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一个新人 ♥

因为一直没有给舰娘婚戒居然导致……… 第三章

因为一直没有给舰娘婚戒居然导致……… 第三章 – 蔷薇后花园

“呼,射的好爽,贝法,你的手法真是越来越棒了。”

“没什么,女王陛下,我是您的女仆,这点小事是我应当做的,这些精液还是送到食堂吗?”

“嗯,全都给逸仙吧,啊,如果逸仙那有什么好吃的再给我拿回来些。”

“明白了,陛下,那么我就先离开了。”

盛满精液的杯子放到舰装空间中,贝法快步走进了食堂。

“逸仙小姐,这些是女王陛下刚刚射出的精液,托我给您送过来。”

“嗯,好的,放在那吧,等会正好和面,可以全都加到里面。”

“那么就麻烦了。”

拿了些女王想要的零食,向逸仙道别,贝法离开食堂,与赤城加贺擦肩而过。

贝法回头看向两人,她们捂着自己的腰,另外一只手里还拿着水杯,里面泡了不少的枸杞。

贝法听女仆团其他成员说过,赤城和加贺好像是在之前演习的时候失误了,不小心伤到了腰,去入渠室泡了挺长时间,出来的时候活蹦乱跳的,但是第二天就又那样了,这几天一直呆在食堂,不停的吃肉,还泡了些枸杞水喝。

好像伤的很严重,那以后女王演习的时候自己可要保护好女王陛下,不然以现在的陛下的性子,肯定会很难受。

明明以前的时候那么的可靠,现在怎么就越来越像个驱逐舰了呢。

贝法摇了摇头,把繁杂的思绪从脑海中抛走,拿着零食,回到了皇家。

伊丽莎白女王见到贝法回来了,硬着肉棒跑过来接过贝法手里的零食“贝法,快来再帮我撸一发,这个本子太色了,我受不了了。”

贝法来到卧室,伊丽莎白女王躺在床上,一边看本子,一边往嘴里塞零食,贝法双手放在伊丽莎白的肉棒上替她自慰。

“女王陛下,今天下午我准备去帮提督打扫一下屋子,没有太太在,提督一个人又要处理文件又要打扫卫生太辛苦了。”

“去吧,提督以后也会是我们皇家的人,最好能让提督再也离不开皇家的帮助。”

“明白了,陛下。”


贝尔法斯特躲在提督的衣柜里,心情非常激动。

今天就是太太请假的最后一天了,等到明天,太太就会重归秘书舰的位置,以太太的性格,等到那时,再想找到像现在这样的好机会可就难了。

整个衣柜只有没关紧的门产生的一点缝隙能够透进光,借着光,贝法端详着自己手中的戒指。

为了这个小玩意,她可是费劲了心思,港区内买戒指很困难,虽然以明石的性子,多给点钱肯定能搞到戒指,但是去她那买戒指就是明着告诉她‘我已经对提督有想法了,并且准备实施了。’

所以只能在港区外买戒指,但又有一个问题,提督,不管是哪一个提督,买戒指都很容易,指环王提督多得很。

贝法就听说过西部防线就有一个纯爱战神提督,战争期后把所有舰娘叫到一起,公开说自己是一夫一妻的坚定维护者,所以这辈子只会有一个老婆,只发一枚婚戒。

第二天那个提督就失踪了,当时因为战争期刚结束,塞壬和深海的残军还会时不时进攻陆地,总督府担心会不会是她们搞的鬼,所以对于这个提督失踪案件很关心,再加上那个港区舰娘的倾力配合,用了不到一个周就在一个地下室里找到了失踪的提督。

凶手有五个,赤城、加贺、罗恩、大凤、隼鹰。

最初是赤城和加贺,她们在提督发言完的晚上就去找提督,提督也直言即使是姐妹也只有一枚戒指,所以他就被打晕了。

赤城和加贺为了抢戒指大打出手,尾随其后的罗恩表示我有地下室,先把提督藏进去再抢戒指。

大凤对赤城加贺熟的不得了,知道她们肯定会有什么动作,所以用自己的舰载机跟踪过她们,第二天就跟着舰载机找到了地下室。

隼鹰则是直接凭着青梅竹马的身份接近提督,在白天就把戒指偷走了,所以其他四人主动找上了她。

五个人决定轮番压榨提督,谁先怀上孩子谁就拿戒指。

只能说还好发现的早,要是再晚几天,那个提督就直接变成人干了。

所以提督如果不当指环王反而容易出事,而舰娘买戒指就很麻烦了,到不是说买不了,舰娘买戒指一样很容易,给钱就行。

但是贝尔法斯特可不想上午买了戒指,下午就有传言说有一个港区提督不发戒指,想要戒指还要舰娘自己买,那只会让事情变得麻烦。

还好她的运气不错,外出购置物资时遇上了一支路过的舰队,里面每一个舰娘都有两个戒指,照她们说就是提督怕她们打架时候把戒指弄坏了,一人两个戒指,坏了一个也还有一个备用的可以戴。

贝尔法斯特可以说是十分羡慕了,就和她们交涉了一下,花了些钱买了一个回来,也就是现在她手上拿着的那枚。

贝法压制住激动的内心,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流程。

首先是在衣柜藏好,等提督工作完,吃饭前就会先回来换衣服,提督走到衣柜前的时候,穿着一身帅气黑西服的自己就可以登场了,在提督惊讶的时候,从舰装空间里把温度适宜的饭菜拿出来。

提督一定会感动,等到自己给提督喂完饭,在把捧花和戒指交给提督,向提督诉说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凭借自己和提督这么多年的感情,在这浪漫的气氛之中提督就算没有立刻给出回应也不会拒绝自己。

到时候自己再说洗澡水已经放好了,自己可以给提督擦背,然后在浴室里,提督脱完衣服再想拒绝自己可就晚了,那时候拿下提督的第一次不就有如探囊取物般的简单。

还刚好可以在提督破身之后给她洗个澡,趁着提督精神空虚趁机而入,多陪陪提督,这不是稳的不行?区区列克星敦算什么,自己贝尔法斯特才是这个港区最辉煌的星星。

就是有点对不起女王陛下,女王陛下如果知道自己把提督破了身一定会很生气的,不,不对,不能这么想,毕竟提督迟早是皇家的人,自己只是在提前帮提督磨练技术,等到一年,哦不,两年以后,提督离不开自己了,再把提督送到女王陛下的床上,让女王陛下感受一下自己给提督练出来的技术,女王陛下一定会非常感动的,我贝尔法斯特身为皇家的女仆长,这么做都是为了皇家的未来啊!

在漫长的等待后,提督房间的门终于开了,贝法从缝隙向外看去,已经准备好从衣柜里出来实施计划了,在看到外面的场景后,惊恐万分。

“提督,快快快,我可是趁着赤城加贺都去补充营养了才有机会溜出来的。”

“真是的,岛风你总是这么性急。”

岛风从舰装空间拿出一枚戒指戴在提督的手上“多亏了舰装空间,不然这个戒指肯定要被赤城和加贺抢走,她们可还不知道提督你早就戴上我的戒指了。”

提督给岛风脱下衣服,解开裙子,直到贝法看到提督用嘴拉开岛风的内裤,然后被岛风弹出的肉棒啪一下打在脸上,还张开嘴准备给岛风口交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有一根线断开了。

“你们……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赤城,你听我解……呼,吓我一跳,不对,贝法你这么在这?大晚上的藏到提督的房间里,你想干什么!”

“我?我还想问你想干什么呢?你居然给提督戴戒指?!你还让提督用嘴…用嘴给你开内裤?!你信不信明天,我就把这件事告诉女王陛下,整个皇家都会是你的敌人!”

岛风也回过味来,想了想,她让开身子,手指向房门“你去啊,你去告诉你的女王啊,呵,你信不信只要你把这件事告诉女王,整个港区都会知道。”

“整个港区都知道又怎么样?那只会代表整个港区都会是你的敌人!”

“所以呢?”岛风走到了贝法的身边继续说道“赤城和加贺也和提督上过很多次床了,你应该也看到过吧,她们在食堂补充营养的样子了吧,她们可比我的次数多多了,不然怎么会腰疼到需要天天入渠!

你应该也看到她们这几天每天端着的枸杞水了吧,那是她们每天把提督压在身下,不顾提督的求饶,硬生生做到了肾虚,才不得不喝的!

她们还把我关了起来,可怜的提督,每天以泪洗面,希望赤城和加贺那两个混蛋受到该有的制裁啊。”

贝法不敢相信,她望向提督,想知道真相究竟是怎样的。

提督见贝法望向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总不能说其实是她每天把赤城加贺压在身下硬榨给榨的吧,所以偏开了头,不敢与贝法对视。

贝法误会了,以为是提督害怕,连控诉赤城加贺的勇气都没有了。

“也对,提督虽然一直在吃药,但是人怎么能和舰娘比,我身为女仆长居然没有发现,真是失职。”

岛风向贝法伸出手“跟我一起,对抗赤城和加贺,在成功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分享提督,可以持续足足两年时间,或者,你去向你的女王汇报,然后和全港区舰娘抢提督,到时候一年大概可以和提督过一天吧,你的选择是什么?”

贝法握紧了岛风的手“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我将效忠于您!”

“那今晚提督就是你的了,我走了,别忘了你刚才说的话。”

岛风穿好衣服离开提督的房间,虽然很心疼今晚又不能和提督躺在一起,不过至少拉到了一个盟友,避免了一次暴露危机,不过现在该离开了,至少不能再被赤城和加贺抓回去。

房间里,只剩下提督还贝法。

“贝法,你…是什么时候藏进来的?”

“提督,这,这个我可以解释的。”

“不必解释,现在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呢,更何况你穿着这身衣服,是想要当新郎吗?”提督抱住贝法,闭上眼睛“吻我吧,贝法。”

提督都已经这么说了,贝法怎么能够忍耐的住,当即堵住了提督的嘴,舌头伸到提督的嘴里,两根舌头交缠在一起。

贝法的肉棒逐渐硬了起来,提督感受到了腹部的坚硬,她把贝法抱的更紧,用两人的腹部挤住贝法的肉棒,身体轻微的左右摆动,开始刺激她的肉棒。

贝法和女王上过几次床,也懂得一点技术,但是在此刻,过于激动的她已经把所有的技术都抛在了脑后,连呼吸都忘了,只知道把舌头伸的更长,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舌头上,而提督对她肉棒的微弱刺激更是让她控制不住自己。

憋的难受的贝法向后仰头,停止与提督的接吻,看着提督的脸,心砰砰的乱跳,现在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与提督两人独处的事实。

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贝法感觉到口干舌燥,双手滑到提督的屁股上,抓住两边屁股,不停的揉。

提督把贝法衣服的扣子一个个解开,再把里衣掀起,手指捏住贝法的乳头,嘴含住另外一边用舌头舔。

空闲的手从裤子里面伸进去,一直到贝法的两个臀瓣中间,一根手指揉着贝法的屁眼。

贝法想过提督有直接了当的拒绝她的可能,也想过提督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然后在浴室中被自己控制住强奸的可能,但她没想到提督不光同意了,还这么的热情,这极大的心里满足使她的肉棒一麻,呻吟一声,直接射出了精液。

提督感受到腹部的潮湿,停下动作,低头向下看去,贝法裤子的帐篷顶已经湿了大片,连带着提督的腹部也被沾上了些许湿润。

提督蹲下在贝法裤子的湿润处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是她已经尝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熟悉味道。

鼻子紧贴在湿润处,闭上眼睛,手在自己的阴蒂上抚弄,仔细感受着鼻腔里逐渐变得明显的气味,在一阵颤抖中提督也泄了一次。

“贝法,你这就射了?你是早泄吗?”

“啊不,提督,这,我,明明和陛下做的时候,这……”

“贝法,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

提督站起身把手指伸进贝法的嘴里,玩弄着贝法的舌头,另一只手伸进贝法的裤子手指包住肉棒,把手心按在龟头上,把上面的精液当做润滑,轻柔的旋转着。

贝法也不甘示弱,两根手指插入提督的小穴,一边想着在女王身上练会的技巧一边扣弄。

“贝法,哈啊♡,哈啊♡,你这不是很会嘛♡,再深一点,嗯啊~♡,就是那里♡,用力♡再用力一点♡……”

贝法在提督的指导下很快找到了她的敏感点,并不断的加以刺激,很快,贝法就感觉提督按在自己肉棒上的手停下了动作,小穴也变紧了些,一股液体打在自己的手臂上,沾湿了袖子。

她也不再忍耐,一股股精液又一次的射出,冲到提督的手上。

提督抽出自己的手,上面已经满是精液,她仰起头,把手放到嘴巴上方,精液顺着手指流到嘴里。

一直等到手指上的精液从流到滴,再到很久才滴下一滴,提督不再仰着头,她长大嘴巴,把自己满嘴的精液展示贝法看,满是精液的舌头在嘴里翻动。

闭上嘴巴,吞咽,再把干净的嘴巴展示给贝法看,贝法立刻又吻了上去,双方的舌头再一次交缠。

这一次接吻没有持续太久双方便分开了“提督,舌头上还有精液,没有咽干净。”

提督先是把之前手上残留的精液全部舔干净,然后隔着裤子抓住贝法的肉棒开始撸动“要不然你再给我射一嘴,我再咽一次怎么样?”

“好啊,这一次提督你可要好好的咽个干净。”

两个人坐到床边,贝法开始脱身上的衣服,衣服很快脱了个干净,但是到裤子的时候却卡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用的力气太大,把皮带的卡扣弄坏了的缘故,贝法试了好几下都没有解开皮带。

自己可是堂堂的皇家女仆团女仆长,却在这种地方让提督看到了狼狈的样子,再加上贝法现在也是欲火焚身,只想狠狠的提督压在身下,手上一用力,直接把皮带连同裤子一起撕开,随手丢到一边。

“哈哈,贝法你还真是可爱呢,没想到还能看到你会有这样的表现呢。”

“提督……”

贝法现在只感觉自己今天太丢脸了,女王要是知道自己在和提督做爱的时候先是被碰了几下肉棒,就直接射了,再是脱裤子的时候连腰带都解不开,一定也会嘲笑自己的吧。

贝法的心里默默的坚定了绝对不能让女王陛下知道自己和提督做爱的事。

提督从贝法的身后抱住她,胸贴在贝法的身后上下的滚动,让她充分感受这份柔软。

“贝法,怎么了?”

呆了一会的贝法感受到后背的舒适,才想起提督还在身边。

笑了两下,肉棒重新变得坚挺,上了床。

抱着提督躺在床上,肉棒顶在穴口“提督,我要进去了哦。”

贝法缓缓的肉棒插入提督的小穴,她知道提督的敏感点在哪里,所以也尽量的让肉棒去顶到那个位置。

提督感觉到体内的肉棒不断变换位置,猜到了贝法的想法,也主动的调整自己的位置。

原本提督只是不断的喘着粗气,但在肉棒的一次位置改变后,提督突然呻吟了一声,贝法就知道自己已经找到提督穴内最敏感的地方了。

将龟头重重的顶过去,听着提督的呻吟声,贝法感觉自己像是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喝下冰镇的汽水一般痛快。

贝法的肉棒并没有岛风长,和赤城加贺比也稍微短了一点,但是她的肉棒格外的粗,在提督的腹部鼓起了一道明显的轮廓。

她将手按在提督的腹部,将手从肉棒根的位置一点点上移,并在上移的过程中逐渐的加大手上的力气。

贝法的肉棒本就很用力的顶在提督穴内的敏感点上,手上又逐渐的给出外部力量,到了龟头的位置,手又向下一按。

她感觉提督的身体突然抖了几下,肉棒被淫穴挤压的力量变大,将手指上的力收回,又再次按下,循环往复。

提督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嘴巴长大,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贝法揽过提督的脖子,将提督的头往自己这边放了放,在提督的脸上亲了一口。

轻声的对着提督的耳朵说道“提督,连续不断的高潮是不是非常棒,和女王陛下上床的时候她就一直喜欢我这么玩,不过提督的小穴可比女王陛下舒服多了,我的肉棒在陛下的穴里都没法全部插进去。”

在连续的高潮中提督的身体早就没了力气,浑身瘫软,倚靠在贝法的手臂上“虽然我并不介意,不过以后和别人做爱的时候可不要突然谈起另一个人的事情哦。”

“我知道的,提督,所以,我会给出补偿的。”

她手上速度加快,并且不断的微调着龟头的位置“这样子的话提督你的快感是不是比刚才要强多了,嗯?”

原本就没有力气的提督现在更不可能有什么话说了,贝法对提督的反应也很满意,轻轻的咬着提督的耳垂。

突然提督的双腿用力的向里夹紧,整个身子蜷缩起来,一道淡黄的水柱冲在贝法的腹部,再顺着她的身体流下去,弄湿了一大片床单。

贝法见状变了一下姿势,快速的抽插的几下,然后又重重的顶进去,将浓精射进提督的穴内。

“哈啊……哈啊……贝法,好厉害,我……我还是,还是第,第一次知道,还能这样子玩。”

贝法抱着提督,摸着她的后背,等着她恢复些力气。

等了几分钟,提督的抱着贝法的手开始不老实了,挪到贝法的屁股上,揉着她的屁股。

贝法拍了一下提督的屁股“提督,好些了吗?”

“嗯,恢复了一点,你应该也等不及了吧。”

“是啊,提督,你可是让我等的好苦啊,要是没事了,那就开始了哦。”

“来吧,贝法,你知道我哪里最敏感的。”

贝法先是站了起来,提起提督的腿,只剩后背和头躺在床上,整个人呈现九十度。

提着提督的双腿,将其分开,把满是精液的肉棒又插了回去“提督,这个姿势做完以后,可要当心怀孕哦。”

说完,没等提督说话,就开始快速冲击,最开始几下因为位置上的变化没有顶到原先的位置,于是暂且停了停,稍微调整一下姿势,又开始快速的撞击,这次,每一下插入都能顶到提督的敏感点。

小穴传来的酥麻感觉让提督陶醉其中,淫液掺杂着精液从交合处飞溅出来。

噗滋~噗滋~噗滋~

不知是贝法的肉棒太粗,还是姿势的原因,逐渐的,贝法的每次抽出都会把带出些提督嫩红的腔肉。

大量的淫液因此溅到四边,让本就被尿液打湿大片的床单水痕又向周围扩散了不少。

因为没有休息,射过了好几次,龟头敏感度已经高的不行了,又是一直在快速的抽插,所以贝法也没有坚持多久,便将精液射入了提督的穴内,还有一些精液因为穴内没有位置而倒流出来,一直流到了提督的胸口。

贝法将肉棒抽出,因为身体倒着的,所以精液全都没有流出,贝法先是换了个方向,让自己面朝提督的腿,站在提督的脸上方,用手保证肉棒继续朝下,尿道内的精液一点点流出,滴在在提督的脸上。

腿半蹲下去,把肉棒插入提督早就张开的嘴里,提督的舌头立刻就缠上了龟头,一股吸力将尿道中的精液全部吸出。

提督见贝法没有站起来的想法,也没有松开嘴,舌头继续在龟头上舔,时不时的袭击一下冠状沟。

贝法把头埋在提督两腿之间,先是舔干净淫穴外面的精液,然后舌头深入淫穴内部,将大量精液含到嘴里。

站起身,把提督的腿放回床上,转过头,提督已经非常懂事的张大嘴巴。

贝法把嘴里的精液连同着口水一起送到提督的嘴里。

提督立刻将嘴里所有的液体咽下去,还用牙齿刮了几下舌头,又咽了一次。

张开嘴巴,贝法把脸靠近向里看了看“不错,这一次才叫干净嘛。”

把提督扶起来,用瓶子把穴内的精液全部收集起来,随手放在床边的柜子上。

“提督,走吧我们去洗个澡,之前洗澡水就放好了,也不知道现在凉没凉。”

进了浴室,贝法先试了一下水温,外面做爱的时间太久,水温有些凉了,贝法只好放掉一部分水,添加新的热水。

等到水温热上去以后,抱着提督进了浴缸“提督,其实我现在还是感觉有些梦幻,我还以为今晚会被拒绝的。”

“我拒绝了你,你会老实的放弃吗?不会吧。”

“是啊,不光不会放弃,我都做好强奸的准备了,我本来以为拿到提督第一次的会是我呢。”

“失望吗?觉得我是想上就上的免费公车?”

“有点失望,因为提督的第一次不是我的,至于免费公车这点嘛我反而很喜欢,港区里的所有姐妹包括我在好~久好~久以前就想把提督你调教成肉便器了。

只不过最开始我们没有肉棒,在想着用手还是用假肉棒,而且那时候也在想提督说不定很快就会发戒指,所以一直没有实际行动,直到后来有了肉棒,提督你都没有发戒指,我们才下定决心,开始实施行动。”

“唉?原来你们没有肉棒的时候就准备调教我了啊,如果那时候上床的话我的第一次算床伴的还是假肉棒的?”

贝法没想到提督会问这样的问题,想了想,不确定的说“大概……算假肉棒的?毕竟插进去的是那个。”

“那如果那个时候你们真的调教我的话,把我调教成了肉便器,那我不就算是假肉棒的肉便器了吗?”

贝法听见这句话以后陷入了沉思,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在泡澡的过程中两人什么都谈,从房间的清洁说到家具的摆放,再到港区的建设,再到个人的兴趣和性趣。

泡了很长时间以后,提督有些累了,贝法便把她抱出浴缸,擦干身子。

然后贝法才发现一个问题,整张床单都湿透了,甚至下面的褥子都湿了很大一片。

贝法把提督先放到沙发上,把床单、被子和褥子全都换成干燥的新的。

然后才把提督放到床上,看着提督睡着以后才把目光放到换下的东西上。

咽了一口口水,偷偷看了一眼提督,确认一下提督的状态,把床单放到自己的鼻子前,猛吸一口气。

“提督的味道,好棒,虽然有我自己的精液的味道,但是更多的是提督尿液和淫液的味道,以后自慰的东西……有……唉,不对啊,都和提督上过床了,我怎么还想着自慰,洗了吧。

可是这是提督的尿液唉,想弄到提督的尿液好困难的,这个提督失禁的床单……根本舍不得洗啊。”

贝法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决定,不能让欲望控制自己,然后把床单叠起来,放到盒子里再若无其事的收到舰装空间里了。

把湿床单洗干净的欲望也是欲望(无雾)

不过被子和褥子,贝法很正常的泡到了水里,花了些时间洗干净,在确定闻不到奇怪的味道后,贝法把它们挂了起来。

又回到浴室,重新进入浴缸里“嘿嘿嘿,提督的泡澡水,好棒。”

贝法是很希望把这个浴缸直接搬回去的,以舰娘的力气,区区一个浴缸还是很简单的。

可是搬浴缸动作太大了,实在容易暴露给其他舰娘,万般不舍之下还是选择了放弃。

在水彻底凉下去之后,将水放干净,再整理干净浴室,贝法亲了一下提督的额头,就打算回宿舍。

看着自己那已经两半的裤子,贝法陷入了沉思。

在贝法走远之后,转角处赤城和加贺走了出来。

“怎么样?”

“我刚才完全听不见声音,你呢姐姐?”

“也是一样,一点声音没有。”

“但是贝法这个时间才离开,应该也和我们一样了吧…而且,那个装扮,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肯定是的,西服配裙子,可是难得见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啊,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贝法很聪明,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不相信她会不想多占有提督一会,更何况这个一会可有足足两年。”

“那我们该怎么对她,我觉得可以让她加入。”

“……让她加入也挺好的,我的身体实在扛不住了,之前趁着没人的时候入渠了一下,需要消耗的资源暂且不论,只是完全修复身体要用的时间已经超过两天了,你呢?有看吗?”

“我倒是没有看,……我怕看了伤心,时间应该和姐姐你差不多。”

“要进去看看吗?”

“姐姐,我不敢啊,要是提督睡了还好,但要是提督没睡,我们不是自投罗网吗?”

两人对视,叹了口气,喝着枸杞水往自己宿舍走。


“唔,贝法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不是说只是打扫房间吗?都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总不至于是打扫到提督的床上去了吧。”

“陛下,您说笑了,女仆长她的事情其实一直很多的,不过现在这个时间的话大概是和提督相处的时间长了,被勾起了性欲,找地方自慰去了吧。”

“想想也是,贝法她自己自慰的时候总喜欢慢慢来,现在应该也是吧……天狼星,我要射了,全都吃下去吧。”

“好的陛下。”天狼星从凳子上起身,嘴巴把伊丽莎白的肉棒包含住,浓厚粘稠的精液进入她的嘴巴。

伊丽莎白的脚从天狼星的裙子下伸进去,踩在她肉棒上,能够透过丝袜感受到肉棒的炽热。

“天狼星,你也忍耐很久了吧,从给我撸肉棒开始就一直这么硬着。”

咽下了嘴里的精液,天狼星抬头看向伊丽莎白,她的脸上带着笑意,把自己的衣服敞开,露出胸部给天狼星看。

“海王星和我说过,她和你做爱的时候你经常抓住她的胸部不放,你很喜欢这个吧,要不要亲自上手摸一摸,作为女王,这是对你的奖赏。”

天狼星也是坐在伊丽莎白的身上揉捏着她的胸,感受着身下逐渐又变得坚硬“陛下,你的肉棒似乎又硬起来了,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吗?”

伊丽莎白的肉棒贴在天狼星的私处,能够感受到天狼星内裤上的湿润。

“你已经在享受着奖赏了,贪心可不好哦,不过作为一个大度的女王,我决定给你侍奉我的机会,不过,要用后面,你很喜欢用后面做吧。”

天狼星没想到海王星连这个都跟女王说过,不过女王知道了也无所谓,脱下内裤,把伊丽莎白的肉棒对准自己屁眼,用些许的口水抹到肉棒上,一点点坐下去。

她的屁眼还只和海王星做的时候用过,现在被女王的肉棒插入,感觉形状都要变了。

稍微等了一等,天狼星感觉已经适应了伊丽莎白的肉棒,便开始不断的抬屁股,再落下。

伊丽莎白感受着肉棒传来的快感,她刚射过一次,敏感度还很高,所以格外有感觉,再加上天狼星动作很快,伊丽莎白很快的就想要射了。

但是在女仆侍奉自己的时候早早的就射精未免太落了女王的面子,而且伊丽莎白也不想自己早泄的事传遍女仆团甚至皇家,之前都是只和贝法做,现在贝法一直没有回来,又忍耐不住欲望,所以才叫天狼星来做。

可她没想到天狼星的屁股这么舒服,再加上高敏感和快速的动作,让她忍耐的很痛苦,这要是贝法的话她是根本不会忍耐,早早就射了。

正想着,宿舍的门被敲响了“陛下,我回来了。”

伊丽莎白想要开口叫贝法进来,但是她感觉自己一开口肉棒就要坚持不住了,只好咬紧牙关,不敢出声。

天狼星自认是一位女仆,现在主人没有说话,她自然更不会开口。

门外的贝法四处观望,生怕有人看到自己身上现在的样子,敲门后又没有人应答,贝法只管开了门,走进去。

伊丽莎白和天狼星向进门的贝法看去,都被女仆长现在的穿搭逗笑了。

伊丽莎白的肉棒也是直接开始射精“贝法,你这是,什么样子啊哈哈,你这么把提督的裙子都给穿…上…了,不对这个时间你这么穿着提督的裙子啊!你不会真的打扫房间打扫到提督的床上了吧!”

天狼星也是看着贝法,等着她向女王解释,站起身,把一个瓶子插进屁眼,先暂时堵住精液,用嘴巴给女王清理残余精液。

贝法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像是“和提督做爱的时候因为解不开腰带所以连着裤子一起撕了”这样的话说出来那自己就完了。

急中生智,从舰装空间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淡淡的尿液味道逐渐弥漫到房间里。

“提督喝多了水,不小心失禁了,我想办法把床单拿到手了,刚才在自慰的时候太激动把裤子弄坏了,所以拿着以前弄到手的提督的裙子应急一下。”

女王花了点时间消化贝法话里的信息,然后眼红了,凭什么啊,提督陪自己玩了好多次,自己连一件衣物都没弄到手,贝法只是去打扫了个房间就能拿到提督失禁的床单。

看着伊丽莎白那火热的眼神,贝法觉得她要是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了。

贝法把床单向前一递“陛下,我刚才想过了,像我这样粗心大意,丢三落四的人继续拿着只会把它弄丢,陛下您心细,您才是它最好的持有者。”

天狼星本来还想着能不能凭借自己和贝法的感情,把床单借过来用一次,但听完贝法对女王说的话,肃然起敬,什么是女仆长啊?这,就是女仆长!

怪不得自己只能做一个普通女仆,看看女仆长的情商,多高,换自己来,是绝对不可能舍得交出去的,而女仆长不光交了,还交的干脆利落。

她算是看出女仆长对陛下是有多么的忠诚了,心里想着‘估计女仆长能和提督上床的时候,都会先把陛下抱过去,让陛下先来吧。’

伊丽莎白看着贝法递给自己的床单,本能的想要收下,却没有动手“贝法,还是你自己拿着吧,我不需要,我可是女王!抢自己女仆的东西算什么?”

贝法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陛下竟然没有直接接过去,不过还是直接把床单和盒子放到了伊丽莎白的腿上“陛下,我真的不准备要了,在回来之前,我已经用它自慰过一次了,您可以闻一闻,上面还有我的精液的味道。

陛下您也用一下吧,还有天狼星,你既然也在,那也不能把你排除在外,不过记得保密,我可不想被女仆团和皇家的其他人一直缠着,而且还有可能会引来其他系的舰娘,等到明天,就该洗干净,变成纯粹的收藏品了。”

听见这话,伊丽莎白看着床单,笑出了声,一边用脸蹭着床单一边对贝法说“嘿嘿,贝法,你不愧是我最信任的女仆长,我没有信错你啊。

天狼星,你也别在那站着了,一起来吧,还是你不需要?要是不需要我可就独享了。”

天狼星见陛下同意了自己过去,肉棒立刻硬了起来。

伊丽莎白和天狼星各自握着床单的一边,捂在鼻子上,精液味,尿骚味,还有些淫液的味道全部涌入鼻腔。

两人的手还没动,贝法直接一手握住一根肉棒,一上一下的替她们自慰。

“看你们的样子,手根本不舍得松开吧?还是我来吧。”

两人的肉棒都硬的出奇,让贝法感觉到她们是真的很喜欢自己的这份小礼物,双手不停的撸着肉棒,伊丽莎白的肉棒不久就有些抖,射出了第一发精液,搞的贝法手上全都是。

贝法本来就和提督做了好久,没等撸多长时间,手就累了。

干脆又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把伊丽莎白的肉棒插入自己的小穴,同时又给天狼星做口交。

肉棒被温暖包裹的感觉让两人短暂的回过神,又很快的再一次沉迷于手中的床单,并不约而同的想象是提督在与自己做爱。

两人小声的喊着提督,感受着肉棒传来的快感。

这把贝法吓了一跳,以为是提督来了,然后又反应过来是自己被当成了提督。

这让她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像是自己被两人绿了一样,而实际却是自己把这两人给绿了。

为了尽快摆脱这个微妙的感觉,贝法决定赶快结束这次做爱。

屁股夹紧了些,稍稍加速,让伊丽莎白的肉棒不断的在自己小穴里抽插,以她对女王的了解,这样就足够女王射精了。

然后把注意力全部放到天狼星的肉棒上,贝法与女仆团所有成员都做过不少次,天狼星算是女仆团比较中庸的,弱点算是比较好掌握的。

天狼星喜欢玩马眼棒,并且凭借着舰娘强悍体质逐渐的变本加厉,这导致她的尿道口变成了尿道洞。

虽然在正常的性爱中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在口交的时候去舔她的尿道,就会让她感觉到一种满足感,并且更容易射精。

贝法舔几下她的马眼,再玩弄几下冠状沟,没多久,天狼星的呼吸声就明显加重了,肉棒也一跳一跳的了,显然是正快速的接近射精的边缘。

贝法放慢了屁股的速度,避免伊丽莎白射精太快,然后专心进攻天狼星。

先用用嘴吸她的肉棒,同时舌头在她的龟头上打转,偶尔去舔一下马眼。

在她的跳动逐渐快了些的时候有规律的舔冠状沟,舔了一会,天狼星似乎适应了这个节奏,肉棒跳动的速度又慢了些。

贝法立刻猛吸肉棒,同时冠状沟和马眼一个也不放过,屁股也重新加快速度。

不多久,天狼星身体一抖,精液便一波一波的射入了贝法口中。

对贝法来说,女王本就不足为惧,她的龟头敏感度太高,即使不使用任何技巧,只是单纯的抽插,都会很快射精,更何况贝法现在特意的夹紧屁股。

果然,就像贝法想的那样,天狼星还正在射精,女王便忍耐不住了,紧随其后,把精液射入贝法的淫穴中。

射精结束后,贝法把精液全都收集起来,准备下一次一起交给提督。

和岛风,赤城和加贺一样,贝法在看过一次之后,就深深的爱上了提督大口大口饮精的样子。

为两人做完精液清理,把精液带着口水都吐到瓶子里,两人似乎都因为太累而睡着了。

“谁让我是女仆长呢。”

贝法把两人身上的床单收走,泡到水里,再把她们姿势摆正,头放到枕头上,把天狼星屁股里满是精液的瓶子取出,把屁股上残留的精液舔干净,再给两人盖上被子,又花了些时间洗干净床单,确定闻不到味道之后,晾起来,现在她才终于能爬上床休息,不久,疲惫的女仆长也进入了梦乡。

本来是在贝法从提督那离开停下的,不过还有时间,就临时扩了个舰娘之间的小剧情,因为是临时性的增加,所以可能不是太好,希望能看的开心

<< 因为一直没有给舰娘婚戒居然导致……… 第二章因为一直没有给舰娘婚戒居然导致……… 第四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因为一直没有给舰娘婚戒居然导致……… 第三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