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日照香炉生紫烟 ♥

武林媚事 第七章

武林媚事 第七章 – 蔷薇后花园

柳如烟微微一笑解释着“我那远房表哥坐镇边陲小镇,时常会有一些外夷之敌施展下作伎俩,媚儿如今模样就中了吐蕃诸部的藏蛊之术,每日都要承受蛊毒之苦,所以衣不得体还请周婆见谅。”

周婆听后连连摇头愤慨道“原来如此,这吐蕃部落当真是蛮夷未开化之地,竟然会对一个小小年纪雏儿下手,真是令人不齿。可怜的闺女受到如此痛苦,老婆子我又怎么会计较这些礼仪呢。只是夫人此时唤我前来所为何事,老婆子我虽自问学问渊博见识广阔,但对这吐蕃的藏蛊却是一点也不了解,可能帮不上太多忙。”

柳如烟连忙含笑摆手道“周婆误会了,眼下媚儿的藏蛊之毒我们已经找到了解方,只需要习得一门独特的内功心法就可轻易化解,只是媚儿尚且年幼,心性顽劣了一点,缺少学习心法的定力,这才想到了不久前周婆帮助夫君稳定心境颇有成效,这次乃邀请周婆来,也希望周婆能够帮助媚儿稳定心性,方能顺利的习得这门功法。”

周婆边听柳如烟叙述边点头,待柳如烟言罢,周婆恍然道“原来如此,既是夫人邀请,我看着闺女也是可怜,那老婆子我自是竭尽全力。只是我的教书风格向来严厉,不喜欢上课三心二意不认真听讲的学生,皇族女眷如是,富家千金更是如是,不知柳媚儿姑娘能否做到呢?”周婆说罢看向了沈楚歌

沈楚歌被周婆看这么一眼,瞬间就把前段时间他与周婆相处的经历浮现在脑海,那严厉不苟言笑的模样让沈楚歌有些不敢反抗。只是他这一犹豫,身旁的柳如烟却着急了起来,只见柳如烟脸色一寒,如同长辈一样冷声说道“恩?媚儿,你还在犹豫什么?真是给你惯坏了,太不像话了,你若想恢复身体的话,只能寄望于在周婆了,还不速速拜师。”

沈楚歌也是头一次见柳如烟如此冷冽的眼神,自己心头突然莫名的出现一丝异样情绪,在加上柳如烟那声命令的语气,让他无法违抗这种居高临下的声音。他的思绪在这一刻也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似乎大脑之中一种奇异的本能驱使他说道“我……我……我可以做到的,周…周老师,请教我……”沈楚歌脸色涨红,低着头,外人见到真的如同小家碧玉般的娇羞神态

周婆不待沈楚歌说完,连忙摆手打断道“且慢,拜师切不可如此随意,夫人,还请拿来茶水,拜师还需要敬茶叩首,行过拜师礼,方正是成为师生关系。”

沈楚歌听罢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只是柳如烟的话音打断了沈楚歌的思考。她连忙点头应道“周婆说的有理,我们汉唐最注重礼仪,且不可随意,周婆稍等,妾身这就去沏茶”

不一会柳如烟提着一壶茶,斟满了一杯递给了沈楚歌。沈楚歌看着手中的茶杯愣愣出神,抬眼轻瞟着柳如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

柳如烟连忙对着沈楚歌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转过身去面对周婆“媚儿,还等什么呢。快去给老师下跪叩首奉茶”

‘下……下跪?’沈楚歌一怔看向周婆的方向,自己从小到大只跪拜过父母,从未对他人下跪。只见周婆已经老神在在的端坐在太师椅上,眼神俯视着看着自己……

一旁的柳如烟声音更加严厉“媚儿,还在等什么,想要稳定心性的话还不快跪下奉茶拜师。跪下……”最后一声几乎是呵斥出口

而沈楚歌被这一声呵斥,刚刚那心头出现的屈服的情绪立刻就涌向了他的大脑,他双膝一软,瞬间就跪了下来,这一跪也让沈楚歌的内心最后一丝骄傲磨灭殆尽。沈楚歌此刻也只能双手举起茶杯递给居高而下俯视着他的周婆说到“老…老师,请喝茶”

而周婆满意的点点头,拿起茶杯饮了一口“恩,你这闺女性子确实该改改了,不过我既已喝了你的茶,这些都包在我的身上,希望你你以后定要吃苦耐劳。否者戒尺伺候。”说罢周婆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根长长的竹尺,在空中甩了几甩,那破空的嗖嗖声也不免让沈楚歌听得也是有些害怕。

周婆走后,在院子中踱步的沈楚歌越想越不对劲,转了几转他终于想到了哪里出了问题,急忙想去找如烟问个明白,只是恰巧送周婆出门的柳如烟正好回来,沈楚歌见状刚想开口,柳如烟就急忙说道“沈哥,你怎么没把你胸前的小山丘遮掩起来,还有你脖颈上的红色肚兜绳带也很明显,也这次好在我反应及时,没有穿帮,不然要是被发现你的身份,那可能会有麻烦”

沈楚歌刚想说出声询问的话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柳如烟抢先质问,而沈楚歌也是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就在这一刹那就连刚刚想问出口的话都忘记了,虽然这段时间沈楚歌胸前的双峰依然发胀,但自从柳如烟让他戴上了肚兜后,乳房就不在如以往那般走路直晃的难受。乳头也不再有那种与衣物摩擦的不适感了,这也让沈楚歌越来越依赖女子的肚兜了,每天起床他都会主动的佩戴起肚兜,只是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了,甚至忘了今天内院之中会有外人到访。

而看到沈楚歌一时说不出话,柳如烟似乎也幽怨的自责道“哎~沈哥,也都怪我,没有事先想到这件事,提前好让你做好准备。”

沈楚歌见自己的妻子这般眼神,心中也是不忍如“这怎么能怪你呢,谁也不是事事都能做的完美的,要怪也怪我,大意了。只是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呢?周婆看到我这身材和肚兜误以为我是女子了……”说到此,沈楚歌脸颊呈现了两朵红云,有些羞赧起来

柳如烟也挥去了刚才幽怨的眼神说道“沈哥,说到此,我最近恰巧碰上了一件令人头痛又棘手的事情,再加上周婆误把你认成了女子,就在刚刚我在想一个权宜之计,可以将这两件事合二为一变成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

“啊?能让如烟你头痛的事情恐怕不多了,不过既能两全其美,那到底是何事呢”沈楚歌询问到

柳如烟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小腹,意有所指的说“你还记得之前我们说的那件招娣的破煞之法吗?”

“自然是记得的,难道这两件事还有什么关联不成?”沈楚歌自然是记得的,只是他想破头也想不出这两件事能有什么联系

只见柳如烟这是幽幽的开口说出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消息“自然有关系的,就在一个月前我那远房表哥传书于我,他的小女儿柳媚儿已经启程在来江北的路上了,只是朝廷上有严令边军的甲士是不得跨越出所镇守的地方而进入中原腹地的。表哥担心最近这世道不太平,怕路上有什么意外,所以就让我派些好手在江州地区接应一下媚儿的队伍,也好路上能护她周全。我派去了几十个门派中的精英弟子在江州顺利的接应到了媚儿一行人,只是队伍刚走了没多久,行至一处山谷,两侧滚落了无数巨石,接着崖顶处密密麻麻的羽箭也倾泻而下,猝不及防之余我们的弟子折损近半,而后两侧更是冲出了近百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存活下来的弟子心知中了埋伏,慌忙之下此次负责带队的风堂主就想先扛起马车之内的柳媚儿单独突围,让其他弟子断后给自己争取时间,只是他回头看向马车,马车早已被箭矢刺成了筛子,风堂主急忙打开马车车门查看,却发现车内的少女头颅,心口,腰腹中了数箭,生机全无已然香消玉殒了。而后从黑衣人之中突围的弟子仅有寥寥数人,这才把消息带回来。”

沈楚歌在柳如烟说的时候表情变了数遍,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如烟道“什么,竟有此等骇事?你表哥的女儿是在赶来江北的途中被截杀,而且还是在我们的保护之下出了这等大事,我们责任不小。查出这些截杀的黑衣人到底是何势力的了吗?江州是蜀中霹雳堂和白莲庵的势力范围,难道这些黑衣人是他们?这些该死的黑衣人也太猖狂了。”

柳如烟摇了摇头“后来我们派去增员的弟子赶到清点了尸体和武器样式,然后又结合存活下来的弟子的描述得出的结论,这些黑衣人应该不是隶属江湖势力,应该是不是冲我们来的,到是像训练有素的军队。我猜想应该是某个外夷之敌或者是我那表哥朝廷上的政敌所为。”

“哎~那媚儿的尸体运找到了吗?此事已经通知你表哥了吧。”沈楚歌问道

柳如烟苦笑,依然摇了摇头“尸体我已经命人运回了江北,暂时安葬了起来。至于通知表哥那边……沈哥,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权宜之计。媚儿这件事我们责任不小,我想暂时把这件事瞒下来,所以先让人把消息都完全封锁了起来,表哥毕竟也是一方参将,手握兵权,我怕此事让他知晓后生出什么乱子,如今你的实力还没恢复,表哥如果闹起来江北之地恐生事端,我怕到时候你的事情在节外生枝,让江湖其它门派的探子嗅到一丝端倪,那我们就麻烦了。所以刚才在周婆的询问之中,我情急之下就把你唤作了媚儿,这才想到了这个缓兵之计,正好你在周婆面前先扮演一段时间的柳媚儿,也让边境表哥那边知晓柳媚儿平安到达江北,待到日后你的境界实力恢复,我们在把事情告诉表哥,这样江北不会乱。”

沈楚歌表情惊讶“啊?什么?要……要我扮成柳媚儿?这……这怎么能行,我当了四十多年的男人,怎么能扮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呢?而且你看我像女…女…女子…吗?”沈楚歌边说边张来双臂意思是让柳如烟看,只是他看到柳如烟笑眼看着自己,他不禁也低头向下看去,不由得脸上红云一片,说到最后声音竟然小了下去。

柳如烟神色古怪的看着沈楚歌,微笑的说到“嘻嘻,沈哥你觉得怎么样?就连周婆刚刚都把你看做一个女子,况且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所以没有什么不行的呢。之前我也说了,这一切都是权宜之计,等此间事了,自然还是以前回顾以前的样子,这也是为了我们江南江北的安危着想。”

沈楚歌也是哑口无言,刚刚低头看去,自己如今的身段确实很像个含苞待放的少女一样,再加上柳如烟的说辞,的确也是为了江北的安危,只能叹了口气妥协到“哎,好吧,就怕能瞒得了一时瞒不住一世,看来在我修为恢复之前都要假扮一段时间柳媚儿了呢。”

“沈哥,明天周婆就要来上课了,切记在周婆面前要喊我姑母哦,到时候别露馅了。嘻嘻,来,沈哥,先叫我一声姑母听一听,看看”柳如烟用戏谑语气调戏着沈楚歌

沈楚歌脸颊绯红一片,尴尬的说到“啊? 这……那……我……我看还……还是别了吧,等到周婆面前我自然会叫的。”

柳如烟则不以为意“沈…,不,媚儿,你看我差点都出错了。如今眼下周婆没在你都难以启齿,所以说现在你必须要练习叫我姑母,否则一旦在周婆面前露馅,那可就麻烦了。”

沈楚歌一听也是,值得无奈,磕磕绊绊的说出两个字“那……好吧, 姑……姑母。”

柳如烟媚眼已经笑成了弯月,戏谑道
“诶,姑母在呢,媚儿。再叫一声”

“姑……姑母”

“哎”

“姑母”

……………………

次日一早,周婆准时来到了沈府内院,由于沈楚歌前一天郑重其事的允诺,所以沈楚歌早早的就来到了内院中的一处屋子,这里就成了沈府的学堂。如今沈楚歌要在周婆面前扮演柳媚儿的角色,虽然沈楚歌对自己扮演一名小娇娘心中有些芥蒂,不过好在外人是不知道的这件事,自己的活动范围只局限在沈府内院,时间久了倒也不是很在意了。

只不过周婆每天讲课占用了三四个时辰,一直到晚上才结束,晚上沈楚歌只能修炼一两时辰困意就袭来。自从修为不在,沈楚歌每天睡眠时间至少要四个时辰。早上起来一个时辰用来复习前一天周婆的课程,剩下两三个时辰就是一日三餐吃饭休息等,一天的十二个时辰就这样安排的满满当当,沈楚歌在这段时里过得也算充裕。

周婆刚开始教的就是让沈楚歌静心,所以让让沈楚歌学琴棋书画开始。根据周婆所言,她所教的下棋和书画只是皮毛,就是让沈楚歌以了解为主,按照周婆的意思,女子学习下棋和书画不必要很精通,只要懂得其中原理就行,女子学这些主要是日后陪伴丈夫娱乐的。而女子是不能有好胜之心的,所以在下棋书画写诗方面也是不能赢过丈夫的,这倒是跟沈楚歌之前学习过《女训》里的内容不谋而合。

除了一些基本的养心课程,周婆觉得沈楚歌的仪态很是差劲,无论是走路还是站立都不符合规矩和仪态,所以除了养心课程外每天又单加了半时辰的礼仪课程,这样的话沈楚歌每天练功的时间又被压缩了一些。

不过沈楚歌活了四十年也是头一次听说行走座卧也有仪态规矩。但随后一想周婆毕竟曾经在皇宫中教过书,皇家对礼仪、仪态方面要求严格,所以周婆应该在这方面也看的很重要,沈楚歌对此也没觉得什么不妥。于是本着好奇心的驱使沈楚歌鬼使神差的就跟周婆学习起了仪态和礼仪。

根据周婆的讲解,礼仪包罗了好几个大项,除了行走座卧意外,汉唐还是礼仪之邦,一颦一笑都要有所考究,比如笑不露齿,如果要笑一般要用袖口遮住嘴是对人的尊重,还有作揖礼,迎宾礼等等数十种,周婆让沈楚歌先从简单的行走和站立做起,再加上与之对应的面部表情搭配。

“站立的时候,双腿要并拢,双脚距离不可大于一脚之宽,腹部收紧,双手交汇放在腹部,你的背和脖颈和头部一定要形成一条直线,但是视线切不可平视或者东张西望,切记一定要低垂眼帘,看人看物不要直视,要低眉顺目,这才是大户人家的礼仪,好了你做一遍我看看。”

沈楚歌边听边学,只是跟着做动作的时候,神色不由得古怪起来,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理解错了,这些行走坐卧的规矩应该是约束汉唐的女子的,而周婆教的明显是女子的动作规范。只是沈楚歌也只能无奈跟着做,谁让他如今扮演的是柳媚儿呢,汉唐是最讲尊师重道的国度,上至天子,下到街头平民,无一不是以老师唯尊。如果沈楚歌在学这些礼仪上表现出没有认真学习的态度的话,岂不是给周婆一种不尊师重道的印象,所以沈楚歌只得认真的学习这些约束女子的动作和礼仪。

周婆是很严厉的,戒尺不离手,沈楚歌如果一个没做好,戒尺就会打在他的屁股上。虽然沈楚歌如今的真气修为到达了外劲中期,但是武者没到化境修为之前,普通的物理伤害落在人的身上依旧与普通人无异。以至于沈楚歌光学习一个站立姿势,屁股就挨了十几下,周婆抽打的力道出奇的大,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疼痛沈楚歌甚至出现了心理阴影,如今他看到周婆手中那根竹尺心里就发颤,以至于从心底对周婆有了畏惧之心,他甚至开始怀疑周婆体内有真气也是个武者,不然周婆的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到后来沈楚歌特别害怕周婆的眼神,为了不受到皮肉之苦,沈楚歌更加努力的按照周婆教给的动作反复练习,终于戒尺惩罚的次数少了起来,周婆甚至还夸奖其沈楚歌来,这种夸奖甚至让沈楚歌内心中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时间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两个月,沈楚歌在有限的修炼时间中终于突破到了外劲后期,在经过周婆这几个月的课程,他的心境当真稳定了不少,这让沈楚歌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可是另一方面,他没注意的是,周婆课程占用了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修炼时间却是少的可怜,虽然心境稳定了,但是他的修炼进度对比之前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

不过这段时间沈楚歌到是过得很充实,比前几个月那种除了练功就是在院子里发呆的烦躁生活好的太多了。只不过他没注意到的是,这段时间由于深受周婆仪态方面的指导,他不经意间的一颦一笑都与以往大不相同,已经有了些女儿家的姿态,这种是潜移默化造成的结果,由于长时间在府院之内闭塞,他根本没觉察到这点的变化。而最主要的表现在跟柳如烟说话的时候,不似以往那样的声音外放,而是轻声细语,眼神也是低眉顺目的姿态,说到有趣的地方,还会把手放在嘴边低头轻笑。

当然对沈楚歌来说,他最主要的心事依旧是他身体上的变化,这几天他比前段时间更期盼着西域那边能传来的消息。原因是因为在他修为恢复到外劲后期之后,他的骨龄也增加到了十七八岁,只是,他的身高相对于上一次只增加了不到五寸,如今他的身高只有六尺七寸(155厘米),甚至比柳如烟还矮了几分。

不但是身高方面,就连身材也是异常清瘦,瘦弱的身材让他胸前的两颗乳房显得很是饱满,最主要的是胯下的阴茎几乎已经完全缩到了体内,只露出了一颗红豆大小的龟头露在外面,用手搓揉那里的皮肉,在皮肤之内,还能捏到阴茎根部的形状。如今这样沈楚歌想不蹲着撒尿都不行了。

白天还好,因为周婆的课程让沈楚歌无暇去想一些烦躁的琐事,只是到了晚上,每到修炼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的想到这些苦恼的事情。一旦烦躁了,柳如烟就让他弹奏一些乐器或者下棋来恢复心境。

夜晚,忙碌了一天的柳如烟风风火火的进入了沈家内院,来到了沈楚歌弹琴的亭子“沈哥、沈哥,西域那边的快马来报,我们派去的弟子找到了姑姑,并且传来了姑姑那边的书信。”

沈楚歌也立刻抚平琴弦,欣喜雀跃的说道“真的吗?太好了,如烟,快且说说姑姑的书信之中说了些什么?”

柳如烟从袖口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沈楚歌说道“姑姑一到西域就立即搜查斜月教之人的蛛丝马迹,经过几个月的搜寻,以姑姑对他们的隐匿方法的了解,主要的搜寻了几处可疑的地方,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姑姑找到了那些存活之人的踪迹,并与其首领之人见了面。果不其然,这些斜月教存活之人就是斜月教朱雀堂的人。”

沈楚歌接过书信,一边看着书信上的内容一边听柳如烟述说,看了开头确实与如烟说的吻合,于是便折起书信不在看里面的内容,索性听柳如烟叙述更快一些,他迫不及待问出最关心的事情“那姑姑可否跟朱雀堂之人提到《摄阳功》之事?”

柳如烟点了点头“经过姑姑的盘问,确实是这些朱雀堂之人赶在斜月教主力覆灭之前,就带走了斜月教藏经阁之中的所有秘籍卷宗还有无数的金银财宝,这其中就有那本《摄阳功》,不但如此,姑姑还意外的得知,那些典籍之中还有一本是抄录着多个江湖人士所修炼《三转元阴功》的心得手记。”

沈楚歌一听此言,激动的难以自持“果真有此功法,竟然还有《三转元阴功》的心得手记?还好了,这下有救了。对了,那朱雀堂的人要多少银两才肯把这两本秘籍拿出来与我们交易。”

柳如烟摇了摇头,苦笑道“沈哥,这些朱雀堂之人拥有大量的斜月教余留下的财富,可以说她们如今是富可敌国。钱财对她们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你认为他们会对钱财交易感兴趣吗?至于她们具体想要什么,书信中只说她们的首领想要来江北跟我们见一面详谈”

沈楚歌不解到“跟我们见面?这…这恐怕不妥,毕竟正邪不两立。”

柳如烟微微一笑“沈哥,斜月教之内也并非都是大奸大恶之人,而正道门派也不都是正义之士,你看吴山虎这等奸雄比之魔教还不如,还有逍遥书院的广尘子十足的伪君子一个,这等小人比吴山虎还可怕。”

沈楚歌之前听柳如烟说过广尘子在武林大会打算祸水东引的卑鄙行径,还有静宁师太的作壁上观,他神色一暗,叹了口气道“说的也是,那如烟,你觉得这朱雀堂之人找我所为何事”

“我猜想这些朱雀堂的女子可能是要来寻求庇护。”

沈楚歌讶然道“寻求庇护?时间既已过了这么久了,还能遇到什么追杀她们的人不成?况且她们能活下来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沈哥说的没错,那些人能活下来并不是因为她们躲藏的有多好,而且是另有原因。”

“此话怎讲?”沈楚歌更加疑惑

柳如烟开口叙述着当年的往事“当年斜月教覆灭,少林武当以及十大门派分工负责围剿诛杀剩余斜月教残余,而负责清剿朱雀堂的就是十大门派中的蜀中霹雳堂。霹雳堂一开始确实冷酷无情杀伐果决,但那段时间江湖中突然兴起一段传言,传言说斜月教八堂之一的朱雀堂掌管着斜月教的大部分部财富,后来在得知了传言后,蜀中霹雳堂就动了歪心思。”

沈楚歌眉头微微一邹,眼神略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他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同为十大门派的同道中人,沈楚歌不愿意往那一方面想。

柳如烟幽幽的继续说道“在那之后,霹雳堂之人如果一旦寻到了朱雀堂的教众,却不在如之前那般给她们个痛快,而且捉了活口,就开始用尽各种严刑逼供的逼迫她们说出魔教之中的藏宝之处和藏经处。只是,他们用尽了各种手段之后却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到后来,霹雳堂的长老见状也实在问不出什么后就放弃了逼供。而他们的这一根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之余又新生可怕的淫念,就是霹雳堂的其中某一个长老见这些抓来的朱雀堂残党全是一些姿色尚佳的女流之辈。于是便把她们圈养了起来,供门派弟子发泄欲望,日日奸淫享乐。这些被圈养的朱雀堂女子并没有被当做人来对待,霹雳堂对待她们的摧残可谓残忍至极,有些女子甚至被活活的奸淫致死,下场凄惨,还没有那些直接被杀的姐妹们来的痛快”

沈楚歌虽然一早就有了一些大胆的猜测,可听到了柳如烟的叙说,却再次震惊,他怎么样猜不到世间竟能有人行之如此龌龊不耻之事,还是自诩名门正派的蜀中霹雳堂“畜生……真是畜生行径,自诩名门正派,做的如此令人作呕下作之事,这跟魔教也没什么两样了,我之前甚至从未听过斜月教行过如此令人发寒之事,这蜀中霹雳堂比之魔教还是败类。”

柳如烟站着时间长了,腿脚有些酸麻,于是沿着院子中的小路慢慢的散步,沈楚歌也在一旁跟随,柳如烟边走边继续说到“时间长了,蜀中霹雳堂对这些女子的看守也松懈下来,而这些被圈养的女子似乎也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就在前些年她们趁着看守疏忽,全都逃了出了。蜀中霹雳堂一开始自然是打算大肆追杀这些逃跑的女子,可后来他们也深知自己所做之事的确丑陋,但又不想此事泄露出去不能,所以不能大张旗鼓的行动,只能在不惊动少林武当和江湖其他势力的情况下暗中追杀她们,这样一来就给了这些逃出生天的女子更多的喘息空间,只是随着霹雳堂追杀的口子越收越紧,如今她们的的生存空间也似乎越来越小了。”

沈楚歌听完也是很同情这帮被霹雳堂残忍摧残过的女子,开口道“如烟,你说的没错,魔教之人也不全是恶人,而正道之人也不乏人面兽心之人。这些女子的确可怜,既然如此,也罢,见见她们领头之人也好,如果看她们真的能拿出《摄阳功》秘籍,又不是一些大奸大恶之人,那适当给他们一些庇护也未尝不可。”

柳如烟见状立刻高兴道“那既然沈哥你同意了,我这就传书给西域那边,让她们的领头之人尽快来江北。届时,沈哥你也掌掌眼看看这些人到底如何。”

“恩,好的。哎呀…好痛~…”沈楚歌答应一声,突然脚下吃痛,一软险些跌倒

柳如烟连忙搀扶住沈楚歌关心的问道“沈哥,你怎么了?没事吧。”

“多谢如烟,我还好”沈楚歌道一声谢,随即指了指院子中的小路“内院之中没有家丁,很久未有人打扫了,很多尘土碎石散落在小路上,有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踩到”

柳如烟环顾四周,捂嘴轻笑“嘻嘻,沈哥,你如今的身体可是年轻皮薄的紧呢,肌肤也很是水灵,就连我也是羡慕的很,你这一双白嫩的小脚总是不穿鞋,踩到了坚硬之物肯定会痛,不如穿上鞋子吧。”

沈楚歌低头也看了看自己的那双雪白的小脚丫说道“确实总光着脚很是不雅,只是我还没恢复到原来的身体,我这双脚太小了点,应该没有合适的鞋子穿着,到不如找一些孩童的鞋子吧。”

“市面上确实没有找到适合你这双小巧脚丫的鞋子呢,不过,沈哥,如今你的骨龄已是成年,穿孩童的鞋子那叫什么话,哪有成年了还穿做孩童鞋子的道理呀,很不吉利的”说罢,柳如烟轻提裙摆,把自己的一双绣花鞋踢将下来“沈哥,我看你的小脚丫尺寸应该与我差不多,你可以试一下穿我的鞋子。”

沈楚歌错愕的看向柳如烟那踢向自己的那双淡蓝色小巧精致的翘头绣鞋,纯白色的千层鞋底,鞋面材质是昂贵的绢丝绸缎制成的布料,鞋面上绣小兔子的花纹,很是可爱,鞋尖还分别镶嵌着价值不菲的珍珠装饰。

沈楚歌不知怎的,在看到那双绣鞋之后,心里却猛地一阵悸动,似乎很像试穿一下那双绢丝下泛着幽幽光泽的小巧绣鞋,‘穿上应该会很舒服吧’他眼神迷离呐呐自语出声。说完他猛然捂住了嘴,看向了一旁笑盈盈看向自己的柳如烟,他脸颊瞬间出现良多红霞,结巴的说到“不…不行,不行,这是女子的绣鞋……我……我……”

柳如烟却不以为然,噘嘴说到“沈哥不诚实了哦,刚刚你的第一反应都说了穿上会舒服了,那是自然了,我们女子的鞋子穿上可比你之前穿的那些布鞋皮靴舒适多了,不信你穿上试试看”

其实大户人家的女子鞋子是与男人的鞋靴有着很多的不同之处。其一是材质,有钱人家的女子的鞋面的材质一般都是绢丝绸缎的上面都会绣着不同好看的图案更有甚者还会镶嵌很多名贵的珠宝彰显身份;而男人的鞋子无论是有钱没钱,一般都是布面或者是皮质的。其二是鞋头,女子鞋头一般都是圆头和翘角尖头,喻义圆顺从夫俏皮温和;而男子的鞋头一般都是方头鞋履表示阳刚从天。其三是鞋型,女子的鞋子分为平底鞋和内高坡底鞋,脚背处都是挖空的露出雪白的脚背,让鞋子更加轻盈凉爽舒适;而男人的鞋一般都是整个包裹着脚面或者是可以提到小腿处的长靴非常的笨重闷热。

沈楚歌低着头,脸颊羞红,眼神躲闪“可…可是,我一个男人怎么能穿呢”

“沈哥,你看看你的小脚丫,哪有成年人鞋子会有你的尺码呀,现在女子的绣鞋是唯一适合你小脚尺寸的成年鞋子,你已经成年切不可穿孩童的鞋子,那样不吉利。况且你身上的肚兜还是女子的贴身亵衣呢,一双鞋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柳如烟声音如丝,每一个字仿佛有魔力般的丝丝穿过沈楚歌的耳朵游走在他全身的血液之中

“可…可是”

柳如烟似乎耐心已被消磨殆尽,语气逐渐转冷,七分威吓三分安抚的说道“没什么可是,快点穿上,听话,乖,……”

沈楚歌不知怎么,只要听到柳如烟的冰冷严肃的语气,自己内心就会被其所威慑,不情不愿的伸出自己白嫩的小脚踩向那双绣鞋,一只脚刚伸进鞋坑里,那绢丝材质贴着肌肤传来的丝滑触感就让沈楚歌刚才一直悸动的心灵一阵舒缓。他另一只脚也不由得鬼使神差的伸进了另一只绣鞋,脚底踩实,双脚传来以前从未有过的柔软踏敢。

“嘻嘻,沈哥,你小脚丫穿上穿上绣鞋可真好看。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你试着走几步看看。”

沈楚歌的脸已经红成了苹果,脚上的舒适感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大脑驱使着他点了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女子的绣鞋真的很舒服,而且甚至他还觉得穿在自己的脚上还真有点好看。
柳如烟见沈楚歌点头默认,于是高兴的道“太好了,那沈哥你以后就一直穿女子绣鞋吧,我明日在去买几双,这样我也不用担心你在被院子中的石子划伤了。

沈楚歌这次不知怎么了,内心本想在挣扎一下拒绝柳如烟的提议,可是大脑却驱逐他说出了另一个答案“额~~好……也好……”

柳如烟见状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环顾四周的院落,边看说到“看来真的要尽快招募一些家丁了,除了要迷惑不让其它门派的探子发现沈府内院的异常之外。这院子也很久没人打扫了,实在显得破败不堪,你看这些花花草草没人修剪,都已经杂草丛生了。”

沈楚歌一听要招募家丁,有些迟疑的开口道“只是,如今我的修为还没恢复,样貌又是如今这般…我怕…”

柳如烟轻笑道“沈哥多虑了,你想想,你这几月扮演的柳媚儿连周婆这种聪慧之人都瞒过去了,还会怕在那些新招募来的家丁面前暴露身份吗?”

随即她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沉思片刻道“不过,的确还有一些风险,既然你以后要继续扮做柳媚儿,要想不被发现,那以后在外人面前就不能在称呼我夫人或者如烟了,以后就只能叫我姑母了。而且你也不能在进入正房就寝了,就在正房旁边的那座偏房当做你的闺房吧,这样你的身份就不容易被发现。”

“啊?这……我怕……”沈楚歌内心第一想法是想拒绝的,但他心中仿佛有种力量让他始终无法说出口

柳如烟不以为意的淡然道“沈哥,若是内院异常,别派的眼线迟早会发现的,反正早晚都要应对他们的打探,现在开放内院咱们也好提前适应。”

“你说的也对,哎,那……那好吧,也只能这样了”沈楚歌无法找到反驳的理由

柳如烟会心一笑,笑盈盈的看着沈楚歌道“沈哥,你这些日也跟周婆学了不少女子的礼仪,不如先试一试,今日天色不早了,就先从问安开始吧。沈哥,我要开始咯,从现在开始就要改口”

“啊?…这…”
说罢,不等沈楚歌迟疑说出口,柳如烟身上起的气质陡然一变,声音清冷默然的开口道

“咳咳……,今日时候不早了,媚儿,你且请安退下,早些回偏房歇息吧,明日还要上早课。”
柳如烟的声音仿若有魔力一般让沈楚歌瞬间记忆起跟周婆学习的礼仪和动作,身体本能驱使着他做出屈膝动作,等他回过神来,发现你自己膝盖已然蹲了下去,也只得将礼仪继续下去,于是他双手微微合拢,放置在小腹的位置,螓首下压,眼帘低垂,有些生硬的开口道

“给…给姑…姑母请安,姑母晚安,媚儿这就告退。”

<< 武林媚事 第六章
1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14 thoughts on “武林媚事 第七章”

  1. 太爱了!
    有没有类似文,学习女德、礼仪的太有感觉了。求推荐

  2. 不在这更新了吗?这个跟逆转阴阳差不多,都是我喜欢的文,但都太监了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