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riyaaaaaa ♥

对涩情小说的浅薄思考

对涩情小说的浅薄思考 – 蔷薇后花园

色情小说在这个性资源缺乏的大环境下,似乎成为一个必然的产物。当然,它无法在明面上传播——在任何一家合法合规的书店,大抵是见不到一本当代人大量描写性爱的小说的。

许多名著上也会有大量的性爱描写。然而名著本身具有相当的严肃性和文学性,在这种严肃性中,性爱描写带给我们的爱欲便很容易被消解了。

看名著时,大抵是很少人会因其中的色情描写而勃起,即便勃起,也大抵不会凝视着文段进行手淫。

在名著中,性爱描写常常服务于情节与情感表达。而我们如今讨论的色情小说,在各个网站上发表的黄色文章,则有本质上的差别——小说本身反而为了色情描写而服务。

准确来说,我们所讨论的那种小说——本身只是为了描写性爱,所以才写了这篇小说。(这让我想起一句话:“我为了这点醋才包的饺子”)作者只是以写小说的形式完成他的性满足,却并没有将自己笔下的作品当做一部真正的小说看待。

然而,看影片和图片,甚至看他人的文字,也可以产生爱欲,通过手淫得到性满足。为何许多人还要大费周章地为了得到性满足而写一本小说?或至少创作一篇叙事文呢?

有如此疑问的人,想必不是一位作家,至少不是一个合格的作家。他不知道,当自己正在观看影片或是拖图片时,自己的幻想实际正在对影片做着二次创作。而二次创作当然是不能满足作家的,至少对于真正拥有创作力的作家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作家在进行色情描写时,作家的性幻想实际上在以作家的文字完成自我实现。作家在细腻地描写性爱的过程中,作家在自身的幻想里,体验着一段更为完整更为细致真切的性爱。正因为要将各种体验细致地书写,作家幻想中的体验的性爱比影片和图片,甚至于真实的性爱,更要真实,也更要细腻,更要激烈,更要漫长,也更要满足。可以说,在进行色情描写时,作者是在经由文字来进行性爱。

然而,如果仅仅为了描写色情而书写一本小说,作者利用小说的形式来进行“性爱”而书写的文字,还能称之为“小说”么?与其说这是“色情小说”,毋宁说这是某种“小说式性爱”。

在这种类型的文字里,我们可以见到作者的性幻想和全能幻想自行其是且不留余力的运转着。在这样的创作中,并非是创作者在书写一本小说,而是整个社会环境的性压抑和性资源缺失所形成的病症,形成一种种不同的性幻想,在以作者之笔书写其自身。

性压抑环境与性资源缺失——性欲望无法满足——想要性爱——人人都可以用文字来描述幻想——色情小说。这里有一条完整的理路,我可以做一个不严谨的判断,色情小说的出现就是当代社会的一个病症。

当然,我也并非说写色情小说,或者说,写“小说式性爱”者便都是性资源缺失的人,我也承认我仅仅是对这一现象的观察得出的一个粗浅理路罢了。但这个理路,至少能切中包括我本人在内的,相当一部分的人。我的话应该是对那些符合上述理路的人所说的,更多的应该是对自己说的。

文字,语言,一直以来都是人类最简便最廉价的艺术工具。只要一个人会说话,他就能成为一位小说家。一个人将他的性幻想运用文字书写出来,便是一种最低意义上的创作,也就是一种最低意义上的生产,它生产的是当代社会病症的表象,就是“小说式性爱”。本来色情小说的任务,应当是将这些病症暴露并且给出某种解决方案,按此道理,我当然是期望着越来越多“色情小说家”的出现。然而如今的色情小说,显然是停滞在了享乐之上,小说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所应当完成的使命和任务被享乐的意志压抑,色情小说转而变为了一种“小说式性爱”了。

一定程度上来说,“小说式性爱”完成了它的使命:将一个社会病灶毫无保留地展现了出来。但之后呢?如果作为一个创作者,我们要如何面对甚至解除这附身在我们头脑中的病灶呢?

我认为重新回恢复小说这种艺术形式本身的官能,让文字围绕精神内核展开,重新把性描写当做推动情节的工具或是作为情感表达的工具。这是一种压抑性幻想切实可行的方法。

然而我写到这里,发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这样的方法仅仅是将欲望转喻到了另一个主人能指上,仅仅是把问题压抑,却并没有真正的解决问题。解决问题需要给出药方,即便能够利用小说的形式给出某种解决途径,最终仍要走上社会批判与意识形态批判的道路。

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改变,至少这样的转喻不再使得一个纯粹的享乐意志占主导。当然,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的最行之有效之方法是:放下笔,思考,面对自己生活中的问题。

我自然明白我无权教他人如何生活,我何尝不是一个无法面对诸多生活问题而逃避进虚构世界中的胆小鬼呢。然而,这勇气是我缺失的,亦是我所希望拥有的,我觉得我需要把这样的态度,说给更多如我一般的人听。或更多的,说给自己听。可以说,这篇文章,大多的话都是我自己在与我自己说话罢了。

作为一名创作者,表达了这个时代之病灶的创作者,我认为我们有义务对这个病灶,至少对附身在自己身上的病灶进行剖析——也就是重新审视我们自己的作品,去洞悉潜藏在文章中的意识形态,去认识它,揭穿它,越过它——我觉得这已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创作者的责任,而是一个人存在之责任。

在这之后的时间,我会对自己在此网站发表的文章(欲望诗章),做一次自我剖析,也就是对自己做一次精神分析。

即便我的理论基础与分析经验都相当蹩脚,但我仍认为我有必要去做这样的事。当然,创作我也不会落下,欲望诗章的续集“白莲花”“天堂鸟”“无言之诗”都在进程中。我会继续写下去,直到安泽大陆迎来它的结局。

以上,致我自己,致与我相似的创作者。

1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4 thoughts on “对涩情小说的浅薄思考”

  1. 在座的各位我想性癖都异于常人。

    既然异于常人,常人消费的内容肯定无法满足各位,从内容制作成本来看,视频 > 图片 > 文字,于是自然而然就有了第一个创作“不适合所有人”的文字的创作者。

    绝大部分(修改于9/3)由性癖驱动的创作者,肯定是不会去考虑“怎么把小说写的好看”这种问题,更不会去学什么矛盾冲突人物高光,再加上网文多年如同抖音神曲一样的不停的在拉低读者的品味(当然我没有贬低任何网文和抖音神曲创作者的任何意思,能创作用户喜欢的内容就有价值)。看下这评论量就能知道从小黄文中寻找文学性想想都可笑。

    回想自己被 muv-luv alternative ep9 整破防和被うたかたの蕾里猝不及防的 NTR 搞到心态爆炸的惨痛经历,我认为小黄文完全可以有剧情性,作为运营多年的站长我个人认同你的“把性描写当做推动情节的工具或是作为情感表达的工具”这个观点并且认为完全有可能实现,只是目前这个要求对于大多数的创作者来说,无论是从审美还是从写作技巧来说都太高了。

  2. 相较于我个人而言,短篇的吸引力可能会大一些。因为我相信来到这个网站上的人最初目的绝对不是来看将这里的小说当做真正的普通小说来看的,短篇正如短视频一样,高潮部分往往很快就会遇到,但长篇的可能会鸽,且有些内容真的很枯燥。我为数不多认为可以当小说看的真的没有几个,且很难被发现,所以在这个网站去实现作者的观点绝对可行,且有一部分人正努力去尝试,但其影响力并不大,推荐榜单刷新得太快了,个人建议网站可以整一个精品区,或者说是不会被

  3. 不会被快速刷新得排行榜,让读者和作者们知道怎么将色情片段作为抒情工具等来使用,否则那些精典的文章只会在普通的列表里积灰

  4. 虽然说很难办到,但也希望这样做能一点点拉高网站文章的里的文学价值吧,也不至于大部分是完全流水账形式的文章

  5. 性欲,是人类原始的欲望之一,可能是除了求生欲之外最强烈的欲望了。我认为任何一个希望建立并维持秩序的权力中心,都会对这种本能的欲望进行压制。但越是禁忌,反而越是会吸引人去追寻。可以说,“小黄书”这种形式,从古至今一直都活跃在灰色的角落。

  6. 呃……怎么这种文章一放出来就能吸引到那么多评论,而我写的大长篇梗那么多缺一个吐槽人都没有?
    心塞.jpg
    至于作者的这个观点吧……怎么说呢,能不能这样一句话概括:
    我想看点有剧情的高质量H文
    那只能说是出于人对美好事物的本能追求而已,当然你不能说你想看好康的就让所有不好康只有色色的文去死,那就不行,凭什么嘛?你喜欢这一口,有人喜欢那一口,各取所需嘛。
    我会到这个站点投稿也就是因为审核不会按照某个人的喜好来审文,无论什么水平什么内容只要还在涩涩的范畴内就都可以开心的过,不会说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拳和zzzq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干扰创作。这里的创作环境很自由,就和自由市场一样(大雾),那你看到不喜欢的摊子你走过去不管他就好了,何必再发一篇文章搞得好像要把“不良摊贩”赶出市场呢?这可不是好的预兆,而是垄断兴起的征召哦
    至于站长说这里的人大多有着奇怪?的性癖,emmmmmmmmmmmm,作为一个看了有一年多的老站友,我只能说确实,但是不是奇怪性癖的书也是能发的嘛,是奇怪性癖的文章也不是没有写的很好的嘛。这个,就是说,如果有优秀创作者的话,站点是不是可以搞点奖励什么的,比如去年的年终总结里就提到过的勋章啦称号啦刀片啦balabalabalabala……
    如果一个自由市场能够在有形的大手下被取消垄断的可能,那这个市场倒是可以说是生机勃勃的了(尤其是有形大手还不大可能亲自参与到市场中来)

  7. 我觉得你的说法存在严重的偏颇,甚至还有点抽象和形而上学入脑以及文-*青-*病倾向
    喜欢在色情中掺入正经剧情尽心去描绘的作者是有,看过我写的那几篇的读者应该知道我都快把皮物小黄文当成纯爱言情来写了,但我从来没想过也没主动赞同过有剧情的好,剧情差点或不重视的就不好这样的观点,因为这实在太片面了,我也喜欢写剧情向,喜欢看点好看的剧情,这当然没错,所以着重于色情描写的就该被斥责?未免太傲慢了。
    说白了,你这无非就是把自己的喜好强加到别人身上,人各有所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懂吗?本身就是小众xp还搞这一套是不是有问题?你喜欢什么样的文别人管不着,但你把这种情况称之为病灶那我就有意见了,性是人类本能的一部分,小黄文是性追求的表达形式之一,因为生而自由所以各种各样,再正常不过了,我不觉得应该被称之为病灶。
    顺带,站长你也顺着这人的想法带进沟里了,什么叫“由性癖驱动的创作者,肯定是不会去考虑“怎么把小说写的好看”这种问题”,我就是因为性癖而开始写作并发表在这的,所以我就不想把小说写得好看?这显然不对。
    我相信和我一样的人以前有,现在有,以后还会有,甚至不光是小黄文,扩张到整个文艺创作领域,因为某种兴趣而走上创作路子的人也不在少数,有何不可?
    在小黄文中追求文学性、艺术性是可行的,且始终存在的,但不能过于阳春白雪,否则就是脱离群众或者说脱离受众,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对有追求的人冷嘲热讽,因为这显然不易,也能够填补这一领域的一大空缺,但前提是这个人他不能一边踩着别人一边追求他自以为的艺术,知道为什么吗?
    (前面的评论自动进回收站了,我不明白后花园为什么也要搞关键词删帖机制,看别人删删改改都揣摩不清触犯了什么很有意思吗)

      1. 什么叫“由性癖驱动的创作者,肯定是不会去考虑“怎么把小说写的好看”这种问题”。
        1. 更新了评论,加了定语“绝大部分”
        2. 我个人认为创作者能不能够创作出打动人心的作品取决于以下几点,但要里面的每一点都很困难:
          • 对于读者的理解,知道读者想要什么。——决定了创作的东西读者买不买单
          • 审美眼光,知道美和丑。
          • 有燃烧着的创作者的灵魂(doge)。——决定了能不能克服创作过程中的种种困难
          • 专业能力:知道怎么写一本好看的小说(入门读物:救猫咪)、文笔等。
      2. 自动进回收站是因为你的IP段进黑名单了,已经修复。
      3. 顺便贴一下粉站最受欢迎作者名单(官方,排名分先后),楼里的诸位大部分都已经在里面了(包括你),没在里面的也不要气馁,这份名单仅仅代表你的小黄文在一个小黄文网站是不是受欢迎(好不好冲可能还占主因),不一定代表你的审美眼光、专业能力等有问题,因此请继续加油创作。
        null
  8. 不知道为啥不能单独回复,就直接写个评论好了_(:з」∠)_
    我在这篇文章确实表达出我想看高质量h文的欲望,然而这是次要的。然而如何面对,解决sh问题在我们意识层面结构的病灶,才是我真正想讨论的问题。这些黄色文章所切中的,表达的,就是整个sh结构性的问题。对这些文章的剖析,就相当于对sh问题的剖析,也是对创作家自己的意识结构病灶的剖析。我觉得,如果没有对整个sh结构做出批判的精神分析或者意识形态学的理论水平(在这种网站里发sh批判会寄的吧),至少可以分析一下自己的文章,对自己的无意识结构有所了解,与自己曾经、现在、或者未来的各种创伤和遭遇和解,面对甚至能够超越自己的问题,这是我认为每一个创作者都应该做的,而且也是应该拥有的基本的自反性。

  9. 说真的这思考可一点也不浅薄……我理解出来的中心意思就是,大多数涩情小说也不可避免的走了降低阅读难度的路去加入大量涩情内容,也就是说为了涩情而涩情,但忽略了它本身也是小说这件事,似乎有些满篇发琴的趋向,也就成了我经常感慨的一件事,涩涩的时候经常看的小说基本都是以前固定的那些,很难有眼前一亮的新篇。我从最初只有十几篇文章的时候就在后花园,期间看到了很多早些年精彩的小说,它们基本都是以剧情推动涩情,再适当加以细节和心理的描述,但是后来却又很少有这类的文章出现,而多数长篇更是因为描写不够细致(奇怪的谜语人)或者不可抗力拖更的原因让人很难一直看下去,或许这就是作者更多注重表现出自己欲望下的幻想却没有考虑故事本身的一种体现吧。我倒试过在后花园自己写点什么(调查问卷那篇),而且看起来似乎反响不错,但是我觉得我不会再写出能让我有类似满足感的内容了。生活里事很杂乱,我估计连静下来花点时间好好涩涩都比以前难了(笑)。看到有人探讨这种贤者时间才会偶尔有人考虑的问题我倒是觉得很惊喜,但是坦白说我还是更倾向于去看更早的小说和漫画之类,毕竟很少有人想自然意味着这种局面短时间内不会变化,我只能试着把自己的时间线调回最早不浮躁的时候去改善体验。

  10. 我倒是对满篇涩涩没啥意见,倒不如说单纯为了发泄欲望我还倾向于这种,但是这不就仅限于色了吗,如果为了看完之后还能时常想起来的话,我更倾向于不仅仅寄托了涩情,还有作者对情节的思考的体现的文章一些。二者我各有所爱,不同时间不同选择,但是那种长篇发情过度缝合玩梗,我直接润。

  11. 能够理解,但感觉……失去了什么。我其实在这里写文章的动机蛮纯粹的,就是文章没卡到我点上的于是为自己私人订制,然后感觉不错就发上来了,这些东西可能在当时感觉很棒,但事后一推敲却感觉自己写得什么玩意「捂脸」我也尝试过在写文的同时对文学性进行一点的探索,例如我的丘比特,初衷其实想写的是七个因为内心缺陷而相继堕落的故事。但最后才感觉自己的设想有些太天真了……实话说后几个人物都找不到当初王薇薇的感觉了。当然我电脑在也有几篇没发表就自切的文章,最长的都有三万多字了,其实就是自己越写越感觉不对劲,然后不了了之
    写一个文章,其实感觉做到两点就及格了,一是流畅的文笔,二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至于其他脑洞亦或是是否满足xp之类的都属于基础之上的追求。但至少对于我来说,一个完整的故事可能都比较困难,一旦篇幅过长或者间隔时间较大就会渐渐意识流……但如果是为此做人设写大纲细纲埋包袱,可能又失去了最初的动机
    回到小黄文文学性的想法来,其实小黄文本身的题材就限制了很多,比较读者喜闻乐见的大多数一些瑟瑟的东西,这一点其实从最近较热的榜单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小黄文相较于文学性来说更追求那种……姑且称之为阅读性吧,而想让读者在爽过之后还又所思考有所了解……就像是螺狮壳中做道场,只能做为追求
    而我个人认为,比文学性更重要的,却是那种少数人的抱团分享,感觉有意思,写嘛,大家看看,分享出来,不要担心什么文笔不行亦或是其他,你愿意发表自然说明有至少有一个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哪怕是留在日后自己看也蛮有意思的。这种创作快乐和分享快乐的过程应该才是最快乐的和最值得追求的,毕竟大鱼大肉自然可口,但咸花生可以下酒,萝卜干用来配粥……本质只在于你是否感觉有意思

  12. 如果没办法做到自反,或者这些无意识层面的创伤对于作者来说过于痛苦而不肯面对(可以说,这些千奇百怪的xp都是创作者们儿时的创伤或者遭遇造成的),那么至少,对性的欲望进行转喻,或者把自己的性欲望崇高化——也就是利用自己的性欲进行文学创作,带着这些病症崇高的活着,也是一种方法,即便这样的方法并没有真正的解决问题。
    我从没有看不起“小说式性爱”,也从没有对人的各种各样的性癖进行歧视(我自己的xp就蛮怪的),我也并未说过有大量色情描写的小说就是垃圾小说并因而鄙视或者轻视它们。相反,我觉得它们应当被,也值得被重视——恰恰是重视自己的作品才是创作者开始反思的契机。
    若是停留在仅仅利用小说去进行性享乐,这只是对自己童年创伤,对自己意识结构问题的逃避。我并非说逃避可耻,只是,至少在创作中,我会直面我的创伤,我的遭遇,我的病灶。这是我的姿态,我这样呼唤,我便会这样创作,我便会这样行动。
    当然,我早在文中阐明,面对这些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直面自己的生活。

  13. 我觉得上面有个老哥说的有道理,大部分写小说真的是“私人化定制”。看了不少小说后突然就,诶~这个主角想让他怎么怎么样一点,这个剧情感觉怎么怎么样。就想着自己写写

  14. 作为一名在后花园看了几年的读者,以我个人的xp与感受来说,更喜欢剧情性和细节描写的小说,而不是全篇都是某些拟声词和一些简单的俗套的动作描写,最近这段时间感觉真正能让我有兴趣去追的,可能只有zp大佬的4本小说,让我眼前一亮,其余的小说或多或少的少了一些读下去的欲望,可能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贤者时间就关上了。

  15. 当然,有小说总比没有要强,但是不能只停留在有没有这一标准,文学总是要发展的,本站很多优质的小说是真的让你能够沉迷其中,从之前的伪娘学院,不定形,画皮女友等,这些是真的除了发泄以外也想看后续的故事剧情的。但我还是鼓励新作者不断发上来看看,在同好们的交流中,开发xp,学习xp,幻想xp,文笔进步。

  16. 我倒是觉得一个由xp驱动的创作者,反而是很能将一个文章写好,就我个人发泄时候来说,都是闭眼幻想,面前老婆,细节怎么样,背景怎么样,性格怎么样,就仿佛一切都真实发生过。这样来说,文笔与写作技巧的限制或许便是大部分的创作者面临的鸿沟,描写不清楚,不立体,容易不经意间用上俗套的话语,失去灵动,词不达意,这些才是真正制约一个作者作品好坏的问题点

  17. 之前时间有点紧,写完评就去上课了_(:з」∠)_。现在回来看评论,让我震惊的是我这半年一更的死懒鬼居然也榜上有名。但有些东西我必须澄清一下。这是针对znpos901用户的回复(不知道为啥不能单独回复所以就打在评论区。)
    我首先在文中没有表达“有剧情的黄文”就好,“没有剧情或者不重视的黄文”就是垃圾。我也从未说过“着重于色情描写的作品就该受贬斥”。我不太清楚为什么讨论的重心会从如何解决在自己身上的问题转移到文章垃圾与否的问题。
    性的确是人的本能没错,甚至于是动物性的本能。但为什么这种动物性的本能会以各种性癖和性幻想的方式呈现,而且以文字书写下来?为什么我把“小说式性爱”称为“时代的病症”?是由于在这些小说里,作者被sh压抑的性幻想在自行运作,在这些xp各异的色情描写和剧情中,充斥着创作者本人所处的sh环境给他带来的各种影响,充斥着他人生中的各种遭遇和创伤。恋父,恋母,同性恋,伪娘,sm,扶她,乳胶,改造……这些xp的形成,绿帽,纯爱,反转,爽,悲剧,喜剧,这些剧情的描写,都和创作者的人生遭遇有关,也就和他生长的现实土壤有关。我说它们值得被重视,应该被重视,应该被拿出来重新分析,重新书写,这难道是一种贬斥么?我怎会对一个人的创伤和遭遇加以嘲弄?
    我在文中从未表达不同类型的h文表达厌恶,我只是呼吁创作者对小说这种表达形式重新重视起来,严肃对待自己的作品而并非将其当成“性爱工具”来享用。我之所以说要恢复小说的功能,让性爱描写重新服务于剧情和情感,还有中心思想的表达,是由于绝大多数作者没有接触过精神分析和意识形态理论,又或许有些人无法面对自己的创伤,没办法对自己的无意识进行精准和彻底的剖析。我才说让欲望转喻到作品本身,让自己的性幻想成为自己认真严肃书写的作品的一部分,让自己的病崇高化。我说这没办法真正切中自己意识中的病症,但人可以带着病崇高地生存。
    我并不认为我这种态度狭隘和偏颇,我一直都认为色情小说,不论是“色情小说”,还是“小说式色情”,是人在压抑中自救的工具,是能够给人的思想带来解放的。前提是创作者能够认真面对。

  18. 你这还不够偏颇么,色情文章本身就带有色情的工具性和文学的艺术性两种根本属性,你在推崇后者而间接地贬低前者,这不是你套个盾说“我并非xxx”就能无视的,而是一种整体的隐性的姿态,这就是我的阅读理解——你甚至都快把艺术性不足的小黄文开除小说籍了,小说从来不是你所定义的那么高大上的东西,不只是课本上说的反映社会现实的工具,它是广泛、复杂,上下限极宽的东西可以是登堂入室的艺术也可以是单纯满足幻想意淫的工具,有些读者就是喜欢单纯的宣泄欲望冲一发关掉,有些作者就是喜欢写为了满足自己和读者的色情欲望而生的撸管工具并在此过程中欣喜地不断钻研,你能说他们不是在严肃对待自己的作品吗?我可以骄傲并郑重的说明我就是这样的作者,我的写作目的首先是满足工具性的色情幻想,然后才是次要的艺术性的剧情,而这也并不意味着我没有认真书写我的文章,所以我才会如此的反感你的“呼吁”
    而且,你的言辞中反复多次重复了病症这个词,无疑是将作者和读者的性幻想以及这样的社会情况定义为病症,那么什么叫病症?错误的、负面的现象才叫病症,虽说不一定是在字面意义上的“病症”,或许只是像你通篇溢满的其它抽象且富含喻义的形容词和名词一样,但你的态度如此可见一斑,你在用悲观负面的态度看待这一普遍存在的现象,将病症一词的定义进行了主观上的扩大运用。
    因为你的文字存在许多隐喻、抽象词汇和模糊运用,我很难得出你的确切直白的定义,所以我再做个阅读理解,暂且认为你将过往的创伤和经历以及社会环境的影响定义为个人的病症,将“小说式性爱的产生”和“社会环境的性压抑和性资源缺失”定义为社会和时代的病症。
    我不知晓你的现实情况,是否受到过怎样的精神创伤而产生了特殊的性癖才让你这样觉得。所以我暂且不用无病呻吟来形容,但显而易见地把自己的观念扩大并强加到其他人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片面的观点,你先入为主地定义了一个先决条件——即别人也和你一样“有病”,接着扩张到了整个社会有病,你不觉得这个逻辑有点强行且主观了吗?就像一个说你有病然后自顾自的开药方的庸医。
    首先,我不否认一部分xp的产生过程可能是由于某些社会、家庭情况和精神创伤的影响,但绝非所有人都如此,你不能武断地将xp的产生归结于社会的性压抑、过往经历的创伤,这显然有失偏颇,就像恋物癖、伪娘,还有tsf等诸如此类,也许它们产生的契机只是一次偶然的见闻,一部动画或小说的启发,乃至一次无端的胡思乱想,也不一定需要某种形式的治疗,我审视自己的过去,也并没有发现任何一种我不愿面对的创伤造就了我如今的性癖,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并愿意像更多的同好分享我的幻想并为此感到喜悦,如果你非要认为我和如我一般的人有病,那我觉得你才有病,而且有大病。
    或者你也可以试着解释一下“龙操汽车”和“白人贵妇买大量的面包并浪费掉”这样的性癖是什么样的创伤和遭遇造成的?
    其次,你将所谓的“小说式性爱的产生”和“社会环境的性压抑和性资源缺失”称为社会和时代的病症,而我不这么认为,有些xp只能存在于幻想中,就像皮物、变身以及小黄文特有的奇葩世界观设定,这是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因而我们在文字和图画中将想象表达出来,逻辑就这么简单,这是个客观的不带感情要素的现实,我实在很费解你为何要将其定义为负面意义的病症,难道你觉得——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理解有问题,或许你所谓的性压抑和性资源缺失是广泛及抽象意义上的,导致了性欲望无法得到现实层面的满足这一结果,可这又有什么问题要被称之为病症?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多种多样,性欲也不是维持生命健康存活所必须的要求,凭什么就该是个病症了?这样的客观事实加上各种不同xp的客观存在以及部分xp不一定能在现实中实现就注定了工具性的色情小说必然出现,这再正常不过了,完全没有必要报以负面的态度
    也许你应该在大书特书如何解决你所说的病症之前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并解释清楚你的逻辑,否则我只能认为它从根本上就不存在,只是个定义扩大化的偏颇观点产物

  19. 《催更》
    吵归吵
    闹归闹
    你俩的更新
    可别忘

  20. 回复给znpos901
      
    我首先反对你将小说的工具性和艺术性拆分出来看,再将这两种性质分别对应到性享乐和剧情安排中。即便是仅描写性爱的文字,只要作者对作品认真对待和认真书写,正如站长转发的《眼睛的故事》,也可以让“工具”变成“艺术品”。

      我当然不是说要有文学性和艺术性的才算得上小说。我也懒得给小说定义什么属性,说白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小说的普泛定义。但一部小说,它至少要被看作是一部小说,至少被作者看做成是一个作品,它才能是一部小说,否则就只能是用于享乐的文字。我在此讨论的绝大部分的“小说式性爱”,它们甚至都没有被创作者自己当成作品,当成一部小说来对待。我难道不能把它们定义为“小说式的性爱”?你可以把这些享乐的文字整合到小说中,我难道不能将这些文字排除出小说的范畴?

      所以我并不认为你的论点:“有些作者就是喜欢写为了满足自己和读者的色情欲望而生的撸管工具并在此过程中欣喜地不断钻研,你能说他们不是在严肃对待自己的作品吗?”并不对我的观点构成反驳,毋宁说是一种佐证。因为在作者仔细钻研的时候,作者笔下的“性爱工具”早已被作者赋予了文学性和艺术性,创造性。这个“性爱工具”才成为了作者眼中的“作品”。我莫不是在呼吁创作者应当拥有这样的态度吗?我莫不是在呼吁创作者把色情文字重新视为自己的作品吗?

      似乎你的态度是说这些文字是作品,是小说。而我的态度是要让这些文字成为作品,成为小说。我这样说,这样呼唤,我就会这样创作,这样行动。

      随后是有关“病症”的问题,我不了解你为何会把“病症”理解为“错误的,负面的现象”,并且将“个人的病症”和“时代的病症”割裂开来看。我所言的病症并非是某个“现象”,而是一整个sh结构运行模式的问题,现象仅仅是这些结构问题的呈现方式。短视频,快餐网文的兴起,小说式性爱的出现……这些现象的出现都有相似的结构性的发生学形式。人的审美,性癖,爱欲模式,都受着这个庞大体系的影响。在这些结构性的毛病中充斥着zb对人的压抑和压迫,充斥着血淋淋的斗争和博弈,充斥着现实的各种悲剧和惨案,充斥着各种创伤和痛苦。我难道不能将这些问题称作“病症”吗?我难道要在这里跟你讲这些吗?讲sh批判吗?应该不至于吧?

      至于为什么我说xp是由曾经发生的遭遇和创伤决定的。你在举例的时候应当问问自己,为什么一次偶然的见闻,一次偶然的奇思妙想,会驻扎在你的无意识里成为你的xp?为什么你会把各种各样的xp看成是先天存在的?因为它恰好切中了你童年的某个创伤或者某个遗憾,某个遭遇。为什么要把创伤和遭遇幻想成是什么人生大悲剧?它可能仅仅是断奶迟了两个月,仅仅是和爹妈吵了一架,也可能是跟兄弟姐妹打了一场,就可能在你长大后造成恋母,受虐狂,施虐狂等等各种xp。我在这里不想大段地讨论性癖的发生学,也不想大段地复述精神分析的理论。但我至少对我自己的xp有所了解,也对我曾经的创伤和遭遇试图和解,我也将对我的文章进行剖析并且毫无保留的展现在网站上。我觉得这样做有意义,所以我呼吁有能力的作者去分析自己的文章。

      至于为何要将其叫作“病症”,首先就是因为这些爱欲模式和原生家庭有关,原生家庭的状态又和整个sh架构有关,sh架构的病症必然影响到人的爱欲结构成为个人的病症。另一个原因是:人人都有创伤,人人都有遭遇,人人都有各式各样的癖好,所以人人都有病。去面对自己的病,去了解病,去和病症和解,学会带病生存。我认为这样的态度有解放性,这是我的态度,也是精神分析的态度。我这样说,我就会这样创作,我就会这样行动。

    我文中的论点,即便确实是以我个人的角度观察而得出的结论,但我的观点都经过我的反思和审查,即便并不彻底,我也并不认为我的观点偏颇。我也并不认为你的评论能对我文中的论点产生有效的辩驳。而且我早在文中写了这篇文章是写给与我相似,甚至是写给我自己看的,你若能站在上帝视角俯瞰而认为我的观点偏颇,那么我便认同我确有偏颇。然而你很明显不是上帝。

  21. 你首先就在混淆定义,我说小说这个文学体裁存在工具性和艺术性,对应娱乐需求和反映个人思想和社会现状等不同类型,你非要混在一起,这也就罢了,无非是个人的看法不一样,但你却说“因为在作者仔细钻研的时候,作者笔下的“性爱工具”早已被作者赋予了文学性和艺术性,创造性”,那我倒要问了,假设存在一篇这样的色情文章,不反映任何社会现实,不参杂任何作者的个人思想,纯粹只是为了更好地满足读者的性欲而生,所有的剧情发展都是基于满足读者和作者的爽点而进行的,什么逻辑和情感都靠边站,更不涉及而写出这篇文的作者在描写和叙述上极尽工笔,绞尽脑汁去完善爽点和xp插入,唯一目的是更好地发挥它作为一个文字体裁的撸管工具的作用,那这样一篇文章是否有你所说的艺术性和文学性,是不是被严肃对待的作品,如果你承认有,那就是我的理解错误,我可以道歉,如果不是,那就别自行解释我的语义
    此外,倘若前一个问题还有讨论的余地的话,那么你关于所谓病症的表述和姿态就已经达到让我厌恶的程度了,我不知晓你用的是什么样的精神分析理论来分析你自己的脑子,但我想一个通用的正确的理论应该不会把一个人的xp的产生全然归结于社会的结构问题,更不会将xp本身称之为人的一种病症,如果真的有,那这所谓的病症一定是一种夸张化的、语义扩大化的、具有高度主观性的称谓,而你则是实实在在地认为所有人都一定有病,认为我有病,这就像一个乱开药方的庸医
    另外,我没提出过xp是天生的这个定论,这是你的理解,我的意思是人的各种性癖应当是受到先天的生理本能和后天的各种不定因素影响而造就的,我不否认有些xp可能是受到后天的创伤造成的,大概你就是其中之一,这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实,但我严重反对你这种把你自己的情况扩大到所有人身上的做法,我再强调一遍,不要推己及人地认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有病,不是所有人都“一定是”和你一样因为某种童年创伤而产生了某种性癖,这种态度就是再明显不过的偏颇。
    我举的那些例子,目的就是为了说明xp的产生来由是多种多样的,可能是负面的也可能是正面的,我不确定你是不是为了维持自己表面上的“客观”态度而多次在创伤和遗憾等词语外还加了个中性词“遭遇”,但你很显然严重倾向于前者,这从你的举例中就能看出来。
    “它可能仅仅是断奶迟了两个月,仅仅是和爹妈吵了一架,也可能是跟兄弟姐妹打了一场,就可能在你长大后造成恋母,受虐狂,施虐狂等等各种xp。”
    你看,全是小创伤,你把xp的产生笼统地归结于过往的大小创伤和遭遇,进而认为这是病症,难道xp的产生就不能来源于某次正向的,或者仅仅只是不带感情的中立因素吗?比方说对于某种物品的审美逐渐深入演化最终形成了恋物癖,再比方说对于胶衣的审美嗜好,这里面难道非要参杂什么创伤吗?这样的例子就能显而易见地展露出你的理论中的不自洽之处,因为正向因素而造就的性癖,我不觉得这样的xp从产生到寻求共鸣的任何一环中有应当称之为病症的必要,更不需要和解,而你的理论只适用于你自己。
    换言之,你所谓的病症在个人层面上是个不绝对成立的伪命题,以此可以推出你所呼吁的“带病生存”和“与病症和解”也是同理
    再说到社会层面上的所谓病症,资本的压迫、血淋淋的悲剧、个人遭遇的创伤,这些情况存在吗?的确存在,是应当被批判的吗,没错,可是然后呢,你把这些负面的社会现实称之为病症,到这一步为止还没什么问题,
    可是这条逻辑的后面呢?你把“短视频,快餐网文的兴起,小说式性爱的出现”这些现象归结于你所定义的社会病症,那问题就出现了,你在这里犯了一个偏颇片面的错误,任何大规模社会现象的出现背后都有着大量的复杂因素,没有那么简单,同时还犯了一个悲观态度的错误,它们不是所谓病症的产物,更不应该被称之为逃避
    而且,你所说的社会问题影响到了个人的xp产生吗?可能、可以但不必然、不充分,这就是我和你在态度上的不同,我不完全反对你的观点,我承认你的观点的部分适用,但不适用于整个社会的所有人这样大的范畴,所以我才会说你偏颇,不够全面,“sh架构的病症必然影响到人的爱欲结构成为个人的病症”这句话是过于绝对的。
    如果你这样还是坚持认为人人都有病,那我只能说有且只有你一个人有病,而且是大病,好为人师是好事,可是盲目的推己及人就不是了,我知道你的这篇文章是写给你自己看到,是个人就能看出里面充满了大量主观思考,我愿意对此表示尊重,但前提是你不能用这样的态度来描绘所有人,这是对别人的一种不尊重,既然你用你自己的理论来解释别人的性癖,那就怪不得别人反对你的理论了,因为我回望自己的人生,真的没你想象的那么有病,我相信如我一般的人并不罕见

  22. 在这个网站刚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在追了,高中每天躲在被窝里看,但就是高二那年不知道为啥站台似乎被封了,就只能去隔壁沼泽看,但每个人的性癖确实是不一样的,我可能就单纯喜欢变身,有着向往女生的心,但没有实际行动的胆子,就喜欢看大佬们的创作,想知道变身的过程,心态,结果,一步一步的变化。现在说实话没以前的香,偶尔会有许多精彩的创作,但很多也鸽了,我也想创作,但说实话,真的感觉技能不足。月阴,我的入门领航,追到现在,有一个想模仿创新的作者,等了很久,但最后也还是鸽了,真的在这里,离离散散,不管如何,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都能发,也没有什么高的阅读门槛,挡着我们这群只敢看,但没能力写的人,我们有可能会想要更多的精彩作品,有时也有些人可能会按耐不住,和自己心仪的大佬模仿,写出一些小糙文,但大家都在进步,包容。事情都是一步一步慢慢来的,不要太急。

  23. 回复给znpos901
    可以说是完全没看懂我所表达的……

      小说本质上就是一种文字形式,而文字是表达思想的工具,小说说白了,就是某种工具。表达作者思想,幻想和sh现状,恰恰是其工具性的体现。艺术性是在工具之上派生的东西,是要经过作者对工具的精雕细琢才能够被生产出来的。为什么我反对把艺术性和工具性拆分出来看?是因为艺术性本身要在工具性中产生,不是你说小说有一个工具性它就有一个工具性,有一个艺术性就有一个艺术性。

      你所说的“小说的工具性对应娱乐需求”中的“满足娱乐需求”,对应的应当是小说的“功能”。很明显是你把小说的“功能”与“工具性”混淆并且拆分了小说的“工具性”和“艺术性”之间的联系。所以我可以说你对自己的观点毫无反思。

      至于我为什么说“小说式性爱”不是小说?很简单的道理,因为小说是工具,但工具不一定是小说。我之前的评论也很简明地说出了我的区分标准,你接不接受是你自己的事。

      其次就是你的假设,我可以说这个假设完全不成立,完全没经过思考。性幻想首先就是某种个人思想,幻想本身就描绘着个人的某些思想状态,除非你有权剥夺幻想的思想性或者个人性,否则你这设想完全无效。其次是性幻想和剧情描写和社会现实必定拥有联系,就单为了作者和读者“爽”这一点,就已经表现了某种社会样态。可以说你把所有的这一切割裂开来看并且当做一个个单子然后预设各种本质,而完全忽视它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种思考方式就蛮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即便你的预设完全不成立,我也大致能猜到你想表达什么:一篇完全为了爽和娱乐的文章,作者所有的下了功夫用心用力的精致描写,都为了满足自己和作者的娱乐,这样的作品是不是被认真对待?这种作品是否有艺术性和文学性?

      我之前应当很明确的说了,我对一件作品是否能被称为作品,至少需要作者将其视为作品,这是一个前提,将其视为作品本身就意味着作者认为自己的创作过程是崇高的,自己的造物是值得认真对待的,认真书写则是这种条件导向的结果。而你显然是将认真书写作为了一件作品成为作品的前提,作者是否将这种认真书写的文字当成自己的作品你只字未提。如果你回答说不是,那么我仍然将这种“认真书写却未被作者视为作品的文字”定义为“小说式性爱”。然而我无法否认,这种文字中确有可能会产生艺术性和文学性,也的确呈现着作者性幻想的崇高化。

      所以我在这里的态度也十分明确,我从未看不起小说式性爱,我也未说过小说式性爱就全是没有艺术性和文学性的垃圾。“小说式性爱”的文学性和艺术性,还有其阶次可以完全媲美小说甚至高于小说。但在我本人的眼里,甚至在作者本人的眼里,算不上一部作品,更算不上小说。我说要将这些“小说式性爱”重新视为作品,并且严肃认真地对待,并非是“是”的问题,而是一个“转化”的过程,我觉得我的态度并无问题。

      随后,一个被作者视为作品来认真书写,却又仅仅是为了享乐和实现性幻想而书写的文字,它是否算一个作品,一部小说?

      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是。因为我就在这样写文。而且历史上这般写小说的作者并不少见。萨德,巴塔耶,李笠翁……难道我要以他们用小说享乐并在文中大量描写性爱就取消他们小说家的身份么?

      我应当去掉“让性爱描写重新服务于剧情和情感描写”这一句话,然而我对作者应当把自己的作品视为作品并认真对待这一根本思想并未改变。

      我并未混淆小说的工具性和艺术性,也从来未篡改你的语义,我所做的毋宁说是对你所混淆的定义进行重新明确。

  24. 其次还是这个所谓“病症”的问题。我这里的“病症”的定义首先就针对“正常人”这个定义,啥叫“正常人”?“正常人”的范畴是什么?“正常人”这个定义是哪里来的?

      “正常人”这个概念要持存下来成为一个可以被定义并且理解的概念,就必须将一部分人定义为“不正常的人”,也就是你口中的“有病的人”来作为自己的对立面,它才能在这样的关系中作为可被把握的“正常人”持存下来。这个世上本来就只有“人”而没有“正常人”和“有病的人”的区分。“正常”的这个规定,或者说区分,观念,它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换言之就是“病”。

      那些认为自己是正常的人毫无反思的就认同了自己是“正常人”,并且时时刻刻扮演着一个正常人。这何尝不是一种病?而那些不认同这个规则的人则被这个规则定义为“有病”。说白了,就是人人都有病,这个病就是寄生在人身上所谓“正常”的这一观念。说到底没有一个彻底“正常”的人,那么就只有“有病”的人。

      我为什么说你有病?因为你把这种关系视为理所应当的,而且把各种各样的xp视为“正常的现象”,这看上去似乎消解了“正常”和“有病”的矛盾,实际上你还认为有“正常”和“有病”的区分,并且认同自己是个“正常人”。这种做法是对这种关系最彻底的屈服。

      你肯定会问,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正常”而是所有人都“有病”,为什么我站所有人都“有病”这一边?你自己好好想想就清楚了。

      而我所说的sh结构上的病症,也就是这样的结构的病症。(这里看不懂的我不解释)
      
      在以上的论据中,我依靠“正常”这一命题本身的自我取消而完成了对“所有人都有病”的论证。我觉得我并没有扩大词义,也没有夸张化和主观化,仅仅是你本人依据“正常”和“好”整了一个“错误的”“坏”以限缩了普遍的病的定义。我也并未觉得“人人都有创伤,人人都有癖好,所以人人都有病”这句话,还有“与病和解”,“带病生存”的态度有任何问题。反倒是把许多癖好归类为“正常现象”并且不再对其进行任何追问的你很有问题。我有足够理由认为这是你对自己癖好的不负责任,这方面从你的举例中就能看出端倪:“比方说对于某种物品的审美逐渐深入演化最终形成了恋物癖,再比方说对于胶衣的审美嗜好,这里面难道非要参杂什么创伤吗?”

      在这一举例中,你首先预设了对一件物品的审美,却并没有解释对这一特定物的审美,和这个审美框架从何而来。而仅仅是停留在审美本身就停止追问,停止思考了。这就好像我问:2怎么来的?你便跟我说:2=1+1,随后便停止思考不再追问了。

      我tm当然知道1+1=2,前提是你先告诉我1是怎么来的?+和=这样的操作是如何完成的?难道人的意识结构中天生就有一个1?天生就有一个+和=的机制在运作?

      这就比如难道人的意识结构中天生人的就有对某物的癖好?天生就有对胶衣的审美倾向和审美框架?或者对某种东西有天然的性本能或者性冲动?你说有,你倒是给出详细合理的论证啊?“人的xp由先天本能和后天因素结构组成”,我可以认同你的观点,但你的论证呢?你仅仅说有一个先天因素然后就来反驳我的观点,并扬言我没有考虑周全。你很明显就是站在一个上帝角度宣誓着自己的周全,来批驳我的偏颇,然而你却给不出任何论证,你的周全是假的,你很明显不是上帝。

      然而我可以把这些xp的形成机制通通还原到你人生的各种遭遇和各种挫折经历创伤幸福喜怒哀乐,并且解释它们的关系——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例子,和理论基础,这可以说就是精神分析的工作。你却做不到,你仅仅还原到审美就停止了思考。我现在反而可以站到一个周全的角度去指责你的偏颇。

      我说我的这篇文章浅薄,是因为首先可能有错误,我也没有对各个环节进行详细论述,而且我的理论基础实在蹩脚。但我不认为我的观点偏颇,因为不存在一个“完满的周全”能以偏颇的名义对我的观念指指点点。

      所以我说你有病,病得不轻。你把各种各样观念视为理所当然就存有,理所当然就得到的,随后就站在上帝的角度批驳着人的观点。你这不需要带病生存了,你这病就应当得治。

      再就是“资本的压迫、血淋淋的悲剧、个人遭遇的创伤,这些情况存在吗?的确存在,是应当被批判的吗,没错,可是然后呢,你把这些负面的社会现实称之为病症,到这一步为止还没什么问题,
    可是这条逻辑的后面呢?你把“短视频,快餐网文的兴起,小说式性爱的出现”这些现象归结于你所定义的社会病症,那问题就出现了,你在这里犯了一个偏颇片面的错误,任何大规模社会现象的出现背后都有着大量的复杂因素,没有那么简单。”这一段话的批驳。

      我一再强调这是整 个 s h 结 构 运 行 出 现 了 问 题。你却仍把一些方面看成坏的,另一些方面看成中立或是好的,然后完全割裂它们的关系单独看待,然后再整合到一起说这里面有很复杂的关系,再来指责我的偏颇。我在说这样的病症使这些现象产生,我难道不是在讨论一个“复杂”的东西,里面有很“复杂”的关系么?

      这就好比如:我跟你说这风扇的发动机坏了,它转不动了。而你却还跟我说:你不能把这全归咎于发动机的问题,你看它的扇叶,扇柄和散热器都还是好的,你应该要综合来看待。

      你首先犯的错误就是将这些紧密相连形成一个结构的部分先拆分出来单独看待,然后再把他们组合起来说要综合看待(实际上你并没有)。另一个错误就是你竟然把发动机和扇叶,扇柄和散热器这些部件看成是同 样 阶 次的东西。

      我话就只敢说到这里了,我难道不能指责你这样的思考方式非常有问题么?我难道不能将其称之为“病”么?难道像你一样思考的人不少,这样的现象不是一种“病症”么?不是一种“时代的病症”么?

      然而我在指责你个人吗?我该指责你个人吗?我知道这样的思考方式是从文科教育当中被灌输到你脑子里的。这样的“病”大量地在“时代的病症”中被再生产出来。我或许应当同情你。至于你需不需要我就不清楚了。

      我呼吁“崇高地带病生存”是因为我在“色情小说”中看到有一条“性享乐的崇高化”的艺术的路子,即便它没有解决问题,甚至没办法解决问题,但它一定程度上能够给人的精神带来解放。

      我大部分观点已经详细阐明,愿不愿意思考是你自己的事。而且我真的受不了在评论版里看到我自己为了一些毫无辩驳作用的文字大段地论证和复述自己的观点。一个回复快四千字比我的文都要长,如果你愿意就别回复我了。

  25. 不说多了,我先表明一下态度:我赞同znpos901,反对riyaaaaaa。

  26. 当然你可能又会指责说我有病,那随便你。我想表达的是,不是你说一个人有病他就真的有病,也不是你说一个人有病就能让大家都认为他有病。当然你大可以做出一副“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模样,那也随便你,至于众人怎么评价那就是众人的事情了,反正你又不是上帝。
    说到上帝,我还想说一些:你说“你若能站在上帝视角俯瞰而认为我的观点偏颇,那么我便认同我确有偏颇。然而你很明显不是上帝。”于是你说对方是站在上帝角度宣誓着自己的周全,然后借此展开批驳,说得像你是上帝一样。
    还有就是,你在文字中经常写到znpos901的文字对你毫无辩驳作用,那么我想说:你若能站在上帝视角俯瞰而认为他的文字对你毫无辩驳作用,那我便认同他的文字对你毫无辩驳作用。然而你很明显不是上帝。

  27. 我认为后花园应当出一个删除和禁言的功能,能让文章作者来封禁一些自以为关心gj大事的幼稚小宝宝的发言,留下有价值的评论。
    关于“病”和“偏颇”两点,我的论证在我的评论里说得一清二楚,轮不到你这玩红警的用一两句话搁这指指点点。

    1. 在文章编辑的下方有个不起眼的“讨论”面板,去掉【允许评论】的勾就可以关闭评论。
      另,本文易引战,已关闭评论,你觉得需要打开的话可以 tg 上找我或网页最下方发邮件给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