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九色雀 ♥

仙羽异话 墨霜刀·相思 第五隐章

仙羽异话 墨霜刀·相思 第五隐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五章间章(隐藏章节)梦行术不会本来就是用来做这个的吧?

真澄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躲在被子里,抱着尾巴,怎么都睡不着.

蓬松的尾巴顺滑温暖,抱在怀里很舒服.

“啊…睡不着…”

看着自己曾被青年含在嘴里的指尖,少女湛蓝的眸子有些闪烁,之前温软的触感,仿佛还在持续.

她悄悄看了看四周,鬼使神差的,伸出了红艳的小舌,轻轻舔了舔被青年吮吸过的地方.

“果然,我变得不对劲了…这种事…怎么可以啊…嗯唔~❤”

虽然少女这么轻语着,却还是唇瓣轻启,把如玉修长的手指含入了嘴中.

温热湿润的小舌包裹缠绕着手指,轻轻吮吸舔弄.

少女眼神迷离,微微眯起,呼吸渐渐有些粗重凌乱.

被子下,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轻轻摩擦着,想要以这种方式悄悄慰藉自己.

“嗯唔哈啊如果被发现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会被公子厌恶的,明明只当做家人的…我却…”

情欲灼烧着她的理智,桃花倾恋决中的香艳画面不断在脑中闪过,作为出身炉鼎馆的自己,自己不是不通男女之事的单纯女孩,那些事情她懂,尽管没什么机会实践,但她明白的很多…

脑海中的画面变幻,最终其中男人的样子逐渐变成了弦雨,而女子则是自己,这种羞耻的画面她不想去想,但越是不想思考,画面就越清晰.

她讨厌此时的自己,但却难以自持,沾着晶莹口水的指尖从小嘴中抽出,小手伸入被子,来到了双腿间,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拨弄起自己那小小的花瓣.

“嗯是这种感觉么…嗯啊~~这样的自己好讨厌…”

白皙温润的玉指,轻轻爱抚着花蕊,小心翼翼而笨拙.

而另一只手,则是摸入了亵衣,揉捏着自己胸前的雪腻酥胸.

少女美眸微闭,偶尔露出一条缝隙,其中媚意流转,风情无限,可惜此刻这副美景,无人欣赏…

“嗯啊~❤~”

少女轻吟了一声,身体有些紧绷.

指腹摩挲着花蕊,轻轻按压揉搓,花瓣渐渐泛红.

“嗯唔~~❤~”

少女小嘴微张,忍不住悄声呻吟,却又极力压抑着自己,只发出浅浅的鼻音.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顺从着自己自己此时的欲望,觉得心底似乎有一股渴望想冲破束缚.

“公子…”

少女轻喃着,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激烈,桃花倾恋决上的香艳画面与地宫那些零碎的记忆不断闪过她的脑海.

她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地宫,回到了那个怀抱,少女脸颊红的已经快要滴出血来,那种轻轻的摩擦似乎再难让少女受到抚慰.

这一刻她的内心,对那近在咫尺的青年无比渴望.

‘明明是公子擅自撩拨人家的…含住手指也好,叫人家是妻子也好…都是公子不好…’

少女纤细温润的手指终于缓缓试探着,插入了蜜穴,少的身体格外的敏感,手指每动一丝都会让她迷乱.

她知道自己这种举动很糟糕,但她无法控制住自己,只能这样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驱散脑中那一幕幕旖旎的画面.

“嗯~❤~嗯啊…好紧,如果是公子的手…会不会更舒服呢…这么窄的…公子当时怎么进来的…嗯啊~❤~”

手指并未进入太深,只是浅浅试探,但是即便如此,这种让人失去理智般的快感依旧让她沉沦.

而另一只揉捏着那饱满酥胸的玉手,也轻轻捻着自己粉嫩小巧的乳尖.

少女一边沉浸在快感中,一边因自渎而觉得难堪.

幻想着那温暖的怀抱,少女的身体越来越热,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似乎记得,地宫那夜残碎的记忆中,她也感受到过,只是那更加激烈,更加炙热…

“公子…公子…嗯~❤~”

之前玩弄玉乳的小手用力捂着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少女身子紧绷,小声地不断重复呼唤着青年.

她的身体轻轻颤抖,仿佛触电般轻轻痉挛,如白玉的小脚勾着身下的褥子.

“公子…公子…嗯!嗯啊!❤❤❤!”

终于一股激烈的快感将她淹没,少女的脑中一片空白,被推上了巅峰.

过了好一会,少女才回过神,涣散的眸子重新有了一丝神采.

她抬起如羊脂玉一般的手臂,看着沾满花液的小手,眼神中带着厌弃与委屈.

“哈…哈…这样的我…好讨厌…”

之前激烈的自我抚慰,让她感到了一丝疲惫.

她轻声呢喃着,逐渐闭上眼沉沉睡去.

而她却不知道,此时之前习得的梦行术居然开始自行运转.

……

“欸?这是什么地方?”

少女头上的狐耳动了动,水蓝色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困惑.

这是第一个昏暗的地方,样式有些古旧,墙上燃着油灯,有些似曾相识.

“哎??这是那个地宫!”

走了好一会少女才想起,这里居然是瀛洲城外那个地宫,这里是…自己失去处子身的地方.

“哎,当初那时太过突然,也没将落红留下…毕竟是我的初夜呢…”

仙羽界部分地方会有这种习俗,女子初夜会将留有自己落红的帕子保存下来,铭记自己已为人妇.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呢?”

少女皱起好看的眉,奇怪,明明自己如果发生这种事情,应该十分惊慌的,但就好像本能在告诉自己不需要害怕一样.

带着这样的怪异感,少女开始思考起来…

“我怎么到的这…我之前做什么来着…我…我…!!”

随着少女慢慢回忆,终于想起之前的自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想着那个人,居然…

“天啊!那是做梦吧!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啊!完了,完了!”

少女揪着自己的狐耳,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害臊,而这时她也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这个世界的‘边缘’

“嗯?这是什么?”

少女看着地宫突兀的消失,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棉花糖.

修长的玉指轻轻戳了一下,软软的,还像是棉花糖.

忍住去咬一口试试的冲动,面对这么奇特的一幕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与梦行术的描述有些相似,‘梦有边缘,其型似云.’

“我果然在做梦吧…清醒梦吗…但是为什么会是这里,果然之前不该想那些事情…不对!如果是梦,该不会…?”

少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向着熟悉的地方跑去.

到了地宫中心区域附近,果然看到了泛着金光的困阵.

而困阵中——

“公…公子…?”

金光内的人影与当初别无二致,上身赤裸,长发披散,正是弦雨.

少女站在金光外,突然周围的油灯全部熄灭,但也或许是梦境,她并未感觉到异样.

以困阵的边缘为限,世界被分成了光暗两部分.

青年在光芒内,少女站在黑暗中.

“橙…橙子…?”

意外的,梦中的公子回应了自己.

他的脸上显得有些惊讶,有些意外,但却又好像早有预料.

少女想起之前的一幕幕,这几天纷乱的心绪,一种委屈混杂着自暴自弃的情绪彻底爆发.

“公子!真澄讨厌你!最讨厌你了!”

反正是梦里,没关系的吧!反正是梦里,我说了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么偶尔放肆一下也没关系吧…

“啊???橙子,你怎么了?”

青年一愣,这样的少女她是没见过的…

果然梦境和现实会有些出入吗?

“明明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就算是自愿的…可公子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甚至都没提过哪怕给一个妾室的名分…只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却总在真澄就要安心认命的时候又撩拨,之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我自己像是个笨蛋一样…傻傻的…呜…”

看着少女委屈巴巴的神色,青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我…以为这样会让你少些心理负担,是我让你永远都只能做女孩子,不仅没能保护好你,还对你做了那种事…几次我都忍不住想触碰你,可你之前是为了救我才…我不能再伤害你更多,这种龌龊的心思…我…”

少女一愣,没有想象中的讥讽她不自量力,也没有嘲笑自己的一厢情愿…

果然,这是梦吧,这是只有梦中才会有的回答吧…那么…

“和曾是男人的我做那种事情很恶心吧!公子可知道,真澄与公子有了肌肤之亲后,想到的居然是‘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让公子永远陪在我身边了?’这样丑恶的想法!这么差劲,这么卑鄙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啊!”

不知为何,明明现在的答案已经够了,即便只是梦境也很满足,明明自己渴望着家人,公子已经给了,自己却贪婪的想要更多,不惜用自己身体也想要抓牢的安全感,如此的感情是何等的扭曲啊…

到底是想逼迫公子,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还是希望他能给自己绝望,令自己死心,真澄到底想要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话说出来,她很后悔,自己一直乖巧可爱的样子这一刻可能已经粉碎,即便是梦境,这么清晰的认知了自己,可能也回不去了…

‘我这是为什么呢…明明不会对他这么说的,可是…’

想到这些,少女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滑落,从小声啜泣,到崩溃大哭.

“傻丫头,我并没觉得你做的有什么不对…对不起,是我的若即若离,让你感到了不安…”

回答她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与上次地宫不同,依旧滚烫,却不再有那种狂乱的欲望.

“可是…”

“橙子一直很可爱,笑的时候很可爱,生气的时候很可爱,我每次揉你耳朵,你想躲开却又顺从的把耳朵贴过来的样子很可爱,看到我不开心时,主动递上耳朵的样子也很可爱,一切的一切都很可爱,我很喜欢!”

“公,公子…你真的…”

少女愣愣的看着青年,这个角度,她抬起头正好对上男人那棕色的眸子,他的眼中倒映出的是脸颊似血的自己.

“我不觉得有了对自己重要的人,想要把对方留在自己身边,这有什么错的,想要留住喜欢的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即便是我,也曾因你永远变不回去而庆幸,为当初占了你的身子而沾沾自喜,甚至…还想得到的更多…每次看到你纯净的笑脸和信任的眼神,我就为自己有这种不堪的想法而羞愧…所以能听到你说这些,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即便是梦…”

少女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想必此时的自己眼中所映出的也只有他的脸…

那么,既然是梦,放纵一些也没关系吧…

站在黑暗中的少女与光明中的青年拥抱,她踮起脚尖,轻轻献上香吻.

青年并未有一丝犹豫,吻上了那娇艳的唇瓣,缓缓将少女拉入了自己所在的光明.

少女玲珑的小舌毫无阻碍的滑入了青年的口腔,有些生涩,却炽烈的与青年的舌交缠在了一起.

“嗯唔嗯唔~~❤~”

沉长的吻持续了很久,两人似乎都不愿分开.

少女收回手臂,小手抓着青年的大手按在了自己饱满的酥胸上,另一只手,颤抖着抓向男人那已经昂起的巨龙.

或许是在梦中,两人的衣服就那么凭空消失,就像从不存在.

温热的大手陷入少女那饱满挺拔的酥胸,细腻的触感令人沉醉,挺立的乳尖轻轻摩擦着手掌,撩拨着男人的欲火.

少女微微喘息,敏感的乳头甚至可以感受到指腹的每一个细节.

“嗯啊~❤~”

“橙…?”

青年错愕的看向眼前的少女,平时乖巧温顺的她,从未有如此主动,具有进攻性的一面.

“公子…不是说,想要的更多吗…可以哦…全部都可以给公子,真澄从来都不是那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真澄懂的…很多…”

说着少女害羞的向后挪了挪,在男人可惜的目光中,他的大手离开了饱满的玉兔.

少女缓缓蹲下身子,手指轻轻摩挲着男人那昂扬的巨龙,指尖轻触其上的透明液体,扯出一条晶亮的银线.

真澄小脸通红,尽管她想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但不断抖动的狐耳,和狂跳的内心,都早已说明此时她并不平静.

她檀口微张,小巧玲珑的可爱小舌微微伸出,轻轻触碰着男人粗壮的肉棒.

“这种事情…真澄还是第一次做,但是会尽力的…”

说罢,柔软的唇瓣包裹着他的龙根,玲珑的小舌轻轻舔过,似是在描摹着上面的每一个细节.

少女莹润的唇瓣慢慢的移动着,舌尖似是在挑动着男人最深处的欲望.

“唔…”

青年只觉得浑身一阵颤栗,喉间发出低吼的声音.

少女似乎是感觉到男人身躯的变化,一点点将男人那硕大的肉棒含进口中.

青年舒爽无比,一股异样的快感传遍四肢百骸,这种感觉让他难忘,让他难耐,却又让他欲罢不能!

少女的小嘴紧紧含着男人的阳具,灵活的小舌在上面来回游移,不断刺激男人敏锐的神经,酥麻的快感不断惹得男人轻轻战栗.

看到男人反应的少女就像是被褒奖的孩子,另一只手抚着男人那巨龙的根部,一边轻轻揉捏起来,一边吮吸着男人的肉棒.

“哧溜哧溜哧溜❤~唔嗯

青年的大手忽然抚上了自己的发丝,轻轻揉捏着她的狐耳,敏感点被狠狠刺激了一下,一瞬间,少女身子一颤..

“哧溜~❤嗯❤~嗯❤~嗯唔~❤~哧溜❤~~”

面对青年突如其来的作怪,少女红着脸娇嗔的看了一眼青年,随即轻轻咬了一下男人的龙根.

“唔~”

男人身体微颤,显然吓了一跳,但并未说什么,揉捏转为轻轻的抚摸.

“橙子…我…”

少女当然明白青年的意思,她缓缓站起身,双手交叠在小腹附近,有些局促不安,之前那份主动,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现在只有无尽的羞赧.

而且因为之前自己的主动,现在她有些害怕会被青年嫌弃看轻,即便是梦中,她也不想…

“这样的真澄…公子会讨厌吗…”

“怎么会,安静乖巧的你很可爱,但这样的我也很喜欢,因为无论哪个都是你,所以我都喜欢…”

“是吗…公子这样说,真澄好开心…”即便只是个梦…

看到少女乖顺的样子,青年知道少女把决定权交给了他.

他让少女背对自己,撅起浑圆挺翘的臀瓣.

真澄身材极好,背部曲线完美,肌肤胜雪,柔软娇嫩.

青年的大手一只扶住少女的香肩,另一只手从背后绕过握住少女饱满的雪峰.

粗壮昂扬的肉棒带着炙热的温度,抵在她最娇嫩宝贵的地方,轻轻摩擦.

花瓣上渗出的蜜汁,似是在安抚那灼热的巨龙.

男子腰部微微用力,硕大的肉棒缓缓进入.

“嗯啊…❤~”

随着如鸽卵大小的龟头顶入了少女的的蜜穴,粗大的肉棒撑满了整个狭窄的甬道.

少女感受着身体被贯穿,被填满,被拓展的感觉,微微呻吟出声,意外的,或许是在梦中的缘故,她并不会痛苦…

“会难受吗…”

感受着青年带着关心的话语,以及有后撤迹象的腰身,少女轻轻摇了摇头.

“并…并不会难受…公子按自己所想就好,真澄…可以的…”

得到少女的应允,青年腰部开始用力,蜜汁逐渐浸润了阳具,龙根缓缓没入少女玲珑的娇躯.

男子缓缓用力,开始抽送起来,缓慢而温柔,却一次次撞在花心之上.

“嗯啊~❤~~嗯❤~嗯❤~嗯❤~”

随着少女逐渐适应,男人的动作开始变快,每每花心被撞击都让少女几乎要失去意识.

大量的花液被男人那粗壮狰狞的龙根肉沟带出,再被抽送时的强劲力道拍的水花四溅.

两人的交合开始变得疯狂而放纵,青年渴求着少女,正如少女也渴求着他一样.

少女的身体紧致而湿润,让青年沉醉,而女孩也感受着那种被青年占有的感觉,双眼迷离.

“嗯❤~嗯❤~”

听着少女婉转的娇吟,青年把头靠着少女带着薄汗的后颈,撩开那银色柔顺的发丝,轻轻舔咬.

比起之前自己在小床上悄悄偷尝禁果,此时的刺激简直高出那时太多.

在地宫那天晚上,也是如此吗,自己就这样被公子,进入了身体,占有着,而自己就这样包容着他的一切…

“啊~❤公子~❤~嗯啊啊~~❤!!!”

强悍的冲击令少女浑圆挺翘的臀瓣上激起层层涟漪,饱满挺拔的玉乳在不断晃动,身体因层层叠叠的快感而紧绷.

青年轻咬少女头上雪白的狐耳,少女敏感的弱点被青年撩拨,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青年似乎在她耳边呢喃着什么情话,可惜此时的她意识已经完全被这蚀骨的快感所吞噬.

最终,随着男人的低吼,他的精华猛然喷薄而出,灌入了自己的肉穴,直至满溢出来.

而少女也终于在这一刻被被推上巅峰,发出一声娇吟.

紧绷的身体逐渐变的如水般柔软,青年爱怜的把自己抱入怀里小心呵护着.

一种名为幸福的感觉充斥在整个心田…

……

内心里明明是把他当成唯一的亲人,就像是哥哥那般,结果却有了肌肤之亲,这让少女有了一种诡异的背德感.

老实说,因为出身的原因她对自己的性别并没有太执着,之前也曾与公子提过,可惜公子只当是在安慰他..

自己对公子的感情更多的是亲情和仰慕,要说男女之情,或许有,但也只是萌芽.

少女对青年的渴求,更多的是想把唯一亲人抓在手里的安全感作祟,但这份感情却在最近逐渐产生了转变.

她对于这份连自己都看不真切的扭曲情感,而感到羞愧与自我厌恶,一方面希望青年找到一个能够给予他纯粹爱情的女孩子,另一边自己却因产生了占有欲而不愿放手.

可公子对自己的回应,让自己混乱的心彻底安定…可惜这是梦境…

“如果…不是梦境就好了…”

少女躺在青年的臂弯里,幸福的余韵过后反而让她觉得有些落寞…

即便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个梦境…

因为是梦…有些糟糕…但是这个梦…其实还不错…

身体逐渐放松,似乎一切都很远…

青年睁开眼,有些惊疑不定,之前那个梦境实在过于真实,甚至少女的幽香,温软的触感,每根睫毛,都是那么清晰.

“哈…哈…我居然做梦了…”

迈入圣境,超凡脱俗,已经是生命本质的蜕变,可居然自己做梦了,而且还是那种梦.

想着梦中的细节,少女最初悲切的话语,他有些迷茫,自己可能真的做错了…

那个梦太真实了,肌肤娇嫩的触感让他有种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感觉.

“不会吧?”

他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的裤子居然被一片黏腻濡湿,有些无语.

果然,两人的关系…或许是该谈谈了…

可是想到少女那纯净的眼神,他又打起了退堂鼓.

“如果让她知道我居然会有这种想法,还做了这种梦,会被讨厌吧…”

————

少女缓缓睁开湛蓝的美眸,身体轻轻的动了动,头有些沉,有点没精神.

“果然是个梦啊…哎…”

少女小手探向粉穴,入手一片滑腻.

“唔…”

少女看了看天色,‘这个时间公子应该不会起床的吧?还是先去洗一洗吧.’

如此想着,少女缓缓起身,拿起衣物冲向了澡堂…

<< 仙羽异话 玄青剑·断缘 最终章仙羽异话 墨霜刀·相思 第十一隐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九色雀

变文练手,喜欢纯爱,性转妹子真可爱. PID:9seq 431101554 个人群,如果有喜欢的可以来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