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26μSv/h,34μSv/h

26μSv/h,34μSv/h – 蔷薇后花园

西部更迭向西,可爱的第八交响曲

来吧,来。

“你喜不喜欢正在沉淀的蓝色夕阳?”

抓取: SONY 全息电压传感膜 | 查询: 汽水,福岛码头,东京湾,沙滩 | 搜索: FLCL—1

其它过滤 | 来吧: 30.17 年的半衰期,海鸥,黑色石油 | 更多的:Naota 还有 Haruko

轴突末梢新闻摘要

真太在犯蠢

我还是没办法把玻璃敲下去。帮帮我,遥子

继续阅读26μSv/h,34μSv/h

♥ 作者: 未知 ♥

白杨2015

白杨2015 – 蔷薇后花园

该文章内可能含有关于性行为/暗示的直接或过激描写。
请未成年或相关承受能力弱的读者谨慎阅读。

宋小姐坐在我的对面,嘴角泛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她的眼睛半眯着,像是某种猫科动物,睫毛长长下隐约有秘密浮动。宋小姐就那样恬静地坐着,歪着头,却似是随时都要探过身来附耳私语。脚边那盆病恹恹的盆栽,和坐在她对面的我一起,更衬得她整个人仿佛淡淡生辉。

我看着她的眼角,咽了口唾沫,喉结滚动。

宋小姐是我的高中同学,在那几个夏天里其实与我也没什么交集。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这个故事里我隐去她的名字。那会是两千零几年,太阳照在懵懵懂懂的大地上,我在操场上遇见宋小姐,是那种恰好让人记得住的美丽。宋小姐与我同班,但也就仅此而已;三年力学,各奔东西之后,我很惊讶自己还能认出她的脸。

再相逢时,已是二零一五年。我从大学毕业,几经碰壁,辗转流落进兰州的一家羊场,一身方刚棱角磨得秃平。我在城郊车站等大巴,鼓囊囊的旅行包坠在背后。黄昏的大道上没有车,兰州的风裹着沙,像斧子砍在我的脸上。有个女孩站在我旁边,倚着口巨大的箱子,汗水从潮红脸颊上流下。她其实不算太矮,但我这个腰宽膀阔的北方大汉在前面一站,就显得还没有身旁的旅行箱高。

继续阅读白杨2015

♥ 作者: 未知 ♥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强上别人的理由可以有很多种,而他的弔味道很好也是其中之一。自从那天在安布罗斯白井街道分餐厅里品尝了BB的弔之后,我就再也忘不掉那种美味。BB的弔刚被端上来时,边上撒着孜然粉,烹饪牛排的酱料被奢侈地匀在白净的盘中,辣椒切片并不均匀地点缀着。正中央那根硕大的弔,足足有前臂那样粗那样长,青筋冒起,闪着酱料的反光。白色液体从前面的洞口中些许渗出,颜色很淡,但足够诱人。我举起服务员准备的刀叉,扎在弔上,往口中塞……这是我第一次品尝人弔,不料正是这根硕大的怪物,足足让我魂牵梦萦了一个星期。我开始想这样一根精致美味的弔可能会长在谁的身上,他会是一个壮硕的、腹肌坚硬的男人吗?他会是一个貌不惊人、走在路上只被当成奶油小生的普通人吗?或许他只是一个侏儒,满脸沧桑,写满岁月的痕迹?一整个星期我都沉溺在这种想象中,每一个想要压抑自己的念头,都会让我倍加痛苦。一个星期后,我终于忍不住喷涌的情绪,踏上了重返安布罗斯餐厅的道路。

继续阅读食弔餐厅杀人事件 第一至五章

♥ 作者: 未知 ♥

撕开夜幕与暗哑的平原

撕开夜幕与暗哑的平原 – 蔷薇后花园

我曾经想要逃出小镇,因为我的老婆不在小镇里。那时我看见逃出小镇的路很泥泞,向远方延伸过去,逐渐消失在黑暗中。路上很宁静,周遭的麦田随着夜风呼呼地摆动,能听到蝉的呜咽,蟋蟀的抽噎,纺织娘的嘶鸣。

但是我没逃出去。在村口被几只黄狗拦了下来,它们被拴在石狮子上,看见我就跑过来在我胯下钻来钻去,我们这给狗起名一般使用是用人的名字,那时在我左腿的那条叫刘晨波,右腿的那条叫做张博奇,跳起来想要与我对嘴的那条叫武隐道,他们哈着气,拦着我,让我始终不能踏过村口的那两颗种在道路两旁的松树。

我在那里陪着狗坐了三个小时也没出去,也不止因为狗,还因为我忘记在哪一次踩到的石头,紧紧的黏在脚底板下,还因为我的左袖上沾上了红砖墙上的灰,右袖上擦了一层厚苔藓。总之我就是出不去,被两颗树中间的若有若无的墙挡住了,它挡住了我的出路,也挡住了我与老婆的路。

三个小时很漫长,足以让人看清许多,村庄横卧在曾经被泥石流覆盖的村庄上面,远处走过路牌再翻过三座大山就能到城市。下乡的知青说城市是充满霓虹灯的地方,那种灯能长久地照亮每一间房子,村里的灯总是在晚上准时断电,我们很少能在没有月光的时候认清这个世界,也很少夜晚出门。村子里的晚风很舒服,我经常在夜间偷偷翻出来,得小心不要让窗户发出太大声音,吵到别人总是不好的。

继续阅读撕开夜幕与暗哑的平原

♥ 作者: 未知 ♥

望远的磷光 第一至五章

望远的磷光 第一至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客人来了,比预约的三点要早到十三分钟。我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美剧,正到冗长的无聊处,门铃声解除了我懒散的状态,我缓缓从沙发上起身,右手摸着茶几上包裹着透明塑料外包装的遥控器,对着数字电视按下暂停键。电视屏幕上的男男女女都停住脚步,过于嘈杂的背景音乐终于戛然而止。门铃只响了一声,我脚伸入保暖拖鞋,干脆利落地走向门口。透过猫眼看得出是个瘦弱的男人,干净的白衬衫,略带刻意的领带,整个人比他的衣服要瘦一圈,似乎朝这边佝偻着,脖子前倾。他挠了挠头,摸出手机带着怀疑的目光重新审视门牌。我握住门把,用力按下,有些笨重的门板则并不安然地旋转进来。

“是……海伦娜吧?”他问。

我说:“是我。”

他挠着下巴问:“镜在哪?”

我顿了顿,用略带厌恶的语气说:“在里面。换上那双蓝色白条纹的拖鞋进来吧。”

继续阅读望远的磷光 第一至五章

♥ 作者: 未知 ♥

直肠窒息

直肠窒息 – 蔷薇后花园

污秽信息警告

以下内容含有过激男同性爱内容且部分描述可能令人感到不适,看的时候躲着点你妈。

Clef日记

6月10号。

Kondraki又死了。这个月第四次。当疼痛超过某个阈值可以带来出人意料的快感,但人脑似乎会因为无法承载过量的刺激直接烧掉。主管又把我们骂了一顿。不开心。

6月11号。

Kondraki来找我了,开心。我们决定这次玩的小心一点。

6月12号。

Kondraki又死了。这个月第五次。高温铁球在深入之前就会先被烤熟的肉黏住。今天也失败了。

继续阅读直肠窒息

♥ 作者: 未知 ♥

因为不能撸猫引发的故事

因为不能撸猫引发的故事 – 蔷薇后花园

顺滑洁白的毛发在阳光下透出金色,柔软粉嫩的小耳朵轻轻颤动,黑曜石般的眼珠神采奕奕……我试着在心中描述起眼前这只可爱小猫的外形,但可惜我的文字表现不出眼前小猫千分之一的神采。

“喵~”我听到小猫奶声奶气地冲我叫了一声,那一瞬间我感觉心都要融化了。

我伸出藏在校服袖子中的手向着小猫伸了过去,我想要摸摸它的头,揉揉它的耳朵,想要将它抱起呼吸它身上的味道。

看起来这只小猫并不怕人,大概是经常有人喂他吧……我猜想着就已经将手放在了它的头上。

好柔软……好温暖……我在心中兴奋地叫着。因为我从小就不太招小动物喜欢,小动物见了我都会远远躲开更不要说被我触碰了。

难道这就是天堂吗?就这样成佛也不错啊……我兴奋地在心中喊道。

继续阅读因为不能撸猫引发的故事

♥ 作者: 未知 ♥

月牙儿,又名微暗的火,白银时代

月牙儿,又名微暗的火,白银时代 – 蔷薇后花园

前言

当我拿到这部手稿时,我还在彩虹城经营一家旧书店。那天本该是晴朗的月圆之夜,恰逢天使降临,血色大雨与碎石在街道上肆虐,城里的法师都支起防御屏障。而我也准备打烊应对恶劣的天气,这时候那个女人冲了进来。

她的外貌实在有特点,红色兜帽下,银发蓝瞳,面容让同性也能感到吸引。不过,最鲜明的特征还应该是她裸露的小腹,上面有着明显的魔力纹身,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淫纹。她摘下被雨淋湿的兜帽,礼貌地向我问好:“我叫小红帽,是一个妓女,也是月光女神的神选,请问这里有卖冰激凌吗?”

“这里是书店。”我回答,“不过你很幸运,我在冰箱里有冰棒。”我看见她自然地拿出最后剩下的牛奶冰棍,坐到了暖气最大的座位旁边,专心致志地舔了起来。她吃雪糕的样子十分特殊,先用舌头的中部抵住白色冰棍的顶端,然后小口地绕着前端舔舐一圈,最后顺着冰棒的侧面一点一点舔到底部。她吃完了,转身,歪着头,用手托腮看着我,和我说:“老板娘,我没有带钱,可以用身子抵债吗?”

继续阅读月牙儿,又名微暗的火,白银时代

♥ 作者: 未知 ♥

归乡与温暖如封死的巢

归乡与温暖如封死的巢 – 蔷薇后花园

引路人说出一句话语,让返乡人着了一下午的魔,也确实是件稀奇事了。

细说。刘棒子从坐着的石头上跳下,沉重的脚步惊起了几只灰鸽。吴半牙看着他站得笔直的身板和有些惊慌的眼睛,不屑地笑了一声,低下头仔细抖了抖雕花烟斗里面的灰烬。看你样子,估计在后续科没待多久吧,一点都不稳重,告诉你,你这样是做不了正式的引路人的,迟早被踢出去别的地方干脏活。

你得说呀,上个星期回绍兴的阿杰,这周一就走了,我听别人说闲话,说那个胖子引路人在他走向直通家门口的那段桥梁口处,跟他耳语了几句。

然后呢,你说这凭啥让我把刚才的话头进行下去?你感觉我这跟你一样干杂活的会知道他说了啥吗。

刘棒子咽了口唾沫,冷汗像是坠崖的猴子一样凌乱而高速地流到他的下巴颏。阿杰的上半身还在家里睡觉呢,下半身脱离脊椎自个儿跑到白面溪旁边的滩涂上去了,十八公里的路上全都有他的血,有些地方都干了,有些地方被野狗和山猫舔的都有点模糊了,邪乎。

吴半牙眯起了眼,缓缓地放下烟斗。许久,他抬头看向天空,吹出一缕青烟。

归乡,呵,归乡,归到绿棺材里了。

继续阅读归乡与温暖如封死的巢

♥ 作者: 未知 ♥

紫红型异常人形个体——“魅魔”

紫红型异常人形个体——“魅魔” – 蔷薇后花园

黑箱理论,是一种无视事件过程内容,仅凭事件的始末就断定因果关系的理论。

就好比空调,它的内部构造肯定是由很多复杂的构造搭配组合而成,比如遥控器是如何让空调接受指令,空调又是如何解读这个指令的等等……可我们不需要知道那么多,我们只要知道一件事:按下遥控器的对应按键,空调就会制冷和制热了。

少时的我充满了好奇心,总是想要知道空调内部的结构,趁着爹娘外出时偷偷把家里的空调拆了结果又装不回去。原理没弄明白多少,反倒是挨了老爸的一顿胖揍,半个夏天只能在简易风扇的陪伴下度过。

经过这件事以后我领悟到,或许有些事情并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就像接下来的这个事件报告一样。

如果你想要知道紫红型的相关知识,去图书馆或者去找别的研究员咨询都好。如果你是单纯的想要知道这个事件的始末,这里有份简单的事件报告书,足够让你理解一些你应该知道的大概情况。

我希望你能看着我,满怀恨意的、满怀杀意的、看着我

继续阅读紫红型异常人形个体——“魅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