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nything ♥

葬礼 第二章

目录

葬礼 第二章 – 蔷薇后花园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是否应当抛弃所有的不可能因素,去直面你不愿相信的真相?

——Sherlock Holmes


阳光从高楼间溜过,沿途也不忘调戏一下晨间的淡淡雾气。深秋的早晨已经泛起寒意,在不经意间钻进人们的衣领,汲取已逝的盛夏独有的温暖。

八点半,图书馆开门,徐岩准时出现。

昨晚没睡好。今早徐岩简直花了吃奶的劲才从被窝这个黑洞中逃脱,睡眼惺忪的洗漱完,带上瓶牛奶和早餐包边啃着就出门了。

路上简直跟梦游一样,所幸拖着肉体的魂魄还是飘到了正确的地点,没有沉进旁边的人工湖里。

徐岩拖着略显绵软的步伐,朦胧地判断方向,慢慢蹭到自己平时待的座位,身体刚碰到椅子,整个身子就忍不住一瘫,趴在了桌子上,双手如被丢弃的尸体一般塌在桌上。

困死我了…….

她好像还没来…….可能是早上有课吧……

不对今天周六哪来的课……

我去特喵的这婆娘害得我整晚没睡好觉…….

¥@……$%_=…~……

趴了不知多久,徐岩总算感觉清醒了些,揉了揉眼睛,拿出手机戴好耳机,开始每日必做的百词斩背单词。

“slut……bitch……什么乱七八遭的玩意…….哦是beach…….刚刚那个是slug?slug是啥意思来着…….”

徐岩猛的把手机往书上一扣,双手扶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

学不下去。

切出后台,清理全部,打开Q音,刚好切到了专辑《十一月的萧邦》。

既然学不下去的话,那就再好好想一想昨晚小灵的灵魂一问吧。虽然辗转难眠的昨夜已经思考良多,但毕竟科学研究表明,夜间的分析判断总不如睡一觉后和白天来的理性。

我,是不是很想成为女生?小灵,又为何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首先,徐岩得承认,自己在还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那些专属于女性的衣物。

那是一种想要据为己有的喜欢。

十岁的某一个夜晚,徐岩在洗完澡后准备离开浴室时,注意到了到了母亲放在在浴室里的内衣。与往常不同,徐岩一时间心血来潮,想穿上试试。

第一次试穿很不顺利,徐岩先是将两边的肩带从手往肩上套,然后就发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自己的双手也无法顺利地从背后将排扣悉数扣上,即便使出浑身解数,也最多扣上一两个钩槽。

不过这难不倒十岁的徐岩。

徐岩先是卸下肩带,然后将排扣转到身体前面,扣上最紧的一格,再重新转回身后,最后将手从上往下紧贴身体钻入肩带,略微调整一下,便在懵懵懂懂中,踩出了第一步,触发了一条埋藏于万间宇宙中的支线。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犹如麻绳缠绕着自己的胸腔,却又不断传来柔顺布料紧贴肌肤的舒适感。冷热两种感觉让徐岩不自觉直起了腰板,向前挺了挺胸部。

徐岩跨过浴室和卫生间之间的玻璃滑门,来到洗手台面前,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徐岩第一次感觉到,镜中的自己有些不真实,仿佛并不是自己,但一瞬间又发觉自己的映像和镜子中的自己完美重叠。就这样,如同放映中的胶卷,一帧一帧不断切换真实与不真实的感觉。

而且,在不知不觉,自己的下体已不再像平常的疲软,而是昂首挺立着,虽然……还是短短的,但却源源不断向大脑传递着和以前疲软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至于徐岩得知这种感觉的具体含义且已经懂得如何利用它去获得多巴胺和释放脱氧核糖核酸时,已经是三四年后了。

这是徐岩第一次感受到了性别,也是第一次模糊了性别。

从那以后,徐岩观察发现,每一次母亲洗完澡,都会先把要换洗的衣物放在浴室,等到全家人都洗完澡后,再把它们一齐抱出来,放进阳台的洗衣机里。

所以,徐岩每天晚上都有意识的尽量卡着母亲洗澡后再进去洗澡。而每一次进去浴室,往往都能穿上不同颜色的内衣:鲜红色、淡粉色、肉色,紫色…….虽五颜六色,但款式大抵都是带钢圈和背扣的传统内衣。每一次穿上新的内衣,徐岩都有新的羞耻感和新鲜感,重新刺激着徐岩的大脑。就算只能穿上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徐岩也能从中获得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尽管这个年纪的徐岩对性一无所知,男女生理上的差异只有外表上的模糊概念,以及上厕所时站立和蹲下的区别。但徐岩仅知道,也仅需知道,穿上内衣,可以让自己的大脑兴奋,可以获得舒适感和刺激感,可以毫无阻碍地堕入多巴胺陷阱之中。

有时候周末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徐岩会偷偷从衣柜中翻出母亲的内衣,挑出今天自己喜欢的颜色,穿在身上,然后再穿上自己平常穿戴的正常的衣服,看书,看电视,做作业,打游戏。每当精神集中在某一件事中时,紧贴肌肤的内衣就像释放着微电流脉冲的电极一样,刺激着胸腔周围的交感神经,提醒着与自己性别身份不符的衣物正贴身穿戴着,如同被枷锁扣住的罪人正在游街示众。

徐岩也曾尝试穿过蕾丝三角内裤,但紧绷的尼龙布会使劲压迫自己充血的下体,非常的不舒服,于是作罢。

就这样,这成为了一个秘密,乃至于逐渐演变成一个习惯,陪伴了徐岩之后的无数时光。

只是,这就代表了自己想要成为女生吗?为何不能是异装癖?恋物癖?或者仅仅只是在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去满足自己的性欲?

而小灵,难道是依靠敏锐的洞察力,如抽丝剥茧般一层层褪去自己外表的层层迷雾,视奸自己赤裸的灵魂,推演着人性的公式,最后计算出了连自己都觉得模糊不清的答案?还是说,小灵也只是依靠着并不可靠的直觉,在众多纷杂的信息中,激进地做出了一个猜想?

自己的彻夜难眠,是不是也在悄然佐证着小灵的疑问?


一阵脚步声将徐岩的杂乱的思绪拉回现实,转过头,就看见小灵正向自己的方向走来。

今天的小灵穿了一双白色vans低帮鞋,踏着灰色的瓷砖地板,掷出一连串低沉清脆的声响。一根黑色皮带将雾霾蓝高腰牛仔裤紧束于小灵的腰上,勾勒出接近完美的胯型,在白色绒毛开衫下是一件牛油果绿色的半截T恤,此刻若是稍微抬一下手,想必便能一瞥小灵那迷人的腰线。至于发型,依旧是经典的八字刘海加丸子头。不过不同寻常的是,小灵今天还带上了一副银色耳坠。

徐岩不由心跳加速,全程行最高礼仪——注目礼,即便小灵已经入座也不放过。

小灵也不甘示弱,从徐岩转过头的那一刻起,就勇敢的和徐岩对视着。同徐岩双眸中的一分羞耻,两分愤怒,三分迷茫和四分忐忑不安不同,小灵眼底流转的是藏不住的笑意,似是在洋洋得意的炫耀自己昨晚一个疑问句成就的辉煌战果。

入座后,小灵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整理起书包和桌子,开始一天的学习看书之旅。

徐岩跟着盯了好一会儿,直到确认再也得不到小灵的任何回应后,也收回了目光,深呼吸几口,努力安定心神。

“既然你能静下心来学习,我为什么不可以?”徐岩在心底暗暗为自己鼓气。

说来也怪,徐岩最后倒也成功的把心思放在了眼前的习题上。

晨间的空气在与晚风残月度过一夜缠绵后,如被嫖客耗尽体力的娼妓一般,也不做事后的处理,便带着湿透的身子去迎接来自朝阳的拥抱。朝阳腆红着脸,贪婪的吸吮空气中的液体,直到雾气尽散,身上的潮红才开始褪去,恢复正常的淡黄色。直到此时,它才意识到自己正衣不遮体,于是悄悄拉起白云,掩盖住了自己的一丝不挂,遮挡住了自己发出的耀眼圣光。

“嘿~”小灵不知何时走到了徐岩面前,挥了挥手,出气示意。

“…….?”徐岩被吓了一跳,一脸茫然地看着小灵。

“一~起~吃~午~饭~吗~”小灵夸张的嘴型,一字一顿的用气声问道。

原来不知不觉到中午了啊……徐岩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稍稍思想斗争了一秒,最终还是沉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稍微整理了一下桌子上面的物品,把一些学习资料和物品留在桌上,背上书包,朝图书馆正门走去。

“该来的总归还是会来的,加油徐岩,撑住!”徐岩抱着复杂的心情,推开门,迎面飘过的冷风不禁让两人都打了个寒颤。

“这天气……是真冷啊……”两人同时感慨。


十一月的妖风,带着乌云,卷跑了太阳,也卷跑了温暖。接近正午的天空反而变得阴沉起来,给人带来随时都有可能接着下雨的错觉。

两人并肩漫步在通往附近一座商场的路上。商场新建不久,小巧精致,电影院餐厅奶茶店一应俱全,至于首饰和服装店嘛,那也不是学生的消费水平能够考虑的范围。商场建起来后,在图书馆扎根的人们,渐渐开始选择在这里吃饭。

“所以,学长,我昨晚问你的问题…….你好像还没回答呢……”果然,离图书馆才不过百步距离,小灵就揪住了主题,灵魂发问。

“啊?什么问题?你昨晚有问什么问题吗?”徐岩延续一脸茫然样,和小灵的满脸坏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是……学长是不是想成为女生……”小灵悄悄压低了声音。

“不好意思…….可能今天的风有点太大了,我刚刚听的不是特别清楚。”

“你要是再听不清楚的话……我可是要大声重复刚才的问题了……”小灵微微拉高了音调。

……

“学长~~~~”

“好好好行行行,我认输。”徐岩举起了双手,深吸了一口气。

摊牌吧,破罐子破摔吧,就赌了这一把吧。

“对于你提的那个问题,我们要不就先假设一下,我确实有成为女生的想法吧……”

“不要假设嘛,我想听听肯定的答复……”小灵打断徐岩,略显委屈状,然而徐岩严重话怀疑是装的。

“别急,在这个问题之前,其实我比较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想成为女生?”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而且要是我的感觉最后被证明是大错特错,那岂不是会很尴尬,甚至还有可能被学长指控成诽谤,对学长造成很严重的冒犯……”小灵抬头看了看天空,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那就长话短说,冒犯诽谤啥的吧,我其实无所谓,之前更严重的诽谤造谣我也遇到过,不至于还没有这一点心理承受能力。”

“那好吧,我尽量,要是学长生气了不要怪我。”小灵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整理思绪,“那我就开始分析了,首先呢,作为一只颜狗,我觉得你长得还不错,然后呢,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是,你大概率是个零。”

“…….蛤?”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在他人性取向的直觉判断上,我貌似没怎么出错过,虽然只试过两三次,但都挺准的,就像是有特异功能一样,能通过一个人的气质、打扮和一些微妙的行为举止辨别。总之,第一眼看到你,就……迎面扑来一股弱受的气息。”

大概是说我gay里gay气的意思吧……

“然后我就连续观察了你很多天,希望从一些蛛丝马迹找到一些线索来证明我的猜想。一段时间后我感觉我的判断应该没有错误。从学长的一些行为举止或者微动作来看,是比较偏向于中性的,也就是兼具有男性和女性的特征。”

大概是说我娘的意思吧……

“不过嘛,这些也没法让我做出你想成为女生的判断,毕竟也有可能是一个通讯录或者双性恋呢,而且我一开始的时候也确实是这么以为的,甚至还悄悄脑补过一些会被晋江和谐的剧情。”

“哎,不是,你这就有点过分了,我好歹也是给女生写过情书的,虽然没有回应就是了……”徐岩听到这已经绷不住了,出声打断。

“原来学长以前还有过这样的故事啊!”小灵如同在大漠中挖到失落宝藏一般,顿时兴奋了起来。

“这个……咱先暂时按下不表,把正事说完先。”

“那我接着说,后来让我推翻我最开始的猜测的,其实是学长身上的一些痕迹。”

嗯……

嗯??!?

徐岩心里一紧,突然意识到,在图书馆时,小灵是有机会接近自己的,并且这种接近压根不会引起自己太多注意,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觉得很突兀。

因为自己身后的饮水机。

“图书馆离我位置最近的饮水机就在学长身后不远,我一天都会去接水几次,所以也就有了很多近距离观察你的机会。

“一个多月前天气还很热,你经常穿着圆领T恤和五分裤来图书馆,而有那么几天,我看到你的后颈上有细绳痕。

“然后,虽然……很想吐槽你小腿上的腿毛,但是眯上眼仔细看一会,有时候还是能看到腿上有网状勒纹,有时候看到你的小腿腿肚偏上有一圈勒痕。

“然后我就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脖子上的痕迹很可能是挂脖式内衣造成的,小腿上的痕迹很可能是网袜和长筒袜造成的,这些痕迹的产生应该是因为码数不匹配的原因造成的。

“再综合考虑一下,我就感觉,学长应该不是性取向非异性,也不像是易装癖,而像是另一种特殊的情况,就是学长喜欢女生,这总喜欢不是那种花前月下的喜欢,而是那种纯粹的想要成为它的喜欢,想要把美好的特质据为己有的喜欢。

“在昨晚我们一起走回去的路上,学长说是一个人在校外租房子住的,而我们学校的住宿环境其实并不差,那或许就可以辅助证明一下,如果有一些特殊爱好或者特殊需求的话,确实很需要有一个单独的生活空间。

“虽然我也知道我的想法有很多都站不住脚,但是在那时候,得到这个所谓的关键信息后,我就脑袋一热,觉得自己对这个漏洞百出的猜测有十足的把握,就决定把心中的所思所想问出来,问出来以后,结果就是兴奋了一夜,觉也没怎么睡。

“不过说实话,今早看到学长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感觉和我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感觉也从侧面证明了,我的猜想有很大概率是正确的,这大概就是我的全部分析了。”

沉默了一会儿,徐岩决定,去挣扎一下。

“关于我身上的痕迹,有没有一种可能,是绳子捆绑的痕迹……”

“应该不是,”小灵意外的没有被这种可能迷惑,“如果是自缚用的麻绳或者棉绳,产生的痕迹绝对不是这样。”

徐岩叹了一口气,双方都沉默了一会,低头看路,当气氛逐渐尴尬时,最终徐岩鼓起勇气开口。

“我感觉,我也,没什么话可说……”徐岩摘下眼镜,抓起衬衣的下摆擦了擦镜片,“理工科的女生是真的可怕啊……有这分析观察能力,感觉去搞敲诈勒索估计也是如探囊取物吧。

“其实我倒是可以一开始就义正严辞的反驳拒绝,但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所以也就没这么做。”

“要是恰好我把刚才的所有话都录音了,就是想要敲诈你,让你社会性死亡呢?”小灵抬起头,一脸认真样。

“我相信你不会。”

“嘻嘻~”小灵满意的笑出了声,“那看来学长是承认自己先成为女生咯。”

再度沉默,而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快走到商场脚下了。

“老实说,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答案,有些时候,我很憧憬女生那些种种美好的一面,不管是外貌,还是一些特有的特质,但又有些时候,我愿意承担起属于男性在这个社会上普遍承担的责任。我不知道这个答案能不能让你满意。

“我还想要知道一点,就是,一般人发现了对方不为人知的一面时,大多都会选择沉默,为什么你会选择把它说出来呢?”

小灵并没有立即回答。

已经来到商场脚下了,原本周围冷清的环境也终因为商场的存在增添了很多热闹的氛围,在商场内挑选首饰和服装的顾客和服务员的讨价声,楼顶食客们的喧闹声,甜蜜的小情侣喝着奶茶,看着电影,度过一个朴实无华的周末,这一切,仿佛只要徐岩再向前踏出一步,便能加入这喧嚣的环境,感受人间的烟火。

“因为我喜欢这样的你。”

徐岩从没见过小灵这么认真。

“因为,我和你一样,也喜欢着这些不被世俗所接受的东西。”

排版工具貌似不支持空行,塞了空标题结果没显示出来……没空行来切割叙事片段感觉可读性不是很好/叹气.gif

感谢站长的指迷点津,我会设置空行啦!

可能是我手残点错了,把第二章的草稿直接发布了,修改了一下再重新发布,可能会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不便,抱歉!orz

文可能会更的很慢,但不会太监(应该吧……自己的处女作哭着骂着也要写完……)。

最后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

<< <strong>葬礼 第一章</strong>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0 thoughts on “葬礼 第二章”

  1. 作者写的很好,有文艺气息。顺便借楼问一下,有一篇文是讲全是女孩的舰队在太空发现队友的舰船失联了,其实是被外星生物控制了。最后所有人都被外星女性洗脑了,这篇文有人有印象吗。

  2. 站长什么时候自己把这个文本编辑器自己重写一下(明明致创作者的话中说要重写软件却一直咕咕咕),这个软件太难用了

    1. “在写了,在写了啊。哎,王大队长你这人就喜欢开玩笑,这破站里全是鸽子精,你让我带个头,大家还是一样咕咕咕,那我写这玩意也没用啊。”

  3. 正确的,中肯的,一针见血的。(话说明明建立初心中包括续写,但是经典老文续写的人还是不多耶,甚至还有鸽子套鸽子,鸽完又来一鸽子)

  4. 梦是现实的延续,现实是梦的终结,但入梦时的那一份小小的,难以展露与众人前的幻想却会得到满足,对我已是莫大的欢悦。
    作者的文真的不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