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铱制鸢尾花 ♥

我和我的kigurumi人偶女仆,距离穿上zentai还有两年 第二章

目录

我和我的kigurumi人偶女仆,距离穿上zentai还有两年 第二章 – 蔷薇后花园

因为成绩还可以,我想都没想就选了省外的大学,获得了完全不会被父母发现的自由后,我尝试的东西就渐渐花了起来,因为蚊帐自带遮光帘,只要下了蚊帐,动作再轻一点,哪怕是室友也不怎么会发现,于是在大一上学期的双11我就直接买下了两双薄的过膝袜,一双厚的过膝袜,拿来内伪和积攒性欲用,还买了一条与之前相同但开裆的瘦腿丝袜,一件全新的带开裆拉链的死库水(旧丝袜和死库水在上大学前就处理掉了),这些就是新的自慰工具了。

(大概就是这种死库水,图源tb,侵删)

不得不说这些新东西真的好玩多了,拿到过膝袜的第一晚只是穿着睡觉就直接梦遗了,醒来后性欲也没有消退,二话不说换上丝袜死库水,把肉棒塞进到丝袜没有开裆的上段里,把死库水的拉链拉上一半,这样在自慰时,肉棒就能同时感受到三种快感了:蛋蛋与阴茎根部的纯死库水,中段的纯肉,龟头处的丝袜加死库水,在这样的组合刺激与梦遗的余韵下,我只是用手轻轻摩擦了几下龟头便射出了滚滚白浆。

由于大学所在省份纬度比较低,所以即使临近12月这身装备穿在身上仍旧不算冷,所以我来了一次从早八开始的内伪。早上趁舍友都出门后,我迅速拿起装备往卫生间去,然后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先穿上薄的过膝袜,然后再穿上丝袜,最后把死库水穿上,开裆拉链拉开就完成了,之后把T恤穿上,把运动装的拉链拉到最高遮住死库水,之后再穿上第二双过膝袜,穿好内裤和裤子,穿上鞋就出门了。

由于被死库水和好几层袜子紧紧包裹着,这一上午的课几乎没认真听,期间还趁着休息时间躲进厕所隔间里好好玩了一会,但是现在还不能射,要狠狠积攒性欲能量,等到回宿舍爆发出来,于是只是摸了几下尿了个尿就回教室了,经历了一上午的“束缚”,吃完午饭,回到宿舍,和舍友们寒暄了几句,再玩了会电脑消消食,便脱下鞋把自己关回蚊帐了,因为下午没课,而且实在是忍不住了。

塞好遮光帘,我二话不说就将真正的伪装——运动装、T恤、裤子、内裤给脱了下来,看到这一身妖艳的死库水搭丝袜搭过膝袜,即使我的肉棒此刻并未与这些丝滑紧致的面料接触,它也傲然地抬起了头,于是我盖上被子,将死库水的裆拼命往后扯,这样就能将肉棒彻底解放出来,但是这还没完,由于之前叠穿之后有点太爽了,我不太想那么早就因贤者时间把辛辛苦苦穿好的装备脱下,于是,我把肉棒以诡异的角度塞进了丝袜包裹大腿的部分,效果拔群,肉棒被牢牢束缚,同时带来的快感也不如上放,更不如下压,我把早已掉到小腿的外层过膝袜拉紧,开始了这次超长的自慰。

为了尽可能地拉长这次自慰的时间,我一直都尽可能地不去撸动肉棒或是在大腿互蹭时尽可能把它固定住,靠像蛇一样扭来扭去,像A片那样从头到脚轻柔地摸一遍,获得一些快感,不过我很快发现这样扭来扭去摸来摸去动静有点大,于是把攫取快感的方式换成了初中时的传统艺能:幻想。此时的幻想对象也不再是曾经那样,要么人不是我,要么装备仅是没穿过的存于幻想的。我幻想到:这些过膝袜和丝袜和死库水穿着穿着脱不下来了,我拼命地撕扯,却也只是把自己的“皮肤”给提了起来,而它们即使已经成为我的“皮肤”,却也还像是之前那般,源源不断地向我注入无穷无尽的快感,不停地“安抚”那躁动的恋物的心,安抚的结果是,它们变得像触手服一般,不停地舔舐我的敏感带,但同时又用细长触手牢牢锁住精门,不让我迎接终焉的金光,并让我彻底堕落于这种求不得的永恒快感监牢。这么想着的时候,因为塞入大腿内侧与开裆丝袜接缝而渐渐软下的肉棒再度挺立,让还沉浸于幻想中的我爽的哆嗦了一下。

而那天天气很好,非常温暖,是很经典的盖棉被冷不盖热的天气,由于快感持续积累,我也开始渐渐热了起来,汗腺开始排汗,沾湿了死库水和丝袜,它们也开始逐渐变得更加贴身更加紧致,同时我也因为早起睡眠不足以及上午时时刻刻专注着不让一身装备被发现而很累了,我觉得是时候了,于是开始触碰肉棒,迎接第一位贤者的到来,在半梦半醒的高潮之际,被这更加紧身的装备包裹着,汗液也成了润滑剂,此时我竟真产生了皮肤与它们合而为一的错觉,随后便是一阵直冲天灵的快感,再之后就是如余震般连绵不休的高潮,直到我失去意识睡去。

大约一小时后我醒了,看着大腿根部的丝袜上沾有不明的白色浸渍,我回忆起发生了什么,可我犯了致命的错误:没在贤者时间里把装备脱掉,于是,成功挺过了不应期的我,再度勃起了,而这次由于敏感体质,肉棒处的快感竟比上一次强烈得多,我只是动了动大腿让肉棒能略微地抽插丝袜,手稍微抚摸了一下龟头,我便迎来了第二次高潮,这次快感相较上次有增无减,但是接连的射精也让肉棒开始略有疼痛,可我如同幻想成真,竟在真正迎来了第二位贤者后坚持了下来没将它们脱下,并再次睡去了。

这次醒来是被同学的聊天声打断了,经历了两次高潮,我这该死的过敏体质竟还能勃起,即使肉棒已经在前两次快感退去后开始生疼了,我却鬼使神差地把肉棒按照第一次用新装备那样,把肉棒夹成三明治,仿佛幻想真的照进现实,我没法把它们脱下了。而这次的敏感程度也再度登高一楼,我不想错过此番快感,于是顶了几次胯并再次用手撸动肉棒,在这样的刺激下,它竟带来了又完全不一样的高潮快感,不过这次不再是火山喷发,而是涓涓细流源远流长了。

在这次射精之后没多久,幻想终于被现实的利刃划破,肉棒处传来相当真实的痛感,且不再勃起,脚趾也被几层袜子勒得生疼,我也知道这次恐怕玩得有点过了,于是借着加入聊天的间隙,我穿好裤子和衣服冲进卫生间把身上的装备都脱了下来,用外套包成球带了出来扔回床上,并在晚上洗澡时把它们洗干净并夹在其他换洗衣服里一起晒干。

现在想来,恐怕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了湿身与寸止吧。

之后就是寒假了,上了大学家里人也几乎不再管我,加上房间门一关动静搞小点其实在家也能好好玩了,于是我又购置了些新装备,首先是一条带套的白色油光丝袜,然后由于一直都想体验绳子和后庭快感,于是又买了一条10m的粗棉绳和一个电动肛塞。

它们刚到的那晚我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那时又正好是晚上,我于是打算趁着睡前把它们试一下,借着洗澡,我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灌肠,只能说相当的不适应,水还留存在直肠里时总会传来拉肚子一般的感觉,而我又是个非常讨厌拉肚子的人,这么一来二去体验自然称不上好,但是想到之后玩肛塞可能带来的快感,我还是忍着把肠子灌干净了。

洗完澡回房间锁上门,我拿出了白丝,绳子,死库水以及肛塞,润滑好肛塞后我就直接插进了肛门,随后我便错愕了,看来现实终究不是小说里,或者我不是“被选中的人”,除了胀,我没感觉到肛塞给我带来任何快感。我不死心,又继续穿上白丝和死库水,可当我穿好死库水,坐好鸭子坐并拉开拉链想撸动丝袜肉棒时,它竟然毫无征兆地传来了奇异的快感,打了我个措手不及,直接缴枪了,这猝不及防的快感甚至还不止一波,在高潮后它甚至仍在持续,我不受控制地蜷缩,双腿夹紧时不小心碰到肉棒,又带来了一波波快感,算上余波,我用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回过神来,我甚至都没打开肛塞的振动,也没拿绳子好好料理自己,就这么莫名地高潮了,由于贤者时间的到来,我在懊悔中脱下了身上的装备睡去了,日后再探究究竟是谁导致的如此高潮也不迟。

休息好了之后,我打算用控制变量法探究高潮之谜,那么先来整理一下目前已知的信息:首先,死库水绝不会是罪魁祸首,因为我穿了死库水很多年,从来没有哪次能达到如此顶峰;其次,绳子也不是,因为我还没开始绑自己,即使以前有用塑料绳简单绑腿也不至于看到条棉绳射成这样。所以凶手的范围自然只能是白丝和肛塞了,我打算再度试试肛塞,这次就不穿白丝了,转而穿上开裆丝袜做替代,然后死库水和肛塞照旧,这次塞入仍然没给我什么快感,不过我感觉塞入之后肉棒变得敏感了些,那这次就还像上次那样,拉开拉链,撸动肉棒,再把肛塞调到一个比较合适的频率,随着它开始振动,我竟真的感受到了些微的快感,随着振动,快感也渐渐涌了上来,当我准备锁定凶手时,它却狠狠给了我一耳光,我又达到了高潮,可是,这高潮既不像看过的小说里所写的前列腺高潮那般连绵不绝没有不应,也不像那晚如海啸袭来,汹涌不绝,只是一次很简单的没有过多快感的高潮,甚至还不如凭借幻想来的快乐,我不死心,在之后的日子里又多试了几次,我把所有可能性都试了试:全裸,死库水不开裆,死库水开裆直到露出肛门(没错,其实这死库水拉链还怪长的),穿过膝袜,不穿袜子。最终得出了一个绝望的结论:肛塞绝不是那晚高潮的制造者,而且它带来的高潮基本源于振动,而非前列腺高潮。这也基本确认了那双白丝才是真正的元凶。

临近寒假末尾,对后庭心灰意冷的我再次穿上了白丝加死库水的组合,这次不同的是,为了防止如滔天巨浪般的高潮过早到来,我把肉棒包进丝袜套后不再乱动并拉上了死库水的拉链,以保证肉棒不会因多重摩擦而快速缴枪。既然现在暂时还射不了,我照着以前看视频学到的些许皮毛,拿出了心心念念的绳子,为自己束上心心念念的龟甲缚(其实按理说该叫它菱形缚),多余的绳子也没有浪费,把脚踝交叉后固定好固定紧,之后拿出一条3m的细棉绳和一根不太长的塑料绳(据回忆应该不到1m),把蚊帐绳套圈套到差不多勉强够塞进肘以下的部分,把塑料绳头尾打结,两边反折形成简易收紧环,然后把蚊帐绳一点一点地捋到肘关节上,确认它基本能卡住后我就将两手的手腕套进了简易收紧环内,由于塑料绳在我的身前且并不长,而两只手试图回到后背时,就会因此被两个收紧环牢牢锁住,至此,简易驷马完成了。

几度确认了塑料绳已经完全收紧,我真正的第一次把自己完整的束缚住之后,就开始疯狂地挣扎了,为了防止提前高潮,所以上述的捆绑我都是平躺着完成的,现在绑完了才发现,这个姿势挣扎起来好难受,于是二话不说把自己翻了过来。不知怎的,翻过来了之后,感觉绳子也变紧不少,身体也敏感不少,在挣扎了几分钟之后,我如愿达到了之前那种如同巨浪般的高潮。从高潮中回味过来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是真的解不开这绳子了,而剪刀被我放在了电脑桌上,距离床有一定距离,而现在束手束脚的状况有点难摸到它,在这种暂时无法脱缚的时候,我的肉棒也早已挺过了不应期,它也二话不说地立了,快感再度袭来,我如果再不快点脱缚恐怕就有点难了。我一鼓劲,两只手撑着从床上来到了地上,现在我整个人是竖直地跪在地板上的,小腿因为绳子而被折叠在大腿附近,且为了平衡,腰板彻底直了起来,这就导致绳子又一次收紧,我被龟甲缚狠狠地勒了一下,差点就射出来了,而又是因为这一瞬间,我没法保持平衡,于是再度变成了趴姿。

那没辙了,即使射了也得脱缚,而且趴着比跪着舒服,还比跪着快。于是我不再想着起身,就在地上蠕动着向前,冰冷的地板还是起到了不少的降火作用,但即使如此摩擦的强度也丝毫未减,于是就在这样寸止式的蠕动下,我还是成功来到了电脑桌前的椅子上,我努力抬起上身,抓住椅子腿并成功把自己撑回了跪姿,之后,双手扒拉着椅子的坐垫往上爬去,像狗一样蹬了几次腿之后总算爬了上去,此时我跪在椅子上,剪刀近在咫尺,我想都没想就俯下身去用手够剪刀,可没想到这次俯身由于龟甲缚勒紧了,竟让丝袜肉棒和死库水产生了很长的摩擦,这猝不及防的快感直接击溃了防线,我整个身子就这样瘫在电脑桌上,以一种极其色情的姿势——双腿交叉夹紧,屁股高翘地达到了高潮。在回味的同时,我也拿到了剪刀把塑料绳剪开,终于是完成了脱缚。

可惜技艺不精加上捆绑的消耗太大,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绳子,继续往常的自慰。

第二章憋了很久总算是写出来了,因为一直在纠结是否要把过去的女装照发出来,以目前的眼光看非常丑,我最终觉得还是不发为好,以免辣到各位看官的眼睛,不过我可以在这里保证,等到之后剧情推进到终于穿上zentai并见到小女仆的时候,一定会有插图的。

另一个原因是现实实在过得难受,病也好不了工作也找不到,不过既然有人看那还是得更新的。

<< 我和我的kigurumi人偶女仆,距离穿上zentai还有三年 第一章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4 thoughts on “我和我的kigurumi人偶女仆,距离穿上zentai还有两年 第二章”

  1.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好的坏的,都会过去一切。
    不要太在意。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