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Honesly ♥

北部玄驹不想配种 第一章

北部玄驹不想配种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自我同一性崩坏中

我叫北部玄驹,是特雷森学园中等部的学生。

虽然至今无法从生物学上解释,但“马娘”这个种族却以一种融洽得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和人类一起生活着。不如说“人类”这个概念早已把这个精灵一样的存在包括其中。
背后有着长长的马尾,头顶一对兽耳取代人类的耳朵,除此以外,和真正意义上的“人”别无二致。
人们如此自然地接受着现实,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幼时忽然意识到“我也是其中一员”时的心情。

拥有着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和出众的颜值,马娘自然成为一部分人暗自羡慕的对象。而单性遗传和只有雌性个体的的特点,在保持种族数量稀少的同时也让我们显得更加神秘。
不过,哪怕是再稀有的东西,在东京这个包容万千的城市,都不会显得奇怪。

清晨的热身已经结束,我理顺自己尾巴的毛发,疲惫地坐在操场边的草坡上,看着远处还在训练的同学们。
她们也都是马娘,更准确地说,我们都是为了冲击“闪耀之星系列赛”冠军而在这里相遇的,心怀梦想的少女们。

尽管不能参加人类的体育赛事,但马娘有着独特的体育活动——赛马,也就是类似于田径的赛跑运动。不同于世界上随处可见的田径比赛,正值青春的少女们矫健的跑姿吸引了大批观众的目光,以至于让赛马成为了历史悠久的国民活动。近些年来虽然还兼有舞台演出的环节,但比赛本身的魅力从来未曾减少。
正因为此,马娘们除了可以像正常人类一样平等地参与社会生活,和人类男性结婚生子,也有相当一部分天赋异禀的马娘选择考入特雷森学园(トレーニングセンター学園; Training Schools and Colleges),为在比赛上取得优胜而奔跑。

我所身处的中央特雷森学园,正是云集了来自全国的优秀赛马娘的学府,其气派程度从这个和正式比赛场地规格无二的训练操场就可见一斑。

马娘的身体素质会在我们这个年龄左右达到顶峰,为了在短暂的职业生涯里尽可能地夺取胜利,所有人都在一丝不苟地努力着。凭借着马娘天生具有的胜负欲和拼命的训练,来回报内心对奔跑的憧憬。
当然,竞争的残酷不可避免。时常会有马娘因为看不到梦想实现的未来而抱憾退学,回到一般人的生活。也有不断努力却迟迟未能出道,最终被迫离开。

所幸,我并不在此列。
毫无阻力地考入中央特雷森学园,轻松从同级生中脱颖而出,拿到了出道资格。去年更是在菊花赏上一举拿到了许多马娘终其一生也无法取得的荣誉——GⅠ赛事的胜利。尽管过程多有波折,也遇到了许多强敌,但即使是从周围人的反应中,我也能够感受到自己被寄予的期望。
我对此并不反感,这是有努力过的赛马娘应得的荣誉,我很喜欢这种一步步实现梦想的过程。

现实背景 2015年9月21日,北部玄驹以第六人气出战圣烈特纪念(GⅡ)成功夺冠,并取得了菊花赏的优先出走权。10月25日,北部玄驹重新采取先差跑法,以第五人气战胜了宿敌不挠真钢夺得菊花赏,取得了GⅠ首胜。

然而……

「北部,该出发了。」训练员从身后走近,对我喊到。
「嗯。」我赶忙起身,拍掉身上的草屑,跟随着训练员走出校门,前往京都竞马场。
今天是我近来已经习惯了的比赛日,要参加的是春季天皇赏。由于是GⅠ赛事,想必会遇到很多强大的对手,但我对自己的能力和平日刻苦的训练有着充足的自信,并不会有过度的紧张。

在选手专用的更衣室里脱下运动服,准备换上每名出道赛马娘都拥有的,独一无二的决胜服。
尽管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专门禁止了露出度过高的演出服装,URA的服装设计师还是拼命地坚持她的意见,保留了会微微露出乳沟的敞开设计。她说她觉得我很有“祭典少女”的气质,就把决胜服做成了带有节日元素的样式。
其实我并非多么喜欢节日,只是那种热闹的氛围可以让我回想起家乡的模样,从而感到安心。

我褪下运动裤,皱起了眉头。
真正让我困惑的,是我的身体本身。
简单来说,就是有着普通女生不该有的东西。

有的医生认为是天生的性转现象,有的说是基因变异导致的畸形。不管他们怎么诊断,本来只可能是女孩子的我有着男性的生殖器官,这种事情谁也解释不清是为什么。
幼时的我没有察觉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作为一个小女孩健康地成长着。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愈发显露出正常马娘该有的特征:女孩子悦耳的嗓音,隆起的胸部,以及不输任何人的,可以被称为天分的运动技能。
我习惯于坐着上厕所,用卫生纸仔细地把自己擦干净,和同龄的女孩子们一起玩耍,还结交了我最好的朋友——里见光钻。

即使是在生理卫生课上认识了男女有别,幼稚的我也并没有过多在意。我只是好奇地看着红着脸悄声告诉自己来过生理期的光钻,不明白她为什么露出那种从未有过的羞涩神情。

也许是由于我特殊的体质,真正属于我的青春期来得相当晚,准确地说,是在我升入特雷森学园不久后的某天。

昔日洋溢着马娘们说笑声的训练场,此刻被笼罩了一层肃穆的气氛。今天是新生们入学后的第一次选拔赛。
选拔赛由学园自行举办,不属于对外公开的比赛。环顾四周,只有训练员们在一旁观看。

虽然是第一次在比较正式的场合奔跑,但我提前做了功课,大致掌握了一定的技巧。
闸门打开,我快速冲向前方,顺利地占据了优势位置。接着便调整呼吸,逐渐拉大与身后马娘的距离。
一步一步踏下坚实的步伐,有力的双腿交替迈动,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
就在那时,我察觉到了异样。

下身传来了前所未有的新奇感觉,我至今无法形容的全新体验。在快速奔跑中被与运动裤摩擦的那个与众不同的部位,此刻正在受到越来越大的阻力。
我有些心烦意乱,但仍然保持着理性,尽力冲刺着。
朦胧的神经刺激越来越强烈,我终于意识到了那是一种……快感。

不是吃甜食时的那种幸福感,不是和光钻一起说笑时的愉悦感,而是有些病态的,让我险些慌了神的危险感觉。

全身的力量都在被不受控制地夺走,和身后马娘的差距正在一点点被缩短。
我焦躁不安,拼命想要把那让人上瘾的感觉赶出大脑,但无济于事。

「Goal in! 第一名是北部玄驹!紧随其后的……」

在即将被赶超的前一刻,我冲过了终点。
完全没有向着观众席笑着挥手的余裕,我双腿发软,跪倒在地。
选拔赛的赛程对于我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在训练时跑完全程甚至不用过多喘息。让我感到害怕的不是险些被反超的比赛结果,而是比赛时突然出现的异状。

到底是什么?到底为什么……

微微直起身,跨下忽然传来冷湿的触感。

我没有理会走上前来的,即将与我签约的训练员,起身冲进了操场角落里的更衣室。

小心地脱下短裤和内衣,我看到了让我差点叫出声来的景象。
眼前狼藉的景象和直冲我敏锐鼻子的气息让我瞬间明白了刚刚异感的来源。

顾不上清理自己的身体,我呆滞地瘫坐在床边。

「北部玄驹同学,发生什么了吗?」
训练员站在紧锁的更衣室门前,发出了疑问。

我本能地抗拒着让他人知晓这一切,但就算一直不出声,也只会产生更多的怀疑。我早已没有更多的勇气面对现实。
「训练员先生,我……」
「可以让我进去吗?」
「那个……我……」
「虽然还没有正式签约,但你也可以信任我。为自己的担当马娘排忧解难是训练员的责任。」训练员就像提前知道了一切,用话语堵住了我的退路。

说来奇怪,除了那些名门出身的大小姐,几乎没有马娘会在选拔赛前就被训练员邀请签订契约,毕竟这是长达三年之久的约定,还关乎着马娘的一生。
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入学第一天的我就被Team Spica用麻袋绑走,然后在西崎先生近乎是恳求的邀请下加入了他的队伍。
尽管对被绑来的事实感到有些不快,但我也对Spica的成绩有所耳闻,队里的前辈们都是实力强劲的马娘,想必这位训练员也很擅长指导吧。
正当我满心期待自己能够在优秀训练员的指导下成为耀眼新星时,却被告知要服从学园高层的安排,将我的实际负责人变更为另一位训练员。
连学园正式文件都没有见到的我当然不能接受这种奇怪的指令,但看着面露难色的西崎训练员,我还是选择了服从。

毕竟,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吧?不管是什么训练员,只要我不断努力,总有一天我会做到——站在那个人身边。

稀里糊涂就和神秘的天降训练员签订了契约的我本以为已经没必要再参加选拔赛,但在训练员“探索自己的跑法”的提议下,还是报了名。

训练员转身关好门,示意我讲出自己的状况。我无言,只是闭上眼睛,再次脱下了内衣。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给还有些陌生的男性展示自己的隐私部位让我很害怕,但我更加害怕一个人面对那种怪异的事实。
会被训练员当成奇怪的人然后被丢下吗?会被训练员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吗?

训练员并没有表露出太惊讶的样子,他只是俯身看了看,然后就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情况我知道了。总之,先擦干净吧。」

我接过训练员递来的纸巾,呆呆地把白浊从身体上一点点抹去。

「选拔赛表现不错。从今天起,你就可以参与到闪耀之星系列赛的角逐中了,加油。」
训练员继续若无其事地说着我根本没有心情好好听的话。可能是考虑到一直和学生待在更衣室里不太好,他起身走出了房间。

如果刚才的一切都是梦会多好?训练员平静的反应让我产生了如此的幻想,而手心里攥着的纸巾又无言地述说着事实。

我回到操场,看着结束了比赛的或欢喜或泄气的同学们,又慢慢走回宿舍,倒在了床上。

躺回自己的小床,把大脑放空,我在繁杂的思绪中输给了疲惫,再次睡了过去。

窗外的天空变成了橙色。手机的屏幕亮着,是训练员发来了消息。
「北部,来学园门口集合。」
没有原因,没有事先通知。
训练员总是很神秘,这次的要求也不例外。

我走出宿舍楼,看到了在远处等待我的训练员。

名义上我是Team Spica的一员,但却并不由那位看似轻浮却很尽责的西崎先生负责,而是听从这个总是戴着墨镜的奇怪男人的指令。
「这样是为了更好发挥你的潜质。」他这么和我解释。看不到墨镜下的真实的表情,我觉得有些不安。

我跟在训练员身后,穿过学园附近的一排建筑物,进入了一家规模相当大的私人诊所。
冷清的走廊被装修成纯白色,即使还穿着厚实的运动服,我也感到一阵恶寒。

既然有着特雷森的训练员资格证,那姑且是可以相信他的吧。怀揣着这样的心情,我被带入了一个房间。

一位不算年轻的女医生坐在电脑前,身旁是各种模样怪异的仪器,整个房间透露出一种压迫的气息。

「坐下吧。」
她看了我一眼,转身翻找着什么。我刚在椅子上坐定,她就把手伸向了我的下衣。
「呀!」我惊叫一声,下意识握住了她的手腕。

即使是同性,有些事也是不能随便做的……何况我还这么特殊……

「不用害怕,这是我帮你约好的医生,现在需要确认你的身体情况。」
训练员毫无感情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又猛地一颤,却又只得安静下来,被戴着一次性手套的女医生模样的人脱下了内衣。

「哦——」
她轻声惊叹。那个让我困扰不已的东西正显露着存在感。

她转身拿起了一个类似试管的东西,另一只手随即伸向我的跨间。
我发出比刚才更慌张的尖叫,但她的动作并没有随之停止。我用目光向训练员求助,但他只是站在一旁,默许着这一切。
糟糕的快感再次袭向大脑。我不由得发出呻吟。

与此同时,不安达到了顶点,这绝对是很不好的事情吧?训练员再怎么说也是异性……但我真的可以算是女孩子吗……

到底是哪边?长久以来被我逃避的问题极速膨胀,占据了我的全部视野。

和那时一模一样的体验,让我预感到自己即将造成不得了的麻烦,口中叫喊着「不要!」。
也许我应该用暴力制止正在发生的一切,可……

不可名状的液体迸出,被女医生接入试管内。

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呆滞地看着她撕下两张卫生纸盖在我的身上。

这都是什么事啊。

女医生把我丢在一边,摆弄着周围的仪器。我终于想起自己应该把衣服穿好。
羞耻感已经荡然无存,即使我不知道自己配不配拥有它。

「健康的精细胞。虽然有待进一步检测,但大概率具有生育能力。」
机器人般的嗓音刺痛我的耳膜,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采集到精子的性染色体全部为X,和之前提供的体细胞样本相符。」
……
记不清接下来她和训练员又交谈了些什么,我只记得训练员说声「麻烦您了。」后,我就被带离了那里。

「不要放在心上,注意休息。训练计划照常。」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走到校门口时,训练员用熟悉的命令式的语气叮嘱道。
「知道了……」
我回答着,心中混乱不堪。

消失了好久啊,原因当然不只是写这个去了,还有各种各样的其他因素,总之,大概从此开始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活跃了。
本来是要发在某论坛里版上的,但出于某些原因被迫改成了全年龄,还留有一部分未和谐内容的就投到后花园吧。

北部玄驹不想配种 第二章 >>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北部玄驹不想配种 第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