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811 ♥

扶她总裁的伪娘母狗 第一章

目录

扶她总裁的伪娘母狗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你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吧

今天又是干劲满满的一天。

陆晓如往常一样走进了天海大厦的大门,但心中仍旧有些忐忑,毕竟她可不是走正常流程进来的,而且还是个男的,只是天生长的比较阴柔,生了个女人相。

凭借这副得天独厚的天赋也是吃的很开,平时打扮比较中性,迎合客户胃口,可男可女,基本上所有单子都能尽快完成。

但前公司的一次应酬让她栽了,那个应酬的老总非要和她发生些关系,她见势不妙直接摊牌说自己是男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面更兴奋了,甚至用上了强,但她怎么会从,抄起桌上的酒瓶就砸了上去。

后续就比较悲惨了,那人动了关系,让陆晓赔了不少的钱,但这也就罢了,公司也把她解雇了,到现在银行里还有将近两百万的欠款,毕竟她就是一个业绩比较好的小职工。

花钱造了些假证件,又走了些关系,才来到这家天海公司谋份差事,之前的身份不能用了,只有敢出现,那个老总绝对会让她没好果子吃,所以只好用了女性的身份,才安稳的开始了新生活。

“柳秘书,早。”现在刚开门,空旷的大厅显得有些清冷,只有一位身穿职业套装的小姐百无聊赖的敲击着电脑。

听到有人叫她,懒散地抬起头,看见青春靓丽的陆晓,眼睛不由一亮,放下手头工作打趣道:“这不是陆小姐吗,这没几天就进了管理部,羡慕死姐姐我了。”

“柳姐别这么说,都是运气好,总裁突然就提拔我了。”陆晓小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啧啧啧,我秘书的职位可是爬了好几年,总裁这么一搞,多半是馋你身子,你可要小心了。”

陆晓一怔,是啊,自己这个凭关系进来的怎么突然被重用了,她原以为是自己业绩好,绩效评价每次都进了前三,但越想越不对劲,自己才来不到一个月啊,怎么…

等等,总裁不是女的吗,我怕什么潜规则,要潜也是潜那些奶油小生,听话乖巧的小白脸啊,跟自己有毛关系,毕竟自己现在可是女的啊。

陆晓脸色一变再变,最后似乎是想通了什么,最后柳眉微竖,幽怨地看了过去:“柳姐,你又拿我开玩笑,我以后不跟你说话了。”

柳月舒玩味一笑,看着陆晓生气的模样甚是得意,作为已经有七年经验的老员工,枯燥的生活难免需要些情调,调戏新人可是她的拿手好戏。

不过还是不能太过火,记得上次开的玩笑有点大,被总裁叫办公室里好一顿批,那可是个怪物啊,差点没能完整走回来。

轻咳一声:“随便聊聊嘛,你也太好骗了,连总裁是男是女都记不清了,行了,别一脸不高兴了,中午请你吃饭。”

听到要请自己吃饭,陆晓眼睛一亮,她的情况自己清楚,能省就省吧,为了赔偿损失可是贷了不少钱,一顿饭钱也是钱。

“那可太谢谢柳姐了。”

“行了,小财迷,快去工作吧,要是被发现我们在这闲聊,少不了扣钱。”

“知道了,柳姐再见。”

陆晓打完招呼,踩着一双高跟鞋,拎着小包径直向电梯走去,那里已经有一个人在等候了,她为了保住这份工作,每次来的都非常早,竟然还有人比她先到。

看了看人影,感觉有些熟悉,紧身的职业套装,精致犹如黑宝石的黑丝大长腿,小臂上挂着一个灰色的包包,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文件。

因为是背对着陆晓,她还有点不敢认,但那个包她可是认得的,思思可是花了大半年工资才买到的lv包包,刚才被调戏心里正糟糕着呢,压低声音,悄悄的摸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响彻整个电梯间,挺翘的屁股一颤一颤的,掀起了一片动人心魄的波浪,前方的人影吓得跳脚,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发出一声娇媚的声调:“啊~”

“思思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天来的比我还早。”感受着手中传来的柔软,陆晓嘿嘿直笑,之前的不快也是一扫而空,舒服了。

陆晓抬头看向转过身的“思思”,这一看之下,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刚刚还神清气爽的心情顿时如坠冰窟,因为她认错人了,来人哪是思思,而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天海集团的总裁——周玉琼。

完犊子了!

但我觉得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吧。

“对…对不起,董事长,我……我认错人了,我以……以为是思思姐。”陆晓磕磕巴巴的说完,一脸不安的低着头,看着自己贫瘠的胸部。

天海的人谁不知道总裁出了名的严苛,有冷面修罗的称呼,公司里面没人敢触她的眉头,就她这一巴掌下去,扣工资都是轻的,工作都可能给扇没了。

周玉琼看着像是鹌鹑一般缩着脑袋的陆晓,眼眸中透出一抹来自上位者的威严,清冷的气质迸发,陆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敢直视分毫。

忽的,周玉琼咧嘴一笑,似是见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清冷的眸子中荡漾起一丝波纹,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这一刻,如冬雪消融,一笑百媚生,可惜陆晓是看不见这难得的一幕了。

她正欲开口,“叮”的一声,电梯不合时宜的开了,收回想要说的话,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了进去。

等了一会,见陆晓迟迟没有动作,眉头一皱,不悦道:“是要我请你上来吗!”

“啊?哦。”

陆晓赶忙快步跟上,来到周玉琼的身后,缩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喘,电梯逐步开始上升,等待的时间让她感觉像是一个世纪般漫长,无形的压力,让她有些站不稳。

叮咚!

电梯终于停下了,让陆晓紧绷的神经得到一丝松懈。

“下不为例。”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就完了,没点实质性的惩罚,看来自己今天运气不错啊,竟然在冷面修罗手上活了下来,这要是吹出去那不得起飞,不过也就想想,要是她真敢说,明天就得留宿街头。

平复了下心境,她也朝自己的岗位走去,跟几个熟悉的人打完招呼,她坐在自己电脑桌前,开始了今日的工作,这些天并没有什么大单子,就是整理一下最近的资料,也不算有多忙。

转眼间两个小时过去,坐的有些久了,腰酸背痛,活动了一下脖子,她正准备起身去接杯咖啡提提神。

此时,一道熟悉的人影来到她的身侧,敲了敲她的桌子,回头望去,来人正是柳秘书,她也没卖关子,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总裁找你。”

找我?不会是事发了吧,不是都原谅自己了吗,讪讪开口道:“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看着懵圈的陆晓,柳月舒安慰道:“不知道,说不定是好事呢。”

想也想不明白,船到桥头自然直,应了声是,起身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轻轻叩响房门,里面传来一声“进”,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周玉琼正坐在一张真皮座椅上,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时不时还捻动几下,见陆晓进来,放下手中的文件,平静的注视着她,但是不知道怎的,陆晓感觉这个时候董事长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有些火热。

周玉琼将文件摊在桌面上,推了过去:“你可以看看。”

陆晓疑惑的拿起那份文件,只是一眼,她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

入目是一张照片,那是她原本的样子,比较中性的,这也就罢了,和现在的样子差别并不算很大。

只是后面写着:性别男,以及一堆她的生平事迹,甚至连银行的借贷都是一清二楚,这是将她的所有底细都给查清楚了。

这事要是大肆宣扬出去,她可以说是身败名裂,别说还款了,以后可能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甚至还有可能被诉讼。

心思电转间,想清楚这些,她拿着文件的手开始颤抖,她可以预想到自己的前途算是完了。

“对不起,我只是……只是……”

看着陆晓语无伦次的样子,周玉琼玩味一笑,出声打断了她:“你应该不想把这些宣扬出去吧。”

陆晓有点懵,但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我可以不说穿,不辞退你,甚至可以给你升职加薪……”

这未免也太好了吧,不过她可是混迹了职场好多年,这必然是有代价的。

果然,周玉琼接着说道:“但是!你要成为我的东西!”

富婆、包养这两个词汇在他头脑中闪过,又看了看周玉琼堪称绝色的俏脸,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咽了咽唾沫,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失神。

不行不行,我可是有志向的,按照自己的天赋,给她十年绝对能够干出一番事业。

忽然,一双修长白皙的玉手扶上的她纤细的腰枝,缓缓抱住,手指还不断的摩挲着,上下其手,甚至已经摸到了她敏感的胸部,精神为之一振,但却不敢有半点动作,只是轻微的颤抖。

周玉琼朱红娇艳的红唇贴着她的耳畔戏谑的说着:“太太,你也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吧?”

这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陆晓心中一横,闭上了眼睛,认命般轻声开口道:“只要不说出去,让我干什么都行。”

说完这番话,似是用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整个人瘫软了下去,要不是周玉琼在后面扶着,估计此时已经一屁股坐地上了。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要叫我主人哦,忘记了可是有惩罚的。”

周玉琼嘴角翘起,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要不是今天偶遇,她还发现不了这么个极品。

松开手回到座椅上,对着还在发呆的陆晓招招手,用命令的口吻道:“过来。”

陆晓回神,她适应的很快,快步来到周玉琼的进前。

见她如此听话,周玉琼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道:“跪下。”

陆晓依言照做,只是面前就是周玉琼黑丝长腿,甚至能够嗅到上面沁人的馨香,下面的肉棒不由自主的硬了,纵使跪在地上,但贴身的工作裙被她撑起了一个凸起。

“啧啧啧,这就硬了,还真是个淫荡的母狗。”说着,名贵的黑色高跟鞋便踩了上去,将隆起的肉棒压了回去,甚至还能感受到一丝弹力。

陆晓闻言羞愧的低下了头,脸色泛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明明是正常反应嘛,怎么能怪她呢。

“说起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要不是早上被你扇了一巴掌,我也不会发现你这么个潜伏的伪娘。”

“还有,你可是魁魁祸首啊。”

周玉琼撩起她的职业套裙,黑丝包裹的玉腿显露无疑,女人隐秘部位更是呈现在了陆晓眼前,但让她眼前一黑的是,那里竟然有一根巨大的肉棒。

此时正被丝袜和蕾丝内裤束缚着,撑得鼓鼓囊囊的,想出又出不来,上面还残留了一些干涸白色的浊液,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看到了吧,要不是你一巴掌拍下去,也不至于一直勃起,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肉便器了。”

陆晓懵了,以至于周玉琼说了什么都没在意,先前以为就是一个喜欢伪娘的女富婆,来她这找找刺激,没想到藏的这么深。

等等!那我不是……想着想着,陆晓突然菊花一紧,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挺惊讶的吧,我们家族比较奇怪,生来便有两种性器官,但欲望是普通人的好几倍,所以你懂的。”

“扶她?”

“差不多吧。”

周玉琼张开腿,拉下丝袜以及内裤,肉棒直接弹了起来,在陆晓面前晃了晃,阴道和菊穴也是一览无余,陆晓只感觉一种不可思议,世界真神奇。

望着近在咫尺的肉棒,似乎有着难以抵抗的魔力,她竟然想尝尝什么味道的,想法一出,便一发不可收拾,如燎原野火般占领了她的理智。

鬼使神差的缓缓靠了过去,紧张的咽了咽唾沫,已经能够感受到肉棒上灼热的气息,还有一股特别的味道,深深地勾引起她的欲望。

“切,真墨迹。”

周玉琼等不及了,直接抱住她的头,用力按进了她的下方,粗大的肉棒瞬间插入陆晓的口中,经过口腔滑进喉咙,猝不及防之下,陆晓感到一丝窒息感,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双手攀上了周玉琼的玉腿,开始挣扎。

周玉琼直视陆晓的眸光一冷,陆晓瞬间停手,无可奈何的忍受呼吸的不畅。

“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要学会自己动。”她拍了拍陆晓的头,示意她开始吧。

陆晓别无他法,只能照着老板的命令来,谁让她把柄都在别人手上,适应了一下后,她开始向小电影中的妓女那样开始了口交。

脑袋开始有规律的耸动,每次深入都直插到根部,她也不想这么卖力的,毕竟肉棒太粗了,深喉会让她有种窒息感,甚至想干呕,但要是不深喉,周玉琼可是会给她按回去的。

也不知道怎么保养的,没有什么腥臭味,反而有些香甜,她发现其实感觉也不坏。

“学的挺快啊,都会用舌头了,不错……啊~对,就是这样。”

陆晓开始舔舐肉棒,虽然还不熟练,但还是给周玉琼带来了些舒爽的感觉,不过射精的话,那还早着呢。

两人正玩的不亦乐乎,房间的没被扣响,打断了两人的动作,周玉琼低声道:“我叫你停下了吗,继续!”陆晓只好继续埋头苦干。

随后目视前方,装出一副冰山总裁的模样冷声道:“进。”

房门推开,进来的是陆晓的熟人,目前最亲密的朋友——顾思思,她看起来有些天然呆,留着一头齐肩短发,有些婴儿肥的小脸显得有些可爱,像是刚步入社会,青春洋溢的少女。

“周总,这里是这个月的财务报表,财务部叫我送来的。”顾思思递过来一份资料。

躲在桌子下面的陆晓身形一震,这个可是她的好闺蜜,要是被发现她如今的模样,那不得社死当场,停下了口中的动作,想要往桌下的角落里躲。

周玉琼怎会如她的愿,她可是来感觉了,黑丝玉足夹住陆晓的脖子,左腿勾住右腿脚腕,将陆晓锁喉,阻止她向后退去,更是用足了力气,致使陆晓粉红的嘴唇死死的贴到了周玉琼的阴部,每一次呼吸都是来自周玉琼带着骚味的体香。

“放这吧。”

“好的,那我就先去忙了。”

“嗯。”

咚!

房门关上,周玉琼微微松了些力道,随后抱着陆晓的脑袋开始自给自足,疯狂的开始抽插陆晓的嘴穴,俨然当成了一个自慰便器,晃得陆晓脑瓜子嗡嗡的,但一个不字都说不出来。

“要高潮了,一会可你要全吃掉啊,要是漏了,哼哼~”

等等,吃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啊……

没等她想太多,口中的肉棒突然一阵耸动,轻微开始颤抖,似是火山爆发前的地震,很快一股滚烫的液体喷涌而出,瞬间注射到她的喉咙,顾不得恶心,赶忙吞咽,一会要是洒了,少不了一顿羞辱。

喉结起伏间,一波又一波精液被吞如腹中,说起来,周玉琼的精液没有太大的腥臭味,有种莫名的感觉,有点像热腾腾的酸奶,至少不难接受。

但毕竟是第一次,陆晓不是很熟练,周玉琼的精液量也着实不小,顺着嘴角流淌而下,甚至琼鼻也喷出不少,打湿了周玉琼完美的黑丝玉足。

嫌弃地看了一眼陆晓的惨状,心底暗叹,还是要多多调教啊,抽出已经射过一次的肉棒,拉出了不少洁白的丝线。

陆晓如释重负的低下头,将残余的精液吞下,才敢开始咳嗽,现在每次呼吸都是精液味。

“你这个肉便器还真是不合格,竟然流出来这么多。”

陆晓抬头扫视了一下,发现周玉琼褪到大腿的丝袜和内裤全是精液,白色的浊液在黑丝上是如此的醒目。

“看来是穿不了了,帮我脱下来吧。”

陆晓接到命令,恭敬地捧起周玉琼的玉腿,轻轻的脱下她的高跟鞋,望着呈现在眼前的丝足,不由得凑近闻了闻,带着些许皮革的汗臭味,感觉有些上头。

看着陆晓的举动,周玉琼掩嘴轻笑,没有阻止,看来已经适应自己的身份了,以后可以玩点更刺激的。

抓住丝袜一点点拉下,很快就脱了下来,低头捧在手中,等待下一步指示。

周玉琼夹起沾满精液的丝袜,凑到陆晓嘴边,擦拭着残存的精液,待到差不多了,迅速塞进了她的嘴里,丝袜有些大,但还是不停的往里面塞。

陆晓感觉小嘴被塞进了异物,而且还在不停的往里面挤,不仅口腔被塞满,舌头一点都动不了,甚至喉咙里面也传来一阵粗糙的麻痒。

樱桃小嘴被撑的老大,只用鼻子呼吸有些不畅,使得陆晓不得不用嘴呼吸,传来一股混合了精液和丝袜汗臭味的奇怪味道。

周玉琼又拿起内裤,将有大量精液的那一面冲里,直接套在了陆晓的头上,看着像一个变态的痴女,行走的肉便器。

陆晓却是一动不敢动,默默承受着一切,反正又不掉一块肉,而且她还十分享受,自嘲一句,自己还真是有受虐倾向。

满意地看着自己杰作,翘起二郎腿,冷声开口道:“这就是你的惩罚,对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周玉琼从底下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根粉色的假阳具,又找出一个奶白色的瓶子,挤出里面的白色浊液涂在假阳具上,随后丢到陆晓面前,玩味地说道:“用这个高潮一次才可以走哦~”

看着有3cm的假阳具,上面还有不少让人发麻的凸起,她直接就懵啊,要把这玩意塞进菊穴……

好吧,她还真可以,以前有兴趣试过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网上说的那么舒服,扩张的也有限,不过3cm而已,小意思啦,就是高潮有点难度。

脱下自己的内裤和丝袜,找了一个合适的姿势躺下,两腿高高翘起,打开成M状,将下面展示给了高坐在椅子上的女总裁。

捡起涂满润滑液的假阳具,因为内裤遮挡的缘故,摸不清具体的位置,只好一点点的试探,先将菊穴口润滑了一下,才慢慢往里面插。

“嘶~”

开始的时候都会痛一下,不过很快痛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异物入侵后的排泄感。

稍稍适应了一下,假阳具逐渐深入,感觉润滑的差不多了,陆晓开始加快速度抽插,假阳具与括约肌的摩擦让她精神巨震,但是还不够。

“没看出来嘛,你还挺熟练的,不过这样可是高潮不了的,让我来帮帮你吧。”

周玉琼伸出光洁的玉足,抵在了假阳具上,微微用力便踢了上去,假阳具长驱直入,伴随着陆晓呜呜的哭喊声,整根假阳具都没入了她的菊穴内,只留了一个小尾巴在外面。

陆晓先是感到一股剧烈的疼痛,菊穴内的假阳具顶到了深处,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让她的精神剧烈颤动,全身肌肉紧绷。

随之而来的是欲仙欲死的舒爽感,这好像是捅到前列腺了,没想到在这么深的地方,以前怕疼没敢这么玩,简直爽上天了,跟手淫完全没有可比性。

然而这样头一次的特别感触,竟然让她高潮了,只见陆晓的肉棒,

“嘁~早泄的废物肉棒。”周玉琼嫌弃地看了一眼,略含怒意地踩在陆晓射精的肉棒上,还用力拧了拧,涂着艳红指甲油的玉足沾满了不少精液,有着让人堕落的魔力。

将带有精液的玉足踹在陆晓戴着蕾丝内裤的脸上,把陆晓的头抵在桌柜上,来回蹭了蹭,把精液全部蹭在她的脸上,嗔怒道:“真恶心,你这个垃圾肉便器。”

“呜呜呜…”享受着带来无尽快感的肉棒,在脸上蹂躏她的玉足,鼻尖传来的浓郁精液味,陆晓感觉一种别样的情绪缭绕心头,这样好舒服啊,好想要。

兴奋的目光透过套在头上的内裤被周玉琼发现,她咧嘴一笑:“果然是个变态。”

她收回玉腿,穿好高跟鞋,妩媚开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这边还有一堆工作要忙。”

啊?这就完了,她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她也不敢有异议,取下内裤以及湿成一团的黑丝,拔出深入的假阳具,再顺便清理一下狼藉的现场,准备回到自己的岗位。

“对了,晚上跟我回家,毕竟你现在是我的东西。”

“啊?是,主人。”

扶她总裁的伪娘母狗 第二章 >>
3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 thoughts on “扶她总裁的伪娘母狗 第一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