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nything ♥

葬礼 第一章

目录

葬礼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If you have known the ending from the beginning, will you still choose to start the story?

如果你早已知道这最后一个音符的模样,你是否仍会选择演奏这华丽的乐章?

——Anything

小灵死了。

徐颜带着口罩,撑着伞,躲在远处,静静地凝视着那块墓碑,刻着小灵名字的墓碑。

今天的徐颜没有像往常一样将头发扎起,而是让这如墨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在自己的白色呢绒披肩上。

身着的一袭黑色长裙在风中飘动,时不时露出徐颜那双包裹着黑丝的纤纤玉腿。黑色的细跟高跟鞋稳稳的扎在泥地上,高挑的身躯不受秋风的任何一丝撼动,遗世独立,如同污浊的空气中盛开的黑色玫瑰。若有路人从远方走过,不经意间看见徐颜,大概会猜测,这是某位集团董事的千金,正在为病逝的父亲送终。

这片公墓被建在了半山腰的一块斜坡上,墓碑之间隔的很远,大家互不打扰各自永世长眠的灵魂。

天气并不是很好,秋风裹挟着细雨,如曼妙的女子般,用湿润的双手,一下又一下轻抚着柏树的躯体,每一次温柔的抚摸,柏树都用它微微颤动的身躯迎合着,树叶摩擦发出的呻吟,又似在隐忍地享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抚慰。

墓碑前站了不少人,撑起的伞黑压压一片,大家低声细语,掺杂着几声若影若现的呜咽。

其实大概猜一猜,徐颜也能猜到他们在说着什么:“年纪轻轻,多么活泼的女孩,怎么就突然出了意外…….”“唉,可怜了小灵的父母了,只剩一根独苗了。”“嘘,这话现在说…….不是很合适吧……”

“呵…….”徐颜冷笑一声,忍不住眯了眯眼,力图看清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神情。大家有哀痛,有冷淡,有静默,还好,大家都没有笑容。

徐颜挪开了视线,看向了远处如墨的丘陵。

很久以前,久到徐颜还没有蓄起长发的想法的时候,那时候的徐颜并不叫“徐颜”,而是叫“徐岩”。

徐岩很喜欢去图书馆。作为大型自习室,图书馆是一个比自己在校外租的小破房更适合学习的地方。

图书馆承载了徐岩备战考研的时光,那里有数不尽的练习题和背不完的思政,空气中弥漫着书本受潮后挥发的淡淡霉味,耳机里不断循环着《卡农》的经典旋律。就算是未有过这段经历的小灵,相信在听了徐岩的回忆后,也得承认,这是一段难忘的时光。

那已经是深秋,地上长满了落叶,昏暗的路灯像舔狗一样发光发热,忽明忽灭地闪耀着飘过的雨丝,浑然不知自己在即将报废前的最后时刻里,还在浪费着生命追寻飘渺无依的事物。就像徐岩一样,浑然不知自己如此奋力备考,最后也不过压线上岸,在复试中被sci第一作者卷死,接受调剂来到一个小破研究院,接受无良导师的压榨,沦落成为论坛段子的灵感源泉。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图书馆要闭馆了。

徐岩停下笔,摘下耳机,翻起倒扣在桌面上的手机。已经十点半了,再过半小时图书馆就要关门,然而高数习题还有十题没做,英语单词还有十个没背,今早刚默写的十大要点已悉数忘光,再看看桌上喝剩十分之一的元气森林,想想书包里十块钱一个的泸溪河夜宵绿豆糕,此时若是自拍一段视频,那妥妥的就是当代大学生大型破防现场。

再待在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与其透支这半小时挣扎着做做无用功,不如早点躺回床上,看会后花园的小说,再睡个好觉。

想到这,徐岩已经收拾好了书包,离开了座位。

走下楼梯时,徐岩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一声隐忍又急切的呼喊:

“同学,你把你的笔忘了!”

徐岩扭过头,看到了眼前这位穿着黑色呢绒大衣的女孩。

这是自相见以来,小灵对他说过的第三句话。

徐岩和小灵的第一次相见,大约是在这个深秋的两个月前,具体时间徐岩已经忘了。其实或许根本就没有具体时间,只是在某一天,徐岩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孩,似乎连续很多天都坐在自己对面的座位了。

这一块地方的座椅其实并不是很好,是图书馆某一次翻新后的淘汰货,椅背掉色,桌脚不稳,因此人少,成为了社恐的天堂,这个女孩可能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看中了这个位置,成为了常驻居民。

大家各看各的书本,各做各的题,互不打扰,互不往来。只是偶尔学累了,徐岩会抬头看一看眼前的女孩。

她,真的好好看。

高高扎起的丸子头完美地衬起自身的气质,八字刘海很好的修饰了脸型,下颌线让整张脸增添了几分清冷的感觉,挺直的后背展现着良好的仪态。

“如果,自己也能有……..”

徐岩摇了摇头,甩开不切实际的幻想,继续沉浸在书籍的海洋之中。

有时候,徐岩的目光会刚好和她撞上,在对视的那一刹那后,有时是自己先躲开视线,有时是她先低下了头。

直到今天晚上,在一次对视后,徐岩还没来得及低下头,她就站起身,款款向徐岩走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你有铅笔可以借我一下吗?”那女孩俯下身子,双手重叠压在桌上,淡淡的香水味轻轻撩动着徐岩的鼻尖。

徐岩点了点头,从笔袋中拿出了前不久刚花五十大洋买的三菱自动铅笔,递给了女孩。

“谢谢你。”女孩双手接过笔后,微微俯身鞠了一躬,也不做过多停留,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过了一会儿,女孩的桌上假设起了尺规,不知是在赶稿建筑图纸,还是在绘制工程制图。估计是今天出走匆忙,把铅笔落在寝室里了,或者是突然提前的deadline,让她不得不将未来的计划赶在今天完成。不论如何,徐岩都愿意向所有敢于选择工科的女生致敬。

然后,徐岩在不定积分中丢失了方向,在傅立叶变换中迷失了自我,失去了记忆,遗忘了一切。

于是就有了在楼梯间发生的这一幕。

“对不起,我把这事给忘了,麻烦你跑着一趟了。”虽说是出借方,徐岩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习惯性的说了些场面话。

女孩像是没有听到徐岩的道歉,低头看了徐岩接过铅笔的手,抬头突然说道:

“你的手…….好好看!皮肤也好细嫩!”

“呃…….谢谢夸奖?”面对这突兀的称赞,徐岩有些不知所措,尴尬地笑了笑。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枉费自己涂了这么久的芦荟胶。

“噗嗤…….你真可爱。”女孩忍不住笑出了声。

徐岩的笑容凝固,茫然,尴尬,又有点恼火,卡壳了两三秒后,徐岩决定直接走人:“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唉,等等,可以等我一下吗?那个,我也打算收拾回去了,待会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走回去?”女孩出声拦住了徐岩。

淦,这女人是要干啥?说话奇奇怪怪的,现在又想跟我这一个陌生男子一起走。

然而,鬼使神差一般,徐岩没有选择拒绝她,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等待她的离去,和再次归来。

于是,莫名其妙的,两人并肩走在了铺满落叶的人行道上。这是徐岩第一次和陌生女子压马路,浑身上下无不例外充斥着处男特有的拘谨。为了规避这种不自在的感觉,徐岩努力的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步伐上。不得不说,运动鞋踩在潮湿的落叶上,有种说不出来的舒适感。

“呃……不撑伞吗?”

“…….哦,对不起!”徐岩慌忙松下背包,拉开拉链,拖出了折叠自动伞。

轻轻一按,伞于夜幕中盛开,弹开了雨丝,弹开了灯光,庇护着伞下的两人。

“我叫薛小灵,你叫我小灵就可以了。”

“我叫徐岩。”

“嗯…….是颜色的颜嘛?”

“不是不是,是岩石的岩,山石岩。”

…….

每一段美好的邂逅,似乎总是在生活的某一个拐角处突然开始的。

小灵抱怨着这学期的线代老师根本不会授课,永远只会对着一份已经包浆的祖传ppt一个字一个字地照着念,某个食堂据说又有人吃出来不干净的东西,顺便热心的向徐岩提供应该避雷的档口信息。

徐岩吐槽着学校的实验室形同虚设,毕业即失业的未来,推荐小灵过一年后备战考研,或是在经济允许的话应润尽润,不管哪条路都比只拿这破学校的毕业文凭强。

两个人谈天说地,聊着并不那么隐私的生活琐事,讨论着并不那么明朗的未来。

“原来学长比我大一届啊,之前看学长那么可爱,还以为是和我同一届的呢。”

“不许说我可爱!”徐岩假模假样地凶了一句。

“嘻嘻~”

“不过我读书早,算下年龄其实可能就和你差了几个月,保不好我还得管你叫姐姐。”徐岩倒是在年龄和备辈分的问题上认真起来,一丝不苟地分析道。

“也是哦,我是八岁读书的,很多时候都比周围人大了一岁。”小灵若有所思,“多个弟弟,好像也不错!”

“你有兄弟姐妹吗?”

“嗯……有一个亲…….姐姐,唉,不过我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小灵叹了口气。

察觉到了语气的异样,徐岩扭过头看了看小灵,果然,原本笼罩在小灵身上那充满活力的光环已经略微黯淡了下来。

是家庭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看来是一不小心就触雷了呢,真有你的啊徐岩!

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虽然气氛中充满了尴尬的气息,但徐岩也终于能趁此机会好好的观察一下小灵的外表了。

粗略估计一下,小灵身高大概有一米六八,只比自己稍矮一些,在南方人中已经是坐教室后排的水平。

如此高挑的身材,配上清冷的五官,浅浅一瞥便让人如临幽谷,天生就是御姐的坯子。再搭上这件充满压迫感的黑色大衣,甚至称之为女王都不为过。

只是一开口就变得像小孩子一样。

一方面夸着自己的手细嫩,另一方面却拥有着让人羡慕的肌肤,如寒冬中的白雪,即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散发着白瓷般迷人的光泽。

而一旦笑起来,活泼和热情便如同春水流过,驱散了遭身凛冽的寒风,洋溢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温柔,从一个高冷的御姐变成了可爱阳光的邻家女孩。

“一人千面,这些应该远远不是你的全部吧……”徐岩沉思着。

不知过了多久,徐岩的耳畔重新响起小灵的声音:“学长,前面应该就是你们的宿舍楼了吧?”

“是的。”徐岩抬头看了看,“不过我是在校外自己租房子住的,所以其实还得再往前走一段路出校门。不过你们宿舍应该是和男寝挨着的吧?”

“是挨着的,学长原来是在校外自己租房住啊……”小灵若有所思。

这半小时的路程,就像是从指缝间溜走了一样,一不留神就无影无踪。现在,是差不多该分别的时候了。

“对了学长,可以冒昧问你一件事吗?”小灵收敛了笑容,有点正经地问道。

“啊?你说吧。”徐岩心跳不自觉开始加速。莫非这是突然要触发什么galgame剧情了吗?

“学长,其实你很喜欢女生,对吧?”小灵放慢了语速。

“啊…….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徐岩挠了挠头。

“哦……”小灵垂下眼帘,又很快抬起头,微微凑近了身子,直视徐岩的双眸如星辰般闪耀。

“学长,不如,我换个问法吧……”

小灵压低了声音,那一瞬间,徐岩想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魔。

“学长,其实你很想成为女生,对吧?”

雨其实早就已经停了,但天空却仿佛劈过一道惊雷,滚滚的雷声狠狠地砸向徐岩的胸口,紊乱了所有的一切。

一阵恍惚后,当徐岩回过神时,小灵已经走开很远了。

“学长再见!”

小灵不忘回过头,对徐岩挥手告别,为这次美丽的邂逅画上圆满的句号。而脸上重新洋溢的笑容,仿佛在证明刚才如同魅魔一般的低语,不过是徐岩的一场幻觉。

作者的话:本文几乎无h(因为不会写),且雷点非常多(来自某次做梦的素材,众所周知梦里什么都有…….),写的很水(第一次写文),慎入…….

葬礼 第二章 >>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7 thoughts on “葬礼 第一章

  1. 感受到是第一次写了(乐)
    大伙第一次写都比我强好多啊(悲)
    但是有这么好的文看也不失为一种美事(又乐)
    但是好短啊(又悲)

  2. 虽然是第一次写但是文字驾驭能力远超一般的新人,青春言情估计没少看(bushi)
    以为是个文科生结果看到傅里叶变换意识到可能是个理工科老哥。
    描述考研生活那个地方属实破防,仿佛看到了自己跨学科考研的悲伤未来_(:з」∠)_

  3. 是梦吗?说起来我好像也做过很多碎片的但是有趣的梦啊……下次抽空试着写出来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