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风月上人 ♥

雌堕成圣女的魔王 第三章

雌堕成圣女的魔王 第三章 – 蔷薇后花园

眼见着艾琳依旧不肯露面,奥黛丽的嘴角不禁升起了一抹调皮的弧度,只见她拍了拍手,方才离开了地牢的维丽娜当即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这辆不大的餐桌上堆满了人类世界中的美味珍馐,上到撒着盐花的牛排、切成片状的火腿和珍藏多年的葡萄酒,下到精致谷物研磨而成的白面包、各种蔬菜的乱炖以及大量美味的熏肉,可谓是应有尽有,那扑面而来的诱人香气,使得将自己封印在被窝中的艾琳都不由得为之心动不已。

要知道,魔族虽然生性粗犷,不事种植,也不善烹饪,但对于美的追求却基本和人类一样,这也就导致了人类世界的美味食物对于魔族来说简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即便是身为魔王的米切尔也很少能够享用到人类世界的珍馐,更别提眼前这一桌,由奥黛丽特意准备的各式各样的顶级佳肴了,其中大部分对于艾琳来说都是闻所未闻之物,诱惑力不可谓之不大。

“咕噜~”

山丘一般的被窝中,突然传出了一阵奇怪的轻响,奥黛丽和维丽娜不由得相视一笑,虽然魔王的灵魂依旧坚韧,但圣女的身体却显然是无法抗拒这等诱惑的,考虑到艾琳死要面子的实际情况,奥黛丽和维丽娜当即强忍着笑意,互相商量着离开了房间,并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八度,好似生怕被窝中的艾琳听不见一样。

“都……走了?”

等到外面的声音为之一静,在确认了四周已经没人之后,艾琳当即探头探脑的从被窝中爬了出来,毫不犹豫的便扑向了那一桌香气四溢的美味,吃的那叫一个满嘴流油,此刻的艾琳只恨自己变成了如今的这幅瘦弱的耻辱模样,没办法像曾经那般一口吞下一盘的食物,以至于大概是没办法在那两个娘们回来之前尽可能多的吃完它们了。

“瞧,我就说他是死鸭子嘴硬吧,果然,我们一离开他就迫不及待的跑出来了。”

“啊对对对,教皇冕下算无遗策。”

正趴在桌子前疯狂干饭的魔王艾琳突然感到耳边似乎传来了些许奇怪的声响,随即他立刻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转过头去,只见已经穿回了衣服的教皇奥黛丽和依然冷着个脸的姬骑士长维丽娜居然正双双站在他的身后,注视着他的糗样。

“哟,被发现了呢,都怪你娜娜,我还想多近距离的欣赏一会儿魔王陛下的美貌来着的。”

“啊对……个屁,冕下,被发现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您的说话声音太大了吧?”

没想到,当偷窥裸男的奥黛丽和维丽娜二人被苦主艾琳抓了个正着后,他们居然没有丝毫的羞愧之心,反倒是开始当着艾琳的面互相推卸起了责任,纠结起了被发现的原因。

“够了,混蛋,你们简直欺魔太甚!”

当发现自己遭到了戏弄后的艾琳顿时火冒三丈,竟然直接俯身蓄力一拳重重的轰击在了侧身挡在了奥黛丽面前的维丽娜的胸甲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打铁声,随即,剧烈的疼痛感顿时便使得艾琳怒气全消,整个人抱着手腕像只虾米一样蜷缩在了地板上。

“哦吼,这下老实了吧,非得作,不过有一说一,既然你已经吃了本教皇用来和你做交易的食物,那我可就默认你愿意接受圣女的身份咯。”

见到艾琳突然暴起,然后被什么都没有做的维丽娜的铠甲反震,直接扭伤了手腕,奥黛丽顿时有些想笑但又笑不出来,虽然感觉魔王似乎因为柔和傻白甜的圣女灵魂的缘故,导致整个人都变得不太聪明,但奥黛丽还是非常有同情心的蹲下身来,开始使用魔法治愈艾琳的手腕。

“混……混蛋,谁答应做你的圣女了,那……那些食物,都是本尊抢到的,对,都是本尊自己凭实力抢的!”

一阵柔和的白光没入了自己扭伤的手腕,艾琳顿时感觉到火辣辣的伤口正在逐渐变得清凉,但身为魔王的高傲使得他很难接受奥黛丽的这种帮助,只得红着脸扭过头去,用依然没什么底气但却恶狠狠的语气表示拒绝。

“哦,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可得用强的咯,到时候你不仅要被迫成为我们的圣女,而且还不会有人身自由哦”

被魔王拒绝了的奥黛丽嘴角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抓着艾琳受伤的手腕的部分稍稍使劲,顿时疼的艾琳一个劲的龇牙咧嘴,差点眼泪又掉出来,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彻底认命了的魔王纠结着下定了决心,打算先承认自己圣女的身份,同这些可恶的人类虚与委蛇,再伺机寻找恢复力量和逃跑的机会。

“嗯,这就对了嘛,那我们就赶紧来履行合约的第一条,穿上特制的圣女礼仪约束服吧!”

“啊?!”

不顾艾琳那目瞪口呆的模样,奥黛丽挂上了和容貌完全不符的奸笑,手持权杖在地面上重重的敲击了一下,随即被权杖敲击过的地方便生长出了一个半透明的虚幻花苗,这个好似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花苗很快便长到了艾琳胸口的高度,顶端更是结出了一个比艾琳的脑袋都要大的半透明花苞。

在艾琳不知所谓的目光的注视下,这个花苞很快绽放了,吐露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当这个大小不过鞋盒左右的木盒被奥黛丽拖在了手中后,这个半透明的植物便如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很快便消散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浑身赤裸的艾琳在看到了奥黛丽手上的木盒后便感到了一阵不妙,而这种由不妙演变为的强烈不安感,在他发现奥黛丽身后的维丽娜的脸上正挂着一种奇怪的怜悯表情时顿时变得尤为强烈,这盒子里,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至少对于他来说,一定是这样的。

果然,当不怀好意的奥黛丽将盒子内的道具一一展示在艾琳面前后,艾琳整个人都不好了,盒子内的这些奇奇怪怪的道具,对于时常以淫虐为乐的魔王来说,非但不陌生,反而熟悉的很,就如同这套装置的名字“礼仪约束服”一样,盒子内的是一整套用于拘束女性行动的装置,艾琳心中顿时大感悔意,但双目炯炯有神的奥黛丽却是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了。

身为圣女,最主要的一条礼仪便是行得正坐得直,从前的圣女艾琳一直能很好的履行这一点,但如今在融合了魔王的灵魂后,这就无疑成了一个未知数,因此,奥黛丽特意为艾琳准备了一个束腰和一件穴钩,束腰很好理解,也很常见,既能够使得艾琳男性化后的腰肢在视觉上显得更为纤细,又能极大的约束艾琳的行动,那穴钩呢?

所谓穴钩,其实是奥黛丽自己制作的一种用于辅助束腰使得穿戴者无法弯腰的道具,其中的一端由一个水晶制成的弯曲状雄性阴茎制成,用于塞在穿戴者的菊穴内,并由一根特制的透明细丝连接于穿戴者的项圈上,使得穿戴者哪怕做出一丁点弯腰的举动,都会使得水晶制成的阴茎钩彻底穿戴者的菊穴,令穿戴者痛不欲生,二者搭配足以使得一名哪怕是从未接受过礼仪训练的人类举止瞬间变得优雅起来,当然,对于生性顽劣的魔王来说,仅仅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为了防止魔王生出逃跑的举动,并且获得实施的机会,奥黛丽特意为其准备了一双可以通过魔法上锁的,十六厘米的可怕水晶高跟鞋,这双高跟鞋中间由一股不可视的魔法锁链相互链接,由于这段锁链的存在,穿戴上它们后的艾琳迈出的步伐越大受到的阻力就越强,在彻底杜绝了艾琳逃跑的可能的同时,还会被动的约束他的步伐,且丝毫不会显得生硬和扭曲。

而在解决了步伐幅度的问题后,艾琳难以约束的,双臂的摆动便成了一个新的问题,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奥黛丽在给艾琳准备的礼仪约束服中的最后一件道具便是一对精致的皮革臂环。

这对臂环同样由一对透明且韧度极为惊人的透明丝线连接,当二者穿戴在艾琳的大臂至关节处时,背后的丝线便会自动收紧,使得艾琳的双臂很难像原先一样继续自由的活动,像淑女一样交叠在小腹前或许才是艾琳最省力的姿势。

“混……混蛋,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让本尊穿这种服装!”

在教皇奥黛丽和姬骑士长维丽娜的武力胁迫下,楚楚可怜的魔王终究还是被迫穿上这身可怕的拘束服,如同陶瓷般白净的姣好面容上顿时布满了绯红色的霞光,一双秋水般澄净的眸子里满是敢怒不敢言的怨憎,只是,其中几分是因为气愤,几分是因为羞耻,只怕除了艾琳自己外,谁也说不清。

“不要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嘛,这可是你自己同意穿的诶。”

奥黛丽嬉笑着从身后搂住了已经完全不敢再随意乱动的艾琳,笑的格外畅快,她对于魔王灵魂的改造已经卓见成效了,艾琳这一次在被穿上拘束服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抗便是明证,接下来几天的时间,只要带他好好的熟悉一下自己圣女的身份便可以展开对艾琳的第二阶段的改造了,在这一阶段的改造中,不出意外的话艾琳将会进一步接受自己人类的身份,并开始对残暴的魔族生出不适感。

嗯,还有什么比从灵魂上彻底征服一名对手更有成就感的事情吗?

……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艾琳被迫跟在奥黛丽和维丽娜二人身后重新恶补了一遍圣女的礼仪,并出席了一场又一场的晚会,就连一开始穿在身上令艾琳感到极为不适的礼仪约束服,如今似乎也变得不再可怕了,甚至艾琳还有些享受了起来,有时候四下无人时,他也会偷偷的借助菊穴内的穴钩刺激自己的前列腺,这是仅次于每晚服侍奥黛丽和维丽娜外,他仅剩的自慰方式了,毕竟受到束缚的双臂是无法再使得他完成撸管这种粗俗的动作的,当然,他的这种种举动也没能逃离奥黛丽的双眼就是了。

就当艾琳以为自己会永远被奥黛丽囚禁在王都中,日复一日的过着这种安宁乏味却意外的不令他反感的生活时,奥黛丽的一个决定却突然打破了他的这份平静。

“什……什么,你要我去帝国的边境进行慈善巡游?”

艾琳目瞪口呆的注视着面前正在维丽娜的帮助下艰难的穿戴着骑士甲的奥黛丽,不禁有些感到不可置信。

“是的,我和维丽娜将会装扮成你的护卫,保护你的安全,嗯,你这一脸不情愿的模样是怎么回事,莫非我们的魔王陛下已经舍不得圣女的生活了?”

奥黛丽的调笑使得艾琳顿时脸颊通红,凭心自问,她好像确实是有些沉迷了,不管是柔软的床铺还是各式各样的美味,虽然每天都要受到奥黛丽的欺负,但这种不必时刻担心随时被贪婪的手下推翻的日子确实要比魔王堡内的波橘云诡好上太多了,可即便如此,他也依然要反驳回去,毕竟人争一口气嘛。

“怎么可能,哼,你以为凭借这点安逸的生活就能消磨掉魔王坚韧的意志吗,简直是痴人说梦,反倒是你,十几年的教皇生涯居然已经让你连铠甲都穿不上去了,真是丢人。”

艾琳注视着因为屁股太大而被卡在铠甲内无法穿入其中的奥黛丽,丝毫不掩饰自己挂在脸上的不屑,只是由于心虚,以至于艾琳根本不敢正视奥黛丽的目光,所以他干脆直接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哦?看来我们的圣女殿下对于自己的意志很有信心啊,原本还想帮你把礼仪束缚衣给脱掉来着的,现在看来倒是不用了呢。”

面对艾琳的嘲讽,奥黛丽的反击可以说是不急不缓,但却偏偏掐住了艾琳的命脉,令原先还不可一世的艾琳顿时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就是说,毕竟是曾经的魔王陛下,意志坚强一点当然是正常的啦,但如果你想要拿屁股大作为攻讦我们教皇冕下的理由的话,那你只怕是要失算了,我们冕下的屁股非但不是累赘,反倒是体内汹涌魔力的象征,更是我们全体姬骑士心之神往的尤物呢。”

面对奥黛丽和艾琳之间的相互拆台,一向冷漠的维丽娜也少见的调笑了一番,但虽然她口头上还蛮正经的,但两只鬼鬼祟祟的小手却是一直在借着帮助奥黛丽穿戴铠甲的机会下疯狂揩油,而且动作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从一开始的偷偷揉捏已经演变为了毫不犹豫的拍打,使得奥黛丽整个浑圆翘臀内的脂肪都随之如同波涛般开始荡漾了起来,如果不是奥黛丽实在忍无可忍的给力维丽娜一记爆栗的话,想必她难免还要赶出更过分的事情。

随后,在维丽娜的帮助下,奥黛丽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稍大号的可以容纳进自己巨臀的铠甲,在穿上了一整套的骑士铠之后,奥黛丽顿时感慨万千,时光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她统御着一众圣骑士击败魔王的时候,艾琳在这一点上倒是没有说错,十来年的教皇生涯,她确实懈怠了不少,看来得趁这次慈善巡游好好的将一切都捡回来才行了。

圣女一行人的车架于第二日的清晨开始出发,目的地为帝国西部同魔族交界的无冬城,身为抵御魔族侵略的第一战线,无冬城虽然已经十余年没有经历过大型的战争,但在小股魔族的频繁劫掠下,生活在这里的人类还是饱受困扰,时常有饥馑之忧,即便身为教皇的奥黛丽对此尤为重视,但面对在魔族大祭司统御下的,来去如风的魔族劫掠部队,还是无能为力,付出的投入与得到的回报完全不成正比,因此除了定期组织队伍来这里救急外,在不放弃无冬城的原则下,奥黛丽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而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安全与隐秘,跟随着艾琳前往无冬城进行慈善巡游的只有经过了伪装后的维丽娜和奥黛丽,至于大队的慈善物资,则会在明日再从王都出发,以此形成一个时间差,避免出现遭遇魔族埋伏的情况。

“嗯,大体上这次的慈善巡游的流程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坐在披着帷幕的马车中,做骑士打扮的奥黛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衣着华丽的圣女,严肃的交代道。

“嗯,本尊明白了。”

双腿并拢,双膝相靠,被迫以一种极为“淑女”的严苛姿势坐在颠簸的马车上的艾琳面对奥黛丽的目光毫无惧意,点了点头。

“但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这样就不怕我趁机跑掉吗,要知道无冬城作为人类和魔族的交接地,如果我一心想要逃跑的话你也未必能保证留得下我吧?”

面对艾琳疑惑的可爱神情,奥黛丽险些笑出声来,跑?以艾琳当前这幅柔弱曼妙的身体,就算逃出了自己的手掌心又能跑到哪里去呢,回到魔族重新做魔王吗,只怕刚刚进入魔界就得被那些贪婪好色的哥布林给玩坏掉了吧。

显然艾琳自己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究竟有多愚蠢,仅仅只是和眼中满含笑意的奥黛丽对视了一眼后便羞愧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但为了照顾对方的自尊,防止发生物极必反引发已经被逐渐驯化的魔王的逆反心理,奥黛丽倒也没有直接点明这一点,反倒是清了清喉咙。

“还记得我提出的交易里的第二条吗?”

“你是指让我继承教廷一统人魔两界这种蠢事,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你相不相信并不重要,真的。”奥黛丽诚恳的点了点头,“我只是在做一个实验,千百年来不管是受教皇所统领的人类还是受魔王所趋势的魔物都没有办法完全的压过对方一头,以至于人魔两界的战争从未停止,但如果有人能将魔王与教皇的力量统合在一起呢?”

“当极致的光与最深沉的暗融为一体,是否能为大陆带来真的和平呢?到时候,同时拥有着魔族与人类的人生经验的你,自然是比我更好的领导者。”

教皇奥黛丽的话有如洪钟般重重的敲击着艾琳的脑海,在此之前,他从未有过这种想法,诚然,魔族善力而不善智,人类善智而不善力,但这却并不是二者间必须永远为敌的理由,或许人类与魔族真的会有那一天?

艾琳心中坚定的种族思想动摇了,至少以他百年来的魔生经历,丝毫看不出奥黛丽真挚的眼神中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说谎的痕迹。

“看来我说服你了。”

望着好似如梦初醒的艾琳,奥黛丽笑着摊了摊手,“既然如此,为了人类与魔族美好的新世界,就先委屈我们的魔王陛下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接受教皇力量的传递好了!”

说着,奥黛丽便开始飞速的脱去了还处在懵逼中的艾琳身上的衣物,开始用手指玩弄起了对方还没来得及勃起的疲软阴茎,为了方便在穿戴着坚固的铠甲的同时还能够兼顾魔王的驯化任务,奥黛丽特地在铠甲的阴茎处设定了一个可以便捷拆卸的甲片,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便能够让奥黛丽被厚重的铠甲所束缚的巨大阴茎重见天日,而艾琳很快也明白了奥黛丽口中的特殊的力量传递方式究竟是什么了。

听着马车内传来的微弱呻吟,坐在马车外充当车夫,负责驱赶马匹的维丽娜也不由得的面色一红,一对可观的乳房上的两粒粗大乳头顿时便起了反应,但身为一名合格的姬骑士,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抛下教皇冕下交代的任务的,于是,维丽娜只好以大毅力克服了自己的欲望,顺便给马车加上了一个静音魔法,即使为了教皇冕下的颜面,也是为了防止马车内淫荡的声音继续侵扰她的意志。

二马四轮的豪华马车就这样在维丽娜娴熟的技艺下被操纵着,顺着王国的官道一路驶向西方最为偏远的无冬城,一行人走走停停了近一个月,才终于来到了这号称帝国之壁的前线战场,但与其响亮的名称背道而驰的,是它一眼便能望到的贫瘠,除了四周的城墙高大到不像样外,不管是房屋还是树木都低矮的不像话,甚至几乎完全没有什么商业活动可言。

尽管一路行来,艾琳已经见证过了生活在帝国中的平民们从富裕到穷困的过程,越是远离繁华的国都的地方便越是如此,但无冬城的惨状却依旧令艾琳感到触目惊心,面带菜色食不果腹的民众,体型消瘦神色疲惫的守卫,无一不在无声的向这位前世的魔王昭告着魔族所犯下的罪孽,这让融合了圣女灵魂的艾琳不由得沉默了。

在无冬城的领主,弗洛大公的引领下,艾琳一行人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并被安排在了一栋二层的破旧木屋内歇脚,这栋陈旧的木屋唯一的可取之处或许只剩下了房间内的布置还算温馨,让人不至于心生嫌恶了,但这却依旧是无冬城内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落脚之地了,就连消瘦的公爵,弗洛先生居住的地方都远不如这栋二层的小木屋。

入夜,毫无睡意的艾琳站在二层木屋的窗口,注视着被黑暗所笼罩的无冬城,在王都里,即便是深夜那也必然是灯火通明的,可这里的人们显然没有在夜晚点亮油灯的条件,少有的几盏星星之火,那也零散的分布在了斑驳的城墙上,用于防备几乎不可能存在的魔族大军的侵袭。

“这么晚都不睡觉,是还在为白天看到的景象难过吗?”

正当艾琳倚在栏杆前,一边审视着自己眼前的这座饱受魔族袭扰的小城,一边回忆着自己的魔族生涯时,一道熟悉的温柔声线顿时打破了艾琳的沉思,将他拉回了现实。

“怎……怎么会,本尊为什么要为你们人类难过嘛!”

小心思被察觉的感觉并不好受,艾琳无力的为自己辩解着,但随着他受到原先灵魂的影响的程度逐渐深邃,现在他就连撒谎都会脸红了,不过好在,脱下了骑士甲,换回了一声粗布长袍的奥黛丽并没有借此嘲弄她。

“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共情本就是高级生物的本能,就像人类会因为小猫小狗的痛苦而感到悲伤一样,身为魔王的你为我治下子民悲惨的生活而感到难过也同样正常。”

艾琳别过头去,不敢注视夜色下奥黛丽那深邃的双眸,他的心跳正在逐渐加快,但心绪却越发凌乱的起来,思想告诉她,奥黛丽说的并没有错,但直觉却使得他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劲,但不曾等艾琳捋顺自己乱麻般的思绪,一个湿润却温暖的红唇便如附骨之疽般的贴附了上来。

艾琳只是略作挣扎便浑身酥软的躺倒进了奥黛丽的怀抱中,成为了对方予取予求的玩具,就连身下正在被穴钩所折磨的菊花也下意识的开始瘙痒起来,这近一个月来在梦境隐者的圣遗物的帮助下,奥黛丽对于对于艾琳思想和身体的渗透不可谓之不强,如今对于奥黛丽肉棒已经毫无抵抗力的艾琳便是此举的铁证。

艾琳自然也明白此时的奥黛丽需要什么,下意识的便开始摩挲的脱去了自己身体上的衣物,洁白的酮体毫不犹豫的便与宽大的麻布长袍下一丝不挂的奥黛丽一起相互纠缠了起来,开始本能的追求起了雌性的愉悦。

随着奥黛丽下体长度惊人的肉棒整个深入艾琳稚嫩的粉色菊穴,不可描述的呻吟与狂狼的叫床声顿时充盈了整栋小楼,性爱中的男女绝对不会比野兽文明多少,自然也顾及不到所谓的羞耻心了,最终又只得孤单的维丽娜满脸黑线的给整栋小楼施展了一个大型的静音魔法,否则第二天一早,教廷的圣女是个淫娃的消息想必就会传遍整个无冬城了。

但不同于马车上的那次,维丽娜可以置身事外的将声音隔绝在马车里面,为了保证自己的护卫工作能够不受到影响,这次维丽娜不得不委屈的蹲在房间的门外,默默的享受着耳边不住传来的性感呻吟,这些百转千回的婉转淫叫声令维丽娜不由得的血脉喷张,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保护圣女和教皇是比享受肉棒更重要的事情。

可即便如此,在耳边一阵阵销魂喘息的勾引下,维丽娜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燥热了起来,在这蚀骨销魂的勾引下,维丽娜如钢铁般的骑士意志罕见的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几乎是顷刻间便沦陷了,被重重铠甲包裹着的美丽酮体已经开始逐渐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使得维丽娜的两腿间变得黏黏糊糊的,这无疑令她的情欲变得愈演愈烈,开始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但这也实在不能怪维丽娜,这种情况的产生具备了多种的原因,而不是单纯的因为她的意志不够坚定,其中梦境隐者的圣遗物无疑是勾引维丽娜的主要元凶,而奥黛丽身为其爱慕的对象则毫无疑问的占据了次要原因,但在此刻,追究这种责任是毫无意义的,如何发泄自己体内积蓄的欲望才是维丽娜要考虑的头等大事。

随着心中的情欲如同烈火般开始飞速蔓延,视线逐渐变得迷离的维丽娜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向了自己的私处,可冰冷且坚固的铠甲却构筑成了她需要攻克的第一道防线,正当维丽娜不假思索的摸索着试图解开自己的甲胃时,突然传来的一阵开门声唤起了她仅存的理智。

一前一后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奥黛丽和艾琳令维丽娜不禁感到大为疑惑,他们两人不是正在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吗,难道教皇冕下今天状态不佳,已经结束了,维丽娜刚在脑海中这么想到,但随即她便感觉到了一阵不妙,想要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来,两名来者那挂在脸上的,肉眼可见的贱笑令维丽娜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阵鸡皮疙瘩,好像大事不妙!

可还没等维丽娜从地面上爬起来,奥黛丽便已经快步上前重新扑倒了对方,与奥黛丽一同压在了维丽娜身上了的还有原先充当肉便器的艾琳,可以看出,他如今的跑步姿势十分变扭,就如同菊穴中被塞着什么一样,不出意外的话刚刚应该是被奥黛丽肏的够呛,但此时风水轮流转,他也要提枪上马了。

维丽娜坚固的铠甲被奥黛丽三下五除二的便剥了个干净,原先厚实的能够给予她浓浓的安全感的甲胃,此刻在奥黛丽的面前简直如同薄纸一般毫无体抗力,而和甲胃一起被奥黛丽粉碎的,还有如同鸡蛋一样被剥了个一干二净的维丽娜的反抗意志,身为姬骑士,在自己的教皇她面前根本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语。

于是奥黛丽很轻易的便攻克了维丽娜的小穴,整根黏黏糊糊的肉棒猛地没入了维丽娜的阴道中,开始翻江倒海起来,而维丽娜的菊穴同样没能幸免,在维丽娜被奥黛丽抱起了插入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了一个同样温暖的躯体从她的身后紧紧的贴了上来,而同这具温暖的酮体一并贴合上来的,还有一根粗壮的灼热棍状物。

艾琳的鸡巴艰难的剥开了维丽娜丰满的屁股,开始一点一点的侵犯进她的菊穴内,很少受到开发的维丽娜的菊穴简直比刚刚成年的处女的小穴还要紧致,令满肚子坏水的艾琳进入的尤为艰难,但同样,回报也是巨大的,不住的从自己的肉棒上传来的快感简直令艾琳感到一阵欲罢不能,不仅没有停止,反倒是更疯狂的开始冲击起了维丽娜的菊穴,肏的对方那叫一个浪叫连连。

“唔~,不……不要,冕下,这也太……嗯啊~”

在被一前一后的侵犯着的维丽娜一开始还妄想维持住自己最后的体面,但在自己前后两穴张张合合的快感下,她很快便败下阵来,双穴其下所带来的巨大愉悦令已经好几天没得到慰藉的维丽娜不顾一切的大声浪叫了起来,那淫荡的模样简直和平日里的冰山女神判若两人,而她着下贱的反应也成为了这场性爱进程最好的催化剂,令奥黛丽和艾琳简直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一样,肏的更卖力了起来。

这场荒诞的三人闹剧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几乎浑身都沾满了精液的维丽娜双目失神的躺在地板上,尽管下体早已经没有了肉棒,但小穴和菊花却还在机械性的自动开合着,时不时还会吞吐出一大滩腥臭的男性精液,而奥黛丽和艾琳也好不到哪里去,同维丽娜一样,三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倒在房间外的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但却连动弹一下的精力都没有了,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已经被性感迷人的维丽娜榨干到一滴不剩了。

淦,昨天开学太忙忘记更新了,抱歉抱歉,下次更新订在八号!

<< 雌堕成圣女的魔王 第二章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