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inyinrdss ♥

李的雌堕游戏人生

李的雌堕游戏人生 – 蔷薇后花园

生化危机篇序变成疯狂宝贝也得艾草♡

「这个游戏是18禁游戏,如果您未满18岁,或者身体不适,请停止游玩」

「这个游戏尚在测试中,游玩中出现一切问题,本公司概不负责」

「请佩戴头戴式耳机,以获得最佳游戏体验」

「那么,祝您游戏愉快」

..

….

……

夜晚,毫无倦意。

躺在床上的我玩着手机,找到了一款以生化危机作为背景的小游戏。看游戏介绍十分有趣,可以扮演人类阵营救世,也可以作为感染者阵营与人类对抗。

当游戏下载完毕,我戴上头戴式耳机,点开手机屏幕上游戏——的刹那间。

就像是时空错位一样,躺在床上的我瞬间被“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依旧是我自己,但是除了手中的手机之外,一切都变了。身上的睡衣换了一套样式;原本戴着的头戴式耳机消失不见;所躺着的床,被褥,枕头也完全发生了变化;

最诡异的是,原本应该是躺在学生宿舍床上的我,现在则是在一张相当舒适的单人床上。

(平行世界中的……另一个我?)

手中的手机屏幕发出明亮的光芒,已经进入了全屏模式:屏幕左侧一列显示的是游戏菜单,右侧是我自己的Q版小人图像与基本数据。

就像是在手机上玩RPG游戏一样,我点开了游戏菜单中的物品一栏。里面仅放着一张白纸模样的道具,写着新手须知:

「尊敬的玩家,欢迎游玩末日OL测试版。

以下是本游戏须知——

1.本游戏所处宇宙环境为塞壬试验场,一切物理规则与现实世界相同;

2.当玩家阵亡后,会进行世界线重置,请务必记得存档;

3.退出游戏被设置为*小时分钟*秒,当计时结束后,玩家方可离开本游戏回到主世界;

4.现实主世界时间与塞壬模拟试验场宇宙时间比例约为1:83079,请玩家放心游玩;

5.本游戏带有浓厚的R18元素,祝玩家游戏愉快。」

……

.

一封简短的新手须知。看完后,我感觉真是十分不可思议,但意外地又很快能接受。

如果这算是突如其来的额外游戏人生体验时间,定当好好享受才行。

从床上爬起来,靠着手机屏幕的亮光离开了小小的卧室。

这方世界中,“我”看起来颇有家资。来到客厅,可以说“我”出生的初始居所是一个相当有安全感的单人住所。

家的防盗门由厚重的钢铁筑成,被漆成了黑黄色条纹,让我想到了求生之路2的安全屋。

客厅沙发的对面,原本应该挂巨大电视机的墙壁,实际上挂满了各种单兵武器——从M16到AK-47,MP5到UZI,马格南手枪沙漠之鹰到m1911,各式的突击步枪,冲锋枪,手枪都有。甚至还挂着一把AWP,一把巴雷特M82。

墙壁下面巨大的柜子敞开着,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弹匣,弹鼓,各式子弹……这是传说中的安全屋?

如此武德充沛,想来肯定不是天朝了。

坐回到沙发上,通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清这座夜晚的城市。

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左侧是白色车灯的集合体,右边汇聚成红色的光芒;远处近处,高高矮矮大楼的窗户都亮着,是很多人还在加班作业;天空,一轮皓月于穹顶之上,使得这样的夜晚并不是很昏黑。

正当我站在窗边,看着这座城市感慨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了熟悉的男低音声响。

「ten,nine,eight,seven,six……」

「five……」

「four……」

(背背背起了行囊,清朝老兵?)

我下意识的以为我耳鸣了,亦或者说是,塞壬试验场出现了错误?

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像喜爱福里的生化模式前奏。

以防万一,我是不是应该检查下自己所在安全屋的粮油储备?

「three,two,one……」

「……你被选为生化幽灵母体……」

「按123456切换不同生化幽灵」

正当我打算从沙发上坐起来,去厨房看看有无储备水资源的时候,耳边的声音倒计时结束。

我突然浑身使不上力,直接瘫软回沙发上。同时,我的大脑变得无比昏沉,几乎要晕过去。

随后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我可以以摄像头第三人称的视角看着自己晕倒,十分安详地瘫倒在沙发上,但是变得难以思考——同时眼前还出现了经典的喜爱福选择生化幽灵菜单。

于是乎,就像是以前打游戏的肌肉记忆,直接选择了其中唯一的女性生化幽灵,疯狂宝贝——她拥有更好的跳跃能力,可以翻墙走壁,卡各种点位;还拥有光学隐身的能力,可以轻松破敌。

在做出选项的0.1秒之后,这下,第三视角也消逝,我彻底晕了过去。

……

.

第二天上午。

大灾变发生15小时后。

当太阳升起,阳光洒落到城市的高楼和街道上时,整座城市从夜晚中苏醒。但相比原来,城市似乎有些许寂静。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进客厅内的一切事物,也包括我。且不管外界如何,我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个相当完美的懒觉。

从沙发上爬起来,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地过分……?

身体同样过分的柔软,且拥有足够的韧性。稍稍低下头,能看到有什么(柰子)挡住了自己部分的视线。

我这才想起来,昨晚隐约间,似乎在一场生化浩劫之中被天选成了生化幽灵。

而我自己……在迷糊之间选择了疯狂宝贝这位在游戏对局中占优的生化角色。

(头疼啊,怎么就直接开始生化模式了?我还没享受生活呢!)

不对,当务之急是检查自己的身体。离开沙发,感觉自己身体的力量也被强化,仿佛可以一跳三米高。

小心翼翼地适应熟悉控制新的躯体,我来到了浴室。

站在镜子前,可以看到是一位黑发及腰,容貌姣好,但皮肤苍白的少女。她的表情十分淡漠,身穿深蓝色的厚实睡衣,显得有些不搭。

(奇怪,我记得游戏里面的疯狂宝贝不是高挑的御姐身材吗?而且还是发暗的肤色?)

通过镜子的判断,自己初步大概只有一米六左右,身高下降了一些;触摸自己的皮肤,果然相当的冰凉。

(要不,看看自己的身体?)

连一刻也没有为二弟的逝去而哀悼,立刻到来的是新的妹妹与柰子!

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有些加快,于是离开了浴室,进入到卧室,站在了落地镜前。

双手缓慢地将睡衣的扣子一个个解开,再将睡裤内裤褪去放到一边。可能已经是生化幽灵的缘故,我没感觉到寒冷。

通过落地镜,可以看到少女美好的胴体,皮肤虽然苍白,但身材十分完美。

胸部大小刚刚合适,乳头依旧是粉嫩的颜色,并没有因为成为生化幽灵而改变;是完美的前凸后翘比例,两腿微微分开,也是同样粉嫩的白虎小穴。

虽然作为老司机早已阅图无数,内心毫无波澜。但是第一人称观察少女,也就是自己,心里难免有些激动,表情也渐渐变得迷离起来。

接连在镜子前做了几个色情的动作,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似乎有些加快了。不知不觉间,我的双手抚摸上了胸前两个不大但挺立的柰子,中指轻轻触摸着已经挺立,粉红色的乳尖,带来一阵阵新奇且美好,非常舒服的快感。

我不由得眯上眼,发出小小的喘息声音。这实在是有些刺激,索性坐在地上,一只手迫不及待地想去探索另外一片禁地,直到——

“咚……”

整个高楼颤了一下,对于地震的毁灭惶恐瞬间冲散了我对于身体探索的情欲。

(呜……好烦!但是……逃命要紧……)

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打开卧室的衣柜。这是标准的男性衣柜,里面只放着些普通的男性衣物。我找寻了一件T恤,一条长裤穿在身上。凸起的乳头摩擦着衣服,有些难受,有些瘙痒。情欲被挑逗起来,一时间是难以消散的。

来到客厅,在巨大的武器墙壁上找到一把m1911手枪,甚至已经满上了子弹。

但我根本不会使用任何轻武器枪械——诶不对,我不是生化幽灵阵营吗?

想到这里,我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上面的游戏菜单应该有着自己的身体数据。

心念一动,手机突兀地出现在了我的右手上。上面可见自己的形象已经变更为Q版的少女形象,身体数据也从原来的普通人,各个方面都被大幅度强化——尤其是生命值一栏,近乎翻了20倍。

可以看到手机屏幕身体数据的右边有一个灰白色的条,记录为体力槽,里面仅有1/2的是填充状态,下面显示着时间:剩余活动时间3天13小时;

同样的,旁边有一个绿色的条,仅有十分之一被填充,记录为进化点,目前拥有10进化点,点击跳转到了进化页面。

切回身体数据页面,在绿色条的方便还有一个粉色的条,里面有1/5被填充,记录为:发情值……等等,这是什么?1/5的发情状态,身体力量-15%,恢复效率+40%?奇怪的增益与减益。

切到进化页面上,10进化点什么也做不了,不过由于是天选生化幽灵,我已经解锁了光学隐形的能力——消耗一天的体力值可以进行5分钟的光学隐形,但是会被隐约看到轮廓。

同时,可以自由切换攻击模式和伪装模式:伪装模式下,我的手与正常少女的手没有什么区别。而在攻击模式下,我能看到自己双手的指甲前端发出淡淡的蓝色幽光,看其特效感觉十分锋利,似乎是一种能量的延伸,可以攻击感染人类幸存者。

随着心念一动,“手机”消失。这方世界内,我的手机完全沦为了某种“游戏内的规则道具”。

手机甚至连切出游戏,试图联网冲浪的功能都消失了。

不得已,我打开了卧室的笔记本电脑,想要搜索如何使用枪械——然而很遗憾,电脑链接的有线网络并没有网络信号,我才注意到似乎是停电了。

(难道说,刚才的地动将整栋楼的各种线路破坏了?)

离开卧室,来到了这处安全居所的门口。厚重的防盗门采用指纹门锁,没想到变身生化幽灵的我依旧能被识别指纹,可以进出。

(已经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了,自己似乎已经不需要进食,不如出去转转,找寻补充能量的方式?)

带着m1911,依稀记得手枪的侧边,似乎有保险。手枪的保险已经处于打开状态,枪口朝斜下方,拿在右手上。

(总不会遍地是喜爱福的生化幽灵吧?)

脑海里带着如此荒谬的念头,我缓缓出了这处安全居所,关上了厚重的防盗大门。

过道对面的电梯很明显处于无法运行的状态,我所在的楼层为29楼,无论如何,我都得试图离开这栋高层。

(毕竟身体的能量只够维持3天了,我连补充能量的手段都不知道——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

.

沿着楼梯,走了亿步步,终于是来到了地面。整栋高楼寂静的过分,楼梯间没有任何人,而我下楼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出了楼,可见阳光照耀下的小区内,有些许“人”徘徊着缓慢行走,这是……经典的最普通的丧尸?

极远方,传来极其嘹亮的惨叫与尖叫声。这下好了,可以看到小区内的道路与绿化带上,无所事事的“人们”都向着声音方向靠拢,它们遵循着最短路径原则,缓慢移动,有些跑的较快的丧尸甚至表演了平地摔……

它们渐渐聚集在另一栋栋高层附近,随着惨叫声响消逝。它们又停下来,在原地徘徊着。

(还好,至少不是喜爱福里面,那些飞天遁地,移速超快的生化幽灵什么的——)

对于我来说,目前迫切需要知道自己怎么补充能量,然后是换一身合适的衣服;在白天太阳的照耀下,虽然暖洋洋的很舒服,但总感觉像是被上了减益效果一样,自己的身体素质似乎全面下降。

小区里面徘徊着的“人们”似乎对我没什么兴趣,只是听到动静,观察发现是同类,又在原地徘徊。

离开小区,可见公路上随处可见的车祸事故,汽车残骸。灾变似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让很多人来不及反应,随后又变得不可控……这带来了相当多的悲剧后果。

街道边上的小商店依旧“开”着门,可以见到玻璃门被砸的破碎,而且还有不少血迹……

我将手中m1911的保险拨片打开,双手握住枪柄,枪口微微朝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开枪,毕竟枪击的声音必定会引来大片大片的丧尸,虽然它们认定我为同类,并不会攻击我,但某种意义上还是会很难处理。

稍稍走进有些昏暗的小商店内,可见货架上的物品有些凌乱。小商店内的货架之间站着几个丧尸,它们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只是原地左右摇晃,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简单地从货架上拿了一瓶矿泉水,迅速而轻盈地离开了小商店,站在街边。

轻松将瓶盖拧开,随后咕嘟咕嘟地将水喝了下去——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是需要水分,但是很明显,这仅仅只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供应自己身体能量的物质很明显不是这个;

至于货架上的零食,当我的目光看向各种食品时,身体本能的作出反应——身体在抗拒这些东西。大概已经是作为生化幽灵的缘故,人类的食物无法消化,而水分也仅仅是锦上添花。

(自己的身体到底需要什么啊……真头疼,算了,先找家商场更换下自己的衣装。)

打开规则道具“手机”中游戏菜单的小地图模式,自己小区周围的大型商场很快就被检索出来,并且在手机屏幕上进行了标识与道路指引。

(竟然要6-7公里的路程,这真要命啊……)

不过好在,现在的我不用为生存而发愁——至少短暂的两天内不用着急。身体所渴求的应该是一种更高等级能量的物质,在灾变后的城市说不定会出现,自己得想办法找找。

沿着街边行走了一小会,可以看到公路边的非机动车道上倒下一辆装备精良的公路单车。公路自行车的附近还徘徊着一名穿着骑行服,戴着头盔的丧尸——可以看到它的骑行服上有不少伤痕,大概是躲过了第一波天灾浩劫,但还是被天选丧尸攻击,受伤被感染,成为了普通丧尸的一员。

悄悄地将自行车扶起来,可见骑行服丧尸并没有什么反应,遂骑上这辆价值不凡的公路车,向着商场骑去。

公路车的性能十分优异,不仅速度相当快,在路上发出的噪声也很小。它可以很轻松地越过公路上,各类汽车撞击留下的残骸,简直是捡到了“神器”。

……

.

过了不知道多久,总算是来到了大型商场附近,在商场的前面是一片大型的广场。

若是以往,想必人声鼎沸,十分热闹——而现在的广场上到处可见徘徊原地不动的丧尸,或徘徊行走,或者躺地不动,画风看起来十分诡异。

(在大型商场内应该会有幸存者吧?我该怎么面对幸存者呢?)

很明显,我自己作为生化幽灵阵营,需要攻击感染人类。但我完全保留了理智,从情感上又偏向人类,实在是相当矛盾的感觉。

(等到时候再说吧,自己尽可能还是独来独往,不沾染因果,不随意沾染羁绊。)

将自行车骑到大型商场正门口附近,停下来放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于普通丧尸群也渐渐不怎么害怕了。就像是不会攻击自己的NPC一样,只要不过度惊扰他们,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轻轻从他们旁边路过,这些徘徊着的“人们”只是观望我几眼,看看发出声响的源头,又会接着“做自己的事情”。

进入了商场一层,离开太阳光的范围,感觉自己身上的减益效果消失,我被压制的身体各项机能又回来了。

电灯的照耀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整座商场的灯光全开,十分明亮:看来短暂的时间内,整座城市的电力供应并没有中断。

根据商场一楼的指示牌,女士内衣店与服装店均在商场的最顶层5层……若是对于一般的幸存者来说,这将是难度顶天的行动,可对于我来说,十分简单。

顺着商场中央的扶梯上楼走着,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商场的五楼。

五楼的扶梯上行出口与并排的扶梯下行入口被大量货物挡住了,很明显是人为的幸存者之举。不过,这仅仅一米五左右高度的障碍物可挡不住我。

我对自己作为“疯狂宝贝”这一生化幽灵的弹跳能力非常自信,不过似乎并不需要跳跃,由于自己的身体轻盈的过分(可能不到30kg),仅仅是单手稍稍扒住货箱的上沿发力,就轻松翻过了障碍物。

这一层相对于其他楼层来说,丧尸的数量虽然未变,但它们看起来是被沉重的力量打了脑袋,全都是倒头就睡——光滑的地板上有着不少的血迹拖痕,看来这一层是被幸存者清理过了。

在我的视界范围内,扶梯的出口旁边正好有一家女士内衣店,只是我并不知道自己的身材数据,那就只能慢慢试内衣了?

……

.

——分割线——

尼吉尔,丹特与安东尼是大型商场附近的混混,他们的日常除了偷盗勒索之外,就是在大型商场五楼的闲逛。对于他们来说,这里时不时会刷新出来买衣服逛街的美女,就算无法进行性骚扰,也能大饱眼福。

三位倪哥的肤色正确,商场的经理不想招惹麻烦,只能雇佣手持防爆盾与警棍的保安在五楼来回巡逻,这样降低了顾客的心理压力,顺带保卫商场的安全。

当灾变发生的时候,几位保安的防爆盾与警棍放在一边,他们正聊天喝着咖啡,摸鱼混工资。街头出身的倪哥三人的童年经历便是不停的打架,不论是单对单还是群架,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因此,眼见事情不对时,他们三人立马反应了过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知道该找趁手的武器,于是将保安旁边的装备全部占为己用;

天选灾变大概将1/3的人们变成了丧尸,其中就有几个保安中了招。其他保安着急于帮助晕倒的同事,来不及谴责抢回倪哥手中的装备;第一波的人们并没有防备,面对失去理智,彻底发狂的同伴,难免受到皮外伤——于是他们通通被感染,仅仅在短暂的十几分钟之内,商场五楼的大部分人类被丧尸感染速通。

倪哥三人有着丰富的群架经验,又有着防爆盾与长警棍辅助——他们三人中最壮的安东尼单手拿着盾牌不停的盾击开路,旁边的尼吉尔和丹特拿着长警棍看着后面。他们轮流绕着五楼中央行走,打出了游击的效果,愣是让普通的丧尸们没有形成合围之势。丧尸越打越少,仅仅一两个小时,就将(还不能做到奔跑)大部分的丧尸清理干净。

“啊哈哈,这些发狂的孩子们是如此的脆弱!老子一盾牌一个!”

安东尼欢呼道,身后的尼吉尔也欢呼:

“哈哈哈,属于我们的日子到来了,你们看过生化危机系列吗?这个商场现在是我们的了!不用再去该死和条子斗智斗勇……”

丹特也很开心,道:

“是的,是最爱的零元购环节!我们到时候想吃什么,想用什么,只需要靠最擅长的打架就行了,啊哈哈哈——”

倪哥三人笑的非常开心,过大的声响惊动了不少丧尸。声音的刺激似乎激发了未知病毒的进化程度,丧尸渐渐地可以进行小跑冲刺,险些造成的丧尸合围之势让他们三人吃了个大亏,差点全军覆没。

……

“该死,你们两个说话声音小一点!我的力气也不是无限的!”安东尼喘着气,小声说到。

“我说,安东尼,咱们就这么得绕着走下去嘛?”丹特抱怨道,他似乎有些饿了。

“五楼那边有家店铺是快餐店,你们都不注意吗?咱们慢慢转移过去,起码先整点吃的……”

尼吉尔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向他的两个伙伴建议到。

于是,倪哥三人又报团一路打到了快餐店铺附近,清理了店铺里的丧尸后,补充了食物。

结束用餐后,倪哥三人将五层的(弱化版普通丧尸)清了个干净,楼梯找来货物堵住,扶梯也用货物堵上。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倪哥三人打算在快餐店铺休憩。

丹特提出来要守夜,他表示:

“啊哈哈,你们知道的,我最近有些朋友介绍了神奇小药丸,只是一颗就能精神百倍,嗨到爆~我建议你们也试试,就是价格……”

“丹特,你是傻子吗?那是毒……看看我的肌肉,再看看你贫瘠的模样!”

安东尼似乎很不高兴,没想到自己童年的玩伴沾染上了毒。

“安东尼,你……你!”

眼看丹特生气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发作,尼吉尔赶紧推开两人,小声怒斥道:

“都安静!难道你们还想引来丧尸大战一场吗?反正我是不想,我要睡觉!”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倪哥三人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轮流开始睡觉休息。

这一休息,就到了第二天上午。

“嘿,安东尼,尼吉尔,醒醒!”

一夜未睡依然精神百倍的丹特叫醒了自己两位同伴。

“怎么了,丹特?”

安东尼和尼吉尔从餐厅的沙发上爬了起来,聚在丹特旁边。

“看那个方向,对对对,就是那家女士内衣店,瞧瞧咱们看到了什么?一个正在勾引男人的少女?我没看错吧,兄弟,我是不是磕出幻觉了?”

只是瞄了一眼,另外的倪哥二人裤子上便顶起了长帐篷。

“没有,是真的……我草,好漂亮的女人,走,我们走侧边摸过去,必要时记得——”

安东尼用眼神示意另外二人,常年“并肩作战”的他们一下子就明白是什么意思:摸过去和这位女士好好谈谈,倘若不配合,那就只能上强的喽。

……

.

——分割线——

“哼哼哼~哼哼哼哼~”

我一边试着胸罩,一边不停的哼歌。

内裤的是很好试的,我只是花了一点时间,选择了一条合适的黑色蕾丝情趣内裤穿在了身上。反正也不觉得冷,外裤不着急穿上。

成为绝美的少女后,自己似乎是觉醒了一点小小的暴露癖,索性拿着衣物,在女士内衣店门口的长条沙发凳子上试。

至于胸罩,我只能先随便找一个,再根据大小不断的猜测自己的身材数据,拿新的胸罩,再尝试。

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女性内衣,在穿戴方面,花费了不少的功夫。

正当我坐在沙发凳子上,弯下腰,双手背后尝试找寻胸罩的扣子时……

一张强有力的大黑手突然捂住了我的嘴。双手本就在背后更是提供了方便,自己的白嫩玉手也被反关节背后抓住——整个人更是被直接提了起来,没穿上的胸罩直接掉了下去,整个人全裸着,身上仅只有一条起不到什么遮掩作用的内裤。

“嘿,你是在想男人吗?在想男人的大鸡吧?”

我刚准备双手发力,准备给在我耳边说话吹气的人一个小小的生化幽灵震撼时,又一双大手突然完全握住了我的胸部,大肆的揉捏玩弄起来。

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胸部传递到全身,再加上粉嫩敏感的乳尖也被拨弄着,全身的力气骤然消失了。甚至连发出呜呜抗议声的力气都没有,完全瘫倒在了我身后男人的怀中。

那是一种完全形容不了,非常舒服的感觉,可以很清晰的感知到就是快感,自己胸前的两只玉兔在渴求被玩弄,被爱抚,情欲的火焰瞬间被点燃。

(呜…呜♡…这个身体怎么这么敏感…还是说进化为生化幽灵的副作用……)

背后男人似乎是见到我没有反抗,捂住口鼻的大黑手放了下来,随后便听到了美好的少女喘息声音。

“麻的,我受不了了!”

身后强壮的男人坐在了沙发凳子上,原本用于捂住我口鼻的手将自己的肉棒“解放”了出来。

“嘿,安东尼,这就不行了,你躺下来肏后面,我要正面干小穴。”

“那我呢,我呢?”

“你当然是肏她的嘴了,你磕东西磕到不会连做都不会了吧?”

耳边听到了三个声音,我才意识到是三个人,并非仅仅是一个人。

我现在的敏感部位被爱抚着,浑身无力;发情值不断上升,不用看手机面板,仅仅是自己都能清晰感觉到力量流逝,完全的被任人宰割。

“啊哈哈,这个骚婊子屁股都流水了,啊哈哈哈!”

(什么♡……啊哈♡……我背后的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低下头,我只看见到超级粗大的大黑肉棒在比划着,看样子是能完全顶到我小腹的位置——正当我有些害怕地想说出:轻一点,温柔一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根本就是强奸,而并不是什么享受性爱的环节,大黑肉棒根本就不会顾忌我的感受,直接地插入进来了!

巨大的肉棒毫无阻碍地贯穿插入了我的菊穴,带来了一种诡异别样的充实快感;

另一根同样差不多大小的肉棒插入了我的小穴,也是同样贯穿到底,处女膜被撕裂的巨大痛楚并没有降低我的情欲,反而由于抖m性格转化成了心理上的巨大快感……

粗长的阳具顶端直愣愣地撞在了我的子宫口处,在小腹上轻易地顶出了轮廓与凸起,又是一阵剧痛。

肏我小穴的倪哥没有注意到抽插带出来的血迹是绿色的,只是不停地在向伙伴炫耀:

“呜呼呼,我肏到了一个处女!这个勾引男人的婊子竟然是个处,我们这是多大的运气!”

正当我差点要大声呻吟的时候,侧边站着一个看起来精神不太对劲的倪哥,他同样的掏出相比较而言小一些的肉棒,一手抱住我的头,似乎完全不会掌控力道,将肉棒毫不留情地插入了我的小嘴,奸淫起我的嘴穴喉咙,也是同样非常痛苦的感觉。

身上所有的敏感部位都被掌控着,被奸淫喉咙的巨大不适感,被破处小穴与撞击子宫口的痛苦感,被强行插入菊穴的巨大撕裂感,被暴力玩弄胸部的强烈快感,被强暴轮奸的M心理快感,舒服与痛苦交杂在我的大脑中,完全处在了宕机阿黑颜的状态。

随着奸淫的进行,三人的动作愈发激烈,做爱的声音似乎掩盖了一些奇怪的声响。

原本那些不适感与痛苦感受也渐渐转化,成了一波波如同浪潮的蚀骨快感,让我感觉到愈发舒服,愈发快乐。

当倪哥们射出第一发大量精液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做爱这一运动,而很明显,强暴我的三个人一发是满足不了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停下来,接连开始了第二轮运动。

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造成的声响和动静也越来越大。奸淫我的倪哥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甚至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力拍打我的丰满臀部,发出“啪,啪”的声响——同时还在不断的询问「爽不爽,舒服不舒服的」的话语,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场极度危险的强暴性爱表演之中。

终于,四楼到五楼扶梯上聚集的丧尸越来越多,而高阶丧尸的血液气味和声响动静也刺激了未知病毒,加速了普通丧尸的进化。完全版的普通丧尸有着略微超过普通人类的力量,成年男子奔跑的移动速度,敏锐的听觉能力,普通的嗅觉能力,如同摆设的视觉能力。于是,后面的丧尸挤压着前面的丧尸,力量的传导很快将障碍物推开,丧尸群一拥而上,首当其冲的就是站在我旁边的倪哥。

他被完全地扑倒,完全地被失去理智的丧尸啃咬,发出惨烈而惊悚的尖叫声;

趴在我身上肏着小穴,双手顺带玩弄我胸部的倪哥则是抵挡了大量的“伤害”。他同样发出痛苦不堪的咆哮声,大概是背部被丧尸群攻击啃咬。似乎是在死亡的威胁下,我感觉到小穴里面的黑色肉棒更加的膨胀,更加的坚挺,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我的心情在这一刻变得十分愉悦,生理上的巨量快感让我无法动弹,这场极度危险的强暴性爱秀终于要迎来一个完美的落幕;

至于我身下,肏着我菊穴,最为强壮的那个倪哥,很明显,在周围丧尸群的包围与我身上另一个倪哥的加持下,他动弹不得,也同样发出惨烈的声音——他的双手扶着我的腰,两条胳膊却被丧尸抓住,抓挠啃咬;两条粗壮的腿在失去理智的丧尸面前也成了绝佳的攻击目标。

我的小嘴终于得到了解放,肆无忌惮地发出淫乱的叫声:

“啊哈♡……好棒……好舒服♡……好大♡……”

“不行♡……要去了……啊啊♡…啊……用力肏我♡……”

未知病毒注入了身上身下两个倪哥的身体,周围的丧尸群将这二位识别为同类,不再发动狂暴的进攻,转而注视这一场强暴性爱秀,注视着声响动静的源头,似乎是在等待着落幕。

渐渐失去理智和知觉的倪哥二人动作愈发的粗暴,似乎是想在临失去意识之前再射出去一发。

“哦♡……哦哦♡…肏死我♡…好粗暴♡……好喜欢♡……”

“要去了……要被肏出阿黑颜了♡……哦哦哦♡……”

终于,在某一个临界点,我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潮绝顶,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全身几乎都爽到颤抖;身体里被注入了大量的暖流,感觉小腹都要鼓起来了。

……

.

在绝顶的十几分钟后,我终于喘过来,但是碍于肉棒还插入在我的小穴与菊穴中,发情值还在,我的力量依旧处于被严重削弱的状态中,终于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我身上的丧尸倪哥推开,又想办法,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呼,好爽♡……女孩子的身体竟然如此的美妙♡……)

低下头,看着自己白嫩的身体没有任何瑕疵,胸部依旧坚挺,只是少女的禁地沾染了大量粘稠的白浊,显得非常色情。

由于长时间的声响吸引,周围聚集了不少的丧尸,他们零零散散的站位似乎是围成了一个圈,而我正在这个圈的中心。

(啊哈♡……大家都在看我……看着全身赤裸♡……私处被射满精液的我♡……)

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想着淫乱的事情,没有了贤者模式的限制,在充沛体力的支持下,我很快又进入了发情状态。

于是,在周围大量丧尸的注视目光下,我坐在沙发凳上,单手扣弄着被射满精液的小穴,另一手玩弄着胸部,又舒舒服服地自慰高潮了一次……

(呼,这下简直是大满足,做爱的感觉真的超棒,为了以后更加舒服快捷的做爱,还是不找合适的内衣了。)

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刚才的强暴简直回味无穷,不过好在已经高潮了两次,大脑总算是有些许理智,可以支配自己正确的行动。

根据五楼的指示牌,找到了一家售卖cosplay衣装的服饰店铺。店内衣服都是很正经的服装之类,让初尝禁果就变得相当淫邪的我有些慨叹。

(不对,我想找一些色情的服装,那种看起来就很不正经的衣服——)

终于,根据大型商场的提示牌,在三楼找到了一家情趣商品店铺。里面奇奇怪怪的色情衣装,大大小小的假阳具与跳蛋,还有各种各样的道具,甚至让我产生想要将这里洗劫一空的想法。

最终,我还是换上了一身特别被裁剪过,能直接从正面看到白浊小穴超短深蓝色百褶裙;能直接用双手玩弄揉捏胸部,超级短的白色水手服作为衣装;腿环上挂着两个粉色遥控器,链接着的粉色电线从大腿内侧进入裙底。是有线粉色跳蛋,一个塞进了小穴中,另一个塞入了菊穴中。

之后,我又去一楼的鞋店找了一双适合自己的粉白色运动鞋,这下可以尝试自己的强化跳跃能力了。

临离开商场前,我再次回到了商场五楼,拿着m1911,对准已经变成丧尸,呆滞的黑哥三人练习了枪法——虽然他们让我体会到了粗暴的性爱有多棒,但还是将他们送到地狱比较好,毕竟要物尽其用,摸不着头脑的倪哥三人享受了性爱,那他们帮我练习枪法也合情合理——

这下我大概初步掌握了枪法,至少近距离打停滞靶子的头部没有问题。

(好!该回自己的安全小屋了!)

李的雌堕游戏人生 第二章 >>
5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linyinrdss

挖坑永不填仙人,写奇怪的涩涩

4 thoughts on “李的雌堕游戏人生”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