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九色雀的老公 ♥

七日 第三章

目录

七日 第三章 – 蔷薇后花园

人一天晚上大概会做5、6个梦,但一旦醒来,还能记得一个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晨曦的阳光从窗户外射进来,在被子上映照出一抹淡黄色的横杠,爬上我因为从梦中苏醒而有些惺忪的眼睛。

虽然柔和,但也有些刺眼。

我闭上眼睛,下意识想用手去揉捏这微微感到刺痛的双眼,却在抬起的动作里感到了肉体坚硬的阻力。

来不及想太多,耳边传来的呼吸声、背后传来的温度与大腿内侧被某个又热又硬的东西抵住的感觉顺着神经反馈到脑海中。

欸!!!

大脑在刺激下也是提高了开机速度,但不敢有太多的动作,害怕将身后之人惊醒。

下体炽热的触感最为清晰,再加上脑子里突兀回想起的梦境画面,白嫩的脸蛋一时染上了红晕。

我一般很少做春梦的,在还是男生时倒是巴不得做这种梦,但奈何节制不住欲望,所以没有机会遗精,没想到昨天晚上就做了,而且经过醒来的插曲后还能记的这么详细…

假的!我怎么会有这种欲望!

赶紧甩掉这种想法,脑子里又想起另外的两个梦来,他们一样记的十分清晰,就如同刻印在脑海里一样。

一个是类似心中的仇恨而产生的意想,一个是一名男孩的成长史。

成长过程中总有挫折,但也会有欢乐,乡下的水潭、泥泞的道路、高挑的油菜花、安静的课堂、说笑的朋友、落下的夕阳…

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个,但这更坚定了我变回男生的信念,就算不能,也应该是提醒着我是真真正正做过男生的人,不论多久都不应该忘却这个事实。

我从不相信世间有什么绝对的事物,如果有可能,我必然会去寻找变回来的希望,现在不去想只是应为还没有接触源力的世界。

这就是这个梦的启示吧。

至于前面的梦,仇恨的来源估计就是这什么朱雀血脉带来的,如同昨天的梦一样…好痛!

愤怒、不甘、怨恨、不解…种种负面情绪在我回想起的那一刻迅速充斥进脑海。

昨天梦里的那句话再度在我耳边萦绕,如同恶魔的低语,刺耳又漫长。

使我头痛欲裂,思维顿时涣散,眼神也逐渐失去了焦距。

变了天,变了天!从此四不再是四,天不在是天!都是叛徒!都是叛徒!我等不甘!我等不甘啊!

除此之外,还有一阵阵柔和、庄严肃穆的念白声参杂再其中,那是天使的关怀,给我带来治愈。

但只是很小一部分,对我来说即是缓解,亦是折磨。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也顾不得是否会吵醒身后的男人了,双手猛地抽出按在头上,希望能缓解一丝痛苦。

我的意志此时就如同风暴里的一叶扁舟,在海浪的击打下摇摇欲坠。

紧咬着的银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好…痛…要…报仇…要…报仇!

仿佛将要入魔一样,不满的情绪如同风暴中的海水,在小船的漏洞下,慢慢渗透。

也许只是过了一会儿。

一缕圣光从脑海穿过,抹平了风暴,完善了缺口,令那些负面的情绪消散不见。

“绫儿,你没事把!”

关心的、焦急的,却不算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天旋地转中,我被翻了个身,还未聚焦的眼睛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面庞。

稍微愣了愣,我吞吞吐吐的说道:“没…没事。”

直到意识全部回笼,我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对于刚才发生的事,仍然心有余悸。

“没想到露家的怨气会这么大,这下麻烦了。”

轩辕羽叹了口气,将我头上的手拿下,又紧紧的抱了抱我,看着我有些痴痴的脸安慰道:“这种事其实是我预料之内的,残留的正统朱雀血脉必然会带着整个一脉的怨恨,它会侵蚀一个人的心智,让其变成为了复仇不择手段的傀儡。所以说就算你拒绝了我,还没有被其他源力者杀死,也会因此变成一个六亲不认的怪物…是我不好,再你接受了我的要求后还遭受了这种事,抱歉。

“但按理来说不会这么快发作才对,除非…你本身与朱雀血脉就十分契合。”

虽然说我其实并不厌恶被男生抱…因为没变成女孩子之前也是双性恋啦,但是回过神来一想起那个梦,我又觉得是不是应该节制一点,这样一点距离感都没有,总是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又不是真的成情侣了。

稍微远离了他,虽然还是被他逃不过他的手臂范围内,但是好歹有了距离感,我这才问道:“其实我昨天就梦到过这件事了,只是昨天是在梦里,以后不会天天都这样吧?”

“昨天?!”轩辕羽难道的露出惊讶的神色,一只手摸着下巴,似乎在犹豫有些话要不要说。

“问题很严重吗?”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他仔细看了看我,嘴里呢喃着我听不清的话,随后又坐起身,将我也拉起来。

只感觉在身体的四肢百骸流过,我迷茫的看着他。

“问题不大。”

他比了个OK的手势,嘴边又恢复了经典的笑容,在我又想说什么的时候又加了一句:“有我在,问题不大。”

刚到嘴边的话又被压了下去,这意思不是说离开他问题就大了吗!

“所以我是与血脉契合度很高是吗?”

“暂时来说,是的,所以你每天都会自动融合朱雀血脉,理所当然的也会加速融合里面蕴含的感情,而且会越来越严重,要不是我就在你旁边,你就被侵蚀殆尽了,就连我也压制不了。”

“那…明天是不是更加严重…这不是你为了将同床共枕合理化的借口吧。”

“不是借口,我只是纳地载物境,照情况来看,不出半个月,我也难以压制。”

“那你还真是没有用,还以为你是龙傲天那一类的人呢。”

“呵呵,有没有用你现在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不行,现在是早上了,去做早餐吧,小羽子。”

“这么说话,不怕晚上被我报复,昨天不知道是谁那么主动…”

“闭嘴!不许提昨晚上的事!”

……

洗漱完毕,又吃过早餐之后,我穿着昨天的连衣裙就和他一起出了门。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昨天这件白色的连衣裙最合适了…其实最主要是没有其他的正式场合可以穿的衣服了。

但再怎么样也演示不了现在的尴尬,让我有些走不动路,走两步停一步,连怎么解释的话都没有想好。

看着一旁悠闲的轩辕羽,虽然知道跑不过,但退缩的心情依旧不减。

“喂,小羽子,你觉得我待会见了父母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啊?”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喽。”

“什么啊,我又没有犯罪,你给我出个主意。”

“我哪有什么主意,难道要我告诉岳父岳母他们有源力这种东西?”

“好主意,那就这样说好了!”

“说的简单,要是他们无意间泄露出去,再被某些怀着邪恶目的的人大肆宣扬,整个凡间都会乱的,而且你和你的身边人也会被更多人注意到。”

“这不是有你在吗,你最有用了,就帮帮忙行不行。”

“早上不是还说我没用吗,怎么现在就改口了,绫儿原来喜欢口是心非吗?”

“对了,我的身份证明是不是也要变一下了,这不是会很麻烦,还有你的身份也是。”

“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件事传不出去的,御四家存在了几千年,势力不是你能想象的,至于我的身份,就是未婚夫啊。”

“你…暂时不要那么快…至少不要明说,就让他们猜去。”

看着路边的超市,我拉着轩辕羽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小羽子,是时候展现你的钞能力了!”

……

水仙小区。

打开大门进入楼梯间,我抹了一把汗,感受着楼梯间清凉的冷空气,巴不得立马立马贴在墙上。

虽然是打车来的,走路也只走了几分钟,东西也不是我提着,但是这夏天实在是炎热,比昨天热的不是一星半点,几分钟的路程也让我流了一身的汗。

“你怎么没事啊?”

我扯着裙子的领口不停的扇着风,看着左右手都拿满东西的轩辕羽,有些疑惑的问道。

“因为源力者会自动适应温度,绫儿也没问,我倒是忘了。”

他略显歉意的说道,手指微微一动,一股明显的寒气便拍打在我身上。

“啊~舒服!”

感受着温度刚刚好的冷气,我舒爽的叫出声来,接下来爬七楼也不用热的趴下了,而且连衣裙上面的汗也被吹干了,倒也没有异味。

“现在开始,你就说人形空调了,我没说关就不要关,懂吗?”

我调侃的说道。

“好的。”

他点了点头,也没有一点怨言,只是提着东西跟着握慢慢往上爬,虽然不知道他有哪些朋友,但是这样子要是被认识的人发现,一定会惊掉他们的下巴。

看着眼前熟悉的木制大门,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呼~”

变成了女孩子后体力也降低了不少,现在连爬个七楼都被累的气喘吁吁的,还好不热。

我弯腰撑着腿,让自己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扭头对着旁边的轩辕羽说道:“待会记得注意一下言行,不许叫岳父岳母,知道没有。”

寂静……

他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我顿感不妙,这货不会不听劝吧,本来向父母解释自己变成女孩子就已经很难开口了,要是他再插一脚,我估计能一头攒死在墙上了。

然后明天的头条就是:震惊,一女子竟…

这还是好的,有他在估计还会被压下去,就这样默默消逝在人世间。

不行不行,我连忙斩断着幻想,又向她说了一遍。

“绫儿,这个要求?”

他不怀好意的说道。

我想也不想立马点头,比起要求什么的,还是父母眼中的形象更让我在意。

得到他的同意后,我深吸一口气,让他把冷气停了,随后抬手敲了敲大门。

“砰砰砰!”

“谁啊?”

里面传出了一个妇女的声音,是母亲的,3、4个月没见,再听见这声音真是充满了亲切感…但是我突然就退缩了,因为我的声音早就不再是以前的嗓音了。

“谁啊,怎么不说话,是李大爷吗?”

我转头看着轩辕羽,想要寻求一些帮助,但是马上又转过头来。

这是我的事啊,找他有什么用,真是一下子就变成笨蛋了,他现在肯定在看我笑话。

暗骂自己没出息,我鼓起勇气,在第三声询问到来之前朝里面说道:“妈…是我…”

“妈?我不记得有一个女儿啊?”

里面的脚步声由远到近,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咔嚓”一声,门应声而开,露出了里面面带皱纹却身材较好的女人,她穿着围裙,手中还拿着锅铲,让人不难猜出她刚才一定是在炒菜。

熟悉的身影,亲切而又令人温馨。

我的心里最初是激动的,最能给人带来希望都无异就是牵挂的亲人,何况还是自己的母亲。

但看着她如同看陌生人一样审视的目光,我的表情又逐渐变得尴尬起来。

“哟,瞧这女孩,长的真水灵,你是谁家的女儿啊,是来找谁的?”

不过审视过后发现并不认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后,她又热情的说道,她总是那么乐于助人的。

我低着头不太敢与她对视,磨磨蹭蹭的开不了口,但也不等我开口,她又将视线看向了拿着大包小包的轩辕羽,脸上都露出了欣赏的笑容。

“唉呀,这小伙子,怎么背这么多东西,累不累,我也没听说过街坊邻居有这么帅气的小孩啊,是谁的远方亲戚来探亲的吗,是不是找不到路啦,有问题就跟阿姨说,阿姨可是我们这一带的百晓生。”

“你们这一对,郎才女貌的,还真是绝配,小伙子的帅气,女娃子还水灵,也不知道谁家糟了这福气,也不知道我儿子什么时候能带个这么好看的娃娃回来。”

“对了,你们多大了…”

这说的怎么跑我身上来了呀,这嘴还是和以前一样,刚才还当陌生人审视来着…不过不能再让她继续说了,后面肯定要说我的黑历史了,这种东西可不能给轩辕羽听到。

“阿姨。”

“妈!”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是我和轩辕羽的。

啊?他突然说什么话呀!

我一时有些愣住了,下意识看向轩辕羽,母亲也一样,但她的目光很快又回到了我身上,她最在意的还是那一句“妈”字。

“小姑娘,你刚才叫我什么?是不是认错人了?”母亲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纵使她再怎么想也想不起自己或是其他什么亲戚会有我这样一个人。

轩辕羽识趣的闭上了嘴,用玩味的目光看着我。

虽然现在很不爽,明明可以再拖一会儿的,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没认错,妈,我是陆林…”

对视着她的眼睛,我脚指蜷缩,不好意思的说道。

母亲的表情不断变化,疑惑、震惊、愣住、更疑惑…感觉到她的CPU烧了,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两只眼睛还在我和轩辕羽身上来回巡视,但就是找不到一点像我之前男生时的影子。

随后…她的神色又突然变得慌乱,一只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拉住我的手说道:“你们是陆林的朋友吧,我儿子…”

欸欸欸,这不对了,我还没死啊,怎么一下子就想到这个点上了,你当我们是骗子都行啊!

“不是,等下,妈…我真是陆林啊。”我连忙打断她的话,“现在这样子只是有些不可抗力才…总之一时半会说不清,我们进去再说吧!”

“阿姨,至少我们也是来拜访你的,不留我们进去喝杯茶吗?”

轩辕羽也在这时候送上助攻。

场面沉默了两秒钟,母亲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边让开路让我们进去,一边又往里面叫道:“喂,老头子,家里来客人了,快出来迎接一下!”

我熟练的走进去换上拖鞋,一眼就看见了躺在沙发上,两脚搭在玻璃矮桌上,手里拿着报纸的背影,此时他也是转过头来看见了我。

收起脚,放下报纸穿上拖鞋,他快步来到我的面前。

还以为认出我了,我刚想打招呼,就被他看也不看的略过,这让我有些尴尬。

“老婆子,谁啊?”

他看着母亲问道。

他的面庞黝黑,身体有些微微发福,却并不很胖,而且身体很结实,这与他的工作有着密切的联系。

父亲早期是在老家务农的,但是在我越来越大后,为了方便读书,又带着我们来到了城市里,找了份销售的工作,左跑右跑的晒黑了身子,家里的经济几乎都由他一人承担,是绝对的顶梁柱。

母亲指着轩辕羽说道:“是客人,先去帮别人拿点东西。”

“哦。”

父亲呆呆的摸了摸头,看着轩辕羽连忙迎了上去,嘴里还有些惊讶的说道:“哎呦,这这这,拿这么多东西干啥,这大热天的,你看看。”

哼!

我垮起脸,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在自己家里被自己父母无视,这个感觉一下子就将我的不好意思给冲的一干二净,心里满是失落感。

就连母亲暂停做饭,父亲暂停看报,都在在沙发上坐好后,两人也是围着轩辕羽问东问西的,我倒是成了一个透明人。

不过轩辕羽的口才倒是挺好的,而且也按我说的恭恭敬敬的跟他们说话,倒也让我好受不少,至少不用自己说出口,心里还有些感激。

什么嘛,这不是挺靠谱的吗。

他先是解释了自己的来历,又提出了源力这个概念…虽然父母不怎么信,随后又解释了他和我的关系,最后又左拐右拐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并坚定的保证了他说的一定是实话的事实。

“你说的是真的,这个小姑娘真是我的儿子?”

母亲激动的指着我,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就算你说什么源力什么的东西,世界上真有这种力量?我活了40几年从未听说过啊!”

父亲也面色低沉的说道,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当成傻子了一样。

“事情就是这样,你们会觉得不敢相信也是因为不知道源力的力量,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但不论是为了你们自己的安全还是为了你们儿子的安全,最好都不要说出去,至于她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儿子,你们自己自然有证明方法。”

轩辕羽面色平淡的解释道。

一时间,父母两人的目光都看向我,我知道这是我出场的时候了,不过我又看了看旁边的轩辕羽,还是决定避开他。

“他说的都是真的,妈,我可以证明我是陆林,以前的事我都还记得,有些事只有你跟我说过,不信你跟我来。”

我说着,在二老的目光下,拉着母亲就一路来到了他们的卧室里,把门给反锁,往床上一坐,就开始解释。

起先她是完全不信的,还说着要是“我”策划的恶作剧或者“我”出事什么的完全可以在这个时候和她说,如果是拍视频的话,她也配合,只有对我是不是陆林的事只嘴不提。

但在我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加上360度托马斯大回旋,再加上阿姆斯特朗回旋加农炮,再来一手龙场悟道…东扯西扯了数十分钟,把事情经过都和她说了…除了那些不好说的事情外,给我累的嗓子都冒烟后,我才终于以微弱的优势说服了我的母亲。

她的表情有些怪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我总感觉她似乎并不怎么为自己唯一的儿子变成女儿而感到失落 ,还有些开心是这么回事?

莫非…不,不可能吧!

“妈,你难道没什么想说的吗?你的儿子可是变成了女儿啊,以后家里可就没有我这样活泼的人了,而且以后你也见不到你儿子带着女朋友回来了呀,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伤心啊!”

我装作悲伤的倾诉着,换来的却只有她拍着我的手背,脸上带上了灿烂的笑容,恨不得早早这样的话语。

“好!好!好!老天有眼,我伤心干什么,我高兴还来不及啊!”

“你个小崽子从小到大有多折腾人你知道吗,你爸和你妈我啊,早就想再生一个女儿了,可惜老了没有精力养,现在你变成了女孩,正好满足了我们的愿望!”

“你瞧瞧你这模子,还好看,比你妈之前漂亮多了,小胳膊小手的,这脸蛋,就和瓷娃娃一样,可惜就是胸太小了。”

“还有这声音,甜甜的,多讨人喜欢,这可不得让你父亲也高兴一下?心里一下子就从恨不得让你早点成家立业,早点滚了好,变成了恨不得一直陪在母亲身边了,这多好啊!”

果然,在拍我手时我就知道不妙了,看她那高兴的样子,我就一阵心痛,哭都不知道到哪里哭去。

“妈,怎么这样,我可是你儿子啊!”

“儿子,什么儿子,妈现在只有女儿了,儿子养了17、8年,现在开始养女儿怎么了,你小时候回来总是一身脏,小学时老是喜欢外跑,初中了学习不认真,高中了还喜欢玩手机,除了长的好看点有什么用。”

母亲不悦道,但看着现在的我有止不住的发笑,扯了扯我的脸皮,恨不得将我抱在手心里,和之前还是男生时的待遇完全不一样。

“现在好,生儿育女,哈哈哈,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事,真是老天爷眷顾,以后过节了肯定给祂老人家多上两把香,呵呵。”

“这是老天爷保佑吗,生儿育女也要在乎我的感受吧,而且我哪有那么差,别老挑我的黑点说啊…还有,你难道不要抱孙子了吗,你以前说的要是早些抱孙子就好了的事就这样忘了吗?”

不知道怎么反驳的我直接放出了大招,就父母的思想,不可能不喜欢小孩子,不可能不希望我传宗接代才对…

“你变成了女孩子难道就不能抱孙子了?还是你不能生?不行,我得好好问问外面那个小伙子!”

“妈!你怎么想的啊!我做了这么多年男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给别人生孩子啊!这种事情不是很奇怪吗!”

我连忙拉住母亲的手,不让她出去问这种事。

蚌埠住了,母亲到底怎么想的啊,以前发现我从同学那里借了本伪娘的小说都给我骂个半死,饭都饿了三顿,还痛斥我思想不健康,差点连书都撕了,现在怎么变成了女孩子还巴不得我给别人生孩子啊!

“以前是以前,都过去了,我看外面那小伙子就挺不错的,你们又是一起来的,是不是有什么故事,跟妈说说,我给你出出主意。”

“才没有,而且我不喜欢男生,你的思想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

刚才不是还恨不得一直陪在你身边吗,现在就张罗着要出主意了,这要是知道他还给你们买了房子和车子,而且价值不菲,岂不是要转手就给我送出去。

唉,一片孝心倒是坑了自己,真是的…肯定是看短视频看的,害人不浅啊!

得了,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老祖宗这句话说的真对。

母亲倒是没想那么多,在我质疑她后,又拉着我回到了客厅,看着交谈甚欢的爷俩,好好把我安置在轩辕羽旁边后,又把父亲给拉进卧室里去。

这个过程中那可是亲切啊,太亲切了,我这一辈子没见过母亲这么亲切过,真是欲哭无泪、欲言又止、欲罢不能…不好意思,这个倒是没有,总之,我要是还是男生,估计一辈子都见不到她这种表情,让我自己都嫉妒自己。

“喂,你们怎么聊的这么开心,你没有跟我爸说什么吧。”我紧盯着他说道,但他的的眼神却没有看着我,这让我莫名的有些不悦,“直视我,栽种!”

“你说什么?!”

他有些生气,眼神突然聚焦到我身上,让我发自心底里感到恐惧与阴寒。

“没,没什么,对不起…”

我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别人又没做错什么,就算有气也不能这样说啊…不过第一次见识到他生气,好恐怖,眼神就像刀子一样,如果再狠一点,我估计自己会被他的气场当场吓的直接晕过去,这真不是开玩笑。

“抱歉,是我激动了,刚才一时间沉浸在了其他事情上,还没反应过来,绫儿你应该没事吧?”

他在发现是我后,也是川剧变脸,关切的问道。

这倒是给我整不会了,我那种语气…结果他还和我道歉,这是不是太放纵我了啊!

“我没事,刚才是我太激动了,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你不用道歉的,呵呵。”我嘿嘿的笑着,“对了,你刚才和我父亲谈了什么东西,怎么我一出来就看见你们其乐融融的,就像相见恨晚的老友一样。”

“你问这个…倒也没有什么,只是一些工资、风景、国家政策、城市交通和小汽车等方面的内容,岳父大人倒是对这些挺感兴趣的,指出的问题也是一针见血,这是值得我去反思的事情。”

“这样啊,呼~还好他还不知道我是他儿子这件事,不然和你聊的可就不是这样了,不过你说的这些话题也是父亲老生常谈的东西,我对这些很少研究,和他说不过来,没想到你却能和他畅谈,父亲也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是我的岳父大人。”

“待会他们回来可不要这样叫,还是和刚才你和他说话时一样叫,而且不论他们两个对你说什么你都不能表现出很喜欢我的样子,特别是他们问我们有没有什么密切关系时,这可是很急的,记住没有!”

“绫儿,这可让我有些为难啊,我只是答应你不会明说我们的关系,如果岳父岳母自己有意撮合我们,那可不是我能做主的。”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不会想说得~加~钱吧,也不是不行,不论怎样,先帮我挡住这一波,要什么代价你随便提…对了,要在我认为的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呵呵,可是我觉得如果岳父岳母问我喜不喜欢我,我要是说喜欢的话,然后再编一点小故事,我的行事会更加方便呢。”

“唔…就算我求求你了,我暂时还不想他们这么快知道啊,要是他们对我可能在男生时就不反感男的,那么有朝一日变回来的时候,我会被他们嫌弃的啊!”

“没想到绫儿还是抱着变回去的幻想,也好,这也能作为你努力的动力…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就答应你这一次,只要你主动亲我一下。”

他说着,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唇。

要我主动这件事…

我感到有些羞涩,扭头看着关闭的卧室门,心里又有些着急,最终还是坚定的亲了上去。

没办法,先缓解燃眉之急再说。

由于时间紧迫,我还没有发现他话里的陷阱,直到父母亲后面再次提起来时,我才后悔莫及,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抱着他的脖子,樱桃般的嘴唇覆盖在他的嘴上,之前做这种事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在主动挑起我,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次,技术还是十分的青涩。

他也不动,真的就完全交给我来操控,但我在亲上去之后脑子又因为第一次的羞耻感、父母随时会开门的紧迫感、完全没有昨天被他亲一样的无力感而变得一片空白,只知道照着以前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只拿唇瓣反复接触。

唔~这样应该好了吧,我有些想退缩了,我知道这肯定达不到他说的标准,但是我真的尽力了,而且父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要是被他们发现了,那我不就是白付出了吗。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想法,他的舌头伸出来勾了勾,示意应该这样,他自己却还是没有动。

我看着他的眼睛,俏脸又红的有些不像话了,但又不得不照着他的提示去做。

舌头缓慢的朝着他的口腔探去,要是让我自己来做,理智占据上风的情况下,我还是有些抗拒的,所以舌头进去后还有些不敢与他接触,就算接触了也不会纠缠在一起。

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似乎令他很不适,似乎察觉到什么一样,他用手揽住我的头,几乎就是一下就夺走了主动权。

突然的变化让我下意识想退出来,但完全无法和他的力气抗衡,脑子里想了想有放弃了这个想法,让他来也好,至少可以快点结束。

“嗯…唔唔…唔嗯…哈~那个…这样就可以了吧。”

趁着喘息的时间,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身子还有些发软…虽然不好意思说,但是他的技术确实好,经过昨天的适应,要不是有一部分精力一直要注意父母的动向,不然随时都会沦陷了…以后不能随便答应他这种事了,一般情况下我真的没有主动权。

“还不够哦,都说了是你主动,结果最后还是麻烦我了,所以要有惩罚。”

说着,在我没有反应过来前又再度袭来。

我的手还揽着他的脖子,在这种体位下根本收不回来,明明已经有过一次了,父母他们那里哪里说的了那么久啊,会被发现的!

用牙齿轻轻咬了他一口,本想提醒他一下的,结果却更激发了他的凶性,丁香小舌被他牢牢掌控着,根本无处可逃…呜呜呜,混蛋,臭不要脸的说话不算数,不要这样啊!

每当我想挪开头时,都会被他用手按住,虽然不痛,但却让我只能看着他被动的接受这一切,而且身体还没有力气,真是太糟糕了这样子。

“嘎吱~”

开门的声音传来,父母有说有笑的身影走了出来,特别是父亲,对于母亲说过的话那是一个劲的点头,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在他们开门的那一刹,来不及多想,我连忙转过身子坐好,其中没有遇到一丝阻力,轩辕羽这家伙早就收回了手,和一个没事人一样看着出来的父母。

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两只手肘搭在腿上,手指打着转,脸颊绯红,嘴里还喘着气,被我尽力压制不发出声音来。

混蛋啊!他肯定早就知道父母要出来了,却故意还亲上来,这种刺激…唔,先希望父母发现不了吧!

父亲从卧室出来后,看着低着头的我,激动的小跑来到我旁边坐下,用手搂住我的肩,高兴的说道。

“儿子,原来你真是我儿子啊!哎呀,没想到你真变成女孩了,哈哈哈,好啊,好啊,我等这一天好久了,刚才还不信,现在我信了,以后啊,你爸我就是有女儿的人了!”

但是他高兴是他的事,我现在也没法和他说话啊,反而因为他搂着我的肩而更加紧张。

见我没有反应,父亲也没察觉到不对,还是自顾自的说道:“听你母亲说,你现在名字叫陆绫是吧,好好好,这是好名字啊!”

其实是露而不是陆啦,连姓都变了,要是你知道了岂不是要气死,还好,反正不写出来也发现不了问题,而且露绫也只是我在外人面前的名字。

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我的紧张感也逐渐消散,不过还是不敢说话,我现在气息都还未平复,要是说话就暴露了。

但是要是不说话,再怎么样也会被注意到吧,特别是母亲,以她查看细节的能力,要是被她看到我还有些微肿的嘴唇就完了。

轩辕羽,还不救场!

我有些心急如焚,明明刚才还骂他,但是突然有问题又还得依靠他来解围,这真是…

好在他还是有点义气,一开口就吸引了父亲的注意力。

“伯父,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知道现在有些唐突,但已经是中午了,有什么事可以先吃完饭再说吗,刚好我们两还有话没说完,你可不能把我忘了啊。”

父亲抬起头,欣赏的看着他,也没有露出一点不满,站起身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笑着说着:“好,那咱爷俩就接着聊,小羽,我们说到哪里了?”

“是关于最近国家涨工资的事,伯父。”

“哦,想起来了,说起这个啊……”

听着他们聊起来,我才有时间好好平复气息,母亲听见轩辕羽的话后也去做菜去了,现在来说,我是安全的。

不过…父亲这态度,我不过才离开几个月,怎么都巴不得我变成女孩子一样,虽然我知道父亲喜欢女儿,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开心吧,而且和轩辕羽聊的语气,明显也是看上他了啊!完蛋了,完蛋了我!!!

就连已经

就连平复了气息之后,我也低着头,不愿意去面对这个事实。

……

跑掉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只要我还在这个家,那么就少不了遭到得知一切的父母的盘问。

但有一说一,能不能别像开军事法庭一样啊,该吃饭吃饭,一点饭不动,就抓着我问,怎么,是我犯罪了?

没胃口,对他们的问题也有些爱搭不理,有时就全权交给轩辕羽处理。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还有个朋友给我发消息过来了,是我初中的同学,关系不错,值得一提的是她还是女孩子,以前我还追过她。

今天上午的消息,只有一段话,但就是这一段话让我感到无比的惊悚,像是被老虎盯上了的羔羊,知道老虎的存在,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但却始终也跑不出它的视线。

背叛者,轩辕,太初古脉,华月尊陨,露家弱,非王镇压,朱雀哀!

背叛者,轩辕?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这两天遇到的怨言都是对轩辕家的,其实轩辕才是屠了露家的人?

那为什么他早上会帮助我,而且要真是轩辕家做的,那么他在发现我是,早该把我杀了不就行了。

还有后面的话,根本看不懂啊,什么太初古脉,什么华月尊陨,都是没听说过的东西啊,这是秘史还是什么?

我一时间陷入了沉思,我丝毫没有怀疑过这句话的真实性,轩辕羽这种人,能被别人知道踪迹,这是很难的。

我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话,但是她既然知道这件事,为什么还要发给我,用的还是我以前的“初恋”的企鹅,难道被盗号了?也不对,应该是本人才对,但她又是什么身份?

一个身影慢慢在我脑海里浮现,那是一个长的近乎完美的少女,比一般人早熟,待人冷漠却又成绩优异,曾经很多次帮过我,这也是我追她的原因,她有着一个和她性格不符的名字——夏绯。我曾有幸牵过她的手,比一般人温热不少。

轩辕羽…到底该不该信他,如果他对我有所图谋,那么我又拿什么防备,回复她会有用吗?如果是被挑拨关系,那么她又是什么企图?

“喂,儿子,你想什么呢,能不能把手机放下,你妈我问你话呢!”

手被母亲拍了一下,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餐桌。

“啊啊,哦,什么事啊?”

我看着母亲一脸责备的神色,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问你,为什么小羽会说他不喜欢你啊,是不是你做错了什么,让别人讨厌了?”

“我没有做错啊…不对,你在说什么啊,他不喜欢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们本来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啊!”

“哦,原来普通的朋友关系还会送车送房,而且一送就是几千万几千万的送啊,你爸你妈可是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怎么多钱,这关系还真是普通哦~”

“这是他家有钱,这样不行吗,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好啊,是妈见识短浅了,有钱人原来都是这样的啊,赚钱还真是简单。”

“妈,你跟谁学的,能不能不要阴阳怪气啊,他不是都说了吗,他都不喜欢我了,你们掺合什么?”

“这样啊,那妈问你,他不喜欢你,那你喜欢他吗?”

“我…这…嗯…妈!求你问点正常点的吧,我也不喜欢他行不行啊!”

“犹豫了,呵呵,好好好,妈不问你了,先吃饭,妈还没吃呢。”

我这妈,唉,怎么总问点这问题啊,巴不得给我说媒,哪有一点当妈的样子,还有轩辕羽,干嘛长这么帅,性子还好,又会说话,出手又阔绰…真是的,明明是一堆好优点来着。

看着旁边的大腿,我用力捏了下去,避开父母的目光,怨恨的看了他一眼,换来的只有一直温和的笑脸。

可恶,夏绯说的是真的吧,一定是真的吧!真是气人啊,这个混蛋!

……

<< 七日 第一至二章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3 thoughts on “七日 第三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