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肉酱没有面 ♥

伪娘女高 第五章

伪娘女高 第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五章 魔窟一夜 上

可悲又可笑的是,因为这一堆的破事,我竟然产生了“改邪归正”的念头,完全没了继续当“网黄”的心思。不少曾经的“金主”还来问我,说最近为什么不更新了。我只得推辞,说我生了病比较严重,得歇息一段时间。

而在这期间,林田这个臭小子全然没有停下他的邪念。几乎每天,他都发送给我大量的雌堕洗脑视频来骚扰我。说实在的,我的思绪真的乱套了,也根本无心去看这些东西,更别提还是林田发的。

月考的成绩出炉了,我的成绩显然有所下滑。作为曾经的文科尖子生和语文课代表,我自然被老师喊到办公室去谈话,被要求“找到自己成绩下滑的原因,总结并吸取教训”。其实,成绩下滑的原因,我很清楚……

可即使再沮丧无比,这日子也还是得过啊!想到这,我还是勉强鼓起了几分干劲。我现在要做什么事?哦对,得先收作业去。

回到教室,我挨个收上同学们的作业本。嗯,果不其然,到了林田这,他又坏笑着,一边交给我作业本,一边偷偷塞给我一张纸条。一定是他又有什么计划了!

清点完作业,再交给老师。一直到从办公室出来,看了看走廊上没人,我才敢打开纸条。

“今天放学和我走。”

比起先前,此刻的我不再是恐惧,而是几近于绝望地摇了摇头。被他抓住了把柄,我也只能屈服于他,做他的性奴。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放学铃响的那一刻。今天,林田又要对我做什么呢?

我们俩都好像无事发生一样,各自坐在座位上,望向窗外。其实,我心里也很明白,林田是在等其他同学都离开教室,再对我“下手”。

果不其然,当其他同学都离开的差不多了,林田拎起书包,给我使了个眼色。

噩梦就要开始了。

我跟在林田身后,一言不发。他似乎是想把我带到学校外的什么地方?可我也不敢开口说话,只得默默地任凭他宰割。

一通七拐八弯之后,林田将我带进一个豪华小区。就这样,我被迫跟着他,乘坐电梯到了顶楼,进了一间屋子。

看来,这里是林田的家。

“今晚我家没人,你就乖乖地,服从我的命令!”

我羞红着脸,眼睛望着地面,不敢抬起半点。

“还愣着干什么,进来!”

下意识地,我准备脱下鞋子。

“歪歪歪,我没让你脱鞋子啊!穿着进来!”

进门还不让我脱鞋子,真是奇怪的要求。

林田把我拉到了他的卧室里,让我坐在了房间里的沙发上。他的房间广阔又宽敞,还有着硕大的一片玻璃落地窗。坦诚地说,这样的卧室还是让我十分羡慕的。

不过,比起羡慕,更多的还是震惊:他的卧室地板上,摆放着不少情趣用品,想必这些都是要被用在我身上的。

没等我细细看清这些情趣用品,他便开始了“发号施令”,要求我放下书包,乖乖跪在地上。迫于淫威,我纵使内心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也还是照做了。

跪在地上之后,林田便拿起了一捆绳子,熟练地将我两只手臂牢牢捆绑在一起。这手法非常娴熟,期间完全没有任何停顿,一气呵成,我不得不怀疑林田在之前也这么“欺负”过其他女生或者小伪娘。

上半身被绑好之后,我的双腿也被得到了重点“照顾”:他拖拽着把我从跪着的姿势改为席地而坐,两根麻绳分部绑住左右脚腕,将我两腿分开露出裆部。我不知道这两根麻绳连接在哪,但就是无法动弹半点。

紧接着,我的“噩梦”就正真开始了。

一根自慰棒,开足了最大马力,架在一根铁架上,就这么对着我的私处一点点靠近过来……

“呃呃呃啊……”

然而在自慰棒接触到我裆部的那一瞬间,我的淫贱本性还是暴露无遗,身体一阵酥麻仿如触电一般,口中则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骚浪的叫声。

但林田今天似乎不太想听我淫叫,用口塞球将我嘴给堵了起来。尽管如此,我还是克制不住,断读续续地发出几声“嗯嗯啊啊”的叫声。

在自慰棒的“强大攻势”下,我心知是根本无法支持太久。可林田却凑到我耳边:

“我现在出去一下,你现在还不能射精哦!等我回来要是发现你射出来了,我就要好好惩罚你!”

真可恶!就这么把我扔在这!最要命的是,我真的无法抵挡双腿间私处的这根自慰棒……

不得已,我只能想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将头抬起望向天花板,试图放空大脑。但奈何自慰棒还是太过于强大,我的脑海中竟然不间断地以第三人称视角浮现出我现在的模样!由此一来,没过多少时间,我的小鸡巴就已经瘙痒燥热难耐,随时都有精液喷涌而出的可能。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现在射出来吗?我都不知道林田会用什么来“惩罚”。不可以,不可以射出来……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煎熬下,我开始崩溃,再次开始不受控制地“啊啊啊”地淫叫起来 。

伴随着一声声响亮而骚贱淫荡的叫声,我逐渐迷失了意识,开始堕落了……我的内心已经完全没了理智,开启了性欲爆发,耳边传来了不知名的声音,向我呼唤着:

“你是最骚最淫荡的,加油,小伪娘,去成为所有人的肉便器、精液厕所。让大家轮流操你的小穴,将精液注满你的小穴……吮吸着他们的大鸡巴,把他们的精液都吞下去……”

幸亏这时候,林田回来了。

“欧呦,真厉害啊,想不到你这么个看上去白嫩可爱的小伪娘,还以为被欺负一下就忍不住了呢,哈哈哈哈!很好很好,接下来让我继续玩玩你。”

自慰棒被停下取走了,我的噩梦也暂时告一个段落了。但可怕的是,当时我的理智并没有随着自慰棒的关闭而回归,始终保持着那种发情堕落的状态,竟然内心里还渴求着林田能够好好凌辱我。不知道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在从中作祟,还是我的确就是这么骚贱淫荡……

林田将我抱起扔到他的床上,摘掉了口球,短暂松开了双手双脚的捆绑——很快,他就将我的双手双脚重新绑好。这次是用捆绑带,将我呈“X”字形固定住。

紧接着,我能够感受到,他脱掉了我的帆布鞋,将我的脚心露在了外面。

我好像猜到他要干什么了。

果不其然,他对着我的双脚下手了,指尖疯狂挑拨着我的脚心。在这种刺激下,我根本没有办法抵抗,狂笑着求饶:

“啊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这样,不要……哈哈哈哈………”

我的求饶对林田来说只是更好的一剂“春药”,他下手更狠毒了,一只手挠着我的脚底心,另一只手伸到了我胸肋处挠了起来。

我被痒刑折磨地死去活来,甚至一度连继续笑的力气都快没了。

眼见我体力不支,他暂时停下了挠痒,转而开始隔着校裤抚摸起我的双腿。虽然隔着一条裤子,但指尖在双腿内侧撩拨着向上移动去,还是使我“爽”地颤栗了一下,有如电流通过全身。

一点点地,他的手指撩拨到了我的私处,挑逗起来。我被折磨地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似乎是蒸发了一般一滴也不剩下。

他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紧接着,我的双脚又被他疯狂挠痒起来。

我狂笑着,不受控制地扭曲身体,踢动着脚想挣脱,但却被他牢牢抓住。不仅如此,林田还觉得光挠痒不尽兴,又拿出了刚刚的那根自慰棒,开足了马力顶着我的私处,另一只手则不停地挠着我的脚心。

此刻的我已经完全堕落,心里想着的竟然是“原来我的白袜脚也能被催淫成只会高潮抽搐的性器官”这等下贱的念头。在挠脚心和自慰棒的双重作用下,我一边狂笑着,一边射出了精液……

挠痒和自慰棒刺激也随之停止。林田扒开我的校裤,将我的小鸡巴裸露了出来,观赏着我羞耻射精后的模样。

“射的还真不少啊!你这只小伪娘,不拿来榨精真是可惜了!”

而我则因为高潮射精完以后“贤者时间”的到来,恢复了些许理智。

“林田,今天能不能,能不能到此结束了……”

我低声怯怯地乞求结束今天的一切。

“那怎么行!”

还没等我回过神,林田就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只白色短丝袜。另一只手撸动了一下我的小鸡巴,露出了龟头,然后——

他用丝袜狠狠摩擦着我的龟头!

这就是传说中的龟头责吗?太恐怖了,我竟然产生了还在射精的错觉。但不出三秒钟,这种错觉就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丝袜摩擦切割敏感龟头所带来的瘙痒与剧痛交织,前一秒是瘙痒难耐,下一秒就是剧痛折磨,来回更替着折磨我。

“停下!停下!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

我极力扭曲着身体,想要逃开他的魔爪。但不论我怎么躲,都躲不开他的折磨。他还因此加快了来回摩擦的速度。

我是谁,我在哪?

哦不,我好像失禁了……

我硬抬起我的头,才意识到这也是我的错觉。只是丝袜的摩擦刺激到了一定程度,产生了类似高潮的那种感觉吧……我只能这么安慰着自己。

终于,林田停下了。他松开了捆绑住我的捆绑带,扶起我坐在床边,还给了我一叠纸巾,让我脱掉内裤,清理掉刚刚射出的精液。

时钟这时候已经指向了晚上九点。但林田似乎还不想让我离去。他命令我穿好刚刚被脱掉的鞋子,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 伪娘女高 第四章伪娘女高 第六章 >>
1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