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npos901 ♥

假如亚当重锤的脑子被塞进了丽贝卡的义体里

假如亚当重锤的脑子被塞进了丽贝卡的义体里 – 蔷薇后花园

“嘿v,我这里有个活干不干,曾经的夜之城传奇大卫▪马丁内斯记得吗?他的遗孀联系到了我,给出了丰厚的筹码,希望你帮她做一件事,详情看附件。”

来自中间人的通讯将一串加密信息发送到了v的邮箱,本已经打算孤身一人带着脑子里的赛博幽灵去单挑荒坂塔的传奇女佣兵在看完附件后露出了愉悦到近乎疯狂的灿烂笑容,军用级别的义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那女人真他妈是个天才,这个委托我接了,倒贴钱我都想干,你觉得怎么样?强尼。”

向来比v更加疯狂激进的强尼银手这次却一反常态地陷入了沉默,良久,他的声音才在v的脑子里响起,义体眼中的投影幻觉坐在窗台边上,表情说不出的诡异。

“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够疯的了,v,没想到还有比我更疯的人,真他妈绝了,不愧是夜之城传奇的女人,她想做的事情……啧啧,作为一个男人,连我都有点害怕,还好我已经死了。”

“不过说句实在话,能给亚当重锤那个王八蛋来上这么一招,是对他最痛苦的折磨,所以……我赞成,只要能干爆亚当重锤,没什么好犹豫的。”

“说的没错。”

v舔了舔嘴唇,发动了摩托车,驶向附件里的接头地点。

那里有一个渴望复仇的女黑客。

她在等待着一把足以撕开荒坂塔的尖刀,来完成她的目标。


“亚当重锤,感觉怎么样?”

v兴奋地笑着,用手里的霰弹枪【铁胆】轰断了改造率高达96%的赛博义体人的最后一条腿——这是她在荒坂塔下捡到的武器,不知为何感觉十分趁手。

而亚当重锤在她疯狂的痛殴下已经弹尽粮绝,用光了所有的武器手段,连四肢都被挨个摧毁的他已经失去了所有反抗的手段,沦为任人宰割的机械人棍。

在此之前,他根本无法想象,由荒坂公司最高级的军用义体武装起来的自己居然会败在一个满身黑市义体的佣兵手里,而且这个强得不讲道理的女人甚至还是从荒坂塔的一楼一个人一把枪硬生生打上来的。

简直是无与伦比的疯子,更可怕的是这个女疯子居然还成功了。

她是哪来的塞伯坦人吗?

可现实就是这么操蛋。

亚当重锤的怒气在失去激素的供应后逐渐散去了,死在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手里,对自己来说也不失为一个还算体面的结局。

“杀了我吧。”他的声音带着损坏的嘈杂混音。

“不急,强尼银手托我带个好。”

明明只需要一枪就能结果掉他的性命,v却放下了【铁胆】,轻松愉悦地拍了拍他的机械脑袋。

“噢对了,差点忘了还有大卫先生,也替他向你问个好,大卫▪马丁内斯,记得这个名字吗?死在你手里的上一位夜之城传奇。”

“哈?你他妈是在逗我吗?”

亚当重锤无法理解地看着眼前这个仿佛失去了战意的敌人,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侮辱。

强尼▪银手?一个几十年前被自己碾碎的死人?

大卫▪马丁内斯?去年那个用着实验性义体金刚,被自己轻松镇压的的小逼崽子?

“我本想说闭上嘴干掉他然后一了百了,但有人更需要他的一条烂命,看,你的委托人来了,v。”

强尼银手的幻象指了指门口的位置。

那里站着一个窈窕的女孩,粉紫色的头发很耀眼。

“干得不错,不愧是大名鼎鼎的v。”

露西的嘴角微微勾起,浮现出久违的灿烂笑容。

但更多的是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意和愉悦,义体的眼睛更是始终锁定着v的身旁那坨机械人棍,此时的亚当重锤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更不知晓他将要遭遇什么。

“我对你的委托结束了,v,去做属于你的事情吧,不用担心后面的追兵,已经被我解决了,我烧烂了他们的脑子。”

从月球回来的露西比起以前在大卫身边的时候,显得更加成熟了,没有人知道她在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什么。

“至于亚当重锤,交给我就好,你知道我要做什么的,回头我会邀请你的。”

“我很期待。”

V摆了摆手,冲进了神舆的房间。

而露西则甩甩手,入侵了亚当重锤残存的义体系,关闭了他的感官义体,拖着他离开了荒坂塔。

“我会让你如获新生的,亚当重锤,我保证。”


亚当重锤再一次恢复感官已经是在不知道多久以后了。

苏醒的意识隐约听到陌生的义体医生说话的声音,还有关门声和脚步声,高跟鞋的清脆响声越来越近。

“别装昏迷了,亚当重锤,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露西清冷的声音响起。

亚当重锤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露西的侧脸,带着报复的快意笑容,恼怒与本能的不安让他翻起身习惯性地一拳挥了过去。

但拳头在半空中停下,而且动弹不得。

“是你!那个女人?”

亚当重锤愤怒地喊道。

接着,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浑厚粗暴的声音变成了令他感到不适的萝莉音。

“我的声音……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不光是声音,就连视角都矮了不止一点,曾经的我自己全身义体高度足有三米,能够居高临下地俯视眼前的女人,而现在却反了过来,只能仰视着她高高在上的姿态。

“没做什么,只是给你换了一套新的义体,否则你以为我留你一命是为了什么?去照个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你一定会喜欢的,我保证。”

露西指了指不远处的落地镜,示意亚当重锤去看一看。

而镜子里的亚当重锤已经与前不久的样子大相径庭了,深绿色的头发在两边扎起,完全纯白而非肉色的义体皮肤,红色的义眼比以前的更大,也更加闪亮,但更重要的是,这些特征组合起来的自己——是一个娇小的小女孩,或者用另一种说法,一个可爱的小萝莉。

这对亚当重锤来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地狱。

他!亚当重锤!夜之城传奇的毁灭者!居然被屈辱地变成了一个小女孩!?

“记得被你残忍压碎的那个小丫头吗?就是你现在的模样,这是根据丽贝卡的义体数据再造出来的全身义体,我找了最好的义体医生,把你那仅剩的脑子从那具残骸里面取了出来,放进了这具全新的身体里——啊,看起来就和以前的丽贝卡一模一样的可爱,不是吗?”

露西敲了敲“萝莉丽贝卡”的脑袋,发出了放肆而又有些怀念的笑声,但这样的笑声在亚当重锤的耳中无异于嘲讽。

“你他妈的……呜呜呜呜呜!”

露西随手关闭了他的语言能力,让他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呜呜声来进行抗议。

在在露西的控制下,他连动弹都困难,更不用说攻击了。

“不要想着反抗了,亚当重锤,你现在可是丽贝卡的样子,这具义体里不存在任何的武器模块,关节和人造肌肉束出力高度受限,而且核心操控权限也在我这里。”

“看吧,这副义体完美地还原了丽贝卡的样子,同时也是我为你打造的终身监狱,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可爱的小萝莉的身体里是荒坂最佳打手,亚当重锤的大脑。”

“你应该感谢自己完美适应义体的脑子,连内脏都没有,换起来太方便了,现在,即使是你效忠的荒坂也不可能找到你了。”

露西伸出手,把亚当重锤——或者说,把萝莉丽贝卡外表的亚当重锤的柔软小脸揉捏成了各种形状,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

而亚当重锤只能用屈辱地眼神狠狠地盯着她,却不得不任由她把自己的脸捏成可爱又搞笑的表情,人造泪腺在激荡的情绪刺激下甚至溢出了透明的液体,就像一个被欺负得将要哭出来的小萝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好好享受你将要永远以这副模样度过的的余生吧,既然你害死了她,那就由你来变成她吧。”

于是,亚当重锤的地狱开始了。


“我要杀了你!露西,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拥有着丽贝卡的容貌的亚当重锤可爱的脸上满是屈辱的神情,萝莉音的怒吼在露西的房间里响起。

然而此时的“她”手里正拿着一根拖把,穿着一身女仆装,失去了武器,被禁止联网,甚至连操控身体的权力都不在自己手里的她不仅没有丝毫的威慑力,甚至还有点可爱,她的怒吼也就只剩下令人愉悦的享受了,尤其是对仇人来说,更是如同天籁般悦耳。

“好好好,我知道了,乖乖打扫房间吧,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干,别来打扰我,否则小心被我惩罚。”

露西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坐在电脑前。

而亚当重锤真的就不吭声了,只是可爱的萝莉脸上的耻辱神情越来越重,两只小手紧紧地抓着几十年前款式的人工拖把,咬着牙开始清扫露西房间的地板,就像一个称职的女仆一样。

这是露西对他的惩罚之一,即使放弃一些生活上地便利,也要让亚当重锤如同赛博时代之前的女仆一样手动为她服务,包括洗衣服、做饭,乃至打扫卫生。

对于骄傲且暴躁的的亚当重锤,一个身高三米的全身义体改造展示,一个前半生都在厮杀中度过的钢铁猛男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被禁锢在小女孩的身体里,每天卑微地服侍自己的敌人更加屈辱呢?

而他越是屈辱,露西就越是开心。

至于他为何要真的乖乖听话,而不是宁死不屈,这还要多亏了露西精湛的黑客技艺和这具“丽贝卡”义体的作用,即使他本身的意愿强烈地抗议着,来自露西的命令依旧会让他的身体先一步动起来。

如果他主动听从露西的命令,那么预设好的程序将不会启动,尚且还能得到一点控制身体的权力,但倘若他死扛着不肯听从,那么预设的程序将会绕过他的意志,直接载入夜之城网络上最受欢迎的女仆行为模式进行更标准的服务。

包括且不仅限于用恭敬的萝莉音喊她主人、主动提出进行更深程度的服侍,待机的时候也会维持着赏心悦目的女仆姿态。

而在此期间,亚当重锤的意识是全程以第一人称视角体验的,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嘴不受控制地发出令他屈辱到恨不得当场去世的女仆式敬语,就像会所里的性偶一样连说什么都不受控制。

有时候露西心血来潮,兴致一起,甚至会让“她”卖个萌。

他妈的!那个天杀的女人!居然!让我!

夜之城的传奇杀手!亚当重锤!

给她!卖个萌!

而且我还必须主动去做!否则被程序控制下的自己只会卖萌卖得更加放肆!

亚当重锤恨恨地把沾水拧干的拖把按在地上,用力地拖、拽,好似光滑的地板就是露西的脸一样。

他只能用这种可笑的手段来维持自己仅存的自尊了。

露西倒是很享受这种看他愤怒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地板拖完了?去给我倒杯咖啡,加50毫升合成奶,两颗方糖,不要见半点咖啡碎末。”

“……知道了。”

“要回答是,你现在可是我的俘虏,要明白自己的位置。”

“……是!”

亚当重锤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低着头拽着拖把离开了房间,麻木地走进厨房给她冲了一杯符合要求的咖啡。

去你妈的咖啡!

他觉得自己真的快疯了。

要是疯了更好。

昔日叱咤风云的夜之城最强者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够患上赛博精神病,这样就能彻底摆脱露西的控制了。

但遗憾的是,他的大脑出乎意料地适应这具义体,比起曾经的钢铁之躯对大脑的巨大压力,使用这具技术落后性能简单的萝莉义体的时候可以说轻松得不行,即使他的压力再大也没能达到诱发赛博精神病的程度,他只能愤怒且理智地承受着一天又一天的屈辱折磨。

以一个绿头发的矮萝莉的模样,服侍那个可恶的女人。

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憎恨自己适应义体的天赋。

露西!

“我要杀了你!总有一天!我要一点点碾碎你的义体,踩烂你的脑子!”

亚当重锤把咖啡杯轻轻放在露西的桌上,没有丝毫撒出,接着发出了屈辱的怒吼。

“别吵,去洗衣服。”

“……是!”

亚当重锤又咬着牙,走向了阳台。

“不要用洗衣机,用手洗。”

“……是。”

“加柔顺剂,但别用过量。”

“……是是是!“

“嗯……亚当重锤,给我卖个萌。”

亚当重锤愤怒地回过头,颤抖着比出了剪刀手,硬生生在“丽贝卡”这张可爱的脸上挤出了一个惨绝人寰的微笑,嘴角还在微微发颤,让人忍不住担心下一秒他会不会因为驱动过载而烧坏脑子。

不过露西从来不担心这一点。

在报复亚当重锤这方面,她一直都不遗余力。

“去洗衣服吧。”

“……是。”


深夜十二点,夜之城依旧灯火通明,窗外的街道上不时爆发出灿烂的枪火光亮,这样的事情每一天都在夜之城里发生着。

而忙碌了一天身心俱疲的亚当重锤师傅准备给自己放松一下。

露西!

那个天杀的女人居然让自己给她念睡前故事,好不容易用压抑着愤怒的萝莉音磕磕绊绊地念完了一部该死的弱智童话!她甚至还不满意,让自己重新念了一遍!

她就是故意想折磨我!

好在,这可憎的一天终于过去了,露西在房间里睡觉,虽然自己因为受到义体的限制,无法做出任何伤害的行为,但哪怕只是片刻独处的放松对现在的亚当重锤来说也是奢侈的享受。

他什么也不想,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啊……多么美好的夜晚。

“亚当重锤,过来!”

曹你妈的!

露西!

“我要杀了你!总有一天我他妈的一定要杀了你!啊啊啊啊!”

亚当重锤冲进了露西的房间,愤怒地嘶吼。

“我不是已经给你念了那个弱智的睡前童话了吗?你他妈的怎么还不睡觉!?”

“哦,你说那个啊,我只是在逗你玩,故意折腾你罢了。”露西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愉悦地微笑道。

“不过那只是前戏而已,情绪到位了,正戏也该开始了哦。”

“怎么样?觉得我的新造型如何。”

亚当重锤沉默着、颤抖着,猩红的义眼死死地锁定了露西的下半身——是的,正是生殖器的位置。

此时的露西穿着一件紧致而色情的黑客造型的紧身胶衣,全身的白皙肌肤都被包裹在紧身衣下,姣好的身材勾勒出诱人的曲线,但脖子一下丝毫没有任何的露出。

毕竟,露西虽然失去了自己挚爱的大卫▪马丁内斯,但也没疯到给自己最憎恨的仇人展示自己的身体的程度,她要做的仅仅只是羞辱。

性意味上的羞辱。

至于如何做……亚当重锤在看到她的下半身那根粗壮而漆黑的假阳具时就已经彻彻底底地明白了!

她定是要狠狠地羞辱、强奸我啊!

哪怕是知道逃跑无用,亚当重锤依然果断选择转身,以最快的反应速度逃出房间,逃离接下来噩梦般的命运。

可惜,“她”有些肉感的萝莉小短腿刚刚迈出房间一步就停止了动作,无论亚当重锤如何驱动都像是死机了一般停滞。

“动啊!我的双腿!为什么不动!”

亚当重锤恐惧而慌乱地叫喊着。

“因为你的义体是我控制的啊。”

露西愉快地笑着,拍了拍亚当重锤的绿发双马尾小脑袋。

“把女仆装脱掉,去床上趴好吧。”

“不!不要!你他妈的不可以这样做啊!”

亚当重锤恐慌地拒绝着,但露西的命令对他来说是绝对的,不可抗拒的。

即使他再怎么努力反抗,他的手也一直在稳定且迅速地解开着自己身上的女仆装,脱下可爱的小熊内衣,露出“丽贝卡”义体苍白的裸体姿态。

然后一步一步地爬上床,翘起萝莉的小屁股,对着露西展露出毫无遮掩的雌性下体。

一个光洁亮丽,款式最新的义体批。

下一刻,亚当重锤的义体载入了一段音频朗读指令。

“请……请尽情地使用亚当重锤的身体,随您喜欢地玩弄我吧,亚当重锤会心怀感激地接受的。”

白净的萝莉小脸上泛起无法控制的可爱笑容,微微扭曲的表情却隐隐体现出亚当重锤内心的崩溃。

他妈的!

露西!

你这天杀的女人!

亚当重锤恨不得自己的大脑现在立刻马上就被烧成灰,也不想亲自感受如此恶毒且屈辱的话语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

可他甚至能感受到说话的时候语调变化的颤动,舌头的活动,除了不是自己控制的以外,和自己说出来几乎没有区别。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当重锤!我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一想到说这话的人是你,我就由衷地感到愉悦。”

露西捂着自己的嘴,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如果她用的不是穿戴式的假阳具,而是真正的男人的话,说不定已经笑到根本硬不起来了,可惜女性主导用的假阳具并没有软下去的功能。

“但……但是还不够!还有更愉悦的,就需要你亲自感受了。”

露西慢慢走到床边,俯下身,在亚当重锤的萝莉娇躯的耳边轻声说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现在戴着的这根黑色的肉棒,是根据大卫的数据一比一模拟的哦,也就是说,接下来不仅仅是我要侵犯你的女体,还有我亲爱的大卫哦,我要用他的肉棒侵犯你可怜的女体。”

她在假阳具的前端涂抹了些许润滑油——其实并没有必要,因为性爱义体本身并没有真实的器官那么脆弱,只是一种流传下来的习惯。

接着,露西将漆黑的人造肉棒抵在了亚当重锤的小穴开口,在表情近乎崩溃却什么都做不了的他的耳边再次说道:

“再告诉你第二件事,我刚刚把你的性爱义体敏感度调到了远超安全界限的一百倍呢,你现在的敏感度可是一般女性的一百倍,希望你能抵抗得久一点,维持男人的自尊,不要太早投降哦。”

接着,漆黑粗壮的假阳具缓缓地插入了义体的小穴,在亚当重锤的体内畅通无阻地驰骋,极其强烈的摩擦刺激让顶着可爱的萝莉脸的亚当重锤的理性防线瞬间崩溃。

他远远低估了性爱义体的违规超限使用对大脑的刺激,更不用说露西还变本加厉地打开了震动的功能。

抽插!加速地冲刺!

此时的亚当重锤已经完全领教了女体性爱的感觉,失去了肉体几十年的他回忆起了曾经还保留着大量肉体组成时,在上手术台前的那天晚上,最后一次磕药手冲时的感觉,那是他毕生难忘的宝物。

可是就连那一次的快感都远不如此刻以女体进行性爱来得强烈,相比起来不过是小联盟和大联盟的区别!

他心中作为男人的美好回忆被狠狠地冲击!强奸!侵犯!就像他的身体一样,无与伦比的屈辱充斥着亚当重锤的内心每一个角落。

对于一个骄傲于强壮的义体机械,热爱战斗的赛博猛男来说,还有什么比变成可爱的萝莉服侍自己的敌人更加屈辱的?

绝对有啊!必然有啊!

那就是被塞进萝莉的义体里,被自己的敌人狠狠地强奸!侵犯!做爱!在无尽的屈辱中沦为宣泄欲望的工具,纵使有万般的不甘和愤怒,却不得不承认那猛烈的女体快感在自己的脑中挥之不去的事实!才是最可怕的精神印记!

亚当重锤几乎再也无法忍耐,从紧咬的牙缝里挤出了难以抑制的呻吟,他被戴着假阳具的露西抽插至高潮了!

“唔啊啊啊啊啊!”

“人尽皆知的荒坂打手,夜之城传奇的毁灭者,在小女孩的义体里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啊。”

露西眯着眼睛,愉悦地欣赏着“丽贝卡”模样的亚当重锤失去理智的高潮阿黑颜。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传奇的落幕。

但比起像大卫一样轰轰烈烈地死去的夜之城传奇,把他们变成坟地枯骨的最屑传奇亚当重锤自然也应该有最低贱的落幕。

她退后一步,把粗壮的假阳具抽了出来,解开,又塞进了面前的亚当重锤的萝莉义体小穴里。

“去把自己洗干净,然后随便找个地方待着吧。”

亚当重锤的意识还在混乱当中,于是预设的程序绕过了他的意识,控制着身体走向浴室。

……

“事后”的露西则独自一人坐在床上,眺望着窗外夜之城的繁华与混乱,以及一片漆黑的荒坂塔。

“大卫……还有丽贝卡,我这样算是给你们报仇了吗?”她叹了口气。

“大卫那边我不知道,他的头全烂了不在那个神舆里,不过……你确实替我报仇了啊,露西,你狠狠地强奸了那个混蛋,太棒了。”

安静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个有些欢快的萝莉音,和刚刚的萝莉义体的亚当重锤相似而不相同。

是丽贝卡的声音。

“虽然一开始提出要把他塞进女性义体里羞辱玩弄他的确实是我,但……我还是不太理解你为什么主动要我把义体的外表修改成你自己的样子,不会觉得很奇怪吗?”露西的表情稍稍有些不解。

她对房间里的声音并不感到意外,因为露西很清楚声音的来源——是那个叫v的传奇女佣兵从神谕里捞出来的一个意识体,丽贝卡死后的残躯被荒坂公司的人带走,进行了意识扫描和上传。

她花了不少工夫,甚至用上了一些从月球上带回来的违法技术,才让那个残损的意识体能以ai的形式复生——没有relic,丽贝卡无法真正意义上的复活,只能以赛博幽灵的形式陪伴着自己。

“奇怪什么啊,那又不是原装的,我自己的身体都碎掉了,亚当重锤那个混蛋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把我弄死了!我他妈就要把他囚禁在顶着我的脸的义体里,每天照镜子都能看到我的脸!你要是狠不下心就让我自己来。”丽贝卡恶狠狠地叫嚷着。

“而且绝对不准让他自慰!”

“好吧,随你便了,你自己的脸自己有处置权。”

露西微微一笑。

果然,除了在大卫身边的时候,丽贝卡还算比较正常,但毕竟是那个丽贝卡啊,终究有一种独特的疯狂。

而亚当重锤,他的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他的大脑失去活性之前,露西和丽贝卡会给予他无尽的折磨,这是他犯下的罪行应得的报复。

2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znpos901

纯爱系作者,慢热向,不一定每章都有肉戏

13 thoughts on “假如亚当重锤的脑子被塞进了丽贝卡的义体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