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朝行云 ♥

我的雌堕 第十二章

我的雌堕 第十二章 – 蔷薇后花园

沈雪一条腿被张伟握住脚踝,手压成m型,另一条腿被李轻舟不断的舔舐。

“嗯……啊……好深……好痒……用力一点儿,肏死母狗了……嗯嗯嗯好深……顶到了……哦哦哦……子宫……嗯嗯……子宫坏了……”

张伟紫红色硕大的肉棒在沈雪小穴不断进出,每一下都重重地顶进沈雪小穴的花心,肉棒被沈雪小穴不停分泌出的淫靡液体沾湿,伴随着每一下抽插发出巨大的啪啪啪的水声。

可能是由于这种“夫目前犯”带来的背德感太过刺激,沈雪表现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刺激,满是褶皱的阴道夹得张伟爽到了极点。

李轻舟跪在床旁,面前是沈雪爽到极致以后不受控制抽动的脚指,这种自己女朋友当着面被别人肏的强烈屈辱感使得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只能强迫自己不去看床上的二人,可沈雪和张伟淫荡的话语却如同灌脑魔音,再加上一旁的电视还不断的重播着自己之前淫荡的宣言,多重刺激之下,李轻舟双手不知不觉地松开了沈雪的脚。

“嗯……”李轻舟一只手轻轻揉搓着自己殷红挺立完全如女生一样的乳头,一阵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他无意识地舔了舔沈雪的脚指,又用一只手握住了自己因为长期戴锁而只剩一点儿龟头漏在外面的肉棒,慢慢套弄起来。

“嗯……哈……”他被自己嘴里突然漏出来的呻吟吓了一跳,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背德感和刺激感,这种看着女朋友被操的无力感、自慰的快感再加上完全刚发出的完全如女性一般的呻吟,种种感觉交织在一起,令李轻舟的脑子成了一团浆糊,他盯着张伟和沈雪的交合出,看着张伟如同婴儿手臂一般遍布青筋的肉棒,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巴,菊穴上的重重褶皱也开始慢慢蠕动,如同一张小嘴不停开合。

“咦……唔……不行……还不够……雪雪……嗯……肉棒……”

李轻舟早已经被张伟多次调教加催眠暗示的自慰根本不会达到高潮,所以他肉棒不停地流出透明的液体,拉出了长长的细丝,就是射不出来。

“嗯……啊……好爽……好大……嗯嗯哦哦哦……啊……要去了……去了……”沈雪被张伟肏的双眼开始微微翻白,俨然快要绝顶的样子,根本没注意李轻舟的异常,但是张伟余光看到了李轻舟的样子,他嘿嘿一笑,胯下的巨龙噗呲一声抽出了沈雪的小穴。

“嗯……”下体突如其来的空虚感令沈雪下意识的扭动修长白皙的腰肢和蜜桃样的臀部去寻找那个能让自己登上极乐的肉棒,但是张伟此时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

“要……”沈雪半撑起身子,水润的眼睛是满是疑惑和渴求。

张伟被这眼神盯得下头一阵火起,但是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他还是忍住了一时的冲动。

李轻舟看着张伟完全充血,还泛着隐隐水光的肉棒,被满脑子情欲支配的他不自觉的膝行向他。

沈雪在床上坐起身子,看着李轻舟因为长期吃药变得比自己还大的胸部和天生的冷白皮,再加上一头刚刚垂到肩膀的绸缎般的长发,她带着轻蔑地微笑看着李轻舟和随着他动作而不停晃动的短小肉棒,内心百感交集,甚至有些隐隐的嫉妒。

“贱人……骚货,臭婊子……绿帽奴”沈雪碎碎念。

张伟回头看了一眼沈雪,长期被调教,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沈雪立马闭上了嘴。

张伟蹲下身子,看着李轻舟迷离的双眼,“小骚货,是不是很想要啊?”

已经完全放下了羞耻心的李轻舟,满脑子只剩下张伟那根硕大的肉棒,他轻轻点头,低声呢喃:“给我……肉棒……想要……”

“可是你是男人呢!男人不应该肏女人吗?”张伟低沉地声音传进李轻舟的耳朵,一旁的沈雪似乎猜到了张伟想干什么,一副滑稽的模样看着二人。

“我是人妖……母狗……想要主人的大肉棒……”

“哈哈……骚货,你可是男人,你看到床上你的女朋友了吗?你还没肏过她吧?我告诉你,她肏起来可爽了!”

李轻舟听到这话,仿佛触动了那根神经,稍稍回复了一些意识,他瞥了一眼床上的沈雪,脸色通红。

“肉棒……菊穴……要……”李轻舟羞红了双脸,不敢看一旁的沈雪。

张伟坐在床边,岔开双腿,将自己的阴茎正对着李轻舟的脸,“舔!”

李轻舟看着眼前还带着水渍的肉棒,咽了咽口水,又看了一眼张伟身后的沈雪,当着女朋友面给别的男人口交,想到这里的李轻舟内心升起了一种强烈的刺激感,身体都被这种感觉刺激的微微发木。

“咕……哈……”李轻舟咬了咬牙,一闭眼将张伟的肉棒含进了嘴里,被调教的灵活如蛇的舌头开始绕着张伟的肉棒不停舔弄。

似乎是为了报复沈雪刚刚那淫荡的模样,李轻舟舔的格外用心,甚至还伸出了双手不住地套弄跟抚摸蛋蛋,张伟满意地看着李轻舟给自己口交,任由自己被李轻舟服侍。

“咕……唔……噗呲噗噜……”李轻舟在这种奇怪的心态下,给张伟口交的格外卖力,甚至以前从来没有完全吞进喉咙都肉棒也一下全部吃进了嘴里,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食道都被张伟的鸡巴撑开。

“嘶……好爽……”随着肉棒的齐根深入,张伟发出了满足的叹息,由着李轻舟口交,一只手抓住了李轻舟高耸挺立的乳房开始揉捏。

“嗯……啊……”同样是乳房被粗暴的揉捏,张伟给李轻舟的感觉就和沈雪的完全不一样,张伟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让自己单凭被揉搓就能感到强烈的快感。

“嗯……啊……呼噜呼噜……噗噗噗……”李轻舟小声呻吟起来,沈雪看着李轻舟淫贱的样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了丢在一旁的穿戴式假阳具,走到了李轻舟身后。

张伟看着沈雪的动作,拍了拍李轻舟的头,示意他趴在地上,李轻舟顺从地撅起了屁股,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抓着张伟的肉棒舔弄。

“嗯哼……”沈雪粗暴地将穿戴式的假阳具插进了李轻舟粉嫩无毛的屁穴,李轻舟痛哼一声。

沈雪不管不顾,学着张伟的样子开始抽插起来,张伟也用双手夹住了李轻舟的头,下身抽动起来。

“嗯……哈……咕噗……咳……呕……噗爽……唔……”李轻舟被前后夹击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二人粗暴的动作让他又疼又爽,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硕大的双乳随着二人的动作不停摇晃。

“贱货……臭婊子……看自己女朋友被操在一边撸的废物……你看看你的奶子,比我的都大”

沈雪一边抽插着李轻舟的菊穴一边用各种言语羞辱着他。

李轻舟在这种多重刺激之下很快就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甚至双眼都开始翻白。

张伟看着李轻舟的模样,知道他快要高潮了,于是他冲沈雪摆了摆手,示意沈雪将假鸡巴抽出来,沈雪乖乖照做。

张伟粗暴地用双腿夹住李轻舟的头,胯下的巨龙全部插进了他都嘴里,全然不顾李轻舟窒息后下意识地挣扎。

“唔哦……噗噗噗……咳……”

“射了……射了……”张伟低吼一声,浓稠的白浊精液随着肉棒一跳跳的全部射进了李轻舟的嘴里。

张伟松开了双腿,放开了李轻舟,李轻舟瘫软在地上,下身短小白嫩的阴茎也射出了一缕缕稀薄的精液。

“咳咳咳……呼噜噜……呕……”大量来不及吞咽的精液顺着李轻舟的鼻子和嘴巴溢出,李轻舟剧烈咳嗽着,窒息下的快感让他如登极乐,鼻间满是浓郁的精液味道。

沈雪一脸嫌弃地看着李轻舟短小肉棒射出来的精液,又哀怨地看着张伟。

张伟知道沈雪在想什么,“别急,马上让你爽。”

沈雪只好无奈地站在一旁。

李轻舟躺在地上缓了好久才慢慢回神,因为刚刚射了一发,回复了一些理智的他想到了刚刚荒唐的一幕和沈雪羞辱的话语,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沈雪和张伟二人。

张伟拿出了一个平板锁,趁着李轻舟还在发呆的功夫,熟练地戴在了他的小肉棒上,一脸坏笑地说:“接下来就看你们夫妻二人自由发挥了”

说罢张伟拿出一捆绳子用把李轻舟双手举过头顶绑在一起,固定在床头,然后他站起来,坐到了一旁沙发上,示意沈雪任意发挥。

沈雪撇了撇嘴,看着张伟脸上露出“计划通”的笑容,她解开了腰间穿戴式假阳,走向了床上的李轻舟。

李轻舟这时已经处于三观崩坏的状态,刚才任由张伟戴锁捆绑,这会儿又茫然地看着走向自己的沈雪。

沈雪的身材属于那种微胖的丰满,蜜桃一样的臀部、肉感十足的大腿、高耸的双峰,再加上因为动情而绯红一片的脸颊……

好像没我的胸大,还没我白,李轻舟一片混沌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沈雪骑在李轻舟身上,将湿漉漉的小穴对准了李轻舟戴着的平板锁,开始慢慢扭动腰肢和臀部,一只手揉搓自己的胸部,一只手去扣弄压在李轻舟平板锁上的小穴。

“嗯……嗯……”沈雪慢慢发出了娇媚的喘息。

看着这样的沈雪,他又想到了之前发生的种种——和沈雪一起约会时沈雪甜美的笑容、沈雪灵动地仪态、沈雪红着脸说喜欢自己的神情,最终交汇成了沈雪戴着假鸡巴和张伟一前一后肏弄自己和现在这幅骑在自己身上玩弄成黑木耳的无毛小穴的样子。

李轻舟被沈雪挑动的感觉血液都流向了小腹,鸡巴想要充血勃起却又被平板贞操锁死死地束缚住,不停分泌的前列腺液与沈雪小穴流出的淫液混杂在一起,伴随沈雪臀部的扭动拉出了长长地细丝。

他下意识地耸动腰身迎合沈雪的动作,可是被平板锁的死死的肉棒注定了他的这幅操作只是徒劳。

沈雪发现了李轻舟的动作,她附身趴在李轻舟身上,凑到他耳边说:“小废物!摇你的屁股是不是想被操啊?你看看你,我都骑到你身上自己动了你却连插都插不进来!”

“不……不是的!”李轻舟低声呢喃,他动了动嘴唇还想说什么。

沈雪才不管李轻舟要说什么,也不嫌弃李轻舟满是精液腥臭味,直接亲在了李轻舟的嘴上。

沈雪久经调教磨炼出的舌技很快就吻的李轻舟飘飘欲仙,分不清东南西北,再加上她伸手逗弄起了二人压在一起的乳房,她和李轻舟同时发出了动情的呻吟。

“嗯……咕啾……哈啊……啊啊啊……”张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眼前这对“百合”的淫戏,尤其是二人贴在一起的乳房随意沈雪的动作不停的变换形状,刚刚射了几发的肉棒很快又硬了起来。

他走到床边,随着“噗噜”一声,他将二人分开,掉了个,让李轻舟压在了沈雪身上。

已经发情的二人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可他们都没有在意,李轻舟茫然地用下身在沈雪小穴上摩擦,而沈雪一手揉搓二人压在一起的乳房,一手在二人下体的交合处不停扣弄。

“嗯……哈……肉棒……给我……要……”发情的二人同时发出了娇媚的呻吟,尤其是李轻舟,黛眉微蹙,好看的小脸皱成一团。

张伟看着李轻舟和沈雪二人叠在一起,如同小嘴一样不住开合的小穴,直接将自己勃起的鸡巴对准了李轻舟的屁穴插了进去。

“嗯嗯嗯……好棒……好涨……好麻……满了……满了……咦唔唔……”

菊穴传突如其来地炽热和充实感让李轻舟发出了忘情的呻吟,他瘫软在沈雪身上,任由身后张伟肆意抽插自己的菊穴,他感受着自己的菊穴被张伟胯下的巨龙肆意进出,每一次都挤开了自己的肠壁顶到了最深处,甚至因为插得太深开始有些犯恶心。

张伟像打桩机一样在李轻舟的屁穴里抽插几下以后,又抽出肉棒,插进了沈雪的小穴。

“嗯嗯嗯……好大……好爽……好爸爸……爸爸的大肉棒……”

沈雪小穴被贯穿,同样发出了剧烈的呻吟。

虽然没有李轻舟菊穴那么会吸,吸力那么大,但温暖湿润满是褶皱的小穴与李轻舟的屁穴完全是两种感觉。

就这样,他一会儿将鸡巴插进李轻舟的菊穴抽动一下,一会儿插进沈雪的小穴抽插,一时间整个房间内都是三人淫靡的交媾声音。

“嗯嗯嗯……哦哦……好爽……爸爸给我……肉棒……插到花心了……嗯……飞了……”这是沈雪的呻吟,“泄了……啊啊啊啊啊……”

“嗯吁……唔哦哦……嗯嗯嗯嗯嗯……”这是李轻舟的娇喘。

“啪啪啪怕”张伟的肉棒在二人小穴不停进出,发出淫靡的水声,张伟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粗重。

他深吸一口气,挺身将鸡巴全部插进了李轻舟的屁穴,放松了对精关的控制。

意识朦胧的李轻舟屁穴被张伟的肉棒填满,感到一股热流涌入,他浑身颤抖,双目失神。

“咦唔唔唔……”他浑身像过电一样抽搐起来,伴随着呻吟,也迎来了高潮,可这次,他射出来的只有透明的液体。


春去秋来,已经是一年的时间过去,当初这所大学实验楼的“公用肉便器”已经成了一个传说,当初参加过的老生给新生说的时候,新生门都当成了老生在吹牛逼,没有一个相信。

Z城的一栋30多层的商业大厦的停车场前,停下了一辆黑色的奔驰,随着车门打开,一双手拿着黑色的绑带高跟鞋放在了车门旁的地上,紧接着一双细长纤直被丝袜包裹的双腿伸了出来,其中一条腿脚踝的位置还戴着一个银白色的铃铛脚链,随着主人穿鞋的动作轻轻晃动发出悦耳清脆的铃声。

李轻舟踩好高跟鞋,取下墨镜,下车关上了车门,他拉了拉自己的西装套裙,又整了整自己穿着的白色衬衣,他低头想看一下自己脚上的鞋穿好没有,却被自己足有E杯的双乳挡住了视线,他微微弯腰,确认鞋子穿紧以后,撩了一下垂到耳边的碎发,弯腰钻进车门去拿副驾驶上放着的手提包。

大厦门口的两个保安,其中一个年轻的看着李轻舟葫芦型的身材,尤其是随着弯腰和伸进车里拿东西而撅起的屁股,制服下的鸡巴已经开始行礼致敬。

他只好微微躬身,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李轻舟走向自己,冲自己出示了一下工作证,屁股一扭一扭地径直走进了大厦。

“妈的,这骚货!老子要是能肏她一会儿,折寿十年,不,五年也行啊!真想知道口罩下面是什么样子”看着李轻舟走远后,他小声嘟囔。

“呵,就你?别想了!没看人工作证上写的特助吗?那是大老板的助理,要玩也轮不到你!”年老的保安摇摇头,一副过来人的口气,“特助助理,不就是以前的秘书吗?还换个破词,还不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呗!”

正是上班的时间,电梯里人满为患,李轻舟缩在角落,用手提包挡在胸前躲避着人群,已经习惯了周围男人投来各种各样意味不明的目光。

他忽然低喘了几下,靠在了电梯壁上,脸色一下变得绯红,还好戴着口罩没人发现。

他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和逐渐变少的人群,慢慢上了属于总裁的独层。

出了电梯,他拿出工作证在打卡器上刷了一下,随着“滴”的一声,总裁办的门应声打开。

总裁办有一个大大的全是落地窗搭建的会客厅,此时会客厅可以眺望全市的落地窗前站着两个人,其中的女人身体被紧紧压在落地窗上,雪白的胸部都被压成了饼型,身后的男人下身什么也没穿,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衣,正用自己粗大的肉棒不停抽插身前的女性。

李轻舟先是取下口罩,露出了里面戴着的口塞,又解开衬衣的扣子,脱下了胸罩,露出了脖子上挂着的项圈。

接着,他褪下了西装裙,露出了完全真空的穿着开裆丝袜的下身。

下身戴着的树脂材质的腰带型的贞操带,将肉棒和蛋蛋完全包裹,贞操带后还固定着一个长长的肛塞,这一条贞操带完全将他的下身压成了平坦一片。

张伟看到李轻舟来了以后,猛烈的抽插几下,在沈雪体内射了出来,然后他坐到会客厅的沙发上,撇开双腿,同时取下了满是精液的避孕套。

李轻舟跪在地上爬到了张伟身前,张伟伸手解开了他脑后口塞的扣子,抽出了塞在他嘴里的假阳具。

李轻舟被解开束缚以后,顺从地抬头张嘴,媚眼如丝地看着张伟,任由他将避孕套里的精液倒进了嘴里,慢慢咽下。

咽下精液以后,李轻舟又将螓首埋进了张伟的双腿,开始为他清理满是淫液的肉棒。

而张伟就仰头靠在沙发上,一只手随意地拨弄手机上李轻舟下身定制贞操锁的APP。

“嗯……哈啊……”被贞操锁压的丝毫不能勃起的肉棒和塞着肛塞的屁穴,不停的被电流刺激,李轻舟一边舔舐肉棒,一边发出了淫靡的喘息。

那边的沈雪在休息一会儿以后缓过神来,也不穿衣服,坐在了张伟的腿上,依偎在张伟怀里,看着李轻舟清理干净张伟的肉棒以后又开始舔自己还在滴落淫水和精液的小穴。

张伟拍了拍李轻舟的头,“真乖~”

“哈啊……嗯……”沈雪刚高潮过又被李轻舟舔的发情起来,她双腿紧紧夹着李轻舟的头。

李轻舟只能发出“嗯呜呜”的声音来回答张伟。

“沈雪正好也快该毕业了,你在这里也干了一年了,我打算将这个公司送给你们,当做你跟沈雪的结婚礼物。”

“嗯唔唔?”李轻舟的头被沈雪紧紧夹住,看不见张伟脸上什么表情。

“妈的,谁知道那天玩的张诗雅还有点来头,本来想玩玩就甩了,谁知道还甩不掉了,家里的老头子非要让我跟她结婚。”

沈雪心里一惊,顾不得下身的快感,松开了李轻舟,泪眼婆娑地看着张伟,“主人,你不要我们了吗?”

李轻舟心提了一下,被沈雪松开以后的他深呼吸了几次,同样看向张伟。

“怎么会?这张诗雅也是个骚货,到时候你跟李轻舟结婚,我和她结婚,然后咱们该怎么玩还怎么玩嘛!”

沈雪立马破涕为笑,李轻舟感觉自己同样也是失落中带着满足,仿佛一块儿大石头落地。

“这个公司呢,是我们家下属一个企业,就是负责搞一些自媒体运营宣传之类的,算是比较稳定吧,亏亏不到哪儿去,赚赚不到哪儿去,这个公司给你们,李轻舟现在毕竟不方便,我又不打算带他去变性,所以公司的法人还是你来当,让李轻舟给你当助理,他在这里工作了一年了,也有不少经验,而且我也会看着这里。”

沈雪依偎在张伟怀里,由着李轻舟用嘴清理自己的小穴,“都听你的。”

张伟伸脚踢了一下李轻舟的双乳上的殷红,“你呢?”

“都……听主人的……”李轻舟小声说。

“好,那就那么定了,到时候你们去民政局领证,婚礼由我来操作!你记得到时候把胸缠一下换一身男装,先来一场正式的婚礼,把那些不算太熟和亲戚朋友的邀请过来,然后咱们再偷摸办一场婚礼,只有咱们几个的,到时候让你们都穿上婚纱嫁给我!”

“嗯……”沈雪和李轻舟二人想着那个场面,脸上露出了同样的绯红。

“哦对了,差点忘了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的新姐妹!”

张伟拿出一个遥控器,打开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锁,他拍了拍手,“出来吧!”

沈雪和李轻舟好奇的看着张伟的动作,没过几分钟,从总裁办的休息室里爬出来了一个全身被黑色乳胶包裹,穿着K9,双腿双手都被反折,只有双乳漏在外面,乳头上夹着铃铛,脖子上也戴着一个同样的铃铛项圈的人来。

这个人屁股上塞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戴着一个猫头形状的头壳,身上的铃铛随着她的爬动不停地发出响声。

“这就是张诗雅,以后你们的女主人了,不过她跟我说她比较喜欢这种状态,还叫我以后除了给她洗澡都不要脱,我没办法,只好随她了。”

沈雪撇撇嘴,心里暗骂一句骚货,转身搂住了张伟的脖子宣示主权。

而李轻舟则看着眼前的张诗雅,内心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自己也想试试,虽然这一年多来被张伟玩了各种play,但是这种还真没试过,他晃了晃脑袋,不去想这件事。

“好了,你们姐妹熟悉一下吧,我还有点工作,先去忙了,有事会让李轻舟通知你们的!对了,我把你肛塞锁打开了”三人目送着张伟走远后,沈雪凑到李轻舟耳边叽叽喳喳地说了几句话后,她取下来张诗雅的头壳,将刚刚李轻舟戴着的阳具口塞反着戴到了张诗雅头上,又拿出了一个双头龙阳具,一头插进了自己的小穴,一头对准了张诗雅被乳胶衣包裹的下身。

“来吧,咱们做一场以后就熟悉了!”沈雪坏笑一声。

张诗雅红着脸,却由于戴着口塞绑着四肢只能任由沈雪动作,而李轻舟则待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来嘛老公,你想用小穴还是屁穴?”沈雪异常奔放。

看李轻舟还在纠结沈雪只好拿出一个穿戴式的假阳具,固定在他的贞操带上,拉着李轻舟走到了张诗雅身后。

“呜呜呜……”张诗雅内心又是恐惧又是期待,自己在地上来回蠕动,说不清楚是拒绝还是期待。

沈雪不管那么多,将张诗雅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身上,将双头龙对准了张诗雅的小穴插了进去,很快二人朝同时呻吟起来。

一旁的李轻舟看着二人的淫荡模样,被贞操锁束缚的小肉棒开始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他一挺身,将假阳具同样插入了张诗雅的小穴。

“嗯……哈……啊……嗯嗯嗯哦哦……好棒………”

“好满……咦唔唔……别……不要……”一时间,空荡荡的总裁办会客室里满是靡靡之音。

<< 我的雌堕 第十一章我的雌堕 第十三章 >>
1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5 thoughts on “我的雌堕 第十二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