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uguhun ♥

被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同化成花妖

被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同化成花妖 – 蔷薇后花园

铭看着自己手机中未接通的电话提示音,看着前方正在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卿卿我我的溯月,黑着脸关闭的通话。

“呵呵……溯月,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随着铭说完话,溯月就感觉到一阵恶寒。

到了晚上,溯月在和新欢翻云覆雨之后满意的回到了家中。这时候时间已经过了零点,溯月打开门却发现妻子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早已入睡,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看到眼前的景象塑月的心一沉,他知道接下来一阵闹腾肯定是少不了了。

“怎么今天又加班的这么晚?”

看到塑月之后铭面带关切的站了起来,她的语气轻柔没有以前那种质问的态度,这让塑月一下有些不太习惯。

“没办法,今天有一个重要的客户,和他扯皮了很久所以就这么晚了……”

面对塑月的解释,铭罕见的并没有质疑。而是对着塑月温柔的说到:“要注意身体啊,不然你把这个工作辞了吧,以后我养你。”

习惯了以往母老虎的逼迫和质问,面对铭的温柔塑月一下不知所措。

“我们先不说这个了,我炖了鸡汤,你趁热喝了吧。”

没等塑月想好如何解释,铭就将塑月拉到了餐桌前。打开炖罐后,鸡汤的香味从中飘了出来。

本来在和新欢一顿激战后,塑月就感觉有些饿了,在闻到鸡汤的香味之后肚子顿时不自觉的响了起来。

听到塑月肚子的叫声,铭笑了两声给塑月乘了一碗。

塑月拿起瓢羹,要了一勺汤抿了一口,一种难以言表的浓香便在他口中扩散开。接着塑月两眼放光,开始大口的吃了起来。

“好吃吧,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

“这可不行,万一以后腻了呢?”

“腻了,我就换别的你爱吃的。”

铭温柔的坐在塑月面前,一只手撑着脸微笑的看着塑月。一时间,塑月有一种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那时他和铭两情相悦,一切都如同梦幻一般。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铭因为自己忙于工作的行为越发不满,接着就是一次次的吵架。

塑月也在一次次的争吵中开始对铭产生了厌倦并开始在外面找起了新欢。

但是今天不知道铭是怎么了,变回了以前那个温柔可人的妻子。看着铭,塑月突然产生了一丝罪恶感。

“对不起。”

“嗯?”

“我今天其实没有加班,而是去外面找小三了。”

塑月刚刚把话说出来就后悔了,因为铭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怀疑他又小三。现在自己坦白了,岂不是要激怒铭。然后引来新一轮的争吵?

“没关系的,我理解。”

和塑月想的不太一样,铭并没有因此发怒,而是伸出手搭在了塑月的手上。

“是我以前太无理取闹了,如果那时候我善解人意一点,你也不会这么做的对吧?”

看着铭温柔的目光,塑月觉得铭是真的变了。他用力的点点头说到:“放心,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

接着塑月觉得自己的话可能没有说服力,于是继续说到:“如果我以后继续在外面找小三,那就净身出户。”

塑月的话引起铭一阵发笑:“你这说的,你要是走了是要让我孤身一人吗?

月,我是不会让你走的,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永远在一起。”

塑月点点头,然后看了看手中已经吃完的碗筷。

“我去洗碗……”

说着塑月站起身拿着碗筷朝着厨房走去,只是他不知道在他转身走进厨房之后铭露出了一种很诡异的笑容。

“放心把,月,很快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到那时你只会是属于我的……”

之后塑月放弃了再去找小三的打算,而铭也一直如那天一般温柔。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美好,在塑月决定将这美好的日子继续保持下去的时候,他的身体却出现了问题。

他发现自己经常口渴,并且体力越来越差。他去看了医生,得到的答复却是身体很健康。就在塑月因此陷入焦虑的时候,铭也似乎“注意”到了塑月最近的变化。

“月,你最近怎么了?”

在铭关切的询问下,塑月知道自己已经无法继续对着妻子隐瞒身体的情况了,于是他将自己最近身体上出现的异常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铭。

“月,你把那个工作辞掉吧。”

铭对着塑月再次提议到。

“或许就如同医生说的那样,你是因为最近过于操劳才导致引发这种病症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铭打断了塑月的话,她伸出双手将塑月的手握住。

“月,要是你的身体垮了,那么留着那些钱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的。我只要你陪着我,这样就够了。”

塑月看着铭,此时铭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不容拒绝的目光。心想自己或许真的需要放下对于事业的追求了,好好的静下心来陪陪眼前这个一直陪伴自己的妻子。

第二天,塑月来到了公司递交了辞职通知。

之后回到家,铭已经买好了前往度假目的地的机票,并已经将所需的行李准备妥当。塑月看着铭,此时的铭脸上布满了期待和欣喜的笑容。

“她多久没这么笑过了?”

塑月想到,虽然他和铭结婚没几年。但是对于塑月来说,铭在上一次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似乎已经变成了遥远的历史。在自己醉心于工作事业之后,铭似乎就不再露出这种笑容。

很快铭带着塑月登上了前往目的地的飞机,并几经辗转来到了一处别墅之中。这里四周被群山环绕着绿意黯然,塑月一开始还很奇怪铭为什么会找一个深山老林之中的别墅,现在塑月站在别墅前的草坪上感觉自己身体状况似乎好了一些后,他觉得铭的决定是对的。

不过在塑月的心里还有两个疑惑没有消散,一是他身体上的改变,二是铭的一些异常行为。

虽然现在毛病是没了。可是塑月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一些奇怪的变化,在早些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双脚似乎比以前精致了不少,原先因为跑业务布满皱纹的脚变得光滑饱满。一开始塑月当作是因为休息而让双脚的状况变好了。但是紧接着塑月察觉到自己的双腿也变得细长,并且这种变化似乎是自下而上的。从小腿到大腿,接着现在他的胯部也变得圆润丰满,腰肢也变得纤细。如果遮住上半身并且穿上修身的裤子,塑月甚至会以为这是女孩子的下身。

而铭最近的行为也很奇怪,有时候她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小会。而每次出现铭总是会提着一篮子的新鲜蔬菜回来,问她去了哪里,铭会回答去附近的村庄买写蔬菜。可是在塑月这段时间一边闲逛一边有意的寻找下就没发现过一个村庄,那铭的蔬菜是从哪里来的?塑月想跟踪,但是铭似乎每一次都在躲着自己,在自己不注意或者睡着的时候偷偷消失。

塑月也不是没有询问过铭,可铭似乎有着某种奇妙的魔力,每一次在询问的时候塑月总是会不自觉的听从铭的话语,而在之后塑月才会反应过来铭刚刚又用模棱两可的回答糊弄了自己。

看着身体一天天的变化,塑月知道自己不能在坐以待毙下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塑月每天白天都会以各种理由缠着自己的妻子。到了晚上塑月则会装睡,等着铭偷偷爬起来去往那个他所不知的地点。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时间一天天过去,铭那边没有丝毫着急的迹象。但是塑月这边的身体变化可不会因此停下来。

塑月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时变化已经囊括了他的全身。他的胸部微微的鼓起,就像是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小女孩一样。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塑月抬起自己白嫩的胳膊,他的手臂已经看不见哪怕一丝的肌肉线条。他伸出自己细长的手指,轻轻的点在胸前的樱粉上。

“哼~”

敏感的乳头只是被这么亲亲一点,就让塑月忍不住发出了娇喘。

“声音也是……”

虽然塑月已经刻意压低自己的声调,但是只要稍不注意说话就会发出偏向女性的嗓音。

“在这样下去……铭,你到底要做什么?”

任何与铭当面对质的情况都会被铭那具有魔力的声音和模棱两可的理由糊弄过去,在这种情况下塑月只能等,等到家里的蔬果被吃的差不多了,然后铭再一次前往那个塑月不知道的地点。

时间又是一天天的过着,终于在第七天的晚上,塑月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下听到了妻子的呼喊。

“亲爱的,亲爱的?”

两声毫无征兆的呼唤让塑月原本昏昏欲睡的大脑立刻清醒。不过塑月并没有回应铭的呼唤,而是闭着眼睛装作早已睡着。在确认了塑月已经睡着之后,铭偷偷的爬了起来蹑手蹑脚的打开了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这时塑月依然躺在床上,偷偷的听着铭的动静。直到他听到铭打开了别墅大门的声音后,塑月才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偷偷的跟着铭的身后。

在跟着铭走过一段布满低矮灌木的路段后,塑月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山谷内。眼前的景象让塑月感觉有些魔幻,原本应该幽暗的山谷被不知名的发光植被所照亮,点点各种发光的叶片、果实给塑月一种来到了童话之中的错觉。

而在这些发光的植物中偶尔会出现一两颗高大的树木,树上挂着各种他这段时间来所吃的瓜果蔬菜。这种完全违法生物学尝试的景象让塑月呆愣在了原地,丝毫没有注意到铭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跟前,来到了他的身后。

“月……”

听着铭从身后的呼唤,塑月这才反应过来。他转过头想要询问铭四周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在看到铭的时候塑月却被铭的情况给吓了一跳。

“铭,你身体……”

塑月后退了两步,用略微恐惧的眼神看着铭。此时铭的皮肤不再是往日的那种白皙,而是变成了一种青绿色。头发也不是黝黑的长发,而是变成了翠绿。她的耳朵变得很长,最外端变得尖尖的就好像精灵一般。她的缠绕着一些植物恰巧遮盖住了那些私密的部位。

“你不是铭,你把铭怎么了?”

看着眼前这个外形和铭一样,但是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正常人类该有样子的家伙,塑月很清楚自己的妻子可能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妻子了,甚至可能连人类都不是。

铭当然是铭,她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替代过,只不过在很早之前,她因为一次野外科考的意外被感染变成了花妖。虽然花妖的本能让铭更加喜欢没有人类生活痕迹的原始森林,但是因为对塑月的深爱, 铭一直强忍着对于混凝土城市的厌恶陪伴在塑月的身边。

“我就是铭……”

“不可能……你的皮肤……”

“要不了多久你也会一样的。”

说着铭根本不顾塑月的想法,直接操控着藤蔓将塑月捆了起来,他的双腿和双手被拉到两侧,身体微微的前倾。

“你……你要干什么?”

塑月扭动着身体,但是藤蔓将他的捆的死死的,他的挣扎毫无用处。

“当然是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啊。”

铭走到了塑月的面前,轻柔的抚摸着塑月的脸颊。

原本生活一如既往的进行着,可是因为铭变成了花妖,对于混凝土城市厌恶一直折磨着铭的精神,同样的铭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差。终于有一天,铭看到了塑月带着新欢进入了酒店。在塑月的爱、塑月背叛的愤怒、花妖渴求同类的本能以及对于混凝土城市的厌恶等多种情绪的杂糅之下,一个扭曲的想法在铭的心中生根发芽——那就是将塑月同化的想法便在铭的大脑中根植。

“只要接受了同化,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到时候你也会变得和我一样……”

“同化?”

不等塑月接着说,几根藤蔓朝着塑月伸出,这让塑月心中有着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这是要干什么?”

塑月对着铭质问到,但是铭并没有回答塑月的问题。而是微笑着说到:“只是加快一下你身体的变化而已。”

铭的笑容很温柔,可塑月却没有从中感觉到一丝温暖,而是感觉到一阵让人发颤的寒意。

两根藤蔓缠绕这塑月的双臂,来到了塑月的胸前。接着藤蔓的尖端展开,露出里面细长的尖刺,尖刺中间还有这一个小小的孔,就像针头那样。

“不!铭。你快点清醒过来!”

看着对准自己乳头的尖刺,塑月立刻知道了这个是干什么用的。他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大声的呼喊着铭。希望铭从这种奇怪的状态下恢复过来,变回曾经那个他所熟知的妻子。

“我很清醒,月。正因如此,我才明白要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必须这么做。”

说话间,尖刺朝着塑月的乳头扎了下去。

“嗯哼!”

一阵刺痛后,尖刺完全进入了塑月的乳头之中。同时那些展开的藤蔓叶瓣也紧紧的贴在了塑月的乳肉上,并伸出细小的刺扎进了乳肉之中。在做完这一切后,一种特殊的液体顺着藤蔓被缓缓的注入塑月的乳房,刺激着他乳腺的发育。

这还没完,两根藤蔓朝着塑月的下身蔓延,一根粗暴的插入了塑月的肛门,另外一根则是在塑月的下体前绽开,将塑月的下体整个包裹了进去。

“呜~”

包裹着肉棒的藤蔓缓慢蠕动着,让塑月感觉下体一阵兴奋。

最后,一个巨大的花苞在塑月的脑后绽放,接着将塑月整个脑袋包了进去。在一小会的黑暗之后,一阵光亮刺入了塑月的眼睛。

不,并不是眼睛,没有谁的眼睛能够在不借助镜子之类的物品看到全身的。

现在塑月感觉很奇妙,不知道铭用了什么办法。塑月此时居然能够看到自己的身体,他的头被一个粉色的花苞包裹,胸部和下体被藤蔓紧紧的贴着。他想要“闭上眼睛”却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是同时控制着身体做一些动作却可以,铭似乎想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产生变化。

藤蔓对塑月身体的改变很快,仅仅是第二天塑月的乳房就已经从微微发育的乳鸽变成了a+的大小,随着乳房丰满而来的便是他的胸部变得愈发的敏感。他现在能够明显感觉到那些在藤蔓叶瓣上密密麻麻的小刺,同时还能够感觉到插入自己乳头之中那根刺站在不断朝自己的乳房灌输着液体。而每当他感觉到不舒服而轻微的扭动身体,这种感觉会更加的明显。

同时,他身体的其他部分也在变化着,从正面看去他的胯部比之前宽了许多,大腿也变得比之前更加的丰满,他的骨骼在藤蔓的塑造下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男性那般硬朗。

看着自己身体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塑月本应该感觉到很恐惧。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塑月每次产生恐惧这种情绪都只会维持一瞬间,然后这种恐惧的情绪就会被兴奋和高兴所取代。

在这种矛盾的心理状态改变的影响下,塑月对于自己的接下来身上会产生的改变渐渐的不再恐惧,而是完全的变成了兴奋、高兴和期待的情绪。他明白自己不应该对此产生这种情绪,但是却无法控制这种情绪在他的心中蔓延。

到了晚上,铭重新出现了。她缓缓的走到塑月的面前,微微的揉搓着塑月的乳房。

“嗯~”

乳房被揉捏的感觉,加上他敏感的乳肉在被塑月揉捏而让藤蔓的尖刺不断扎入和拔出,以及乳头中那个已经刺入乳房中心并且还在缓慢延长的尖刺搅动的感觉。强烈的快感让塑月不断的娇喘,同时身体也在止不住的颤抖。

“月,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改变,很兴奋对吧?”

铭一边揉捏着塑月的乳房,一边询问着。

塑月此刻已经因为铭的玩弄而有些头昏脑胀,可是在听到铭的询问。塑月依然强忍着心中已经扭曲的情绪还有身体上对于快感的渴求用力的摇着头。

“看上去,月你真是倔强呢~”

铭在看到塑月做出的动作后,松开了揉捏塑月乳房的双手,她转过身和塑月“对视”起来。

“但是接下来你还能坚持多久呢?”

铭露出了一丝轻笑,塑月的未来早已经是被确定的。此刻塑月的行为就如同陷入蜘蛛网的飞虫一般,他越是挣扎反抗,在之后就会陷的越深。

只是单纯的体型上的变化以及无法在对塑月造成强烈的影响,铭觉得得应该继续给塑月加点料了。于是在塑月的视角中,他看到了紧贴着自己身体的藤蔓开始变成高透明度的绿色,透过藤蔓塑月看到了藤蔓之中源源不断流动的液体。

“就是这些液体,把我改造从这样的?”

一想到这些液体顺着藤蔓流入自己的身体,然后让自己的乳房发育,本来已经麻木的情感再一次活跃起来。

这还只是开胃菜。顺着藤蔓塑月看到了被藤蔓包裹的下体、乳头还有自己的脸。

他的下体已经变得十分小巧,就如同婴儿一般。乳头变得比之前更加的肿胀,乳头的中间那根尖刺也比之前粗了不少,透过透明的尖刺塑月看到了自己被扩张开的乳孔。

往上看去,塑月发现自己的脸已经没有一丝一毫属于男性的阳刚,有的只是女性的柔美。在他的耳朵,塑月看到了两条不透明的藤蔓已经插入其中,想必这就是他情绪被改变的罪魁祸首。

“不,不,我才不要…但是…好期待……好开心……要变成女孩子了…不对,这些都是假的,这些都不是我的想法……”

看着眼前的状况,塑月内心的恐惧再次被激活了。这一次他知道了自己内心那些莫名其妙的期待和兴奋是什么原因,这让他对于自己被改变的恐惧更上一层楼。紧接着,这些恐惧就被转换成了兴奋,期待和高兴。而在感受到自己的情绪被改变后,重新反应过来的塑月又会产生新的恐惧。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塑月一旦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都会陷入一次这种恐惧和兴奋交替的循环之中。

同时,塑月的身体依然在发育着。他的下体即将被完全的溶解,如果不认真去看的话根本难以发现那一小团。他的乳房也已经足够的丰满,丰满的双乳暴露在空气中,因为乳头被藤蔓吊着所以并没有自然的垂落,而是向上翘起了一个弧度。

当然这导致只要一丝微小的运动,那么塑月的乳房就会因此摇晃。然后插入塑月乳房之中的尖刺就会在塑月早已被开发的乳穴内搅动,给塑月带来难以抑制的快感。

“快了,月。很快,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看着塑月被吊在半空中,因为快感而颤抖的身体。铭也感觉到下身有些湿润,她将一只手的手指插入了自己的蜜穴之中搅动着,另外一只手揉捏着自己丰满的乳房。

“只要转变完成,你也会喜欢……这种样子的……嗯啊啊啊……”

在尖叫下,晶莹的液体从铭的蜜穴中喷出。同时塑月原本微微颤抖的身体也开始剧烈的挣扎了几下,似乎同样到达的了高潮。

很快,塑月“成熟”的那一天到来了。

铭急不可耐的控制着藤蔓将塑月放下,束缚着塑月的藤蔓被解开,包裹着塑月头部的花苞也重新绽放,漆黑的长发从中散落。

“铭…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塑月一只手臂横在胸前拖着那对丰满敏感的乳房,一边看着铭说到。

“你真的这么想吗?月…”

铭的眼神有些暗淡,她没想到脱离了花苞的塑月第一句话就是请求自己放过他。

“我……”

实际上,塑月的内心也在犹豫。在这么多天的精神暗示下,他对于自己完全变成女性其实更多的是充满着欣喜。

可是身为人类的传统价值观念依然在塑月的思想中发挥着作用,他应该是一个男人,他不应该沦陷在着雌性的肉欲之中。

“既然如此,我们做一个赌约吧,月。”

看着塑月犹疑不决的表情,铭长叹了一口气说到:“接下来,我会让你体验一次雌性的高潮,在这之后如果你依然坚持的话,我就把你变回去。”

“好。”

如果换做是之前塑月并不会这么做,这只会让他更加的深陷其中。现在的塑月之所以会答应下来,或许本就是因为他内心更加倾向于保持现状,只是缺少一个能够完全将他内心的束缚完全打破的借口罢了。

“那么,接下来……”

铭拽住了塑月胸部紧贴着乳房的藤蔓,然后用力一拉。

“啊~”

紧紧吸附在塑月胸部上的藤蔓和插入塑月胸部的尖刺被狠狠的拔了出来,尖刺上还残留着一些淡淡的乳白色的液体,那是塑月分泌出的乳汁。

在藤蔓被拔出的那一刹那,猛烈的刺激让塑月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他夹紧自己的双腿,扶着站在身前的铭。

“接着是下面。”

看着铭握住了自己下体的藤蔓,塑月心里一惊。紧紧是乳房带来的快感,就已经让他接近高潮。如果这时候下面的藤蔓再被拨开的话,自己绝对会就❤此❤堕❤落❤。

“等……”

塑月赶忙呼喊着,需要铭停下动作。

但是已经太迟了,塑月刚刚喊出一个字,铭的手就已经用力将藤蔓扯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塑月感受着吸附在蜜穴上的藤蔓被一点点的剥离下,他的蜜穴是那么的敏感,以至于吸附在蜜穴上的藤蔓被剥离的过程塑月是感受的如此的清晰。

那种藤蔓被粗暴的和蜜穴剥离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以至于塑月明白在那一瞬间自己内心那残存的身为人类男性的最后一丝残留,在此刻藤蔓连带着被一同剥离了自己的身体。

他的身体在止不住的高潮着,浑身上下都在因为自己完全堕落为雌性而兴奋的抽搐着。

过了好一会儿,塑月才从这般欢愉之中缓过劲来。他强撑着站起身,看着露出微笑的铭。

“还要来一次吗?”

面对妻子的询问,塑月脸一红,然后轻微的点点头。

“那么,跟我来吧。”

塑月跟着铭来到了一处洞穴之中,在洞穴里一朵巨大的花正盛开着。花的中心,是一种绿色的液体。

“来吧,月。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铭走到了液体之中,对着塑月伸出了手。

“嗯。”

塑月点点头,然后握住了铭的手,走进了液体之中,液体刚好没过铭的大腿。这并没有给塑月带来任何的不适,相反,塑月感觉站在液体之中很舒服。

接着铭顺势将塑月紧紧抱在怀中,用她那丰满的乳房挤压着塑月的乳房,两人胸前的柔软互相挤压、磨蹭,给塑月带来的从未体验过的触感。

“哈……好舒服。”

“对吧,月。我就说…嗯…你会喜欢的。”

接着铭在塑月张开嘴巴娇喘的时候趁机亲上了塑月的嘴唇,在塑月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舌头伸进入塑月的口腔,不断的逗弄着塑月。

“呜……唔……嗯……”

感受自己的舌头不断被挑逗、缠绕,塑月很快就沉沦在和妻子的热吻之中。与此同时,一种本不属于正常人的肤色从他的大腿由下至上不断的蔓延着。

“哈…月…你看…同化开始了。”

热吻之后,铭看向塑月的身下。这时候,塑月身体的异变已经蔓延到了下胸,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着乳房。

“接下来,我会怎么样?”

“接下来,你会的和我一样。”

“变成花妖吗?”

听着铭的述说,塑月的内心并没有一丝的恐惧。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朝着花妖的思维方式所转变,对于自己将会变成和铭一样的花妖只会觉得很开心。

“对,这样,我们就能够永远在一起了。”

“永远在一起。”

铭和塑月将手指伸进了对方的蜜穴之中逗弄着,在洞穴中发出一阵阵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铭,我感觉好奇怪…就好像…自己快要变得不再是自己了…”

塑月一边娇喘一边说着。他感觉自己的思维越发的变得奇怪,他开始厌恶城市之中的钢筋混凝土,他开始将自己的思维带入到植物之中而非人类,对于先前的固执和恐惧渐渐的变得不可理喻。这种新旧思维带来的反差,给塑月带来了明显的异样感。

“哈,转变确实会有这种感觉。不用担心,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消失的。”

说着铭加快了手指拨弄的速度,她在转变的时候也体会过塑月的感觉,明白这个阶段是最为难熬的。所以她准备透过激发塑月的快感,让塑月把注意力集中在肉欲之中不去思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事实证明铭的办法奏效了,下体不断累积的快感很快冲去了塑月思绪之中那些新旧思维来带的反差。

“嗯哈……铭……好舒服……”

“怎么样,月……是不是好多了?”

这时候,皮肤的异色已经覆盖了塑月的全身。仅有头部的一小部分区域还保留着原来的颜色。

“嗯……没了那些烦人的想法了……”

“那就……在高潮的时候完全转变吧……”

“好……”

铭和塑月在相互挑逗之中很快就来到了忍耐的极限,她们紧紧的贴着对方。身体开始绷直,准备好了迎接这一轮的高潮。

“咿呀啊啊啊啊……”

“要变成花妖了啊啊啊啊……”

伴随着两声凄厉的尖叫,铭和塑月同时到达了高潮。此时塑月身上已经全部被绿色所覆盖,找不出一丝人类的肤色。

高潮之后她们紧紧的抱在一起瘫在水池之中,绿色的液体是花妖的营养液,哪怕是全身浸泡在其中也不会出现人类那般窒息的感觉。

休息片刻之后,两名花妖从水池之中站了起来走出了山洞,一路来到了一处山顶。

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两人坐在山顶上看着从远处微微亮起的晨光,塑月躺在铭的怀里,仿佛她原本才应该是妻子一般。

“完全回不去了呢~”

塑月说到,在完全的被转变成花妖之后,她的思维方式和原先有了很大的不同。再让她回想曾经那个充满了钢筋混凝土的城市,心底里就会止不住的产生排斥。

“是啊,但是我们两个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不是吗?”

铭抚摸着塑月的长发,不知道为什么塑月在转变后头发并没有变化依然是黑色的,不过这点小事无伤大雅就是了。

“是啊,我们永远在一起了。”

塑月和铭相互拥抱着,享受着独属于她们美好,而这份美好将直到时间的尽头。

8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guguhun

来点人进进群给点热度聊天交流呗,现在都是潜水的群里好冷清QAQ,群号:695103597

3 thoughts on “被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同化成花妖”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