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望眼星河皆是你 第一章

望眼星河皆是你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殿下,您想要一只金丝雀吗?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杯沿倒映出无数的人影,每个人都带着一副无形的面具,面具下的真实面目,或奸诈或阴冷。

肉香、果香、酒香、脂粉香、香水香、薰香,种种香气四溢。舞池中贵妇人或交际花正挑选心仪的伴侣,踩踏着标准的交际舞步,像开屏的孔雀,肆意张扬自己的美丽。

古铜色的立式留声机上,黑胶唱片置于转台,在唱针之下,随着各种古典音乐,优雅且缓慢旋转着。

声势浩大的宫廷盛宴正在举办中。

无数衣着华美的权贵在此把酒言欢。

或交谈或攀附,宴会上一片和乐,莺歌燕舞。哪怕是互相结下死仇的贵族,在宴会上碰面也只是轻微颔首。

继续阅读望眼星河皆是你 第一章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十一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十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二十一章 请吹起我的羽毛

太阳照常升起,把光和热泼向大地,别墅外雀鸟叽叽喳喳。似乎正在讨论别墅内女主人和她那群女仆的故事。

晴的卧室内,面庞精致身穿白色纱裙的少女躺在宽广的大床上,四肢都被带上了皮革镣铐,并连接着细长的铁链。

很明显,少女被限制了行动能力,她脑袋昏昏沉沉,无意识的发出一些嘤咛的声音。

就在距离卧室不远处的房间内,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其间的交谈声。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明明,明明我已经对她很好了,她也说了再也不会离开我的。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去寻死,我只能继续把她给绑起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房间内,晴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手指插入发间,一点一点的描述着故事,向着自己面前的心理医生倾述着一切。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十一章

♥ 作者: 雨生烟 ♥

木槿第3次碎碎念

木槿第3次碎碎念 – 蔷薇后花园

这又是一篇短篇的碎碎念。二零二四年了,就先祝大家积极向上,开心美满吧。

之前一个多月都没有更新作品,倒是有很多因素的,包括但不限于焦虑,摆烂等死……

之前就是因为找工作相关的事宜,可以找到一份机关中很清闲的工作,但是要求是必须要剃掉头发。我连续烦躁了好多天,还和很多的跨性别倾诉过。

当时我直接就就和朋友说:“让我去剪头发工作,我宁愿去卖屁股。”

顺性别朋友说:“你有了钱你就不会在想奇奇怪怪的东西,只会想着怎么挣更多的钱。”

可是性别焦虑,敢又怎么是那么轻易的能够解除的呢?至少我当时就是想着,头发再长点,能让我更pass一些,我不想再变回那般被囚禁于男性身体中的模样。

另外一位姐姐和我说:“可是卖屁股是吃青春饭的啊,而且还有可能染病。”

是啊,哪怕卖屁股也是青春饭,而且有各种性病的可能。可是我觉得自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内心深处在不断的暗示,自己早已经堕落了。

继续阅读木槿第3次碎碎念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十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十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二十章 恨也好,爱也罢

典雅简约的别墅内。穿着连身女仆裙,以及配套的发箍,少女文静的坐于柔软的沙发上,双手折叠平放于大腿,静静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其他的小女仆们多多少少都有些嫉妒,这个叫槿时的,一来就是晴姐姐的私人女仆了,而且几乎不用做什么家务,来了一个月,清闲的很啊。而且晚上睡觉也是在晴姐姐的卧室里,虽然是睡在地面上那像是给小宠物搭建的小窝。

像她们这些小女仆,虽然也谈不上是正式繁琐的工作。每天也极其懒散,但琼琚姐姐还是给她们安排了值班轮替。

只能说是人比人气死人。

槿时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琼琚,也是一身女仆装,配上黑丝高跟鞋,却是一副飒爽干练的模样。槿时目不转睛的盯着腿部顺滑的线条看着,好吧,她承认,她就是一个色批,不管是大美人姐姐还是其她好看的美人,他都喜欢。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十章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九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九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十九章 肆意

绿皮火车在铁道上驰骋,速度渐渐放缓,直到驶进火车站的月台。站台中依旧挤满了准备登车的乘客。

这座小县城的火车站曾经也繁华一时,现在早已看不见昔日的辉煌。不少人选择去省城也不再搭乘火车,而是选择私家车。

但外出务工的人们,以及在外城学习的学子们,依然能给这片火车站带来几分生气。

少女穿着高领白衬衫,外衬羊剪绒外套,下身穿直筒裤,脚踩小布鞋。腰间挎着一小包,背后还背着黑色背包,从老旧的火车站中缓缓走出。

在出站口已经有不少摩的司机,争先恐后的涌向出站的乘客,询问是否需要打滴。

少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径直向着站外的小广场走去。她要去的目的地距离火车站并不遥远,只要步行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

在火车站外几十米的距离,就是一个供人歇息的小公园。不远处是一座高中。少女快步走向公园中的歇息亭,倚靠着大木柱座下,现在是阴天,外界并没有炽热的阳光。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九章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2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2 – 蔷薇后花园

特别篇2 想离开我?不可能!

“你真的确定了吗?”晴坐在沙发上,挺直着身体,关切的看着身前的女孩儿。甚至提问中还带有一丝担忧的色彩。

“是的,我想好了姐姐。”槿时非常郑重的点头:“我真的很想到处去看看,感谢您这几年来对我的关照。只是没有想到,首先厌倦的人竟然是我。”

槿时勉强从嘴角咧出一抹不像笑容的笑容。她们,终究没有走到一起。槿时其实内心还是爱着姐姐的,但是对于姐姐那种近乎偏执的控制欲,却极其害怕。

在姐姐身边待了几年时间,她已经积攒到了一笔不小的财富,经过一段时间内心的反复煎熬,也下定了决心向晴坦白这一切。

“好吧……”晴吐出一口气,唇角是掩饰不住的苦涩。“外面的世界很广阔,祝你能到处游玩。不过希望你能定期回我这里来看看。”

槿时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明明姐姐的身体像是因为受到打击在佝偻下去,但是刚刚那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却是狠厉,不知道她是不是看错了。

晴缓缓张开苦涩的唇瓣,声调中仿佛带上了乞求:“那今天先在我家留一晚吧,让琼琚给咱们准备一套丰盛的散伙饭。休息一晚,你明天养足精神再走吧。”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2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八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八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十八章 怎么敢奢望月亮?

橘色的太阳从天际线缓缓升起,迅速跳到天空。

房间外偶尔传来三两声螽斯鸣叫。空调仍在无言的默默工作。

穿着女仆装的槿时,双手交叠于小腹,站在床前,正对着坐在床沿把羊毛衫往自己身上套的晴,轻轻鞠了一躬。小声说道:

“姐姐,我已经想清楚了,不会再抱有任何非分之想。接下来这五年时间,我会安分做好您的私人女仆。我不会僭越了。”

被带回来之后,她思考了几天时间。本来恋爱应该是甜蜜的,但她总是会控制不住的去胡思乱想。一个整天emo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富家千金?

她又得要有多努力才能配得上对方?怎么能确定对方是否仅仅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哪一天就玩腻了,随手丢弃。

睛是高傲艳丽的女孩,是那天边皎皎的明月,是她可望而不可得的幻想,是她一切自卑的来源。她怎么敢奢望月亮?奢望一下都是死罪!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八章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七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七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十七章 宝贝,我选择把你绑回去

来人已经把竹月给推开,大踏步走进屋内。

“你们这是私闯民宅!”竹月愤怒的喊道。

“我是来找我女友的。”简单的一句话在空中飘扬,客厅处的情形瞬间有些凝固。

槿时下意识想跑。

身后陡然响起熟悉的嘲讽声。

“你很好啊,邹槿时,你很好,还把我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了,你真厉害。”

槿时不敢回头,她已经跑到了卧室床边。只能发出轻微的颤音。

“姐姐,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没同意!你是私底下走的。”晴冷声的嘲讽她。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七章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六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六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十六章 我亲爱的王小姐

身后的景色逐步远去。槿时安静的坐在窗口。

嘴唇微张,轻轻的哼着歌谣:“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小小的手牵小小的人,守着小小的永恒。”

直到高铁响起了温和的电子女声:“尊敬的乘客,江城到了,本次站台停靠时间五分钟,请到站的乘客拿好您的随身物品,准备下车。也请准备上车的乘客排队上车。”

一直在车窗边出神的槿时,这才清醒过来。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虽然行李箱里面放着伞,但是现在也已经来不及了,槿时直接提起行李箱,踏出高铁车厢,淋着小雨,往月台跑去,接着跟随着人流走向出口处。

在出站口的检票机处刷了一下身份证。裙子局部沾湿的槿时走出火车站。在门口的钢化玻璃风雨棚下站定。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六章

♥ 作者: 雨生烟 ♥

槿时的近期小故事

槿时的近期小故事 – 蔷薇后花园

最近又回家了一趟,家庭的关系只是表面上平静,根本维持不了多久。

妈妈指责我,好端端的有手有脚不去干活,结果做那种事情。

父母说:他们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这辈子碰上这种事情,惹人耻笑。从来都感觉对我的付出得不到回报,却又要像无底洞一样,不得不付出。

我也很难受的,我始终都感觉对不起家里人。

我也知道这个家庭最大的祸害就是我。试问有几个家庭能接受自己的宝贝孩子变成药娘?对他们来说,这是天塌了吧。

现在也只是维持一副表面上的平静,暴风雨随时都会到来。如果过于沉溺于安逸的环境,只会被变故打得措手不及。以后还是要多出去流离。这样家里也少一份我的开支,对家里也好,我也好。

不,表面上的平静也没了,我妈说,她讨厌我,想捏死我。我总是在想,不用她亲自动手,我自己来。

继续阅读槿时的近期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