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焦糖熊饼干 ♥

虫后竟是我自己 第一章

虫后竟是我自己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十几只如坦克般的巨型甲虫在枪兵们面前排成一排,宛如一堵铁幕。面对这些被称作“蟑螂”的怪物,陷入绝望的枪兵们开始疯狂地扫射着,骤雨般的枪声响彻整个战场。

坚硬的合金弹头在动能步枪的电磁加速下获得了巨大的动能,仅仅一发便可以轻松洞穿2米厚的墙壁。

在这巨大的火力压制下,“蟑螂”们的阵线竟然逐渐后撤。枪兵们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准备乘胜追击。他们鲁莽地冲出了掩护的建筑妄图全歼来犯的异虫。

然而枪兵们刚冲下高地,一群虫后们便立刻被几只王虫空投到了战场。紧接着一大群“蟑螂”从地下冒出,与之前退下的“蟑螂”会和。虫后们对着“蟑螂”们不断喷出了大量名为“有丝分裂酶”的黄褐色液体。被射成蜂窝的“蟑螂”们转眼便恢复如初。

在虫后们强大的支援下,“蟑螂”们不断地从高压分泌腺中喷射出高射速的绿色酸液。酸液如尖锐的绿色长矛,一瞬便直接洞穿了人类用高强度合金所制成的动力装甲。

被酸液熔化的合金装甲与碳化的血肉融焊在了一起,枪兵们绝望地发出恐怖的尖啸。此刻恐怕医术再高超的医疗兵也回天乏术,死亡在此刻甚至变成了一种恩惠。

熔化合金与血肉发出“丝丝”的主旋律,伴奏是枪兵们那充满恐惧的尖啸声。

这是来自地狱的华丽乐章。

黑红色的血水在地上绽开朵朵诡谲的花,焦黑的肢骸是这艳丽红花带刺的花茎,溅射的酸液便是衬托这花的青翠绿叶,空气中弥漫的金属与血肉的焦糊味便是花香。

这也许就是那无意间窥视到宇宙最邪恶真相的疯狂画师笔下的地狱之花。

这就是星际争霸2中虫族战斗的至高艺术!!!

陈鑫快速地打出了“/dance”,让自己的虫群在人族指挥中心的废墟上跳起了滑稽的舞蹈。这是他作为一个星际争霸2虫族第一高手(自封)对敌人的最高“致敬”。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后这是最完美的休止符。

“傻比就会这种狗招是吧!脑瘫是吧!”

“急了?急了?那也比你个废物强好吧?管你爹我用啥战术。臭傻逼!赶紧回家给你妈出殡去吧!”

陈鑫早已习惯了这种“高素养”的对话。他悠闲地拧开了电脑边的可乐,点开了下一局的匹配。

对于陈鑫来说,这样的骂战早已是家常便饭。而他这样的高手不仅在游戏实力上高出这帮菜逼一筹,在喷人的技术上也早已炉火纯青。“没有实力的废狗就不要来浪费你爹我的时间了。你爹我还要赶紧熬你妈的尸油呢!”

“NMSL!”又是一段毫无意义的谩骂,菜狗连骂人都毫无新意。

“没实力的脑残就别在这里送妈了!滚回去搓你的小鸡吧去吧!”

“我CNM!我CNM!我CNM!老子拿过冠军!臭傻逼知道赛场是啥样吗?”

“几个菜比组织的玩意也敢叫比赛,这年头菜逼都这么有画面感吗?可别出来逗你爹发笑了。”

“有种来跟你爹我打比赛啊!”聊天框里发来一串网页链接。

“不服的话现在就可以来波5啊,输了随便怎么惩罚好吧”陈鑫有点不耐烦的取消了匹配,跟这种废狗打五盘游戏是一种折磨,但是为了教育一下这个废狗也只能这样了。

“你爹我现在没空跟你打波5。有本事来这个线下赛啊!看自己有没有资格受邀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连比赛资格都拿不到吧!”

“怂逼!我要是选上你直播吃屎吗?”

那个傻狗已经不再回复了。「就这点心理素质还打比赛。」

「能选上这种菜逼的比赛八成去了也是单方面的虐杀,而且说不定还有奖金。」这么一想也挺不错的,虐菜还有钱拿。陈鑫顿时也有了动力。

陈鑫用虚拟机点开了链接,简洁干练的网页有点出乎陈鑫预料。作为一款上古RTS游戏的线下赛,主办方愿意花钱制作这样精美的报名网页就很离谱。

“太阳系三族争霸赛!Live OR Dead!!!”

背景海报是一张高清的太阳系行星动图。陈鑫草草看了两眼就点开了报名页面。

“本次比赛采用混战模式!主办方将会邀请三位实力超群的玩家进行混战。存活到最后的玩家将获得由主办方提供的本次争霸赛的特别奖励!!!还不快快点击报名按钮来一场惊心动魄的真实战争吧!”

“报名方式:请如实填写以下的表单!”

“注意:主办方有权对报名玩家进行筛选,获得资格的玩家主办方会尽快通知您!”

陈鑫将自己的战网ID和邮箱输入表单,并选择了虫族。然而当他刚按下提交按钮,网页便立刻跳转到了另一个页面。

“陈先生,恭喜你成为此次争霸赛的最后一位参赛者。你将化身为拥有纯粹肉体的强悍虫族去征讨你的敌人!战斗吧!我衷心祝愿你可以活到最后!祝你好运!”

“啊,这。。。”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仿佛比赛一直在等待他的到来一般。

还没等陈鑫回过神来页面就再一次跳转了,而这一次页面只是一个倒计时时钟。

“好了!我们快开始吧!”忽然响起一个女人声音,那声音似乎远在天边又似乎近在耳畔。陈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页面上的倒计时轮盘开始转动。……5、4、3、2、1、0

在1跳变为0的一刹那,屏幕开始花屏,并不时显示出各种扭曲的符号。电脑开始发出“咔哧咔嗒”的恐怖声响。

屏幕突然碎裂爆炸,黑色的液体从屏幕中喷射而出,瞬间便糊住了陈鑫的脸。黑色液体渗入眼中,迅速在陈鑫眼睛上形成一层厚膜,世界顿时变得灰蒙蒙一片,一切都变得无比模糊。陈鑫手忙脚乱地想要撕去脸上的黑膜。颤抖的手指碰到黑膜时,感受到的是如乳胶一般的触感。无论他如何用力撕扯,那黑膜都紧紧黏着在他的脸上。

慌乱中他想要大声呼救,然而还没来得及出声,刚张开嘴大量的液体便冲灌入口中和喉中,液体黏腻腥甜的口感以及石楠花一般的气味让他只想呕吐。

黑色液体在嘴里越来越稠密。这些液体并没有顺势流入食道而是诡异地滞留在了嘴巴与喉咙中,整个口腔与喉咙都被填满,并开始转变成某种弹软的物体。吞咽被阻塞的感觉不断袭来,嘴中形成的奇怪东西突然开始不断地抽动起来。这种噎到时既想呕吐又不得不被迫吞咽的绝望感竟让他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快感。陈鑫感到自己下半身可耻地硬了。那异样的快感,让他无比羞耻。

举起发抖的双手想要将嘴中的东西扣出来。可是当他手刚到嘴边时,嘴中物体的抽动瞬间变强,一股液体在自己口中爆炸开来。口中的异物像是喷泉般一下射出了巨量的液体,液体瞬间从口腔喷了出来。

“唔呃呃呃呃呃呃”,他大口大口地喷出了黑色液体。黑色的液体瞬间便包裹了他的双手以及下半身。然而喉中那奇怪的东西并没有停下,依旧疯狂地抽动着。

上衣和裤子在沾到液体时瞬间便被溶化,但是液体在接触到皮肤时却是那样冰冷。

黑色液体仿佛发现猎物般猛地裹住了陈鑫早已挺立起来的下体。宛如活物一般,怪异的液体开始疯狂搔弄着陈鑫挺立的下体。下体被不断收紧的液体弄的更加肿胀。黑色的液体顺势钻进了尿道中,前所未有的刺激让陈鑫大脑直接宕机。下体被填满的胀满感让陈鑫意识开始涣散,他的大脑已经无法处理来自口腔和下体这双重的刺激。小腹开始发胀,似乎准备将身体的精华全部泄出。然而由于黑色的液体堵住了道路,陈鑫不由自主地绷直了腰肢。

终于再也无法抵挡那胀满所带来的无比快感。坚挺的下体宛如一条黑色巨龙,一挺一挺地不断地渴望喷射出身体的精华。

黑色的液体像刚刚开始哺乳的幼儿一般,开始饥渴地将要喷出的精华全部吮吸吃掉。下体被紧紧地吮吸着让陈鑫全身开始发颤。

在吸食掉下体喷射出的精华后,黑色的液体也越变越稠密并将陈鑫的双腿双脚也紧紧地包裹起来。

双脚在被黑色的液体紧紧地包裹后,巨大的束缚感开始从脚尖一直蔓延到大腿上。脚趾被压力狠狠挤在一起,脚被挤得尖尖的,仿佛穿上了尖头高跟鞋般。巨大的束缚力让陈鑫的脚如芭蕾舞演员般绷得笔直。

陈鑫拼尽最后的理智挣扎着撑起身子想要逃出去,然而双脚刚刚用力,脚上便传来剧痛。被绷直的双脚根本无法支撑上身,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大滩的黑色液体上。冰凉的触感从胸部袭来,并逐渐向背部和臀部蔓延。

乳头在冰凉的黑色液体的不断揉搓下竟然渐渐变硬并挺立起来。双乳开始瘙痒并发胀,酥麻瘙痒的感觉让身体顿时软了下来。陈鑫本想用手来缓解下自己双乳的瘙痒和肿胀感,然而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臂。双臂在黑色液体巨大的束缚下,连打弯都无比困难。现在只能任由黑色液体继续蹂躏自己渐渐肿胀起来的双乳。

随着胸腔与小腹被液体包裹,呼吸也愈发困难,窒息的感觉让陈鑫的大脑意识更加模糊。

黑色的液体开始迅速蔓延至他的臀部。在液体厚厚包裹住他的臀部后,陈鑫感到一个软软弹弹的东西抵住了他紧闭的后庭。陈鑫想要大声尖叫呼救,那是他作为男生最后的尊严。然而嘴中不明物体依旧狠狠地在他的嘴里前后抽动着,时不时还会喷涌出大量粘稠液体冲满他的口腔和喉管。他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冰凉的触感从后庭传来,黑色的液体已经开始试探他的菊穴了。忽然一种冰凉异物探入的肿胀感从后庭传来,这种异物插入的感觉让他打了个颤。然而这些液体并不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他,

后庭的抽动以及胸部的肿胀感让陈鑫的大脑在轮番的刺激中宕机了。恐惧与绝望被抛诸脑后,有的仅有不停传来的阵阵快感。他只能发出喘息的声音,无力地爬在黑色液体上。翘着屁股,一下一下地前后扭动着,像一个被人后入着的荡妇。如果现在宿舍有人的话,在他们看来陈鑫就是一个A片中穿着黑色全包胶衣的性奴。

不知过了多久,在眼前一片灰蒙蒙的世界中,之前那个女声再次响起。

似乎是某种恶趣味,一瞬间全身上下所有地方突然失去了感觉。下体、后庭和胸部那无法满足的空虚感,这感觉比刚刚还要糟糕百倍。仿佛身体被人剥去了什么,巨大的失落感和无助感笼罩着陈鑫。

“欢迎呀!参赛者们!经过漫长的准备后,接下来三位就。。。。。。始对战了!希望大家。。。。。。象力,只有。。。。。。能获得胜利哟!幸存者可。。。。。。”

此刻的陈鑫根本没心思去听那个女声。巨大的空虚感让他不断地渴求满足自己无比饥渴的后庭和下体。

虽然无法控制双臂,陈鑫开始疯狂地扭动身体妄图摩擦自己的双乳来缓和那无尽的空虚感。突然胸部、下体和后穴的敏感点突然被拉满。仿佛大坝决堤,海量的快感瞬间就吞没了他的思维。

他陷入了无尽的白光之中。


陈鑫的意识渐渐清晰,眼睛似乎被某种乳胶一样的东西束缚着无法睁开。身体无法动弹,他感觉自己似乎身处一团粘稠的液体中。手臂似乎已经可以活动了,只是腰部以下依旧感到很麻木。他想稍微动动自己的双臂,在这粘稠的液体中双臂艰难地挪动着。

这时他触到了一些弹弹的东西,奇怪的是手指并没有传来任何触感,只是有被某种弹性物质勒住的感觉。

似乎是某种薄膜。他微微用力,薄膜便被弄破了。周围的液体顺势向身体前方流动,他被重重地冲在了地上。眼睛依然被勒着无法睁开,他将双手放在脸上,扯开了脸上乳胶一样的薄膜。挣扎着想要将眼睛睁开,入眼是刺目的白光,但仅仅只是几微秒他便适应了刺目的光线。宿舍的景象渐渐明晰起来。

宿舍里仿佛是爆炸了一般,地上墙上到处都是墨绿色的粘液,以及深绿色的薄膜。各种东西散落一地,弯曲变形的桌子和床铺也四散地倒在地上。四处散落的书和纸张泡在液体里,似乎正在被慢慢腐蚀着。

而眼前那双微微发颤的手,则被暗褐色有着淡淡反光的硬壳包裹着,手指则宛如昆虫的节肢一般变成了节状。指尖则是如刀锋般的尖爪。

“这———这什么鬼?!”

低头往下看,胸前长着一对奇怪的大包。看上去像是D cup的乳房,但是那坚硬的质感,似乎是被某种坚硬的甲壳包裹着。他试着抓住自己胸前的两个包,然而并没有任何弹性,甚至如金属般坚硬。

胸腔下方如蜂腰般纤细的腰肢变成了一节一节的样子,宛如昆虫的体节。小腹三角区现在一片平坦,平日与他携手作战的小老弟早已无影无踪。而两胯则长着两个巨大的镰刀前肢。下面则是八只蜘蛛腿一样的节肢腿代替,八只长腿无力地瘫在地上,相邻腿间由深紫色的厚膜连着。

这时一种怪异的瘙痒感从后庭传来,他扭动腰肢想要查看自己的后半身。而他眼中所看到的景象直接让他停止了思考。

自己后身现在是巨大的如蛹般的暗红色的肥大后尾,那似乎是这具身体唯一柔软的部分,暗红色的皮肤上布满了纹路,不知是血管还是神经,略有些通透的皮肤下似乎有些什么在蠕动着。

毫无疑问,他似乎变成了星际争霸里虫族的虫后。

他用发抖的右手轻触了下自己巨大的后尾,那唯一柔软的部位,也是唯一有触感的部位。似乎全身的神经都密集在了哪里,仅仅是碰触了一下他的大脑便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冲垮,四对节肢抽搐了一下,腰肢不自觉绷直了起来。

“啊额~~~”他的嗓子发出的是一种奇怪的女声,比女生声音要稍微尖锐沙哑一些。

只轻抚了一下后尾便喷出了大量液体,后穴射出时带来的快感比打手枪的快感还要激爽,并这种激爽并没有在射出后停下而是持续地刺激着陈鑫的大脑,手不受控制地快速揉搓起来,他瞬间进入了一个刺激不断叠加的恶性循环。

“啊~~啊~~~~~~~~~”他的喉咙丝丝地发出奇怪的声响。

他扭过腰肢将两只手都放在了自己的后尾上,快速地揉搓起来。后尾变得愈发燥热起来,隐约看见翘起的后尾穴口正在张合着不断喷出黑色液体。这后尾比少女的花蒂还要敏感百倍。

他嘴中不断发出奇怪的娇喘,身后的后穴不断地喷射着液体。黑色的液体像虫族的菌毯一般迅速将他脚下的地面糊住并开始蔓延。粘稠的液体布满宿舍的墙和家具后,迅速化为了某种深褐色丝状肉的样子,毫无疑问这就是虫族的菌毯。

渐渐地整个宿舍已经变成了某种怪物的巢穴。

陈鑫上身不断地颤抖着,口中喘着气。快感如浪水般一波一波冲击着他的大脑,此刻大脑一片空白,他已经什么也顾不上了,双手机械地快速揉搓着自己那肿大而敏感的后尾。就在陈鑫快要到达快感的顶点时,一个声音在脑中传来。

「孵化虫苔,已生成,幼虫虫卵,已解锁」

“啥?!”

脑中再次响起了声音。「产下虫卵,繁衍虫族,扩张领土」

「产。。。产卵!!!?」

本文可能有一点点怪,所以还请酌情阅读

求轻喷(;ŏ﹏ŏ)

6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焦糖熊饼干

新人写手,龟速码字中。。。另外我的XP系统很怪吗?(๑°⌓°๑)

27 thoughts on “虫后竟是我自己 第一章”

  1. 花嫁扎加拉?请务必写下去。另外,我在考虑要不要写一篇关于老男孩的(西湖雅座有请)GLHF

  2. 喷人这段是我大学室友打游戏时候骂人的话,我直接拿过来用了。

  3. 怪猎那篇我还在改,抱歉拖了这么久。因为有几个情节一直感觉不满意,一直在改,我会尽力赶紧发出来的。

  4. 天才,作者太天才了,虽然大家都管炸鸡叫萝莉,但是这么写出来(虽然是更涩涩版本的虫后)真是太人才了,感觉很期待

  5. 看一眼lsp们都在写什么?【望远镜】
    淦,好奇怪哦【地铁老人手机】
    emmm..再看一眼【望远镜(滑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