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天雨冰痕 ♥

欢迎来到futanari的世界 第三十五章

欢迎来到futanari的世界 第三十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三十五章 为了惩罚不听话的雌小鬼矮人妹妹在会议上连番榨精后被有着“深仇大恨”的巨根futa哥布林强姦教育,而有着巨根的哥布林小姐姐却因荡妇本性臣服于我的包茎早泄小肉棒

读者群730509593,入群密码是伊莱莎全名,欢迎大家来玩。

你说的对,高端精液就是不一样,这个首相精乳这个精液确实啊,精液好活力足口味正啊,精子多还不腥口,吃起来确实爽,我们帝国那个副帝啊,她不吃不行的。

神圣扶她联合帝国的政治制度与别处是不大一样的——有些类似德二的二元君主制,女皇Imperator(或者代替女皇实行权力的副帝Kaiser)保持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并拥有着国家的大权,尤其是军权(这也是女皇的头衔为Imperator凯旋将军的原因)。。

但奇怪的是,帝国的内阁与议会却在实际上分去了女皇很多其他方面的权力,尤其是作为“下议院”存在的“神圣帝国议会”,在立法权与皇位继承权上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在极端情况下甚至能以90%压倒性赞成票的方式来弹劾女皇——虽然这个存在于帝国宪法中的法条基本没有起过作用就是了。

既然有“下议院”,那必然有相对应的“上议院”——“神圣联合议会”。联合帝国由诸多王国、公国、自由市与加盟部落“联合”组成,在米娅·柯西·卡洛伦带着各个种族联合抗击混沌四小贩入侵的时候,各个“联合”部分的领袖与圣柯西女皇(那个时候她还没称帝就是了)就已经组织出了简单的会议,那便是“神圣联合议会”的雏形。

随着时间的变迁,神圣联合议会最终演变成了以女皇(或凯撒)为主持人(但实际上是由帝国首相为主持人),各加盟部分领袖与部分民选代表参与的法定议会,是仅次于神圣帝国议会的权力机构——当然,就和德二的联邦议会一样,联合议会很多时候并不能违背女皇的意愿就是了。

与参与人数较多而不能常开的帝国议会不同,联合议会因为人数较少,每周五的上午9点就会在皇宫的会议厅里举办——而刚好,今天就是周五。

换上加冕仪式那天穿过的军服正装,带上我花一个小时赶出来的太空开发计划草案,我便在克莱尔与布鲁茜的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厅——我的另外两位贴身女仆此时还在睡大觉,也就只有她们两个可以保持清醒,陪我一起开会。

会议厅的布局其实异常的简洁——一张巨大的长桌横在大厅之内,在左右两边列出一排排座椅,而在长桌的北端单有一个精致的单人沙发放置在那里。我知道,那个位置属于女皇,不过在妈妈开润的现在,我以帝国副帝的身份坐上去一点问题也没有。

当我坐到沙发上的时候,我感受到一种味道,一种妈妈身上的温柔清香,就好像是我在妈妈的怀里一样——等等,妈妈这才离开宫廷两周不到,我怎么就开始想妈妈了呢?不过抛开这点不谈,妈妈的沙发坐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可惜我的屁股还没坐热,会议桌上便传来一个熟悉而又烦人的声音:

“啊,杂鱼姐姐,好久不见——”

许久未见的雌小鬼妹妹帕梅拉在经过了十九章之后终于能再次出场了,此时的她,虽然在实际身高上还是矮的过分,也就一米五,但通过将打卷的橘红色长发理直、穿上更加合身也更加正式的西装等方式,我的这个妹妹终于稍微有点矮人公主的威严样子——但也仅限于样子了,谁让她的坐姿实在是不雅,在特制的高脚椅子上将自己又壮又肥的两条白丝小短腿架到了桌子上,再配合那张口就来的“杂鱼”“笨蛋”,只能让人提起想揍她一顿的冲突。

但在座的诸位代表对这个雌小鬼实在是没什么好的处理方式,谁让帕梅拉今天是矮人王国的全权代表呢?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就不由得怀念起她妈妈达芙妮阿姨的优雅知性,同时也开始感叹为啥达芙妮阿姨与我妈妈会生出这么一个讨人厌的雌小鬼。

顺提一句,妈妈跑路去开f1的时候拐走了很多人,比如说把艾莉西娅女仆长给拐去当车队领队,把梅米姐姐拐去当赛道策略师,把宫里干活最勤快的女仆们拐去当换胎工等等,而达芙妮阿姨作为妈妈的伴侣之一,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工程师,自然也没逃开被妈妈拐走去开发赛车的命运,只能将整个矮人王国甩手扔给帕梅拉。

当然,不用担心帕梅拉这个雌小鬼将矮人王国带进沟里去——矮人王国的实际行政权力在帝国中央派来的政府手中,还有一部分权力由达芙妮委托女神教会代管,帕梅拉实际上也没有啥特别的权力。

不过,帕梅拉还是可以随便口嗨,比如说:

“我听说笨蛋姐姐的鸡鸡越来越早泄,而且还比原来的小了呢!”

“是啊,我亲爱的妹妹,可是我没记错你比我还早泄耶。”白伊立刻接过身体控制权,用同样尖锐的话语将帕梅拉怼了回去。

“呵,杂鱼姐姐不过就是运气好当了凯撒而已——这个位置换我来我也能当!”

唉,看到帕梅拉脸上故意摆出的那副欠揍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个雌小鬼肯定是皮痒欠操了——说不定这家伙本质是个隐藏的抖m,就想找个理由被我调教呢?

如果是我,我可能对帕梅拉故意找操的抖m行为视而不见,但换成白伊的话,事情就不一样了——只见她操控着身体突然从沙发上起身,让出位置,说到:

“既然我亲爱的妹妹那么想当凯撒,那就先来试试坐到我的位置上吧。”

“诶?杂鱼姐姐你是傻了吗?真让我坐?”

帕梅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不过只是像平常一样习惯性的嘲讽一下自己亲爱的姐姐而已,没想到我真的会“傻乎乎”的让她坐到女皇的席位上。不过很快她就做出了决定,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果断从自己的特制加高椅子上蹦下来,小跑到我身边,直接蹦到沙发上,并将自己的白丝小脚搭在沙发的扶手上,舒舒服服的侧躺在沙发上。

Byd还挺会享受,我都不敢这么坐。

帕梅拉的白丝小脚困在泛着光泽的红色皮鞋里,随着小腿惬意的晃动着,不时用硬硬的鞋尖踢到我的手背——很明显,帕梅拉就是在用她这一双可爱的小脚来诱惑我,好让我在会议中出丑。

出乎我意料的是,白伊竟然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蹲了下来,轻轻抓住她晃动的小脚,将可爱的红皮鞋脱下,剥出一双蒸腾着汗香的可爱雪糕。

包裹在白色丝袜中的小脚肥肥小小的,就和她本人一样,上手去捏,便能感觉到不同于肉臀与丰乳的触感,从丝袜的缝隙中透出的肌肤又能让人联想到粉白油润的香稻米饭,让人不由得想要张口去吮吸。

我忽然想到了郁达夫先生笔下的香软玉足,帕梅拉的小脚就是这样的。而白伊此时做出了更加大胆的行为,竟然直接张口,含进一只可口的香稻米饭,不停的吮吸,用味蕾品味其中滋味,尤其是感受其中的香汗,带着淡淡的咸香,让我不由得想象,帕梅拉的小脚在皮鞋里经过了什么样的发酵,才会有这样的味道?

帕梅拉大概是从我(白伊)的吮吸中感受到舒服的痒痛,唇瓣间发出不清不楚的微声,而后将自己另外一只可爱的小脚砸到我的头上。

“杂鱼姐姐,终于认识到你比我差了吗,竟然开始主动给我舔脚了——”帕梅拉得意的说着,“不过技术可真是差啊,笨蛋。”

实际上,在座所有人都知道,她只不过是在嘴硬而已,毕竟她的包臀裙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巧可爱的鼓包。

白伊吐出小脚,微微一笑:

“那我换个方式吧。”

说着,地狱之剑发动,自手臂上现出磁场刀刃,只是轻轻一剑,便将那块黑色的包臀裙分开,却又不伤及其下的白色连裤袜,露出那鼓胀着的小包。

透过白纱的缝隙,可以窥视到一抹浓密的橘红色——那是帕梅拉的阴毛,没想到现在她还是没有打理阴毛的习惯,看起来乱糟糟的。而再细看,就能看到一根小巧可爱的巧克力色小肉柱,那便是帕梅拉的小鸡鸡,就像我记忆中的那样,被包皮紧紧的包裹着。

而再向下看,便是那两颗肥大饱满的蛋蛋,被丝袜裹出圆圆的可爱形状——不过我知道,虽然帕梅拉的睾丸看着很大很有活力,但是它真的能分泌出来让人怀孕的优质精液吗?

老实说,我真的很想将这个小鸡鸡在裹着丝袜的情况下含在口中,但白伊却并不想这么口交——她用手撕开白丝,让那根小鸡鸡自然的从杂乱的阴毛中露出来,随后双手夹住包皮,小心翼翼的将皮撑开,往下剥开,露出那颗裹满了灰白色包皮垢的小龟头,会议厅内弥漫起腥臊浓郁的淫臭味。

“你到底多长时间清理一次包皮垢啊……”

白伊吸上一口气味,然而这气味浓郁到她这个气味控都觉得有些过于上头,连忙伸手,从布鲁茜手里接过一块手帕,就开始清理这些积攒许久的发酵污垢。

手帕的丝质表面温柔的拂过帕梅拉的鸡鸡(至少我与白伊觉得力度很温柔),轻轻的将污垢擦去,露出原本可爱的粉色嫩肉。

“齁噢噢噢噢——”

我就应该想到,帕梅拉这个雌小鬼才是真正的杂鱼,根本受不了一点刺激,只是擦拭就让她淫叫连连,两条白丝小脚不受控制的来回打在我的头上,蛋蛋一颤一颤的将内里的精液输入到肉棒中,但那可爱的小肉芽只是抖了抖,泄出了与饱满蛋蛋完全不符的稀薄精水。

同时,蛋蛋下面的薄丝也被液体浸透——帕梅拉这个抖m雌小鬼的雌穴在完全没有受到刺激的情况下潮吹了。

“哈啊——杂鱼姐姐的技术好烂……”

唉,没救了,帕梅拉现在还在嘴硬,明明整个人都爽到笑容崩坏了,却还要继续嘲讽我——就像她还要让自己的杂鱼鸡鸡保持勃起一样。

“真的烂吗?我这里还有更刺激的。”

“啊?”

白伊站起身来,走到沙发前面,无视掉浑身瘫软的帕梅拉,撩开身上军装大衣与裙子的裙摆,对准帕梅拉的小鸡巴直接坐下——刚好,我的小穴从裙下的情趣内裤开口可以直接暴露到外界,顺势吞下了帕梅拉的小鸡巴,让帕梅拉再次像个笨猪一样“齁齁”的发出淫叫,细小的肉芽鸡鸡在我的穴里泄出稀薄的精水出来。

然而,白伊又稍微扭了扭身子,让自己以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在帕梅拉身上,同时穴肉又是一阵活动,使得帕梅拉在短时间内第三次高潮,两条肉肉的小腿止不住的打颤。

“咕——笨蛋姐姐——好沉——”

可怜的帕梅拉不得已成为了我的坐垫——不过这也是她应得的。

“好了,刚才只是一点小意外,我们进行会议吧。”

说罢,白伊将身体控制权重新交给我,在脑海中说到:

“黑伊,这招咋样——我应该在会议上树立起了权威了罢。”

“唉,恕我直言,在座的代表哪个没有和妈妈有过关系?她们都是咱们的长辈,这种立威方法大概是没啥作用的。”我操控身体,伸出手探到身下,轻轻扣弄帕梅拉已经一片泥泞的小穴了,“不过对付雌小鬼还是你专业——太解气了。”

我微笑的看向会上的诸位参与者,继续开口到:

“今天的第一个议题,哪位代表愿意说一下?”

—–

其实,联合帝国的神圣联合议会并不是什么特别严肃特别正式的会议,与其说是决定国家日常工作的会议不如说是在拉家常——毕竟在座的所有人都一起开过淫趴,不少人还为我妈妈生过孩子。

听着是不是很儿戏?但这就是联合帝国能将各个种族统合到一起的秘诀——用情感与肉体的欢愉来联系起大家,使国家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家庭,而妈妈这个女皇就是家庭里的一家之主。

虽说妈妈不在,但通过惩罚帕梅拉来立威,以及菲奥娜小姐的帮助,我还是掌控住了会议的局面,让大家以一个相对合适的局面来探讨帝国未来的发展。

但是,总有些事情,并不能靠温柔的家庭会谈来解决——就比如说,在会议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来自银山地精自由市的丽塔小姐突然拿出一份文件,交到我的手里。

“陛下,请您看看这个。”

地精,俗称 “哥布林”,是神圣扶她联合帝国中的重要组成民族之一。不过与宇宙俺寻思兽人屁股后面跟着的屁精完全不同,联合帝国的哥布林虽然也有着深绿色的皮肤,但她们从物种溯源上与兽人八竿子打不到,反而属于精灵的亚种。

与那些人高马大、恪守传统的高等精灵,以及那些高挑纤细、热爱自然的自然精灵不同,地精由于常年居住在地下挖矿采掘,使得她们向着另一个方向演化——就以参加会议的丽塔小姐为例子,她的身体瘦弱纤细,没有多少肌肉,身高也只是比被我压在屁股底下榨精的帕梅拉高些,如同一个翠绿色的瓷娃娃一样。

但是,地精仍然带有一些精灵共通的特征——比如敏感的可爱尖耳,与身体有些不符的饱满双乳,以及那旺盛的过分的性欲。此外,地精还有一个羡煞其他民族,尤其是帕梅拉这种矮人的特征,那就是悬垂在双腿之间,宛如第三条腿一样的超级巨根。

丽塔小姐自然是有着一根裙子遮盖不住的巨型肉棒,让众人得以看到。那是一根宛如翡翠的漂亮肉棒,在现在没有勃起的情况看起来尺寸就超过了40cm长,而被包皮裹住一小点外圈边缘的赤红龟头更是显眼,如红玛瑙一样吸引人。

不过现在是会议时间,就算我想试试与可爱的丽塔小姐与她的哥布林巨根,也要先把正事干完。轻轻翻动手上的文件,我将内容简单了解一遍——

同样是精于工程技术的民族,由矮人主导的矮人王国与地精主导的银山自由市经常在一些矿山与交通要道的开发归属权上起冲突——这倒不是因为什么商业问题,而是为了证明各自民族工程技术的高超性。

这种技术上的竞赛据说起源于联合帝国早年某位女皇,她既有一名矮人伴侣也有一位地精伴侣,两人为了争宠没少大打出手,差点引发帝国的民族内战。好在那位女皇用自己强硬的政治手腕与高潮的床上技巧制止了两位伴侣的冲突,并将可能出现的流血斗争转为良性的技术竞赛,使得帝国避免了一次内战。

而今天,为了在技术竞赛上彻底胜过矮人王国,丽塔小姐作为银山市的市长提出了一个议案:她们想要用地精的技术建立一座全新的城市,并以这座城市为枢纽来建设贯穿整个盘古泛大陆的地下轨道交通网络体系。

“唔……看着有点搞头啊……”

说实在的,一个全新的,联通整个帝国的交通网络计划确实很不错——虽然这只是个草案,但从中却能看出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情。

与此同时,同样的文件也在女仆们的帮助下发到每一位参会者手中,包括被我压在屁股底下榨精的抖m雌小鬼帕梅拉。而作为帝国首相,菲奥娜拿着文件走到我的身边,俯身在我耳边说到:

“虽然这个计划看起来很好,但是如果只用地精的技术,有可能帝国科技发展的路线出现一些……失衡。”

“我清楚——”

“不行!”

还没等我说完,我屁股底下的帕梅拉克服了被我一直榨精带来的快感,直接提出了反对意见:

“凭什么用你们的地精科技啊!是我们矮人的飞空艇不行吗?”

“事实上,高速铁路一旦建成,在大宗货物运输的效率与成本上要远超飞空艇。”

丽塔小姐眨了眨眼睛,游刃有余的化解了帕梅拉的疑问。别看丽塔长得像个小萝莉,实际上她可在银山市当了20年的民选市长,在会议上与她交锋的也是达芙妮阿姨这样的老油条,拿捏帕梅拉这样的雌小鬼手到擒来。

我看出来了,丽塔小姐就是想冲着达芙妮阿姨不在的时候,让自己的议案得以在议会上通过,并且参会的代表们也对此没有意见,毕竟这样的大工程能带来海量的就业岗位与发展前景。

而且,我似乎感觉到,这里面有妈妈的一点小九九——以达芙妮阿姨与妈妈的关系,妈妈即使认为丽塔小姐的计划比较合理,也不能表达出对她的赞同,而女皇的意见往往左右着整个议会的走向,她只能以中立的态度和稀泥。

但是我不一样,我是以“副帝”的身份参与会议,并且还有女神神迹背书,我做出的一切抉择都可以推到女神身上,不会破坏民族间的友谊与爱情,由我来推动这个议题通过是最适合不过的。

“不行!就是不行!让地精的杂鱼地铁建起来的话,那飞空艇与运河又有什么意义啊!难不成又是一个毫无美感,只有你们哥布林住的垃圾地洞吗?”帕梅拉还在我的身下叫唤,“就算要建城,也是要用我们矮人的科技!”

接着,帕梅拉将话语矛头转向了我:

“笨蛋姐姐不会被那个杂鱼地精老阿姨忽悠了吧?光凭她那落后老土毫无美感的地精科技可建不了城,要是你真的停了她的话,到时候城建不起来还要来哭唧唧的找我”

啊——雌小鬼果然烦人啊!不过帕梅拉的话也有道理,只有一种交通方式的城市可算不上什么交通枢纽,并且这样一座可以成为帝国新核心的中心城市也不能完全由地精所掌控,而应该像圣柯西堡这样在帝国政府直辖的情况下各个民族共同居住发展。

“黑伊,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哎呀,关键时刻,白伊突然提供了个好点子,于是我赶紧将身体控制权转交给白伊,看看她能在会上说出什么高论。只见她掌握身体后,先是用左手狠狠扣了一下帕梅拉的小穴,用快感来让帕梅拉停止吵闹,而后对着众人说到:

“丽塔小姐的想法非常大胆,不过我这里有个更加大胆的计划!”

说着,她示意克莱尔与布鲁茜将早就准备好的宇宙开发计划草案发到参会人员手中。

“在座的各位应该都知道6年前的飞船事件(详见第十一章),也都知道宇宙中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很多很多不同的种族与不同的文明,克劳迪乌娜小姐就是一个例子。”

“有一就有二,联合帝国在未来肯定会遇到更多的外星文明,与其缩在盖娅母亲的怀抱里装鸵鸟,不如主动探索宇宙,将主动权把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并且,大家想一下,虽然现在盖娅星只有我们联合帝国,并且能平分到每个人手中的土地都很多,但是以联合帝国现在的生育速度来看,终有一天大家会因为生存而兵戎相见,那是我、是女神、是人民所不想看到的事情。”

“所以,我们必须要有探索宇宙的力量,去为帝国开拓新的疆土。”

“顺便提一句,大家知不知道在科学院工作的克劳迪乌娜小姐?她就来自外星,不仅和我们一样有着女神赐福过的双性躯体,而且身子还很润……大家懂我意思吧。”

听完白伊的话,在座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大家都是老湿姬,谁不想去太空中将那些流浪在外的可怜futa们迎接回联合帝国的怀抱,然后一起开大淫趴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理想很丰满,但现实里还是要一口一口的吃饭的。于是宇宙开发计划的具体实施这个问题,白伊毫不犹豫的抛给了我。

“黑伊,靠你了。”

“那你呢?放大话画大饼就好了。”

“副帝是这样的,其他人只需要安心干活就好,但副帝要考虑的就很多了,什么时候装逼,什么时候开淫趴……”

“秧式新文是吧……沟槽的鸣式,真是沟沟又槽槽啊。”

没办法,我接过身体控制权,说到:

“按照丽塔小姐的方案,在能接受到太阳直射的地方建立一座新城——这个城市将成为帝国运河、港口、地上铁路、公路、地下铁路,以及飞空艇航线的汇聚点,更重要的是成为帝国与太空连接的航天基地,满足未来盖娅星与太空之间的运输需要。”

“在文化上,我希望这座城市能像圣柯西堡一样包容并兼,各个不同的种族汇聚在这里一起,为那些勇敢的开拓者们做好准备,而在技术上,我希望大家都不要藏私,将这座城市建立成新的学术中心,来推动航天技术的发展。”

这时,大家可能会问,那经费从哪里来?很简单,挤挤国库就有了,反正前面抄家蓝梦集团的时候好好充实了一遍国库,如果到最后钱不够我也有一个解决方案:

“昔日,我的先祖,米娅·柯西·卡洛伦,伟大的圣柯西,她为了建设圣柯西堡,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了国民。而今天,我伊莱莎也能做到。”

卖钩子不丢人,真的。

“那么,大家投票吧。”

虽然这只是一个临时编写的,无比潦草的草案,但大家还是将我的太空开发计划以压倒性的优势通过了——八十多张选票里,只有两张张弃权票与一张反对,一张弃权票是我自己投的,一张弃权票是丽塔小姐投的,还有一张反对票是帕梅拉投的。

接下来,就是将这份草案交给专业人士来进一步细化,讨论其中的技术细节,这些就是我做不到的了。

会议结束后,绝大部分的参与者都离开了会议厅,仅仅留下了几个人——如果是在妈妈领导的时候,大家是冲着与妈妈开大淫趴留下来的话,那现在留下来的这些参会者,不是为了蹭一顿皇宫的饭再走,就是有事情要找我商量,比如丽塔小姐。

她走到我的近处后坐下,说到:

“凯撒陛下,我想先向您确认一件事情——这样的大工程,女皇她知道吗?”

“这点您不用担心,妈妈她是不会反对这些事情的。”

我总不能说,白伊就是因为看妈妈不在才敢搞这种狠活吗?

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把帕梅拉从沙发上拽起来,放到一边。看看现在的帕梅拉,可怜的雌小鬼在被我的肉穴持续榨精以及体重碾压后,战战悠悠的站在地面上,随时有摔倒的可能,只能用自己的小手抓住会议桌的边缘,在热心女仆的帮助下坐到另外一张椅子上大喘气。

然而,哪怕是自己的蛋蛋已经被榨的小了一圈,脸上还残留着连续高潮而痴笑的崩坏表情,帕梅拉的嘴还是硬的要死:

“杂鱼姐姐可真是胆小——要不要我找妈妈告状?”她的声音中既有高潮后的愉悦,也有透支后的虚弱,“如果不想被妈妈知道的话,现在求饶还来的及。”

说罢,她又将语锋转向丽塔小姐:

“地精老阿姨,觉得计划成功很得意是吧——等我妈妈回来了,看她怎么对付你的计划!”

唉,矮人至于这么记仇吗?不就是祖上给地精在床上推过屁股吗?有必要把这种事情写进仇恨之书里面吗?

对于帕梅拉颇具孩子气的发言,丽塔小姐只是微微一笑:

“可是现在我已经赢了——而且在未来的‘伊莱莎堡’中,也不是没有你们矮人科技的位置,只要你们不把攻击性拉的那么高。”

“喂,笨蛋姐姐说句话啊!”帕梅拉将视线重新移向了我。

“我觉得新的城市还是叫‘玛丽堡’或者‘西格玛堡’比较合适,我还没有资格替妈妈承担这样的荣光。”

“不要避重就轻啊,混蛋姐姐!”

“哎呀……”丽塔小姐只是摇了摇头,“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调皮吗?还是我家孩子比较听话呢。”

“那……丽塔小姐,您是怎么教育您的孩子的?”我好奇的问到。

“当然是——”丽塔小姐解开了她的裙子,挺起了粗长过头的翡翠肉棒,“棍棒底下出孝女!”

“呱!”

看到眼前这根昂扬挺立的哥布林巨根,帕梅拉立刻从心底生出一丝恐惧,就连常常挂在嘴边的杂鱼笨蛋也忘了说出口来——哥布林的巨根与矮人的短小早泄包茎比起来可是要强太多了,在性爱上的交锋是绝对落入下风的。

要知道,当年那位矮人先祖要给哥布林推屁股,就是因为矮人的鸡巴太小,满足不了那位女皇,只能憋屈的给那位哥布林推屁股。

不过,地精们虽然有着超乎寻常的粗大鸡巴,却从来不歧视其他短小包茎早泄的种族,反而会主动迎合那些鸡巴短小的性伴侣,让她们体验到用废物鸡鸡征服超级巨屌所带来的反差快感——除了那些天天和她们在技术路线上针锋相对的矮人。

“你——你——就连我妈妈都没有教训过我!”

“长姐如母,我教训过你就是妈妈教训过你。”我转头对丽塔小姐说到,“而作为帕梅拉的姐姐,我很有必要请你这位‘育儿专家’来好好‘教育’一下。”

“当然可以,凯撒陛下。”丽塔小姐向我微微鞠躬,“那么,请您看好,我要开始了。”

眼见自己真的要面临大鸡巴的侵袭,帕梅拉终于慌了:

“姐姐!我错了!”

对此,白伊有独特的见解:

“永远知道认错,永远知错不改……不然我也不会每次看见她都想狠狠踢她屁股。”

反正会议已经结束,我也可以以一个更随意更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好好观摩一下丽塔小姐的“棍棒教育”——只见她抬起自己的大鸡巴,狠狠的砸到帕梅拉的小脸上,而后将她从高脚椅上拽下来,想要将她按在桌子腿上。

矮人的肌肉可要比哥布林发达,虽然帕梅拉在来回的榨精中被消耗了大半体力,但反抗丽塔的强姦还是有余力的——她一把抓住丽塔小姐胸口的布料,随手一撕,便让一对饱满的翠绿双乳带着两点粉红的乳头弹了出来,而后一拳打在那对奶子上。

“混蛋!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

然而,在对抗中,丽塔发现了,帕梅拉的鸡巴竟然因为恐惧而兴奋起来,一抖一抖的洩出清澈的先走液。于是她毫不犹豫的伸手捏住了她的小鸡鸡,将那根小鸡鸡的包皮上下翻动。

“咕——”

帕梅拉的鸡鸡只是被轻轻撸动,就洩出了无比稀薄的精水——没办法,她的早泄鸡鸡在经过一整场会议的榨精后,能射的出来就已经很厉害了。

现在帕梅拉浑身发软,哪里还有力气抵抗丽塔的侵犯,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用龟头挑开自己的蛋蛋,抵在自己的小穴口上。膨大的龟头借着淫水的润滑穿过繁杂的橘色森林,轻易挤开两片肉鲍,深入到蜜穴之中。

“怎——怎么这么大❤”

肉棒一下子轰入到帕梅拉的宫口花心,直接让她爽到双眼上翻——被“仇敌”地精强姦所带来的瞬时刺激远大于我之前还稍微收敛分寸的榨精,早泄鸡鸡霎时间又洩出一滩精水,弱鸡小穴也极其不争气的泻出淫水,自肉穴与翠绿巨根的交合处流出。

但即使是帕梅拉被顶出崩坏脸,丽塔小姐的翠绿肉棒也没有完全没入到帕梅拉的小穴里——谁让帕梅拉的小穴又浅又敏感,丽塔小姐的肉棒又粗又大呢?

“你可远不如你妈妈呢——达芙妮的骚穴可是能轻松吞下我的肉棒。”

“咕——呃啊啊——”帕梅拉想要反驳丽塔的话,可是自己敏感的身体再次高潮,让她的话又被淫叫所代替。

看到雌小鬼妹妹吃瘪的样子实在是过于舒爽,要是能来点零食啥的,一边吃着零食一边靠在柔软舒服的沙发上看着这场好戏一定非常享受。刚好,就在我与白伊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菲奥娜姐姐将一大盘现炸的薯条与一碗白酱摆到桌子上,说到:

“伊莱莎陛下,您没吃早饭吧——在吃正餐前,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

老实说,我是番茄酱派,一直认为薯条就应该沾番茄酱,就像豆腐脑一定要吃咸的、粽子一定要吃甜的那样——不过毕竟这是菲奥娜姐姐一片好心,本来准备零食这种事情应该交由女仆来干,可她一个首相兼大主教却主动为我准备零食,我又怎么能辜负她一片好意呢。

我拿起一根薯条,在碗中蘸取了些浓稠的白色“酱汁”,而后送入嘴中,轻轻咀嚼并品味——薯条是现炸的,外酥里糯,并带有油脂炸制后独有的香味,而酱料更是特别,既有浓郁的奶香,也有淡淡的咸香,再一细品还能向味蕾反上甘甜的滋味。

沙拉酱?蛋黄酱?不对,这些酱料根本没有我品尝到的酱料这么美味,但这个滋味我又好像在哪里尝到过……对了,当时我在孤儿院尝到的奶油蘑菇浓汤就很像这个味道,但是这个酱料的味道要更加醇厚。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白酱”的本质是什么了——看向菲奥娜姐姐,纤薄的修女服下,两颗饱满的睾丸一跳一跳的,显然这碗白酱就是菲奥娜姐姐精心保养蛋蛋所射出的精液牛奶,只不过这个“牛奶”要更加浓稠罢了。

没想到菲奥娜姐姐还记着那天的话(第33章儿童节特别篇),真的让我有点意外。

“谢谢姐姐——大家都来吃点罢。”

在得到我的允许后,站了一整个会议的克莱尔与布鲁茜与忙活半天的菲奥娜都搬了把椅子坐到我的身边,与我一起享用美味的薯条沾精液牛奶酱。老实说,一边与家人品尝美食,一边坐在沙发上看帕梅拉被强姦实在是太舒服了,舒服到我的鸡鸡都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我差点忘了,有些品质特别好的精液牛奶有着壮阳补气、扶阴固本的功效。

鸡鸡既然已经在自己的裙子上撑起小帐篷,那我也不用忍耐了——不如加入到丽塔小姐“教育”帕梅拉之中,试试地精的小穴舒不舒服。

“亲爱的陛下?”她稍稍岔开大腿,露出自己伴随腰肢轻轻晃动的鼓胀肥睾与光洁无毛的粉红美鲍,“您要试试插进来吗?”

“恭敬不如从命了。”

因为体型原因,我不得不在丽塔小姐的臀后跪立,才可以让自己的鸡鸡以一种比较舒服的角度触碰到她的地精淫穴,而后轻轻插入。

“陛下的包茎小鸡鸡插进来了❤比艹这个雌小鬼的废物小穴要舒服的多❤”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的短小包茎鸡鸡在不用特殊能力变大的情况下也就是比帕梅拉大点而已,为什么丽塔小姐却能感受到比肉棒侵犯她人还要舒爽的快感?就连她的翠绿肌肤之下的红润,也因为这样的快感而更加鲜艳。

“我就喜欢小鸡鸡❤明明有着大鸡巴,可我的小穴却总是渴求着小鸡鸡的插入❤只要不是记仇的矮人与烦人的雌小鬼,我可以服侍所有的小鸡鸡❤用你的鸡鸡来征服淫荡而下流的我❤”

明明在会议上,丽塔小姐是多么的优雅与游刃有余,但当她被我的鸡鸡插入的瞬间却露出了这样的痴态——原来她是这么一个巨根地精反差婊子啊……作为副帝,我自然是要满足她如此下流、如此淫荡的愿望啊。

地精的肉穴普遍偏深,方便容纳同族的粗长肉棒,但敏感点却意外的浅,我只是轻轻轻轻挺腰,鸡鸡搅动,谄媚的淫肉便紧紧吸住,剥开龟头包皮,引导我用龟头直接撞击到g点,让她又感到一阵舒爽,连带她自己的地精巨根都在帕梅拉的小穴里连番震颤。

“就是这样❤用你的小鸡巴狠狠操我❤操我这个大鸡巴婊子❤我就是是个有着大鸡巴却喜欢被小鸡鸡征服的婊子❤”

与其说她在享受肉体被小鸡鸡插入的快感,不如说是在享受心灵上被小鸡巴征服的屈辱快感——什么sm二象性,用大鸡巴强姦帕梅拉时享受施虐的快感,被我用小鸡鸡插入的时候却享受着受虐的快感。

并且,同时享受施虐与受虐的快感,让丽塔小姐的鸡巴变的更加具有活力,以三浅一深的节奏激烈的在帕梅拉的小穴里大力抽送,使得帕梅拉的小腹上凸显出肉棒的轮廓。同时,每次浅入都顶在帕梅拉穴内的敏感g点,每次渗入都直接冲击着子宫,让帕梅拉又是感受到宛如海啸般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在狂风骤雨般的性爱中连番高潮。

“救——救命❤脑子要变傻了❤”

谁会在意不听话的雌小鬼呢?而且她很明显乐在其中嘛。现在的我,只需要集中注意力,享受与丽塔小姐交合就好了。

双手抓住丽塔小姐的饱满乳房,手指揉捻已经硬挺的红肿乳头,引得丽塔小姐又舒服的淫叫出下流的声音,同时小穴再次收紧,让本就敏感早泄的我终于撑不下去,开始顺从本能开始加速顶臀抽插的速度。

“丽塔小姐,我要去了❤”

“好——用你的早泄鸡鸡将精液填满我的子宫❤让我也一起高潮吧❤”

之前用粗大肉棒“教育”帕梅拉的小穴时,丽塔小姐就已经积蓄了足量的快感,而被我用远弱于她的早泄鸡鸡侵犯更是让她的蜜穴享受到了远胜于凌辱她人的快感,使她也抵近高潮边缘,两颗孕育了海量精子的墨绿色蛋蛋抽动起来,为射精做好准备,而她腹中的子宫也缓缓降下,准备好接受我的精液。

“哦——射了!”

我努力顶腰,将自己的早泄鸡鸡完全没入到丽塔小姐的肥厚肉唇中,顶在穴内的g点,在媚肉的包裹中爆射出大量精液,慢慢灌满了她的阴道,进而挤入子宫口,使得孕育生命的子宫被精液充实。

“齁哦哦哦❤被早泄鸡鸡射出的精液灌到高潮了❤”

在我射精的瞬间,子宫被填满的幸福感让丽塔也下意识的挺腰,使得自己粗大的肉棒完全破开帕梅拉花心的阻隔,突入到子宫的最深处,抵在宮壁上,随后从蛋蛋中泵出精液,毫不留情的灌满了帕梅拉的小腹,原本在肚皮上出现的肉棒轮廓也因此消失——因为精液将小腹撑出了一个完美的弧面。

至于帕梅拉,这个平胸鸡鸡小的雌小鬼早就因为快感而合不拢嘴,上翻的眼神迷离起来,嘴角止不住的流出口水,沿着面颊滴落到地板上,喉咙也因为前面的连番淫叫与快感刺激而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无助的呜咽。

抽出自己的小鸡鸡,看着丽塔小姐这个有着远大于我短小鸡鸡的大肉棒哥布林扶她被我征服,心中顿时有了一种满足感。

而后,稍微休息一下, 丽塔也从快感中恢复过来,将裹满了淫水与精子的肉棒从帕梅拉的小穴中抽出,使得因灌满而具有高压的小穴立刻将精液从穴口中挤压而出,使得地板上积起一大摊白浊。

唉,帕梅拉在肉棒被抽出后,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精液之中,显得既色情又滑稽——只是可怜了女仆们,要来处理这一大滩烂事了。

在做爱之后,我忽然发觉一件事情——除了帕梅拉和丽塔小姐以外,还有一位参会者留在会议厅里。但奇怪的是,她明明一直在会议厅,却只是站在窗边,透过玻璃,静静的看着早春的花朵在风中绽放,丝毫没有受到我们做爱的影响。

从她背后折叠起来的巨大翅膀与翘臀后自然垂落下来的粗大龙尾,我认出她是“龙之溪谷”的首领,现任龙王弗莱克西娅·唐娜·德拉科,一名有着强大力量的银龙。我很好奇,她为何看起来如此忧郁,于是我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主要是遮住自己还在滴答精液的包茎鸡鸡),走到了她的身边。

“弗莱克西娅阿姨,您是在难过吗?”

我的贴身女仆,小黑龙奥黛莉,在亲缘上与弗莱克西娅关系颇近,我自然也可以用一些更加亲切与尊敬的话语来与她交流。

“啊,是伊莱莎陛下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并没有,我只是对您的烦恼比较好奇。”

“唉,我的女儿,德拉琴娅·辛德里亚娜·德拉科Dracaena·Sanderiana·Draco,离家出走了。”她忧虑的说到,“问题是,她是通过时空裂缝离开的,她既有可能就在盖娅星的某个角落,也有可能在宇宙中的哪颗星球上罢。”

在另外的平行时空魔法少女李华酱中,弗莱克西娅的好大女,银龙公主德拉琴娅此时正坐在一家自助火锅店里,美滋滋的享用涮羊肉。可她的筷子刚把羊肉蘸进麻酱碗里,就感觉鼻头一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德拉琴娅,感冒了吗?”坐在她身边的李华关心到。 “龙又不会感冒……我估计是老妈想我了。”德拉琴娅揉揉鼻子说到,“问题是我的宇宙周围出现了时空混乱,想回去也回不去啊——只能先吃饭了。”

<< 欢迎来到futanari的世界 第三十四章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天雨冰痕

片刻的幻梦,总是比现实美好的……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