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九色雀 ♥

夏至青禾 第五章

夏至青禾 第五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五章 魔鬼的诱惑

这一天,夏岚坐在篮球场边,午后的阳光给她的侧脸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

她看着篮球场上挥洒着汗水的男人们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真好啊…果然,还是喜欢男生这边的东西啊…”

想起班上那些女孩子聊的那些化妆品,流量男明星她就头大,而禾子又不能一直陪在身边,所以她总是形单影只.

篮球场上,男人们已经结束了一场激烈的球赛.

看着场下之前还激烈交锋,现在已经勾肩搭背的男生们,短发少女的紫眸中闪烁着名为渴望的光芒.

她不是不想交朋友,只是女孩子她聊不来,而男孩子禾子又以她‘还不能好好保护自己’为由,不许她随意接触.

即便知道是为了自己好,但她会觉得禾子管的太多了…

就像是个怕女儿早恋的妈妈…

这时,他看到那几个人中一个高大帅气的人影在对着自己挥手,她看了看周围,没别人,只要也挥手回应了一下.

人群看到自己挥手后一阵起哄,然后推搡了几下高大的人影,那人就挠着头走了过来.

这时少女才后知后觉,自己已经是个女孩子的事实,同时注意到原来这人正是之前给自己买过可乐的学长.

尽管有时孩子会觉得妈妈的话很烦,但好孩子还是很听话的.

所以之前禾子妈妈说过的话夏岚还记得,对这个学长已经没什么好感了,她很讨厌这种玩弄人感情的败类,非常讨厌!

“夏学妹是特意来看我打球的吗?”

男人露出了一个自认阳光帅气的笑容,事实上,如果好感度在线,确实可以给人很好的印象.

但一想到眼前的男人,心里可能正琢磨着把自己骗上床做那种事,她就一阵恶寒.

“没有,就是闲着没事,就来这看看…”

男人看着少女内心一阵火热,在青禾一大里,知名的校花一共有三位,第一个是羽生禾子,第二个是楚澈,还有一个就是眼前的转校生夏岚.

作为校内漂亮妹子普遍都是长发的青禾一大,眼前的短发女神无疑更让人眼前一亮.

何况禾子已经名花有主,而楚澈更是爱学习的高冷绝缘体,只有眼前这个就差把‘好骗’两个字写在脑门上的运动系少女夏岚,看起来最好得手.

所以很多人都把目光停留在这个刚转校,又没什么安全感的女孩子身上.

夏岚既不像禾子那么柔弱,也不像楚澈那么高冷,而是带着一种健康活泼的气质,犹如明媚的阳光.

精致的完美脸蛋,修长而完美的身材,尤其是那偶尔因动作太大,露出来的纤细却紧致的小腹,简直完美.

尤其离近看,少女居然有着一双奇异的深紫色眸子,深邃而迷人.

“学长!学长?你来这就是为了盯着我看的吗?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夏岚皱眉看着眼前的人,起身就要离开,可却被男人一把拉住纤细的手腕.

短发少女突然脸色一沉,用力收回手腕.

“你到底要干嘛,我要离开了!还有,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人家都为你怀了孩子,你还在这搭讪别的女孩子,这合适吗?”

眼见少女面现怒色,他猜到了什么,想必是禾子对这少女说了自己的坏话.

“没有,夏学妹,你别误会,我是想和你谈谈禾子学妹的事!”

“嗯?…禾子怎么了?”

听到禾子,少女终于有了反应,一看有效,男人马上趁热打铁.

“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找个人少的地方说!”

少女想到禾子在那间白色屋子里遭遇的事情,不会是这家伙知道了什么吧?

想到这里,夏岚点了点头,跟着男人来到了学校旧楼.

旧校舍,就像影视剧里闹鬼的大楼一样,墙上布满裂纹,破旧不堪.

以前还听说这里闹鬼,曾经她还和朋友晚上来这试胆,那时的她根本不怕,还嘲笑过同行的朋友胆子小.

而现在,她站在旧楼前,即使是白天也感觉阴风阵阵,心里发毛.

“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吧!赶紧说完,我还有事!”

“岚,其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少女一下愣住了,随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你有病吧,你跟我说有关于禾子的事我才来的,结果你和我说这个?还有不要叫我‘岚’,只有亲近的人才可以那么叫,我和你不熟,不好意思,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见少女发怒要走,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雪白纤细的手腕,夏岚下意识挣脱,可这一次却没能挣开.

“你干什么?你是不是有病?你…你要干什么!?别碰我!”

“夏岚,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你总是偷看我打篮球,总是偷偷注视我,我都知道的,你听我解释那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是那个贱女人勾引我,结果怀了孩子还跑来让我负责,那我能同意吗?我都不知道那是谁的种!我喜欢的可是你!”

“你有病吧!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你了?放开我,真恶心!滚啊,别碰我!傻*!那女生被你甩了的时候我都没转x校过来!”

“你还说你没关注我?我什么时候和她分手的你都一清二楚!夏岚!做我女朋友,我会对你好的!”

“啪!”

眼看男人居然想亲自己,少女挣扎中给了男人一耳光,而还没等她说什么,男人居然直接把她推倒在地上.

“啊!混蛋,你要干什么?”

这时她才醒悟,自己早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夏岚了,此时她也感到了害怕,甚至比面对林青更让她害怕.

“岚,都怪你不好,谁让你总有意无意撩拨我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是个女同吧?”

“你有病吧,我不是什么女——”

看着男人此刻已经狰狞的面容,听到他的话,她突然一愣.

难道自己与禾子亲密的样子被人看到了?

“我早就看你和禾子俩人眉来眼去的不对劲,羽生禾子那小贱货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双,你不会不知道她男朋友以前也在青禾一大吧?说起来你俩还同名都叫夏岚呢,嘿嘿,你说你俩这关系被曝光会怎么样?尤其是禾子,她可是有男朋友的,你也不希望她的前途毁在你手里吧!”

男人的话让少女脑子一片空白,就在这时男人已经撩起了她的运动衬衫,白色的胸罩和紧致平坦的小腹暴露在男人面前.

看着少女饱满的酥胸,健康富有活力的马甲线,男人心头一阵火热,果然是极品!

男人直接拽着她的裤子就往下扒,居然是想在这里侵犯她.

“不要!不要啊…住手!”

见少女再次挣扎,男人冷笑起来

“禾子怎样都没关系吗?”

“我,我…”

夏岚脑中一片空白,自己的身份,学籍全是新的,如果这件事被传出去,不仅禾子会被人看做是双性恋,甚至还要背上出轨的恶名,出轨这种事情,对女孩子的影响有多大自是不必多说.

毕竟之前她们可没承认过分手之类的事,如果真的传开了她不敢想.

看到少女的反应,男人暗自冷笑.

等一会上了眼前的小美人,录下视频,再用视频要挟禾子,说不定还能来个3P.

想着那两个校花级的美人在自己胯下争着吃自己老二的样子,他就已经兴奋到颤抖.

面对着男人的暴力与胁迫,少女显得是那么无助,她很后悔把禾子的话当成耳旁风.

之前禾子明明嘱咐过,不要和男人单独去没人的地方,当初自己还嗤之以鼻,还说自己就是男人,不怕.

现在看来她真是太可笑了…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对,夏岚,乖乖的,放心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猥琐和恶心,甚至都可以听到他声音因兴奋而颤抖.

就在少女陷入极度惊恐与绝望的时候,突然传来‘咚’一声闷响,和一个熟悉的声音.

“谁给你的狗胆,敢动我的女人!?”

男人的头忽然一歪,似乎被什么钝器打了一下,一声闷响传来,听着都痛.

少女泛着泪花的双眼抬起,抬头看向男人身后,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在男人的身后.

那人遮挡住了阳光,逆光下让他的脸有些模糊,而那个声音她知道,那正是给予她最大伤害的男人,也是她的梦魇——林青.

“我*你妈!你他妈谁?”男人一声怒吼.

他捂着额头看向林青,额头正在渗血,双眼发红如狂怒的狮子.

但男人才刚回头,就被一件冰冷的金属制品顶住了额头.

“杂碎,你的嘴真臭,我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也讨厌别人骂我妈,现在你两样都占了,我…很不开心!”

死亡的危机填满了男人整颗心,他惊恐的看着林青,林青逆着光,投射出的阴影覆盖着男人,他的眼中闪烁着冷漠无情的光,他是认真的!他真的敢开枪!

隐约间觉得似乎在学校见过这个人,可他现在哪有功夫想别的.

一瞬间明白了自己处境的男子吓得直接尿了裤子,一股骚臭味飘荡开来,令人作呕.

“啧,真没种…”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被猪油蒙了心,我再也不敢了,我没碰嫂子,真没碰!饶了我!饶了我吧!”

看着涕泪横流的男人,林青一阵嫌弃,厌恶的看着他.

“来人…”

随着青年话落,两个穿着黑衣的保镖出现.

“…他摸你了?”

少女也被林青吓住了,之前他虽然令人厌恶,但远没此刻来的可怕,那种眼神,是真正敢杀死同类的眼神,很冷,冷到她心寒.

少女先是点头,又摇头,已经有些混乱.

“…哪只手?”

少女下意识指了指男人刚才扒她裤子那只手.

“好…”

林青将枪随手丢给保镖,走到男人面前,皱了皱眉,在旁边找了一小截手指粗的树枝,塞到了男人的嘴里.

男人不明所以,却只能惊恐着配合.

“嗯,很好,咬紧牙关!坚强点…”

说着,林青拿起男人的手,握住他的食指,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时,用力向后一掰!

“啊啊啊啊啊!!唔唔唔唔!!”

男人一声惨叫,鼻涕眼泪全都流了下来,见树枝正要掉出来,一旁的一个保镖眼疾手快,拽着树枝,卡着男人的嘴狠狠往回一拉.

夏岚清楚的看到,那人的嘴角都露出一道豁口,惨不忍睹.

“我不是说了么,坚强点,对,好好忍住,要不你晕过去,我还得把你弄醒…多麻烦…”

说着林青又握着他的另一根手指,猛的往后一掰!

随着男人不断闷哼惨叫,他终于昏过去了,不过也如林青所说,再次被弄醒,直到五指全部诡异的弯折.

最后林青把他的小臂放在台阶上对着肘关节的背面用力一踩.

“咔!”

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男人终于再次昏迷了过去.

“带走,处理掉…”

林青说话的时候冷漠无情,就像是没有感情一样.

身边的保镖打了个电话,之后来了几个人,直接就把人抬走了.

少女看到这么残忍的一幕全身都吓得瘫软,一直在阳光下的她,第一次看到了这世界的可怕,也是第一次认识到了这个拿走了自己第一次的人究竟是多么可怕.

“怕我么…”

林青走到少女面前,拉下了她被撩起的衣服,摸着她白皙滑嫩的脸颊,如深渊的眸子盯着少女带着惊恐的紫眸.

“不…不…不怕…”

“我不希望你骗我,让你看到我这一面,真是抱歉…但是,我是故意的…我想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同时我也想让你知道,敢碰我的东西的人是个什么下场!”

少女哆嗦着,看着眼前的男人,犹如看着一个披着人皮的魔鬼…但…又确实是这个魔鬼救了自己…

“别…别杀人…”

“你不喜欢?好,既然你不喜欢那就不杀…好了,现在他的事处理完了,到你了!”

青年轻笑了一声,直接将腿软的少女拉起,双腿无力的她差点因为没力气再次跌倒.

林清见状直接把,把她搂在怀里,支撑她维持站立.

“呵,你不是还当自己是男人吗?就这?”

林青把头靠在夏岚的耳畔,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调笑着她.

“你——”

少女刚要发火,却想到了男人之前的样子,不由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接窜上头顶.

“林…林青,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然是惩罚你!”

语毕,之前的保镖默契的远离了一段距离,而林青则是带着夏岚进入到了废弃大楼内.

空旷的教室内,林青把夏岚放到稍显干净的讲桌上.

少女本不愿坐在有着一层薄灰的讲台上,可此时此刻双腿依旧发软的她,只能任由对方摆布.

林青目光低垂,正用不善的目光看着夏岚,而少女咬着唇瓣,眼中带着不安看着男人.

男人的手捏住了她尖翘的下巴,手指温润力量却很大,捏的她有点疼.

“你刚才为什么不大声求救!?嗯?”

看着男人带着怒色的眼睛,她下意识的躲闪.

“我能有什么办法,他用禾子威胁我!我…我…”

“所以你就要张开双腿让他强奸!?”

“我没有…我…”

“你是傻的吗?只要你跑掉,找我处理不就好了吗!”

“我怎么知道你…”

“你以为就算和他上床,他就会放过你们?他会用你去威胁禾子,最后把你们俩狠狠拿捏!变成玩物!”

“怎么会…”

这时她才明白之前的自己有多愚蠢,同时又有些委屈,为什么换了个身份,整个世界就仿佛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呢?

“…蠢女人,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还想着护着别人?”

听见‘蠢女人’时,少女终于是愤怒压过了理智,也不怕眼前这个敢杀人的疯子了.

小声嘟囔道:“哼,你还不是用一样的方式…”

“你说什么?”

“我!我…我没说什么…”

男人冷笑一声,放开了少女的下巴.

男人站在讲台前,而少女坐在讲台上,姿势很近,很暧昧.

男人的手绕到少女的背部,轻易地从下伸入了少女的衣服,解开了她的文胸.

“林青…你这混蛋!你要干什么?不要…”

勇气早就在之前的小声嘟囔中消失,她除了嘴上说几句,什么都不敢.

之前获救其实她是心存感激的,可想到男人对自己做过的事,对禾子做过的事,她始终无法原谅.

“明知故问.”

“这里可是学校啊,万一被人看到…那种事情…”

“不用担心,我会处理.”

“…实在不行…换个地方吧…”

面对眼前的男人,她是厌恶的,也是无力的,更是恐惧的…

想到自己的‘所有权’已经归属对方,自己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

反抗的想法可以,但如果打算实施,马上会被身体里的芯片限制行动,更何况就算真的动手,自己也多半打不过他.

之前林青对付那个男人的手段她看在眼里,她一个普通大学生,说是被吓破了胆也不为过.

如果被枪指着,自己和那个男人又能有多大区别?

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有主导权,曾经夏岚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将来也会是其中之一,而现在她才明白,自始至终,自己都是个弱者.

“就在这里!不给你点教训,你不会明白‘不要和男人去没人的地方’这句话的含义!”

“你——嗯唔混蛋,你别——嗯唔林——嗯唔~~”

少女刚想骂人,小嘴刚一张开,却被男人的唇直接堵上,她捶打着男人的前胸,想推开男人,可后颈传来的麻痹感让她全身微微麻痹,根本使不出力气.

“哈…哈…林…林青你这混蛋…”

深深地一吻,舌尖互相交缠着,被动地被男人索取着,无力反抗.

许久,林青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那诱人的唇瓣,晶亮的银丝被拉得很长,仿佛不忍两人就此分开.

沉长的吻令少女微微气喘,有些缺氧,不知是气得还是憋得的通红脸颊,就像是熟透的苹果,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她怨怒着,却没再说话,别过脸,不再看男人,无力的反抗只是让自己难堪罢了,从被林青抱进来,一切就早已注定.

男人温润的手揉捏着她饱满的酥胸,指腹不断按摩着她小巧的乳头.

夏岚忍受着男人的爱抚,敏感的身体甚至让她有了从乳尖感受到对方指腹每一个细节的错觉…

“嗯…嗯…❤…啊…林…林青,你这混蛋,要干就赶紧干,射完就赶紧滚,少在这恶心老子!”

少女从牙缝中勉力挤出断断续续的话,一方面对男人有着心理上的抗拒,一方面身体却被眼前这人撩拨的起了反应,这让她觉得难堪.

“我不喜欢你用这么粗俗的说话方式,你平时说话也不是这样的,所以别试图用这么幼稚的方式激怒我,你要是不听话,我会生气的…”

说着男人解开了她牛仔裤上的扣子,微凉的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开始爱抚她的私处.

“嗯啊你,你这混蛋,败类,禽兽,垃圾,魔鬼嗯唔❤~~你这种逼迫女孩子的…啊❤…的人渣最差劲了!”

“什么嘛,原来你早就湿了…”

男人将手从她的内裤中抽出,指间爱液拉出的丝线,被窗外的阳光镀上一层淫靡的光晕.

“才不是,你混蛋,这…只是正常生理反应!”

林青也不再反驳,湿漉漉的手再次回到原来的地方,开始探索起少女的小穴.

“嗯啊混蛋,别…别再往里伸了…嗯~嗯~❤~”

少女咬着牙,从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看着眼神微微涣散的少女,此时她白皙雪白的肌肤上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粉红.

她的身体实在太敏感了,再加上这种陌生的刺激,远超男性时的快感,她的理智几乎无法维持,瞬间就被情欲蒸发了大半.

看着少女的反应,林青脱下了她挂在上身的运动衬衫,牛仔裤,还有那白色的小内裤,整个过程少女仅是开始微微挣扎,之后就听之任之.

少女身体微微发热,即便赤身裸体,也不会感到寒冷.

衬衫林青垫在她的屁股下面,没了衣裤的束缚,林青可以更容易的亲吻她的酥胸,雪白的大腿也顺从的打开,在男人的爱抚下,嫩穴的爱液溅湿了身下的衬衫.

“嗯啊你这人渣…败类…~啊~❤~手指不要撑开啊混蛋好胀~❤嗯啊~”

林青温润的手指不断搅拌着夏岚的小穴,时而抠弄,时而撑开,有些激烈却不粗暴,快感海啸般袭来,理智仿佛要被压的粉碎.

少女不断辱骂着男人,自我安慰着,勉强维护着自己那点早就粉碎的所谓男人尊严.

看着少女的样子,青年收回插入少女小穴手指,手指离开的时候,少女甚至下意识微微扭了一下纤腰.

迷离的眼神仿佛充满了困惑,之后理智稍稍回归,才开始羞愤的低下了头.

“你…你这混蛋…”

不知是不是少女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最后只说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青年看着眼前少女的娇俏模样,轻轻把她抱下讲台,在少女疑惑的目光下,他解开了自己的拉链.

“林…林青?你…”

看着少女发愣的样子,男人嘴角一勾.

“岚,给我口…”

“你…你有病吧?我可是…我可是…我怎么能…怎么可以…”

看着少女抗拒的样子,冷笑道.

“这是你今天的惩罚!还是说…”

提到今天的事,少女混沌的脑袋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回忆起了今天男人冷酷的模样.

又想起禾子遭受的残酷对待,男人给了自己说‘不’的权利,可选择的后果却不是她想,也不能承受的.

自己的‘所有权’早就是对方的了,只要对方想,这种事情早晚也无法避免.

少女悲哀的发现,自己面对这个男人,原来从一开始就没半点反抗的余地.

“好…我…我会做的…”

少女蹲了下去,第一次如此之近观察着男人的肉棒.

与清瘦的外表不同,这根东西足以用狰狞来形容,紫红的颜色,雄壮而坚挺,上面青筋鼓动,甚至要比婴儿的手臂还要粗一些.

‘那天就是这种可怕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吗,这种夸张尺寸的东西居然可以完全没入狭窄小穴,还强硬的夺走了处女,就是它让我彻底成为了女人…’

看着男人那狰狞的阳具,离自己鼻尖仅有不到五厘米,上面有透明的液体缓缓渗出.

淡淡的男性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令她微微皱眉.

少女几次张嘴,可都在即将碰触到肉棒的时候又选择退却.

林青也并未逼迫,他知道眼前的少女已经属于自己,有些事情他并不介意等一等.

终于在犹豫了几次后,少女咬了咬牙,终于用舌尖第一次触碰男人的肉棒.

舌尖舔着肉棒尖端的先走汁,粘滑微苦的液体让她微微皱眉.

“…好苦…”

她开始笨拙的用舌尖不断舔舐着龟头的表面,舌苔轻轻摩擦着男人的龟头.

“嗯…不要光舔龟头,肉沟那也要舔,对,慢慢含住,吮吸一会,慢慢动…”

“哼…”

夏岚看着脸上浮现出享受样子的男人,她低声冷哼,想到自己竟然在吞吐男人的肉棒,这感觉简直让她崩溃,却无可奈何,对于林青的指挥更是感到不快.

莹润的唇瓣缓缓包裹着龟头,唇瓣卡在肉沟那含住,轻轻吮吸,小舌不断摩擦着龟头下面那根筋,不断为男人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性快感.

作为曾经的男人,她当然知道如何能更舒服,只是,她还需要一点点实践,尽管她不想掌握这种技能.

男人的阳具有股淡淡的咸味,比她想象的好一些,并没有那么令人厌恶,尽管内心屈辱,却意外的并未因心理不适产生呕吐之类的反应.

“嘶…轻点,牙齿刮到了…”

男人一边享受着少女生涩的口交,一边揉着她柔顺的头发,少女抬头瞪了一眼男人,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只能继续嗦弄男人的肉棒.

‘可恶,这家伙的这根东西怎么这么大,吃饲料长大的吗…’

少女充满恶意的想着,粗大的肉棍撑的她小嘴发酸.

幸好在她的不断努力下,感受到男人的阳具开始变烫紧绷,尽管这是她初次的口交,但这个反应她也能猜出是要发生什么.

“唔,不行,要射了…”

意外的林青并没有按住自己的头,强迫自己吞下他的精液,而是推开了自己…

大量的精液直接射在了少女白皙精致的小脸上,顺着脸淌到酥胸上,再顺着乳沟往下流…

少女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接弄懵了,先是不敢置信,随即眼神微微暗淡.

‘都给人口交了,被射在脸上又能怎么样?该感谢他没让我吃他的精液吗…’

想到这,她又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爱人,禾子在他面前就宛如是个工具被玩弄,被强硬的按着头,即便挣扎着,哭泣着,还是不甘的吞下了男人的精液…

‘不过总算过去了,射了这么多也该结束了吧.’

看着夏岚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林青哪里还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你不会以为这就结束了吧?”

“什——”

少女一愣,诧异的抬头,入眼的是那宛如擎天巨柱一般的男根,此时它正昂着头,仿佛在嘲笑着自己的不自量力.

……

“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再继续了…真的…真的不行了啊~啊~❤~”

男人的肉棍搅拌着少女的稚嫩的粉穴,毫不怜惜的狂插猛送着,爱液混着精液飞溅在地上.

男人从背后侵犯着她,不断在她的身上发泄着欲望,就这么推着她往前走,直到走到窗前.

“林青…饶…饶了我吧…”

感受到体内已经满满都是男人的精华,少女的声音有些呜咽.

起初的进入她是疼痛的,毕竟自己才失去处女不久,而男人的尺寸又太过骇人.

好在他开始还算温柔,自己也不是那么忍耐,而随着身体的逐渐适应,男人终于不再掩藏本性,越来越激烈.

理智被拍的粉碎,快感侵蚀了她的灵魂,她就像是一叶小舟,在暴风雨中,随时都会被掀翻.

没过多久,她就被迫迎来了一次又一次剧烈高潮,子宫一次又一次被男人的精华灌满.

“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

“错哪了…”

“以后再也不和男人去没人的地方了…有事…有事会找你帮助…”

少女带着哭腔,粗壮如龙的肉棒在粉穴里抽送着,摩擦着初经人事的肉壁,情欲之火早已焚尽了理智.

“嗯,真乖,哎?在这正好能看到看球场呢…”

“不要!会被人看到的…求你了,林青…”

不顾夏岚的哀求,就这么在窗前侵犯着少女.

男人一边说着,从窗户远眺,依稀能看到有人在打着篮球.

少女愣愣的看着远方的球场,‘果然,真的回不去了啊…’

男人温润的手一只扶着她纤细紧致的腰肢,一只正揉捏着她雪腻丰满的酥胸.

林青对她的刺激几乎到达了极限,早已经难以忍耐,哪怕只要再加一点点撩拨也会令她的快感决堤.

林青把头埋在她颈间,少女的发香混着淡淡薄汗的味道令他痴迷,男人凑在少女的耳畔,温热的吐息打在她的耳垂.

看着旧校舍的玻璃,缓缓将少女的头捏着对着反光的方向.

“来…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男 子 汉…”

说完林青腰部发力,动作开始激烈,淫靡的声音回荡了废弃的校舍,男人的精液再次灌满了少女的肉穴.

“唔…嗯啊林青你混蛋嗯啊❤~”

男人看着眼角带泪,眼神有些空洞的少女,拿出湿巾细心地为她擦拭了身体,仔细清理了少女粉穴中流出的精液,又清理了她脸颊和发间的浊白液体,直到好一会,少女才回过神.

“林青…你这该死的畜生…”

衬衫已经被爱液打湿,背面被沾满了讲台的灰尘,而内裤与牛仔裤则直接被丢在了地上,沾满了灰尘.

“放心,我有准备,我可没有让自己女人被别人看的嗜好…”

说着他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做完之后,身上有些脱力,夏岚开始觉得身上有些冷,她抱着瘦弱的肩膀,心里诅咒着林青.

“冷么?”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少女感到一阵温暖,随即想到是在林青的怀里又一阵恶心.

温暖的怀抱,坚实的胸膛,清瘦的外表下,身体其实还是十分健壮的,在男人的怀里甚至能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没过多久,走廊传来了脚步声,吓得少女在男人怀里缩成一团,林青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背,往外走去.

“林…林青…你干什么去啊…别,别丢下我…”

“给你拿衣服…”

“哦…”

很快男人拿来一个皮箱,打开后里面一整套白色连衣裙,还有一双丝袜,小皮鞋甚至手环之类的小饰品都有.

“怎么是女装!?”

“女孩子穿女装有问题?”

“…..”

最后少女无奈床上了那身连衣裙,意外的,这种少女味十足的裙装,居然没有任何违和,反而显得十分可爱.

顺便一提,那双白丝她本是不想穿的,可惜被男人强迫着穿了上去,而看到自己修长笔直的美腿被细腻的白丝袜所包裹,连她自己都有了一丝心动.

“这个手环就不要了吧…”

“这东西价值五十万,里面有追踪器,可以发射求救信号,一般屏蔽信号的东西对它无效,还有一些小功能,比如监测健康之类的,方便了解你吃了那药后的身体状况.”

对于自己的身体,夏岚十分的关心,毕竟失去过健康的人才明白它的珍贵.

林青看着眼前对衣服一脸嫌弃的少女,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身衣服可是限量版,价值不菲哦…”

“那又怎样,又不能当饭吃!”

直到林青报了一个令少女惊悚的价格,她才安静下来,眼珠转了转,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别打算拿去卖钱!”

“你给我的,我卖了怎么了…”

“你缺钱,我可以给你…”

最终少女拒绝了男人每月给她钱的提议.

最后的男性最严,不允许自己活的像被人包养那般,这会令她觉得十分难堪.

……

少女坐在豪华的加长轿车中,发着呆,这种车很贵吧,自己一辈子也不见得买得起,这身衣服也是…面料柔软,但却很结实,真的很舒服…除了裙子下面空落落的没什么安全感…这身衣服她其实有些喜欢…

轿车停在少女与爱人租住的房子约100米处,少女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家伙还算顾及自己的感受.

今天也是这人救了自己,自己才…

不对!想到之前在旧校舍里发生的事情,少女脸色白红交替,本来对男人的一丝感激再次变成了厌恶.

看着少女下车的背影,林青打了个电话.

“喂,嗯,是我,之前那男的,别弄死了…但也别让他活的舒服!”

随即男人露出了一个笑容,显然心情不错.

……

随着开门的声音.

少女蹑手蹑脚的进了屋,此时已经傍晚,屋子里有些暗,她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进.

“你回来了?”

“啊…是啊…”

禾子的声音突兀的出现把她吓了一跳,此时她就像是逃学的孩子被家长逮到一样,手足无措.

“岚!…你吓死我了…下午给你发信息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不开心,以为你出事了,我很怕…真的很怕…”

感受着那熟悉温软的怀抱,少女忐忑的心安静了下来,没有责问,没有愤怒,只有担心…

听着爱人带着哭腔的声音,又想着自己下午所做的事,她不由得厌恶自己,那个人明明给她们带来了那么大的伤害,可自己却被那人不断侵犯玩弄到高潮,自己那种放荡的样子真恶心…

“没事,下午手机摔了一下,好像坏了…”

“没事…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我真的很担心…诶?…这件连衣裙是?”

禾子看到夏岚已经换成了女装,不禁有些纳闷,她可是记得夏岚一直很抗拒这种可爱的服装,何况她确信,这并不是她为夏岚买的任何一件.

“这…这…对了,下午我和朋友去了趟她家,不小心摔了一下,衣服全脏了,她就给我拿了她的旧衣服…怎么样还不错吧…”

少女说完还转了一圈,表现的落落大方.

“你没哪里摔坏吧?”

“…没没有…”

“对了,你交到朋友了?”

“…啊,对…她…她叫思夏.”

“挺奇怪的名字…但是蛮好听的…”

“是…是啊…啊哈哈哈”

少女说着,悄悄把手环往回藏了藏,又趁着禾子去热菜的功夫,给思夏发了信息.

岚:「思夏,在吗,在吗~救命!」

思:「在呢,学长怎么了?」

岚:「啊,有个事想请你帮忙!」

思:「只要是学长的要求,我都会尽力的!」

……

后来少女与思夏私下达成了共识,防止未来东窗事发.

而对方以串供为由,索取了她几张穿着连衣裙的照片.

思:「学长好漂亮啊!话说学长,衣服我见过,好像很贵呢?怎么来的?一般朋友可不会送!你不会在外面有了男朋友吧?」

岚:「没…没有的事…好了,我这还要忙…下次请你吃饭.」

思:「好吧,看在吃饭的份上不逗你了,你先忙吧,饭我可记下了哦…」

……

“岚,怎么,今天没胃口吗…”

“没有,就是没有什么食欲…”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在林青的车上她吃过了,而且很丰盛.

少女看着桌上的饭菜,尤其是沙拉上的白色酱汁,没由来的想起了下午的旧校舍.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往日很香的饭菜,今天似乎没那么香了…

<< 夏至青禾 第四章夏至青禾 第六章 >>
1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九色雀

变文练手,喜欢纯爱,性转妹子真可爱. PID:9seq 431101554 个人群,如果有喜欢的可以来玩

10 thoughts on “夏至青禾 第五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