的……为了服侍主人……服侍这根硕大的肉棒……”说着,莉娜特地把自己的鼻尖贴紧了肉棒,在阳光的照射下,肉棒在他的脸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迷醉于肉棒带来的腥臭味的眼神又让硕大的肉棒滴出了几滴先走液,滴在了莉娜的脸上。

萧柏喘着粗气,不再掩饰自己的欲望,在莉娜的惊呼中将他抱起,让他背朝着自己跪趴在床上。肉棒轻轻的和早已经再次勃起的莉娜的包茎小肉棒贴在一起,让莉娜分泌的先走汁慢慢的浇在自己的肉棒上面。莉娜从身下看过去,只能看到一根硕大的肉棒慢慢的触碰着自己几乎只能和小指比较大的小小肉棒,龟头贴在一起如同亲吻,瞬间全身泛起红潮,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肉棒一跳跳的吐出先走液,菊花也随之收缩着——哪一个伪娘奴隶不会因为主人的肉棒亲吻着自己的肉棒而陷入极致的发情呢?更别说这个主人更是自己所全身心侍奉的。论萧柏见多识广,他也不知道肉棒亲吻是对一个伪娘最大的肯定——毕竟伪娘本来就够少见的了。萧柏只知道,身下的这个伪娘奴隶无论身体还是灵魂已经完全变成了他的东西了。

粗大的肉棒上每一处都沾满了莉娜的先走液,令人沉醉的清香中,龟头狠狠的抽打在莉娜的菊花上,让小奴隶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肉棒仅仅是在菊花周边粉嫩的褶皱上面轻轻的蹭着,莉娜的肉棒就开始疯狂的跳动,先走液滴在床单上,在床上汇成了一片小小的水沟。直到莉娜自己双手掰开菊花,扭着屁股央求着萧柏把肉棒插进来,萧柏才不再戏弄身下的小奴隶,吸收了淫纹的魔力,笑着说:“你现在已经没有淫纹的限制了,已经可以自由的射精了。忍着点,到时候别插进去就射了啊?”随后慢慢的撑开菊花,将龟头挤了进去。瞬间感受到菊花里的淫肉如同活着一样轻轻包裹着肉棒,如同呼吸一般的时而轻轻瘙痒,时而紧紧缠住。“真不愧是伪娘性奴隶啊……”萧柏轻微的咬着牙,还没到用魔法的时候——就这点刺激,他虽然久违,但是至少还是尝试过的。

而莉娜的处境就不是那么好了。双手掰着屁股,双腿跪在床上,上肢只能趴在床上。随着肉棒的挤入,还要张开菊花让萧柏更加的顺畅,还要抑制住本来就极度敏感的肉棒的瘙痒和胀痛,让自己起码不要那么快就高潮。肉棒顶入的时候,莉娜全身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睛早已经翻白,包茎肉棒也开始疯狂的抽搐,似乎下一秒就要射出来的样子。但是令萧柏惊讶的是,一段时间的颤抖过后,居然莉娜慢慢的忍耐了下来,尽管先走液、泪水和唾液已经横流,尽管肉棒早已挺立,但是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莉娜……才不是废物肉棒……莉娜……不能就这样……呃呃呃呃噫噫噫噫噫噫——!!!!!”萧柏又把肉棒往里面塞了一寸。此时的莉娜已经神志不清,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菊花里面的淫肉紧紧的绞着肉棒,似乎不能让它再进入一分。莉娜的手指紧紧的抓住臀肉,慢慢的被手指掐住的臀肉都成了青紫色,随着莉娜换出淫靡的空气,竟然早就在高潮边缘的莉娜又忍了下来。“母狗……母狗的菊穴才不是废物呢……肉棒也不是废物……主人……不——不要小看人——”话没说完,萧柏的肉棒又进了一寸。

这次莉娜直接脑袋疯狂的后仰,肉棒一跳一跳的射出了先走液,中间夹杂着一些白浊,全身颤抖着,眼神上翻、舌头伸出,俨然一副啊嘿颜的样子——“前列腺吗……话说就算这么敏感了,伪娘的前列腺还是最敏感的吗……”萧柏自言自语着,看着身下的莉娜莉娜努力不要射精的样子,神使鬼差的轻轻地顺着脊柱抚摸了一下莉娜光滑的背——

“噫噫噫噫噫噫不行了不行了贱奴的废物肉棒忍不住了———!!!!!”随着带有哭腔的淫叫声响起,莉娜在萧柏的肉棒还没塞进来一半的时候就绝赞高潮了。喷涌而出的精子洒在了莉娜的脸上、头发上和身体上,让莉娜如同洗了一次精液浴。精液喷洒在床单和地毯上,竟然摊开了一个精液的小水洼。如果不是萧柏即时的将莉娜拉起来,在抽搐射精中昏死过去的莉娜可能就成为萧柏第一个所知的在精液中溺死的性奴隶了。

看着自己插在莉娜菊花里面还没过半的肉棒,萧柏正准备将肉棒拔出去,却看见小奴隶身下的淫纹闪烁,莉娜顿时颤抖了一下,睁开了双眼,看见了萧柏正准备将肉棒拔出去,顿时身体挣扎着慢慢的想让肉棒往自己的菊花里面不断地深入,丝毫不顾每扭动一下的快感都能让自己爽到快发疯。

“主人……为什么要拔出去!莉娜……莉娜只能做到这些了……求求主人……肉棒套子也好、飞机杯也罢、肉便器也可以……主人不要丢下我!要不然……要不然……呃呃呃……!就算被主人的肉棒操死,莉娜……莉娜也愿意!所以……所以……哈啊……放进莉娜的菊花里面……!”终于在莉娜的扭动中,他的菊花将萧柏的肉棒全部吃了进去,要不是身下淫纹闪烁抑制着射精,萧柏怀疑身前肆意淫叫的小奴隶在吃下自己肉棒的过程中就会先再次射精高潮。不过听到了莉娜深情的宣言,所以萧柏任由莉娜摇晃着身子如同挂件一般挂在了自己的肉棒上面。感觉到莉娜的屁股贴在了自己的腰上,萧柏轻轻的抱住了莉娜的双腿,如同婴儿把尿一般将莉娜的身体完全抱起,让莉娜反手抱住自己的脖颈的同时,只能抽动菊花摩擦肉棒作为支撑。萧柏如同身前挂着一个大号的背包,慢慢的带着只知道蠕动菊穴抚摸着肉棒的莉娜慢慢的在满是精液的房间里转着。

“呼哈……欸……噫噫噫!主人……不能走……菊花——菊花……要坏掉惹……”每走一步,在重力的作用下几乎将整根肉棒就会拔出菊穴,之后再度整根没入菊穴。而莉娜也真的如同放尿一般,肉棒如同坏掉的水龙头一般,先走液不断地分泌、滴下、拉出了一条银色的丝带。

“仔细看好,你是怎么被操的!”萧柏最后停在了房间中的落地镜面前,轻轻将腰前倾,让莉娜可以仔细的看清肉棒撑开菊花的样子。

“好……好的,主人……哈啊,主人的肉棒……在贱奴的菊花里面……噗呲噗呲……咕叽咕叽的……搅拌着……总是……全根拔出……之后全根没入的……挺拔的、帅气的……主人和肉棒……贱奴的废物鸡鸡要坏掉惹!——噫噫!前列腺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被主人这么饱含爱意……这么使用的话……这辈子就只能留在主人身边……当一个只知道做爱的飞机杯惹——!”莉娜哪还有什么正常的神智,手早就轻轻的放在了自己敏感的肉棒上撸动着,整个人胡言乱语了起来。

“既然你想当飞机杯,那就当好了吧?反正我也会善待你的。”萧柏的声音在莉娜耳旁响起, 勾人心魄的声音和足量的快感早就冲毁了莉娜的心智,虽然紧紧才被萧柏捡到两天,莉娜就已经不可自拔的对萧柏交出了无尽的信任,整个身子贴在萧柏身上,眼睛早已经上翻,摆出了完美的啊嘿颜,手指要不是握住肉棒撸动着恐怕已经摆出了胜利的姿势。

“好的主人……请使用吧……莉娜牌飞机杯……莉娜母狗的菊花也好、嘴巴也罢……都是主人的东西——!”说着,菊花就紧紧缠了上来,身体紧绷着,全身的感受全部集中在菊花一样,随着肉棒的突刺,淫肉就是一颤,之后怪怪的吐出肠液包裹着肉棒,似乎真的要贯彻自己的飞机杯宣言一般。

“我知道你的好意了,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让我们一块到达你早就期待好久的高潮吧?”萧柏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莉娜的头,看见莉娜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腰也不断地扭着,嘴里轻轻的念着:“高潮……高潮……主人和我……一起……”一边疯狂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让菊花微微收缩,想要挤压着菊花里面的肉棒,但是这么柔软的淫肉能挤压什么呢?最后也只引得菊花再次被肉棒撑开,一阵莉娜高亢的淫叫,肉棒抖动了两下喷出更多淫水,也就没了后续。

萧柏环住莉娜的腰,狠狠的用肉棒摩擦着淫肉,早就到达极限因为淫纹没法射精的莉娜口腔中发出了如雌兽般的叫声。随着菊花包裹着肉棒射出炙热的精液,淫纹上的魔力被吸走,莉娜精液如同决了堤的洪水,随着抽搐的肉棒四处乱飞。镜子上面、桌子上面都留下了点点精液。随着萧柏肉棒的拔出,浑身上下如同被精液泡透的莉娜直接昏死在了萧柏的怀中,淫纹也不再闪烁、肉棒也软了下来。萧柏叹了一口气,拦腰抱起昏死的莉娜,闻着房间里面先走汁带来的芬芳,看着屋子里到处都是的精液。一转身走出了房间。

“这房间不能要了。”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