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agic_BlueIce ♥

记忆的碎片校园篇 第十一章

记忆的碎片校园篇 第十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十一章 复仇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墨衣昏睡着,可能进入梦境中就不会再去思考现实的残酷和真实,但湿漉漉的衣服传递着寒冷,心情跌宕起伏,最终伴随着物理上的寒冷,连同希望一起,跌入谷底。

她迷糊地爬起身,望着远方的雨帘,泪水不自觉地滑落。她感到被背叛的痛苦挤压着她的内心,她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愤怒和失望。脸色苍白,眼神黯淡。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她的心灵正在分裂,她手足无措,她昏头转向,她开始质疑自己的选择……


这个空旷的塔上,只有她孤独的身影,被世界遗弃。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义。应该原谅她吗?还是放手?过去的点点滴滴从眼中掠过,初遇的不安,破壁的惊喜,床上的缠绵……

过去,墨衣甚至想到了很久的未来,想象和这么一个独特的爱人走到生命的尽头,想象畅游在这瑰丽奇妙的世界,探索未知,感受魔法的奥妙。

只是一切如果没了蓝冰,和转瞬即逝的泡沫有何区别?现在,身心都感到无尽的疲惫,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走下去。她恨透了那个叫火羽的狐狸,是她夺走了蓝冰,她夺走了自己的一切。她暗下决心如果抓住机会她一定要复仇!

思想朝着奇怪的方向延伸着……小腹传来的悸动打断了这一切,那种熟悉的快感打断了墨衣,子宫里的史莱姆好像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开始“安慰”起主人来。

“唔唔~”止不住的发出了一声轻喘。

【说起来,这孩子,应该算是我和蓝冰的吧】想到这里内心又是一阵低落。

【痛——太痛了!】

心情越是低落,史莱姆蠕动的越剧烈,剧烈的蠕动让墨衣的下身剧烈的收缩,在低落中被动的享受着快感。按史莱姆的意思,就是放纵奖励一下自己,就不会难过了……

墨衣尝试着用心灵感应控制史莱姆,与往常不同史莱姆丝毫不听使唤,反倒变本加厉地运动起来。

抽动越来越剧烈,史莱姆冲破了紧闭的子宫口,从内部侵犯者少女的小穴。

“啊❤~啊❤~啊❤~”墨衣在猛烈的攻势下终究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一切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从内部被侵犯的感觉,被强制插入的快感,触动着失意低落的墨衣。

糟、糟糕……眼角不禁浮现泪水,呼吸急促起来,墨衣大口呼吸着足够氧气,以供大脑继续思考。

泪水流到了身上,和被雨水打湿的衣服混合在一起,墨衣也在持续的刺激下进入了色色状态,双手违背了大脑的命令,一手伸进裙内,一手撩开上衣,辅助着史莱姆安慰自己的身体。

墨衣又躺回了地上,此时她的脸已经布满了红晕。她最后的理智妄图提醒她:【现在不是时候】【不该在这里自慰的】

【只是发泄一下,没人的,没关系】她如是安慰自己,抱着一丝丝的罪恶感,手部的动作愈发大胆。

爱液一阵阵涌出,墨衣已经很久没体验过潮喷的感觉了,每次侵犯蓝冰时爱液都被史莱姆吸收掉了。就是这么一想,一提到蓝冰就是难过和痛苦。内心的疼痛最终还是不及身体上的快乐,在极不情愿的苦闷中,墨衣被子宫内的史莱姆送上了高潮。睁开双眼,蓝冰的面孔浮现在眼前,墨衣习惯性的张开了嘴,将舌头送出,但她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动作僵住了,史莱姆安静了下来,缩回了子宫里安静的呆着,但是还享受着高潮余韵的墨衣,泪水止不住的下流。

“为什……为什么……呜呜呜——”她崩溃的嘶吼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哭泣,只是法师塔的周围都没有人,天色已晚,这也不是回宿舍的路线,很少有人出现。

墨衣靠在墙边,看着基本只能看到余光的夕阳,默不作声。她提不起身子回到宿舍,也不愿回到那个昔日充满温馨的宿舍。

雨渐渐停了,而她的内心也快死去……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传来,墨衣虽然听到了但是打不起精神动。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熟悉身影,那种气场,就是多年前救下自己的那个人。虽然记忆已经模糊,但是这个形象还是让墨衣影响深刻。考试的时候并没有机会直接对话,现在应该就可以确认一下了吧。

“额……你——”墨衣迟疑的时候,对方先开口了,而且直入主题。“——墨衣同学,别难过了。”对方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头——蓝发?加上耳朵——墨衣还注意到了身后露出来的两根蓝白尾巴,内心的不满全部宣泄出来。

【这不就是蓝冰?好家伙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先自己找上来了是吧!】

“别来烦我!”墨衣摆出一副臭脸,推开蓝冰起身要走,但是被蓝冰拉住了。

“啊呀啊呀你先等等,咱是叫蓝冰来着,但我可不是你的老婆啊。”

还在气头上的墨衣并没有搞清楚状况,脑袋一歪停止了思考。

“我先道个歉:让你看到我和火羽做实在是抱歉。对不起。是我的疏忽。让你这么伤心,如果是小蓝冰的话,一定会担心你做傻事的。不过就算你真做了傻事,从这跳下去了,也能把你救回来就是了。”

心灵感应能力在本体上体现的更加强大,墨衣的问题还没开口蓝冰就会了解,甚至这句话还没被墨衣说完。双方的对话好像成了单向的语句输出。蓝冰也没闲着,先是用魔法将湿透了的墨衣烘干,再是分出两根尾巴给墨衣抱住。

“好受一点了吗?对不起啊……让你这么难过……”

墨衣起初还有些怀疑,以为是蓝冰想要糊弄过去,但后来注意到这的的确确是两个人,她们长得几乎一样,自己眼前的这位有着院长和首席法师身份的蓝冰,更加的成熟和稳重,不同于自己熟悉的,更加青涩的爱人。

“不难过了就好……现在是发生了点事情,长话短说吧,你的爱人和我一样也叫蓝冰,和我长得差不多是因为我是本体,她是类似于拟像术一般的分身,只是因为附有一片从我灵魂中剥离的碎片而获得了自我意识,理论上她和我是同一个人,只是她相对更加弱小。这样你应该大致了解了情况,不过你放心,虽然当初只有一个碎片但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完整的强大灵魂了,绝对比一般的人要强大。我和她也有一定的跨位面交流能力,也会定期的共享记忆,虽然说一般是她单向传输给我,所以我才对你有一定的了解。”

“是。是我之前救了你——至于现在的情况情况就是,小蓝冰似乎是遇到了危险,也就是有强迫她的行为,上次有这样的情况是我让火羽给她上的忍耐训练课诶,情况确实少见,而且刚才你一直在这,小蓝冰也不再火羽那边,你有什么头绪吗?”

【吖?不知道啊。也没有在实验室看到蓝冰。】

蓝冰拿起传讯石摆弄起来。“已经通知火羽去派人找了,我的身份最好还是不要公之于众。你也别太担心,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一般人也很难伤到蓝冰,毕竟是个高等级施法者。具体的细枝末节还是让她亲口告诉你吧。你可以先回宿舍等着吧,我去帮忙找一找人。”蓝冰收回了尾巴,转身就要往下跳。

墨衣及时扯住了尾巴,“我、我也想去……毕竟……毕竟……那个……嗯……对吧。”

“好啦好啦,知道你很关心她了,不过在校区周围找人可不方便,你会飞吗?”

“我可以试一试的,我已经不是几年前的我了,蓝冰教会了我很多,现在我应该要是一个独当一面的施法者了~!”在前辈面前,墨衣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虽然语气不是很自信,但至少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那好。”蓝冰给了墨衣一块传讯石,“那就用这个联系,大致在学校的东南方向,注意安全,我先去了。”

蓝冰从法师塔上一跃而下,调整好角度借用飞行术滑出很长一段距离,有着迷踪步和任意门的位移,转眼间消失在视野中。

墨衣并没有很充足的经验,小心地使用着迷踪步在校园的屋顶上转移,校区很大,有些建筑根本没有进入过,唯一能给予位置参考的,只有冥冥之中的感觉,和房屋是否开灯……

时间回退到上午。

蓝冰如往常一样前往炼金实验室。在路上,她被一个熟悉的身影拦了下来。在辨认出来者是青岚后,摆出一副臭脸。“你有什么事吗?好狗不挡道奥。”

“别这样啊蓝冰学妹。”青岚还伸手想拦住蓝冰,但被闪开了。“只是想找你谈谈,方便借一步说话吗?”他伸手指向了拐角的一个小巷。

蓝冰也想赶紧了结之前的破事,就跟着走了进去。虽然已经注意到边上的人有点多,但感知到青岚没有敌意也就放松了警惕。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能力无法深入青岚的内心。

紧接着就是突然冲出来的带着头套的手下,一棍子敲到蓝冰的后脖颈,瘦小的蓝冰昏了过去。

“老大,你这玩意真有用啊,你看这婊子一点都没注意到我们,哈哈——”

“确实,这钱没白花,先给她戴上禁魔手铐,绑回去吧。”

“好嘞。”

再次醒来,是被一泼冷水泼醒的。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唯一的光源是从窗户透进来的一丝阳光,看光线应该已经是下午了。蓝冰又被绑了起来,双手绑在一起吊在铁架上,可能是对方技艺不精,并没有特别折磨的姿势,还能站在地上。

“哦哟~蓝冰学妹醒了啊,怎么样,我给你安排的礼物很不错吧~嗯哼哼~好好享受。”说话的是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青岚,手里拿着一根皮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少爷,西装革履,干的却不是什么好事。

蓝冰试图挣扎但身体并不听使唤,浑身无力。想释放一些基本的法术也被手铐阻断了。被泼了一身冷水并没有让蓝冰冷静下来,她的身体反而在燥热地骚动,虽然被绑起来但还能微微移动。

【怎么会……】她按奈不住瘙痒试图在昏暗的环境下摩擦双腿缓解。但是被一直盯着她的青岚点破:“蓝冰学妹在干什么呢?没想到风光靓丽的学妹还会有这么淫荡无耻的一面啊~那可不行,得好好的惩罚!让你也感受一下什么叫痛。”

蓝冰不知道的是她已经在昏迷中被注射了她自己制作,流入黑市后又被青岚的下手买回的媚药了,她只是以为自己的身体又莫名不听使唤的发情了……

“哗啦——”一阵破风声,有手指粗的皮鞭抽在蓝冰的身上,虽然还有衣服垫着,不过单薄的布料并没有起到什么缓冲作用,疼痛还是实打实的,蓝冰应声尖叫。

不过已经在发情状态下的蓝冰有着痛觉的转化率,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转化比达到了巅峰,所以一鞭子下去,蓝冰并不是因为疼痛而放声大叫,而是因为快感太过于剧烈而淫叫。青岚没有手下留情,不同于之前火羽细腻地调教,愤怒的青岚将之前积攒的怒火全数发泄到手中的皮鞭。用它,狠狠地鞭笞面前重伤过自己的罪人。他看着蓝冰随着自己挥舞皮鞭而哭喊(迫真)的蓝冰,内心的征服欲渐起。反正已经走到了尽头,将她放回去后也会出一大堆麻烦事,不如直接杀人灭口,不过这狐狸还有十分甚至九分姿色,不如先劫色再灭口。

不过想归想,手中的皮鞭没有停止。蓝冰已经被转换出的剧烈快感送上了一个又一个巅峰,在多重高潮下开心的昏了过去。身上由于已经被水泼湿所以涌出的大量淫液并没有被青岚和周围的下手注意到。那股独特的清香,也在空气污浊的房间内被掩盖,难以被人类的嗅觉注意。

看着被自己打昏过去的蓝冰,青岚开怀大笑。“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青岚上前查看伤势,蓝冰的长袍已经被鞭子抽破,全力的抽打下大部分的伤口撕开了皮肤,血肉模糊,染红了黑色的长袍,渗出可怖的颜色。

看着这么可怕的样子,青岚不由泛起一阵恶心,蓝冰也昏过去了,继续抽打也没什么反馈,不如先让下手给她简单的治疗一下别这么快让她死了。

这个小仓库很安全,处在校区东南部基本荒废了的角落,人烟稀少,很难被发现,所以这只狐狸,在接下来的几天,可要好好“享受”了。青岚安排人去帮自己请假,找个家族内部有紧急事务的借口就行,毕竟老爷子经常以这个为理由把自己从学校捞出来。他来学校最多算挂个名,每天也就是泡泡各族的妞,游手好闲。只是出于家族给的实在是太多了,校方也没有找他的麻烦。

“老大,咱们好像没人会治疗法术……”

“都干什么吃的!”青岚生气的把鞭子甩到一边。“快去想办法找人来把她弄干净,你想让我透这么个脏东西吗?”

“不敢——不敢——老大你先别生气,我们想想办法。”

“嗯……找人去炼金实验室偷点治疗药水吧,之前我去那边的时候看到成品柜里有的。”

“那快去,老大要等不及了——诶,那边那两个,去把那女的洗干净。”

性欲逐渐消退了,蓝冰的伤口被冷水冲洗,身体因疼痛剧烈的痉挛,但是她没法提起精神移动,就连抬起手都成为奢望。

【我……在哪……怎么了……】

【手被铐住了……】

“哇塞!这狐狸身材好好。属于是顶级货色,这算是校花水平的了啊。”

“唉,看看得了,老大的女人你还想动啊。”

“总比外面那几个好,我俩洗的时候还能摸到呢。”

“诶诶诶。算是吧,嘿嘿。我先把她衣服脱了。”

【能力。。。用不了……】

【魔法……不能用……】

意识模糊,此时的蓝冰勉强睁开了双眼,只见其中一个小弟扒拉着自己衣服上的开口,用力直接扯下布料。

“啧啧啧,多棒的底子啊。——可惜,惹到了老大——”

“哎哎,她醒了。”

“你瞧这哭兮兮的样子,石更了石更了。”

【被看光了……】

【小墨一定急坏了吧……】

陌生的双手拂过身体,拂过伤口。

【好痛……】

【伤口又裂开了……】

双眼失焦,也没有抵抗的蓝冰被两个小弟清洗干净了,有点脏的尾巴也不例外。

【会死吗?】

此时蓝冰的小穴被拨开了。手指粗暴的塞了进来,并且用力撑开,显然是试图看到更深。

两个小弟已经硬的不行了。“你以前看见过没?女的里面是这个样子的啊。”

“我不行了,好想——插进去射啊。”

“正常一点奥,别给人家看扁了,这点诱惑都忍不了以后怎成大器。”

“是是是,哥指教的是。”

“看够了吧,来搭把手,给她送过去吊起来。那些去拿药的很快就回来了。”

……

……

……

夕阳西下,出去在校园里遛弯的青岚回到了关着蓝冰的小监狱。一回来就看到全身赤裸被吊挂在铁架上睡着的蓝冰。

走上去拍了拍蓝冰的脸颊,“哟——学妹醒啦。”青岚奸笑着问道。

蓝冰在短暂的休息后还算是恢复了一点体力,一醒来就试图调用体内的魔法力量,但是大部分的魔力被手铐吸收,最后只创造出了一点小火花。青岚还阴阳地鼓励着蓝冰“加油哦学妹!”。

“哼——”蓝冰撇过头去。

青岚示意门口的下手出去,回身把门反锁。落日时分,房间里已经很昏暗了,他点亮了一盏明灯提供照明,整个空间一下子十分敞亮。

青岚取出一剂媚药,用注射器直接扎进蓝冰的大腿,被束缚的蓝冰完全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制作的药水一点一点打进自己体内。

确认媚药打进身体之后,青岚一点点解开了蓝冰身上的束缚,只留下了一副手铐。

“接下来只有我们两个了,学妹有需要帮忙的就直说哦。”

蓝冰被放在了冰冷的地上,身体却愈发燥热,身上的肌肉不由微微颤抖,青岚并没有任何行动,只是看着蓝冰一点一点的坠入无可自拔的深渊。

很快蓝冰就忍不住下体的瘙痒,开始摩擦双腿获得快感,被解开的尾巴一开始还无动于衷,但是越是磨蹭,身体就越想要更多快感。

【不行……不行……做了就让他得逞了……不行……】

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蓝冰的意识逐渐模糊,尾巴不自觉的向小穴移动。夹紧的双腿流出清香的淫液,也松开了一点供尾巴进入。就在尾巴快要碰到花瓣之时,青岚开口了。“你瞧瞧你在干什么,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好学生吗?真是没想到,学妹背地里是这么淫荡的水娃啊,这种反差,真让人血脉喷张啊~”

青岚挪开了蓝冰的尾巴,伸手抚摸蓝冰的下体。

“不要!滚开啊!”蓝冰试图逃离,但身体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动作,她的反抗反而激起了青岚的兴趣。

青岚显然是经验丰富,一下就拨开了粉嫩的肉瓣,手指抠弄起女生最敏感的小豆豆来。蓝冰直接招架不出交出了第一次高潮,双腿绷的很直,剧烈的运动也拉到了伤口,好在伤口没裂开,算是轻微的疼痛被转化为了一些快感,在高潮后,额外的快感总显得那么的温和。

蓝冰还瘫在地上抽搐,青岚则开始脱起裤子。蓝冰听到异响一眼看过去,差点疯了。“你你你你你——你要干什——”蓝冰被一根弹出的庞然大物吓傻了。

那巨大无比的肉棒,青筋暴起,展示着其凶残的实力,耀武扬威。大小比墨衣做出来最大的大小还要长,粗细也是略大。

【插进来一定会爽上天吧……】

【嗯?我在干什么,这是仇人的肉棒诶。】

蓝冰打了打自己的脸。

【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不行……我是小墨的,别人绝对不可以。】

见露出了惊恐的表情,青岚更加自豪。“没见过吧学妹,我可是专门为你攒了一周呢。”

“不要,求求你,不能插进来,你想要什么都行,我都给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为了小墨,怎么都不能在这里被玷污,被看光也就算了,插进来绝对不行。

可是,弱者的声音终成声音,强者的行动决定了一切。青岚如恶虎捕食般扑向蓝冰,她越是挣扎,青岚就愈加兴奋。不断的挣扎中蓝冰被粗暴的按在地上难以动弹,哭喊着用乱拳和脚踢向压在自己身上的青岚。但是软弱无力的反抗没起到任何作用,当终于耗尽体力,青岚用手将狰狞的肉棒对准蓝冰的小穴时,蓝冰只能被迫接受现实,紧闭早已湿润的双眼,她眼睛里闪烁的光,就此熄灭……

“後哟,学妹居然不是处啊,是被哪个小子拿下了呢?实在是可惜,没让学妹体验完美的第一次啊。”青岚的话语,只是从蓝冰的耳中穿过,比起言语上的羞辱,肉体上的感觉才是钻心刺骨。

在肉棒冲破重重阻碍,撑满蓝冰的小穴时,来自身体的快乐一次次折磨着蓝冰懊悔不已的内心,她希望现在立刻死掉,而不是就这样被玷污,但她没法,只能一遍遍地轻声对不在此地的墨衣道歉。

“小墨……小墨……对不起……对不起……”

“咕哝什么呢!给老子叫!”青岚开始了对蓝冰小穴的征笞,蓝冰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小腹,随着青岚有节奏的全力抽插,一起一伏,透出肉棒的外形。

【已经是……呜呜——对不起……小墨……】

她没有停下,一遍遍的呼唤着墨衣的名字,体力耗尽后只能在心里默念。

【对不起……对不起小墨……】

青岚的肉棒真的很大,很粗,而且他的体力也是上等,给蓝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她并没有真正和男人做过爱,即使她不愿接受,这些快感也如数灌入她的大脑。快感越是刺激,心中的不甘于愤怒就愈加高涨,悲愤到了尽头的蓝冰近乎癫狂。已经落入了绝望的深渊,那就撕碎一切!

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来自灵魂深处的魔力暴动起来,逐渐汇聚成纯粹的魔法能量。随着肉棒的抽动,一大股浓郁的淡黄色精液喷涌而出,射精持续了几秒,由于直接捅进了蓝冰的子宫,精液一步到位,将子宫住满后外溢,被中出的蓝冰全身剧烈抽搐,随着肉棒的抖动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肉体沉沦于快感并不会影响到内部的灵魂,一阵阵魔法冲击以蓝冰为原点扩散开,后产生的冲击追赶前波,不同的波叠加形成更加强大的激波,直接将和蓝冰结合的青岚击飞出去,重重的砸在房间的墙上,震碎了内脏,晕了过去。

巨大的声响也吸引了正在寻找蓝冰的治安官,火羽和蓝冰的本体。而蓝冰则躺在地上,一副被玩坏的表情,小穴一张一合,缓缓流出青岚注入的精液。

【小腹涨涨的,好舒服……脑子完全坏掉了%d&……】这是蓝冰昏迷前最后的想法。

不要问为什么在奇怪的地方断,我喜欢

错字就体谅一下吧,催更催的没时间精修了

群号145241648 密码是magic
欢迎加群

<< 记忆的碎片校园篇 第十章记忆的碎片校园篇 第十二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1 thoughts on “记忆的碎片校园篇 第十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