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天魔的堕落之旅 第一至二章

目录

  • 天魔的堕落之旅 第一至二章

天魔的堕落之旅 第一至二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虚无,空泛,这里没有任何事物的存在,这里在那些玄奇的梦境影像中,叫天外天,也是心魔一类的生物存在的地方。

在不知名的地位中,一团黑气漂浮着,这就是现在的张凡,他本来是一个世界的大学生,却没想到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还变成一团黑气,现在应该叫域外天魔,域外天魔有强有弱,这种以心灵力量为食的生物没有寿命的限制,没有属于人的感情,但是张凡除外,他有感情,它没有被天魔的力量影响。

留存在张凡体内核心处的东西是一颗珠子,这颗珠子应该就是带他而来的罪魁祸首了。

黑气漂浮在虚空中,张凡向着体内的珠子注入力量,他生来就知道这珠子的使用方法,随着一阵幽光闪过,他的真个身体都消失不见了。

天外天内,无边的大陆铸就了亿万人杰争锋,也就意味着这里有无数修仙者,只是张凡毕竟弱小,无法第一次降临就蛊惑强大的人心。

燕国,天元山脉附近,一处村子外面,一个少年面色狰狞可怖,他的妹妹被青山镇的赵家打死,她的母亲也因此伤心而死,现在的他是个孤家寡人。

看着那镇子,李元内心不甘至极,他想要报仇,可是他没有那个能力,他仅有练气三层的功力根本就是送菜,他需要更强大点。

只是他没有发现,内心深处最不想回忆的一幕中,丝丝黑气浮现,有主见的汇聚起来,就这样盘踞下来。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少年在张凡看来,也大可不必如此,这个世道本来就不算好,他的父母也对他并不算好,又何必这样呢?

少年没有待在镇子里面,他选择了离开,离开有人的地方,向着无人的深山进发,张凡看着少年饿了吃果子野兽,渴了喝露水,内心笑笑,这少年还是太单纯了,少年待了半个月后,还是无法坚持了,看了这么久的大戏,张凡觉得自己也该登场了。

入夜,天元山脉外围,少年躺在木板上,四周的山洞黝黑潮湿,蛇蚊虫蚁爬来爬去,也许是内心太孤寂,少年抱紧自己,蜷缩起来,他想起来妹妹惨死的那刻,一种愤怒与仇恨充斥内心,他要报仇,可是内心有一种声音告诉他,你的实力不够,张凡看着他内心的挣扎,赶紧加了一把火,于是毁灭的欲望渐渐在少年内心升起,大不了他和那赵老爷玉石俱焚就是了。

少年在这样的状态下理智逐渐消失。这时一个声音在他内心想起“你想要力量吗”

“要,我要”

“如果这个力量是付出生命,你还愿意吗”

“求求你,我都愿意,只要能帮我阿姊报仇”

“好,放开你的身心,慢慢接受我的存在”

少年依言而行,他感受到自己意志的缺失然后又补全,心灵的匮乏也被补全。

他现在感受到自己内心是如此的强大,“哈哈哈哈,老东西,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要不得好死”

青山镇,这里的人都知道每年如约的上供米粮,赵老爷就不会发难,他们也可以安心修炼,这在其他地方可不多见,因为也就只有这个地方式人人可以修炼了。

一道人影从镇子外边走来,他身材消瘦,脸颊苍白,原本淳朴的还有点帅气的面庞现在只有阴辣刻薄,李元没有在意这些人,他的母亲死亡时,这些人也是冷眼旁观,原本他们也是自己要杀的人,只是现在不行了,他一步一步走,气势也在一步一步攀升,传说赵老爷有筑基期修为,他现在只有练气十二层,还不够 还不够,张凡蚕食着他的灵魂,原本就黝黑的黑气更加黝黑,受到恶念以及一切邪念的滋养,张凡更加开心了,他就喜欢折磨这些可怜人。

赵家屋门外,这里的建筑和其他的相比虽然不算豪华,但是也不简单,李元一觉踏去,木门应声而碎,筑基初期的修为让他感觉此时的自己无比强大,他提着一把从门夫手上夺过来的刀迈步入内,众人早已经知道了他的到来,数十架弩箭向着李元射过来,锋锐的破空声撕裂了树木,却被李元轻松躲过,站在众人中央的一个扎着鼠尾鬓的中年胖子一挥手,一个健壮的中年人抱拳而出。

他们并没有将这少年放在心上,只是这少年原本练气底层修为,为何突然一跃到筑基期,莫非有什么宝贝不成。

中年男子一跃间,风雷之声响起,一脚向着李元踢去,这一脚很重,李元也必须接下,这一下,李元接的很勉强,李元知道,他的修为还不够。

赵老爷看着场中缠斗的两人,脸上疑惑更甚,这少年越大越强,简直如有神助,莫非身上真有宝物不成。

“哈哈哈哈,美妙的灵魂滋味,没想到灵魂是这个味道”大肆蚕食着李元的灵魂,并将他的生命力源源不断的转化为李元的战力,少年越战越强,最终一刀解决了中年人,然后向着赵老爷走去,他知道赵老爷只会比这个门客更强,他需要更多的力量。毫无顾忌的献祭获取的力量只会更强,但也很短暂。

李元在强大中迷失自己,提着刀不顾四散逃跑的的家奴,见人就砍,终于到达赵老爷三米外,这样的距离足够他快速解决这个恶人了。

“老东西,你可想过我会有今天”

“李元啊,你我何必这样呢,我不就是杀你你妹妹吗,难道你不知道你另一个妹妹怎么死的吗”

“你给我闭嘴,老东西,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不不不,我不止要杀你,你的老子娘都要死,啊哈哈哈”

张凡的蚕食带给他的不只是力量,还有模糊的心智,这让他的理智不在清晰,让他显得癫狂,巨力使得李元跌飞而出,他又提着刀站起,不要命的向着那个宽厚的身影冲去,砰砰砰之声响彻不觉,这座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宅在今天终于被毁去了。

“噗嗤”一柄卷刃的刀从李元的肺部穿过,他看着那刀,就在赵老爷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元猛然暴起,不顾自己的伤痛,用力近身,刀,刺穿了他的真个身体,一口咬在赵老爷喉咙上,将半个脖子咬了下来,眼看也是活不成了。

惊恐的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嘴角带血的少年,李元将血肉吞下肚中,模糊的视角,虚弱的身影终究是撑不下去了。他要死了。

他想起内心深处的那道背影,却只想流泪,他甚至连那张脸都想不起来,那是他的妹妹,少年只以为是自己太虚弱导致的,却不知道他的所有都被张凡蚕食了。

天外天,在这个心魔的世界中,张凡再次出现,他从原本的黑气变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形,只是在这个虚无的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见而已,但是对于张帆来说,还是人形态更让他舒适些。

这个世界里空空荡荡,这麽久了他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同类,他还想着交流交流呢。

在这个世界中游荡,没有时间的概念,不知道何时,一声声呼唤从张凡的珠子里发出,“就就他,只要你救救他,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救救他,救救他……”

大周,青云州。

女人在追兵下仓皇逃窜,后面那瞬息数米的筑基修士犹如恶鬼,她在心中祈祷者,抱着这个她的主人的孩子,她的内心很是绝望,她只是想要让这个孩子活着,只要他能活下来,这辈子也算是报答了娘娘的恩情。

“你在呼唤本座?”

谢蝶的内心深处传来声音,这个声音是这样的明显,这样的和他不同,但是此时的谢蝶没有其他选择。

“是的,仙师,求求你,帮帮我,这个孩子他很重要,只要您能让他活下去,我什么也答应你”

“哦?是吗,真的都可以吗,包括你的命吗?”

女人像是早有觉悟般,毫不犹豫的点头,“那好吧,听我说,放开你的内心,不要抵抗本座,我要给你力量了”

“好好,谢谢仙师”

根本没有什么力量,只有一种模糊的感觉,谢蝶的内心被入侵,她感受到另一个自己的觉醒,紧接着,她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借助谢蝶的躯体重生,重新拥有身体的感受让张凡久违的感到踏实。

后面的三人还是紧追不舍,张凡,不,现在应该是谢蝶,谢蝶的嘴角勾起,这女人的生命活力异常的旺盛,索性他根本无法吸收,不如全部转化成力量好了。

就在谢蝶暗中准备转化时,一声怒喝在数百米之外响起,“欺人太甚”

一道须发皆白的老道横跳而出,一手浮尘向着那三人打去,霎时间人仰马翻,看着几人缠斗,谢蝶也大致判断出这几人的实力,老道的修为应该比其他人高一筹,很快的解决掉几人,老道转身回来,行了一礼,然后道“姑娘可是玲妃身前的谢蝶姑娘”

“哦?你认识我”

“不错,家师白道子,乃是玲妃生前至交好友”

“哦,此地不宜久留,姑娘且随我来。”

谢蝶一路上听这人讲事情原委,原来玲妃年轻时和白道子是同门师兄妹,只是二十几年前两人选择了不同的路。

谢蝶怀中抱着一个孩子,饿了就得吃奶,可是谢蝶逃得匆忙,根本没有地方找奶喝,最后只能石道人在深山内找兽奶。

每次来都能看到石道人尴尬的脸色,毕竟对于挤奶这事,怎么说也不光彩就是。

坚持了半月时间,三人来到一处山岭前,石道人一挥手,一道符箓化为宝船,载上三人遁入其中。

四周景色变换,眨眼间就来到一座院中,那是由竹子搭建而成,虽然不豪赊,却很是古朴自然,充满绿意盎然之感。

四周最不缺的就是竹子了,一个中年人站立院中,审视着谢蝶,其实谢蝶也害怕,要是这老道发现端倪怎么办,还好他自己原本上辈子就是人,又有珠子的遮掩,此次却是没什么事发生。

那中年人向前来,石道人俯身道“师傅”

道人点头,转向谢蝶,然后说到“这位应该就是谢蝶姑娘了吧,谢姑娘,你的事我也听说了,且先进去,之后再谈一些重要之事”

这屋子里的布置简单典雅,朴素中透露着自然,落座后,白道子将书本拿出,然后递给谢蝶,“这是我师妹信中提到的修炼法门,你护主有功,这是你应得的东西”

张凡怕自己贸然开口会暴露什么,所以这段时间都在翻阅谢蝶的记忆,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女人就是一个衷心的,对待主子死心塌地的人,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

“还请先生收回去,保护王爷本来是我份内之事,怎敢再收好处呢”

女人清悦的嗓音响起在屋子里,虽然她拒绝了,但是对于白道子石道人来说,这才是让他们舒服的回答方式。

“谢姑娘,你且听吾一言,你家王爷还小,但是待他成年,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了结的,而且他的身份敏感,身边需要保护之人,姑娘,你可明白”

这次谢蝶听明白了,这是让她既当保姆又当保镖啊。

可是她能拒绝吗?显然不能。最终谢蝶只能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接受。

石道人隐晦的告诉谢蝶,她需要自己盖一间屋子,想到当日白道子给自己说的,谢蝶有些汗颜,他尽然因为修炼给搞忘了,于是,在石道人的帮助下,一间5x5x3的竹屋拔地而起,屋外圈着几头羊,作为赵青的食物。

早上太阳未升起时,谢蝶就需要听白道子讲解修炼知识。他送给谢蝶的功法,名叫《玄阴化蝶法》。

这部功法很是玄妙,也和谢蝶很是匹配,现在想来,她的谢蝶的蝶应该就是玲妃这样的用意了。她的思虑也不可谓不深。

谢蝶听讲的很仔细,因为她发现,修炼到高深处的玄阴化蝶法,竟然对生命转化有这研究,这就让谢蝶起来兴趣。

第二章

一晃十三年过去,谢蝶没有变老,反而越发年轻,越发的漂亮,她也从原本的练气六层修炼到筑基中期了,这样的速度并不慢。

“姑姑,你还在修练吗”

当年那个婴儿,早已经长大了,白道子将他收为关门弟子,他现在已经练气八层了,谢蝶由衷地感受到他资质的恐怖。

“青儿,进来吧”

“姑姑,师傅说,今日他要离开了”

“白师傅要离开了吗,青儿,他还有说什么吗”

“他还给我说要是以后有什么强求不来的事就不要强求了,能放下的就放下。他让我记住这句话。”

张凡内心一紧,相处这么久,以他对白道子的为人了解 ,他不会平白说这话,那就是有什么缘由的,对于赵青以后的事他们已经有了大概计划,也犯不着说这些话,那也就是说

“青儿,你师傅说得对,要好好记住这句话”

“嗯,姑姑,我记住了”

“好的,那去玩吧,明天了我们去送送你师傅他们”

女人重新坐在了梳妆台上,那镜中的的女人眉眼如画,婉约秀丽,十三年的时间,若是真住在这具身体里,或许她早就无法分辨自己是男是女,是人是魔了,可是他是天魔,一切的情绪欲望都会成为她的养料,也因此,对于修为,他从来都不怎么在意,她又将这身修为带不走。

晚霞起落,太阳东升,白道子离开了,谢蝶也知道了,他们也要不了多久了。

小家伙自白道人离开后 就一直兴趣不高,缓了几天后,也终于是接受了他师傅的离开,只是他越发的黏谢蝶了。

对于谢蝶来说,她是不用吃饭的,但是对只有练气期的赵青来说,这是不行的。

看着狼通虎咽的小家伙,谢蝶也是无奈,老东西哪来的自信,敢把他丢给一只天魔,想来那老家伙也是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只是他也确定了她不会伤害小家伙吧。

为了伪装自己,谢蝶给自己立人设,做好吃的,贤惠,认真,负责,这些,都是他给自己里的人设,看老头平常的样子,也应该是相信的。

将碗中的米饭吃干净,赵青也站了起来,他现在的个子快和谢蝶一样了,这当然有修炼的缘故,也有基因的影响,唇红齿白的少年一把抓住谢蝶的手,然后央求到,“姑姑,我们今天去外面玩吧”

“不行,你要修炼的,你可不要忘了你师傅给你说的”

赵青听到谢蝶拿白道子压他,瞬间便不说话了,他小嘴一瘪,不想理谢蝶了。

看他如此,谢蝶也是无奈道“好吧好吧,只有今天,走吧”

这里好玩的并没有什么,对于赵青来说,踏足世外并没有意思,游山玩水或许更好。

两人在山水间嬉戏,赵青给她讲述她的想法,谢蝶也是敷衍的回答。

虽然可以听出谢蝶的敷衍,可是对于这种敷衍,赵青并不在意。

晚上熄灯后,躺在侧屋的赵青第一次跑了回来,感受到异样的谢蝶问他“你跑来这边干什么,快去睡觉”

“姑姑,我睡不着,我能抱着你睡吗”

“不行,小孩子家家的,说什么胡话呢”

“可是我真的睡不着啊”

谢蝶可以感受到那源源不断飘过来的食物的香味,那是赵青身上的欲望和情绪,活或者说渴望,对于和谢蝶待在一起的渴望,看来老头的离开对他还是有影响的啊。

咽了咽唾沫,谢蝶对着赵青说到“那来吧你可别尿床啊”

“嗯嗯”

赵青的身子侧躺下,就这样在安静中,两人睡去,谢蝶也睡了一个十几年来的第一个觉。

时间过得很快,当竹子枯黄,大雪压山,赵青的个子超过谢蝶,谢蝶知道,他们也该要离开了。

两人离开这片虚竹山后 第一个度过的夜晚,是离这里不远的祁凤城,找了一间客栈,两人住了一晚。这几年来,赵青对谢蝶越来越黏人,谢蝶可以感受得到,身旁之人对于她的欲望,那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亲人的情绪了,想到此处,她也有些阴郁。

她不敢吃掉那些情绪,因为那会让人虚弱,让人的本质变得破碎,怎么说也是她养了好几十年的崽,她其实并不想伤害他。

两人并没有其他赶路的工具,于是只能步行了,不过在祁凤城,谢蝶买了一匹马,这匹黑色的马显然有妖兽血脉,脖子上的鳞片让他显得很是神俊。

穿行百十里,两人看着眼前的镇子有些愣神,死亡的气息啊,如此的浓郁,谢蝶更是感受到空气中蕴含的可怖负面能量。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她的天堂啊。

可是不知道何方高人在此地炼尸,两人也只能离开。却在转身的一刹那,四周天地变换,他们两人已经到了镇子里面。

谢蝶此时神色变了 能瞒过天魔的幻阵,那应该是有元婴修士及以上的存在了。

毫不顾及的吸取这里面的负面情绪,谢蝶因此有些激动,她的情绪起伏随着天魔的修为越高而越来越少,这也是他感觉自己唯一活着的时候。

等待片刻,没有人到来,那么想来就是这里的主人无法脱身,或者对他们另有安排,亦或者两人真是误打误撞。

闯了好久两人依旧没有走出来,赵青第一次产生了害怕这种情绪,他有些紧张的抱住谢蝶。

谢蝶也是无奈了,在这种情况下,这小子还能对她产生欲望。只能说是天定的帝王了

两人不敢再向前,只能在村子外围逛逛,最后在一间废弃的屋子里歇了会,很快天变亮了,趁着这个机会,谢蝶果断遁走,他想要看看在这个阳气正盛的时候会不会有机会。

只是最终,还是毫无变化。

对于谢蝶来说,她不会轻易的死亡,因为他是天魔,赵青也一样,他的帝王之位是天定的。他也不会轻易的死在这里。

那么接下来只要等待变化就好了,但是谢蝶知道事情绝不会那么容易的。

果然,就在午时,一个灵魂呆滞的飘了过来,看着那个灵魂,她馋的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摒弃这些念头,灵魂的主人邀请两人前往中心,最终谢蝶还是答应了,她们没有办法拒绝的。

这一路上尸体遍地,小孩小狗也是很常见,赵青更害怕了。

破败中依稀可以看到这个镇子往日的热闹,可是在强大生灵的力量下,这些都化作了尘土。

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道人转过身来,脸上的皱纹看起来有些恶心,那好像是一副恶鬼的面具,以谢蝶自己的审美来说,那绝不好看。

“呵呵呵,相比两位就是我要的客人了”

“我叫吴道子,你也可以叫我陆神君”

“不知吴道子仙长叫我们来所谓何事”

“呵呵呵”没有在意谢蝶那不在意的忽略,吴道子只是一指那边的法阵,然后说,“我已经万事俱备,现在只欠一个活着的生灵了”

谢蝶内心一紧,他想到了一个词,献祭。抓着谢蝶的手的赵青也是紧张起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想必姑娘也是明白人,我这身修为应该足以给你一个理由了”

沉默,让这里的空气变得有些凝滞,最终,“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得放过他,让他离开这里”“小事尔”

“需要我现在就送走他吗?”

“不,等明天吧,明天一早你在送他离开”

“好”

此时的赵青泪流满面,他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这对他来说是这样的残酷。

牵着赵青的手默默的走向镇口方向,自他第一眼看见那个献祭法阵,她便觉得熟悉,此时一想,那好像是向着天魔献祭的。那事情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姑姑,你不要走好不好”

此时两人已经到了原先住的屋子里,“青儿,你听我说,此事乃是无法悖逆之事”

“而且我也打不过他,要是反抗的话,我们两人或许今天都走不了”

“可是姑姑啊,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啊,我还想着,还想着等我坐上皇位,就让您做帝后的啊”

臭小子原来在这等我,谢蝶内心无奈,事情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呢。

只是看着那原本唇红齿白的少年变得悲伤,谢蝶也是内心不忍,唉,终究是她养大的崽,然后谢蝶擦干他的眼泪,指尖一点光芒绽放,点中他的眉心,

“这是一个上古法阵,可以招来我的魂魄,你需要记住,一定要登上帝位,这是你师傅和我对你的期望。”

“好,好,我记下了”

入夜,两人和衣而卧,原本的少年郎已经快要超过他了,看着躺在她怀里的少年,谢蝶又莫名松了一口气。终于要结束了吗?她这个天魔竟然会对一个凡人产生情亲。

谢蝶还在想着事情,突然胯部突然被顶了一下,这好似是火药被点着,原本少年还在泪眼朦胧,下一刻却是抛弃了所有,不顾谢蝶的反对,将那些衣袍退去。

谢谢内心挣扎起来,反正最后一次了,就将这具身体给他吧,只是他内心还是认为自己是个男人,始终有些别扭感。

算了,就让这小子开心一回,损失点也没什么。

土炕之上,两具躯体交缠在一起,女人被压在身下,嘴唇被吻住,自上而下,忍受着那种刺激,谢蝶也回答着少年的疑惑,指导着他下一步该怎么做,这个过程说不上有多好的体验,直到赵青将那根已经发育的很大的东西多准谢蝶的胯下,不同于男性交合时的感受,那种被填满的感觉只这样的舒适,在谢蝶的内心深处留下来难以磨灭的印记,让她瞬间失去了对自己内心的掌控。

疾风骤雨,雨打芭蕉,少年耸动着屁股,在谢蝶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一波一波的快感如小溪般汇聚,最终汇成大河,冲垮了最终的防线,谢蝶的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在迸发,那是对于另一种道路的渴望,只是她还是没有在意,他想要看看更多的路。

抱着谢蝶的腰,在那白皙有力的小腹处,优美的肚脐点缀着,他趴在那里,一种原始的冲动被激发,让他的膀胱一紧一缩间,白色的浊液被射入体内,携带者巨大欲望的精液给足了力量,在还没有进入谢蝶体内时,就被谢蝶无意识得吸收。

两人微微有些气喘,被鞭挞的迥异感觉,让谢蝶感觉体内好似有另一个声音给他说,这样享受也不错。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夜,早上赵青被送走,留在赵青身上的符箓破碎后,谢蝶知道,他安全了。

信步走向那祭坛,脱去衣物,然后躺了下来,那道人嘴中念念有词,法阵被激发了,黑色的莫名力量无声间流入地下,改变着一些航道,勉强将自己挂钩,下一刻,光芒冲天而起,无数的魂魄被释放,一股脑冲天而起,血色的光芒掩盖这里的一切,一切的怨恨情仇都被指向一个莫名的存在,在南方空间里,一只白玉大手向着这里抓来,只是他终究是慢了一筹。

白云浮动间,好似有十只巨眼睁开,疑惑间消失不见了。

天外天空间,一道模糊的人影携带着一个光团,脸上带着喜色,这次的收获真的不错。

有了这些,他就可以更强一步,达到感念中的半步天魔了。

时间在这里没有概念,虚空中时不时会有破碎的梦境浮现,最终化作光点

好似过去了无数年,当消化了这次收获的张凡睁开眼睛,感受着本源的强大,他现在也算是一个正真的天魔了。

他在虚空中游荡,在这个地方,有时候可以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灵,他们没有意识,他们从天内生灵的噩梦中诞生,只要不去招惹他们,就不会有什么事。

游荡着的张凡突然在一幅巨大的影像前停下,这画面中是一幅男女做爱之景,张凡好奇的看着,然后撞了进去。

像是3维投影,张凡出现在房间里,只是这个房间里的细节模糊不清,张凡现在的样子是一个裹在黑袍里的生物,还在欢爱的两人没有发现有人已经站在他们身后,张凡抬起头,那个充满黑气的面庞像是怪物的巨口,刷的一下,就讲这些景象吞了下去。

天内世界,一个府邸中,睡着的小丫鬟瞬间惊醒,在那一瞬间,她梦到了一张巨口吃了她,连带着自己的美梦也消失了。

发现是一个噩梦,小丫鬟又重新睡下,只是一闭眼就好像有怪物出现在她周围,她这晚睡的很不踏实。

可以加一下Q2642230477。还可以点进主页,看看其他的哦,欢迎各种人来加我哦,聊兴趣,或者聊骚也可以哦,我是男的

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wwweee

+q2642230477

3 thoughts on “天魔的堕落之旅 第一至二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