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ensen ♥

伪娘调教雌堕日记 第三至五章

目录

伪娘调教雌堕日记 第三至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三章

来到了豪的宿舍,刚一进门,发现他拉着窗帘,我正想说你大白天拉窗帘干嘛,他突然把门关上反锁了起来。这个举动下了我一跳,紧张的问他干嘛,他轻蔑一笑,然后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我面前,今天的豪穿的不是平时的运动服而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一块手表的手腕棱角分明,很有那种总裁公子范儿。

“跪下!”他冷冷的说道。这一句十分霸道又冷酷的话一改以往温柔的作风,着实吓了我一跳。我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就开玩笑的说“你又抽什么风”(他平时也喜欢占便宜,说一些比较攻的话,我听习惯了,也不太介意,基本上都默许了)今天他一反常态,什么也没有解释,又是咄咄逼人的一句“跪下!”声音比较大,我十分尴尬,感觉隔壁都听见了。他见我犹犹豫豫,满脸通红,就又放平了语气,缓缓但是很坚决的说“我不想再重复了,你这一个月的缓冲应该慢慢也适应了吧,考虑好了就跪下”房间静悄的出奇,卫生间滴答滴答的水珠声一清二楚,外面的阳光从帘子上透进来,从他背后照过来,显得高大神圣,他像一个高高在上的法官审视着下面犯了错的人。终于在无比尴尬中,我缓缓的跪了下去。

跪下的那一刻,我原来属于男性的骄傲尊严被彻底击溃,我20年来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人跪下过,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现实中,我还是跪在了一个比我只大一点(实际上只大我三个月)的男人面前,他翘起了二郎腿,黑色的皮鞋反射着亮光,他悠悠说:“这个动作你记住了,以后要经常做的”。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我跟前,“跪直!”他突然很严厉的说,我连忙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挺直上半身,刚好到他小腹处,他逐渐靠近然后缓缓解开了皮带,退下了内裤,阳具从内裤里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勃起来了,他那里又粗又大(后来和他调戏多了专门量过直径5.5,长16),散发着很浓郁的腥味,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强烈的味道。一时间有点恶心扭过头去,他突然伸手拖住了我的下把,把我的头又掰了回来“仔细看清楚我的大鸟,欣赏熟悉他的每个角落,这是你以后需要竭尽全力奉献的高贵东西,明白了吗?”他说完不等我回答就把肉棒抵在了我脸色然后在我眼睛,鼻子,嘴巴各个地方都蹭了很长时间,“张嘴吧”我这时候已经完全被他征服了,既不敢反抗,也开始变得不愿意反抗,张开了我的嘴。他把肉棒插了进来,呕,又臭又难受,“别让牙齿碰到我”他突然厉声警告我,我慌忙把嘴巴张到最大,他顺利进去以后抵住了我的嗓子,(没有深喉)但是他长长的阴毛已经沾到了我的脸上,肉棒热乎乎的,在嘴里捅了一会拿了出来,我由于过于紧张,刚才一直憋着气,咳嗽了好几下,脸上红扑扑的。他又说道“你现在脱下裤子”我于是就跪着把裤子褪下去,露出了肉丝和里面淡紫色的蕾丝小内裤。他又让我脱了下了内裤,露出了我的小鸡鸡。由于过于紧张和害怕,我的唧唧缩的特别小,差不多两三厘米左右。“你自己看看你的那个玩意儿”他冷冰冰又带着讥讽的说“你现在说说看,你那个算是男性吗?”

“不…算…”我很小声的嘟囔着。“听不清,大声点”豪的语气很强硬,“不算”我勉强回答着,他显然还是不满意故意装作没听见,接着挑逗我,终于被他逼着说了我不算男生什么的话。他才继续说“从现在开始,我们比一比几把,谁活大听谁的怎么样”我心想这还用比吗,就说“我听你的”;谁知道豪坚持要比,然后我被他提溜起来在无比羞耻的情况下和他比了长度,他用手捏着我的唧唧然后说:“你愿意当我的CD接受我的调教吗,林梓森”“愿意”我已经没有多少犹豫的答应了他。就这样20周岁的生日礼物是成为了另一个男生的cdm’(后来变成女朋友,再后来变成母狗)。我这个小处男从此再也没有机会使用我的几把艹任何一个女生(男生也没有艹过,豪多次调戏我让我艹他我都没有),可怜的唧唧越锁越小失去了勃起,蛇精,甚至自由排泄的权利都将慢慢丧失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你现在舔我的鞋,”肉棒都舔过了,鞋算啥,我想都没想就趴下去舔,谁知他一坐下去,然后翘起了鞋,示意我舔底下。这下我实在有点受不了,不过没法,顺从和低贱就是我以后的命运。鞋子底下有很多灰,我一点一点慢慢的舔过去,并不是很难吃,但是感觉内心受到了很大的侮辱。舔的时候他又从桌子上拿来了一张纸,然后跟我念到,现在开始签订主奴协议。具体协议内容我就不发了,还挺长的主要有以下几点:

1.协议只能在张天豪同意的情况下解除,张天豪是梓森的主人要无件服从张天豪的命令要求,服从主人的调教。

2.梓森以后改为宠物名森森,(后来英文名也叫sen),在两人交谈中保持尊敬不得叫张天豪原名,在无人时根据场合叫主人或者老公,哥哥在有人时候也要叫阿豪或者豪豪类的爱称。

3.伪娘基本要求,要求逐步学会佩戴肛塞,鸟笼,逐渐开发后面废掉前面,不允许再和任何女性做爱。森森不在拥有自主勃起和蛇精的权利。森森必须时时刻刻穿着女士内裤,在穿长裤的情况下穿主人要求的丝袜。森森要开始学习女性礼仪,女性化妆,审美等等,要在内心处慢慢接受自己是女士而不是男生的事实比如以后上厕所不允许站立,无论什么情况都必须蹲着尿,并且要拿卫生纸擦拭(后来还规定了月经时间,要去买卫生巾等等)(还有一堆关于跪姿什么的)

4、主人拥有本协议的最终解释权。

我在稀里糊涂下签了这个后来让我又爱又恨的条约。签完条约后他心情大好,然后又让我用手给他服务,后来射在了我脸上,本来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过了一会他又说想要,于是就又让我跪着给他服务,最后射在了蛋糕上,让我吃掉了。

第四章

自从那次在豪的宿舍签订主奴契约,他就开始了对我漫长的调教。最开始的调教是比较简单的首先就是我必须蹲着尿尿,并且要用卫生纸擦干,看似是一件非常简单的小事情,但真正执行起来真的是十分困难,毕竟本来10秒内能解决的事情,现在变成了一分钟,并且每次总是去包间会让别人产生疑惑,舍友琛哥就问过我是不是最近拉肚子了,我很尴尬支支吾吾的糊弄过去了。(一开始我基本上是想起来了才蹲着,人多或者太累了都会站着胡乱一撒,直到后来在主人的漫长调教下,吃过鞭子,踢过蛋蛋,跪过钢条,还有不停的洗脑之后我才慢慢适应了,现在不需要任何人的提醒,我一进卫生间都会下意识的蹲下或者坐下,站着已经很难尿出来了)

除此之外,我也明白了主人每天给我买豆浆的用意,豆浆可以美白养颜,促进雌性激素增长,在长期喝豆浆的情况下我的皮肤显得十分白皙有光泽,几乎和大部分女生一样(他还经常给我买木瓜吃说是可以丰胸,我吃了没啥感觉,但是还是觉得他很温柔很感谢他)。在调教过程中,最关键的还是前后上下的开发(前后指的是阴蒂和菊穴,上下是口穴和乳头胸部),对于前面的小肉包主人要求我把它看为阴蒂或者小豆豆,在最初的一周,他要求我两天射一次,射完后给他拍视频,(在之前我都是一周或者两周才会射一次)频繁的蛇精下我很快就腰疼肾虚了,后来再射的时候鸡儿几乎勃起不了,蛋蛋也很痛,抖两下,不算射应该说是挤出来的。一周结束后他很戏谑的问我这周感觉怎么样啊?我没好气的嘟着嘴说肯定难受啊,现在都萎了。他爽朗的笑了笑说再帮我挤一挤留在蛋子里的废物液体。

周末做完实验,他带着我在学校附近开了一间房,开房的时候很心虚,那个前台姐姐看了我一眼我都害怕她会不会知道我两的关系。进了房间我本能的去拉窗帘,他突然说,不能拉,一会就在阳台边调教你,因为在学校门口,街上保不齐有认识的人,被看见可就完蛋了,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又隐隐有点期待被同学看到自己淫荡不堪的一面,洗完澡后豪照例让我跪下,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听话的跪了下去,然后他让我让我趴着,又骑了上来,被他那么沉得身子一压,我立马快撑不住了,胳膊一个劲的发抖。他把我屁股使劲一拍让我快点走,豪好像一位君临天下的将军,骑着坐骑遨游他的王国,到了镜子旁边,他突然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脸示意我停下来,被别人拍脸是我从前想都不会想的事情,现在居然这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他从坐骑上下来,站在我前面俯视着对我说:“现在抬起头张嘴”我一抬头看见他那根巨大的阳物从裤裆弹出来,像一个高傲的剑士炫耀着他的武器,盛气凌人的准备发起冲锋,我下意识的以为和上周一样就凑过去准备给主人口,他突然狠狠扇了一巴掌,顿时脑袋嗡嗡作响,我懵懵的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他说:“你看看镜子里那个跪着的狗是谁”// “是森森”我扭头看向镜子,主人正拿着手机对着我拍照,我穿着可悲的小内裤,唧唧软趴趴的搭在蛋蛋上包裹在黑丝里,臣服于那根自己永远也难以望其项背的巨大阳物,他的阴茎上青筋暴起,血丝一跳一跳的澎湃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向上弯曲,正对我的额头,仰视着他阴茎的底下,两枚高贵的睾丸蠕动着,时刻准备输送强壮健康的精子,准备插入女性的阴道,捅开花心,到达我永远到达不了的桃花源。“这是我赏赐给你的圣水,一滴都不许漏掉”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开始了撒尿。喝别人撒的尿?这是赏赐?我已经精神错乱,但是已经没有我思考的时间,我只需要感谢主人的赏赐就可以了,一股热流带着精业的骚味涌进了我的嘴巴,好似壶口瀑布奔腾的浪流四处喷溅开来,跳入我的眼眶,鼻腔,沾染我的头发,泼洒在我的身上。在第一瞬间感受到的是热流,随后则是无尽的恶心,难闻。我不由自主的呕吐起来,底下头去,“抬头别浪费”主人粗暴的把我的头提起来,然后继续进行着心灵的洗礼,因为我实在难以下咽,口中的尿液很快挤满了,随后便如同决堤的黄河,留在我的下把,身上。他随后就开始像我的眼睛,鼻子,头上尽情泼墨挥毫。在一番风雨后他抖了抖自己的肉棒,催促我赶紧喝下去,溅在地上不方便打扫,我几经作呕终于喝下了人生第一次圣水,我的脸上,头发上都是尿液,湿漉漉的,我刚想用手擦拭,主人拦住了我说不可以,接着又命令我用身体擦干净地上散落的尿液,说这既是对你身体上的改造,让你习惯我的圣水,让你染上我的气味,宣告我的主权;又是对你心灵上的侮辱,让你不断突破下限,找到自我。我没法,只能任凭尿液从脸上头发上点点滴滴的滴落,全是都是骚臭味道。他得意地拍照说以后要是你敢不听我的话就把这张照片发给你同学什么的。

尿完后他的肉棒当然还是坚挺如初,他突然让我站起来,脱下内裤,然后他非常嫌弃的看了看我的下体,由于没有刮掉阴毛,唧唧像一条小虫子一样隐匿在一片杂草之中。他要求我刮掉阴毛,保持下体干干净净,白白嫩嫩。就在抽屉里拿出剪刀,让我自己解决。毕竟是第一次剪也没什么经验所以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勉强剪好,然后他看我基本完工就开始了新的调教,让我撸动几把,我变按照要求撸,过了一会他说停我就必须放下手(其实就是红绿灯而已)一开始我还不太会,他就开始用手给我录,因为我的唧唧很短,他就两根手指一捏开始上下套弄,但是快射精时候他突然抽开了手指,唧唧就在空中无力的吐出液体,我正在高潮,想用手接着冲,被他一下子抓住,一直到蛇精结束。“干嘛呀你,我一点快感都没有呢”“这就对了,这叫毁灭高潮,让你既交代了你的液体又不让你感受到快感,只有疲惫和不甘”他骄傲的说着。他刚才用手接住了我的精业,然后跟我说,现在你把自己射出来的东西吃掉。 啊?吃掉自己的精业?我感觉一阵恶心,但是迫于主人淫威,不得不自产自销,我艰难的噙住那股滑溜溜,黏糊糊,软绵绵,热乎乎又散发着石楠花味道的液体,如同鼻涕一般又恶心,又悲区。吃完之后主人态度温柔了许多,又恢复了平时宠溺的语气,让我坐下来歇歇。我看他态度变好了,以为调教结束了就调皮的说:“你真是坏,今天恶心死我了”//“那你喜欢吗?”他一本正经的问道//“emm,其实我很难忍受喝尿吃精这种,既不健康又十分难受,也没有什么快感,再说了,吃精我也不想吃自己的,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精业诶,不过假如你很喜欢,我勉强能接受”//“那以后就不让你喝尿了,看你喝尿的时候那副苦瓜脸,只是吃精是必须的你要明白”他突然很坚定地对我说,我知道,但凡他这么说话那指定是会发生不以我的意念喜恶改变的事情了,尽管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不仅你要接受,还要把这个当成一种习惯,以后你每次射完都必须吃精,我不想看见你的那些东西留在在世上,必须在射出来后就重新回到你的体内,废物精业没有任何资格污染别人懂了吗?”他在废物两个字上着重强调了一下。诶,不得已只能听他的了。

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他突然来了一句我们继续。啊?继续?什么鬼?我心里暗叫不好又无法左右,在他的蹂躏下,我软趴趴的唧唧半硬半软的被折磨了5分钟,终于在蛋蛋十分疼痛的情况下渗出一滴露珠。他笑我水枪太垃圾了,我则累倒在床上,真是害怕自己精尽而亡。

“到我了,你爽完不管我?”他半开玩笑的说着,把肉棒就往我这送,我真是一点都动不了了极度疲惫,求了半天情终于答应等我十分钟,时间飞逝,转眼已过,他又提枪来干,我不得已爬起来给他用手解决了。他一边嚷嚷着什么:“艹死你个婊子,母狗干死你”云云,一边又跟我说:“以后没有这种商量的余地了,调教你并不是为了让你爽的,你没有资格爽,难受是你选择的,伪娘就应该好好服务真正的男人”什么的。我懒得还嘴,听他说了一堆蛮横毫无道理的话,就算是默认了。我承认,自从跪下的那一刻,自从被他尿了一身的那一刻,自从被他艹口的那一刻开始,我已经没有反对他的勇气和资本了。

完事后我俩休息了半下午,夕阳西下,人间的光芒透进了这个壕无人道的弥散着腐败与堕落的房间,他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盒子和包裹,走到我跟前,“从今天开始你要学着带贞洁锁和文胸了,你知道贞洁锁吗?”“那个鸟笼子?”“嗯,看来你明白啊,我就不多说了,你来试试”拆开包裹是一个金属锅盖笼子,这是我的阴蒂的第一个家,我俩七手八脚的搞了半天,因为我的唧唧虽然小,但是蛋蛋并不小,那个卡环怎么都卡不上去搞得我很痛。(有时候蛋蛋会从那个换里面划出去,巨疼无比,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种经历)最后终于是在我的惨叫连连中戴上了锁,他拿走了钥匙说没有他的同意从这周开始我就没有自由勃起和蛇精的权利了。后面又带了文胸。。。有点紧,一勒其实并不好看,感觉男女差异还是有点大的,但是他还是要求我必须带上,(吐槽一句这东西真的反人类,我终于明白为啥女生一回家都要解开文胸,真的是又难受又不透气。)因为已经接近冬天了,我穿的比较多,从后面看不出带子,后来又买了无痕的那个超薄文胸就夏天也可以穿了,暂且不说。

“我突发奇想,你当我女朋友吧?”回去的路上我俩并排走着他185我165确确实实显得很般配。

“啊?”他这么一说把我搞得一阵头晕眼花,不过很快我就平静了下来打趣说“这算是表白吗,小帅哥?”

“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

“那你要每天给我买吃的,按时投喂啊”我撒娇似的说着。深秋黄昏里,两个影子在来来往往的街道上缓缓移动着,树上私有鸟鸣,人们嘈嘈杂杂的从身畔走过。华灯初上,一片星星点点。

第五章

自从答应了作豪的女朋友,我的蛇精便被完完全全的禁止了,原先一周一次少得可怜的释放机会也被无情地夺走了。他很快开始对我更深度的调教。

“给你做个美甲吧?” // “什么鬼?”我有点抗拒,毕竟男生做美甲还是挺少见的。最后在他的软磨硬泡下不得已我妥协了。做了一个比较偏中性化的手指甲,脚美甲就是那种粉嫩带彩色点点的。 除此之外,我们后来买到了一款眼镜蛇的贞洁锁,这款比较舒服,我开始了长期佩戴(钥匙反正在他那我也摘不下来),每天5点左右准时疼醒(不是那种真的疼痛,就是扯得皮难受,撑不开笼子被压变形那种不舒服)。中间有好几次调教最后都是在我给他口出来后结束,我被禁欲了一个月。我那段时间欲火焚身,又难受又兴奋,渴望释放又无法得到,一点点小的诱惑都会让那里撑得难受,直不起腰。

“求求你了,老公,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像只雌兽般发情的哀求。“那你需要答应我两个条件”//“别说两个十个都行”我心里十分开心,憧憬着那宝贵的释放机会,毕竟总是给他口,看着他的大吉吧抽插,闻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吃别人的精业,我实在是太渴望自己也能有一次了。

“那好,第一点,从今天开始佩戴肛塞,先从最小的带,然后慢慢扩大。(他后来给我说他调教的目标就是把我前面越锁越小,直到几乎扁平,后面要越开越深,越开越大。他后来也确实做到了,一开始我带的锁是8cm的,后来换了四五个花了一年时间变成平安锁,再后来我生日当天又送了那个负向锁作为生日礼物。后面的肛塞一开始是那种迷你的橡胶塞,后来慢慢就是那种假阴茎,最后就是那种很粗的带有褶皱的那种巨型阳具)”

“第二,你毕竟现在不算男生,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用手撸了,以后我命令你,在想高潮时,把你的几把向下弯折,与大腿平行,然后才能射”(这个动作还挺难做到的,必须要在勃起之前先向下弯折,勃起后才能勉强做到,长期这样做对身体很不好,阴茎上面左右两根经会被折弯或者断掉,再后来就直不起来了,勃起也会那样耷拉在蛋蛋上,算是被掰弯了。除此之外,阴茎在蛇精的时候快感很弱,大约只有撸射的三或四分之一,但是十分羞耻,并且形成习惯,后来即使主人不在,我想蛇精也会不由自主的压下阴茎,而不会去上下撸动)

除此之外,乳头的调教也是重中之重,主人命令我每天都要附魔自己的乳头左右各十分钟,每次别人在打游戏,写作业的时候我就悄悄在角落里抚摸乳头,慢慢的只是光刺激那里就可以高潮(确实有效,有想提升敏感度的可以照做,两个月以内就有效果)

有一天我们在街上逛,我看见一群走过去的美女姐姐很心动,就偷看了一会,被豪发现了,他就半开玩笑的问我:“好看吗,那群小妞”,我不好意思的点了一下头,他安慰道:“没关系啦,你也可以变得和她们一样漂亮,有什么好羡慕的?”虽然比较心酸,不过和豪的相处到是比较融洽,他对我挺好,也很温柔,只要不是调教方面的事情他都比较迁就我,日子就这样平静如水的度过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宿舍换衣服,因为宿舍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就没有遮挡,拖得只剩内裤和文胸,就在我正在悠闲地换衣服的时候,杰哐当一声推门而入,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换装的我,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空气仿佛扭结成了固体,我们两个的大脑都在飞速运转。他缓了一会说“哈哈哈,没想到你还是个女装大佬啊”//“哈哈哈,别跟别人说哈,性癖自由嘛”我装作大大咧咧。这事我以为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晚上杰给我发了一串文字,让我冷汗直流。“沈梓森,没看出你是个这样的骚婊子,我就说你成天穿的粉粉嫩嫩,说话也那么内向,原来是个伪娘啊,我可以答应你不告诉别人,但是你的让我好好享受享受,你这个把柄我吃你四年”,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我在第二天和他去了酒吧,然后在那里换了装,穿的是高跟鞋连衣裙,还带了假发口罩,不仔细看确实和女生别无二样。陪他嗨完后自然就开了房。

他一进房间就把我推到了床上,用身体压住了我,我闻见他满身的酒味,眼神恶狠狠地样子,满嘴脏话“婊子,骚,人妖,干,艹,射死你”什么的词好像雨点般倾泻而出,我想挣扎一下让他洗干净再说,他一只手抓住我两条胳膊,往床上一定,另一只手抹上摸下“好腿啊,骚奶子”什么的话又层出不穷,我被他压在身下又动弹不得反抗几下后被他掀起了裙子,露出了内裤,又是一阵污言秽语,我脸涨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来。他扯下我的内裤看见贞洁锁又啧啧称奇,对我的唧唧又是一阵侮辱,然后他说让我当大眼睛看看他怎么艹我。说着就掰开我的双腿,把我扯成大M的样子用阳具开始顶菊穴周围,好像是在临阵磨枪,我试图用手阻止,也在他的恐吓下不敢乱动任由他肆无忌惮的透我。

透的时候非常非常疼,我叫喊的声音很大,但是他并没有怜香惜玉,反而边骂边加大了力度和频率,我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祈祷他赶紧完事,就在他的一次次冲锋中,我感觉天旋地转毫无快感,终于他受不了了,几声很低沉的呻吟后把他的液体全部射入了我的体内,然后又拔出家伙往我嘴里送,我不想吃他刚刚插过我屁股的阳具,紧闭牙关。杰见我不张嘴就吼了一声,我被吓了一跳乖乖吃了他的东西。他边捅我的嘴边问我是不是很渴望几把,我无奈点着头给他清理干净,他的精业在我的鞠雪丽黏黏热热的滑了出来,他的阴茎在我的嘴巴里被仔细的服务,就在无尽的屈辱中,毫无快感可言的情况下,我被开了苞,此时我的阴茎还在小小的笼子里软软的趴着,过度的疼痛让我忘记了他的存在,在杰的几把耀武扬威大开杀戒的时候,可怜的他如同一个赘生物一样静静的接受着真正阳具的羞辱玷污,毫无出头之日。他仿佛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不在反抗,有点几把天生就需要温柔的嘴巴去伺候,有的几把天生就注定只能呆在冰冷的笼子中逐渐萎缩。

杰在后来经常找各种借口欺负我,我也只能忍气吞声,默默接受。

<< 伪娘调教雌堕日记 第二章
1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4 thoughts on “伪娘调教雌堕日记 第三至五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