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ani Phoenix ♥

我成了继女的伪娘奴隶 第一章

目录

我成了继女的伪娘奴隶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在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一直是一个自豪的单身汉。当我的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结婚、成家、过着平静而痛苦的生活时,他们常常拿这件事跟我开玩笑。我知道他们的取笑只是他们发泄自己生活压力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从来没有把这玩笑当作针对我。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时不时地感受到他们话语的刺痛。这也不意味着我不喜欢看到很多这样的婚姻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走向破裂。现在的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有点小心眼,但当时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当我的朋友跑过来靠着我的肩膀哭。我尽量不表现出幸灾乐祸,因为他们会详细讲述自己的妻子是如何在孩子出生后就不再与他做爱,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如何为了愚蠢的事情而争吵,他们如何感到疲惫和沮丧。

“你才是最聪明的那个,”我的朋友布拉德说,他看起来老了十岁,因为他撞见他的妻子在和水管工做爱。“你没有掉进婚姻的陷阱。这是灵魂杀手!”

“我为什么要毁掉这一切呢?”我耸了耸肩,用力喝了一口啤酒,强作一笑。

“没错,”布拉德说,一边不规律地做着手势强调。“没有人拖你后腿!”你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人!阿门!”

那时他已经喝了六杯或更多的酒,而且完全不听我的发言。那天晚上剩下的时间里,他都在对我唠叨男人应该是自由的,而不是被困在一个没有做爱的地狱里。大约喝到一半时,我就不喝了,对啤酒失去了兴趣。

有趣的是,他突然让我感觉很糟糕。并不是我想疏远他,而是我最近找到了一个人,让我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能感受到那种特别的东西。上床睡觉的时候,我还在思考我会不会孤独终老,一个老男人在疗养院里试图勾引护士。

两天后,我遇到了我将要娶的女人——肖娜。她长着猩红色的卷发,在她苍白柔软的皮肤上映衬着乳白色的奶油。她的眼睛像两颗蓝宝石,闪烁着生命的光芒。她有大而结实的乳房,亮粉色的乳头在她仰卧时立正,还有一个平坦光滑的肚子。她有大而撅着的吮吸鸡巴的嘴唇,让我抓狂,还有一颗足够淫荡的大脑,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

我喜欢她淫荡的性格,不顾情况的饥渴,她表现得多么不得体,多么随性。我喜欢和她做爱,但我更喜欢做爱后和她在一起,逗她笑,去各种地方,所有这些我几年前认为是愚蠢夫妇的事情。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广播里那些歌的真正含义,为什么人们会为了爱情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就像她打开了我的一部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向她求婚时,我紧张得要命,当她接受后,我又感激得像个死刑犯在最后一刻得到了缓刑!

我甚至都没有在意她有个孩子,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儿,名叫克丽丝特尔,在她上社区大学的时候还住在家里。不幸的是,我们相处得不太好。这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努力,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一次又一次想搞好我们的关系,却遭到了冷落。我以为她是在否认我与她母亲的关系,等到婚礼时她就会承认,但我们的关系一直没有好转。

夏威夷度蜜月时,我的新娘向我解释说,克丽丝特尔的爸爸离开了他们。

“她从来没有真正忘掉这件事,”肖娜说,脸上露出内疚的神情。“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对她发脾气。我认为我的纵容是对她的严重伤害,但我感到很内疚!克丽丝特尔的爸爸的离开是我的错。”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问,吻去了她的眼泪。

“我一直逼着他做越来越古怪的事,”她说。“我想我最终做得太过分了。他说我是个怪胎,我的欲望是不自然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的话,就像被打了一巴掌,他难过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我没告诉她,但我想她知道。”

“你做了什么古怪的事?”我问。

“我不想再谈这个了,托尼,”她一边说,一边擦去泪水,笑了起来。“这都是我可怕过去的一部分。你现在在这里。你让一切变得更好。你很完美,我的爱人。”

她吻了我,把她的舌头塞进我的嘴里,拉了拉我的下面,让我再次硬起来。很快我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我们在床上度过了那两个星期,或者尽量不在公共场合被抓到。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从我那破烂的狭小公寓给搬走了,搬到了她在郊区的豪宅里。克丽丝特尔似乎并不太在意我住在这栋房子里,但她还是闭口不谈。她知道我让她妈妈很开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克丽丝特尔长得更像她父亲,而不是肖娜,身材高挑,细腰,金色长发。她们俩都有非常完美的胸部,但肖娜的乳房略大一些,因为克丽丝特尔非常健壮。刚开始的几个星期,她大部分时间都不理我,就像一只冷淡的猫。一天早上,我在喝咖啡时质问她,她承认她不想靠得太近,以防我离开。这让我想起了我们蜜月时肖娜说过的话,但我知道我得等合适的时机再问。事实是,我们开始一周只见几次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想浪费时间惹她生气,也不想带她踏上一段不舒服的回忆之旅。我忙着和她的母亲做爱。我的性欲一直很强。

肖娜的傲慢态度可能使她在乡村俱乐部不受欢迎,但男人们喜欢她。她在销售方面有很强的天赋,她的新雇主亲自找她,给她大幅加薪和福利,让她加入他们的团队。坏消息是,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结婚几个月后,她一直在出差,而我在努力弥补她的缺勤时,在性方面越来越沮丧。

就像我说的,我习惯了想做爱的时候就做爱,不管有没有伴侣。

我在楼下那间额外的卧室里搭建的家庭办公室里工作。在公司向感兴趣的人提供奖金后,我选择了远程办公,而不是去上班。我讨厌那些哗众取宠的谈话,讨厌那些需要帮助的同事不断打断我的事。从生日派对到告别派对,再到周五长达四小时的会议,我一件事都做不成。

在家工作,我避免了所有这些麻烦,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完成了整整一周的工作。这意味着我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在泳池边闲逛,晒日光浴,或者在家里做家务。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查看股票,看新闻,看大量的色情片。肖娜走了,我忙得不可开交。我甚至在杂货店买了一大瓶润滑油,冒着有人评论我为什么需要这么多润滑油的尴尬。

随着肖娜的工作开始占据我们在一起的更多时间,我发现自己在网上所看的色情视频越来越疯狂,以弥补做爱的缺乏。视频一开始从年轻的学校女生很快转到了口交的场景,跳动的阴茎快要把女孩的嘴唇撕破。

当这不再给我快感时,我开始看娇小的女孩被一群好色的家伙玩弄。越多越好!看到几十个男人侮辱一个女孩,用巨大的鸡巴从小穴出来侮辱她,然后在她身上涂上几加仑的精液,我真的开始兴奋了。

我开始着迷于精液,它从一个僵硬的阴茎的头上喷涌而出的样子,它涂在她们身上的样子,她们的脸,她们的嘴,它是如何从他们肿胀的阴唇和刚被操过的屁眼流出来的样子。

我开始看成吨的精液视频,最终迷上了像奶油泡芙的肛交。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画面:一个打扮得像女人的美男子,穿着高跟鞋、丝袜、女式内衣,化着妆,像布娃娃一样被一个火辣、肌肉发达的男人玩弄。我被迷住了。我的鸡巴立刻跳起来立正,血液一下子涌向它。

怕有人查我的浏览记录,我打开了一个新的私人浏览窗口,把我的搜索记录隐藏起来。我还是觉得很紧张,于是我起身去厨房,手里拿着咖啡杯,尽量把我的小弟弟藏起来。随便看了一下周围,我就知道克丽丝特尔出去了。我蹑手蹑脚地爬上二楼,来到她的房间,走近时发现房间大开着,灯也关了。房间里空无一人。

我还是不相信,于是回到厨房,检查了后院,确保她没有在泳池边晒日光浴。甲板上空空如也,只有毛巾和椅子。我能听到远处传来狗叫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

我几乎是跑回办公室,顾不上给杯子倒满水,我的矜持也不再需要了。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戴上耳机,然后输入“穿女士内衣的肛交男”,屏住呼吸等待结果。结果并没有让我失望。一组热门视频弹了出来,全都来自油管网站,画面上是打扮得像女人一样漂亮的男人,和挂在墙上的假阳具做爱。其中大部分都被贴上了伪娘的标签。

当我咔哒一声打开第一个的时候,我的鸡巴抽搐了一下,我的心像锤子一样在胸口跳动,因为这整件事是多么的禁忌。一个穿皮衣的女人,一边手拿巨大的黑鸡巴给一个男人吹箫,一边居高临下地跟一个漂亮的伪娘说话。当他来的时候,我兴奋得魂不附体,女主人指示那个伪娘吞下每一滴神圣的东西。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被强势的女人所吸引,这是我以前从未被吸引过的东西。

我也惊讶地发现,我真的很喜欢看到这些男人穿着性感的女人衣服,他们剃了毛发,化了妆,大多数人都比我多年来认识的女孩更性感。我总是把变装者想象成喜剧电影描绘的样子,从来没有认真想过他们也可以美得惊人。

但到目前为止,最令人惊讶的是,我没有把自己想象成这些禁忌幻想中的男性情人,在他们口头控制伪娘的每一个欲望的时候,把性感的伪娘搞得落花流水,直到做爱,我开始幻想成为伪娘会是什么感觉。我并没有什么肌肉,我很瘦,有一个光滑平坦的腹部,胸部中间只有一小块毛,用剃刀一划就能轻易去掉。

我忘记了时间,从一个视频到下一个视频,看看自己能坚持多久才会停下。我看得越多,就越想把事情做得更远。我关掉显示器,径直走进卧室,手里拿着鸡巴,翻遍了抽屉,想找件性感的衣服来完成我的幻想。我比以前更硬了,完全被视频中的禁忌所吸引。

问题是,没有一件衣服适合我,也没有一件看起来足够娘炮,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娘炮。我妻子的大部分衣服都是廉价的商场内衣,专为孤独的女人设计,当激情熄灭时,用来引诱不感兴趣的伴侣。我从来没有给她买过,因为我不需要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就想上她。

我想要一件粉色的、有女人味的、有蕾丝的衣服,一件让任何发现我穿它的人都称我为基佬的衣服。它需要让人震惊,否则我就不会有同样的兴奋。

我想,克丽丝特尔应该是会为新男友而穿这样的衣服,意识到她刚刚开始和一个叫丹尼的新男友约会。我的心跳得更快了,我溜进她的房间,全程抚摸着我坚硬的阴茎。她的衣服散落在床上,还有一些学校的书。她的梳妆台上堆满了化妆品和珠宝,还有她的新男友丹尼的照片。我拉开了她的内衣抽屉,希望能找到一些可能合适的可爱的东西。

我想我中奖了,我低头看着琳琅满目的内衣,正是我一直希望找到的那种初夜时穿的淫荡内裤。我拿出一件丝质的粉色碎花蕾丝吊袜带衬衫,搭配笼背式比基尼内裤,在试穿前欣赏了一番。这是我一生中干过最刺激的事,由于我身材苗条,所以它们刚好可以在不拉伸的情况下溜进去。我转过身,看着她衣橱旁的全身镜里我的形象。我喜欢我的样子和感觉,柔软的内衣布料紧贴着我的皮肤,摩擦着我的鸡巴和蛋蛋,感觉好极了。

我弯下腰,把我的屁股挪向镜子。内裤看起来拥抱着我的屁股,性感的白色蝴蝶在我的尿道口使我的鸡巴痒痒的,我泄漏了许多的前列腺液,漏到了她那花哨的内衣里。

在抽屉底部,我看到她有润滑油、避孕套、避孕药,还有几种不同尺寸的振动棒。很明显,尽管她只有19岁,但她对自己的性取向有着健康的控制。甚至还有几个玻璃肛塞。

我借用了她的润滑油,把我的鸡巴从内裤里拿出来,抚摸着镜中自己的形象,掐着我的乳头,对着自己说些下流的话。

“够了,你这个伪娘荡妇,”我呻吟道,很喜欢这些性感的衣服给我的感觉。“抚摸你的小阴蒂,骚婊子。把屁股伸出来,让我看看你的性感内裤,小伪娘。”

我用手捂着屁股,把屁股拉开,看着镜子里的褶皱。

“你想要一股奶油般的热乎乎的精液涌进你的屁股,是不是?小伪娘。”我用少女般的高亢声音说,觉得自己太调皮了,随时都可能射精。

“这TM是怎么回事?!!”

克丽丝特尔愤怒的声音让我不寒而栗。我震惊地转过身来,看到她站在门口,张着嘴,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我想说些什么,但却说不出来。

“我,呃,嗯……”我结结巴巴地说,甚至没有想过要挡住自己。我被冰冷的继女抓住了,心里很恐慌。如果她以前没有真的对我恨之入骨,那她现在肯定会的!我脑子里飞快地想找出一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我在她的房间里,穿着她的内衣,打飞机,对自己说些下流的话。与此同时,她一直愤怒地对我尖叫,脸涨得像甜菜一样红。

“哦,我他妈的上帝!托尼?天哪!你现在还在硬吗?那精液是流在我的新内裤里的吗?!!你这个恶心的混蛋!”

最后这句话刺痛了我,因为它让我想起了我惹了多大的麻烦。克丽丝特尔不可能冷静地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因为这意味着她终于可以摆脱我了。我知道我应该做点什么,说点什么,但我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我的鸡巴还在兴奋中悸动,从继女的脏内裤的顶部伸出来。

“我妈知道你穿着我的内裤把自己打扮成基佬的小习惯吗?”

“求求你了,克丽丝特尔。”我终于开口说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我发誓!”

“我怎么能相信你?”她质问道。

“我向上帝发誓,”我恳求着,跪在她面前。“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我向你保证。拜托别告诉肖娜。那会把她吓坏的。”

“她可能会把你踢出去,”克丽丝特尔说,她的一些愤怒开始消退。“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接近过你。我能感觉到你在隐瞒什么。我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没有隐瞒什么,”我恳求道。“直到最近,我才知道自己喜欢这类东西,当时我在网上偶然发现了一些疯狂的色情视频。我只是感到好奇。仅此而已。”

“脱掉我的衣服,”她说。“你可以留着这条内裤,因为你已经把你肮脏的精液流进去了。那是留给我和丹尼过夜穿的,你这个变态。”

我还没有准备放弃希望,我希望让她明白,告诉她妈妈是个坏主意。

“你不能告诉肖娜,”我恳求道,眼里含着泪水。“求你了,克里斯特尔。这会毁了她。这是一个愚蠢的恶作剧。我什么都愿意做!求你了!”

克丽丝特尔怒视着跪在地上的我,眼中流露着轻蔑。

“看看你,打扮得像个漂亮的小基佬,嘴里说着想要男人的精液塞到你的屁股里,还说自己淫荡。这就能让你脱罪吗?被当成一个顺从的小鸡巴爱舔精的荡妇?伪娘婊子?”

“我不知道,”我低下头。

“不知道,”她要求道。“这还不够好,如果你想让我保守秘密的话。现在告诉我,你有没有想过打扮得像个漂亮女孩,却被大鸡巴的男人当做性玩具来操弄?老实点,不然我现在就给妈妈打电话。”

我觉得自己被她的霸道和苛刻的态度唤醒了,被她骂得魂不附体。我突然非常清醒地意识到她丝滑的内裤摩擦我光滑的鸡巴和蛋蛋的感觉。

“我在骂你,你却硬了?”搞什么鬼,托尼?”

“我知道,”我说,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很抱歉。”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克丽丝特尔举起手机,打开联系人,说道。我举起双手表示抗议。

“好吧,好吧,”我抗议道,咽下了喉咙里的肿块。“这是真的。这让我兴奋。所有的一切,就像你说的。我直到最近才知道,但现在我无法停止思考。”

“为什么?”

当我的诚实把她的愤怒变成了一种近乎同情的东西时,她的脸似乎变得温和了一些。这让我觉得,把一切都告诉她,是摆脱这件事的最好机会,而不会让我的新婚妻子发现,她的女儿在她的房间里抓住了我,我穿着她的内衣,乞求被肛交,被侵犯,去被塞满一个男人的精液。

我现在站在她面前,乞求她哪怕是一点点的同情,祈祷我能说服她不要告诉肖娜。

“我想我这辈子都被欲望控制自己,”我承认,也让自己感到惊讶。“你妈妈很独立,她不需要我照顾她。我只是想知道站在性的另一边是什么感觉。但这可能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脸又红了,但我还是很硬。

“不,”克丽丝特尔说。“这其实很有意义。”

“你会告诉你妈妈吗?”

“我还没决定,”克丽丝特尔承认。“她真的很爱你,你们俩在一起看起来也不错。再说,她也可以把这事推到我头上。这是她责怪我夺走了她的幸福的一贯风格,就像她暗示我父亲离开了我们而不是离开她一样。”

我说:“对不起。”她愤怒地瞪了我一眼。

“跪下,”她要求道,她的整个神态突然变了。

我张大了嘴。我的心开始狂跳,慢慢地跪在她面前。她用她的脚后跟轻轻推了推我那悸动的勃起。

“看看你,”她厌恶地说。“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可怜的小伪娘婊子。这才是你的归宿,荡妇,跪在地上,准备为任何想要你的男人服务。”

“克丽丝特尔,”我说,我的声音因我肆无忌惮的兴奋而颤抖。

这不是真的!我总不能为了快感让继女支配和羞辱我吧?

“叫我主人吧,”她要求道。我开始抗议,但她打断了我,“除非你想让我告诉我妈妈你是如何进入我的房间,穿着我的衣服。”

“不,主人,”我说,感觉血液涌向我的脸和鸡巴。我太他妈硬了,我勃起的鸡巴像破裂的水龙头一样流出了精液。我被欲望冲昏了头。

“这样好多了,娘娘腔的蒂娜,”她说着,用她那华丽光滑的黑色鞋跟轻抚着我的鸡巴,把我逼疯了。“现在我要你把伪娘的阴蒂从内裤里拿出来,在我面前自慰。明白了吗?”

一想到在继女面前穿着内裤打飞机,我就觉得很兴奋,很忌讳,所以我都懒得去反抗。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伪装了。不管是对是错,这一切都发生了!

我一边呻吟一边把鸡巴拔了出来,咕哝着,疯狂地抽搐着,闭上了眼睛。我想尽快射精,结束我和我美丽的继女之间发生的一切。就在我快要结束的时候,她残忍的笑声充斥着我的耳朵,刺痛了我的骨头。我抬起头,看到她指着我,咯咯地笑。

“哦,小伪娘,”她说,擦去眼角兴奋的泪水。“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主人,我哪里做错了?”我问,尽量保持自己的性格。

“首先,”她说,“蒂娜,我希望你从现在开始用一种更高、更女性化的声音说话。一个伪娘标志听起来这么有男人味是不合适的。”

“是的,主人,”我说,用了我最像女孩子的音色。我惊讶于它的正常感觉。我有点喜欢它。

“你必须性感,”她说。“我让你手淫,你就开始像猪一样咕咕叫,闭着眼睛,低着头,非常不淑女。啧啧。啧啧。这可不行,蒂娜。”

我的脸因尴尬而涨得通红。她穿过房间坐在床边。我立刻注意到她自己没有穿内裤。她的短裙撩到了她柔软、年轻的脸颊前,剃光了毛发的阴部闪闪发光,她继续对我说教。

“从现在起,你要考虑如何取悦你的女主人。”克丽丝特尔冷冷地说,她的眼神严肃得要命。“听起来应该是这样的。”

克丽丝特尔张开双腿,向我展示她剃光了的阴部。我的鸡巴兴奋地抽搐着,我们做的事情错得离谱。这并不违法。她也已经过了法定年龄。但作为我的继女,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如果我妻子知道了,她会把我们俩都杀了!

克丽丝特尔性感地舔着手指,一边吮着,一边把手指从嘴里拉出来,这样她鲜亮的红唇就显得格外显眼。她把两根插进她那多汁的小阴蒂里,当她找到自己的爽点时,她发出了一声少女般的快乐的高亢呻吟,她的背部拱起,她的空闲的手漫游到她的乳房上,抚摸着它们。她的嘴唇惊讶地张开成一个“O”形,一边喘息一边呻吟。

我在原地失神,完全被她的表演迷住了。

她和我对视。

“现在轮到你了,蒂娜,”她低声说。“让我看看你那性感伪娘的脸,一边吮吸手指,一边玩弄你的伪娘阴蒂,你这个骚女孩。”

她的话就像野火一样席卷了我。我开始上演一生难得的表演,把自己投入到一个渴望热精液的伪娘荡妇的角色中。我颤动玩弄自己,一边吮吸手指,一边把屁股伸出来,幻想着身后的克丽丝特尔手拿着皮鞭。

“请操我吧,主人,”我恳求着,被情欲冲昏了头脑。“操我这个伪娘的屁股,把你的热精液倒在我身上。利用我来满足你的快感。让我做你的性奴吧。”

我越动,她那精致的内衣就越滑过我的蛋蛋和屁股,给我带来刺激。无可否认,我喜欢女装的感觉。我知道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穿它们。我已经在缓慢改变了。

“我们一起来,小伪娘,”克丽丝特尔喘着气说,完全被我的表演迷住了。“准备好了吗?”

她用力抚摸自己,她的头向后仰着,高兴地尖叫起来,她的性高潮明显在幸福中折磨着她的身体。她用力的时候,她的脸涨红了,房间里充满了她狂喜的声音。

这让我不知所措。当我的高潮开始时,我感觉到了我紧绷的蛋蛋底部的刺痛。当我意识到我没有地方承受我的欲望时,恐慌传遍了我的全身。正常情况下我会把精液射到我的搭档身上,但我不打算把精液射到我继女主人身上,我穿着女士内衣站在她旁边发泄精液。这似乎不太对劲。

我没有时间了,所以我尽了最大的努力,用手抓住了我的精液喷发。剩下的都顺着我的手流下来,在克丽丝特尔已经弄脏的内裤里打滚。当我的鸡巴抽搐,我的蛋蛋夹紧时,幸福的刺痛感传遍了我的全身,而一阵又一阵的珍珠般的热精液像间歇泉一样喷出。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这么多的射精,即使是和我自己的妻子都没有!

我喘着粗气,努力呼吸,丝滑的精液在我杯状的手掌中像融化的珍珠一样温暖地抖动着。抬头一看,我看到克丽丝特尔的脸上贴满了大大的、调皮的笑容。

“你的精液真多,小伪娘,”她轻声说道。

“是的,主人。”我好不容易冷静了出来。

“嗯,”她说,最后她的声音提高了。“你还在等什么?吃吧,蒂娜。”

“主人?”我说,想到这里,我的心跳得比以前更厉害了。

“你听到我说的了,小伪娘。”她嘲讽道。“你知道你想这么做。吃自己的精液是把你变成一个完美的伪娘荡妇的第一步。现在继续舔吧,除非你想让我告诉妈妈你穿我的内裤有多性感。”

我从来没有尝过自己的精液。我以前对此从来没有兴趣过。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我没有选择。要么照她说的做,要么被曝光,最后很可能离婚,搬进廉价的汽车旅馆。

我跪在地上,没有任何选择,我心里告诉自己我是被我的继女主人强迫吃自己的精液,专注于这一切是多么的古怪和错误。我把手举到唇边,开始舔起那堆乳白色的浆糊。

我本以为会觉得恶心,但事实正相反。我的饮食一直很好。我的精液尝起来很甜,带着一点咸苦的味道,但不会让人受不了。我在嘴里旋转着,享受着它的口感,享受着这段经历。

“张开嘴,让我看看你舌头上的精液,小伪娘,”克丽丝特尔坚持道。我立即答应了,仍然完全致力于扮演蒂娜这个伪娘荡妇的角色。我张着嘴跪在地上,伸着舌头,浑身都是自己新鲜的精液,感觉自己的鸡巴又活跃起来了。

“现在把它全部吞下去,”克丽丝特尔说。

我一饮而尽,感觉那丝滑的精液顺着我的喉咙流了下来,覆盖了我的喉咙后部。我张开嘴,再次伸出舌头,让继女主人知道,我已经把自己的精液都吃完了。

“好姑娘,”她轻声道,这句不同寻常的恭维话让我感到一阵奇怪的兴奋。

“谢谢你,主人,”我用自己最女孩子的声音说。

“我们还没完呢,小伪娘。”她笑着说。“我告诉过你,你要吃掉你的每一滴精液。”

她指着我的脏内裤。我尴尬得满脸通红,挣扎着从它摆脱出来,疯狂地舔着丝滑的布料,以获取我所有的美味。我闭上眼睛,想象着克丽丝特尔刚刚和她的男朋友丹尼上了床,而我正在吃她阴蒂里的美味奶油,而不是我自己的。我的伪娘阴蒂在我舔着衣服的时候来回摆动,我津津有味的吞噬着残存的精液。

“看看你,”她说,她的声音变得冰冷。“你就是个饥渴的伪娘荡妇,对不对?”

“是的,主人,”我说,对我们所做的事不再感到那么抗拒了。

“很好,蒂娜,”她说。“你在进步。我现在为你感到骄傲。”

“谢谢你,主人,”我微笑着说。

“现在我要你去洗个热水澡,”她说。“你要把脖子以下的体毛剃光,然后涂上润肤露。如果你愿意,可以用我的一些。”

“克丽丝特尔,”我抗议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从现在开始,我妈妈不在的时候,你就叫我‘主人’吧,”她说。“明白了吗?”

我还有什么选择呢?

“是的,主人,”我说,其实我对这个新进展感到很兴奋。当时我还不知道她打算把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我只知道我喜欢自己的感觉,想要更多,不管这有多错。

“以防你有什么想法,”她冷笑着说。“上周我们做爱前,丹尼在我的卧室里装了一个隐藏摄像头。他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但事实是我觉得我和他已经够亲近了,所以什么也没说。”

我震惊地两眼放光,扫视着房间。我想,亲爱的上帝,请不要让它成为互联网或丹尼个人服务器上的实时流媒体。我不仅会失去我的妻子,还会失去我的工作,很可能还有我所有的朋友!我发现架子上有一只大泰迪熊,它的鼻子闪烁着红灯。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肚子里!

“这只泰迪熊是动作激活的,”克丽丝特尔笑着说。“也就是说,自从你走进我的房间,它就一直在拍摄。”

我感觉自已经死了。我的人生结束了!肖娜会杀了我。克丽丝特尔看到了我脸上惊恐的表情。她弯下腰,吻了吻我的嘴唇,把舌头伸进去,尝了尝我的精液。

“我喜欢和蒂娜一起玩,”她说。“我想我们在一起会玩得很开心的,我淘气的小伪娘荡妇,如果你能学会相信我,把自己交给我。我希望你能。我不想用这段录像伤我妈妈的心。”

我觉得自己在她舒缓的声音中放松了下来。听到这个消息,我如释重负。

“我非常希望这样,主人,”我用最好的女孩子的声音说,吻了她的脚背。

自我认识她以来我第一次看见克丽丝特尔那么开心。

“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她尖声说。“我要去买些东西。现在去洗个澡,确保你全身都是光滑的。我是说,全身都要光滑。我们不能让你恶心的阴毛毁了我给你买的漂亮新衣服。”

她用手示意我离开。我转身离开房间,走向我的主浴室。

翻译好累,英语水平不好,机翻加自己修改,部分与原文有出入,原文真的很色,所以想分享给大家,可能人名有些不统一,看的人多的话,下次用wps改了,太色了,锁里涨涨的。

我成了继女的伪娘奴隶 第二章 >>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8 thoughts on “我成了继女的伪娘奴隶 第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