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叉刀口口 ♥

高跟与精魔 第五章

高跟与精魔 第五章 – 蔷薇后花园

我是……

我是王沐蕊。

我是一个喜欢穿女装的男生。

其实我本来并没有穿女装的爱好,但是上个学期,因为种种原因……具体是什么原因呢?没什么印象了。总之,我接触到了女装,这种被轻柔女装包裹身体的感觉,让我沉醉。

后来?后来因为接触女装而对女生的化妆打扮而产生兴趣,使得李沐沐注意到了我,我们很顺利的成为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她想要有一个懂得女生打扮,能同她一起打扮的男友,她带我一起做美甲,为我挑选男装,教我画男生的日常妆。与她的相处……很愉快。

寒假的时候,我们一起旅游,李沐沐给我女装打扮了好几次,我们像好姐妹一样一起逛街。她并不知道我其实早就偷偷的穿过了女装,我打心底里喜欢这件事,与李沐沐一起女装逛街让我十分的享受。

但是,似乎是她误会了什么,开学两个多月,只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同女装逛街过一次。除此之外,我都是男装陪的她,而我却难以开口说出比起男装,我其实更想女装的这种话。长期没有女装使得我的身体十分的想念,不禁在寝室里穿了起来,当穿起女装,我只觉得自己回到了自己应该待着的躯体当中。

这种强烈的欲望,最终让我……

一些有些奇怪的记忆在脑海中复苏,耳边传来一个有些阴柔的男声。

“王沐蕊,王沐蕊?”

我睁开眼,一只纤细的、做着长长美甲的手在我面前晃着。我看向手的主人,是一个穿着裙子的高挑女孩,他有着长长的头发,脸上是精致的妆容,从短袖长裙中露出的四肢十分白净,看起来就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但是我知道他不是——

我逐渐回忆起来,我将自己的女装照片发在小蓝鸟上,而一个网友表示他跟我在同一座城市,他也是一个喜好女装的男孩,想要同我一起女装见一面,而这位网友就是眼前的这个丝毫看不出男孩子痕迹的美少女。

他叫刘玉欣。

“沐蕊,你怎么发呆了啊?”他笑嘻嘻的说,很自然的牵起我的手,“走吧,今天可是来给你挑新衣服的~”

“啊?”我有些愣神,感觉有些奇怪,但是不清楚究竟哪里奇怪,就这样被刘玉欣牵着走。一走我就意识到了不一样的地方,现在我身上的并不是男装,而是一条新的裙子,裙摆随着我的步伐摆动带来丝丝凉风,脚上是一双浅白色的绑带高跟凉鞋,十个可爱的脚趾豆在足尖,上面点缀着形状规整的浅橙色指甲,这是一双十足的美丽的女人脚。

这些是……我想起来了。因为我的女鞋都在李沐沐那里,李沐沐担心我把女鞋放在男寝被发现所以提出交由她来保管,所以现在脚上的这双,是刚刚同刘玉欣一起在店子里买的新鞋,而脚趾美甲也是刚刚一起做的。

我自然而然的为我现在身上的一切找到了解释,这一切似乎就是这样。被女装包裹的感觉,与同为女装子的美少年踩着高跟鞋逛街的快乐,让我很快就打消了一切疑虑,开始享受起久违的女装伪街起来。

我们就像是真正的姐妹一样,飘摇的裙摆就像两朵盛开的花儿,吸引了路人们的目光。尤其是一些男人那不加掩饰的欣赏,当我想到这两朵花之下的身躯,其实是两个假女人,不由得更加的得意与兴奋。

我的身体起了反应,鸡巴开始勃起,但是受到了一股压力而没有挺立起来。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穿的,竟然是一条女士的三角裤。之前同李沐沐一起女装逛街,我裙子底下穿的也是男士内裤,这从内而外的全部女装外出,属实是第一次。

刘玉欣十分的敏锐,他注意到了我的步伐有些奇怪,手也不太老实,在暗暗的调整鸡巴的位置。他伸手挡在我的裙摆前面,靠近我耳语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在外面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吗?为什么要惦记着那个东西呢?”他伸手将我的裙摆压平,手指隔着裙子与内裤碰到了我的鸡巴。

“我之前不是教过你要怎么将那个好好的压到胯下吗?”他眨眨眼,“不会的话,我再来教教你。”

我感到一丝不适,潜意识中我觉得我应该拒绝这样的行为,但是从下体传来的让人感到愉悦的微微的酥麻感让我没有反抗。被默许的刘玉欣将我拉至墙边,与我面对面站在一起,在人流中看起来只像是两位稍作歇息的美女。他的手伸入两条裙子交叠之间,一只手拉起我的女士三角裤,另一只手则将我的欲要充血勃起的鸡巴使劲的反折压至身下。

“听话哦,不要老想着它了,做个好女孩哦?”刘玉欣的声音十分好听,这是一种无性别一样的声音,他可以轻松的将声音伪音成女声,也可以变成健康的少年音。他的声音似乎有股魔力,我的鸡巴在他若有若无的抚摸下,渐渐变得软软的,被略紧的女士三角裤压得十分平坦。

有了刘玉欣的这一番教导,我更加的沉浸在女孩子的身份当中。我们又逛了半个多小时,左手右手都提上了大包小包,里面都是身为两个女孩子,给自己买的女装,以及各种女性用品。

“那个……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提出了回意。我感到很累,虽然从内而外的装成女生逛街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何,我的身体十分的疲乏,这种劳累并不仅仅是逛街的累,而来自某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但是刘玉欣显然不这么想。

他说:“今天挺晚的了。你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的女装子,难得见一次,要不,咱们一起住一晚?”他眨眨眼睛,一幅人畜无害的模样,让我也放下了戒心。见我没有作答,她摇了摇手中的购物袋,那一个个购物袋里都是我俩的各式女装,“怎么样?咱们去宾馆里,来一场时装秀?”

想到那些美丽的女装被尽情的穿在身上的感觉,我怦然心动。脑海中闪过李沐沐的笑颜,与陌生的女孩一同过夜,是不是不太好?不过,眼前的女孩,是“女孩”而非真正的女孩,这样的念头只存在了一瞬,我便在刘玉欣的带领下前往了旅馆,当我们俩出示身份证的时候,还引起了前台小姐姐的一阵侧目。

一到房间,刘玉欣就迫不及待的将购物袋里的女装拿出来。我们今天各挑选了四套女装,以及可爱的女生内衣裤和胸罩,除了我脚上穿的高跟鞋,还有一双很显气质的黑色鞋头微尖的侧开细跟高跟鞋。刘玉欣将这些东西一一摊开放在床上,鞋子放在床下,冲我眨眨眼睛,“你先去洗澡吧,怎么样?看到这些心不心动,期不期待啊?”

我抿了抿嘴,心里有什么呼之欲出,这些属于我的,属于我自己的女装放在面前,实在是让人感到满满的幸福感,这异样的充盈着我的内心的愉悦让我忽略了很多东西,我现在只想洗得干干净净的,然后穿上这些美丽的女装。我很自然的拿起一套女士内衣,来到洗浴间将其放在架子上,脱掉裙子,照在镜中的,是一个穿着可爱蕾丝内裤和胸罩的瘦弱少女,虽然胸平平的,头发也才勉强落到肩上,但那清秀的面容,以及略显羞涩的模样,任谁看到了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男生。

当然,破绽还是有的。虽然刘玉欣将我的鸡巴反折压在了女士内裤底下,但是三角裤底部包裹的布料确实少了些,这让我的蛋蛋一半压在身下,另一半却偷偷摸摸的露了出来,成为了少女下体不和谐的声音。

恍惚中,我打开了水龙头,直到温热的水流将身体完全浸湿,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把内裤胸罩脱掉。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一直留存着这种身为女生的美妙感觉,当我把它们脱掉,一马平川的上半身,往下看那被压抑许久的小弟弟微微翘起,那种身为女生的幻梦一样的美妙感觉顿时就消失了。我不得不加快了动作,这种完全赤裸的男生的感觉,让我莫名其妙的抗拒,在这个美妙的身为女孩子的夜晚,我不希望他占用我太多的时间。

就在我将沐浴露挤到身上的时候,一只手摸上了我的肩。我紧张的回头,蒸腾起的雾气中,只见刘玉欣赤身裸体的站在我的身后。他的皮肤比许多女孩还要白嫩,平坦胸部上的两个小乳头十分粉嫩,他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就像一个未发育的女孩。

“你干嘛?”

成年以后,除了李沐沐,我没有和任何人共浴过。刘玉欣的行为,即使现在的我有些不对劲,也对这种突破了朋友关系的做法感到了下意识的抵触。

他看着我,笑眼盈盈,空气中弥漫起一丝丝甜意,让人感到放松。“两个人一起洗要快些,我来帮你洗吧,而且,你也不知道身为女孩子,该好好清洗哪些地方吧?”

这话很怪,即使我现在再渴望成为女孩子的这种感觉,当赤身裸体的时候,我也知道这是一个男人的身体,没有了女装的修饰,我的身体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像是女孩的。我想让刘玉欣出去,但是他的动作比我更快。他做着长长美甲的手抚摸上了我的乳头,指腹开始揉搓它。他靠近我,在我的耳边轻语:“女孩子的乳房,可是很娇嫩的,身为女生怎么能不把这里好好洗干净呢?”

“沐蕊~可爱的沐蕊~”他继续说,“闭上眼睛,慢慢的,慢慢的感受,你的乳房……你可爱的,小小的,正在悄悄发育中的乳房。它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稚嫩,那么的……让人喜欢~”

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我无法抗拒,照着他的指示做了。当我闭上眼睛,他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胸,我的乳头,他稍稍使力,两手将我胸上那一点点软肉托起,仿佛那里真的有一对含苞待放的少女的乳房。

我的腿开始发软,我伸手扶住墙,却还是忍不住半蹲了下去,刘玉欣催眠下那幻象中的乳房让我舒服极了。而这时,他转变了动作,他关掉了水龙头,将莲蓬头旋开,露出了管子,然后他挤了一些沐浴露在手上。

“沐蕊的乳房洗香香了,猜猜看~接下来,会是哪里呢?”

沉溺在幻想乳房的愉悦中的我对刘玉欣毫无防备,他的手十分轻松的摸到了我的屁股沟里。沐浴乳滑滑的,他用指腹反复润滑按摩我的肛门。这种私处被触碰的感觉让我一个激灵,想要挣脱,但刘玉欣充满诱惑的声音再度刺入我的脑海。

“这里是,女孩子的私处~在你的胯下,那里,是女孩子的秘密花园,十分的娇嫩,它粉粉的,软软的……”

明明他的手指抚摸的是我的肛门,可闭着眼睛的我却在这言语之下,仿佛真的有了身为女孩子的私处,那两瓣阴唇所相互遮掩的神秘门户,在想象之中是那么的清晰而诱人。随着轻微的疼痛感,刘玉欣润滑后的手指探入了我被按摩后放松的肛门中,长长的美甲抵着我柔软的直肠,让我忍不住的收缩。 随着一只手指的成功进入,另一只手指也插入其中,他的两根修长的手指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用尽撑开,将我的肛门打开一个口,外界蒸腾的水汽进入到我温暖的直肠当中。

而刘玉欣在我耳边的轻语,让我的身体飘飘的,幻象中的阴唇被他的手指温柔的打开,深入了女孩的阴道当中。

“怎么样?舒服吗?”他的声音越发的魅惑,甜腻得让人沉迷,“女孩子的私处可是非常非常需要呵护的,所以一定要洗干净哦~”

然后,我就感到一股温热的水流涌入了我的“阴道”当中,被充满的下体逐渐产生微涨感,这是刘玉欣将没有装淋浴头的水管对准了我被他两根手指打开的肛门。直肠被温水注满让我产生了强烈的便意,但是刘玉欣却将手指抽了出来,用言语让我憋住,意识逐渐迷茫的我下意识的照做了。他拉着我坐到了洗浴间一旁的坐便器上,坐便的姿势让我再也忍不住,顿时温热的水流带着一点浅黄色的秽物从肛门中喷射出来。水流快速冲刷肛门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这种坐着用下体的洞排出液体的行为更是让我恍惚的感觉跟女孩子尿尿一样。想到这,我的身子越发瘫软,兴奋不已。

刘玉欣接着重复了两次这个做法,到第三次,从我肛门中排出的水已经变得清澈无比,这意味着我的直肠内已经变得干干净净的了。他再次将手指深入我的肛门,两根手指轻轻搅动我的肠肉,受到刺激的直肠忍不住抽动几下,将那些被滞留在直肠褶里的水顺着他的手指射出来。

“嘿嘿~沐蕊小美女,已经从里到外都洗香香了~”他坏笑着又仔细的为我冲洗了下体,然后用毛巾给我擦干了身子。我感觉我像一个玩偶,一举一动都任由他来摆弄,这种异常的行为我居然在此时没觉得有太多不对劲,似乎这确实仅仅是“一个女孩的”洗澡方式。

我穿上女生的内裤,非常自觉的将自己软软的鸡巴反压在底下,刘玉欣则为我带上胸罩,再度被女装包裹的我,身上还残留着被刘玉欣所暗示的身为女生的感觉,只觉得在胸罩和内裤底下,似乎真的有着一对乳房和阴道。刘玉欣也擦干身子,换上了女生的内衣裤,他的黑色蕾丝内裤和胸罩还有点透,配合他披散下来的长发,真的是妖艳性感极了。

我们从床上拿起准备好的衣裙,穿上高跟鞋,刘玉欣为我简单的化了个妆,里里外外都洗干净的我,现在只觉得自己作为女孩子的最后一丝不和谐也消失了。之前同刘玉欣一起女装逛街,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男孩子,虽然穿着女装感觉很爽,但更多的是作为男生女装的倒错感。但是现在,想到自己被不断抚摸的柔软胸部,还有自己身下那被注入水流清洗干净的洞穴,我的身子完全软了,穿上全套女装后只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真正的女孩子。

我兴奋的踩着高跟鞋在宾馆里优雅的踱步,柔软白嫩的大腿相互摩擦,摆动的双腿带起裙摆的微风,让我的下体一直凉爽。我的鸡巴在不断的暗示中,似乎真的不复存在,现在在我裙摆里面的,那是洁净而诱人的女孩子的秘密花园。

“沐蕊宝贝~沐蕊小可爱~”

刘玉欣同样也换上了连衣裙,带着绑带的裙子将他纤细的腰肢勒出一个惊人的细度,他柔软得完全不似男生的身体贴上我,柔软的肌肤、丝滑的衣裙的触感舒服到恍若一场甜美的梦境。他在我的耳边唤着我的名字,靡靡之音让我彻底忘却了某些我不该忘记的事情。

我是谁?

我是王沐蕊。

我是一个女孩,一个美丽的,一个蝶变的女孩。

现在的我,不想思考任何事情,只想在这一场有心人编织的甜美幻想中不断的沉溺下去,以一个真正的,女孩的身份!

本来一开始刘玉欣是说到宾馆来一场换装秀,但是现在当穿上裙子,她似乎并没有继续换装的意思,而是贴着我的身体,慢慢的将我推到了床上。他看着躺着的我,眼中媚意愈来愈浓,而我的意识也仿佛被吸入了他那双泛起粉意的深邃双眸中,以至于对他的动作没有一丝的抵触,反而期待起他的抚摸。

“沐蕊真乖~沐蕊真可爱~”他的手再度摸上我的胸,恍惚间,我的视野下方似乎真的隆起了一座小山峰,我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我的想象,我只知道在刘玉欣的抚摸之下,我就如同被玩弄乳房的女孩一样发出阵阵娇喘。他低头舔舐我的脖颈,软软的、湿湿的小香舌舔得我痒痒的。

他轻咬我的耳朵,亲吻我的唇,抚摸我的胸部,抚摸我的腿,他的身体仿佛散发着某种催情的迷香,我在他的挑逗下全身燥热起来。

“想要了吗?”刘玉欣发出一阵娇笑,“想要体验作为女孩子的第一次吗?”

我并不明白他所说的女孩子的第一次究竟是指什么,但是我燥热的身体渴望他的爱抚,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用嘴轻碰他的脸颊,发出渴求的轻哼。

他脸上的笑意越盛,那是一种尽在掌握的姿态,他褪去了我内裤,抬起了我的双腿,我被洗得干净粉嫩的屁穴就这样对准了他。当然,现在或许不能称之为屁穴,而是我的“小穴”。他将早就准备好的润滑油挤在我的屁穴上,滑滑凉凉的感觉让我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收缩了一下屁眼,那朵粉色小花向内缩的模样让刘玉欣的鸡巴渐渐挺立起来。

他的手指抚摸着我的屁眼,在润滑油的按摩下,这个被清洗干净的部位很快便放松了下来,一缩一缩的仿佛在渴求着什么。

“沐蕊,你的小穴真美呀~”刘玉欣笑道。

他故意没有碰我的鸡巴,只是单纯的玩弄我的屁眼,这让我很好的代入了女生的感觉。

与洗澡时相同的感觉,刘玉欣的手指伸入了我的屁穴,穿过肛门的阻碍进入了温暖的直肠空间。但是又与之前有所不同,洗澡的时候,他只是单纯的为我开肛清洗,而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而现在显然不同了。当伸进两根手指后,他并没有停下,而是接着将第三根手指也插了进来。三根指头的插入让我感到了明显的肿胀感,他的三根手指使劲向外打开,继续将我的肛门撑大,而手指也在我的直肠内按压。

一方面肛门的扩大让我隐隐生疼,另一方面直肠壁被指腹与美甲按压的感觉又传来一阵阵的异样快感。刘玉欣将手指抽出半截,又重新插到深处,如此往复,更是让快感更上一层楼。

“嗯啊……”我忍不住像女孩一样娇喘,布满神经的括约肌被向内插入,又随着手指的抽出而外翻。

随着刘玉欣手指的逗弄,我的下体变得放松而柔软,当他抽出手指以后,原本紧闭的肛门此时却微张开一个小口,随着我的喘息而微动,像是在渴求着什么。下体的空虚与隐约的瘙痒感让我被抬起的双腿缠上刘玉欣的身子,下意识的表达自己的欲望。而后者并没有让我等太久,他撩起了自己的裙子,与他完全女生的样貌不同,他的鸡巴伸缩性惊人,明明软的时候看起来不大,可以被压在女士内裤下,但此时一勃起,竟是一条骇人的巨大黑龙。最粗的地方快有5cm。

他巨大的鸡巴顶在我的肛口,用充血圆润的龟头摩擦我被润滑油弄得柔软顺滑的肛肉,但是就是不插进来,“沐蕊,想要吗?”

“唔……”

“想要的话……要说出来哦~”

下体的瘙痒感越来越强烈,刘玉欣的鸡巴挑逗而不入让我的后穴越来越渴求被填满的感觉。在难以遏制的异样欲望的推动下,我的意识越发混沌,眼泪不住的从眼角滑落,我不住的喃喃道:“我……我想要!”

“想要什么?”刘玉欣的龟头挤开我的括约肌,微微探入了一点便停住了。

我的肛门不停的收缩,想要将刘玉欣鸡巴吃进去,但是他却一直收着腰,就这样吊着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明明是在期待着那种快乐而幸福的事情,但是我却止不住的流泪,面对着刘玉欣的话语,我最终带着哭腔说出了屈辱之言。

“我,想要……鸡巴……”

“听不清。”

“我想要,鸡巴!”

他的鸡巴顶进了一点点,却又抽了出去。

那种不知来源的甜馨气息又弥漫开来,涌进我的鼻腔,涌入我的大脑。我的声音不再带着哭泣与隐约的挣扎,我看着刘玉欣魅惑的笑颜,抿了抿嘴,身下那张嘴的饥饿感,让我再次说出了——

“我想要鸡巴!请给我鸡巴!我是……我是女孩子,请用鸡巴狠狠的插入我的小穴吧!啊啊啊啊啊啊!”

这次,刘玉欣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将他的大鸡巴狠狠的插入了我的屁穴!

这粗大的鸡巴给我未经开发的肛门带来剧烈的撕裂感,但很快,这种疼痛被快感所取代。温暖的大鸡巴充满直肠的感觉,让我忘却了一切,尽情的享受起身为女孩的“小穴”被填满的感觉。

不同于之前的两三根手指,大鸡巴更粗壮更长,能够顶到手指所不能到的地方,很快刘玉欣就根据我的反应掌握了我的弱点,扭着腰对我直肠中的敏感点不断的抽插,我的前列腺被他的鸡巴隔着肠壁来回挤压刺激。他的大腿与我的屁股撞击的啪啪声混着我接连不断的浪叫交织成了一曲淫糜的歌谣回荡在房中。

“啊!操我!啊啊啊啊!玉欣!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操我啊啊啊啊啊啊!”

他将鸡巴抽出一大截,我的肛肉包裹着他的鸡巴被连带着外翻出不少,在他的鸡巴上残留着不知道是润滑油还是肠液的东西。然后,他狠狠的顶腰,将大鸡巴直插到最深处!

我被操得分不清时间,只感觉身下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我像一个女孩一样被鸡巴操着。我的鸡巴在没有任何触碰的情况下,因为被操屁眼刺激前列腺而微微勃起,流出了一些白色的精液。刘玉欣饶有兴致的将我的精液在手上沾了一些伸入了我的嘴里,“来,尝尝你自己的,女孩子的下体液的味道~”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很难想象他那样纤细的腰肢有着这样猛烈的力量,他的鸡巴像个打桩机一样把我的屁穴狠狠的插烂。

随着我的淫叫,他浓郁而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入了我的直肠里。那种温暖而粘稠的大股液体的感觉与被鸡巴充满的感觉截然不同,让我感到了完全不同的充实感。

“被射精了……要怀小宝宝了……”

此时的我,经过长久的催眠,已经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有着阴道与子宫的女孩子了,以至于说出这样的言语。

正常来说,射精过后再猛的男人都会有一段时间的贤者时间,但是刘玉欣像是完全不受影响似的,如同一个性欲机器,他的大鸡巴在射完精后依然如钢枪一般坚挺,我的身体刚被送上高潮将要缓下来,就被刘玉欣猛烈的第二轮进攻送上了更高的云端。

“喜欢吗?”

“啊~啊!喜欢!”

“喜欢就给我用劲吸!用你那女孩子的小穴,让我舒服起来!”他笑着,女孩子的面容,女孩子的声音,和他那男人的不能再男人的大鸡巴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美感,让我在这迷乱的情况下完全屈服于了他。我照做了,我唤着他的名字,收紧了肛门和肠壁,然后又被他粗暴的顶开,这样往复的快感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灵魂深处!

在这之后,刘玉欣换着体位干了我不知道多少次,他的精液也不止射在我的直肠里,还射在我的屁股上,我的小腹上,我的胸上,我的脸上……他那多得不正常的精液将我的全身都沾上了属于他的淫靡气息,连我那穿着高跟鞋的脚上都留下了他白浊的精液!我被他从床上干到地上,撅着屁股像一条最最淫贱的母狗一样趴在地上被操到昏迷。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学校,又是如何回到寝室的,我的意识断片了。当我回想起那荒淫的一夜,想起的是被刘玉欣多次干上高潮的后庭极乐,那是刻入骨髓般的由内而外的快感,而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一切,全都被模糊了,无法回忆与思考。

我在纸上一遍又一遍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是王瑞。

我是王瑞!

我是王瑞……

我是……

王沐蕊?

我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王瑞,我身边的人叫我王瑞,但是……

从我的内心深处,一个名为王沐蕊的女人,经过鸡巴和精液的浇灌,如花一般,在我的灵魂中生根发芽,无法阻挡!


我的行李箱不见了,很奇怪,我完全没有动过我的行李箱,我记得我一直将它放在寝室靠阳台的架子顶上,但是它就是不见了。

我应该……没有动过它吧?

我确实是没有任何挪动过我的行李箱的记忆,但是现在我也确实找不到它。问了一圈室友,也都说没有看到过。最终,我只能再去买了个新的。

之前的行李箱是黑色的,这回,我在店里选了一个浅蓝色的。我将一些不穿的男装从柜子里拿出,收纳到行李箱里,以空出放那些同刘玉欣一起买的女装的位置。

自从上次被刘玉欣约出去然后被……强奸,已经过去了两周。虽然,当时的我,对于刘玉欣的侵犯表现得十分主动,但是现在的我想起这些事,感觉到明显的不正常。无论出于何种心态,主动迎合一个男人,主动的让鸡巴来操自己的屁眼,都不可能是我能干得出来的事情,即使这个男人他的外表再怎么像女人。所以,我猜他当时或许是给我下药了,我认为这就是一场强奸。

但,话虽这么说,我不可能报案,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且不说我没有任何的证据,就算有视频为证,我的那种表现……会有人觉得是被强奸吗?更何况,这种事情如果被别人知道的话……那我这辈子可能就毁了。所以,这些天,我只能,也不得不保持沉默。我试图忘记这件事。

但刘玉欣不打算放过我。

他虽然没有再在线下见我,却在网上给我发挑逗的话语,他完全拿捏住了我,他知道我不敢。甚至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我的信息,一周前,我收到了他寄来的包裹。里面是一瓶润滑油,一个直径4cm和一个5cm的船锚底座肛塞,一根直径4.5cm长度18cm的肉色橡胶假阳具,以及一个可以替换莲蓬头的不锈钢的肛阴冲洗器。

我将这些东西收到柜子里,我质问刘玉欣为什么要给我寄这些东西,而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发给了我一张照片。那是——

宾馆的床上,一个翘起的圆润屁股,粉嫩的屁眼微张,白色的精液从里面溢出,顺着股沟流到干瘪的睾丸和被包皮所包裹的细小阴茎上,那滴落在床单上的精液,不知道是从直肠里溢出的,还是那根小鸡巴里渗出的。

我崩溃了。

我看着那张淫靡的照片没有回话,我不敢想象他究竟还拍了多少照片,我也不敢去想他会拿这些照片去干什么。我扇自己的巴掌,扇得脸都红了,我的身体感觉不再是我,我感到莫大的恐惧。

但是,在这恐惧之下……看着那张照片,看着我自己那被精液灌满的屁穴。

我勃起了。

我摸着自己的鸡巴,手继续向下,触碰到自己的屁眼,那软软的地方,开始瘙痒起来。寝室里没有人,我拿出了润滑油,肛塞和肛阴冲洗器,我来到卫生间,冲洗干净外部后,我蹲下身,用手沾上润滑油按摩自己的肛门,然后试探的将手指插入,这种感觉让我感到难以抗拒的快乐。我将淋浴头换成肛阴冲洗器,插入自己放松过的肛门里,打开水开始灌肠,每一次将温水从屁眼里射出,我都止不住的颤抖,鸡巴还有屁眼都感觉无比的爽。直到拉出的水变得清澈透明,我停止了灌肠,给肛塞涂抹上润滑油,伸手将其插入。水滴形的肛塞很轻易的便顶开了我的肛门,当达到最粗的地方时有些微微的疼痛感,当跨越过后,整个肛塞便很自然的被完全吞入到直肠中,而船锚底座则牢牢扣在我的股沟之间。我一提肛,就能很明显的感受到肛肉所包裹着的那个金属硬物,以及被充满的满足感。

这之后,我还尝试了那根假阳具,假阳具很大,蹲着并不太好插入,所以我擦干净身子,侧躺在床上,屈起腿,将屁眼放松的向外打开,手从两腿直接伸过,将那根巨大的假阳具一次又一次的推入到我的直肠深处。直到我,没有碰鸡巴,仅靠后穴就高潮射精,我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

我将这些东西洗干净收起来,我不想再碰它们了。

但是没过一两天,我就会因为后面瘙痒难耐而再次使用。即使我想要通过撸管的贤者时间来克服后面的欲望,但是只要不将什么东西插进去,我的屁穴对被操的渴望就不会停止。而刘玉欣时不时给我发的那些我在宾馆被他操的照片,更是刺激了我的这种欲望。

“放过我吧!”我给他发消息。

他却给我发来一个笑脸,“我强迫你什么了?”

他的蛊惑之言让我无法思考,“你的骨子里就是一个喜欢被操的女人,我只是给了你这美丽的一面展现的机会而已。”

我的脑子很乱,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而在这种时候,唯一能给我带来慰藉的,就是李沐沐了。

“王瑞,你最近是不是生病了?感觉精神不太好啊?”

这个善良美丽的女孩啊!她不知道这一切,她一如既往的关心着我。她用额头抵上我的额头,她抱住我。

“唔……感觉体温没啥问题。”李沐沐关切的说,“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健康可是很重要的。”

我忍不住闭上眼睛,靠在她的怀里。

“我没病,我只是……太累了。”

李沐沐抱紧了我,温柔的抚摸我的背,“是吗?王瑞你要注意休息呀!”

好温暖……

好安心……

我的眼角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敏锐的李沐沐一下就发现了,连忙关切的问我怎么了。

“我没事,我只是眼睛有点酸。”我顿了顿,“沐沐,你真好……”

女孩的脸微微泛红,眨眨眼睛,“这,这不是应该的吗?你是我男朋友,我当然要关心你呀!”

这温柔的话语,却如同一根钢针刺入我的心里。脑海中李沐沐的模样,却被一根狰狞无比的大鸡巴给打断了。

不……

这样的我……

这样子的我,真的还有资格被她这样爱着吗?

我紧了紧下身。

在我的裤子里面,李沐沐所不知道的地方——

一个肛塞正塞在里面为我饥渴无比的后穴带来满足感!

痛,太痛了!虽然大伙都在说要纯爱,但是这部分剧情是早就定下来的,所以虽然写得很痛但终究还是要写。之前一直克制着只是让王瑞穿女装,从来没有让王瑞玩弄过自己的后庭,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剧情。现在剧情已经过半,王瑞究竟会滑向何方,将取决于他与李沐沐的选择,敬请期待~最后,多来点评论吧~你的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ww~

<< 高跟与精魔 第四章高跟与精魔 第六章 >>
5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8 thoughts on “高跟与精魔 第五章”

  1. 想看NTR,让主角绿绿然后恶堕。
    慢慢心甘情愿艾草,还和和女朋友一起艾草。

  2. 最近才注意到有两个朋友打赏了一些,感谢啊~
    后花园这边要审核,所以会晚几天,如果会科学上网的话,可以到p站上关注我,同名哈~
    也可以加群一起玩,会时不时聊些剧情或者发发图啥的:724531136

  3. 要是能在上一章之后转纯爱就好了,可恶啊。但已经绿了就不如快进到小情侣一起艾草吧,来点狠狠的恶堕。

  4. 要一起堕落,屡次抵抗失败被彻底洗脑把女友骗来和黄毛一起把女友变成rbq.

  5. 虽然说纯爱战士应声倒地,但是有一说一这种恶堕剧情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