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朝行云 ♥

我的雌堕 第十三章

我的雌堕 第十三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十三章 大结局!

自从李轻舟在办公室跟张诗雅和沈雪来了一趟三人行以后,这三人在外面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在家里的地位则成了除了张伟以外地位最低的人,沈雪和张诗雅都可以肆意的挑弄他。

张诗雅和沈雪最喜欢的就是让李轻舟趴跪在地上,一前一后跟李轻舟玩夹心三明治,张诗雅和沈雪每每看着李轻舟被肏弄的酮体绯红,双眼翻白,尤其是看着他贞操锁下的小肉棒缓缓的流出精液,都有一种强烈的满足与征服感。

当然,两人最喜欢的还是张伟那遍布紫红青筋,勃起后犹如婴儿手臂一样的大鸡巴,一有机会,她们就会让李轻舟双腿分开,蹲在一旁,露出贞操锁下的无力软弱的肉棒。

戴着锁的肉棒和张伟在她们体内进出的硕大,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不久后,张伟拉着李轻舟,在他的双乳上穿了取环,并且在乳环上挂了两个铃铛,每当李轻舟做出什么动作,铃铛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嗯啊啊……好爽……好棒……顶到子宫了唔嗯嗯嗯……嗯……乳头……啊……”

“嘤咛……嗯噢噢噢哦哦……小废物……看看主人的大鸡巴……嗯嗯,你的……嗯……简直……嗯嗯哦哦……好爽……就是水……水嗯嗯嗯……好棒……满了……水龙头……”

由于张诗雅非常迷恋穿上全包的乳胶衣,然后被K9套装束缚成狗的样子,所以这时她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身上压着沈雪,乳胶衣在下体位置开的口不停地流出淫水,张伟的鸡巴就在二人的小穴里不停地进进出出。

李轻舟被一个H形的铁架子固定在一旁,头和手,还有脚被分别固定在H形的两边,看着眼前的一幕淫戏。

张伟全然不顾张诗雅和沈雪的胡乱呻吟,他的巨大肉棒每一次抽插都从二人的小穴里带出大量的透明液体。

伴随着他粗暴的抽插,沈雪和张诗雅的身体就像暴风雨里的小船一样不住摇晃。

一旁旁观的李轻舟早已经发情被这一幕刺激的发情,双眼迷离,如雪一般的酮体泛着淡淡的绯红,下身被私人订制的贞操锁下束缚的小肉棒,半软不硬地在贞操锁里不停地流出前列腺液,他粉嫩的嘴唇不停开合:“好爽……肉棒……要……”

“嗯嗯嗯呜呜呜……高潮了……”

张诗雅浑身颤抖,大喊了一声,再也撑不住身上压着的沈雪,直接趴在了地上,一副失神的样子,张伟见状,拉着沈雪到了李轻舟面前,扶着沈雪的腰令她趴跪在地上,正好面对着李轻舟。

“嗯嗯……”沈雪脸上殷红一片,淡淡的汗珠打湿了头发沾在脸上,伴随着张伟的抽插不时娇喘。

李轻舟看着眼前的一幕,内心的屈辱、良知和自尊与欲望上头以后的淫贱交杂成了一种另类的快感。

沈雪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清丽三分的李轻舟,慢慢把头凑过去,与李轻舟吻在了一起。

“嗯……咕啾……”

沈雪红润灵活的小舌轻而易举地翘开了李轻舟的小嘴,伴随着口水声,与他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张伟看着眼前的“百合”淫戏,只觉得在沈雪湿滑软嫩的小穴里抽插的肉棒更硬了几分,他一把抓住沈雪的双臂拉到身后,如同骑马时握住缰绳一样在沈雪身上驰骋,还时不时地用巴掌一下一下的抽沈雪浑圆挺翘的屁股上。

沈雪感受着下体的感觉,只觉得又痛又爽,她双手被拉住,所以重心全压在了头上,只能紧紧地和李轻舟贴在一起,而这时她已经开始失神,只能任由李轻舟的舌头动作。

李轻舟被沈雪的小舌撬开嘴的一瞬间,一股熟悉的味道就涌入鼻腔——那是张伟鸡巴上的腥味和沈雪淡淡的有点甜的香味混合在一起,感受到这股熟悉的味道,他下意识的就迎合起来,在感觉到它突然停止动作以后,他便用一种更加渴求的态度去逗弄嘴里的丁香小舌。

李轻舟因为发情的乳头高耸的挺立,取环上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声!因为被拷住,他只能用胸部一点儿一点儿都摩擦冰冷的铁柱来获取微弱的快感。

说来也比较神奇,沈雪和张诗雅被张伟玩弄久了以后,乳头都逐渐变成了如葡萄一般的紫黑色,要不是有张伟家的特制药,二人的下体也要变成一片黑鲍鱼,而只有李轻舟的双乳,上面的乳头粉嫩嫣红,甚至随着他发情还会逐渐变得有点粉红,所以包括张伟在内,三人都特别喜欢玩弄他的乳头,尤其是自从他泌乳以后,张伟就不许李轻舟吃口味太重或者刺激性的食物,专门花钱找营养师给他配了食谱,食谱里,水果成了李轻舟的主食,所以他分泌出来的乳液,总是有一股甜香。

“嗯……”李轻舟滚烫的身体和冰冷的铁柱摩擦,一丝丝微弱的刺激令他发出低喘,同时点点白色液体从他双乳的乳头缓缓渗出,顺着乳环滴落在地上。

张伟拽着沈雪的胳膊,猛烈地抽插着,没一会儿,他就感受着一股热流从沈雪的小穴浇到了鸡巴上,同时沈雪的脖子也高高扬起,仿佛草原上的马儿抬头嘶鸣一样,接着就浑身软了下去,张伟看着瘫软如水的沈雪,又抽插了几下以后,“啵”的一声从沈雪的身体里抽出了鸡巴,拽着沈雪的双手将她拖到了一边,将鸡巴对准了李轻舟的小嘴。

李轻舟感受着嘴里温软的抽出,他回了回神,看到了张伟伸到自己脸前的鸡巴,他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慢慢将龟头含进了嘴里。

他轻轻地吞吐了几下硕大的龟头,一股腥味和张伟分泌出的前列腺液的淡淡咸味交织在一起顺着嘴巴直充鼻腔。

李轻舟这时被欲望充斥的大脑和内心的纠结交织在一起,这种反差更刺激的他兴奋起来。

他用舌尖轻轻地舔着张伟的马眼,接着顺着龟头向下,一点一点儿地舔舐肉棒下面的那根筋,由上到下,再由下到上,重新含住那根龟头在嘴里像吸酸奶一样慢慢吮吸,同时一双湿润迷离的眼睛费力地抬头看着张伟。

张伟看着自己的肉棒盖在李轻舟脸上,又被他含进嘴里,他低吼一声,“妈的,果然是天生的婊子!口活比真正女的还爽!”

他一送腰,把整根鸡巴插进了李轻舟嘴里,粗大的鸡巴直接撑满了李轻舟的喉咙,将他的脖子,撑得凸起了一个圆柱的形状。

“唔……咳咳……嗯……噗……哈……”伴随着张伟粗暴的动作,李轻舟难受的翻起了白眼。

张伟全然不顾李轻舟的反应,就像单纯的在用一个飞机杯一样剧烈耸动腰身,粗硬的肉棒不停的在李轻舟嘴里进进出出。

终于,张伟猛的挺身,将整个鸡巴全部插进了李轻舟嘴里,李轻舟因为窒息,身子不住挣扎,双手乱抓,固定他的铁架子也随之晃动。

“唔呜呜呜……”

窒息的感觉让李轻舟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眼泪也不停的流出,只听张伟满足的一声长叹,李轻舟感受到一股股热流直接从喉咙进到食道一直流进胃里,甚至还有不少直接从鼻子喷出来。

张伟射完精以后,摁着李轻舟头的手缓缓松开,看着李轻舟被精液和泪水糊了满脸的精致面容,内心升起了强烈的满足感。

李轻舟剧烈地喘息,每一口都伴随着精液的腥臭气味,只不过这些腥臭的气味如今让他甘之如饴,他缓了好一阵子后,伸出舌头,努力地舔干净了脸上能舔到精液。

张伟拍了拍李轻舟的头,“骚货,你口技比她们俩都好知道吗?”

李轻舟听到这话,瞥了一眼仍然瘫软在地上的两人,感到羞耻的同时,还有一种被表扬了以后的兴奋和得意。

他渴望的看着张伟那水亮的肉棒,舔了舔嘴角。

“不行,你可是要结婚了的人了!”张伟知道了他在想什么,摸了摸李轻舟的头。

李轻舟发出“嘤”的一声,撒娇到:“都两个月了……”

“听话,乖~”

原来,张伟这两个月都没有碰李轻舟,甚至在他下体贞操锁全副武装的同时,还给他定制了一个树脂的bra,这个能从背后上锁的bra,直接杜绝了李轻舟乳首自慰的可能,所以这两个月来,李轻舟只能前锁后塞的看着张伟玩弄两女,自己却一直得不到满足。

积攒了两个月的欲望令李轻舟特别容易发情,稍微一刺激下面就会流水,但是由于PA环的存在,也仅限于流水。

张伟当然是故意这样折磨他的,所以他每次肏弄二女的时候都会让李轻舟在一旁看,有时会像今天一样捆绑固定,更多的时候是任由李轻舟戴着全套的贞操装备在一旁旁观,在肏二女的时候,看着李轻舟的手在身上的贞操胸罩和锁上来回抚摸。

“乖,再坚持一个月,我已经给咱爸咱妈说了,已经定好日子了,下个月就可以举办婚宴了!”

李轻舟听着张伟称呼自己的父母为咱爸咱妈,心里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他泛着盈盈水光的眸子白了张伟一眼,“谁是你的爸妈?”

张伟看着李轻舟这风情万种的一眼,内心更加得意,恐怕谁也想不到当初那个肥宅还有这么娇媚的一面。

“嘿嘿”,张伟看着满屋的狼藉,笑而不答。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而张伟也确实如他说的那样,碰都没有碰李轻舟一下,每天与沈雪和张诗雅夜夜笙歌,李轻舟在一旁看的欲火焚身,任凭他怎么哀求勾引,张伟都只会发泄在二女身上。

李轻舟做春梦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有时候醒来会发现身下已经射了一滩白色的泥泞。

他现在被风吹过肌肤都会有战栗的感觉,尤其是在公司上班时,看着办公室里别的男人都白衬衫西装裤就会走神,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面前的电脑或者纸上被自己无意识的写下了肉棒,给我等字样,只能慌乱地涂抹掉,也幸好是在张伟的公司,自己也算是个中层,所以尽管工作时心不在焉,还是混了过去。

一转眼就到了快要和沈雪结婚的日子,李轻舟也顾不得张伟和沈雪他们之间的淫戏。

随着李轻舟父母的到来,张伟给李轻舟放了半个月的假。

李轻舟不得不将长到背部的长发简单扎了个马尾,换回了衣柜下面压着的宽松男装,并且好说歹说才让张伟解开了胸部的铁质贞操锁,用一层一层的绑带将木瓜一般的奶子尽力缠了起来。

李轻舟的父母也非常惊讶李轻舟现在的变化,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变得更秀气了,李轻舟的父亲老李比较古板,一心想着让李轻舟剪短头发,只不过在沈雪的劝阻和李轻舟的坚持,再加上看到了李轻舟如今一个月将近两万的工资以后,才打消了念头。

就这样,李轻舟和沈雪为了结婚的事忙前忙后,日子过得飞快,而张伟也忙着和张诗雅结婚的事,三人都减少了晚上做爱的时间。

终于到了婚礼那天,在张伟的刻意操持之下,他们两对夫妻的婚礼在同一天同一家酒店的不同楼层进行。

婚礼临开始之前,张伟拉着一身西装的李轻舟跑到了男厕。

尽管李轻舟做了一套高定西装,可穿在身上没有一点儿男人的感觉,配上娇媚的脸蛋和一头长发,再加上西装修身的版型修饰出的身材,反而像是偷穿了男朋友西装的女人。

看着眼前李轻舟的模样,张伟立马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他拉着李轻舟走进了厕所隔间,让李轻舟给自己口交起来。

“唔噗噗……咕哈……”李轻舟一身西装,被张伟拽着马尾,顺从地舔舐着眼前的肉棒,仿佛在吃什么绝世美味。

那种熟悉的倒错感和屈辱感令李轻舟欲罢不能,本来就是久旷之身的他立马发情起来,蹲在厕所隔间里,屁股缓缓的摇动,忘我的品尝着嘴里的肉棒。

张伟虽然被舔的舒适极了,却也没忘今天的正事,他估摸着时间,大概让李轻舟舔了十分钟以后,从他嘴里抽出了肉棒。

李轻舟感觉到嘴里肉棒的抽离,下意识的伸头想要去寻,张伟用鸡巴在他的脸上左右抽了抽,又拍了拍李轻舟的头。

“行了,一会儿还要婚礼呢!”李轻舟听到张伟的声音才回过了神,他想着刚刚自己淫荡的一面,不由得脸色通红。

张伟不管李轻舟在想什么,他粗暴的拉起蹲在地上的李轻舟,脱下他身上的西装,解开李轻舟胸上缠着的绷带。

顿时,一双雪白浑圆还带着微微甜香的白兔跳了出来。

张伟用手狠狠地揉了一把,又抽了几巴掌,刺激的李轻舟发出了压抑的喘息。

看着李轻舟雪白的双乳上出现的道道红印,张伟感到了强烈的满足,只不过这时酒店外面的婚礼也快开始了,他强压住心头的欲望,将手里的电击跳蛋贴在了上面。

李轻舟因为发情而不住的喘息,他任由张伟将四个跳蛋分别贴着自己双乳用绑带缠紧。

张伟看着李轻舟木瓜一样的白兔被白色的绑带缠的只有微微隆起,同时跳蛋也在上面露出了清晰的痕迹,满意的拍了拍李轻舟的胸,整了整自己的西装便离开了隔间。

李轻舟看着张伟离开,也慢慢穿回了西装,整了整衣服,刚准备离开,就觉得一股酥麻电流和震动从胸口传来。

“嗯……”他从鼻腔发出压抑的呻吟。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已经变得无比敏感的李轻舟立马无力的扶住厕所的墙壁,感受着胸口作怪的跳蛋,只希望它停下,又希望它的功率再大一点。

“哎呀,马上婚礼就该开始了,到处找你找不到!你在这里干嘛?”李轻舟的父亲老李走进了厕所。

“不舒服?看你脸怎么这么红?”老李看着自己儿子扶着墙,脸色通红,呼吸紊乱,担心地问。

李轻舟深吸一口气,强忍着胸口酥麻的感觉,压下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用力控制着声音回到:“没事,就是有点紧张。”

老李看了看儿子,确认没什么以后,拽着儿子的手走出了厕所。

接下来整个婚礼的流程,李轻舟都被胸口的跳蛋折磨的欲仙欲死,偏偏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表现出异样,只有沈雪看出了他的异常,但是沈雪反而故意拉着李轻舟哪儿人多往哪儿凑。

看着沈雪一袭洁白的婚纱,再看看自己的西装,李轻舟脑子里竟然产生了羡慕的想法。

但是胸口跳蛋不停的刺激,使得他只能像个机器人一样胡乱的应付着宾客。

在司仪的主持下,李轻舟和沈雪一起跪了二人双亲,司仪看两人交换戒指以后,趁机起哄到:“亲一个!亲一个!”李轻舟看着身穿一袭洁白婚纱,化了精致妆容更添三分艳丽的沈雪,想着过往种种,忘情的吻了上去。

沈雪也十分配合,只不过在两人亲吻过后,偷偷凑到李轻舟耳边小声说:“你又偷吃!”

李轻舟一下就满脸绯红,旁人也只道是面皮薄害羞,可是谁又能想到新郎下身前锁后塞,双乳还缠着跳蛋,新娘下身什么也没穿,小穴里同样塞着跳蛋,菊穴里还夹着一根硅胶阳具,甚至连他们喝的交杯酒,都有张伟射进去的精液呢?

晚上婚礼结束以后,李轻舟在张伟送给他和沈雪的婚房里,被驷马捆的结结实实的锁在主卧的狗笼里,看着沈雪、张诗雅在自己和沈雪的婚纱照下,被张伟肏出了各种姿势。

已经三个多月没发泄的他,被固定在狗笼里,看着张伟在两个女生小穴之间进进出出的泛着水光的肉棒,听着两个女生忘情的喘息呻吟,眼里满是渴望,而他下身的贞操锁压制的死死的小肉棒,只能无力地流出一股股的液体。


就这样,前前后后又忙活了一个礼拜,张伟和张诗雅,沈雪和李轻舟的婚礼结束了。

又过了两三天,张伟直接拉上了三人,跑到了海南,美其名曰度蜜月。

自从结婚以后,张伟成了三人的主心骨,自然说什么是什么,三人都没有反对,于是三人各自收拾了一番行李以后,搭飞机飞往海南。

到了海南以后,张伟租了一艘游艇,让船长开到了离海岸线不远也不近的地方后,就赶走了船长。

李轻舟和沈雪穿着同款的吊带连衣裙,修身的丝绸面料勾勒出二人丰腴的身材,他吹着海上淡淡的海风,看着身旁的沈雪,内心升起奇异的满足,他慢慢伸手握住了沈雪抓着栏杆的双手,沈雪看着眼前比自己还漂亮几分的人影,淡淡一笑,任由李轻舟握住了自己的双手。

海风微抚,海浪声声,天边不时有海鸟鸣叫,这个时候李轻舟和沈雪心里没有任何欲望,只有温馨与满足。

张伟的声音在二人背后响起,“怎么样?风景不错吧?”

李轻舟和沈雪回头,看见了只穿一条沙滩裤的张伟,张伟胯下的阴茎将沙滩裤撑出了一个大包。

“我给你们准备了点好东西!在你们的房间,去看看吧。”

李轻舟和沈雪见张诗雅迟迟不出来本就好奇,听到张伟的话,两人对视一眼,拉着走走进了船舱。

李轻舟和沈雪走进房间,发现房间里放着的正是沈雪婚礼那天所穿的一整套婚纱,还有跟沈雪那天穿的一模一样只是码数大小不同的高跟婚鞋。

他呆呆地看着婚纱,目中流露出期待,一旁的沈雪看着李轻舟的模样,轻笑了一声,推着李轻舟走到了婚纱面前,“穿上试试吧?这是主人给你的惊喜呢!”

不知为何,李轻舟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他任由沈雪拉着自己走到婚纱跟前,为自己换起衣服。

婚纱穿好后,沈雪从脖子上的项链中取出了李轻舟下身贞操锁的钥匙,撩起了婚纱的裙摆,打开了李轻舟三个多月来一直没有取下的贞操锁,露出了如同七八岁孩童一般还没有成年人小拇指长的软趴趴的阴茎。

李轻舟肉棒周围的阴毛早已经被张伟拉着用激光脱毛脱了个干净。

沈雪看着李轻舟白嫩可爱的小阴茎,轻轻用手弹了弹,没想到李轻舟立马轻喘一声,一股股稀薄的白色精液流了出来,沈雪将头埋进白色的婚纱裙摆之下,轻轻含住李轻舟小小的肉棒,慢慢清理起来,而李轻舟浑身瘫软靠在一旁,任由沈雪灵活的舌头逗弄自己的小阴茎。

沈雪将李轻舟流出的稀薄精液清理干净以后,放下裙摆,带着一嘴没有吞咽的精液,嘴对嘴与李轻舟吻在了一起。

李轻舟嘴里传来淡淡腥气,精液和口水在二人的嘴里不停搅拌,发出淫靡的水声。

直到张伟敲门的声音响起,不知道吻了多久的二人才分开,口水在两人都嘴边拉出了一条细细的长丝。

李轻舟脸红红地,任由沈雪拉着自己站起来整理整理裙摆,又看着沈雪穿上了一身红色的秀禾服。

红色的秀禾服是特制的,在胸口位置有一个月牙型的开口,正好可以隐隐约约看见沈雪雪白的双峰,两边开着高高的叉直到胯骨,随着走动,沈雪的臀部都若隐若现。

沈雪和李轻舟并排站在镜子前,看着两人的模样,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李轻舟看着镜子里比真正女人还秀丽三分穿着洁白婚纱的自己,他的小肉棒,也慢慢挺立起来。

“好了吗?”张伟催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沈雪和李轻舟相互看了一眼,手牵着手走到了门派。

张伟看着眼前的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的李轻舟和沈雪,眼睛一亮,目光像狼看到了肉一样。

李轻舟被张伟用这种目光看着,内心既有害羞,还有一种怪异的得意。

张伟咽了咽口水,转身走出了船舱,“跟我来。”

甲板上,张诗雅一身黑色乳胶衣,穿着全套的K9套装,脸上带着的鼻勾和肛勾被连在一起,只能强行仰着头,嘴里被塞了一个口球,走进了还能隐隐听到身上传来嗡嗡的声音。

张伟看了沈雪一眼,走到张诗雅面前,解开她乳胶衣下身的拉链开口,一把将自己的鸡巴塞进了张诗雅湿润的小穴抽送起来。

沈雪扭头看着拉着自己手的李轻舟,在李轻舟的惊呼中掀起了他的婚纱,同时撩开了自己的秀禾服,将自己的小穴对着李轻舟的小阴蒂轻轻摩擦起来。

随着沈雪的动作,李轻舟下身传来一股温软水滑的感觉,他轻喘一声,无比敏感的小肉棒又射出了淡淡的精水。

沈雪将李轻舟按在一旁的沙滩椅上,跨坐在他身上,将无毛且微微发黑泛着水光的小穴,对准了李轻舟的小肉棒。

可无论沈雪怎么努力,李轻舟的小肉棒依然是半死不活的状态,甚至小肉棒只能在她小穴周围打滑,怎么也插不进去。

而李轻舟感受着下身温暖湿润的感觉,也试图将自己的小肉棒插进沈雪的小穴,可是同样徒劳无功。

“还不够……好想要……”

“大鸡巴……”

“射了……不爽……想……”

李轻舟任由沈雪在自己身上如水蛇一样扭动腰肢,沈雪双手不时地拉动李轻舟双乳乳环,李轻舟被挑逗的满脸通红,但眼角余光却不受控制的撇向一旁被张伟抱起来肏的张诗雅。

一旁的张诗雅,被张伟抱在怀里,张伟巨大的肉棒每次插入甚至都能在她紧身的乳胶衣上看出凸起,而且随着张伟的抽插,张诗雅浑身的软肉都在一上一下的抖动。

“嗯嗯嗯……呜呜呜……啊嗯……”因为戴着口塞,张诗雅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张伟表面上是在肏张诗雅,可是却一直在看着李轻舟和沈雪的反应。

看着李轻舟的模样,张伟“噗嗤”一声抽出自己的肉棒,从张诗雅的小穴里带出了一股淫水。

发情沈雪在李轻舟身上又是扭腰又是舔李轻舟的双乳,下身的小穴不住地摩擦李轻舟那短小白嫩的肉棒。

张伟挺着自己高耸的肉棒走到二人身前,左右晃了晃自己的肉棒,“想要吗?”

沈雪听见张伟的声音,一个翻身就从李轻舟身上下来,跪在了张伟面前,双目含春地看着张伟粗大的鸡巴。

一旁的李轻舟憋了三个多月,尽管沈雪刚刚的挑弄让他几次射精,可他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李轻舟看着眼前硕大的肉棒,他终于明白自己差的是什么了。

他学着沈雪的样子,跪在张伟的身前,仰头看着眼前那比自己脸还长的巨大肉棒,低声怯懦到:“想……想要……”“想要什么?”

张伟用泛着水光的肉棒抽了抽李轻舟的脸颊,“还要我教你吗?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李轻舟红了脸,鼻端满是张伟肉棒上雄性的气息,他瞥了一眼同样跪在一旁的沈雪,大声说:“想要张伟主人的大肉棒!”

说着他就想伸头去含住张伟的龟头,张伟却一扭身子,“选了肉棒鸡鸡可就要锁起来了哦~”

李轻舟只犹豫了一下,“肉棒……要肉棒……”

“哈哈哈哈,好,那以后你的废物阴蒂就永远锁起来吧!把这个穿上!”

张伟不知从哪儿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特制贞操锁,贞操锁一端是向内延伸的圆球加导尿管组成,一端事顺着导尿管开口延伸出来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细长软管,李轻舟轻车熟路地插入导尿管,将贞操锁戴好,圆球将他的肉棒全部压回了腹腔,下身只能看到两个可爱的小睾丸和贞操锁连着导尿管露在外面长长的一条软管。

张伟又拿出了一个硅胶假鸡鸡,软管正好可以嵌入肉棒提前留出的空隙,硅胶肉棒下还有两个环,可以穿过李轻舟的蛋蛋,将假肉棒固定住。

只听一阵“咔哒咔哒”的声音,这根假阳具就牢牢固定在了李轻舟的下身,李轻舟从没见过这样的黑科技,他伸手摸了摸下身多出来的软趴趴的阳具,入手是硅胶的触感,他伸手拽了拽,发现固定的十分牢靠。

“这个假阳具可是按照我的尺寸一比一倒模做出来的,用的也是公司科技,你鸡鸡内插着的这个导尿管和嵌入这个假玩具肉棒内的软管相连,就等于说在你本身的废物鸡巴被压进去的同时,还给换了一个新鸡巴让你可以射精排尿。”

李轻舟看着自己身下那突然多出来的软趴趴的肉棒,即使现在是软软的垂下也比自己那阴蒂勃起还要大。

“对了,我还做了点特殊的设计”,张伟拿出一个手机,点开了一个App,“既然你选择了肉棒,那么以后你的废物阴蒂就要永远锁起来,但是万一我不在的时候,沈雪和张诗雅想要怎么办呢?凭你这个小废物肯定满足不了他们,所以……”

张伟说着,在App上点了一下,李轻舟就看见软趴趴的肉棒突然膨胀变大,变得和张伟的肉棒一模一样。

张伟又点了一下,一股电流就从李轻舟的下身传来,“我还加了电击功能哦~”李轻舟感受着身上忽大忽小的酥麻和痛感,下身的小鸡鸡兴奋的想勃起,可被内伸的圆球压的死死的,只有前列腺液顺着这根假鸡鸡的前端流出。

张伟满意地看着李轻舟下身那根按照自己肉棒模样一比一制作出来的肉棒,又在手机上点了一下。

硅胶阳具内部的通路立马被堵住,李轻舟只觉得一股股的前列腺液憋在尿道得不到释放。

“这个可以随时关闭,控制你尿尿和排泄哦,这样可以防止你的垃圾精子污染沈雪她们的小穴!满意吗?”

李轻舟看着下身这不属于自己的假鸡巴,听着张伟的话,脑袋里早已经被性欲和身上突然“长出”鸡鸡的怪异和兴奋感充斥,他身后粉红色的小菊穴不停的一张一合,如同玫瑰花,又像是女人喘息的红唇。

“嗯……”李轻舟轻轻应了一声,“可以给我了吧……”

“别急嘛,还有最后一点”,张伟拿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扔给了李轻舟,趁着李轻舟在看纸上的字的时候,用鸡巴抽了一下沈雪的脸,沈雪立马起身拿起出了手机,点开了录像,放在了一旁的手机三脚架上。

“你只要把上面的字念出来,我就满足你!”

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张伟这样玩,但是李轻舟看着纸上的字,仍然产生了巨大的羞耻。

张伟可不管那么多,他拉过一旁的沈雪,掰开她的一条腿,直接将肉棒插进了沈雪湿润已久的小穴。

“嗯……还是主人的棒……”沈雪发出一声呻吟。

听到这话,张伟开始剧烈地打桩。

“啪啪啪啪”

“嗯哦……好爽……这才是男人…嗯……飞了……”李轻舟看看纸上的字,又看了看因为张伟停止操控而重新软下去的鸡巴,咽了咽口水。

算了,反正都这样了,就这样吧!

李轻舟这样想着,爬行到张伟和沈雪面前,跪在二人面前,正准备念出纸上字的时候,被张伟肏的不上不下的张诗雅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他跟前,用身体轻轻摩擦着李轻舟。

李轻舟轻轻一抖,感觉下面又有精液流出,却被导尿管又堵了回去。

他强忍着难受,任由张诗雅在自己身上摩擦,颤声念出了纸上的内容:“我……我自愿放弃做男人的权利……从此只当张伟主人的鸡巴套子和沈雪张诗雅的人形按摩棒……”

“我自愿被进行永久的射精和排泄管理,射精和排泄必须得到三人中一人认可才能进行……”

“我自愿认……认我的妻子沈雪为主………并……并且我和我的妻子自愿被张伟主人玩弄……”

“张伟是……是主人的主人……沈雪是主人……张诗雅是二主人……我……是……我是最卑贱的……嘤……母狗……雌畜……”

“主人和夫人的话是绝对的……我……没有允许……主人和夫人做爱的的时候我必须在在一旁旁观……没有……没有允许……我禁止进行一切形式的自慰……”

“我身上的每一处都不属于我自己,都是主人和夫人们的财产!”

“我是废物伪娘,根本不能勃起,根本不能满足我主人,感谢张伟主人的主人可以肏我的主人……我是废物伪娘……”

纸上内容林林总总,李轻舟每念一条,内心的羞耻就加重一分,他甚至已经开始迷恋上这种羞耻的感觉,他开始越念越快。

下身酸胀的感觉不停传来,无论是精液还是前列腺液都别关闭的导管堵住丝毫得不到排泄,这种憋闷的感觉折磨的李轻舟欲仙欲死。

“咦……唔唔……”沈雪被张伟肏到了第一个高潮,她的小穴一开一合,一股一股的爱液喷到了李轻舟头上。

张伟看着被浇了满头满脸的李轻舟扔在念着纸上的字,他冲李轻舟喊道:“别念了,过来,凑近点!”

李轻舟下意识地往前爬了爬,爬到了张伟和沈雪身前,一抬头就能看到沈雪的小穴和张伟的鸡巴。

张伟看到李轻舟爬到差不多的位置以后,“噗嗤”一声抽出了自己的鸡巴,又带出了大量沈雪的爱液。

李轻舟仰头张嘴,任由腥咸的液体浇了自己一脸。

“哈哈哈,不错,不错!”说完,张伟在手机上点了一下,李轻舟下身那按照张伟鸡巴模样做的仿真鸡巴立马挺立起来,他粗暴的撕开李轻舟身上的婚纱,将鸡巴对准李轻舟那不停开合的嫣红菊穴,插了进去。

“嗯哦哦哦哦哦哦……”李轻舟三个多月没被肏过的菊穴,随着张伟肉棒的插入,传开了强烈的满足感,他感觉自己的马眼一张一合,但是就是射不出来,这种酸麻憋胀的感觉交织跟背后菊穴被抽插带来的快感交织在一起,令他双眼翻白。

“嗯哦哦……大鸡巴……好爽……不行了……要射了……要射了……”

“嗯嗯哦哦哦……嘶哈……主人……我是张伟的鸡巴套子……嗯嗯……让我射……玩坏了……坏了……噫……”

“主人……呜呜呜……”

李轻舟被折磨的大声哭泣呻吟,张伟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继续猛烈的抽插,而一旁的沈雪站起来,将自己的乳房对着李轻舟的乳房,贴在一起加开始玩弄起来。

乳首的刺激和下身滚烫的肉棒不断撑开菊穴越顶越深的感觉,刺激的李轻舟几乎要发狂。

“呜呜呜……好爽……坏了……求求了……射精……嗯嗯啊啊啊……爸爸……飞了……”

李轻舟胡乱的哭喊着,张伟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点了一下开关。

“咿呜呜呜呜……呀呀呀……去了……飞了……啊……”

李轻舟身子反弓成一个虾形,完全贴在张伟怀里,大量的液体顺着下身那仿真肉棒射在了贴在自己跟前的沈雪身上。

沈雪丝毫不在意,慢慢蹲下身子,含住了那根张伟倒模的仿真阳具,慢慢舔舐起来。

张伟架着李轻舟一条腿,任由他靠在身上喘息,泪水和淡淡的汗水顺着李轻舟的脸颊滑落,他一边缓慢地在李轻舟的菊穴里抽插,感受着李轻舟温暖湿润还带着吸力的菊穴,一边伸手拉扯李轻舟双乳的乳环,乳白色的奶水顺着李轻舟的双乳随着张伟的玩弄而流出。

闻着李轻舟泌出来的带着淡淡甜香的乳液,张伟干脆直接埋头吸了起来。

“嗯嗯呢呢……”还没回神的李轻舟被突然含住乳头,无意识地发出了呻吟,浑身颤抖。

等他被乳头上一阵阵的吸力唤回意识,他先看到了张伟埋头在自己身上猛吸,稀薄的奶水被张伟一点点的喝进肚子,接着感觉下身的仿真阳具同样被什么东西摆弄,李轻舟低头一看,发现沈雪正忘情地舔舐着硅胶的仿真阳具。

看着下身那根粗大的鸡巴被舔舐,虽然他跟那根鸡巴没有丝毫神经连接,可李轻舟感到了一种奇异的快感和触感,尤其是想到这根鸡巴甚至都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眼前这个正在吸自己奶的人的时候,李轻舟嘤咛一声,这种扭曲又变态的快感,令他又一次达到了高潮,这次他直接失禁尿了出来,而沈雪没有丝毫嫌弃的努力喝了下去。

张伟看着眼前淫靡的一幕,感到自己下身的精关也开始变得松懈,他放下李轻舟,让他和沈雪并排跪在地上,并且让二人举起戴着婚戒的手拉在一起,飞快地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没一会儿,大量白浊浓稠带着腥臭味的精液射在了二人的婚戒上,李轻舟和沈雪相视一笑,同时舔了上去,而一旁的张伟抱起早已经饥渴不已的张诗雅,肏了起来。

一时间,整片天地只剩下这一艘游艇和男女的呻吟。


春去秋来,又是三年过去,张家的豪华别墅里的一个房间里,正传出压抑着的呻吟喘息。

这间房间里摆着一张巨大的床和一只狗笼,狗笼里铺满了柔软的毯子和薄被。

床上,张伟将张诗雅和沈雪并排叠放在一起,用自己的肉棒插的兴起,而一旁的李轻舟,穿着一身孕妇装,挺着圆鼓鼓的肚子,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在喂奶。

“喂!你们小声点!阿漱刚睡着!”李轻舟瞪了床上的三人一眼,李轻舟扭了扭腰,自从这次再怀上以后为了宝宝又是好久没有做过了,他其实也饥渴的很,给阿漱喂奶的时候,也被婴儿的小嘴吮吸的浑身酥麻。

张伟嘿嘿一笑,满怀歉意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尽量克制,都是她们俩说怀孕会影响身体,所以我辛苦你嘛!”

李轻舟晃了晃怀里的婴儿,“哼,就知道心疼她们!”

张伟将鸡巴从沈雪的子宫抽出来,插进了张诗雅的小穴,“这不是你的孩子嘛,你喂你跟沈雪的孩子怪我干什么呢!”

李轻舟白了张伟一眼,轻轻摇晃怀里的婴儿,哼起了摇篮曲。

原来张伟这两年通过给李轻舟移植人造子宫,并通过体外受精的方式,让李轻舟生下了和沈雪的的孩子,而在李轻舟生下阿漱后不久,张伟又用同样的方式,让李轻舟怀上了自己和沈雪以及张诗雅的孩子,而沈雪和张诗雅则是直接做了节育,可以任由张伟中出。

听到这话的沈雪和张诗雅对视了一眼,推开了张伟,一人接过李轻舟手上的婴儿放进摇篮车里,一人轻轻托着李轻舟的腰,用眼神示意张伟。

张伟从床上站起来,走到李轻舟身前,慢慢的将鸡巴插进了他的菊穴,小心翼翼的抽插起来。

“嗯……好爽……”李轻舟发出了满足的喘息。

而一旁婴儿车里的阿漱,由张诗雅看着,睡得正香。

完结撒花!

这篇没有大纲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文总算让我憋出来了一个大结局!虽然可能有不少坑没填,但总归是有个完美(确信)的结局了!也不是不能往下写,往下各种乱七八糟的肉可以再写个好几章,但是没有意义,所以这样收尾挺好的。

另外,上一章只有寥寥几个人打赏,我差点直接扔下不写了,拖了又拖还是给写完了,我写的时候,都把自己写湿写硬了好几回,我不信你们都没感觉!所以,看在完结的份上,大爷们行行好,给点钱让我买点营养快线哇!

最后,在这里,有多少人看过斗破苍穹千年变和末世之黑暗召唤师这两个小说的?我打算根据这两个小说开个新坑,想看看有多少人看过!

最后,有没有人想跟我互锁的?就是互相监督戴锁!不找锁主!不找主!只是互相监督戴锁,拍照抽查的那种!有的话加我Q好嘛!

<< 我的雌堕 第十二章
1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8 thoughts on “我的雌堕 第十三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