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garminer ♥

水无月见神社的巫女 第一章

目录

水无月见神社的巫女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水无月见神社坐落在K县偏僻的山村里,宽敞的院落背后是气派的殿宇,周围被郁郁葱葱的森林环抱。爬到神域的边界的树上,山脚下的河原村尽收眼底。

一个身影正顺着石阶往上走,干净整齐的巫女服里透出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庄严。我赶忙从树上跳下来迎接。

“姐姐,你回来啦。”

“我回来了,聪”

这是我的姐姐,神宫寺千佳,水无月见神社第四十七任巫女,我最最尊敬爱戴的姐姐。水无月见神社的巫女代代相传,只在一个家族里挑选一个人,这也是我们家族义不容辞的责任。

姐姐从小受到严格的教育,为了成为能担当重任的下一代巫女。父亲担任神主,在母亲死后担任起将姐姐培养为下一任巫女的职责。姐姐更是每天都要做刻苦的修行,爬险峻的山路去山池里净身,长时间的祷告,学习历代巫女的事迹和传统。而我除了打杂什么忙也帮不上。

“聪啊,姐姐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定要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巫女,唤起人们的信仰,为这个村子,为神社全心全意地付出自己。成为侍奉神明之人就是我的使命。”姐姐在母亲死后郑重地对我说。

“我只是看你太辛苦,姐姐是对我最好的人,我想为你出一点力。”

我不是说谎,我很喜欢姐姐。母亲死后神社里基本所有的活都是我们三个打点,姐姐总是怕我累到悄悄地把我的工作给先做了。虽然河原村是个小村子,但是偌大的神社里总有干不完的活。

“姐姐马上就做饭啊,你去通知一下爸爸。”

“这就去。”

我穿上木屐,顺着参道往偏殿走去,我们一家三口都生活在神社旁边的偏殿里,虽然每天都过着差不多的生活,吃着同样的饭菜,做着同样的杂活,但是我却不讨厌这样的平静生活。

被艰苦的生活困着出不了村子有点无聊,但反正本来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这里有我最喜欢的人,有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哪里也不想去。

河原村里有着历史悠久的水无月见神社,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室町时代,但因为位置偏僻路程艰难,所以这里很少有特地来参拜的游客。来祭拜的都是村子里虔诚善良的朴素农民们。

“父亲大人,姐姐已经回来了,大概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知道了,聪。你去帮千佳的忙吧。”

“是的,父亲。”

父亲本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对母亲我们姐弟两个都关爱有加。但母亲死后他大病一场,他险些就随母亲一起离去了。

姐姐和我全天照顾着他,好不容易才恢复回来。

也许是打击太大了,自那之后父亲身体一直很虚弱,能下地走路之后立刻就投入到了神社的工作里,每天都不辞辛苦,一心把姐姐培养成水无月见神社的下一任巫女,重振水无月见神社的信仰。

水无月见神社供奉的是水无月见大神。说起受到村民世代敬仰的水无月见大神,其实是一段非常辛酸的传说。

水无月见大神原本是一对兄弟,生活在现在被村民们称作河原村的地方。有一天,村民们得罪了一位妖狐,愤怒的妖狐准备引来大水把村子淹没,村民都很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村里的最德高望重的老人们说只要把村子里的双胞胎里挑出年长幼的那一个献给妖狐就可以得到宽恕了。

这对从小失去父母孤立无援的兄弟二人不愿意分开,更不愿意让其中一个去送死。

村民们不断劝说,利诱,威胁他们,但是兄弟二人始终不答应。

一天天过去毫无进展,但妖狐的雨却越来越大,村子的河水也越来越高,村民们渐渐失去了耐心,准备把哥哥杀掉然后把弟弟献出去。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弟弟偷偷告诉村民自己愿意成为妖狐的祭品,但是要求村民放过自己的哥哥。村民答应了。

一天,回到家的哥哥发现弟弟不在家,哥哥便焦急地冒着大雨出去找,可是等待他的只是弟弟冰凉的尸体。

哥哥抱着弟弟的尸体哭了几天几夜,一直哭到和弟弟一起变成了石头。这之后雨终于停了,村民们在被月光照亮的山里找到了哥哥抱着弟弟的石头,最后村民们决定把这个故事刻在这块石头上,让水无月见大神的故事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记载这些传说的碑文也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那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成为吸引着慕名前来的人们。

小小的厨房里,姐姐一边看着咕嘟咕嘟地煮着的粥,一边把葱花撒到放着豆腐的碟子里。我洗过手从缸里挑出腌菜递给姐姐。

“谢谢你啊,聪。”

姐姐接过去腌菜,放在案板上切成小片。

“我想为姐姐多帮些忙。有什么活都可以吩咐我。”

“等你再长高一点,到时候就有更多的活让你做了。”

“我现在也够高了,姐姐。”

姐姐只是笑笑不说话。

我的个头确实才刚刚追上姐姐,但是我不希望被她当作要照顾的小弟弟。我也想要为这个家,这个神社出更多的力。

我帮姐姐把食案端进社务所,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千佳,那件黑色的短褂要补一下,我放在那边的桌子上了。”

“是,父亲,我明天就补。”

“菜还和您的胃口吗?”

“嗯,不错。”

“姐姐做的饭就是最好吃的了。”

“谢谢你,聪。”

这就是我们每天在饭桌上仅有的交流了。父亲和我们姐弟能说的话越来越少,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父亲对话,结果招致更多冷落。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独处时能稍微说说话。

我记得母亲还在的时候大家一起吃饭总是很热闹,那时候吃的比现在还少,但是却很开心。现在的生活也不富裕,但是没有了欢声笑语,却更过不下去了。

在沉默中吃完了没有味道的晚饭后,姐姐问父亲。

“今天您要去洗澡吗?”

“不了,但是天开始热起来了,你去吧。”

“我也不必了,聪你要去吗?”

他们说的是山里仅有的一座小温泉,泉眼很小,我还更小的时候还能泡得进去,现在只能用木盆把热水盛出来浇在身上,权当洗澡了。但是因为离水无月见山最近,而且山也被村民敬畏,所以只有神宫寺一家人才能去使用。

“那我去一趟好了。”

我换上深色的短衣,拿上木盆。

水无月见山非常广阔,到处都是原始样貌的森林。顺着神社后面的一条小路能走到半山腰,用木盆压住半个人高的灌木就能开辟出一条小径。

说是小径丝毫不过分,裸露的岩石,盘根错节的枯木和树根在脚下形成一个个陷阱,狭窄得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小径足以吓退每一个不习惯走山路的人。

这条小径不仅通向藏在山里的小小温泉,还能通向供历代巫女做净身修行的小池塘,所以住在神社里面的我们常常要走这条路,熟悉了自然不会迷路。

天色开始渐渐暗了下来,还有一点路就到。短暂泡一下,趁着天完全黑下来就回去吧。

我是这么计划的,不过眼前又来了个麻烦。

似乎是终于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了,一颗依旧枯萎的树拦腰倒在了路的正中央,刚好把路拦住了。

我试了试,果然重得不行,那只能明天拿工具再来清开一条路了。

欸,不过旁边好像可以跨过去。

我试了试距离,树干的左侧刚好够低,像我这样的身形可以勉强跨过去。

挺幸运的。

我抬起一条腿跨过去,不过留给我的落脚点并不多,我看准一截木头,准备当作落脚点。

可是刚刚踏上去我就发现这截木头依旧彻底腐烂了,只有外皮还保留有结实的样子,实际上一踩就断。

变得粉碎的木头承受不住我的重量,原本能到落脚点的木头一下变成没有任何支撑的空气。

更糟糕的是木头下面到土地似乎还有点距离,我一下失去了平衡,整个身子向着树干的另一侧倒去。

可是这个距离似乎比我想象得还深,我的左脚已经完全陷了进去。

旁边的草丛里突然有两个脑袋探出来,还没等我重新掌握平衡,他们就冲到了我的身边。

混乱中,木屐从脚上脱开,木盆丢在地上,还没等我来得及叫他们帮忙,他们就抓着我把我往草丛里面拖。

“呜呜呜!!”

我刚刚想喊,一只大手就死死地捂住了我的嘴。

我胡乱地挣扎,可是根本施展不开手脚,还被对方占了先机,不费什么力气就缠上了我的腰和胳膊。

木屐和盆都留在了原地,一个人从后面搂住我,捂着我的嘴。另一个帮着他把我搬进草丛。

“别乱动,别乱动!”

“让我们等了好久,终于能摸个够了!”

一只大手迫不及待地在我的胸前一阵乱摸。

“你们————呜呜————”

捂着我的嘴的手丝毫没有松开,我喊不出声音来。

“什么呀,原来千佳酱你怎么一点胸也没有啊,我还以为你肯定藏着一对大胸呢。亏我这么期待。”

揉弄我的胸脯的手终于忍不住了,扒开我的前襟,让皮肤暴露在山里的空气和他们的吐息里。

“你天天就知道想着千佳酱的奶子,真是够了!哈哈!”

什么?千佳?他们以为我是姐姐吗?

“呜!不……呜!我不……”

“小千佳啊,不要害怕,是我们呀,村田家的太郎和次郎。小千佳今天就陪我们稍微玩一会儿吧。”

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的身体被紧紧地抱住,压住我的腿的那个人转移到我的面前,跟练习过一样,捂着我的嘴的手突然松开,紧接着一块臭烘烘的兜裆布就被塞进了我的嘴里。

“唔————呜呜————”

“不许吐出来,千佳你陪我们玩一会儿就放你走,你要是敢喊,那可就得让小千佳吃点苦了。”

“你怕什么,本来喊也不会有人听见,哈哈哈!你让她随便喊!”

满是骚臭味的兜裆布撑满了我的嘴巴,紧紧压着我的舌头。我哪里喊的出来。

“呜————呜————”

“千佳你说什么?我们听不懂啊。哈哈!”

我终于看清楚他们是谁了,是村子里的村田两兄弟。都已经二十了,村田家是河原村的普通农家。

你们怎么认错人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我明明是聪啊,你们想拿我怎么样?想对姐姐做什么?

我想努力挣扎,但是害怕地动弹不得,父母从没有体罚过我,姐姐也总是那么宠我,和村子里的孩子一起玩耍打闹时我也从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被这样粗暴地对待还是第一次,我全然不知所措。

应该逃吗?应该要求他们住手吗?应该打他们吗?动起手来要打到什么程度停?那样不就更听不进去话了吗?

但是我根本没有选择,嘴被堵上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呜声,根本说不出话。手脚被按住没法动弹,这里也很少有人会经过。

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们两个越发兴奋起来,匆忙地把我的胳膊压过头顶,七手八脚地摘了我的腰带,脱光了我的衣服。

我徒劳地尝试挣扎,可是除了在树叶和尘土中乱扭以外,什么也办不到。

“不愧是可爱的巫女小姐啊,跟我们这些地里头干活的不一样皮肤这么白,我馋你很久了,高兴一点啊。”

“就是不够饱满啊,可惜了。我喜欢身体圆润丰满一点的,这么瘦没有什么能揉的啊?”

“你的大奶爱好怎么样都无所谓,你把她的手按紧一点,别让她乱动一会儿影响我。”

“我压着呢,哥哥。”

两个人中的哥哥住着我的脚踝,扒开我的两条腿。轻松地就像抓一只小鸡。

我一丝不挂躺在揉成一团的衣服和树枝落叶上,两条腿被分开,私处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们的眼前。

平时裹得严严实实的身体被人脱了个精光还同村子里的人随便看,我再也没有脸面见人了。

可是我不敢也没力气反抗,连捂着身子都做不到。

“千佳你别反抗,我们不会伤害你。”

“没错,你只要安安静静地听我们的话我们就会放你走了。”

“明白了吗?”

只好听他们的。我点了点头。

但是他们为什么老用姐姐的名字喊我?难道是天太暗看不出来我是聪吗?

男孩子的身体和姐姐的不一样,没人教过但我还是知道的。

弟弟一边说着一边眼馋地看着他哥哥,胯下的硬邦邦的凶器抵在我脖子后面,似乎是在宣告着自己的不满。

哥哥匆匆忙忙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我避开眼睛不敢直视他的下体,仿佛会刺痛到眼睛。

“来,千佳,好好看看,没见过吧,这是男人的阴茎。”

“够大吧,啊?”

“第一次看到吧?不要怕,不会弄疼你的。”

“你不要急啊,一会儿就让你尝尝我老二的厉害。”

两腿之间传来清晰的触感。

一个硬硬的东西碰在大腿上,我紧张起来,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下体上,嘴里的异物和被举着的双手都暂时顾不上了。

我到底会被怎么样?他们脱我衣服还不够吗?

不知到会被怎么对待的恐惧席卷了我,手脚像浸在冰水里一样冷下来了。

硬棒一样的东西慢慢地往我的屁股里面蹭,碰在敏感的大腿根上,平时不会被热到的地方感受到了热量,无一不在向我发出危险的警告。

湿冷的暮色笼罩着在水无月见大神的神体旁边犯下禁忌的我们,夜色渐浓,我终于看不清他们的脸了,只能感觉到四只大而粗糙手在我身上乱摸。让我一阵阵地恶心。

“千佳酱毛是不是有一点多啊,我不喜欢啊。”

“我还以为巫女都不穿内衣的。”

“嘿嘿,只有千佳这样老实的女孩才什么时候都穿内衣吧!”

“诶,小千佳,你穿浴衣的时候也穿内衣吗?睡觉的时候呢?”

“巫女是不是都不留毛啊?千佳你怎么毛还这么多?”

“哎呀,你别挑剔了,你要不喜欢换我来。我等得急死了!”

“你吵什么,闭嘴好好看着我给你示范。”

弟弟嘟囔着不说话了,这两兄弟丝毫不在乎我的感受,只顾着自己想怎么玩弄到手的猎物。

“嘿嘿,找着了找着了!”

找着了?

“千佳,成为我的女人吧!”

不行啊!那里是!

把我的两腿架在他的肩上,手从腰后面抓住我的屁股分开最后的防线,太郎把他的阳具夹在我的肉瓣中。

青春期的男孩子都难免都干过这样的事情吧,试着用手摩擦自己的鸡鸡,看看它会变成什么样,看着它越磨擦越大,越磨擦越舒服。

青春期难以控制的躁动也害得我偷偷玩弄自己的鸡鸡,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释放出来的感觉太难以抵抗了。

但我只敢浅尝辄止,每次看见那根东西渐渐胀起来我就害怕出事情,只敢摸两下,舒服一点然后赶紧停下来。没有把之后会怎样一探究竟。

我的羞耻心不允许我继续。

现在我才知道了。原来这根异物居然可以变得这么大这么硬,绷起来的形状,红里透紫的颜色,简直就是一把凶器。远超出我的想象。

这么粗大的阴茎往那么小的地方插,这怎么可能有人受得了?

难道其他的男孩子之间相互也在做这种事吗?不对,他们是想找姐姐来着,也就是说……

不给我继续走神的机会,太郎哥哥挺着他的阴茎对准窄窄的出口。

“要进来了哦,千佳!”

好痛啊!

一阵裂开一样感觉刺痛着我肛门附近的肌肉。痛苦地排斥着外来者。

真的好痛,好像是被一把铁锥子刺穿。全身的血液也都跟着冷了下来,疼痛传遍身体每一个角落让我手脚发麻。

“呜呜————!!”

嘴里堵着布块发不出声音,救命声变成含糊不清的呜咽在我嘴里打转。

太痛了!实在太痛了!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快停下吧!

他们根本没注意我的呜咽,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的私处。

“诶?进不去啊。”

太郎稍微把腰一缩,暂时放弃了继续深入。可是刚刚被侵入的地方还是一样疼。

“啊?”

“呃,嗯,不对啊。”

“你是不是没对准。”

“要你多嘴,我怎么会没对准,没搞错地方,进不去,千佳的洞太小了。”

“你不是说往下面插就行了。”

不打算管弟弟的问题,太郎再对准我的屁股眼试了一次,这一次好像勉强打开了一个口子,但是我的肛门还是不肯让他继续深入。小腿瘫软地耷拉在太郎的背上。

我则是痛不欲生,下身成了一个承受不住热量的花瓶,随时都要裂开,我努力让自己不晕过去。

“呜呜呜————————”

“是不是太干了啊,怎么也进不去。”

“千佳没流水啊。”

“呜呜呜————————”

“你别叫!”

太郎恶狠狠地威胁我。

“还吹自己有多厉害,结果还不是不行。”

“你闭嘴,我再试试,肯定进得去的。”

太郎用手扒开我的屁股开口,可是只有那么一点地方,总是没办法撑太大的。

太郎毫无耐心地再次尝试进来,这一次更加用力,龟头开始能进来一点了,可是菊花也更加强烈地反抗起来,才进来一点他就不得不拔出去。

我会死吗?会这样疼到死掉吗?

不要,我还怕疼,他们真的把我弄疼了,这样下去真的会死吧。我还能保持清醒多久?赶快晕过去会好一点吗?

“太紧了,可恶,把我弄疼了。千佳防御得很严啊,啊?”

“你要是不行就换我,我肯定进得去。”

“闭嘴,吵死了。”

刚刚那一下我已经知道他们肯定不会罢休了,等待我的只会是被他们拿棒子捅进来,然后我就会疼死吧。

压着我的手早就没有意义了,现在就是放开我我也跑不了,我只能祈祷快一点晕过去,死得不那么痛苦。

“你沾点口水试试。”

太郎往我的屁眼上吐了点口水,拿手指在四周涂一涂,用手指往里试了试深浅。

“手指好像进得去。”

“肉棒进不去不还是没用。”

“再多涂点口水试试。”

“等了那么久我嘴有点干。”

太郎突然把脸抬到我面前,拔出我嘴里的布块。

“不许喊!”

他不容置疑地命令我。

我根本也不想喊,要是喊来了人看见担任与神交流的职责的神宫寺家的人像玩具一样被人随便侮辱玩弄,会丢尽家里的脸,还不如死了。

太郎把刚刚插进过我的屁股里的手指塞进我的嘴里,搅动起来。

“呕……呕……唔……呜呜……”

“味道不错吧,千佳,说话呀。”

我努力忍着不让自己被耻辱压到崩溃,把手指塞进我的屁股里再放到我嘴里,他们究竟要侮辱我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嘴里刚刚还塞着的兜裆布吸满了嘴里的唾液,已经快要堵不住流出来了,太郎的手指一边拨弄着我的舌头一边挖起我的口水来。腥酸苦涩的味道在我嘴里化开。

太郎拔出手指,和口腔里连着的口水丝变凉之后滴落在我的胸前和肚子上。他满意地看着我,没有把湿掉了的布块再塞回我的嘴里,似乎是确信我已经不会再喊了。

太郎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肉穴。

他把两根手指并在一起,对准钻我的小洞探了进来。

“嗯……唔……”

我只能发出呜咽一样的声音,不敢喊疼更不敢求他们放开我。

有口水润滑,太郎的手指没有什么阻拦就插进了来,手指压迫着洞穴,慢慢地撑开了我的肉壁。

“手指进得去啊,那为什么老二刚刚插不进去?”

“那你再试一次?”

“我再扣几下看看。”

两根并列的手指在里面试了试深浅,又试了试肉壁的触感。

身为哥哥的太郎左手扶着我的大腿根,全神贯注地用右手探索着肉穴的开口,手指像蛇一样弯起来,戳着肉壁。手指又打开,在肉壁里面撑开一点空间。

没有进去的手指像禽类的爪子一样张开,盖着我的屁股,随着食指中指的深入凹陷在屁股瓣里。

“最里面有什么?好像没办法一直插得最里面。”

“最里面是生小宝宝的地方吧?”

“手指已经插到底了,还是够不到啊。”

“里面是不是更紧了?”

“没有,里面好像稍微有一点拐弯,有不少空间呢。”

“那就是小穴开口那里最紧。”

“对,不紧就当不了巫女对吧,千佳。”

“不是……我……不要再……”

“你再把她嘴捂上,别让她喊。”

“噢。”

次郎把我的嘴再次捂上。太郎不耐烦地用手指扣挖着排泄的出口。

肉缝里面渐渐被强行撬开了一个缺口,太郎还拿手指在里面乱捅一气,我真恨不得能把他们那根肮脏的东西现在就捏断,但我什么也办不到,只能任他们肆意摆弄。

疼痛渐渐消退了一点。紧张和挣扎让我出了好多汗,沾上尘土贴在皮肤上。

“好,我再试一次。”

太郎顺着找到的突破口,用阴茎打开缺口。我的双腿又被分开,膝盖弯折,脚后跟无依无靠地悬空着。

“嗯……嗯……”

异物强行打开屁股的感觉再次传来,伴随而来还是强烈的疼痛,但没有强烈地抵抗就把硬棒放了进来。

“进去了……嗯……嗯……”

入口还是像被撕开一样疼,但是随着阴茎前头最大的那一块被穴道埋了起来,感觉地最清楚的地方变成了肉壁里面。

“还是好紧……不过已经进来了……嗯……”

太郎稍稍拔出去一点,似乎是像暂时歇息一下。

“好,再来。”

他这一次加大了力气,一次把棒子插进来一半。被撑开的内壁想要回到原来的位置,紧紧贴着太郎的阴茎。

不管他插到多深,我始终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龟头捅到了哪里,先前屁股入口的疼痛渐渐变得不那么明显了。

“唔……唔……”

一股奇怪的感觉从下身传来,压着洞口的肌肉一进一出,让我突然想排泄得不行,但是却没有任何能排出来的东西。

“唉……唉……进去吧!”

太郎再次缩回腰,仅仅把阴茎的粗头留在洞里。然后突然猛地插到了底。

“唔!————唔!————”

我忍不住大喊,想用声音减轻一点疼痛。可是就算嘴里没有东西,次郎的手还是紧捂着我嘴,让任何喊叫听起来都跟自慰时强忍快感发出的声音一样。

“嗷————好暖和啊——————裹得好紧啊——————舒服————舒服啊————太舒服了——!”

“千佳你把腿再打开点。”

太郎边说着边把我的腿掰得更开,恨不得拆掉省事。

铁锁一样的手咬住大腿,把它们使劲往两侧板。

“啊————千佳啊————千佳你里面可真紧啊————!”

“太疼了!要不行了!快放开我!!”

次郎看着他哥哥侵犯我看得入神,没注意到捂着我的手松开了一点,我拼命喊叫,可是他们仿佛聋了一样,就算是把我疼死也不会停下。

对于他们来说,有的是时间又没人管,根本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啊!疼啊!!快拔出去!!求你了!!”

“别叫!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噢噢————噢噢,进去了!进去了!嗨————嗯————”

太郎倚靠着他的阳具,把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来,使劲地把阳具往更深处推。明明已经没有地方可以继续深入了……

屁股上清楚地感觉到太郎胯下的撞击,他也不能再深入了……可是为什么好像腹腔里面被他打开了一个空间,正好容下他的阴茎……

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好害怕……

身体还是动弹不得,越是挣扎反而越是让肉棒往深处钻。

“快拔出去啊————求你了!”

被强行插入了异物的肛门还在反抗着想把肉棒吐出去,但是屁股深处却接受了阴茎的插入,让太郎每一次突刺都直接把力量传到我的肚子里。全身都能感觉到他的撞击。

肉洞深处传来裂开的感觉。不知道还要插到哪里才肯停下,难道要把我捅穿才肯停吗?

通向腹腔的秘处被强行打开,屁股深处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

“千佳你里面真紧啊!啊!再来!”

兄弟两个配合着,弟弟让我把头枕在他肚子上,双手在我胸前使劲抓了几下就被他哥哥打了,只好听他的命令扶着我的腿,好让哥哥能专注。

太郎的阴茎已经全部插了进来,进来之后反而无事可做,他只好慢慢地开始抽出。

“真舒服!千佳,你爽死我了!”

龟头倒钩磨擦着肉壁往外退,整根棒子只剩前头没有完全拔出来。

太郎兴奋地看着自己的肉棒在我的后穴里进出,瞥了我一眼之后对着交合的部位啐了一口,又把阴茎埋进了后穴里面,长男的体液顺着龟头的推进润滑着肉壁里面,和给抽屉上油一样。铁棒在肉壁里面变得更硬了。

已经被侵入过一次的后穴毫无抵抗地让太郎长驱直入。肉壁穴里再一次被肉棒填满。

一直在馋着的次郎把头凑近我的胸前,手把松散的胸部捏挤成一个小丘,含在了嘴里,用力地吸起来。随着次男的吸吮声,乳头上传来了阵阵钻心的刺痛。

“吸起来不过瘾啊,还是大一点的好。”

“你真是没救了。”

“你会儿就把千佳也给你爽一爽,你就知道这小婊子里面有多舒服了。”

“嗯…不能再动了————嗯————啊————啊————”

“噢。再大一点吸起来才过瘾啊。”

“呸。”

太郎不再管他弟弟,微微把身子抬起,他一动肉棒就往外滑。

“诶呀,不行,我还以为能拿老二把她抬起来呢。”

一知道马上还有什么样的凌辱在等着我我就恨不得现在就去死,我闭上眼睛不让他们察觉到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我。

但闭上眼睛反而让菊花里面的感觉更加清晰地传来,似乎能感觉到每一条突起的血管,硬硬的东西还在往里顶,每一次到底之后就立刻抽出一点空隙,然后又立刻再塞回去。变成了缓慢的一出一入。

“啊啊啊——————更爽了——————太厉害了,居然能这么厉害!!”

顶到了底的肉棒感觉到了肉穴里面在收缩收紧,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太郎配合着插入的动作呻吟起来,大腿有节奏地撞击着我的臀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郎的动作越来越快,肉棒无阻地在后穴里面来回抽插。大概是痛苦带给我的错觉,肉棒和肉壁之间似乎变得越来越黏,不再是异物插入的感觉,而是那本来就应该存在于那里的东西。

“嘿————啊————啊————哈————哈————”

一直咬着我乳房不妨的次郎发出含糊不清的满足的声音。

“不————不要————不要————啊——————”

可是他听不见我的叫喊,只是一个劲得吸着我的身体,仿佛是舔着奶的孩子,什么也顾不上。

太郎终于不再评论他的感受了,只顾着更快地出入,在一下下的抽插里喊得越来越忘我。

“千佳你真会玩啊,缩得我真爽,千佳你这么喜欢被插啊?还夹得这么紧。”

“能不能换我了啊?”

弟弟从我的胸前抬起头看着他哥哥,似乎已经很不耐烦了。

“你不是喜欢吸千佳的奶子吗?你再吸一会。”

“求求你们拔出来啊————不要再插了,我已经受不了————”

太郎根本听不进我的哀求,只顾着机械一样地在我体内抽插。

“快,要来了!”

太郎的反应突然变了,还不等变得更大的肉棒继续侵犯我的后庭,突然把肉棒拔了出去。

诶?难道是后悔了?这是要放了我吗?

“反过来,让她趴着!让她趴着!”

“听到没有,把她翻过去!”

没搞清楚情况的我再一次只能像个木偶一样让他们摆弄。太郎把住我的屁股和右腿,把我往左侧一翻,次郎笨拙地配合着他哥哥把我翻了个身。

“你真笨,翻过去翻过去,诶对对对,诶好。”

太郎把手弯曲,在我的背上和腿上刮起来,贴着地黏上的土粒和叶子被刮了下来,把皮肤暴露在刚刚入夜的空气里。

“千佳你把屁股抬起来,诶。不用了,不哟你过来,到后面看着我。”

“好。”

次郎松开我的肩,站起来走向他哥哥。太郎全身的重量压住我的大腿,我还是逃脱不了。

太郎把我的屁股稍微抬起,我整个人变成趴在地上的样子,把羞耻见不得人的部位对着后面的太郎。

“千佳,换个体位会更舒服的。”

太郎用手掌按着我的屁股瓣,两根大拇指扒开后穴的洞口。

“你看,你看。”

语气好像是在教弟弟干农活一样。

“这就是巫女的小穴,看清了吗?”

“有点暗,看不清。”

“来,你摸摸。”

身后传来一阵踩在草叶上的声音,和推搡的声音。是在换位置吗?

我脸朝下趴着,完全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接下来会被怎么玩弄。

“唔……”

一根手指挤进了后庭的开口,刚刚被反复插过的洞口还留有一点黏黏的液体,新来的手指在肛门上画了几圈,慢慢钻进来了。

“挺暖和的,哥哥。”

手指越探越深,往上戳了戳又往四周刮了刮。

手指和肉棒接连在肛门里头搅动,他们是不是头脑有问题?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你们都要遭天谴的。

“挺软的诶。”

“好玩吧,巫女大人的小穴里头可舒服了。你会儿你就知道了。”

“还没到我吗?”

“我马上就好。你再等一会。”

“噢。”

“好了好了,千佳我们继续。”

太郎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把双腿像坐着一样弯曲在我的腰两侧,手扶住我的腰高一点的地方。正好把他的胯下对准了我的屁股。

埋在了屁股瓣里的阴茎比刚才还热,本来应该已经干了的肉棒还是黏黏的,前头分泌出的液体粘在肉棒碰到的深色地带。

阴茎在洞口附近挑逗着,这里戳一下,那里戳一下。我尝试着缩紧肛门,不让他再得逞了。

太郎把扶着两肋下面的手往回收起,慢慢把我向后拉。这一次不是太郎主动插进来,而是逼着我的后穴撞上他的肉棒。

无比卑鄙的手段。但出乎更我的意料的是,我以为已经憋得够紧的开口居然不堪一击,被太郎拉着,褶皱的唇口轻松地张开了怀抱,朝着肉棒打开,把肉壁裹了上去。

“哦哦哦!比刚才还舒服,更紧了!”

并没有那么疼了,但是失败的屈辱感却让我更加难受,我把嘴埋在草根里面哭喊出来。

太郎有规律地一进一出,一次比一次深,直到完全插进去。

“呜——呜——呜——”

双手紧抓着地面,泥土被我掐进指甲里面,努力憋住自己不争气的呜咽,都阻止不了太郎的抽插。

“噢————噢————噢————噢——哦————哦哦————”

太郎终于不再说话,只是一味跟着抽插的节奏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大腿有节奏地撞击着我的屁股。发出’啪————啪————啪————啪————’的声响。

肉棒的每一次深入都能探到后穴里面一块更深更软的地方,不过太郎似乎不想管那是什么,只顾拿我的小穴作为他插肉棒的地方。

“嗯……嗯……嗯……喔”

“啊……快————快——————啊……快要去————”

“千佳啊,千佳啊,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啊————好厉害啊————”

“停下啊————停下————求————”

“啊……噢……呵……不行了……不行了……要射了吧!”

“今天可不能浪费,全都射在你里面,诶嘿嘿————”

把什么射在我里面?他们还藏着什么?

“啊————!要射了!————啊————”

“不要————不要————不行……啊……停下……不要……啊——”

“啊——————————————————————!!”

太郎像个表演被刀砍了的演员,拉着夸张的长音喊了起来。

突然膨胀痉挛起来的龟头在肉穴里面喷出了什么黏糊糊东西,填满了后穴里多余的空间。

“啊——————————————————————”

“啊——————”

“啊——”

“嗯唔,嗯,呼,呼——呼”

太郎似乎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样满足地拍了拍我的屁股,低声喘着。

“呼呼,呼,好————好————”

肉棒终于失去了硬度,开始变软变小,但是我能感觉到流出来更多的液体。

我全程清醒地听着他们怎么蹂躏我的肉体,虽然看不见,但我直到他们都干了什么,最后还忍不住尿在我排泄的地方,根本已经失去了人性,他们就是野兽。

如同地狱般的体验。

“啊,射出来了,射好多。”

太郎把阴茎拔了出去,可是被他破坏掉的东西,我心里碎开的东西永远也回不来了。

“千佳啊————舒服吧,被我搞舒服了吧,看你这样子还是村子里的小巫女呢,千佳真是个坏孩子啊!哈哈哈!”

你们才是坏孩子,全都是罪人,我要你们以死谢罪!

我记住你们了,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看,千佳,这个是男人的精液,没见过吧。”

被顶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肛门口已经有些麻木,但还是能感觉到手指把里面流出来的东西往回塞。

“你看,精液噢精液!”

“哈哈!”

太郎把手伸到我的脸前,手上惨白惨白的东西和一团黑的地面形成很明显的对比。

精液?不是尿液……

我还没搞明白情况。村田兄弟就又开始吵起来了。

“诶,你就这个姿势,这个姿势舒服。”

“可是我想……”

“听我的!”

“噢。”

对了,还有这个弟弟,他也要把那种散发着难闻的腥味的白色的液体射出来吗?

那到底是什么?

“这发可挺浓的,千佳会怀孕吧?”

怀?怀孕?这个会怀孕吗?我不是女孩子吧,应该不会吧?

“巫女是不会怀孕的吧?”

“笨蛋,当然会了,怀孕了就不能当巫女了。”

“噢,是这样。那千佳怀孕了来给我们当老婆吧。我们每天都给你我们的精液。”

“你先让她怀上吧。”

弟弟笨拙地模仿着他哥哥的样子,掰开我的屁股。

不知是因为终于轮到他上阵太过兴奋还是紧张不知该怎么做,半天也没找好姿势。

“在这里呢,在这里呢,我也看到了,洞口好小啊。”

“小穴就是这么小,不然插着怎么舒服呢,笨蛋!”

肉穴里面还残留着太郎射进去的,除了拿来让人怀孕以外不知干什么用的,叫做精液的脏东西。

“千佳啊,你看,我儿子可是每天晚上都想你想得不行。”

弟弟傻乎乎地一边摸着我的腿一边说。

“千佳我可每天晚上都在想你……嘿嘿……”

摸完腿还不算,被他咬到破皮的胸部又被他光顾了一遍。

“我可每天晚上都想着你脱光的样子,做梦都想看你脱光衣服安慰我儿子,你会让我们一起舒服的,对吧?”

他拍了拍我的屁股问。全身的重量已经压了上去。

“唔————唔————嗯————”

不想回答,赶快完事让我去死好了。死了就可以把你们都杀了。

龟头探进小洞里的恶心感觉再次传来,又要开始了。

并没有那么硬,但是似乎还要更粗一点,残留在洞穴里面的液体被逼得流出来或者退回去。

“啊————进去了————要进去了————太舒服了!”

“呜呜————不————不要————啊————啊————”

次郎似乎没有把握该怎么动,只是一味地蹭着,但是我的菊花已经被彻底地撑开了,次郎慢慢地探到了底。舒服地大叫。

“啊————千佳啊————千佳你里面好舒服啊——————要不行了————太舒服了——————!!”

次郎腿分得比我要开一点,干脆直接趴在了我的身上,脖子和后背传来了次郎皮肤的触感。

“啊————!舒服————!啊舒服————太舒服了————”

“让我射吧————我要射了————在千佳里面————”

‘笨蛋,太快了,你先停一停。’看戏的太郎似乎觉得看自己弟弟折磨不会动的猎物太无聊了。

“不要!这么舒服,我忍不住了!”

突然次郎不动了,插到一半的肉棒也没有动静。

“我怎么忘了这个!”

先前一直无处摆放的手抚摸着我的小臂,慢慢地移向我的前胸。

“好像有一点了!”

背朝上趴着,胸前的一层皮变得不那么紧了,一团不知道哪里找出来的肉被次郎的大手紧紧抓住。

“噢,还是挺小的,但是也不错,我最喜欢千佳酱了!”

“千佳酱果然还是有奶的啊,我最喜欢了!”

他兴奋地像个拿到玩具的小孩,连哥哥都不再搭理他了。

还不及摸个痛快,次郎就又开始动起腰来,这一次抽插地更快了。肉棒一下一下的出入不断地冲击着我的肉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千佳好棒啊——————”

次郎越动越快,要一口气要把最好吃的部分都吃完的样子。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希望他们能快一点结束。

“千佳酱的小穴可真是舒服啊,夹得这么紧,我快受不了————”

“呜!没有……不要————呜————不————!”

次郎的头和脖子紧压得我没法活动,胳膊和手也把我前胸裹得严严实实,两条腿像竹钉一样卡死地面,不给我任何空间。

全身就像是被绑起来再固定在了地上一样,丝毫动弹不得,还要不断忍受次郎一下又一下,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的冲击。

被上刑一样牢牢控制着,自由完全被剥夺,一根肉棒像没有生命的机器一样不断在我的后穴里头抽插着,把痛苦和羞辱注入我的身体和心灵。

“啊——————啊——————啊啊——好舒服——————爽————爽——————爽啊——————”

“啊!千佳————啊千佳————!你真的太紧了————要射出来了————!啊————”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

“啊——————来了——————射了——————!”

一股暖流注入了肉穴的深处,无处可去的精液缓缓地寻找出口,在肉壁的缝隙里头,直肠的入口一点一点漫开。

“呜呜……呜……呜……”

一次次的撞击中我的身体简直就要散架了,全身止不住地因为害怕和耻辱颤抖。口水顺着张开的嘴角流进了土地里。发出湿湿的味道。

次郎久久地趴在我身上不肯动,似乎舒服地可以直接睡去。

“嗯————千佳啊————巫女就是好啊————”

“太不妙了,真是太舒服了!”

“跟你说值得吧,来对了吧!”

“真来对了,舒服地不行。”

次郎从我身上跨开,从地上起身。

“千佳你被我们操松了,还当巫女吗?”

“当我老婆吧,天天让你爽。”

“千佳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臭小子啊,哈哈!”

“你没看见她被我干到舒服地说不出话来了吗?”

“你现在成为女人了,小千佳,迈上了大人的阶梯。”

“不用谢了,千佳酱。”

兄弟俩拿上了自己的衣服,使劲地揉了一把我的屁股之后走掉了。

“想做的时候随时找我们啊。”

只有这一句话我能模模糊糊地听见。自己的意识在不断远去。

我不记得从哪里起,我的意识已经是一片模糊,自己说了什么全然记不得,也不记得具体都被干了些什么。

好像是做了个特别真实的噩梦,又好像是有谁在替我观察着一切,又好像是我自己在远处观察自己被侵犯。

可是难以言喻的屈辱感却一点没有少。

求救的话,反抗的话都只是本能说出来的,自己好像已经脱离了肉体,什么痛苦也感觉不到了。只知道自己被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可是现在清醒了一点,虽然现在就想忘掉,可是在这里被做了什么我知道得清清楚楚。

我并没有死,我慢慢地翻过身子坐起来。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冰冷的星星从树枝间探出头和我对视着。

湿冷的晚风拨动树梢,无数的枝叶随着风互相碰在一起。

我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木偶一样,收拾起自己的衣服,不顾方向地乱走。

“啊!”

我突然被绊倒,黑暗里,村田两兄弟可怕的脸似乎无处不在。被他们抓住的恐怖再次袭来。

我不敢回头,光着身子抱着衣服蜷缩在地上,不住颤抖着。

过了许久,森林里还是只有虫子的合唱声,我回过头去。原来是我带来的木盆绊倒了。

我有气无力地坐起来,拿上带来的东西,胡乱把衣服穿好,急急忙忙跑回了神社。

大家好,初次写小黄文,水平有限,还请多包涵

水无月见神社的巫女 第二至三章 >>
1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4 thoughts on “水无月见神社的巫女 第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