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ucienMio ♥

轻燕功 第一章

轻燕功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采花淫贼

“不要……不要啊……”一个穿珠带翠的红裙女子跌跌撞撞在荒无人烟的小树林里奔逃,好看的脸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

“谁……谁来救救我……”

她的身后,有一道黑影紧缀不舍。

黑影明明能够轻松追到她,却总是慢着半步,好像在故意耍弄这个无助的女子。

这女子就是被这样从大路一直追到这荒林之中。

每当她力竭欲停,便会感到一只手忽然在她身上摸一把,或在乳首,或在裙下,或在大腿,都是羞人的地方,刺激得她不得不继续往前奔跑。

女子终于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黑影慢慢靠近,在月光下现出瘦长的影子,一张雪白的男人的脸盯着女人绝望的面孔,露出淫邪的表情。

“美人儿,原来你想在这里做啊?”男人的声音轻佻而阴冷。

“这位大哥……老爷……求求你放过妾身吧……妾身的丈夫是乡里的秀才,娘家也有资财,只要你放过……放过妾身……妾身愿奉百金酬谢!”女人看着男人淫邪的表情,吓得涕泪交流。

“钱?我可不缺钱!”男人低头伸手,勾起女子滑腻的下巴,冰冷的手指让女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乃江阴李鸨,江湖上谁不知道我只爱美人不爱钱?只要是被我看上的女人,没有我上不了手的!”

江阴李鸨,乃是苏杭一带臭名昭著的淫贼,仗着一身出神入化的轻功,最喜穿宅进院,淫人妻女,当地官府设了千贯赏格拿他,却一直没人能奈他何,至今他依然横行无忌,时不时地就有消息传来,哪里的良家女儿又被他糟蹋。

但是这寻常人家的女子哪里知道这些江湖上事?她只知道这个淫贼要侵犯她了!

女子以贞洁为最重,苏杭一带的女子贴衣都会带一把同心剪,平时防身,在贞洁受到威胁之时,也能拿来自尽。

一路被追到这里,她深知就算自己有一把宝剑,也没法抵敌这淫邪恶人,看来腰带下面的剪刀,只能拿来自尽了……

相公,咱们来世……

女子摸到腰里,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方才还在她腰带下面的小巧剪刀,现在忽然不见了!

“你是在找……这个么?”白脸男人眼睛微眯如狐,一只手指举在面前,轻轻地摇晃着一把金灿灿的小剪刀。

“啊……你……你什么时候……”

这淫贼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当面将女子的贴身之物拿到了手里!

“别挣扎啦,如果好好伺候我,说不定我还留你一条性命。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地,你只要忍气吞声,不把今晚的事说出去,谁又会知道?”

先奸后杀之事李鸨当然干过不少,但那等女娘一边挣扎一边做的光景,多了也没甚兴味,还不如顺顺从从地,大家恩爱一番。

所以他才这般费尽心机玩弄女子,就是为了让她丧失希望,向自己屈服。

女子本觉必死,但忽然又有了活的希望。

这男人虽恶,但说得话倒没错,在这荒林无人之处,便是失了贞洁,又有谁知道?

她正在踌躇,忽然听见旁边林中传来“噗嗤”一声清脆的女子笑声。

不光是这女子吓得魂飞天外,连那李鸨也忽然皱起眉头,后退一步摆出戒备姿势。

这小女子倒还罢了,他李鸨竟然没注意到周围有人,也真是奇也怪哉。

“是虾是鱼?扯个万子?”他警惕地看着四周,沉声说出一句江湖黑话。

“是你姑奶奶~”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但令李鸨毛骨悚然的是,这女声离方才发出笑声的地方很远!

是有两个人在,还是这女人的轻功已经好到他都没法察觉了?

这藏在暗中的女人,明显是听得懂江湖黑话,却又不屑于用江湖黑话跟自己攀扯。

这就有点棘手了。

李鸨能逍遥法外到现在,并不是他武功多好,只是因为他足够谨慎。

“李鸨有眼不识泰山,没得冒犯了姑娘大驾,”他也不再说江湖黑话,而是已经开始缓缓后退,“既然姑娘要保这个女子,那我李鸨暂退便是,还望青山不改,绿水为长,下次相见之时姑娘能够现身一见,咱们做个朋友。”

“你很想见我么?”声音又换了一个方向,“那为什么还要等下次,今天却不见呢?”

那声音还未落,就听忽的一声,风声劲疾,金光闪烁,李鸨将手中的剪刀当成暗器打出,刺向一处黑暗的角落!

人有声树有影,李鸨试探了几次,终于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绿影掠过,他毫不犹豫地发起了攻击!

同时他一个鹞子翻身,就往林外窜去。

他可不指望正面跟这个神出鬼没的女人放对,毕竟江湖上能人异士太多,能不惹就不惹。

但是他想走,别人却未必想放过他,他刚跃出两丈,便觉脚下剧痛,他低头一看,不禁魂飞天外。

那把小小的金剪,已经戳进了他的左脚脚筋!

他嗷的一声滚翻在地,头也不抬地疯狂磕起头来:“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这个女人是个高手!不管轻身功夫还是暗器手法,都远远在我之上!李鸨心中惊骇,不顾伤脚剧痛,拼命求饶起来。

一只穿着撒花缎鞋的小脚踩在他的头上,一直把他踩到地里。

方才还气焰嚣张的李鸨像只小绵羊,一动也不敢动。

“李鸨对吧?听说你坏了几百个姑娘的清白?”清脆柔和的声音听在李鸨的耳朵里,却像是催命的魔音。

“女侠饶命啊!小的哪里坏贵这么多姑娘?都是道上……的朋友瞎吹牛的。小的得手过的女子,不多不少也就五十八人。”李鸨继续求饶。

“五十八人?那也不少了,吃我三刀剐,倒也不枉了你。”女声仍然柔和,但已经带上了危险的意味。

三刀……李鸨忽然大叫起来:“你……你是燕无双!燕女侠饶命!饶命呀!”

燕无双是一名神秘的女侠,几年前在两广之地开始崭露头角,传出声名。

相传那燕无双年轻美貌,武艺高强,兼又疾恶如仇,特别喜欢找淫贼麻烦,若是有淫人妻女的淫贼落到她手上,轻则被她割去阳根,从此成为一个废人,重则被剜心枭首,死无全尸。

这女魔头竟然来了苏杭?

不行!老子纵横江湖多年,不能死在这里!

他心中发狠,猛地伸出手去,抓住了踩在他头上的小脚的脚腕。

虽然他以轻功出名,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最强的功夫其实在手上。

“小娘皮,尝尝老子的分花拂穴手!管教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李鸨一双手连捏带拿,一路指点,瞬间出了十八招,招招不离“曲池”“风府”几处要穴。

那女子也应变极快,眼看脱不出李鸨的掌握,忽然纤腰一扭,脚尖一立,以被抓的腿脚为轴,竟如风车一般呼啦啦旋转起来,水绿色的绸裙就像一朵盛开的绿花。

李鸨只觉得自己手指剧震,十八招拿穴法愣是一个穴道也没点到,抓住女子脚腕的手却像抓住了一条活蹦乱跳的游鱼,滑不溜丢几乎拿捏不住。

“还不撒手!”女子娇叱一声,另一只脚重重踩在李鸨抓住她脚踝的那只手上。

随着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李鸨惨号一声,一只手的骨头齐腕折断!

但这更是激发了李鸨的凶性,就见他一跃翻身而起,另一只手使出毕生绝学,向着面前窈窕的女子喉头抓去!

“点绛喉!”

这一招如果拿实,这女子定要喉咙破碎,立毙当场!

可是女子借着旋转力道,轻舒玉臂,一只玉手就似没骨头一般搭在李鸨手臂之上,李鸨一招还没用老,就觉这女子玉臂看似柔软,实则借着旋转之力层层叠加,每个关节都爆发着强韧的力量,竟如鞭子一般,将他的这一只手寸寸箍紧,然后猛地折断!

燕无双的轻燕功已经练到五重境界,哪里是李鸨这个淫贼所能抵敌?

“啊啊啊啊!”李鸨终于惨叫着倒地,然后只觉胯下剧痛,一块带着衣服的皮肉从他的脸前飞过。

他还没来得及辨认那块肉属于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立刻便觉心口一痛,然后是脖子剧痛,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名为燕无双的女子干净利落地废了李鸨双手,又一刀斩下他的阳根,一刀戳进他的胸口,最后一刀削下了他的首级。

对她来说,杀个像李鸨这样的淫贼,几乎与宰猪一般的容易。

武人交手可谓兔起鹘落,几息之间胜负已分,却把那差点惨遭奸污女子吓得半死。

当她看见面前的女孩儿拔起那把还带着血的同心剪,递还给自己的时候,吓得她颤颤巍巍根本不敢接起。

“小女子多……多谢女……女侠救命之恩……”说着便要磕头。

“你不要那给我了~”女子水剪瞳眸微微一转,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把那剪刀塞进腰间顺袋,“姐姐你以后可得小心,别大晚上行这夜路了,要不是我恰好路过,可就遭啦……”

她声音软糯好听,但不是本地口音,身上穿着打扮却又与苏杭仕女相类,上身是翠罗点红的衫子,下身着浅绿的纱裙,一双脚儿蹬着粉红的撒花绣鞋,像个小家碧玉一般。

她的容貌并非极美,但一双大眼却是极灵极美,清澈可爱,让人见之忘俗。

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子,谁能想到她竟几个回合将名在外的淫贼毙在刀下?

看着女子手足无措地不知跟自己说什么好,燕无双从地上提起李鸨血肉模糊的人头,又撕一块衣服包住,转身向远处走去。

“姐姐知道回家的路吧?那我可走了啊。”


第二天,江阴府发生了一件轰动大事。

青天白日之下,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摔在府衙门口的鸣冤鼓上,留下一溜红痕。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半空响起:“我乃泸川燕无双,此人淫贼李鸨已被我诛杀,赏格还请散给百姓,若少了一贯,府君老爷行夜路便要小心!”

早有衙役战战兢兢捡起人头,经过苦主辨认之后,果然是那淫贼李鸨。

府君思来想去,当即发下令箭,让几个皂隶去府库取了千贯足钱,拿大筐装了,在衙前当街抛洒,一时间市井吏民争抢哄抢,一时传为佳话。

这一日,王家的帮佣小七正在衙前街上买糖糕儿,买完糖糕正欲回家,突然看见一个美貌少女坐在高高的墙头之上,喊出“我乃燕无双”的那番话。

小七看着绿裙少女小小的脚儿在墙头荡阿荡,就像看到刺眼的阳光一样,让他不敢直视。

这就是……江湖侠女吗?

一眨眼间,那少女已经渺无踪迹,就像墙头上从未有过人一般。

然后小七就被汹涌抢钱的人群撞倒了,不仅糖糕被踩得稀烂,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破,直弄得灰头土脸。

“小七!小姐让你买的糖糕儿呢?”穿绫戴罗的大丫鬟春芳叉着腰,对着浑身狼狈不堪的小七怒骂。

身后两个小丫鬟围着大哭的小姐王晴雪不住地安慰。

小七期期艾艾,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难不成要说自己贪看侠女,结果误了事情?

最后结果是小七被管家王忠打了两鞭子,罚了半月的月钱,然后被赶出正房。

小七又愧又痛,一瘸一拐地走到后园,连饭都没吃,便在花田边的小棚里睡下。

他在王府帮佣,一般都只是干些后园花田的杂货,今天偶遇小姐王晴雪,小女孩吵着要吃糖糕,大丫鬟春芳便让他去买。

本来是一次获得主家青睐的好机会。没想到最后弄成这样,可知不属于自己的福分,是无论如何也接不住的。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他被一阵哼哼哈哈的怪声吵醒,起来一看,却见两个熟人在棚子边上的草堆里面打架。

一个是骂了他的丫鬟春芳,另一个则是打了他两鞭子的管家王忠。

两个人打的非常激烈,连衣服都拽下来了,半裸着身子纠缠在一起,口里还哼哼哈哈出着怪声。

“你……你们不要打了……让老爷看见了不好……”虽然白天挨了这两人的责打,但小七心善,并不记恨,反而好心出声提醒二人。

这王忠和春芳恶战正酣,王忠越战越勇,打的春芳惨叫连连,眼看就要分出胜负,冷不丁旁边有人说话,吓得王忠丢盔弃甲,哀嚎一声,提着裤子就溜走了。

春芳却留了个心眼,看清来人竟是小七,便掩着白嫩的胸口,满脸堆笑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小七吗?你大晚上的怎么还没回家,却在这里作甚?”

小七从未见过春芳这样和颜悦色说话,不由得脸红了一红,小声道:“我不小心睡着啦!春芳姐,你……你没事吧……王管家为甚么要打你呀……”

春芳噗嗤一笑,才知道这小七还是个孩子,根本未通人事,便也不急着穿好衣服,却把小七拉到身边坐下。

“我们……闹着玩呢……小七你可别跟别人说起呀……”

小七嗅着身边女孩儿的体香,只觉得晕晕乎乎,好像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他担心地说:“这……这怎么是闹着玩呢……我看你都被打哭啦……”

“你不懂啦!”春芳眼波流转,仔细打量这个身材消瘦的少年,忽然发现这孩子眉目周正,长得还有点好看,“这是……大人的事呢……你今年几岁啦?”

小七嗫嚅道:“十……十三。”

“十三了呀,”春芳掩口而笑,“那也该知道点大人的事情了。”

她牵着小七的手,放进自己半开的抹胸之下,陌生的柔腻手感吓得小七猛地把手缩了回来。

“人家的奶好不好摸?”春芳一边问,一边又把手伸向小七的胯下,摸到一根直直硬硬的小玩意。

“春……春芳姐……你你在干什么呀!”小七糊里糊涂地就被春芳脱了裤子,露出光秃秃的直立着的小阳物。

“噗噗……连毛都没长呢,就已经硬起来了。”春芳舔舔嘴唇,“靠过来点,姐姐教你……一点大人的事情。如果舒服了,可要把今天的事情都保密哦……”

春芳和王忠的奸情被小七撞破,虽然他什么都不懂,但难保不会无意泄密,只有把他也拉下水,才能确保自己安全。

但是小七反倒犹豫了,他虽然不通人事,但不是个傻子,春芳这么明显的示好,只能说明她对与王忠之间的关系感到心虚。

春芳见他不来,反倒面露警惕之色,便知今天之事不能善了。她眼珠一转,看到小七胯下直直树立的处男阳具,忽然脸色一变,挤出几滴泪水。

“救命呀!强奸了!淫贼呀!”

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既然不能拉拢那就诬陷!不管诬陷成功与否,反正小七说的话是不会有人信了。

小七一听,心中大震,淫贼可不是什么好词,若被主家听了去,他又怎么辩驳自己不是那淫贼?

“春芳姐……你……你别乱说!”他心中一急,便要上去堵春芳的嘴,但是春芳不断地躲避着他的手,叫得更加大声。

“淫贼呀!谁来救我呀!”

就在这时,两人面前绿影闪动,小七只觉一股大力涌来,自己已经平着飞了出去,然后碰地摔在地上,跌得七晕八素,喉头腥甜。

一个绿衫女子俏生生地立在两个人之间。

“这么小的孩子,毛都没长齐,怎么这么不学好,却要当淫贼!”女子眼珠一转,看到了丫鬟春芳半遮半掩的丰腴肉体和小七褪下的裤子与光秃秃的小阳具。

这女子突然出现,让春芳心中惊骇,她连忙装腔作势哭道:“女侠……女侠你给我做主啊……他……他要淫辱我……”

“行了行了,你也够丢人的,大姑娘家家被个小孩子欺负成这样。”女子回手从腰后拔出一把雪亮短刀,“小娃娃,你小时候不学好,大了必是祸害,如今你吃这一刀剐,也让你以后作恶不得!”

看着逼近过来的女子,小七忽然想起自己日里看见过此人。

这不就是坐在墙头上的那个少女吗?

一念及此,小七本来要喊出的“我不是淫贼”,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你……你是燕无双!”

“果然是个小淫贼,还听过姑娘的名字。看来做完这一票,咱也该走了……可恶,这边的吃食还没吃够呢……”

燕无双嘴里自言自语,手上却丝毫不慢,手起刀落,就见一道白光闪过,小七胯下一阵剧痛,阳根竟被齐根切下!

遭此无妄之灾,小七惨号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春芳见这女子下手狠辣,也是吓得三魂七魄冒上天灵,惨叫一声扭头便跑。

燕无双却将弯刀上血迹一甩,归刀入鞘,纵身跃上墙头,就此消失不见。


春芳逃回宅内,仍是惊魂未定,王忠阴沉着脸踱来,低声询问:“那小子……搞定了吗?”

春芳面如土色,磕磕绊绊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他知晓,王忠越听脸色越难看。

“这下坏事了,若是那小子死了便罢,若他没死,被人盘问起来,咱们的事便要露馅!”

“那……那怎么办?”

“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去给那小子补上一刀!反正那女侠已经出手,就当是她做的便是!”

两人计议已定,去厨房取了一柄牛耳尖刀,又摸黑走去后园花田,想要杀人灭口。

但当他们来到事发之处,却发现地上除了小小一摊血迹,已然渺无人踪。

欲知那小七去了何处,又有甚么奇异际遇,且听下回分解。

这一篇是武侠~嗯哼~

主题都在tag里了,大家有啥建议可以提,咱从来都是从善如流的

(⁎⁍̴̛ᴗ⁍̴̛⁎)

轻燕功 第二章 >>
6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5 thoughts on “轻燕功 第一章”

  1. 女侠为啥不问清楚,给人家一刀砍了,真的太离谱了,后面应该有伏笔吧

  2. 直接就割了,有点突兀,毕竟是小孩子,而她又背负侠名,哪怕是误会,也不应该如此。不过,这样确实能省掉很多功夫。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