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uwakoou ♥

晴萤的乳胶皮肤 第二章

目录

晴萤的乳胶皮肤 第二章 – 蔷薇后花园

九月到了,一个暑假飞快的过去了,这一个暑假对于晴萤来说其实是过的昏昏沉沉的。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因为人身体的精力和元气都用来恢复身体了,就没有充足的血液和能量供给大脑。对于晴萤来说,这两个月基本没什么概念,像一场恍惚的梦。仿佛当时晴萤遇到房东讨债,斯坦福大学的领导的批评,家族企业的经济危机,临时起意打算穿上这件一旦穿上就永远脱不下来的乳胶衣,都是一瞬间前的事。

其实这是很好理解的。穿着这件阿尔法开发的永久乳胶衣最核心的原理就是身体的自我修复,这既是晴萤这件乳胶衣能和皮肤永久融为一体的原因,也是她这两个月昏昏沉沉恍恍惚惚的原因。

可以用纹身来类比,纹身的原理是将颜料刺入表皮与真皮交界的部位。人体的表皮层是可以修复的,人体的自我修复过程中,表皮层的细胞会黏附住色素颗粒,在彻底恢复后构成永久性的图案。色素与细胞粘合后是不可逆的,除非把皮扒掉,色素颗粒会永远存在在皮肤里。如果一个人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大面积的纹身,他会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因为他体内的能量大部分都用来修复破损的皮肤了。

对于晴萤来说,她之所以需要花费整整两个月才能穿上这件乳胶衣,就是因为这是一个超级大号的纹身过程。通过第二步池子里的各种药剂直接溶解掉晴萤的表皮后,立刻让她穿上这件乳胶衣,并且浸泡在加入生长因子的浴缸里。在这一过程中,人体检测到自己全身的表皮都受伤了,加上生长因子的刺激,会开始进行自我恢复,表皮细胞会再次生长。但是晴萤因为那时候已经紧紧穿上了乳胶衣,她的真皮层直接接触到了乳胶衣,她的表皮只能往乳胶衣里的生物相容层生长,也就是说晴萤的表皮是长在乳胶衣里的,从而实现了粘合。在她穿着真空衣,在高度包裹紧绷的状态下浸入溶有交联剂的DMSO中使乳胶衣交联强化时。对人体有穿透性的DMSO使表皮受损,刺激表皮生长的同时交联乳胶衣,使晴萤的皮肤与乳胶衣彻彻底底永久地合为一体。

简单的说,这两个月大部分时间都是利用晴萤身体的自我修复功能实现皮肤与乳胶衣的永久融合,这一过程耗费了太多身体的能量,所以晴萤这两个月过的昏昏沉沉的,没有啥时间的概念。

九月初,晴萤每天醒来,都会觉得之前三个月的林林总总都是一场梦。有时候,晴萤早上醒来,正想去找条jk小裙子穿的时候,她都会突然意识到身上紧紧的包裹感,然后看见了自己被少女粉色带上可爱花纹和蕾丝花边的乳胶紧紧包裹住的大腿。她现在依然很喜欢这个图案,但是其实心里还是淡淡的有一些遗憾,还是穿长裤吧。

就穿着的舒适度而言,相比于之前穿着普通的可脱的乳胶衣,晴萤身上的永久型乳胶衣具有更强的包裹感,这也是她自己选择的。但是这种强烈的包裹感不会带来闷热感,这是永久性乳胶衣的特点,因为神经血管有一部分都长到乳胶衣里去了。对于晴萤的身体来说,这件乳胶衣相当于身体的一部分,不会像穿戴普通乳胶衣一样有外来的闷热感。

此外,由于这件乳胶衣极其坚韧,其模量也远大于普通的皮肤。晴萤在移动关节比如弯曲手肘等动作时,会有一点点限制感。但是,相比于传统的紧身衣或kigurumi来说,晴萤身上的乳胶衣没有给她带来皮肤与布料的摩擦感。这也很好理解,因为毕竟是皮肤和乳胶衣的永久粘合,真皮与“表皮”之间怎么可能有摩擦呢。

其实这些奇妙的感觉对晴萤来说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舒适感和安全感,尤其是睡觉的时候,那种被包裹的感觉大幅度改善的她的睡眠,这也使得她的大脑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清醒下来了。相比于当时各种压力下头脑一热选择穿上这件乳胶衣的那段时间,她有了更多的思考。

首先是她认为她当时纯属头脑发热,她是在对“永久”的概念还是没有深刻理解的时候就决定穿上这件乳胶衣的。晴萤觉得自己现在与未来的生活中,可能因为这件乳胶衣,出现各种不方便的情况。她其实是有点后悔的,但是她也知道这件乳胶衣她得穿一辈子了,乐观的晴萤也没有多想抑郁,就先解决衣食住行等最基础的方面。

首先是穿着。她身上有一件脱不下来的乳胶衣。在2060年,世界是比较开放的,很多特殊的场合,如漫展,party等场合,很多人都是会穿上乳胶衣的。在地铁上也能时常看到穿着着乳胶衣后随意套了件外套的乘客。但是晴萤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在办公室,实验室等正式的场合穿乳胶衣是不太合适的。她也不像其他coser能够在回归主流生活的时候脱下乳胶衣穿上正装。她接下来的人生每一天都穿着乳胶衣是不可避免的,她只能考虑如何遮住自己的乳胶衣从而避免尴尬。

阿尔法和希恩设计这件乳胶衣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因此这件乳胶衣到脖子、手腕、脚踝就停止了(当然也包括下体的开口)。这使得穿着者的手脚都是没有乳胶衣包裹的,使其在一定程度上不会受到太多世俗的压力。

晴萤提前网购了很多袖子加长款的长领衬衣,每天起床上班前(对于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来说,上学和上班一样),都会穿上这些衬衣中的一件,用于遮住上半身的乳胶衣,下半身直接穿长裤。对了,晴萤的胸部已经完全和乳胶融合了,乳头的位置被她设计成了绽开的小樱花的图案,但是也是被乳胶仅仅包裹住的。她已经不需要穿胸罩了。在穿上衬衣长裤扣,晴萤还会套一件她认为好看的外衣。

现在晴萤就是每天长领,长袖的装扮出入学校,在2060年的夏秋之交,乍一眼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对于晴萤的同学同事来说,多多少少就有了疑问,这也是令晴萤比较尴尬的。

斯坦福大学对学生和工作人员穿着限制较少,晴萤是一个爱好广泛的女孩。基本上在今年的56月份开始,由于天气开始变得炎热,晴萤就开始穿各种各样的小裙子,并且穿上了短袖,有时候手腕处会带上一个可爱的手环。晴萤当时穿的衣服也一般是低领的,有时候会带上个chocker,显得有一些些非主流但是很酷。

晴萤的同学铃蓝是晴萤的高中+本科加现在研究生的同学,虽然算不上亲密无间的闺蜜吧,但是也是很好的朋友。在2060年,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了,铃蓝对于晴萤来说,是一个相对比较近的朋友了。

从铃蓝的角度上蓝看,晴萤在9月开始似乎变化了很多。她的穿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明明是比较炎热的9月,晴萤却每天都穿着长袖。明明晴萤最喜欢穿各种各样的小裙子向别人炫耀自己白皙美丽的大腿,但是自从九月开始她就好像再也没有穿过裙子了,每天都是穿着长裤。刚开始,铃蓝还只是略微注意到晴萤在穿着上的变化,但是半个月时间过去,铃蓝越来越难以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对于晴萤来说,这半个月过的也很辛苦。当初晴萤因为各种客观因素,是在身心俱疲濒临崩溃的时候决定穿上这件乳胶衣的。她那时候由于外在压力导致的认知能力减弱,压根就没有多想未来的事情。就像有人冲动去结个婚,冲动去纹个身。这些具有仪式感的事情能够大幅度减缓自己心里的压力。只不过,等到木已成舟,就得接受自己选择导致的后果。

冲动结婚的人,可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来离婚;冲动纹身的人,可能需要忍受皮肉之苦可未来皮肤上难看的疤痕来洗去。但是对于晴萤来说,她可能是在冲动下进行了一个大手术,进行了一个永远不可逆的人体皮肤改造,她是不可能能脱下那件乳胶衣的,只能通过日常生活中特殊的留意,来淡化乳胶衣对她的影响。

除了日常穿着方面晴萤需要特意遮住自己的乳胶衣外。乳胶衣的存在也改变了晴萤的饮食习惯。由于当初她的冲动,她的乳胶衣是紧紧“抱”着她的,尤其是腰部部位。虽然她腰部蕾丝花边加上缤纷多彩的经典中世纪教堂玻璃花窗花纹的乳胶皮肤让她每次看见都很心动开心,但是这乳胶皮肤是高度坚韧且紧紧包裹贴合的。可以理解为一件紧绷的束腰。但是和束腰也有一定的区别。晴萤尝试过的束腰只是包裹住她的腰部,但是这件永久乳胶皮肤确是完整地包括住了晴萤的整个身体,从脖子到脚。不仅仅是紧绷感,当晴萤弯腰的时候,她还会感受到一种从上到下的牵引感。即来自腰部上方的力和腰部下方的力牵引着她,让她需要耗费几倍的力才能弯下腰来,这给她是日常生活也带来了一些不便。

同样的,包括蹲下,膝盖部位和臀部部位也会受到大的阻力从而需要晴萤花费额外的力气。但是坐下和跪下,由于身体只有臀部或膝盖一个地方受力,会好一些。此外,晴萤翘二郎腿的时候,也受到了很大的阻力,使得她翘二郎腿时身体很不舒服,迫使晴萤端正坐姿。

工位距离晴萤很近的铃蓝看来,以前活泼可爱,喜欢没事敲个二郎腿或者各种懒散姿势办公的晴萤,变成了一个着装保守,动作幅度小,端庄优雅的贵族姐姐。这些细节也激发了铃蓝的好奇心。

此外吃饭的时候晴萤也不能大口吃饭了。虽然晴萤是一个身材很好的美少女,但是在她穿上这件乳胶衣之前,有时候也会去自助烤肉店放纵一把。现在这种情况再也不存在了,由于当初穿着的时候晴萤选择了紧绷的束缚,她的腰腹部也是一直保持类似于穿着束腰的紧紧束缚状态。每当饮食达到一定程度,她的腰腹部就会越来越近,直到紧绷地她非常难受。晴萤一日三餐每次只能吃一碗米饭加少量菜品,否则就会全身紧绷食物难以下咽。这虽然不会影响到晴萤的日常生活,但是偶尔放松暴饮暴食的机会再也没有了。

这种极其紧绷的束缚对晴萤来说有好处,就是她不需要再考虑饮食的卡路里了,不会有身材焦虑了。因为她的乳胶皮肤一旦和身体融合交联硬化,其强度和韧性就已经远远超过身体的所有组织了。在这件乳胶衣设计的时候,就已经考虑过是要让穿戴着穿一辈子的,其设计使用寿命就是两百年以上,就强度而言已经远远超过防弹衣了。一旦晴萤摄入过多能量,全身就会紧绷难受,尤其腰腹部的乳胶会紧紧挤压着身体内脏,从而导致晴萤恶心难受,食欲不振,从而降低能量摄入。当摄入能量正常时候则会是令人舒适的包覆感。这其实是能够严格控制住晴萤身材的,就是坏处是没有偶尔放纵的机会了。

九月份的洗漱,对晴萤来说也是新奇的体验。由于晴萤每天都穿的长袖长裤,天气比较闷热。所以会出很多喊。因为晴萤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表皮和毛孔换来这件永久的乳胶衣,乳胶衣自然承担了排汗的功能,汗液会从乳胶衣中纳米级的微孔中排出来,大量出汗时则会让整个乳胶衣亮亮的黏黏的。虽然晴萤已经感受不到这种汗液在皮肤上黏糊糊的感觉了,但是用手抚摸自己身上被包裹的部位也是黏糊糊不太舒服的。晴萤还是会坚持每天洗澡,用花洒往乳胶衣上一冲,所有汗液以及污垢就全部没有了。即使晴萤泡在浴缸里,也只是感觉身体暖暖的没有皮肤与水接触的感觉,即没有泡澡的感觉了。

目前的生活让晴萤开始不适应了,她当初完全没有想到一时的冲动会给她未来的生活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和束缚。她每天为了避免社死只能穿高领长袖长裤,告别jk和lo装小裙子;她每天的饮食必须按规律完成,不能暴饮暴食,不能摄入能量过度,告别了快乐约饭和夜宵。她每次的动作都必须缓慢优雅端庄,因为乳胶皮肤会对她的身体有一定的牵引,她告别了盘膝而坐、敲二郎腿等坐姿,要么正坐着,要么跪坐着才能让她没有那么难受。

除非她吃了夜宵导致的全身紧绷睡不着觉外,每天睡觉的时候是晴萤最舒服的时候了。晴萤的睡眠大幅度变好了,因为她能在睡眠中得到乳胶衣无时无刻的包裹感和安全感,虽然白天遇到诸多不便和限制的时候晴萤恨不得扒了自己的乳胶皮(她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每次睡觉时候她还是会觉得有这身乳胶皮真好。包裹感、安全感和满足感会在睡眠中慢慢治愈晴萤,让她在梦中逐渐忘却自己因为穿上这件乳胶衣带来的种种不便。

虽然梦中晴萤经常穿着比基尼、cos成喜欢的角色,穿短袖,但是醒来她总会意识到自己身上包裹着不可能脱下的乳胶衣,开始在新的一天尝试着习惯新的生活。

有时候晴萤也会刷刷后花园黑沼泽这种小黄文网站,每当她看到那些关于“永久乳胶衣”的小黄文小说时,她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她感叹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小说成现实,体验卡变永久了。另一方面她也在暗骂这些作者,把穿上永久乳胶衣的体验说的这么美好,只有晴萤直到穿上永久乳胶衣是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多少影响,会出现多少不便和束缚。她每天总有几个时刻想扒了自己身上的乳胶皮,要不是已经和自己的皮肤长一起了,她可能早就动手了。

此外,晴萤浏览各种论坛时,也会给出一些神回复。

b站up主甲:“我身上的乳胶衣的拉链坏了,我是不是脱不下这件乳胶衣了,体验卡变永久了?”

晴萤回复;“少在那yy,拿出剪刀剪开扒下来不就行了!”

贴吧楼主乙:“主人把我的乳胶衣锁上了,当着我的面把钥匙扔到河里了,我后半辈子要一直穿着了,怎么办啊?”

晴萤回复:“不出三天你或者你主人就会帮你剪开的,然后作为冤种会再买一件新的,乳胶衣厂商最喜欢你这种人了。”

知乎用户丙:“穿着永久乳胶衣是什么样子的体验?”

晴萤回复:“谢邀,很糟糕的体验。”

某站用户丁:“能不能通过特制的胶水来实现乳胶衣和皮肤的永久贴合?成为永久乳胶衣?”

晴萤回复;“你想啥呢,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皮肤溃烂+去医院洗胶水”

晴萤心里暗想;“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句话果然不错,咋这么多人喜欢这种变态的东西呢,我在穿上这件永久乳胶衣之前可能也是这么想的,结果现在每天总有那么几次想扒了自己的乳胶皮T_T。”

“那个用户丁太蠢了吧,靠胶水怎么可能实现皮肤和乳胶的完全贴合,没有新陈代谢么?要这样阿尔法这混蛋也不需要研究十年了。没有身体的自我修复过程,任何外来物都是不可能和身体融为一体的,人体是有免疫排斥的。只有在身体的自我修复过程中引入外来物,控制这种修复过程,才能骗过身体,实现与身体永久融合。比如纹身,色料在身体修复过程中和皮肤融合,让身体认为色料就是身体的一部分;比如我身上那件烦人的东西,皮肤细胞在生长过程中和紧紧包着的乳胶融合,加上多次交联,让身体认为我身上那件乳胶皮是身体的一部分。”

在别人看来,晴萤这家伙就是一个不识趣的杠精,但是在真正身上有着永久无法脱下乳胶皮肤的晴萤来说,那群人就是在那意淫,站着说话不腰疼。

晴萤的生活就这么过着,也快到了9月底,她也不到不开始习惯了自己这辈子的衣食住行娱乐因为身上的乳胶皮而发生改变的事实。

铃蓝的好奇心也随着二十来天晴萤的生活改变而越来越浓,她意识到很多人都发现了晴萤的变化,她也意识到晴萤也知道别人在偷偷关注她。

也正好有一次机会,铃蓝以项目进展顺利为由,邀请晴萤去酒吧庆祝,顺便讨论一下未来的计划。晴萤是想要推辞的,但是经过她的犹豫后,也答应在2060年9月25号晚上去市中心的酒吧喝杯酒。

“看来大家都发现我有点变化了,都怪我身上的乳胶皮,头疼死了。当时为什么要一时冲动呢,不过反正这早晚大家都会知道,我也没办法脱下这乳胶皮了,还是答应吧,看看能不能编个故事糊弄过去。实在不行实话实说算了,觉得我变态也就只能觉得我变态了。生活中的烦心事多这一件也不多,少这一件也不少。”晴萤心里是这么想的。

铃蓝则是完全不知道这个晴萤穿上了这辈子无法脱下的乳胶衣这个事情,只是从其他角度来猜测为什么晴萤从九月开始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为此她还是询问了chatgpt。她得到的答案可能是陷入一段特殊的恋爱,或者是突然有了什么信仰。作为与晴萤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她多多少少想要去八卦一下,也就准备在合适的情况下旁敲侧击一下。

铃蓝邀请晴萤去了市中心一家酒吧一个非常僻静的位置,铃蓝点了一大杯精酿啤酒,晴萤点了一杯最小的15度左右的鸡尾酒。

“哟,晴萤,你现在喝酒这么保守啊?以前虽然难得和你出去约酒,但你都点大杯的啊”

“我现在比较注重身材,比较自律,一般晚上不吃东西。喝多了容易长胖对胃不好,稍微喝点嘛。”晴萤嘴上是这么说的,实际上心里想的确实其他的东西。

“我好想身上的乳胶皮扒了啊啊啊啊!!!!难得喝一次酒都不敢多喝怕晚上回去腰腹部被勒的晚上睡不着”。晴萤心里其实是这么想着的,然后下意识地扭了一下腰,身上传来来自乳胶衣的牵引力又一次提醒晴萤她这辈子都会受到这件衣服的束缚了,晚上不能多喝就是不能多喝,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铃蓝打量着坐姿端庄的晴萤,先聊了一会工作,突然话锋一转,无意间说了一句。“晴萤,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没必要这么拘谨吧”。

“没有没有,这么坐习惯了”。晴萤下意识说了句谎话,脸都有点红了。

晴萤哪里是习惯了啊,只不过是因为身上那件乳胶皮束缚着,只能用这些优雅的坐姿,否则身体就被坚韧的乳胶牵引地有点难受。

后来,晴萤和铃蓝一直在聊工作和生活相关的内容,没有提到晴萤9月开始的明显的变化。但是晴萤是有一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其实晴萤有点走神,她一直在幻想自己哪一天脱下,甚至是扒下自己身上的乳胶皮,获得了自由的身体,没有任何约束,不需要遮掩的身体。她的脑海里充斥将身上的乳胶皮一块一块拔下,恢复三个月前的皮肤的幻想。但是显然,经历了这两个月各个阶段的乳胶衣穿着仪式的晴萤深知,这只是想想罢了,她还是得接受乳胶衣永远不可能被脱下或者扒下的事实。

铃蓝也看出来了晴萤略有心事,喝了一大口啤酒,然后再向晴萤碰杯,又喝了一大口。晴萤抿了一小口鸡尾酒。

铃蓝和晴萤已经认识很久了,也知道晴萤意识到了自己变化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干脆趁着酒劲直接问了一些失礼的问题。

“其实,我都知道,是不是有主人了?”铃蓝半开玩笑的问?

“???你说啥!你开什么玩笑,哪有?”晴萤差点一口酒碰了出来,半怒道。

“也对啊,有主人也不会像你这样啊,确实不像。”铃蓝又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开始信仰了什么教派?突然改变这么大?”

晴萤也是无语了,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长痛不如短痛,直接无语道“你别在那瞎猜了姐妹,你想问啥直接说吧。”

铃蓝盯着晴萤穿着的长袖,眼神正好被晴萤捕捉到,有一点躲闪。刚准备开口,就被晴萤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九月份这么热的天,一天不落地穿高领长袖长裤大家都觉得很奇怪的,我也知道你想问这类问题忍了很久了,还有坐姿啊什么其他问题”晴萤直接说到

铃蓝苦笑一下,点点头:“对不起啊,不该打探你的隐私的,如果你不想说我保证再也不问了,我给你道歉”。

晴萤说到“好吧,姐姐我给你看看!”说着撩起了外套的袖子,解开里面长袖衬衣的扣子,聊了起来。

一条被粉色乳胶紧紧包裹着的手臂展示在铃蓝面前,铃蓝愣了一下,她看到晴萤手臂上包裹着的浅色乳胶没有一丁点褶皱和瑕疵,上面有着美丽的花纹,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手臂上的乳胶延伸到晴萤的手腕处,有一个类似袖口的结构。但是却看不见与皮肤之间又一丁点空隙,相反,看看起来像乳胶嵌入皮肤一样。

“哇!好漂亮的乳胶衣!!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手臂”。

铃蓝也是穿过乳胶衣的,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特殊的乳胶衣,质感上就和普通的乳胶衣有着极其明显的差别,晴萤身上的乳胶衣看起来就像有生命力一样。

晴萤笑道;“是不是还想看看脚?”说着便撩起了她的长裤。

同样的质感,充满了生命力的质感,紧紧的包裹住晴萤细长优美的小腿。有很多漂亮的装饰,看起来就像一条lo袜一样漂亮,但是有有着独特的光泽。这个光泽和普通的乳胶还有一定的区别,和手臂上的一样,有一些kig的感觉,但是又有乳胶极其强烈的包裹感。同样脚腕的接口处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缝隙,就像乳胶嵌进去了一样。

铃蓝惊叹道:“这也太漂亮了吧,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乳胶衣!你是不是怕亮瞎我们的眼睛,为了低调才遮住的?”

铃蓝转念一想,就算是这么漂亮甚至华美的乳胶衣,晴萤就算爱不释手也不至于二十来天每天都这样穿吧?她心里的疑问没有消除,试探性的问了一下,“这乳胶衣是不是美的让你不舍得脱下来了,一口气穿了二十多天?”

晴萤回答道。“确实穿上了好久了,倒不是因为爱不释手,主要是这个乳胶衣不能脱”。晴萤有点怨念地回答道,联想起了自己身上那层乳胶皮,每次给生活带来不便时,都想狠狠地扒下它!

“脱不下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一次性的,脱下来就坏了?怪不得粘合地这么好?”铃蓝问道,心想,这么漂亮的乳胶衣如果只能穿一次确实有点太可惜了,多穿会确实合情合理。

其实晴萤在这个问题上稍微撒一下谎,自己身穿永远脱不下来的乳胶皮这一事实其实能在一长段时间里圆过去的,但是晴萤因为最近二十天受的来自于自己的乳胶皮罪,情绪顿时上头了。

“要是这样子的话就好了,我马上就把身上的乳胶衣扒下来,一秒钟都不多穿”,晴萤气呼呼的说到,“这个讨厌的乳胶衣,不能脱,指的就是字面意思,我是没有能力把这件衣服从我身上脱下来的,换句话说,这件乳胶衣我可能是不得不穿一辈子的。”

这句话信息量过大了,对于铃蓝来说,她一时无法理解,脱口而出“你逗我玩吧,世界上哪有这种东西?我敢和你打赌你在胡说,我现在帮你脱下来,你花钱给我买一件?”

晴萤下意识地缩回了手臂,穿上了衬衣,气呼呼地回复道“要是这真是要穿一辈子的乳胶衣怎么样?你打赌输了你也和我一样一起去穿上永远脱不下来的乳胶衣?”

对于晴萤来说,虽然她现在很讨厌自身身上的乳胶衣,自己身上的乳胶衣也比防弹衣还要结实,但是她潜意识里面还是会抵触别人去触碰她身上的乳胶衣,可能她潜意识地认为这是她身体重要的一部分吧。

“赌就赌”铃蓝脱口而出。

晴萤笑道“那你完蛋了,你陪我一起穿乳胶穿一辈子吧,你去问问咱们的老同学希恩你就知道了。”

“希恩?皮肤研究中心那个希恩?”

“是的,就是那边花了十年研究出的这个讨厌东西?”

“到底啥情况?细说!”

“姐妹别急,慢慢说来”

。。。。。。

过了一个多小时,晴萤才把事情的原委和她最近三个月的经历彻底说清。铃蓝缓了一会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晴萤姐姐,刚刚打赌是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这顿饭我请了,我暂时还没有想要穿一辈子乳胶衣?”

“我不觉得你是开玩笑哦,我过段时间就去找希恩。”

“好姐姐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么,我给你道歉。”

“人要说话算数哦!”

晴萤和铃蓝嬉闹了一会后就快到了深夜,由于乳胶衣的束缚,晴萤就只喝了一点点,剩下的给铃蓝喝了。

铃蓝说到;“确实,穿着这身乳胶皮也的确挺惨的,虽然它辣么好看。”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你也不必要隐藏什么呀,咱们早晚都会知道的,反正你也脱不下来嘻嘻”铃蓝继续说到。

“我以后还是会继续穿长袖的”,晴萤说完这句话顿了一会儿。

“虽然我现在非常讨厌我身上的这层乳胶衣,或者说这层乳胶皮,它给我带来了很多束缚和不便,我恨不得立马扒了它。”

“但是我也知道,这件乳胶衣从我去除全身表皮穿上它的时候,就注定要包裹我一辈子了,会在几十年后跟着我进入坟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也必须接受”

“虽然这件乳胶衣比防弹衣还结实的多,但是这是我与我相伴一生的皮肤,是我最主要的器官之一,即使我很讨厌它,它也是我最珍贵的东西,我还是会选择在外面穿件衬衣来保护它,不让他有一丝一毫弄脏或者刮伤的风险”。

“我知道这很没有必要很矛盾,但是我潜意识还是会这么做。”

晴萤感叹了很多。铃蓝在旁边静静的听着。

深夜,她们各回各家,晴萤也花费15分钟洗了个头,2分钟冲洗了身子,进入了被窝。

“今天又是被身上那层讨厌乳胶皮束缚折磨的一天呢”

“但是现在身上紧紧的,感觉像被紧紧抱住一样”

“还是很舒服的,超有安全感的”

“身上的乳胶皮也没有这么讨厌吧”

随着自言自语,晴萤进入了梦乡。

<< 晴萤的乳胶皮肤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3 thoughts on “晴萤的乳胶皮肤 第二章”

  1. 女主不会,要我的话就选择肉色的,只露出下体,手和脸,脚也完美包裹起来,这样就是一个完美的乳胶娃娃,才不会整什么纹身呢,完美无瑕的乳胶娃娃才最棒,主要文中没弄出脸部的,不然脸也可以一起换成乳胶的

    1. 晴萤是一个爱好广泛的女孩子,她也喜欢皮肤上各种好看的装饰w。而且晴萤才20出头,她身上的乳胶皮是一辈子不能脱下的,手脚全部都包起来会对她后面的工作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扰的(虽然现在晴萤身上的乳胶皮已经让她有时候很困扰了)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