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九色雀 ♥

夏至青禾 第三章

夏至青禾 第三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三章 懦弱的人与魔鬼

黑衣男人并未多说,仅仅是放下了一个黑色行李箱,然后说了一句“祝您生活愉快”就离开了.

看着男人送来的新证件,转学相关文件,甚至社会履历,还有几套女装,夏岚气的胸口剧烈起伏.

“…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会这样!”这一刻她有一种落入圈套的感觉,身上的血液仿佛凝结般寒冷.

禾子眼神闪烁了一下,想起了昨天看到的那份资料,所有治愈的患者都是女性,零碎的信息仿佛重新被串起的珠子,她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可她不敢说,也不能说,如果说了,那她的处境也会暴露.

她没勇气告诉自己的爱人,自己已经沦为了别人的玩物,即便那是为了拯救夏岚的生命.

而夏岚此时被茫然与慌乱填满了整颗心,自从高中毕业后他就一直顺风顺水,仿佛受到了神的眷顾般,进入大学后更是受到导师的欣赏,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获得无数奖状,还遇到了一个温柔善良的好女孩.

可直到几天前,他的好运消失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令夏岚处在了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禾子还在身边陪伴着她,或许自己早就承受不住这一切了.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夏岚自己都没想到,她第一个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的未来,而是禾子会不会弃她而去,是的,她害怕被那个温柔善良的女孩抛弃,尤其是在发现自己居然变成女孩子之后,这种恐惧不断啃噬着她的心.

看到少女脸色惨白的样子,熟悉夏岚的禾子又怎么猜不到她在想什么?

她把夏岚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会陪着你,一直会保护你的…”

禾子说出了这样一句男孩子气的发言,不仅不会觉得可笑,反而给人一种安心感,夏岚享受着这份安全感带来的舒适感,有点茫然地抬起头,迎来的是自己爱人在唇上的轻轻一啄.

轻轻一吻,浅尝辄止,却让夏岚混乱的内心逐渐平复,冷静过后,她不由对于自己之前软弱的样子感觉到难堪,明明自己才应该要保护禾子的,明明禾子才经历了那种事.

这个早晨,两人各怀心事,却互相依偎着,安慰着彼此.

……

“不要!就算是禾子的请求,这件裙子我也不会穿的啊!”夏岚有些惊恐的看着禾子,就在刚才,两人决定先去学校办好手续,顺便熟悉自己的新身份,可既然要出门,肯定是要穿衣服的…

“唔,我觉得岚穿这件肯定很好看啊…”禾子有点失望却也没有逼迫,苦中作乐的她玩心大起,不知道夏岚突然变成女孩子会怎么样,但想必她的内心是脆弱的,这样一闹反而分散了她一些注意力.

穿以前的男装肯定是不行的,一个女孩子穿男生尺码的服装,只会显得更加怪异,现实不是故事,穿着男装四处跑,还不被人发现,现在的影视剧也不敢那么演.

夏岚最终选择了女式T恤,一条蓝色牛仔裤,牛仔夹克的搭配,而这些居然都是行李箱中一起送来的.

“怎…怎么样…”夏岚嘴角微微抽搐,对于自己的样貌,她现在并没有明确的认知.

“很好看,英姿飒爽,很不错,过来,我给你化妆…”禾子笑眯眯的招呼着自己的爱人,就像是在用糖诱惑孩子的怪阿姨.

“化妆还是不要了吧,我觉得这样就行…”

最后拗不过禾子,被强拉着,涂了一些润肤露,还擦了点无色唇膏,又化了一个极淡的妆.

“感觉怎么样.”

“不太舒服,尤其嘴唇,糊了层东西不太舒服…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个女装变态…”夏岚哭丧着脸.

“岚,来这,你自己看看…”

禾子推着夏岚的肩膀来到落地镜前,映出的少女身姿高挑,女式的体恤有些贴身,高耸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被很好的展现出来,紧身的牛仔裤把她完美的臀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她微微拉起白色体恤,露出平坦的小腹,雪白的肌肤漂亮的马甲线,充满活力而性感.

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眉眼依稀相似,甚至连身高都足足矮了一头还要多,已经完全成为了另一个人…

“还是感觉像个变态…”她言不由衷地说,会对自己的模样心动,这种离谱的发言她怎么也不会说出口.

“岚真的很好看,我都要被你第二次迷住了呢~”女子笑着说,而这又让夏岚一阵黯然,似是看到了她情绪的低落,禾子在背后抱住这个比自己高一些女孩.

“岚还是岚,没有变过,我也还是你的禾子,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不会离开你的…”禾子轻语,不知是对夏岚说,还是对自己说.

这句话像是有着令人安心的魔力,她就那么依偎在禾子的怀里,是啊,禾子怎么会离开自己呢?

……

突然的变化总会引起诸多问题.

比如突然降低的视野,比如对于自身认知的细微偏差,比如没变化的校园与不同的自己,比如…现在男生看着自己的样子已经不同.

漂亮的女孩子无论何时都十分惹眼,尤其多个美女凑在一起就更是如此,禾子是有名的校花,在校内几乎无人不知,但都知道她是有男友的,所以会主动搭讪的人并不多,毕竟这个社会多数人还是很讲风度的.

可身边的夏岚可就不同了,毕竟一个天天能看到而且有了男友的美女,和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美女,显然后者受到的关注要更多些.

“禾子…这就是你们女孩子的世界吗…”禾子为夏岚挡下了第三个来要社交账号的男人后,夏岚终于忍不住问道.

“嗯,习惯就好,社交账号不要给,给了有些人会得寸进尺的,不要给那些没机会的人不必要的希望,节省大家的时间,也省着伤害对方,而且你要适应那些目光,坦然点,不然你这个样子一点露怯,有些人会一直死缠烂打,最后吃掉你喔~”

“哪有那么吓人啊…”虽然嘴上说着,但她这个新手女孩还是记下了女友的教导.

一路办完手续,两人的生活再次回归了日常,只是青禾一大曾经的风云人物夏岚据说转去银海市的银海大学,而学校又多了一位同名的单身美女.

——————

“夏岚小姐,您的身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非常健康.”

看着面前的检查报告,两人激动地抱在一起,这或许是最近唯一的好消息.

两人漫步在街上,十指紧扣,一个温柔美丽,一个英姿飒爽,犹如美丽的风景.

多日以来她们两人顶着无数压力,煎熬着内心,在这一刻她们终于甩开了死神的脚步,得到了难得的片刻宁静.

——————

“岚,今天,我可能会晚回去一会…不能陪你吃饭了.”

禾子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一些的女孩,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世界终究是残酷的,尤其对于她们来说,短暂的宁静去的是那么快,对方做到了承诺,剩下的就是自己不断偿还…用这身体支付代价…

“禾子…”少女突然紧紧拥着禾子的身体,不想让她离开,自己能感受到这份颤抖,禾子在怕,她在害怕啊!

一瞬间,夏岚有了带着禾子逃走的念头,不知道自己的痊愈是不是暂时的,但是,她实在不想再让禾子遭受那种可怕的事情.

她想告诉禾子,自己知道一切,那种事情…已经够了…

“嗡,嗡,嗡”就在这时,夏岚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她一激灵,放开了禾子.

‘今晚六点,准时来接你.’

看着手机上冰冷的文字,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是啊,怎么会少了自己,那个变态的疯子,怎么可能会忘了自己!

“啊,没事,禾子你去吧,早点回来,我会担心…”

“嗯…”

说完夏岚回到里屋,听着关门的声音,泪水在从眼角划过,没错,我们身处深渊,偶见的阳光,不过也只是一厢情愿的错觉罢了…

……

半小时后,夏岚被之前的黑衣男人带着去了上次的地方,还是上次那让她受尽屈辱的房间,不同的是这次里面居然有一份晚餐,“夏小姐,那位知道您晚上没有用餐,所以特地为您准备了食物.”

夏岚坐在房间内的床边,死死地盯着那面会出现画面的墙,那份晚餐的热气还未散去.

时间未过多久,房间再次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个青年,一个哪怕站在那就足够点燃她所有怒火的青年.

“晚餐不合胃口?”看了看桌上的快要凉了的食物,青年淡淡开口.

“王八蛋!我要你死!”夏岚怒吼着拿着木制的勺子,就戳向男人的眼睛.

而男人却一动不动,就在离青年还有半米远的时候,她突然后颈一麻,全身失去了力气.

“啊!你这混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就在少女即将跌倒的时候,男子揽住她的腰,扶着她坐回到床上.

“失去人权之后会怎么样,你不可能不知道,但你依旧这么做,想必是真的非常恨我吧…”

“我恨不得杀了你!你毁了禾子!你这个王八蛋!”

少女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失去人权代表着要被植入控制模块,身为别人的财产,又怎么可能被赋予伤害主人的能力呢?模块会接入神经,当判断她想伤害主人,且有能力即将对其造成伤害时就会强行麻痹神经.

“很好…”青年看着夏岚带着不甘、屈辱、愤怒的美丽眸子,深紫色的瞳孔倒映的是自己的脸.

那人抬起手拨开她凌乱的发丝,露出了精致的脸蛋,指腹轻轻摩挲她的脸颊,从额头到鼻尖,再到莹润的唇瓣,再到她的下巴.

夏岚想要一口咬掉他的手指,可当她有这个念头时,后颈传来的麻痹感却让她想抬起舌头都无比艰难.

“我觉得你穿白色连衣裙会很好看…”男人看着怀里的少女缓缓开口.

男人的举动让夏岚一阵恶寒,这时她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已经不再是男人,而且,自己已经是对方的所有物,对方可以做任何事情,禾子遭遇的事情,同样可能在她身上上演.

男子把头凑到夏岚的耳边,温热的吐息扑在耳畔,让她全身战栗着.

“怕吗…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男人磁性的嗓音很好听,但此刻就犹如恶魔的低语,让她不寒而栗.

男人的手撩起了她的体恤衫,光洁的小腹暴露在空气中,被男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温热的大手摩挲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男人的手指划过纤腰,她甚至能感受到男子指腹的纹路.

或许是新生的肉体,一切都是那么敏感,她就像深陷泥沼,男人的每次挪动手指都像是被蛇爬过,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不一会身上已经起了一层小疙瘩.

“你…你这个变态的疯子,混蛋!”变成女孩子后,夏岚的性格发生了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细微变化,此时少女眼睛居然已经隐隐带着泪花.

“你…在拒绝我吗…”青年轻声问道.

“你有病吧!你想上我,还问我?我当然不同意,你这王八蛋去死啊!”

听着她带哭腔的声音,男人把她抱到了床上,就在夏岚觉得自己在劫难逃的时候,男人转身走了.

“只要我离开你一段距离,离开你能对我造成伤害的范围,你的力气会逐渐恢复,一会我会再让人送些吃的,新的身体不要再留下胃病.”

看着男人莫名其妙的举动,夏岚一阵茫然,这到底是?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明白了自己的拒绝到底意味着什么.

——————————————

禾子在这个房间已经等了很久,如上次一样她早已洗净了身体,期望能快点结束,可意外的,男人并未出现…

就在她以为今天就要这么过去时,门却被打开了.

进来的正是林青,他的表情似乎有些烦躁,禾子本能地往后缩了缩,反应过来后却咬了咬牙,反而把身子往前挪了挪.

男人看到禾子的样子,作势要去解开她的扣子,而少女反而按住他的手.

“…她是不是也签了那份协议?”看到夏岚变成女孩子后她就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是!”男人淡漠的回答,但与平时不同,此刻的语气却微微上扬,显然他的感情出现了一些变化,如同在嘲讽.

“答应我,别对她出手…我…我会尽量满足你!”

禾子咬着粉唇,口中的淡淡甜腥味不断刺激着她颤抖的心,她不得不向眼前的男人低头,哪怕只有一丝机会,也不希望夏岚遭受她所经历的一切.

“答应你?你有什么筹码?你与她都是我的!是我的!是不是我对你太温柔了?你忘了自己的处境?羽生禾子!”

男人往日淡漠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这种狰狞的表情,他就像是一头狂怒的野兽,一把扯烂少女的衣服,娇嫩柔软的娇躯,暴露在男人的眼中,也落在了隔壁夏岚的眼中.

“禾子学姐!你太高估自己的价值了!”

少女被男人按倒在床上,一把扯下纯白色的小内裤,手指就那么粗暴的插入她的体内.

“唔!!啊,好痛…”少女的身体因疼痛而紧绷,男人的手指没有任何怜惜,就像是故意让她觉得痛苦,像是在故意折磨她.

“你不是说,做什么都可以吗,那好,我就满足你,我林青!绝对不会逼夏岚做那种事!”

看着禾子痛苦中带着如释重负的样子,男人嘴角勾起了一个冰冷的笑容,就像是在嘲讽她所做的一切终将化为徒劳.

男人见横躺在床上的禾子已经不再反抗,走到床的另一侧,解下自己的裤子,看到男子的那根东西,少女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般,眼神中带着一丝惊恐.

少女轻轻颤抖,可即便心中充满了恐惧,她依旧没有选择逃避,因为她逃不了,也不可以逃…

“来吧,用你的嘴好好侍奉我,你们樱花行省的女人不是很擅长这些事情吗?毕竟你们那的女人只会用这种方法养活自己!不是吗?”

男人的话是那么刺耳,对于出身樱花行省的女性,没有比这更恶毒的侮辱了,但禾子却只能忍受,就那么仰躺着,眼中倒影着男人讥讽的神情.

她伸出粉红色的小舌,不再看男人轻蔑的神情,开始舔弄着男人的阳具,与上次相同,在她的口腔中被温暖的唾液包裹,在少女的吮吸与轻缓吮吸与吞吐下,逐渐变得粗大坚硬.

透明的先走汁弥散在味蕾上,微微的苦味与口腔被胀满的不适感让她不自觉眼圈发红.

少女仰躺着,活动受限,所以男人索性自己腰部用力,巨大的肉棒不断冲击着她的喉咙.

因为姿势的原因,口腔与喉咙的角度正好让男人可以更轻易进入更深的位置.

强大的冲击力让少女眼前一阵阵发黑,喉咙的异物感让她生理本能开始吞咽,但那东西怎么可能被吞下去?吞咽的动作不断重复,就像是在不断吮吸着男人的根.

似是这销魂的滋味让林青十分受用,他粗暴地揉捏着禾子饱满的酥胸,少女痛哼一声,却没有什么动作,就那么任由男人侵犯着.

感受着男人越来越快的速度,和温度更加炙热的肉棒,禾子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她想挣扎着离开,但显然这种情况不会给她时间,最后关头,她只能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

“唔!!!”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男人的精液不断从那狰狞的肉棒灌入她的口中,冲过了喉咙,被吞入了胃里.

不断吞咽的本能还在继续,她就这么源源不断地吞咽着男人巨量的精液,也许是短短一瞬,又似乎过了很久,随着男人抽离了半软的肉棒,她终于得到了解脱,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的经历甚至让她觉得自己离死亡近在咫尺.

这时她才感受到了舌尖弥散的咸腥,这浓厚的味道令她作呕,但她却不敢做出任何令男人不快的举动,也不敢吐出来,只能一口气把嘴里残留的东西全部吞下.

禾子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男人射精过后,总是会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欲望,自己或许这难熬的一天将会提前结束?

少女眼中的情绪被青年灵敏的捕捉到,他冷笑一声,“禾子学姐,你不会以为这就结束了吧?”

禾子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就被男人抱起放在靠墙的地毯上,就在她疑惑男人为何要这么做时,突然天旋地转,林青把她翻过来,使她扒在地上.

她刚想询问什么,却感觉臀瓣之间一阵冰凉,男人的手指应该是蘸着什么有润滑性质的液体,直接插了进来…

“啊!不要,别…不要这样…那里…岚都还没有…”少女无力的哀求着,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男人的想法,却还是忍不住祈求着.

“哦?可以,我可以给你自由,只不过,夏岚学长,怎么样都无所谓吗?”男人的低沉的声音宛如魔咒.

“……”

“哦?你是想走吗?”

“不是…”

“那么你想?”

“做…做吧…”

“什么,我听不懂!”

“请用这里,用你的…插入我的…”

看着少女因自己羞辱而留下了眼泪,林青产生出一种扭曲的快感,男人狰狞的男根顶着她娇嫩的雏菊,猛力一刺,嫩粉的褶皱被粗暴的撑开,粗大的异物,强硬的进入少女的体内,少女凄厉的惨叫回荡在整个房间.

“啊啊啊!!!好疼!!不要动了,不要再用力了…太大了进不去的…求求你…呜呜呜…”

即便借助润滑液,也没有直接完全没入,看着少女因疼痛本能的挣扎,男人一把把女孩的脸按在地毯上,另一只手卡着她纤细的腰肢,腰部不断用力,直到那根异常粗大的阳具伴随着女孩的惨叫声完全没入.

男人看着身下已经哭声变得沙哑的少女,侧头看着那面墙,目光仿佛落到另一个已经哭的撕心裂肺的女孩身上,之所以让少女在这个位置,就是想让那人看着自己侵犯禾子时的每一个细节.

男人的性器过于粗大,以至于少女只能维持着趴在地上向后撅起的姿势,才能减少异物入体些许的痛苦.

肉棒开始被温热的肠液不断浸润,得到充分的润滑后,男人的腰开始缓缓用力,粗大的阳具不断在少女的娇躯中抽送,每次深入都会让她有一种内脏即将要被捣碎的错觉,十分痛苦.

“唔呃…啊…唔…”,“啪!”少女有些痛苦的呻吟声似是让男人感到厌烦,男人一巴掌拍在少女丰满的臀瓣上,红色的巴掌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浮现.

少女低头咬着自己的小臂,不敢再发出声音,而看到如此的禾子,男人眼神微沉,猛力刺入,伴随着少女一声闷哼,男子就这么趴在女孩的身上,借助体重让肉棒刺入更深的地方.

“禾子学姐,是不是很痛苦?想结束这一切吗?如果你要走,我不仅不会拦着你,契约作废,还会给你一笔钱…如何…”青年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很好听,犹如恶魔的低语不断诱惑着少女的心.

“呵…我走了,岚就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对吧…”少女只是说出前半句,就不再理会男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她不能抛下夏岚,现在她刚刚经历由男变女,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如果再经历这种可怕的事情…她不敢想下去,或许男人始终不会放弃夏岚,但她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

听到少女的答复,男人也不再说话,而是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逐渐激烈的侵犯,说明了男人的心情似乎不是那么好.

最后在不知道过了多久后,他终于到达巅峰,灼热的精液源源不断灌入了禾子瘦弱的身体中.

剧烈的性交让禾子早就意识模糊,突如其来的灼流让她全身微微痉挛,她无力地趴在地上,脸颊就那么贴在被泪水濡湿的地毯上.

男人拔出肉棒,没有了这巨物的阻挡,大量的精液从少女已经红肿的雏菊中喷出,地毯濡湿了大片,而男人看向禾子的脸,少女满脸泪痕的就那么趴在地上闭着眼睛,居然是已经失去了意识.

……

墙壁的这一侧,夏岚已经哭的嗓子都哑了,就在刚才,她从头到尾看到自己的女友为了保护自己,而遭到别人残酷的侵犯,少女的哀鸣仿佛成了她的幻听,林青冷漠的眼神则成了她的梦魇

“该死!该死!”夏岚咒骂着,或许是咒骂着给他们带来伤害的林青,又或是咒骂着自己…她在听到禾子给出林青答案时,居然升起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这让她更加厌恶没用的自己.

门开了,是了,那种变态的疯子怎么会错过羞辱自己的机会?夏岚看到林青的脸,不可抑制的愤怒升腾而起,她扑向男人,可一瞬间,后颈传来麻痹感,让她直接身体一阵无力.

可恶!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没想到林青居然就这样被她扑倒了,夏岚无力地趴在林青身上,紫色的美眸中愤怒几乎要溢出.

“怎么?”林青看着愤怒的夏岚,漂亮的瞳孔中反射着自己的脸.

“混蛋!你这混蛋!我要杀了你!”

“可你做不到!”

“……混蛋,我不允许你再伤害禾子!对,我不能杀了你,我可以自杀!我死了,禾子就会摆脱你的控制!”少女愤恨的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就像是输光了钱的赌徒,即将崩溃.

而男人则是轻轻抚摸着她的头,“禾子学姐是真心对你好的,为了你什么都会舍得,你说…如果你真死了,学姐会怎么做?”

不等夏岚说什么,青年自己回答道:“嗯~对,她会想杀我,我会放任一个想杀我的人自由吗?当然不会…之后呢?失去心灵支柱的禾子学姐,没有复仇希望的禾子学姐,失去了灵魂的禾子学姐,最后的选择…”

“她…她会…”怀中的短发少女似是想明白了什么,瞳孔紧缩,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对,她会选择去陪你,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太残忍了…对吧?”男人的声音轻缓,就像在安慰着孩童那般.

“……”

“所以,你要活下去,好好活下去,为她…对吧?”他摸着少女的头发,就像是在安抚自己的恋人,而言语中确实充斥了血腥和残忍.

“…你…你这个魔鬼!”少女知道男人说的是对的,但正因如此她才觉得更加无力,更加绝望,在她眼里眼前英俊的男人,就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

“是啊,我是个魔鬼,但是即便是我这种魔鬼…也有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啊…”

“……”

<< 夏至青禾 第二章夏至青禾 第四章 >>
2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九色雀

变文练手,喜欢纯爱,性转妹子真可爱. PID:9seq 431101554 个人群,如果有喜欢的可以来玩

5 thoughts on “夏至青禾 第三章”

  1. 关于地域黑这事,怎么说呢,作为纯粹的设定,作为背景,这文和囚笼瑟夜行是共享世界观的,和瑟夜行的故事是同时进行的,这个国家本身政府崩溃后几个国家组合成的新政权,至于樱花行省本身是因为失去自己的土地,所以被吸纳时得到的土地比较贫瘠,因为一切要从零开始要比其他地域重新复兴要困难许多,所以不得已有许多女性通过这种方式来养活家人,因为本身这文并不会牵涉更多那边的剧情,提的也不多所以并没详细交代,当然对于认为这个设定感觉有反感的请右上角点X,对你们冒犯在这里说声抱歉!

  2. 没有没有没有,完全不是反感,我只是在调侃而已(
    大概这是深入骨髓的乐子精神在作祟吧,要是让雀佬您误解的话,只能说啊对不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