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uguhun ♥

被挚友复活变成龙娘后 第二章

目录

被挚友复活变成龙娘后 第二章 – 蔷薇后花园

在适应自己的力量之后,白夜终于是颤颤巍巍的走出了地下室。在踏上地面后感觉到脚下远比约旦制造出的障碍物紧实不少的地面后,她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下。

白夜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长时间的地下室生活让她感觉此刻是如此的美好,阳光炽热的温度、夹杂着植物清香的微分、一望无际的天空,这些是只有魔法灯提供光亮的地下所不能比较的。她看向太阳,此刻并没有来到正午,不过直视太阳也依然会感觉到刺眼,白夜并没有用手去阻挡一部分阳光,而是在阳光的照射下将瞳孔缩成了一条缝。

“好了,我们前往城市吧。”

白夜转过头,看着身后变得年轻许多的约旦眨了眨疑惑的眼睛。

“你的身体,怎么变回去了?”

“对于我这种程度来说,年龄外貌是可以随意改变的。”

说着约旦将自己又变成了一副老爷爷的样子,同时声音也随之变得苍老起来。

“那我能够学会吗?”

看着约旦随意变化的容貌,白夜的眼眼睛之中仿佛冒出了星星。要是能够学会约旦的这种变化容貌的手段的话,说不定可以让自己变回去。

“当然可以,不过这种手段其实很复杂,我不确定你那个天赋能不能学的会。”

这种能够改变身体外形的手段其实是“常见”的禁术之一,归类应该属于炼金术、奥术、魔法三种门类的混合技术,也是至尊奥术师、大魔导师或者炼金术大贤者能够拥有悠久寿命的原因之一。

踏足这种存在或多或少都会接触到禁术,这是不可避免的。再加上他们往往都具备强大的能够随意颠覆国家的力量,所以只要不是有明确的证据证明约旦他们在用无辜的智慧种族做实验,明面上的势力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问题,只要能够将身体变回去,再难我都要学会的。”

反正自己已经变成巨龙了,在近乎无限的寿命的加持下。总有一天她肯定会学会让自己的身体变回去的方法的。

“好吧。”

见到白夜如此的坚持,约旦也就将这件事答应了下来。

“不过,现在我们现在得先去见见叔叔阿姨。”

“哎哎哎,我爸妈……都还活着??”

也不怪白夜惊讶,在她“死”的时候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而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年,身为普通人,连冒险者的不是的白夜父母在时间的摧残下已经变得衰老。要不是人类和魔族的战争结束了,加上约旦的照顾,现在六十多的白夜父母早就已经离去。

“嗯。”

约旦点点头,在他的照顾下。白夜的父母身体状态并没有衰老多少,甚至可能还比之前更加年轻。当然,这只是在外貌上。没有踏足约旦这个阶段的人类,纵使让肉体重返青春。灵魂依然会继续腐朽,这是短命种的诅咒。

“还……还是算了吧……”

虽然二十年很久,可是在白夜的视角,在他死亡再到复活的这段时间里,白夜并没有多少时间上的认知。在他看来就是眼睛一闭一睁,然后约旦就跑过来和他说已经过了二十年这么个情况。

他的记忆依旧还停留在昨日,甚至说半个月之前他还在家里和父母讨论着自己接下来要去屠龙的事情。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不是很想以现在的样子去见父母。

“不如……我们过段时间再说吧,到时候我学会了你变化外形的……”

“不行哦。”

约旦打断了白夜的话,语气之中没有了刚才的轻松。白夜看向约旦,约旦的脸上也已经没了温和,严肃的表情给白夜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

“二十年了,叔叔阿姨每天都在怀念着你,如果不去的话,我是会采取强制措施的。”

说着约旦的手中就莫名其妙多出了那个白夜记忆深刻的项圈。

“另外,你也不用担心叔叔阿姨会认不出来,你可能会变成龙娘这件事情,我在前不久就已经和他们说过了。”

“等下,为什么这件事要和他们说啊!!!!!”

听到约旦将自己变成女孩子这件事情告知了父母,白夜发出了崩溃的悲鸣。她双手捂着头,脑海之中想着父母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可能会有的表现。是会因为自己是复活而高兴?还是会因为自己变成魔物娘后而无奈?亦或者宁愿自己就此死去也不愿意看到变成魔物娘的儿子?白夜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会表现出何种态度,但是他知道自己在父母面前英明神武(自认为)的形象肯定已经完全的破碎了。

“毕竟你是他们的独子,不管他们的态度如何,我将你复活起码得告知一声不是。”

毫无破绽的说辞,纵使白夜内心万般的思绪,也无法对约旦的话进行任何反驳。

“对了,你知道吗?我在和他们说了你要复活的事情后,他们告诉了我一些小秘密呢~”

白夜:!!!!!

“不!不要接下去说了!求你!”

那时巨龙对于危机的本能,在约旦耐人寻味的表情下。白夜明白约旦说的秘密,很有可能是某个自己记忆深处,要不愿意回忆起的某段经历。

于是她嚎叫着,祈求约旦就此打住。

“阿姨告诉我,他们最开始其实想要一个女孩的。甚至还和我爸妈定了娃娃亲来着,只不过最后两边都是男孩就不了了之了。”

听到约旦的讲述,白夜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她父母也和她说过,不过无伤大雅。毕竟她是男的,所以这种事情不可能。

不对,她现在好像已经变成女孩子了,那岂不是说,自己真的可能和约旦结婚???

随着这个念头出现,她的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现出自己和约旦结婚的画面。那时布满鲜花的礼堂,自己穿着洁白的婚纱,约旦穿着洁白的礼服。站在台上,在女神的见证下相互诵读着永不背弃的誓词。

那是多么美丽,多么幸福的画面啊。如果真的能够有那么一天……

“等下,等下,等下!我在想什么啊!”

白夜发现自己刚刚似乎在想着某些非常要命的事情。

“啊……不妙啊……还好清醒过来了……不然的话……”

随着思绪的进行,那个画面再次浮现。白夜赶忙甩了甩脑袋,将这些东西全部抛掷脑后。

在约旦的视角下,刚刚白夜的表情变化堪比变脸。从如释重负,再到憧憬和幸福,最后满脸羞红的拼命摇头。

怎么说呢?就很奇怪,在刚刚的一小段时间,约旦甚至从白夜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怀春少女的期待。

“你怎么了?”

约旦疑惑的问着,他怀疑是不是巨龙的灵魂并没有清理干净,导致白夜出现了类似精神分裂的情况。

“没……没事……想到了一些东西,对了,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就回去吧。”

白夜将眼神撇到一边,随意的找了个由头糊弄约旦。

只是约旦的眼神并没有因为白夜的糊弄而转移,而是继续疑惑的看着。

“约旦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还在看着我啊,他不会看出了什么吧?”

因为先前那莫名其妙的幻想,加上现在约旦的直视,白夜不免有些慌乱的起来。胡乱煽动的翅膀此刻完全的表达出了白夜内心的不安,同时一想到自己刚刚的想法被约旦发现,白夜的脸就不由得泛起了红晕。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白夜并没有直视约旦,而是继续侧低着脸,眼睛斜视看着约旦。

“没……没什么。只是感觉你有些可爱。”

当然后半句约旦并没有说出来,不然估计白夜会因此恼羞成怒给自己一拳头。

接着约旦移开放在白夜身上的目光。

“好了,我们回去吧。”

说完,约旦抬起手。几个奥术符文浮现在空中,接着这些符文不断的旋转,变成了一个不透明的传送门。

约旦率先走进了传送门内,白夜在些许犹豫之后也跟了进去。

踏过传送门,白夜并没有感觉到以前传送门那种特有的眩晕,而是仿佛穿过一层不透明的水膜一般,在走过传送门的那一刹那就来到了目的地。

“你这个传送门可比以前那种又吵又难受的传送门好用多了。”

白夜夸赞着约旦,由于她的勇者之力是装备强化,对于身体没有半点增益,甚至因为勇者之力导致她其他的天赋都不咋地。所以每次使用传送门的时候,传送门那对于平常冒险者只是有些吵的传送门对于她来说则是一种折磨。以至于如果路途不是太远的话,她宁可步行也不愿意使用传送门。

而且那种传送门的通道是节点性质的,传送门只能抵达另外一个传送门,而不是约旦这样随便开起来就可以传送。

“那还不是为了你。”

看着自己身边比自己矮了一些的白夜,约旦微笑的说到。

“为,为了我是什么鬼啊?!?!”

约旦的微笑结合那句话,让白夜一阵骄躁。

“这个传送门最开始是为了解决你身上的问题而前往深渊所创造的,后来发现意外的好用和稳定,就一直沿用下来了。”

约旦微笑着解释着,只不过刚说完就挨了白夜一拳飞到了半空中。

“说话说清楚一点啊混蛋!!!”

白夜羞红着脸看着约旦。

“只不过是一个小玩笑而已,以前我们不是也经常这样开玩笑的吗……”

约旦看着白夜的小表情很无语,以前不都经常开一些gay里gay气的玩笑吗,怎么现在反应这么大?

“那……那因为你是一个大魔法师,而且我现在还变成这样,谁知道你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的。”

白夜就算在傻楞,也已经察觉到自己对于约旦有着一些异样的情绪。这本不该属于他的情感让白夜十分的警惕,并且一直在尽可能的避免先前那种幻想再次出现,所以在面对约旦的微笑时直接就出现的应激反应。

“要是约旦你认真的话,也不是不行哦~”

熟悉的轻松语气从白夜的身后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眉宇间和白夜有几分相似的妇人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后。

“妈……妈妈?”

看着身后那个比记忆力还要年轻不少的母亲,白夜有些惊讶。随即他将目光转向约旦,这二十年她的父母可是一直由约旦照顾的,保持青春甚至变得年轻肯定是约旦的所作所为。

察觉到白夜寻求答案的目光,约旦也很大方的承认到:“确实是我的所作所为,我用时间奥术将叔叔阿姨的身体定格在了年轻的时候。”

“没错哦,小约旦把我们变得年轻了,妈妈我完全不用担心变成老婆婆哦。”

白夜的母亲——妃瑞笑眯眯的打量着曾经的儿子,现在的女儿。显然,她对自己的儿子变成堪比女神美貌的少女很是满意

“说起来,小夜你变成女孩子之后意外的可爱呢~”

妃瑞一边说着一边迫不及待的将白夜抱在怀里,或许是根植于灵魂深处的联系,即便长达二十年的分别以及身体的改变并没有让双方变得陌生,相反。在看到白夜的那一刻,她就明白眼前洁白的少女就是自己曾经的儿子。

白夜感受着母亲手臂传来的力量,这股力量对于变成龙娘白夜来说很弱小。但是这却是白夜母亲几乎全部的力量,仿佛生怕这是一个虚幻的梦、生怕白夜在下一刻就从她怀里消失一般。

“妈妈……”

白夜放松了身体,任由母亲就这么抱着。她也明白自己“离开”的时间有些久了。

过了许久,妃瑞才松开了紧紧抱着的双臂和白夜相互对视,母亲的神色有些复杂。

“小夜……”

白夜听着母亲的呼唤亲亲点头,本以为母亲接下来会说什么以后别再冒险这种话,所以内心早已经有了对应的回答。

但是接着母亲接下来的话却出乎白夜的意料……

“你怎么没穿内衣呢?”

闻言白夜身体一僵,还没等白夜思考好改如何解释,母亲有把矛头转向了约旦。

“既然如此,小约旦肯定也把小夜看光了吧?”

“咳咳咳……”

虽然约旦知道白夜母亲的思维很跳脱,但是一下就跳到自己把白夜看光了是什么鬼?不过约旦并没有进行反驳,而是将脸撇到一边然后假装咳嗽,毕竟他确实真的把白夜给看光了。

“阿拉,看来小约旦也长大了呢~”

看着约旦的表现,妃瑞也明白约旦肯定是把白夜给看完了。只是她对此其实并没有很大的意见,毕竟在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想法了。

于是妃瑞松开了白夜,来到约旦面前故作严肃的说到。

“既然小约旦把小夜看光了,那就要对此负责起来哦。以后可不能到处沾花惹草哦……”

“等等,妈,你这个是什么意思啊?!”

白夜赶忙阻止自己的母亲继续说下去,毕竟听着自己母亲的语气,怎么看都像是准备把自己嫁给约旦才说的。

“我和约旦的关系是挚友不是情侣啊,再说了我之前可是男的,怎么可能会去喜欢上一个男的啊!”

白夜着急的解释着,生怕慢一步自己这个思维跳脱的母亲就会拉着约旦的父母然后讨论婚礼的日期和如何举办了。

“这样吗?”

说话间,妃瑞看约旦的眼神就变得凝重起来。

“小约旦,没想到你故意不让小夜穿内衣,以此来满足自己肮脏的想法呢~”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妃瑞看约旦的表情就从未来的好女婿变成了看人渣的表情。

这直接让一旁的约旦有些不知所措,他一个至尊奥术师,玩过人体炼成这类禁术,甚至还打过魔王。可是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会被人扣上性变态的标签。

白夜看着自己母亲那大有将约旦抓去法务部然后进行审判的眼神,只好再次解释起来。

“这和约旦没关系,只是我觉得穿内衣很不舒服,所以一直没穿……”

在白夜的解释之后,妃瑞也终于搞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概就是自己的女儿因为觉得内衣穿着很不舒服,所以一天到晚给约旦发福利。

虽然说妃瑞已经把约旦当做自家人了,但是出门在外可不止有约旦啊,要是让外人看到了那可就不好了。

这么一想妃瑞就觉得,纠正自家女儿的计划必须要立刻进行。于是乎,白夜就这么着被自己的母亲拽回了家里。

接着似乎是预先准备好的一般,妃瑞从衣柜里拿出了纯白色的内衣内裤摆到了白夜面前。

看到母亲的行为,白夜也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毕竟白夜不习惯穿内衣,所以在见到母亲准备逼迫自己穿上的时候立刻缩到角落里,甚至连背后的翅膀都用上了直接将自己裹成一团,一脸不情愿的看着母亲。

“妈……那样真的很不舒服的。”

对于自家女儿衣服宁死不从的表情,妃瑞也明白强迫是不太可能让白夜穿上内衣了,于是她准备换成另外一种办法。

“小夜,你这样可是会被人看光的,特别是你的身材还这么好。要是被一些糟糕的人骚扰就很麻烦了哦~

而且小夜你之前也是男孩子,很清楚男性看到没穿内衣的女孩子心中会有什么想法吧?”

听着母亲这么说,白夜突然脑海之中就有了相应的画面。一个面色猥琐的男性发现自己没穿内衣后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弹舌用肮脏的话语调戏自己什么。一想到自己接下来会遇上那种场景,就不由得浑身发寒和恶心,然后想要将想象之中的那个猥琐男性给拍成肉酱。

一旁的妃瑞看到自家女儿面色僵硬并且皱褶眉头心里就明白自己的话语起到效果了。于是接着就趁热打铁的说到:“而且你之前的内衣都是约旦买的吧?一般男生对于女生内衣的面料材质不怎么了解呢,所以穿着不舒服也很正常。

妈妈给你买的内衣可是特地挑选的,肯定会好很多的。”

有了之前不好的画面,加上母亲的进一步劝说,白夜最后还是听从了妃瑞的建议,穿上了内衣内裤。

“怎么样,很舒服吧?”

白夜点点头,和约旦给他的内衣相比母亲给她的内衣更加的柔软,并且布料更加的蓬松轻柔,那种约束感也没有那么严重。

接着妃瑞将白夜推到了一面镜子前面,在镜子之中白夜原本微微垂落的丰满的乳房在内衣的托举下高高挺起,并且在中间挤压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下身,纯白的内裤也以及穿上。两条具有弹性的系带在白夜的腰下轻微的勒出了一丝凹陷,两束精巧的蝴蝶结从系带打结的位置自然的垂落而下,为白夜精巧的身材上增添了一丝点缀。

白夜站着镜子前看着只穿着内衣的自己,忽然感觉自己莫名的像以前看的那种内衣写真的女主角。

在有了这个想法后,一股难为情的情绪从心底涌出。导致白夜不自觉的用手遮挡着身体,想要避免自己在镜子之中暴露出更多的皮肤。殊不知,她的这个动作却让妃瑞的笑容更盛,毕竟那样少女的姿态加上微红的脸颊很是可爱。

“对了,接下来妈妈还要教你一件事哦~”

妃瑞继续说道。

“什么事?”

看着自己母亲那温柔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地,白夜总感觉里面在酝酿着大恐怖。

“女孩子可不像男孩子那样可以随意哦,如果女孩子疏于打扮可是会被人议论的。

总之,既然你成为了女孩子,那么你就需要学会打扮自己。”

白夜听着母亲的说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毕竟打扮这种概念。她就从来没有过,毕竟之前她是让睡过野兽巢穴,陷入过史莱姆泥潭,死在恶龙嘴里的“勇者”。让她懂得打扮,未免有些强人所难的。

不过妃瑞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看到白夜点头后立刻就说道:“既然你明白了,那么就来试试这些衣服吧~”

说完白母就起身打开了衣柜,里面琳琅满目的各种衣服显然都是为白夜准备的。

“来,小夜。穿上这件给妈妈看看~”

原本白夜想要逃跑,可是妃瑞接着就是一句:“小夜不是说好要学会打扮自己的吗,难道又要欺骗妈妈了?”

虽然话语之中带着哭腔,可那表情分明在憋着笑。

看着手中拿着哥特风小裙子面露兴奋的母亲,白夜的眼神之中渐渐的失去了高光。她真傻,明明知道自家母亲以前做过什么的,却没有一丝的防备。

在早些时候,那会自己还没有长成男子汉,还是一个可爱孩童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就经常把自己当做洋娃娃一般,穿各种可爱的小裙子,让自己穿着女装和她一起出门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那一段时间给白夜造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伤害之大以至于白夜都将其完全封存,以至于等到白夜母亲打开那个衣柜的时候,白夜才想起那时候被母亲支配的恐惧。

等到了晚上,约旦再次见到了白夜。和先前只穿了一身白裙的白夜不同,在白夜母亲的打扮下,宛如神话传说之中的圣女。白色烫金连衣裙将白夜的全身所覆盖,宽大的袖子边缘和裙边圣洁美丽的翅膀纹路和叶片纹路顺着开口游走着,腰间上似乎是橄榄枝和叶片的纹路弯绕着衣服。原本的白色丝袜和俏皮的高跟鞋也被换成了一体成型的白色靴子,烫金是色的云纹沿着靴口环绕。

而那裸露出的脖颈和大腿上,白色的鳞片、背后的龙翼以及头上的龙角并没有破坏衣服的美感。相反,原本看上去华而不实的的圣女服与白夜身上这些元素的相互结合下彰显出一种特别的强大和神圣。仿佛在告知世人,此间有着一名时间独有的龙神一般,一名英气无比的女武神。

只是这其中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啊,啊,约旦,你来啦。”

在注意到约旦之后白夜转过了头,毫无起伏的声调如同自律人偶预先设置好的问候句子一般诵读着,看着正和自己对视的白夜,约旦终于明白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白夜眼神之中的高光不知为何已经完全消失,虽然做出了微笑的表情但是眼神之中却毫无笑意,仿佛早已经失去了灵魂任由他人操控的木偶一般。

白夜的身后,她的母亲将双手搭在白夜的肩膀上,侧着身子露出了一颗小巧的脑袋,微笑的对着约旦说到。

“阿拉~小约旦,看看打扮之后的小夜是不是很漂亮啊,有没有心动啊~如果心动的话,把小夜嫁给你也不是不想哦~”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语,白夜原本毫无生气的眼神突然闪烁了几丝绝望的光芒,嘴巴微微的张开似乎想要喊出“救我”,不过,在白夜母亲将一串由晶莹宝石组成的头饰戴在白夜的头上之后,她眼神之中微弱的光芒就再度泯灭在瞳孔之中,嘴巴也重新变成了那诡异的微笑。

何其恐怖的操偶术啊,没有魔法、没有奥术,而是使用了最原始的来自血脉之中的掌控就能够轻易的控制住以及化为巨龙的白夜。

约旦看着眼前重新归于沉寂的白夜,不禁流下的阵阵冷汗,庆幸的想着还好自己的母亲并没有像白夜的母亲这样,不然一句“听妈妈的话”的魔咒响起,即便自己是至尊奥术师只怕也是会和白夜一样的下场。

<< 被挚友复活变成龙娘后 第一章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guguhun

来点人进进群给点热度聊天交流呗,现在都是潜水的群里好冷清QAQ,群号:695103597

2 thoughts on “被挚友复活变成龙娘后 第二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