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目录

  •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强上别人的理由可以有很多种,而他的弔味道很好也是其中之一。自从那天在安布罗斯白井街道分餐厅里品尝了BB的弔之后,我就再也忘不掉那种美味。BB的弔刚被端上来时,边上撒着孜然粉,烹饪牛排的酱料被奢侈地匀在白净的盘中,辣椒切片并不均匀地点缀着。正中央那根硕大的弔,足足有前臂那样粗那样长,青筋冒起,闪着酱料的反光。白色液体从前面的洞口中些许渗出,颜色很淡,但足够诱人。我举起服务员准备的刀叉,扎在弔上,往口中塞……这是我第一次品尝人弔,不料正是这根硕大的怪物,足足让我魂牵梦萦了一个星期。我开始想这样一根精致美味的弔可能会长在谁的身上,他会是一个壮硕的、腹肌坚硬的男人吗?他会是一个貌不惊人、走在路上只被当成奶油小生的普通人吗?或许他只是一个侏儒,满脸沧桑,写满岁月的痕迹?一整个星期我都沉溺在这种想象中,每一个想要压抑自己的念头,都会让我倍加痛苦。一个星期后,我终于忍不住喷涌的情绪,踏上了重返安布罗斯餐厅的道路。

安布罗斯白井街道分餐厅通常被称作“食弔餐厅”,菜品都是各式各样的弔。猿猴的、中华田园犬的、波斯猫的……每一根弔都搭配着完美配方的酱料,用独特的手艺加工而成,而其中最具特色的便是人弔,一盘足足要150元,如果考虑到它的制作过程,价格算是公道。就算是人弔,也有多种样式,有熟的,有从前面的口被切开切成平面摊在火上烤的,有生的(有些人是会选择生吃)。通常情况,喜欢吃精液的人会点生弔,因为这样可以保证弔中精液营养成分最大值被保留下来,而其他的烤啊烧啊煎啊,都会导致成分流失,不可不谓遗憾也。可能正是因为服务特殊,生意自然也就非常惨淡,那条街上的人们路过它家门前,也总是敬而远之,甚至不惜选择绕远路以避开他。相应的,里面的人员也极为稀少,几个人就足以撑起一家分餐厅的门面了,不能不说这家餐厅没倒闭,也有工作人员量屈指可数的因素在。身为一家小门店,前厅只有五张桌子——事实上一整天来光顾的人很可能一个都没有;过了前厅为后台,后台的厨师也只有一个,同时身兼店长、钥匙保管员等多个职位;再过后台就是后室,后室里面有几个隔间,隔间内是割人弔的场所。人的弔被割掉之后,会在24小时内重新长出,且如韭菜一样,新长出的比割之前更为粗壮。BB就是固定被割弔的人之一,那天在我盘中那根粗壮的弔,不知道究竟是他的第几根?

然而这块小地方又有微妙的玄机:据说厨师(身兼店长、钥匙管理员的那个人)阿白手中的钥匙控制着密道的出入口,可以通过密道自由进出除前厅之外的所有地方。为了潜入后室隔间,我做了不少秘密调查,最终搞出一套方案:戴着头套进入餐厅,闯入后台,用药物迷晕阿白,找到密道入口,顺着到BB的隔间,强上BB,看清BB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再原路返回……这样的计划在已经被BB迷得神魂颠倒的我心目中已经是一个巧妙的计谋了,然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据美国警察调查,最难查的案子是随便走进一家店扫射,这表明最简单粗暴的手法有时候可以取得最大化的效应。而我现在也已经通过密道潜入到BB的房间里,尽管黑灯瞎火,但床上人的呼吸声依然清晰可辨,听上去大概在睡觉——是了,之前听到的小道消息也没错,这几天BB一直因病卧床,十分疲惫。我不敢开灯,也就摸黑朝呼吸声那里走去。

伸手摸到的第一个部位是脚。令人惊喜的是,脚的手感很好,让人忍不住就弯起食指和中指,用指关节在脚心反复搓揉了两三下。没有皱纹,脚轻微地颤动,兴许是因为痒。我忙把双手顺势而为环绕到脚踝处,紧握,慢慢地朝上推去。这具身躯奇怪地并没有多少反抗。BB因病卧床,估计没什么力气动,也或者是对此事并不上心,倘若是在大街上随便找个人这样摸,那人就算再没力气,也总不至于这样顺从你抚摸的方向轻轻动着。我的手摸过了小腿中部较粗壮的部分,绕过膝盖,在膝盖后弯轻轻按压了几下,再接着向上顺着大腿内侧,一直摸到根部,骤停。他并没有穿裤子,这是一件好事,不需要我劳神褪去什么了。

床上身体的喘息声。我脸剧烈发烫,分泌的口水怎么吞也吞不完。下体已经顶得难受,我解开拉链,它直挺挺地翘起。我双手掰着他臀部的两瓣,两个人的中部一刹那顶到一块。我闭上眼,仰头,呼吸,顶,顶,顶。黑暗中我看不见他的脸,但能听到他温柔的喘气声,忍着什么一样。也许有过很多人这样子潜进来干他,他见怪不怪,在听见密道里声音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无论如何,尽管没有亲眼看见他的样貌还算可惜,但毕竟强上他才是第一目的。于是我闭上眼,像水牛一样,顶,顶,顶。

在一次次激动中,我听到他发出了宛若女人的娇音。

第二章

回去的密道依然是一片黑色,我因为一下子射出过度,有些头昏眼花,走路踉踉跄跄,仿佛自己的精力已经随着白色的液体,永远留在了BB的隔间中。眼前的黑色并不是电脑绘图中单调的大幅的黑,而是星光闪烁。我喘着气,按下手中的表。现在已是16:12,也许休息到16:20再出去也不迟。我用药物迷晕阿白是16:00,强上完BB是16:08。这样精确地把控时间的好处,就是能让自己在可以顺畅行动的前提下最大化利用活动时间。我一下子瘫在地上……刚刚似乎射了很多。白井分餐厅里被剁弔的人似乎可以一次性射出一升多——因为反复剁掉反复长出,性能力已是大大增强。但最多也就卡在那个层面了,至于能射两升的……从来没有耳闻。

手表的绿色荧光一下一下地闪,我喘息着看着数字跳转到16:17,体力似乎差不多恢复,应当赶紧回到后台,把钥匙别回阿白的腰间,再迅速逃离。白井街道因为较为偏僻并没有监控,店内因为特殊情况,更是一台监控都没有了。要抓住我只能以BB体内留下的精液为线索,但是我有把握BB不会出卖我。尽管我们素不相识,但我对着他的弔发情了一个星期,他总不至于辜负我的真心,更何况我还强上了他,这何尝不是一种恩赐。

暗道四通八达,后台、后室、后室中用于剁弔和让被剁弔人起居的小隔间,都可以自由出入。我满脑子都是BB的身体触感,推开后台的门,喘息着要按照计划行事。

但情况有变。本应该躺在地上的阿白正站在暗道门前,直勾勾看着我。她的身姿曼妙,但被束缚在正装之下,看上去并不尤其突出。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愤怒地瞪着我:“是你把BB杀了,对吧?”

她愤怒时的脸庞依然俊俏,两颗眼珠呈浅蓝色,也不知道是不是中外混血。黑色偏金的长发扎成高马尾,服服帖帖地披在脑后。衣领勒着我脖子生疼,而她的手丝毫没有泄气的意味。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是你把BB杀了,对吧?”——BB被杀了?——BB死了?!

也就是说,在我离开BB单独隔间(16:08)并通过暗道回到后台(16:17)这段时间里,BB死了?!

我瞬间愕然,脑中回闪过BB的娇音。最近有一种通过性行为传播的疾病,感染者会因为强烈的性行为而直接死亡。最初因该病死亡的女人是在和情人在楼梯上做而死的,后来传染病也传给了情人,情人和男同性恋做的时候,被男同性恋干死。出于隐晦,人们用最初发病的地点将它命名为“楼梯女病毒”——命名技巧类似于“马上风”。患上这种疾病的人,经过五分钟的强烈性行为就会死去,短于五分钟的案例至今没有发现,经医学界确认也不可能。重要的是,五分钟一定要连续,断开的五分钟是无法达成效果的,且条件严苛,就算拔出来再插进去,也算是“断开的五分钟”。患有此病者难以行动,身体虚弱,在遭受性行为时无法顺利反抗。BB因病卧床,莫非他感染上的,就是“楼梯女病毒”?!

我硬下口来,说:“没有,我没有去。”

阿白的浅蓝色眼睛不依不饶地看着我,但手已松开我的衣领。她娇嗔着哼了一声,强有力的手抓紧我的手腕,一把把我往后室里拉去。这女人力气是真大,我身不由己着被拖行着踉踉跄跄。她一把推开门,后室中两个身着紧身衣的人一下子从轻快的聊天中转移注意力,四只眼睛看着我。二人一齐发问:“这就是凶手?”

阿白哼着:“俊儿,雅儿,你们俩好好看着他,不要让他乱动。我去检验BB肛门中精液的成分,看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后室惊人的干净,没有什么杂物。在隔间外的部分就只有简单的几张椅子几张桌子,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藏的住东西。我就只东张西望了一下,便敢说自己已经可以报出这里的全部摆设。俊儿大步流星走到我面前,犀利的眼神看得我心里发毛,俊秀如女人的面庞因剑眉而带着一股英气。叫作雅儿的女人则淡定地坐在简约设计的黑色椅子上,歪头看手指甲。她指甲上点缀着一些闪闪发光的装饰,精致优雅,整只手也极为漂亮。

如果小道消息没错,俊儿,就是剁弔人,最近刚来。而雅儿则是检查者,负责在后室内隔间外的部分,监督一举一动。后台的阿白会时不时暴力地甩开后室门,看雅儿是否认真地坐在椅子上监督。非正常状况,她是没有权力闯入隔间的。

就是目前遇到的这几个人已经初步组成了一套权力层级,不可谓不妙。我正胡思乱想,阿白从BB的隔间里大步走出,盯着手头的检测仪,眉毛紧紧地拧在一块。

俊儿的声音平静而带有压迫感:“赶紧和这个人的DNA比对一下……”

阿白说:“等等。”

我们所有人都疑惑地扭头看她。俊儿抓我的手也放松下去,仿佛我们并没有利害关系,只是单纯想要听眼前这个持着探测仪出来的正装女人想要说什么。

阿白吃力地盯着探测仪:“从BB肛门中检测出来的精液,全是FF的。”

第三章

从BB肛门中流出的精液足足一升,几乎灌满了整个容量杯。探测仪会在尖端插入精液后输出一长串的数字。阿白说这是每个人的DNA序列,相当于身份证号,具有一定程度上的唯一性。而现在探测仪显示的数字,正和FF的相一致。为了确保检测的正确性,我被迫采了血,DNA序列和BB肛门中检测出的精液完全不同。不过我们当中只有阿白看得懂,我们连它闪烁灯光表示的是什么数字都不知道。这是这个餐厅所特制的,就是为了防止精液假冒的状况出现。譬如高等人甲的弔里面填充的是低等人乙的精液,用甲弔的价格售出。这样的事情曾经被曝光过,所以类似的餐厅都会配备这样的专用仪器,同样也只有特别专业的人看得懂,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防止解释权被滥用。

所有人一时哑口。俊儿恼怒道:“那现在是放开这小子吗?”真想不到这英俊的人如此情绪化,但现状是我还没完全洗脱嫌疑,并不是为别人着想的恰当时机。阿白倒是比较理性,声音也柔和下来,充满职场女强人特有的决断力:“先松手,看紧他,不要让他跑了。”俊儿便顺从地松手。我马上向后走了一两步,揉了揉被钳得死死的胳膊。

这段时间里,整个安布罗斯白井街道分餐厅只有六个人:我、阿白、俊儿、雅儿、BB、FF。

而FF,则是正在另外一个隔间中等待被剁弔的人。

我大步向FF的隔间走去,其他人忽然缓过神,意识到我还是一个嫌疑人,马上跟上来保持着极近的距离。俊儿走到我面前,再次扼住我的右臂,恶狠狠地说:“你想干嘛?!”

我说:“真正的凶手就在里面。”俊儿瞪了我一眼。阿白走到我前面,干脆利落地推开了门。这时候我第一次看清隔间内的景象,恍然大悟难怪刚才进BB隔间时没有被什么绊倒。和隔间外一样干净简洁的装饰,一张床,一台电视机,仅此而已。床是医用床,一眼望去下面的空间也一览无余。电视机也轻薄一片,且嵌在墙体中,没有可以藏东西的地方。而这样一张简易的床上,FF正背对着我们,双手疯狂地对着下体上上下下上上下下,听到开门声后惊愕地一回头,一大股白色液体从弔部喷涌而出,像史莱姆一般灌满了左手的杯子。一升的透明杯,我暗暗称奇,正常人可能看见别人推门进来就萎了,他倒好,直接射了整整一升,想必先前都在作酝酿工作。

阿白转头冷冷看了我一眼:“真是的,没见过世面。”再大步朝床头迈去。FF微笑着腾出手要打招呼,就被阿白一手紧抓衣领。阿白满脸愤怒,奋力一推,就把FF从床上推到地上。

“好好交代,是不是你杀了BB?!”阿白瞪着他,一脚踩在他身上,高跟鞋跟抵着他的肚脐部位。

好想被踩……我心头划过一丝念想,但马上止住。现在正情势危急,万一到时候他们把我指认为凶手,硬生生把我踩死,那可就不妙了。虽然被踩很好,但被踩死就不太妙。

FF满面疑惑:“啊?——啊?”

俊儿插话说:“刚刚我和雅儿一直在后室守着,没有动静,FF应该不是从正道过去的,而是从暗道。”

阿白转头看着俊儿,思忖着二人的证言有多少可信度。雅儿马上从怀中掏出手机,满面潮红着点开一个视频。是俊儿和雅儿在后室地上做,不过手机摆放的方向问题,只能看见在上面的雅儿的背部。录像画面中,墙上的闹钟16:10开始到16:20,前面五分钟两人正疯狂做着,之后阿白就闯入了摄像范围,走进BB隔间看,满脸怒火着走出来。除了这些,就完全没有动静。FF的隔间门并没有被推开。也就是说,FF如果是凶手的话,也只能走暗道。

有伪造的可能吗?我心头在想。完全可以事先在很多时候录像,找到阿白正好闯入又愤怒走出的时间段,就用于今天的杀人。但阿白并没有这样的疑问,她只是点点头,雅儿连忙把手机塞入口袋,面色羞红,躲到俊儿的背后。

录像没有声音,因为手机麦克风坏了。FF得到其他人的同意,用手机报了警,警方一会儿就会前来现场重新听取大家的口供,并现场采样。

所有的嫌疑都被指向FF。FF忙说:“什么?BB死了……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如果要是我的话,怎么会……要走暗道一定要有钥匙,而唯一的钥匙在阿白手里!”

阿白顿了一下:“是啊,但是也有很多时候你们可以偷钥匙拿出去复刻,所以反驳无效。”

FF脸色发白,痛苦着为自己解释:“不对!不对不对!如果我用钥匙,那我又能藏到哪里去呢?你的怀疑不合逻辑……不……”

阿白从正装内衬掏出金属探测仪——鬼晓得她身上怎么随时带着那么多东西:“脱了,全身的衣服,都脱了!”

FF慌张着应和,手脚麻利地脱下全身的衣服。阿白一件件接过,用金属探测仪扫着,都没有声响。我目光放到一边的透明杯子,一升的精液,这么可怕,然而射出它的男人正在我们一群人眼皮底下毫无尊严地脱衣服,这何尝不是一种反差?

他所有衣服都脱完了,巨大的弔竖着,阴囊紧绷。阿白看着边上一堆衣服,并没有多加思索,便把金属探测仪朝他臀部拍去。

——滴滴!

FF的脸刹那刷白:“等等!给我解释的时间!”

阿白一脸不爽,放下金属探测仪。FF忙说:“那个……那个不是钥匙……是……肛钉……就像舌钉唇钉那样的……我是0……所以……这样会让1更舒服……”

也不是不能理解。虽然很怪。

我说:“那现在排除掉FF的嫌疑,因为他是0,而如果要干死BB的话,那人得是1。”

全场静默。

俊儿直接冲上来对着我的脸大喊大叫:“你这推理比后期的柯南还摆烂好吗?!”

第四章

我们跟着阿白探测了整个餐厅,结论是没有任何其他地方有钥匙,也没有任何地方有奇怪的东西。鉴于餐厅里每个房间的摆设都相当简约,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断定没有一个角落被我们落下。当地警察接到报案正预备过来,时长大概半小时。然而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没有放弃接着搜索,可能找到真相是人类的本能欲望。好奇,被悬念勾引,尽管真相会降临,但我们还是忍不住去触碰去前往彼岸。

FF体内被探测出的金属基本被断定为是钥匙,但他一口回绝,辩解也语无伦次。我们都找了个地方坐着,FF倒是越来越急,辱骂着我们说无法忍受我们视他为凶手的眼神,甚至伸手摸自己的肛门,拼命扭曲身体要自己把他口中的钢钉取出来。俊儿冷嘲热讽着说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办到,他在这里这么演,不过只是想摆脱嫌疑而已。

警察会来,所有能被重新检测的信息都会得到解释,包括FF体内的到底是肛钉还是钥匙。

FF呻吟着,身体扭成对虾的弧度,自己的右手一整只伸入肛门内,左手用力着掰着臀部。呻吟,痛苦的嚎叫。我们轮番对他冷嘲热讽,然而伴随着一阵溅血,一阵惨叫。他肛门中喷出一大片暗棕色和血红色相交织的血液,右手血淋淋地举起一块金属。

真的只是肛钉。

我们凑上前看,被臭味纷纷逼得向后退开。FF痛苦地在地上蠕动,摸过放在地板上的金属探测仪,朝自己肛门处放去。探测仪不再发出警报声,而他右手中的,只有肛钉。

没有钥匙。

整个餐厅里都没有备用钥匙。钥匙只有阿白手上的那一串,我用药物迷晕阿白之后拿着的那一串,被阿白抓个现场后取回的那一串。

事情变了。拍摄的视频中没有FF出入的身影,FF也没有拿到钥匙的机会。我们所有人的目光在盯着肛钉的时候开始慢慢变化。

我说:“不对。”

俊儿瞪着我:“什么不对?”

我说:“我离开BB房间的时间在16:08,而录像开始的时间是16:10,在这个时间段内,FF依然有行动的空间,从正门出入的空间。”

俊儿咬着牙,颇为不屑地说:“你用药物迷晕了阿白,潜入了BB的房间,还指望我们相信你的一面之词?”

我举起双手:“我想要扮演这样的角色,最终的审判还是警方鉴定,我在这里巧言令色又有什么意义?”

阿白打了圆场,叹了口气:“也是。”

在先前观察整个餐厅的时间里,我们已经互相交流了彼此掌握的信息,尽管都只是一面之词,但依然有极强的参考价值。我闭上眼睛,开始回想方才掌握到的信息。

我迷晕阿白,在16:00潜入暗室,强上BB之后于16:08离开,在16:17回到后台被阿白抓住。

阿白在16:00被迷晕,16:15时走入BB的隔间发现BB死亡,在16:17于暗道门前抓住我。

俊儿和雅儿在16:10到16:20都有手机录像记录,前五分钟在做爱,16:15停止。

FF在录像中始终没有出现,而他也没有拿到备用钥匙的可能。

雅儿作为检查者,在后室内、隔间外,在职权范围内不能自主进入隔间,且会受到阿白不定期检查是否玩忽职守。

阿白说,自己会严格检查每一个进入后室的人,以防身上携带会引起不必要麻烦的东西,譬如性玩具,譬如管制刀具。她回想今天放雅儿和俊儿进入后室时也经过检查。二人身上没有携带任何刻意的东西,衣物自然是必要的,而轻薄的衣物之外,连口袋里也没有任何东西。我也把眼光注目在二人身上,确实,薄薄的衣服藏不住任何东西,隔着衣服甚至可以看见他们身体的曲线。俊儿的下体隐隐突出,腹部肌肉也撑着衣服。雅儿更是前凸后翘,正装死死地贴着皮肤。

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第五章

挑战读者

好了,现在你已经读到这篇《食弔餐厅杀人事件》的最终推理部分。在一些推理小说中会安插这样一封打破第四面墙的信,让作者和读者亲自谈话。这并不是我的首创,奎因、青崎有吾都用过这样的手法,白井智之在《而那个女孩被煮死在二楼》也用过,所以烦还请不要觉得这样一封信放在正文中略显突兀。

在目前这一时间点,解开谜团的一切材料全都具备。身为读者的你当然可以选择跳过这个栏目直接看最后的解答;也可以选择在此处驻足,划上去重新浏览全文,并分析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

为了方便推理,在此给出四个条件:

1.作为第一人称视角的“我”在“现在进行时”的情况下保证了绝对诚实。也就是说有些信息可能是假的,但因为“我”的观测无法得知真相,写出的信息为假。但“我”没有撒谎,“我”只是不知道。比如FF掏出的肛钉,可能只是“我”觉得是肛钉,实际上是个伪装成肛钉的钥匙。

2.作为作者的我向你保证,FF掏出的肛钉是真的肛钉,不是钥匙。

3.BB患有“楼梯女病毒”,且是被干死的。

4.凶手不是未出场之人。讲真,到了解答部分忽然冒出来一个人,我要是读者我就把书撕了。当然注重诡计的推理小说除外。

Oblivionnnnn(一清水泓)在此祝愿大家顺利推理出真相。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首先我们先排除一个可能性:FF闯入BB的隔间,并做死了BB。

首先从通道上来看,FF要闯入BB的隔间只有两种可能,正门和暗门。若为暗门,FF并不具备获得钥匙的时间;若为正门,虽然有16:08到16:10的空缺期,但两分钟无法做死BB。“楼梯女病毒”的致死条件为至少连续五分钟的性行为,而我从暗道离开BB隔间,到FF进入BB隔间之间有一定时长,从时间条件上,FF并不具备杀死BB的可能性。

其次还有一点例证:就算再强大的男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射出两升的精液。而BB体内的精液有一升,在我们走入FF隔间时,我们又亲眼目睹了FF手淫刚射出了一升。

综上而言,排除FF作为凶手的可能性。由于我自己内心清楚,故也将我自己排除在嫌疑人之外。

嫌疑人在阿白、俊儿、雅儿之间。

如果不是FF亲自进入BB隔间做死了BB,那留在BB体内的精液只有两种可能性:(一)不是FF的,而由于现场只有阿白看得懂检测器,故阿白进行了谎报;(二)是FF的。

前者难以推理,可能需要联系到“帮凶”“看到精液所属对象时开始隐瞒”“早有预备而嫁祸于FF”等条件,但FF进行了报警,警方的搜查范围肯定会包含BB体内的精液所属对象,故在此对我们谎报毫无意义,直接排除。

也就是说,唯一的可能性便是,现场的精液是来自于FF的。而由于安布罗斯白井街道分餐厅中的人弔菜品内含精液,所以可以断定凶器即为FF之前被剁掉的、含有本人精液的弔。

凶手携带着FF的弔,潜入BB隔间,并在BB虚弱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利用性行为杀死了BB,并把弔中的精液挤入了BB体内。FF在我们进入隔间后依然手淫射出了一升精液也就不足为奇。

尽管推理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可以发现无论是谁都没有作案时间:我虽然对BB进行了长时间的侵犯,但我绝没有使用FF的弔;阿白进入隔间又马上出来;俊儿和雅儿也没有足够的时长。看上去所有人都被排除在外,所以其中一定有疏漏的盲点。

BB一定是在16:00之后死亡的吗?

如果我16:00开始强上的不是BB,而是另外一个人呢?

假定这个人为X,且X不为BB,则我摸索到床上强上X时,X并没有作所谓的反抗而是顺从,基本可以断定X是为了掩盖这个时候BB已经死亡的事实,而被我侵犯。黑暗中我看不见X的面部特征,而因为惯性思维,很容易作出被强上的人就是BB的判断。

X用FF的弔干死了BB,但因为听到暗道中有动静,由于不明对方是谁,决定先关掉灯,把BB的尸体搬入床下,再脱掉自的衣服在床上,下半身对着暗道。这一步具有十足的危险性和巧合性,事实上也因为我侵入暗道是临时事件,X并没有合适的反应时间作出最好的判断,只能试险。

X不为阿白,否则其行动轨迹为:杀死BB,被我迷晕,在我从暗道进入现场前在BB床上待命。无论怎么想都很奇怪。

X必须在俊儿和雅儿之间。而我在侵犯X时听见了女声,故X为女性,也即X为——

雅儿?

但这样一来又有一个明显的矛盾,由于阿白的搜身检查,后室及隔间内没有藏东西的地方,现在雅儿的紧身衣也表明雅儿没有合适的藏匿凶器FF的弔的地点。诚然雅儿可以将弔放入自己肛门,但那样一来精液就容易因受挤压而流入雅儿体内,难以做到还有一升留在BB体内的事情。

所以凶器只有一种带入的方法:

藏在俊儿身上。

藏在俊儿的裆部。

俊儿是伪装成男性的女性,伪装的目的则是为了把弔放在裆部,瞒天过海,躲避阿白的审查,进入后室。我在侵犯X时听见的女声,正可以印证这一点,而在俊儿和雅儿做爱的时候,录像只拍到雅儿的背部,并没有明确的镜头显示俊儿是男性。这点,只要脱下俊儿的裤子,便可以得到确认。

也就是说,俊儿通过性别诡计将弔带入了后室。而雅儿明显是共犯和帮手——这两人必定有一人为主犯一人为帮手。但雅儿因为职位要接受阿白的不定时监察,不可能放心地进入BB隔间用长达五分钟的时间干死BB。

综上所述,俊儿是唯一的凶手,主导了一切;雅儿则是负责说谎掩饰的从犯。

众人听完我的推理之后,一时瞠目结舌。阿白反应最快,冲上去抓住俊儿的裤子就一把脱下。果然一根弔顺着裤子被脱下而掉落在地上,本应有弔的地方,则是女性的体征。

俊儿原先双目的凶光荡然无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苦地掩面,一手则捂着女性体征,整个人的英气骤然消失。她痛苦地抽噎着:“我……我本来是这家店里的常客……因为特别喜欢BB和FF的弔的味道……就磕了他们俩人的CP……想要促成两个人搞……结果没想到两个人都是0……于是……于是我不得不……”

门外的警笛声响起。阿白拍了拍俊儿的肩膀,温柔而又斩钉截铁地说:“行了,那些话和警察说吧。我可不陪你玩了。”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Doi

成人内容只应是文章的调味剂,你绝对不会喜欢全是调味剂的菜

1 thoughts on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1. 抽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第一眼:黄文
    第二眼:安布罗斯餐厅??!!
    第三眼:什么异世界
    第四眼:我去重口味
    第五眼:推理小说???!!
    第六眼:?????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