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ucienMio ♥

我的芭蕾人生 第五章

我的芭蕾人生 第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五章 茧

那次受伤,基本断送了我的芭蕾生涯。

并不是说伤愈之后就不能再跳舞了。

而是因为苏苏的离去,我一度丧失了继续跳下去、学下去的欲望。

受伤之后,我被送到了医院,紧急做了韧带手术,又把断骨接好,一只左脚被石膏和绷带捆得严严实实,如同一个茧子。

我妈就是这医院的医生,每次来看我都免不了要唠叨半天,说不该让我学芭蕾,现在弄成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不会落下病根。

舞蹈班的老师和同学们都来看我,他们非常内疚,认为不是因为让我穿足尖鞋,我也不会受伤。

不管谁来,我都只是陪笑着,应付着,觉得心里木木的,就像脚上的伤,开始的时候疼的要命,但时间久了,也就木木的,不大疼了。

因为苏苏已经走了。

继续阅读我的芭蕾人生 第五章

♥ 作者: LucienMio ♥

我的芭蕾人生 第四章

我的芭蕾人生 第四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四章 伤

开学了。

这是我作为一名初中生,作为一名县一中学子的全新学期。

重点中学就是不一样,不仅教学条件和师生面貌都非常好,甚至在我们的新生开学典礼上,教育局长都前来出席讲话。

我坐在开学典礼的礼堂里,看到那位四十多岁的女教育局长露面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

因为我见过她,还跟她说过话。

她就是苏苏的妈妈。

怪不得苏苏这么完美,原来她的妈妈就是县里的教育局长啊!

我心中非常震惊又有些忐忑,毕竟苏苏不仅给我辅导学习、教我练舞,还……还跟我早恋呢……

虽然我俩谁也没对谁说过我爱你什么的,但是都拉过手,搂过腰……还……还亲亲了……

继续阅读我的芭蕾人生 第四章

♥ 作者: LucienMio ♥

我的芭蕾人生 第三章

我的芭蕾人生 第三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三章 忆

从此以后,我与苏苏之间便有了一个小秘密。

每当上舞蹈课的时候,我都会在苏苏放在架子上的足尖鞋中,找到一张小纸条。

上面写着的时间,就是苏苏来练舞的时间。

如果我那时候能来,就在上面轻轻划一道,作为两人之间的秘密约定。

苏苏真的如约送我一双足尖鞋,还有一整套女式练舞服。

每次她跟我一起练舞,都带上两套衣服和两双鞋子,其中一套就是给我准备的。

虽然都是她穿旧的衣服和鞋子,但这已经让我惊喜不已了。

当然,要穿上这身女孩的舞服,特别还是在苏苏面前,我还是有些害羞的。

“嗨,这有什么啦,我小时候在别的培训班学习,班上的男孩子都是跟女孩子穿一样的练舞服呢。”

听了苏苏这么说,我才红着脸,其实心中很期待地穿上了这原本属于苏苏的连体舞蹈服。

继续阅读我的芭蕾人生 第三章

♥ 作者: LucienMio ♥

我的芭蕾人生 第二章

我的芭蕾人生 第二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二章 蔓生

当我来到芭蕾舞室,看到老师拿出的那套上白下黑的男式芭蕾舞服,其实心中是有一点点失落的。

因为那时我的心目中,只有穿着芭蕾舞裙和紧身裤袜,才叫跳芭蕾舞。

男式的练舞服下身是不包脚的黑色紧身芭裤,上身是带着一点花纹的白色紧身T恤,跟女孩们穿的连身芭蕾舞裙和紧身大袜有很大区别。

所幸芭蕾的练功鞋男式跟女式的差不多,都是尖尖的,瘦瘦的,带着软软的脚掌,这让我的心中少许有了些宽慰。

关琳老师没有发现我的失落与庆幸,她只是高兴地说:“佳佳你能来实在太好了,当时我买的这一套男式芭蕾舞服一直都没人穿呢。”

顺带一提,我的名字叫徐佳,是个男女莫辨的大路货名字。

老师教了我穿衣服和鞋子的方法,便让我去更衣室换衣服。

那是一个小小的隔间,我走进去关上门之后,发现墙上的格子里还有几件女孩们没拿走的衣服和鞋子。

其中放在较高格子上的,是一双与练功鞋完全不同的,缎面的带着绑带的芭蕾足尖鞋。

继续阅读我的芭蕾人生 第二章

♥ 作者: Y for 孕 ♥

后遗症 兄妹篇

后遗症 兄妹篇 – 蔷薇后花园

这本是《公司篇》和《小区篇》中的三段小插曲,但温馨的兄妹亲情和公司篇的黑暗风格太不相称,就摘了下来,改造成另一个形态。这三对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兄妹,但她们的羁绊早已超越了世俗,也不拘宥于情欲。看完这篇,再看《公司篇》,会有不一样的体验。

[言峰绮梦]

“为什么”沐筠言捏了下甜甜沾满其他人精液的残废断茎,那个已经不能被称为屌的细条,冰冷而悲凉地盯着眼前被玩坏的OL:“为什么,你要放弃它?”

小张在俱乐部见到不男不女的人妖甜甜时,就想说服董事长把甜甜改造成公司的肉便器。不过这个计划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现在的董事长,就是曾经和天华形影不离的小沐总。小沐总不仅不恨把自己父亲气住院的天华,还警告小张如果再乱搞滥交就把他打发到边缘部门去。小沐总,也就是现在的沐董事长,是一个特别正直、一丝不苟的人。虽然他几乎天天的板着张黑脸,但大家不得不承认这个在沐老住院期间力挽狂澜,成功把公司护送上市的黑瘦青年有脾气臭的资本。女员工们都说,自从公司前任两大帅哥纷纷失踪,小沐总突然就变得自信且独断纲乾,整个人都散发着不一样的魅力,面庞线条虽然依旧不够硬朗,但身上的荷尔蒙气质比以前更浓烈了。

继续阅读后遗症 兄妹篇

♥ 作者: ppcop ♥

缁衣玉女剑 第三十八至四十章

缁衣玉女剑 第三十八至四十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三十八章

听胜衣说的,阿铣脑中只觉得晴天霹雳一般。

“哎?!”阿铣差点嚷出来,静下心小声问着,“姐姐,咱们要去做娼妓么?!”

“对啊!”胜衣把她拉到街角僻静处悄悄说着。

“这……”阿铣虽然已经接受娘亲当初说的那些,也知道自己需要和男人交媾,但那也不是谁都可以呀!

“咱们是要去卖身么……”

“哎呀,铣儿你说什么呢!”胜衣拍了她小屁股一下,笑着说道。“咱们虽说是去倚门卖笑,但却是卖艺不卖身!”

阿铣虽涉世未深,但也知道那所谓的卖艺不卖身,多是为了诓骗女子来误入风尘的。

“胜衣哥哥,那些都是编来骗人的啊。”阿铣正色,一脸担心地说道。

“师哥岂能不知?”胜衣也不再玩笑,摸着她的小脑袋说道。

继续阅读缁衣玉女剑 第三十八至四十章

♥ 作者: LucienMio ♥

我的芭蕾人生 第一章

我的芭蕾人生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初萌

我第一次与芭蕾结缘,是二十年前。

如同所有的九零后独生子一样,我承载着全家人望子成龙的期待,从小学开始便奔波在各种补习班之间,以图提高一些学习成绩,能够考进县重点中学,再考进大学,成为广宗耀祖的“人物”。

直到有一天我们的小县城换了个教育局长,带来一些很新的理念。

比如说,素质教育,再比如说,特长生加分。

于是,考进一个好的初中,除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之外,还有了另一条道路,那就是成为特长生,掌握一门小绝活。

我妈是一名医生,她从小就是班里的尖子,倾向于不要搞什么歪门邪道,还是好好学习,用成绩说话。

但我爸是个小有成就的生意人,在这种小地方,出去吃饭喝酒是能被称作老板的人物。他却有不同意见。

“能加分为甚么不加?不就是特长吗?咱们儿子这么聪明,花点时间总能学一个,咱们家又不是没有钱。”

继续阅读我的芭蕾人生 第一章

♥ 作者: Y for 孕 ♥

后遗症 第三章pt2

后遗症 第三章pt2 – 蔷薇后花园

第二节有突破人类极限的重口味情节,不适合所有人,观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感到不适,可终止阅读,或在评论区留言

第一节 普通女寝

走进玉美人的房子,并没看到想象中满墙的粉色、满地的玩偶和吊环摇椅,而是非常普通的简装公寓。象牙白的墙壁和柜子旁,阳光和虫鸣拍打着珍珠白窗帘,一切都是夏天该有的味道。电视机前的的深粉色大沙发是大厅里唯一的粉色,像一只慵懒的小肥猪,惬意地躺在奶油中。这真是风尘女子的家吗?

玉美人放下包包,到厨房洗了洗烧水壶,跟天华解释:“香云楼那边也有员工宿舍,不过都是三四个人一间。这边平时我和小薇闲下来,会来住住,算是我们在这座城市里的家。”

小薇找了双她洗澡穿的拖鞋,让天华先换下脚上的咖啡色小高跟。仿佛看出天华在想什么,玉美人笑着说道:“干嘛,你以为窑姐儿的房间就得像情趣酒店那样?你看你这么喜欢做爱,你在家里还能天天用避孕套吗?”

如同其他的男人或者女人一样,天华也一直以为妓女的家就应该充满香艳的味道。但大家都忘了,小薇和小玉也都是二三十岁的都市打工人,和其他打工人一样想有一个逃避工作、适合自己生活放松的居所。虽然这居所里的确……有很多办公设备,不过那不是为了生意而制造猎奇的噱头,只是单纯属于两人的闺房之趣。亲爱的读者们,你的房间里没有吗?

继续阅读后遗症 第三章pt2

♥ 作者: ppcop ♥

缁衣玉女剑 第三十五至三十七章

缁衣玉女剑 第三十五至三十七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三十五章

这东都最初是纵长南北九里一百步,横宽东西六里十一步,是以被称为『九六城』。但经过不知多少春秋,早已扩了数倍,现如今是东西二十里,南北十五里。远超出一般城池的规模。

胜衣遥望着远处的宫城,又看着城中几座耸立的高塔,和更多平常难见的富丽楼阁。心中不禁感叹,到底是帝都,繁华景象与龙泉山不啻於云泥之别。

城中街道被分成一个个里坊,其中两三层的房屋比比皆是。朝阳下,整座都城都沐浴在晨光中,璨烂非常。

可阿铣看着眼前华丽景致,再想到一路走来,那些破败不堪的惨象,心中隐隐燃烧着一股怒火。

胜衣看着身旁的铣儿,转眼就明白他在想什么,低声说道。

“有些问题,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了的。” 牵起他的手,轻轻握住。“当初师父选择远离庙堂,可能也是对自己无力改变现状的一种失望吧……”

“嗯,胜衣哥哥,我明白的。”阿铣隐忍着心中怒气,只恨自己力薄。

继续阅读缁衣玉女剑 第三十五至三十七章

♥ 作者: ppcop ♥

缁衣玉女剑 下转之卷

缁衣玉女剑 下转之卷 – 蔷薇后花园

“吁……”一辆载着大垛稻草的驴车渐渐在岔道旁停住了。

“二位少侠!”赶车的老汉回身朝后边喊着,“前面封路,一时半会儿怕是过不了车嘞。俺得走另一个方向,你二位是去找间客店歇歇还是?”

不多时,车后跳下来两个明艳少年,一个身材高挑,蜜肤银发,一身白衣衬着灿然生光;一个略显娇小,肤白盛雪,黑衣黑发间更显肤色晶莹。不知为何,娇小些的少年,脸红红的,竟似有些害羞。

“多谢老伯!”蜜肤少年取了二钱银子递给老汉,“这几日麻烦您了。”

“哎!这怎么使得!”老汉摇手不收,“本就是顺路带你们二位,俺路上有人聊天作伴已经很足够了。”

“好了,您别推辞了。”少年强把银子塞在了老人手里。

“瞧这闹的……”老人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憨笑着收下了。“得,俺也不推辞了,现下这世道确实不好过,那就多谢二位了。”

“顺这大道往东,大概还有三百多里路才能到东都地界。”老汉想着说道,“前边不远有家打尖的食肆,两位少侠不如去那稍作歇息。”

继续阅读缁衣玉女剑 下转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