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ucienMio ♥

损友勾钩缠 第一章

损友勾钩缠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旧人应相识

李明明思来想去,终于决定要对当年大学同寝的损友林琅低头。因为如今他面临的问题,可能只有那个可恶的家伙有办法解决。

如今是2037年,一场前所未见的大瘟疫席卷了世界,新发现的病原体就算以现在的科技水平,也很难找到治疗方法。

但是如今世界已不是往日的世界,人类对付瘟疫哈病原体哈可有了不少心得,其中最重要也是最有用的一条便是,打不过就躺平嘛,只要不致命,扛一康总能过去,只要宣传机器开足,全方位宣传病原体危害性小,大家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李明明原本也相信这场瘟疫是个小病,可是真的被传染了之后,头痛发烧自然是免不了,等他“痊愈”之后,竟然发现自己的“弟弟”变短了一英吋!

这可是关系自己终身大事的耶!

本来自己被瘟疫耽搁了两年多,马上要与女友结婚了,现在突然说“弟弟”缩水了,女友变妻子之后的“性福”要如何保证?

怕不是要上演妻子欲求不满,隔壁老王借机上位的观众喜欢的戏码了。

那这后遗症有没办法治疗呢?

李明明在网路上一个搜索,还真让他找到了,一家科研所正在研究这个不明瘟疫的后遗症治疗问题。

他大喜再继续往后看,却发现这个研究项目的负责人,竟然是自己大学同窗,与自己同住一个寝室的好友林琅!

虽然他们曾是抵足而眠,无话不谈的损友,但是因为一些事情,两人毕业之后就分道扬镳,再也没有联系过。那之后李明明做了一个记者,每年在外采集新闻报导,那林琅却做了科研人,经常有学术成果,比起李明明可算成功人士了。

每当看到关于林琅的新闻,李明明都感到有些唏嘘感叹,好好的朋友,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子呢?

可是如今,若自己不向其求助,可能真的要废掉了⋯说起来两人虽然久未联系,但自己如今真正有事求到头上,林琅不至于坐视不理吧。

不然,便硬著头皮去试试看?

在发现自己的“弟弟”又缩短了半英吋后,终于他怀著复杂的心情打开通讯软体,向那个十几年未再练联系的名字发了一条简讯。

林,兄弟有事相求,还望伸手搭救!

这种半开玩笑的语气,是大学时候他们交流形成的习惯,就看林琅有没有回应了。

回应来得比他想像的还快,林琅几乎是立刻回复讯息:你终于还是有求于我了?什么话面谈罢!

然后便是发来那个科研所的地址。

这个家伙,还是那么的雷厉风行,不过这话里小小的幽怨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不跟你联系那还不是因为⋯
算了算了,别想有的没的事情了,还是准备去研究所吧,林琅既然肯见自己,便说明自己还有救。

第二天一早,李明明按时到达了科研所,洪伟的大楼反射著日光,进进出出都是高级学者的样子,让一脸落腮胡子穿一身山地夹克的李明明显得格格不入。

只听搜的一声低响,一架最新款的红色气垫跑车停在李明明身前。

李明明吓了一跳,只见鸥翼式车门向两方展开,一条穿著半透丝袜和黑色细高跟鞋的美腿笃地踏了出来,一个高挑美女从车上走下。

这位美女仿佛自带光芒,不仅李明明眯起了眼睛,边上其他人也纷纷侧目。

只因这美女身材太过火辣,一步包臀裙下是修长的美腿,傲人上围在素色衬衣下呼之欲出,头发干练地绑在脑后束成一个马尾,脸部轮廓精致秀美,红唇娇艳欲滴,琼鼻小巧玲珑,只可惜她脸上带了一个大墨镜,让人难以一窥她芳容全貌。

这个美女不管他人,踩著飒爽的小步走到李明明跟前,将墨镜一摘,一双水剪般的瞳眸带著点谑笑盯著他的脸,开口是清脆如黄莺的声线。

“老同学,怎么在这里呆站著不进去?报我的名字可以直抵三十层的科研室。”

是的,眼前这个美女不是别人,正是李明明曾经的同窗,同寝共眠三年的损友林琅。

只不过毕业之后林琅便去做了变性手术,昨日的“他”已变成今日的“她”,成了一个光芒耀眼的妖娆美女。

这也是为什么李明明不愿再与她联系的原因,虽然这个时代对mtf已经十分宽容,但毕竟看到往日的损友变成女人,怎么相处都要成大问题吧。

似乎是两个人的默契,李明明没有找她,她也从来未找过李明明,两人就这么互补联系过了7年之久。

不觉毕业已经是7年了呢,李明明仍然是以前那般不修边幅,胡子拉碴,林琅却从一个清秀的小男生变成了一位飒爽干练的ol美女。

虽然外貌声音什么都变了,唯独这个性格是一点都没变。李明明心中踏实了许多,知道自己的“男言之隐”多半是有救了。

因为以林琅的性格,是不太会对好友置之不理的。

“咯咯咯⋯⋯哈哈哈哈”宽敞明亮的会客室里,林琅起初还保持矜持,掩嘴轻笑,后来也顾不上仪态,笑得前仰后合,连脚上的高跟鞋都踢掉了。

“你不是正在研究这方面的问题吗?能帮忙就帮,不能帮忙就算了,何必耻笑我!”李明明看见眼前美女笑得花枝乱颤,心中涌起羞愧,但很奇妙地,在这熟悉又陌生的美女面前,他又寻回了面对损友的感觉。

“你是说你的阴茎缩水了一点五英吋,缩了三分之二?那岂不是说原来你只有二英吋多一点?没想到你小子浓眉大眼的,竟是个短小男,怪不得当年上大学都不要到公共浴室洗澡!”林琅还待要笑,被李明明狠狠一瞪,才强行忍住,伸足将高跟鞋勾回,鞋子挂在足尖一颤一颤,显示她还是想笑。

“你不也是不去公共浴室!”李明明反唇相讥,“如今我弟弟再短,也总好过没有!”

林琅听了这话,似乎微微一怔,旋即又笑道:“好了,我工作很忙,你的情况也很著急,那我们就不说废话,先可以告诉你,能够治疗你这个后遗症的办法暂时还是没有。”

这要是之前,听到这话之时李明明早已开骂,可是如今面对这个美女,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没有你讲个屁”这种话来的。

见李明明没有接话,林琅又继续说道:“不过我的研究已经快要出结果了,现在还差一点,需要你的帮忙。若你能来帮我,那我便承诺,帮你解决你的问题,还你一个大阴茎!”

听见美女嘴里说出“大阴茎”几个字,真是有够奇怪,但考虑到这个美女曾是自己的损友,也就没什么稀奇。

李明明更关心的是:“帮忙?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是这样”林琅道“现在很多国家都在研究这个瘟疫后遗症,我们科研所呢开展研究最早,也最需要保密,所以这段时间的科研都是我一个人负责,上面的老板早就想找一个助手给我,可是我谁都信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相信一定没问题的!”

“就是说⋯⋯给你打工?还要做你的临床试验品?”李明明敏锐地抓住了要点。

“嘿嘿,被看穿了”林琅不好意思地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不过你也没得选吧”

李明明没回答,却问“有工资么?有社险么?”

他并不在乎这个,他只是已经决定了要来帮助这位旧日损友了。

又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又给她帮了忙,可以说两不相欠了,自己也少有一些内疚感。

林琅眼前一亮,在桌前拿起一叠纸张,连脚上的鞋都顾不上穿,便跳到李明明这边,对他耳语道“我就知道明明哥哥会帮我!”

李明明吓了一跳,他可很少与女性如此接近,现在林琅的胸部都挤到他胳臂上了,丰腴的感受让他心惊胆颤,就在这一瞬间他几乎要忘了这人曾是自己的损友,而只是一个美丽魅惑的尤物,只剩了不到一英吋的小弟弟当时就有了反应,可是长度太小没什么区别就是了。

可是他看了一眼那一叠说是合同的东西,满腔欲火便一下子被浇熄了,他艰难地将身畔的尤物推开,谨慎地问到。

“你确定这是劳务合同,不是卖身契?”

“卖身契?”林琅大眼忽闪忽闪地看著李明明,装无辜道“这不就是合同吗?”

有谁会在合同里写无条件加班还不收加班费的?

有谁会在合同里写愿意随时接受实验安排,参与一切实验活动的?

有谁会在合同里写在实验对象缺乏时,可充当实验对象,可对其施行人体实验,并自愿放弃救护权的?

有谁会在合同里写早午晚三餐都自费交通费也无补助的?

为什么连帮实验主管捏脚和买咖啡也要写在合同里?

李明明现在就恨不得将这“合同”摔在这损友,不对是死八婆脸上,这不是要玩我么?

林琅见李明明真的要生气,赶紧解释道:“跟你开玩笑啦,其实这是我为之前老板给我找的助手写的合同,就是要吓他走罢了。咱们是什么关系,你签了这个合同,我还能真这么苛刻地对待你不成?”

李明明还是不信,狐疑道:“你不是科研所的精英么?为何老板还要这么防著你?”

林琅秀眉微蹙,慢慢靠著李明明坐下,低声道:“就连你,咱们曾经那么好的朋友,都会因为我变过性,就好多年不跟我联系,别人对我又怎么不会另眼看待呢?老板们觉得我能力强,身分又特殊,不牵无挂的,说不定何时便会跳槽走人,因此便处处给我设限,你别看我外表光鲜,其实背地里过得很辛苦呢。”

“这次我跟老板签了对赌协议,只要我第一个研发出治疗后遗症的特效药,那我就能做集团的独董,这家科研所以后就我说了算,没人能再干涉我,可是要是被别的公司领先,我就要签下这个集团的长期协议,而且要在一年之内任那些老板们处置。”

“任⋯⋯任由处置是怎么样”李明明没料到这位昔日损友过的竟是如此辛苦。

“安啦,都是法治社会,大概不会⋯不会怎样吧”林琅强颜欢笑,可是眼圈圈却有些红。

上层圈子的老板玩得有多花,她虽没见过,也是有所耳闻的。

“好啦,我签完了,你可不能真让我做什么实验对象,否则我可要告你哟!”李明明忽然把合同往林琅面前一拍,最后一页上赫然签上了他的大名。

“你⋯⋯你怎么这就签了?!”林琅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忽然欢呼一声,粉臂环过李明明的脖子,在他胡子拉碴的腮边狠狠一吻,留下一个淡淡的唇印。

“你干嘛!”李明明差点吓得跳了起来“对我用美人计我也不会免费加班的!”

林琅见他的囧状,不由得噗呲一笑“小气鬼!美人计对你也没用呀,毕竟你”

她伸出纤纤玉手,用做了美甲的拇指与食指比了个“短小”的手势,忍不住又是噗嗤一笑。

李明明羞红了脸,恼道“你再笑!再笑咖啡也不给你买!”

林琅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动,原来这家伙是真的打算履行合同呀。

“切,咖啡钱姊姊还是有的,不劳费心”她装作满不在乎,但是说出的“姊姊”二字似乎软的要滴出水来。

“那么”林琅忽然又向李明明这边靠了靠,几缕发丝拂过李明明的脸上。

“捏脚⋯捏脚是可以为我捏的吗?”

听到林琅的细语,李明明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她微微向前伸出的双足,如贝壳般整齐的脚趾在半透丝袜下若隐若现,足弓翘起一个美妙的弧度。

林琅脸儿红红,双目亮晶晶地,似有一丝期待,声音却如蚊蚋更加细小。

“做女孩子穿高跟鞋好看是好看了⋯可是穿久了,真的有点酸酸的喔⋯⋯”

捏,还是不捏,这是一个问题。

新手习作,不喜轻喷,我只会写小甜文,不过tag里的内容都会有。

当然没人愿意看我就不写辣!

损友勾钩缠 第二章 >>
6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6 thoughts on “损友勾钩缠 第一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