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作者与几把与逼

作者与几把与逼 – 蔷薇后花园

大约九点,她就已经醒了,只是孤寂的对着白色的床单以及上面的褶皱。这是一个关于裤裆与性爱的故事,此外还关于刀与盾,剑与剑鞘,阴茎与阴道。

我们在讲故事之前不能顺着故事发展讲。所以我们得先说她躺了几乎一个上午才醒来看见弯弯折折折入房间的几束阳光,然后说她第二眼看见的白色的墙,白净的仿佛像是一面镜子,最后才能说寻找着伴侣的她以及空无一人的另一侧床、充满生活气息的床单。

我不太能说得清楚她的经历,或许她只是我笔下轻蔑的一个小小幻想,是我在文火烤炙以及慢火蒸煮下的一个小小梦境,但她和活在城市中的人一般无二。你可以说,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死了,但如果你问我她的死因,我说不出来,你问我她为何活着,我也说不出来。

毕竟我们无法通过想象模拟出完全一个人,说出最末梢的枝干。

继续阅读作者与几把与逼

♥ 作者: 未知 ♥

雯的女装日记 第一章

雯的女装日记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欸?你是?”糟糕,我才刚一走出房门,就看到对面房的朋友李志中-小李提着消夜正要进门。

要是平常我一定会一手抢过他手上的消夜,不过我现在的状况真的太尴尬了,我是个男生,身上却穿着一件粉红蕾丝包臀洋装和黑丝袜,头上戴着深棕色的大卷发,脸上画着大浓妆,脚踩着黑色高跟鞋,我实在是没办法跟他说我是他的好朋友-陈于文。

我看着他一脸疑惑的表情,故作平静地对他瞄了一眼,把房门锁好后就转身出门了,虽然变装出门的次数还不太多,不过我对自己有信心,除了踏上高跟鞋后身高高了点以外,应该是不会露出太多破绽的。

“这女的谁啊,文仔什么时候交到这么正的妹子,身材还这么好……”虽然心里很紧张导致踩着高跟鞋的脚有点发软,不过依稀听到小李的嘀咕,心里总算卸下一颗大石头,也有点暗自窃喜,原来我的变妆技巧已经可以瞒过熟人了。

本来想在租屋外面晃一圈就回去,一想到太快回去又遇到小李那就真的没办法解释了,就难得在外面待久一点再回去吧。

继续阅读雯的女装日记 第一章

♥ 作者: 未知 ♥

26μSv/h,34μSv/h

26μSv/h,34μSv/h – 蔷薇后花园

西部更迭向西,可爱的第八交响曲

来吧,来。

“你喜不喜欢正在沉淀的蓝色夕阳?”

抓取: SONY 全息电压传感膜 | 查询: 汽水,福岛码头,东京湾,沙滩 | 搜索: FLCL—1

其它过滤 | 来吧: 30.17 年的半衰期,海鸥,黑色石油 | 更多的:Naota 还有 Haruko

轴突末梢新闻摘要

真太在犯蠢

我还是没办法把玻璃敲下去。帮帮我,遥子

继续阅读26μSv/h,34μSv/h

♥ 作者: michelle0322 ♥

毕业多年的同学会:不敢对外人说的秘密

毕业多年的同学会:不敢对外人说的秘密 – 蔷薇后花园

我们大学的时候校花—梦璇,在那时暗恋她的人就有不少。很多外学校的人 都知道我们学校有这么个大美女。但是他在大学的时候并没有心仪的对象也没有 任何的男友,因为我的个性比较温顺也常跟梦璇比较多话聊,渐渐的也变成知心 的朋友,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她最大的秘密是~ 梦璇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他 是一个TS。

大学四年很快的就过去了,随着骊歌声响大家都各奔前程也没有再多连络。 在多年后突然接到同学的电话说要办同学会,因为大家也多年没见所以都很期待 这次的同学会,同学会的场地是选在君悦饭店的高级宴会厅,所以通知大家都要 盛装赴宴。随着时间的到来当天我也盛装打扮,穿上自己亚曼尼的西装赴宴。到 了餐厅之后大家就开始闲话家常,开始聊着彼此的家庭工作与毕业后的种种。

继续阅读毕业多年的同学会:不敢对外人说的秘密

♥ 作者: 未知 ♥

天魔的堕落之旅 第一至二章

天魔的堕落之旅 第一至二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虚无,空泛,这里没有任何事物的存在,这里在那些玄奇的梦境影像中,叫天外天,也是心魔一类的生物存在的地方。

在不知名的地位中,一团黑气漂浮着,这就是现在的张凡,他本来是一个世界的大学生,却没想到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还变成一团黑气,现在应该叫域外天魔,域外天魔有强有弱,这种以心灵力量为食的生物没有寿命的限制,没有属于人的感情,但是张凡除外,他有感情,它没有被天魔的力量影响。

留存在张凡体内核心处的东西是一颗珠子,这颗珠子应该就是带他而来的罪魁祸首了。

黑气漂浮在虚空中,张凡向着体内的珠子注入力量,他生来就知道这珠子的使用方法,随着一阵幽光闪过,他的真个身体都消失不见了。

天外天内,无边的大陆铸就了亿万人杰争锋,也就意味着这里有无数修仙者,只是张凡毕竟弱小,无法第一次降临就蛊惑强大的人心。

继续阅读天魔的堕落之旅 第一至二章

♥ 作者: 未知 ♥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强上别人的理由可以有很多种,而他的弔味道很好也是其中之一。自从那天在安布罗斯白井街道分餐厅里品尝了BB的弔之后,我就再也忘不掉那种美味。BB的弔刚被端上来时,边上撒着孜然粉,烹饪牛排的酱料被奢侈地匀在白净的盘中,辣椒切片并不均匀地点缀着。正中央那根硕大的弔,足足有前臂那样粗那样长,青筋冒起,闪着酱料的反光。白色液体从前面的洞口中些许渗出,颜色很淡,但足够诱人。我举起服务员准备的刀叉,扎在弔上,往口中塞……这是我第一次品尝人弔,不料正是这根硕大的怪物,足足让我魂牵梦萦了一个星期。我开始想这样一根精致美味的弔可能会长在谁的身上,他会是一个壮硕的、腹肌坚硬的男人吗?他会是一个貌不惊人、走在路上只被当成奶油小生的普通人吗?或许他只是一个侏儒,满脸沧桑,写满岁月的痕迹?一整个星期我都沉溺在这种想象中,每一个想要压抑自己的念头,都会让我倍加痛苦。一个星期后,我终于忍不住喷涌的情绪,踏上了重返安布罗斯餐厅的道路。

继续阅读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 作者: 未知 ♥

撕开夜幕与暗哑的平原

撕开夜幕与暗哑的平原 – 蔷薇后花园

我曾经想要逃出小镇,因为我的老婆不在小镇里。那时我看见逃出小镇的路很泥泞,向远方延伸过去,逐渐消失在黑暗中。路上很宁静,周遭的麦田随着夜风呼呼地摆动,能听到蝉的呜咽,蟋蟀的抽噎,纺织娘的嘶鸣。

但是我没逃出去。在村口被几只黄狗拦了下来,它们被拴在石狮子上,看见我就跑过来在我胯下钻来钻去,我们这给狗起名一般使用是用人的名字,那时在我左腿的那条叫刘晨波,右腿的那条叫做张博奇,跳起来想要与我对嘴的那条叫武隐道,他们哈着气,拦着我,让我始终不能踏过村口的那两颗种在道路两旁的松树。

我在那里陪着狗坐了三个小时也没出去,也不止因为狗,还因为我忘记在哪一次踩到的石头,紧紧的黏在脚底板下,还因为我的左袖上沾上了红砖墙上的灰,右袖上擦了一层厚苔藓。总之我就是出不去,被两颗树中间的若有若无的墙挡住了,它挡住了我的出路,也挡住了我与老婆的路。

三个小时很漫长,足以让人看清许多,村庄横卧在曾经被泥石流覆盖的村庄上面,远处走过路牌再翻过三座大山就能到城市。下乡的知青说城市是充满霓虹灯的地方,那种灯能长久地照亮每一间房子,村里的灯总是在晚上准时断电,我们很少能在没有月光的时候认清这个世界,也很少夜晚出门。村子里的晚风很舒服,我经常在夜间偷偷翻出来,得小心不要让窗户发出太大声音,吵到别人总是不好的。

继续阅读撕开夜幕与暗哑的平原

♥ 作者: 未知 ♥

白杨2015

白杨2015 – 蔷薇后花园

该文章内可能含有关于性行为/暗示的直接或过激描写。
请未成年或相关承受能力弱的读者谨慎阅读。

宋小姐坐在我的对面,嘴角泛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她的眼睛半眯着,像是某种猫科动物,睫毛长长下隐约有秘密浮动。宋小姐就那样恬静地坐着,歪着头,却似是随时都要探过身来附耳私语。脚边那盆病恹恹的盆栽,和坐在她对面的我一起,更衬得她整个人仿佛淡淡生辉。

我看着她的眼角,咽了口唾沫,喉结滚动。

宋小姐是我的高中同学,在那几个夏天里其实与我也没什么交集。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这个故事里我隐去她的名字。那会是两千零几年,太阳照在懵懵懂懂的大地上,我在操场上遇见宋小姐,是那种恰好让人记得住的美丽。宋小姐与我同班,但也就仅此而已;三年力学,各奔东西之后,我很惊讶自己还能认出她的脸。

再相逢时,已是二零一五年。我从大学毕业,几经碰壁,辗转流落进兰州的一家羊场,一身方刚棱角磨得秃平。我在城郊车站等大巴,鼓囊囊的旅行包坠在背后。黄昏的大道上没有车,兰州的风裹着沙,像斧子砍在我的脸上。有个女孩站在我旁边,倚着口巨大的箱子,汗水从潮红脸颊上流下。她其实不算太矮,但我这个腰宽膀阔的北方大汉在前面一站,就显得还没有身旁的旅行箱高。

继续阅读白杨2015

♥ 作者: 未知 ♥

望远的磷光 第一至五章

望远的磷光 第一至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客人来了,比预约的三点要早到十三分钟。我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美剧,正到冗长的无聊处,门铃声解除了我懒散的状态,我缓缓从沙发上起身,右手摸着茶几上包裹着透明塑料外包装的遥控器,对着数字电视按下暂停键。电视屏幕上的男男女女都停住脚步,过于嘈杂的背景音乐终于戛然而止。门铃只响了一声,我脚伸入保暖拖鞋,干脆利落地走向门口。透过猫眼看得出是个瘦弱的男人,干净的白衬衫,略带刻意的领带,整个人比他的衣服要瘦一圈,似乎朝这边佝偻着,脖子前倾。他挠了挠头,摸出手机带着怀疑的目光重新审视门牌。我握住门把,用力按下,有些笨重的门板则并不安然地旋转进来。

“是……海伦娜吧?”他问。

我说:“是我。”

他挠着下巴问:“镜在哪?”

我顿了顿,用略带厌恶的语气说:“在里面。换上那双蓝色白条纹的拖鞋进来吧。”

继续阅读望远的磷光 第一至五章

♥ 作者: 未知 ♥

雌堕实验 第十四章

雌堕实验 第十四章 – 蔷薇后花园

姨姨主人看着筱雅连声诺诺,不禁邪恶的笑了起来,“不亏是主人调教出来的人妖妓女,还是很听话的嘛,可是你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吗?”

筱雅委屈着低下了头,黝黑修长的马尾从双肩滑落,“主人的任务,我都会完成的”

姨姨满意的点了头然后严厉的说道:“参加这次新生舞会,我会安排你和你的心上人一起共舞,给他留下好的印象,你绝对不能暴露自己是个淫荡的男娘,然后假借恋爱名义骗他来这栋楼,届时我会等你,你放心我不会动他。”

哒,哒,哒 姨姨踩着一双精致的高跟鞋漫步走来,一只纤纤玉手突然伸来牢牢的掐住了我的脖子,一瞬间指甲划破皮肤的刺痛和窒息感,让我本能的害怕和反抗,可是无论我怎么挣扎,身为娇滴滴的人妖完全没有什么力气。

继续阅读雌堕实验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