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九色雀 ♥

仙羽异话 玄青剑·断缘 最终章

仙羽异话 玄青剑·断缘 最终章 – 蔷薇后花园

最终章 断缘!

天断山

看山势本应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巍峨大山,却像是从中被截断般,中间形成了一个足有数十里的平台.

其实这座山本来并不是这样的,也不叫天断山,仅仅是因为陆忘生觉得二人切磋时不方便,就一剑斩断了那座山作为二人平时切磋的场地.

平台之上,少女身着素裙,犹如一株孤傲的白莲,黑亮的美眸充满着复杂的神色,看着对面的玄袍青年.

“忘生,你当真要阻我?”

“嗯!”男子应了一声,不再言语,眼神依旧温柔,却带着不容置疑.

“你应知道,我一生之志既踏破天路,成就至尊位,你…你若心悦于我…当助我,至少…不该阻我…”

少女轻咬红唇,别开目光.

无论如何眼前之人,她都不想为敌.

两人都为对方多次舍命,命运早已交缠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欠谁更多,今日的局面是少女最不愿见到之事.

“自古踏上天路之人,无人归还,十死无生!”

青年的话依旧有力而简短,丝毫没有任何犹豫.

“你曾说,会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等待,那一切都是假的…?”

青年曾经对自己三次表明心意,但都被拒绝,而青年并未多说,只是说会一直陪伴,等待,她信了,而青年也是那么做的.

这一等就是千载光阴,起初少女还自欺欺人以为对方已经放下,没想到却是已经魔根深种…

“当然不是…等待,并不等于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

“我已经百年再无寸进了!我知道我的生命已经蜕变到一个极致,但只差最后一个契机!我知道它在哪!可你却想让我在此虚耗光阴?陆忘生!这就是你说的爱我!?”

终于,女孩的眼神开始凌厉,她本就不是那种柔弱性子的一般女子,作为这世间的最巅峰之一,如此苦劝对方,已经消磨掉了她所有的耐心,剩下的仅有对男人的愤怒.

明明之前无论何时都会在自己的身边,如今却站在了自己的对面,甚至想与自己动手,这让她感到了愤怒与难堪.

偶尔她也曾想过,若自己身为寻常女子,嫁给陆忘生倒也算良配.

可惜她梵青璇终究不是那些凡俗之人,从一开始她的目标就只有一个,证得大道,踏破天路!

除此之外,她一切都可以割舍,这无关男女,无关情感,只关乎她自己的信念,她的道!

吾生既为道,阻者皆成灰!

“好!陆忘生,我今天在此与你一战,若你胜,我便委身于你,从此永不踏天路!”

少女这一瞬似乎放下了一切,眼中的情感尽数收敛,也许正是自己的优柔寡断,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所以这一次就索性用剑来决定一切.

“若你败!就化为我剑下枯骨,成为我至尊路上的基石!”

这一刻少女气势攀升,这一刻的她飞扬自信,锋芒毕露,既然彼此都无法说服对方,不如就此斩断这份孽缘.

若自己胜,正好斩去自己这唯一的牵绊,若自己败了,说明自己也只是不过如此,无需抱怨!

这一战无论胜败,终有一方会得偿所愿,也算是自己给他千载苦恋的一个交代!

“好…我答应你…在这之前,我想再与你喝一次酒!”

玄袍青年手一翻,一坛就出现在手中,他拍开泥封,喝了一大口,丢给了少女.

少女轻嗅了一下,不是什么仙酿,居然是他们二人年少时,第一次去酒坊喝过的凡间劣酒.

他…居然还记得啊…

少女微微犹豫,生性谨慎的她微微一顿,随即脸上露出了释然的微笑,猛灌了一口.

“这酒可真难喝!”少女微微皱眉,洒脱一笑.

“应该是酒掺少了!”青年苦涩一笑.

同样的话,同样的酒,还是他们两人,可惜物是人非!

随着酒坛摔碎的声音,天断山剑气纵横,青色剑光与漫天的红色剑光对冲,大地沉陷,山河倒卷,山脉被斩裂.

天空连续几日都充满了骇人的剑意,即便是顶尖强者也只敢远远眺望,周围百里的生灵几乎全部被逸散的剑意斩的灰飞烟灭!

终于在第七日,这一切突兀的停止.

“怎么…为何会如此!?”

少女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眼神中是不可置信,是迷茫,是愤怒,是难过,是失望.

她与青年激斗七日,终于打算祭出温养多年的命器玄青剑,却不想这件盖世神兵还未出鞘,自己竟然莫名遭到反噬,全身灵力逆转,灵气开始沸腾乱窜.

尽管这对一位至尊之境的无敌强者根本造不成太大的伤害,即便无法动用法力,这天下能伤她的人也屈指可数.

可惜眼前的男子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最强的那一个,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明白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轮回莲…?忘生…陆忘生!你这混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我已经给了你想要的机会!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轮回莲,是一种无上仙珍,其内含阴阳轮回生灭之力,可助人悟道,可无论何种天材地宝,都并非适合所有人,正所谓吾之良药彼之砒霜…

羽化仙决的阴阳之力在于自在变化,不断阴阳化生变化为各种力量对敌,而轮回莲的阴阳生灭,却是按着生灭轨迹,循序渐进让人悟道.

这当然对她有着莫大的好处,可她获得这种好处的同时,阴阳之力的流转会因相冲,造成紊乱.

如果只是一般对敌还好,可与当世几乎无敌的戮剑尊对敌,又怎能不全力以赴,就当她法力运转到极致的时候,突然之间,本来圆转如意的阴阳化生之力突兀停止,直接受到反噬,全身法力瞬间被封锁.

尽管只需调息数息即可压制,但眼前之人乃是世间最强之者,哪怕一瞬的失误,都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少女法力尽失,遭到反噬,从空中跌落,而青年立刻闪身,出现在少女身旁,把她搂在怀里.

这是他千年来,第一次这么无所顾忌拥抱她…

看着怀中少女怨恨的眼神,他苦涩地笑了,你终归是我的…

而少女也笑了,满脸的凄然,她输了,是的,但并非是输给眼前的男人,而是输给了自己.

她并非没想过那酒有问题,她只是在赌,赌男人曾说过,永远不会伤害她…可惜…她输了…

“陆忘生…你这么做,只会令我恨你!”

“无妨,即便是恨,能让我在你心里占据一个位置,也好过仅仅是兄弟…”

那一年,双尊之战落幕,没人知道他们为何战斗,也没人知道两人之间的胜负,更没人知道她们间的赌注!


夕阳斜下,少女看着日落,一如之前.

时过境迁,与陆忘生成亲已过百年,少女倾城的容颜依旧没有丝毫改变,亦如当年男子初见她时,那样清丽出尘.

“夫人,听说,龙族敖凌已经踏入至尊领域…他是敖峰的叔父…会不会…”

“无妨…”

少女听着侍女从外得来的消息,淡淡一笑,百年她已经适应了自己剑尊之妻的身份.

她低头看向手中的九彩羽毛,此时上面流转的神光已经完全消散,变得犹如凡物.

女孩将羽毛收好,跳下大石,她下意识摸了摸小腹,之后舒服的抻了个懒腰.

“呼~~百年亦如昨日…万般一切皆是缘法,或许一切早已注定…”

少女露出了一个明艳的微笑,语气中带着似是明悟、释然、坚定几种不同的情绪.

侍女看着今天活泼不少的夫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却也不敢问,当年这位夫人的手段,她是亲自领教过的.

“怎么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

青年富有磁性的嗓音从院子门口传来.

听到声音少女嘴角微翘,快步走到门口迎向男人,就与普通等待夫君的新婚妻子别无二致.

“对啊,今天的夕阳很美,我很喜欢,走,夫君,我今天下厨烧菜给你吃!”

看着笑颜如花的青璇,陆忘生也笑了,她笑的眼底却有点苦涩,他突然从后紧紧抱住少女,头靠在她的肩上.

他的声音很低,带着莫名的情绪.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青璇永远都会是夫君的妻子…”

两人的对话很突兀,还有些莫名其妙,甚至仔细想来少女最后的话,甚至算不上回答,可主人们的事情,又岂是几个丫鬟敢问的?

房间内,陆忘生吃着少女给她夹到碗里的菜肴,青璇的厨艺还不错,但并不如庄园里的厨子,可他却吃的很香…

“好吃吗?好久没做菜手艺也生疏了呢…”

“嗯,好吃.”

看着双手托腮,笑颜如花的娇妻,青年微微一笑,抚摸着她的脸颊.

“哎呀,别闹,下人们还在呢…”

女子娇嗔一声,笑着拍掉他的手.

这百年来宛如梦境,真的很美好,很幸福…

甚至就连她也生出一种,如果就这样一辈子也不错的感觉…

……

夜晚

少女躺在青年的怀里,黑亮的眸子看着青年好看的侧颜.

小手悄悄伸进了男人的亵衣,一路向下,小手试探着抚摸着男人的阳具.

感受到男人身体微微一震,少女脸上升起一抹红霞,悄悄凑到男人的耳畔.

少女温热的吐息带着她身上特有的异香,轻轻吹在男人的耳畔.

“夫君,青璇还不想那么早歇息…”

青年微微一愣,尽管成婚多年,妻子已经并不排斥二人欢好,可却极少会主动求欢.

印象中也仅有成婚当晚她才…

男人用实际行动回应了伴侣的求欢,直接侧头吻上娇妻粉嫩莹润的唇瓣.

少女的小舌灵活的滑入男子的口腔,挑逗着他的舌尖.

“夫君嗯唔嗯唔❤~~”

男人的阳具享受着娇妻白皙柔嫩小手的按摩,不出意外,男人那宛如巨龙的肉棒立刻变得坚挺无比.

青年的大手,顺着少女的亵衣伸了进去,雪腻饱满的酥胸被大手捏的有些变形,女孩的乳尖已经挺立.

她的身上染上了淡淡的粉红,偶尔睁开迷离的双眼,看着与自己拥吻的丈夫,充满温柔.

男人另一只大手因为之前搂着少女,被她压在娇躯之下,此时正顺势捏着她浑圆挺翘的臀瓣.

感受着那大手的炙热,女子小巧的琼鼻,微微发出可爱的鼻音,她抓着男人正把玩自己玉乳的大手,在自己滑嫩的肌肤上滑动,一路向下,直到来到自己的耻丘.

“嗯唔~❤~夫君…摸摸青璇…嗯唔

少女含糊的声音夹杂着呻吟声,但男子还是明白了妻子的诉求.

温热的大手,爱抚着少女娇嫩的私处,不断挑逗着花蕊的手指已经被浸湿,暧昧的气息就像是烈火灼烧着两人的情欲.

少女不舍的离开男人的唇,离开时还不忘轻轻舔去男子嘴角晶莹的口水.

她妩媚的笑着,上身微微下移,之前一直套弄男人肉棒的小手,灵巧的将那粗壮如龙的男根掏了出来.

少女俯下身子,灵巧的舌尖,在男人的蛋蛋上舔吻了一会,又小心着把它含在嘴里,轻轻吸吮.

“唔…”

这种销魂的刺激让男子不由轻哼出声.

少女并未停下,看着自己的夫君已经逐渐适应着这种刺激,她开始用舌尖从肉棒的根部一直舔到顶端.

灵巧的舌尖舐去上面透明的液体,淡淡的苦味在舌尖蔓延,但她并没觉得有什么反感.

嫁给男人为妻多年,许多事情都已经适应,这种事情也早已毫无心理负担.

她轻轻亲吻了一下阳具的顶端,然后唇瓣微张,将男人的肉棒温柔的含在嘴里,粉唇包裹着男子的龟头,灵巧的小舌不断摩擦着肉沟,缓缓吞吐起来.

“嗯唔~❤~哧溜嗯嗯~❤~”

看着自己娇妻尽心的服侍,他揉捏着臀瓣的大手轻轻拍了少女的翘臀一下,随即两只手捧着少女的翘臀直接跨在自己身前.

“唔~?唔嗯~❤哧溜嗯唔❤~~”

看着少女已经爱液泛滥的粉穴,男人捧着少女饱满的臀瓣,微微放低,舌尖滑过少女的蜜穴,惹得她轻轻惊呼,却配合着自己丈夫的要求,任由男人的舌在自己的肉穴里搅拌,舔舐着.

因为男子的关系,女孩子的身子微微酥软,她闭着眼享受着,同时缓缓将肉棒含的越来越深,灵巧的小舌不断摩擦着肉棒,莹润的唇瓣闪烁着妖艳的光泽,小嘴不时传来吮吸与呻吟的含糊声音.

而随着男人不断用舌尖逗弄着她最敏感的地方,爱液也不受控制的顺着大腿流到自己丈夫的脖子上.

“青璇…就要来了…”

随着男人轻轻轻呼,女孩的小嘴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快,男人终于是忍耐不住,灼热的精华就那么涌入了娇妻那诱人的小嘴.

“唔~?唔!咕嘟~咕嘟~❤嗯!!❤~嗯嗯❤~”

灼热的液体带着咸腥,划过了味蕾,经过了喉咙,流入了胃中.

与此同时,少女也动情出声,翘臀紧绷,小穴开始微微痉挛,竟也在同一时间到达了巅峰.

“咕嘟~唔嗯~❤~哧溜哈…哈…”

少女缓缓吸出残留的阳精,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浊白污迹,唇边甚至还能看到微微呼出的热气.

她有些娇嗔的模样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就像是撒娇的小猫.

女子躺在男人强壮的臂弯中,抿了抿唇,但并未说什么.

她知道自己的丈夫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少女缓缓爬到男人的身上,如瀑的黑发垂在脸颊一侧,显得妩媚多情.

一瞬间,她们看到了彼此眼中莫名的神色,而下一瞬,他们看到的却是俩人眼中彼此的爱意…

“夫君…这次…青璇想用这里…”

少女羞赧的低低轻喃,臀瓣轻蹭着男人的阳具.

雏菊偶尔被肉棒摩擦到的感觉,让少女身子微颤,脸颊绯红…

“…嗯”

婚后两人的床笫之事,多是中规中矩,少女从未用那里与自己欢好过,此时男子更多的不是欣喜,而是有些疑惑.

“青璇,想把自己的全部都给夫君…”

说着,少女微微扒开自己稚嫩的雏菊,用自身的重量缓缓将粗大的肉棒压入自己的身体.

“嘶…有点痛…嗯啊~❤~”

随着肉棒完全没入身体,少女发出苦闷的声音,粗大的肉棒撑开了褶皱,蛮横的挤入了未经人事的雏菊.

初次被侵犯的菊蕾过于娇嫩,这种恐怖的尺寸显然对她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稍微适应了一会,疼痛得以缓解,她俯下身子,吻上自己丈夫的唇.

“嗯唔~❤嗯唔❤~~”

唇舌交缠,两人激烈的拥吻着,肠液缓缓包裹着肉棒,逐渐不再那么干涩,少女缓缓扭动纤腰,疼痛开始被快感替代.

两人品尝着彼此舌尖的味道,她浑圆挺翘的臀瓣不断耸动,纤细紧致的腰肢轻轻扭动,一双饱满雪腻的酥胸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被压得变了形,挺立的乳尖不断摩擦着男子的乳头.

“这…这种感觉…有点奇怪…但是…好像…并不讨厌…嗯啊~❤~~”

看着娇妻忘情扭动着自己纤细的腰肢,随着动作,少女如瀑的长发轻轻摆动,她媚眼如丝,显得妩媚多情,身上微微渗出的汗珠更是撩动着男人的心弦.

“夫君人家快要…”

顺应着自己妻子的求欢,男人速度开始加快,双手抓着她的纤腰,开始狂插猛送,最后在男人一声低吼下,精液灌入了少女的嫩菊之中.

“唔~!!啊啊啊~❤嗯嗯~~❤~”

随着肉棒的抽出,狭窄的菊穴难以留住男人的阳精,顺着女孩的大腿流到了榻上.

“哈啊…哈…哈…”

少女躺在床上不断喘着气,缓了好一会才看向身边的男人.

“夫君…”

说着她用手掰开自己娇嫩的粉穴,再次对自己的丈夫提出了邀请…

这个夜很长,也很疯狂,两人都尽情放纵着自己的欲望.

最后两人十指紧扣,听着彼此的心跳,相拥而眠.

少女仿佛是想将自己所有的美好都交给自己的丈夫,但却更像是在告别.


半月后,新晋至尊敖凌约战戮剑尊,称要为其侄报仇.

“世人愚昧,所谓至尊从古至今也仅存在传说,又怎是那么容易就能成就的…”

少女坐在青石上,侧着头看着身边的男人,微微感慨.

“夫君,此去几成把握?”

“十成!”

青年语气透露出强大的自信,但眼神却有着化不开的哀伤,这并非来自对手,而是来自眼前的爱人.

“这样自信的你,很好看…让我再多看看你…”

少女跃下青石,如玉的小手,摩挲着男子的脸颊,深情凝视着他清俊的面庞,眼神中带着些许爱意,和一些伤感,似是要离别

“青璇,我——”

青年的嘴唇突然颤抖,就想说什么,可却被少女纤纤玉指点在唇上,不让他开口.

青璇主动踮起脚尖,环着他的脖子,润泽的唇瓣贴上他的唇.

一旁随侍的丫鬟,齐齐低头,不敢有丝毫逾越.

“嗯唔~~”

良久,唇分,两人彼此就这么看着彼此半晌,少女轻轻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夫君,要如当初那般对待青璇吗…若是现在,或许还来得及…”

少女的笑容温柔恬静,美眸低垂,眼底深处确实带着一丝离别的伤感,但更多的确实即将解脱的释然.

“等着我…”

青年神色挣扎一瞬,最后却给出了一个看似不相干的回答.

“嗯,夫君,青璇会在这等你归来…”

青年走了,就像是凡间即将奔赴战场的夫妻离别,少女看着丈夫离去的方向,微微叹息.

“…你真傻…”

这百年,她想了很多,如果自己真的永远恢复无望,或许真的会安心的在陆忘生身边做个好妻子.

可惜,她还有她的路要走…


孽龙敖峰的叔父敖凌,突破帝境桎梏,踏入半尊之境,自号始龙尊.

整个龙族因此而沸腾,而就在所有龙族以为龙族将兴之时,敖凌竟不顾劝阻,公开邀战戮剑尊.

三日后,两人决战与北海海眼.

同日,遗忘树海天降异象,金色光柱冲天而起,方圆百里连续数日宛如白昼,怎奈遗忘树海以成戮剑尊私地,无人敢冒死一探.

两人激斗五日,海水蒸干,岛屿沉陷,最终敖凌于北海海眼被陆忘生斩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敖凌成为了历史上最短命的至尊境,而陨落之地与侄相同,自此北海海眼又得别名,陨龙渊.

龙族这个依旧强大的种族自此谈戮色变,曾经高傲的他们,这一刻,信心已经被完全粉碎,再没了曾经的高傲.

自此戮剑尊被称为史上杀力最强、手段最狠、杀心最重的至尊强者,无人敢惹.


少女坐在自家的院子中,她早在几日前吩咐下人们离开了院子.

她淡漠的看着这个已经生活了百年的小院,露出了一个看不明意味的神色.

手中的涅槃舍利已经逐渐干裂,随着她素手微扬,直接被风吹散,化为飞灰…

自她身上逸散出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三千青丝飞扬,宛若神女临尘.

少女感受着灵力疯狂攀升着,体内的本命神兵玄青剑已经开始苏醒,沉寂百年,终于在此刻臻至大成.

尽管她已经恢复昔日修为,却未见喜悦,反而带着一丝伤感.

“夫君…你回来了…”

陆忘生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此时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废人…

短短五日…昔日的青璇剑尊,回来了…

“青璇…我回来了…”

青年并无意外之色,只是眼中充满苦涩.

“夫君旅途劳顿,先调息三日吧…”

“好…”青年并未多语,直接打坐调息,这是只有两人间才有的默契.

三日足以恢复与敖凌大战的消耗,并非始龙尊太弱,而是戮剑尊太强!

三日之后青年缓缓睁眼,凌厉澎湃,力量恢复到了巅峰.

此时少女全身神光尽敛,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亦如这百年.

“夫君,要些喝酒吗…”少女素手一翻,一坛再普通不过的劣酒出现在手中.

她拍开泥封,直接灌了一口,洒出的酒水顺着她尖翘的下巴,顺着雪白纤细的脖颈洒在衣襟上.

此时的青璇一改往日素净的装扮,一身红衣似火,宛若盛放的百花帝王,恍惚间,男子想起了她婚礼上的样子.

“好”青年并未推辞,应了一声,接过少女丢来的酒坛也喝了一口,“这酒可真难喝!”酒很苦,陆忘生笑的也很苦.

“应该是酒掺少了!”少女则是微微一笑,带着一丝怅然,更多的却是洒脱.

两人重复着昔年对方的话,仿佛预示着这时隔百年的决战,终究无法避免.

少女看着自己的丈夫喝光了酒,眼神柔和,像极了寻常人家,贤惠妻子看着自己的爱人.

“…如果当初你选择与我真正一战,今日种种,是不是会变得不同?”

少女轻语,与其说是询问自己的丈夫,更像是自问.

青年不语,只是轻轻摇头.

“夫君其实早就察觉了,对么?”

“嗯…”这次陆忘生终于出声,点了点头.

他了解自己的妻子,就如同少女也了解着自己那般.

“…明明只要你想,就可以永远把我留住…”

“我想赌一次…”

是的,陆忘生当然知道少女在想什么,无论是逃往梵家,用族人手证明自己无路可逃,还是那三件聘礼的深沉心思他都一清二楚…

忘情天书,是为了让他激怒天道宫,正因为两人所在层次足够高,才更知道那里的凶险.

敖峰的龙珠,是为了让他与敖凌结怨,敖凌生性张狂霸道,而且十分溺爱敖峰,更有传言敖峰根本就是他和嫂子所生的孽种,而他又是这天下最接近半尊之人,倘若突破必定回来寻仇,而无论胜败,少女都得到了最宝贵的时间.

而那涅槃珠,才是少女真正想要之物.

当初羽毛乃两人共同所得,尽管最后由少女收下,可最初两人时常一起研究,其上流传九彩光华,内蕴一股涅槃之力,怎么看都似乎与传说中的九彩神凰有着一丝联系.

而能与上古神兽扯上关系之物,又怎会是凡俗.

少女每日观日升日落,取得涅槃舍利,都在领悟着涅槃生灭之道,作为她的丈夫,又怎会毫无察觉?

他知道,正因少女有着希望,才会开开心心与自己成亲,因为她的道从来就没断过…

陆忘生也曾想彻底粉碎少女的希望,把她永远留住,但最后他始终没有那么做.

若是道途真的断了,或许她依旧会与自己成亲,但…永远都不会那么开心的笑了…

所以男人也在赌,如同当年少女赌自己不会伤害她那般…赌她对着有着一丝情意,尽管知道自己毫无胜算,依旧希冀着渺小的可能.

“事已至此,说这些…”

“是啊,事已至此…”青年苦涩一笑,只是看着眼前实力尽复,如仙子临尘般的爱妻.

“夫君,这次还要再拦青璇吗…”

少女的眸子深处带着一丝希冀,如果男子不再阻拦,她甚至…

可惜她不会变,对方亦然…

“嗯…我想让你留下,留在我身边…”

“夫君,这迟了百年前的决斗终究还是来了,也罢,只要击败我,我将永远留在你身边,终生不踏仙路,安心陪伴你直到永远!但若是你败了,我不会留情,而你,会死…”

少女眼神哀伤,语气温柔,却说着最决绝的话.

青年笑了,青璇还是当年的那个青璇,不曾变过,一如千年之前…

两人移步天断峰,此山早就被陆忘生以大法力移到了遗忘树海.

或者说,所有带着两人记忆的景色,都被男人搬到了这里,一切都如百年前相同.

只是青年还是那个青年,而素裙少女换了一身鲜艳似火的红衣.

“想不到,这把剑第一个要斩的人居然会是你…玄青剑!起!”

少女声音突然拔高,随着清亮的嗓音响起,自她‘内府’一道青光飞射而出,一把淡蓝通透的长剑悬浮在少女的身前,红裙青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既然拔剑她就已经收敛了所有情绪,只剩下必杀之心,剑锋之争,没有儿女情长.

想起那一年,男子曾为少女的那把未成之剑取名‘缘’,少女也曾认真思考,但总觉得差了一些什么,想着剑成之日再决定不晚…却没想到,剑出之时已经物是人非…

“此剑因你我之缘而生,如今又在此时出世…既然如此,此剑就取名为…断缘!”

取名断缘,意在斩断二人因果,了却这段孽缘,当陆忘生再次站在自己面前之时就已经注定,她不会再有一丝妇人之仁.

玄青剑发出一阵悲鸣,仿佛不想承认这个名字,奈何主人赐名,木已成舟,即便不满,神剑也只能遵从.

少女一把握住断缘,全身金色灵气灌注剑身,原本青色的剑身已经逐渐被金光覆盖.

剑身周遭因为暴乱的灵力甚至出现了灵气漩涡,看少女的架势竟是想一击结束,既分胜负,也分生死!

青年审判戮生剑低鸣,宛若哀痛,它最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主人要与锻造自己的人为敌,但它却什么都做不到,而它感受到主人的内心,更是发出阵阵哀鸣,却无可奈何,只能飞入青年的手中.

血色灵气灌注黑色长剑,剑身血色纹路吞吐血红光芒,宛若修罗血海的气息被压缩进黑色的剑刃.

青年将剑高举过头顶,往下一斩,带着压碎苍穹的威压,斩碎了天空,云朵崩碎,空间塌陷,无穷伟力令天地倾覆.

“天倾!”

青年断喝,使出这毁天灭地的一剑,这是集他戮剑道大成,屠灭苍生的一剑!

逸散的威压吹起了少女如瀑的长发,她看着这一幕,眼神认真,这一战她等了整整百年,如今是该了却这段因果了!

“你以杀生入道,而我这百年观日升日落,参悟生灭涅槃之道,既是清静之道,也是涅槃生灭之道!我这一剑不会败!”

少女手中的青色长剑已经完全成为金色光剑,光芒压缩到极致竟然变成了白色,燃起了白色的火焰.

她摆出一个刺击架势,竟然毫不抵挡,欲要后发先至.

“这百年,我只悟出这一剑…还没来得及起名字,索性,也叫断缘!”

剑的名字叫断缘,招式亦叫断缘,剑出!缘断!

杀戮气息就在快要压到少女头顶的刹那,一切竟然诡异静止,宛若天地被冻结.

少女身影突然消失,再出现,一切天地异象全部消失,青年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神色,他的手垂在身侧,戮生剑已经脱手,深深地插入地面.

而少女的剑则已经洞穿他的胸口.

少女惊愕的看着青年,她知道自己那一剑强悍至极,可从不认为青年会如此轻易被自己斩杀,一瞬间她想明白了什么,剑上白色火焰熄灭,倾城的容颜看不出悲喜.

“夫君…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剑落之时陆忘生犹豫了一瞬,也以为这一瞬的犹豫,他败了…

“咳,这一剑很强…我接不下…而且…”

半尊肉身强悍,可即便如此,被如此可怕的一击洞穿,陨落的结局早已注定.

“所以…你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百年,已经够了…”

这百年已经是他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够了…已经够了…束缚了她百年光阴,已经够了…

这一次他不能再摧毁她的希望了,而且正如他所说,那堪称无敌的一剑,他接不下…而且…

陆忘生微微涣散的眸子看了一眼青璇的小腹,目光温柔.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察觉到了少女身上有着一种血脉的召唤,尽管已经被少女很好的隐藏,但终究是逃不过他的双眼…

“以半尊之命,只换来百年光阴,夫君…你真傻…”

少女看到青年的目光,并未有什么意外,只是微微一叹,她渴望的是虽死无憾的巅峰一战,没想到却…

“人有所求,必有所得,我所有的早已经得到了,也该放你自由了…”

青年的视线开始模糊,这弑神灭魔的一剑,早已把他肉身内部破坏殆尽,灵魂也在快速瓦解.

如果不是此时少女正用身体支撑着他,恐怕他早已倒下.

如果当初陆忘生决心要彻底毁灭少女的道途,想必她早就成了男子的笼中雀,可人心复杂,即便身为至强者,也是如此,当他放任少女的那些小动作时,其实早就有所觉悟,要面对此时的一切.

他们都是固执的人,谁都无法说服彼此,而且发生了那样的事,早已无法并肩而立…

“青璇,最后,就让厚颜问一句…你…这百年,可曾动过一丝真情…”

“此刻…你还想要动摇我的道心吗…”

“你…又不是修的无情道…即便有情…对道也无碍…何来…动摇道心只说…”

“……”

少女在自己丈夫的耳畔轻声说了什么,之后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喧嚣的风吹散了她的低语,也带走了男人最后的生机.

青年嘴角微扬,闭上了眼睛.

少女抱着男人的尸体,沉默了许久,轻声一叹.

两人是很相似的人,只是她执着大道,而男子执着自己…

陆忘生终究是死了…她还是选择了自己道…

这一日,被誉为天下近万载最强者戮剑尊陨落.

至尊陨落,天降血雨,此等大事自然很快被人知晓,而少女也并没打算有所隐瞒.

青玄剑尊斩杀戮剑尊,直接在整个仙羽界掀起了滔天大浪.

而她们二人的夫妻关系是人尽皆知,所以不免引人非议,而从古至今从未有人敢去质疑强者,就如陆忘生在世之时从未有人敢提及其名讳.

“陆忘生那个狗贼多行不义,所以青玄剑尊也出手大义灭亲!”

渐渐地,开始出现了各种声音,但是传出风言风语的势力,不久就被从天而降的剑芒直接斩成齑粉,百里内无人生还.

“我们夫妻间的事情,还轮不到尔等蝼蚁饶舌,妄议我夫君之人,灭其所有沾染因果之人!”

是的,即便被自己所杀,陆忘生也不是可以能被那些蝼蚁侮辱的!

那一天,戮剑尊之事成为了仙羽界的禁忌,无人再敢提及.


少女看着巨大玄冰中封着的玄袍男子.

这是她从幽冥洲极寒之地,直接搬来的一块不化寒冰.

而里面的人,正是她的丈夫,陆忘生.

少女静静地看着冰内的男子许久,轻声自语:“我…无悔…”

后记 天路

“母亲,我们来这里是…?”

说话的是一个面容十分英俊的少年,此时他正看着身边一袭红衣,身材曼妙的少女.

比起母子,如果不看气质,但看外貌,更像是兄妹.

“就在前面,你自己去看看吧…”

少女有些冷清的嗓音响起,空灵中隐隐透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

“这就是我父亲?”

少年看着一块巨大玄冰中的男子,眉眼间依稀与自己有六七分相似,只是里面的男子显得更加棱角分明,隐隐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如同母亲那般踏碎苍穹的气势.

“对,昔年无敌当世的戮剑尊,你的父亲,也是…我的丈夫…”

说话的正是一袭火红长裙的梵青璇.

少年神色收起之前的轻松,向着男子恭敬地方向拜了拜.

尽管自己从出生就没见过父亲,可他对于自己这位被称为天下至强者的父亲还是很尊敬的.

“母亲,父亲当年真的是…”

对于自己与陆忘生的事,她没有什么避讳的.

很多事情,都告诉了自己的独子.

“嗯,你父确实死于为娘之手…”

“可,母亲…其实您是爱着父亲的吧…”

少女凛冽的目光扫了少年一眼,少年微微一缩脖子,却倔强的与自己的母亲对视.

他尊敬母亲,而母亲也从不禁止他从下人口中得知自己父亲与母亲的事,甚至偶尔她自己也会提及.

所以,他对自己父亲有着一定的了解,而母亲对自己虽然有些严苛,但却不是不讲道理之人.,此时他才敢直视这个天下间最强大的女人.

见自己母亲不说话,他不甘心的说道:“如果您不爱他,又怎会给我取名念生?”

这时红衣少女悠悠一叹,缓缓收回目光,看向了玄冰中的男子.

“想必,我应该是爱着他的…千载光阴相伴,心非顽石,有了一丝情念也无可厚非…”

少女美丽的黑色眸子中带着一丝莫名的神采,有些追忆,有些怀念…

“那您为何还要狠心杀他…?”

对于母亲的行为,他不理解,正如当年青璇唯道至上的理念,与陆忘生视青璇为毕生所求一样,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坚持,即便知晓,即便明白,即便理解,也永远不会认同.

“因为…你的父亲在道与我之间选择了我,而我在道和他之间选择了道…仅此而已.”

“那母亲为何不让父亲与你同踏天路…”

少年依旧不死心,尽管流淌着两位至尊的血液,但他的性格与二人都不相同.

或许是年幼,或许是没有经历过挫折还不成熟,在他心里,如果有了爱人,就应该去呵护,绝不应该去伤害,更不可能去杀死自己心爱的人,这简直太残忍了.

“无论万般理由,他终究是背叛了我,伤害过我,甚至直至最后他还想阻止我…我们间可以是很多关系,唯独无法并肩战斗…”

“我不懂!如果连心爱之人都能狠心舍弃,追求这大道又有何意义?”

少年的语气激动,如果是旁人看到,想必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毕竟当世之人,在女子面前只能跪伏在地,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唯恐冒犯天颜.

“你说的对…但那仅是你的意义,而非我的,为娘虽然生下了你,但却没有权利干涉你的选择,所以尽管去选择你认为正确的就好…你有自己的路,有你自己的信念…”

“天路之谜,我与你父都有所猜测,或许那确实是个陷阱,但那里也同样有着更进一步的契机,这是阳谋,所以我不得不去,可惜你父当初并未选择与我同行…甚至为了阻我,而不惜对我出手…毁我修为…所以我对他,有怨,也有恨…”

“如今,你也长大了,为娘也该启程了…”

少年听出了母亲的话外之音,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惊慌地看着这位当世最强者.

“母亲…你…你是要…”

“念生,今日你已满十六岁,也该离开为娘独自生活了,天路尽头,我终是要去的…”

女子的语气温柔,却透着不容置疑.

是啊,世上无人能挡在母亲的身前,哪怕是父亲也不行…

母亲已经养育了自己十六年,自己可能是世上唯一一个让她停下脚步还活着的人吧…

一念及此,少年只好苦笑一声,“好的母亲,念生知道了…”

少女模样一身红裙的梵青璇看着自己的儿子,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为娘这有三门功法,其一,你父的戮剑道——修罗剑经,此乃以杀入道,刚猛霸烈,杀力无穷,不过此道特殊,但你的性子并不适合,若强行修炼恐怕有性命之危.”

“其二,羽化仙决,以己身自化阴阳,阴阳化生演化万物,修至大成,阴阳合一,可化天人,成就至尊,不过…未达大成前,阴阳流转不定,每月会不断在真阴体与玄阳体之间变换,如果被人夺走元阴或元阳就会永远被固定在那种体质,只能散功重修.”

“其三,大涅槃经,朝夕之间可悟得大道,掌握涅槃之力,力量生生不息永不枯竭…只是,这功法无法教导,只能自行领悟…当年为娘也是服食了轮回莲,又凭借涅槃舍利,枯坐青石观百年观日升日落,直到最后怀了你…才侥幸悟得涅槃生灭之道,习得这门功法…”

“此三功法,皆是直指大道的无敌术,三者如何选皆随你心意,可不选,亦可皆选!”

看着母亲清冷的眸子,少年微微眯眼,仔细思考了一下.

“修罗剑经,我不要,其余两门我打算留下!”

“哦?为何?”

“母亲离开后,想必毕竟有些老怪物会坐不住,觊觎母亲留下的传承道统,而这修罗剑经儿子根本无法修炼,自然留着也是无用,不如直接丢出去把水搅浑,而世上只有少数人知道母亲曾用的是羽化仙决,至于大涅槃经更是无人知晓.”

少年顿了顿,又开口,“如果被逼到绝境,我可以把羽化仙决丢出去挡灾…只要有大涅槃经在,就有着翻盘的可能…而且,我想试试寻找属于我自己的道…”

红裙女子微微一愣,微微点头,之后抬手一点,白光没入陆念生眉心.

“为娘封存三道剑气在你体内,如今你只是初入皇境,着实有些弱小,这三道剑气可在你生死危机时激发,如非必要,不要求助梵家.”

少年知道,当年母亲的家族曾经做过一些令母亲怨愤的事,所以母亲对家族的归属感并不强,他甚至没见过外公外婆,想到这些他自然点头应是.

“儿子知道,母亲放心,作为青玄剑尊与戮剑尊的儿子,如果有了母亲的三道剑气依旧陨落,那只是说明我陆念生不过如此!怨不得旁人!”

看着少年的样子,总算是有了自己与他父亲的一些样子.

红裙女子轻笑微微点头,抬手将记载修罗剑经的血色令牌丢向天空,化为一道绚烂的血色流光,向着玄灵洲的方向飞去.

“梵青璇今日欲征天路,修罗剑经留于后人!望有缘者得之!”

清亮婉转的嗓音回荡在整个仙羽界,短暂的寂静后,各大势力均有高手出手争夺,想必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少女模样的梵青璇唤出断缘,把剑握在手里.

梵家剑典,本命神剑与命交修,心意相通,等同分身!

感受到主人的心情,剑身微颤,剑鸣想起,似是不舍.

“青璇终是梵家之人,今日还剑于葬剑山!已报昔日养育之恩!”

少女素白小手一甩,淡蓝色长剑化为一道蓝光,瞬息飞入东鸣洲梵家葬剑山.

随着剧烈的轰鸣声,断缘落到了剑林最中心的位置,自此日起,梵家有了彻底压制周边几洲的绝对实力.

“嗡”

封着陆忘生尸身的玄冰震动,一把黑色长剑破冰而出,长剑通体漆黑宛若吸收着周围的光线,其上密布血色纹路,暗芒吞吐.

“你…即便如此,你还是想要跟着我…”

“嗡…”长剑轻鸣,似是回应.

“也罢,那就随我一起去天路尽头,见证我的至尊之路吧!”

这一年腊月初九.

青玄剑尊,红裙血剑,一剑劈天,天穹破碎天路开,那位压得众生难以抬头的存在,终于在这天消失在天路,踏上了上古至尊们都会踏上的不归路,自此,青玄剑尊与戮剑尊的故事成为传说.

五年后,青玄剑尊独子陆念生,被龙族帝境绝世高手追杀,就在生命垂危之际,瞬间天地寂静,虚空莫名出现一声女子冷哼,一道白炎剑光刺破天穹瞬息斩杀龙族大能.

事后,有人称天穹愈合的刹那,隐约看到一袭红衣倾城女子似是在与什么大战.

那位世间最强的女子也第一次向人们证明了,青玄剑尊,尚在人世!


多年后,陆念生偶尔会有一个荒唐的念头,母亲还剑梵家,独自踏天而上… 古往今来,天路有去无回…这何尝不像是在殉情呢…

断缘,母亲的缘,真的被斩断了吗…

当年母亲曾提及,父亲之魂已被她送入轮回,不知以后是否能相见呢…

至于那柄神兵断缘,同样修有梵家剑典的自己知道,那等同于母亲的半身,相当于自己的半个母亲,有朝一日化为人形,自己是否该叫一声小姨呢?

他又想到了天路,母亲追寻的到底是什么,他不知道,也不太感兴趣,人生正因有限才精彩,如果长生,孤身一人岂不是很痛苦?

追寻天路永生不死,在他看来远不如与自己爱的人慢慢变老儿孙满堂来的快乐.

正如母亲所说,他们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的信念,选择都不同,他不会去指责母亲的选择,但他却永远无法成为母亲那样的人,因为他自己就是自己,也只是自己!

“劳什子的天路,我陆念生才不想去呢!”

他看了看手中阴阳之力流转的玉佩,直接丢进了内府的角落,这种离谱的功法,他才不会去练!

<< 仙羽异话 墨霜刀·相思 第九隐章仙羽异话 墨霜刀·相思 第五隐章 >>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九色雀

变文练手,喜欢纯爱,性转妹子真可爱. PID:9seq 431101554 个人群,如果有喜欢的可以来玩

6 thoughts on “仙羽异话 玄青剑·断缘 最终章”

  1. 莫慌,这个故事虽然完了但他们的故事还没完,男主转世,取回断缘,天路再见~不过那要很久就是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