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甜瓜绯䅒 ♥

青烟令 第二章

青烟令 第二章 – 蔷薇后花园

十月初三,宜出游,宜动土。浩浩汤汤地,一大群皇亲国戚、王公贵族们来到了距京城不远的温泉行宫。

贵女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各自的池子里嬉戏玩闹,公子们有的与好友们饮茶作词,有的搂着家中小妾调情享乐。独独有一处池子竹林环绕,僻静幽深,远离了众人。

太子荆焰熟门熟路地从小径中走到这处池子,他有洁癖,一向不与他人共浴。就在他要将最后遮挡在面前的竹叶拨开,踏入池子时,却突然在原地愣住了。

前方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分明是有人,是谁抢了他的池子?眉目俊朗的少年面色不虞地掀开一角叶子,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到忘记了思考。

翠竹掩映,水汽袅袅升起,薄雾如轻纱拢在池中赤裸的女子身上。长发如瀑,乌黑地被泉水浸湿而紧贴在她的身上,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勾勒出丝绸般的曲线。少女巴掌大精致的小脸上,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浓密的睫毛垂在眼下,似蝴蝶停靠。她的樱唇微张,呵出丝缕雾气,面上被热气熏得粉面桃腮,好似宫廷画师笔下的仙人,又似民间话本描绘的妖精。

水波荡漾,竹叶飘落。这么一张堪称仙女又好似妖孽的脸上,却一直微微皱着眉头,萦绕着一缕愁思,让看见的人忍不住也为她忧心,想要好好去呵护爱惜这个美人儿。

就在此时,从另一个方向匆匆跑来一名小丫鬟,她传话到:“菡萏郡主,时辰差不多了,您快起吧。”说完又一溜烟跑走了。荆焰一惊,这便是传说中从烟柳之地寻回来的菡萏郡主?想起这些天来贵族圈子里对她的各种风言风语,荆焰在这一刻尽数抛去。他只知道自己从见到她的那一霎起,心脏的跳动就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接下来的那一幕,更是让他脚下生根般,一动也动不了。只见菡萏郡主哗啦一下站起身来,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她的肌肤下滑,路过胸前的高耸时调皮地跳到乳尖下坠,而另一部分穿过双乳之间的峡谷,在胯间神秘的凹陷汇聚滴落。

除了那一头绸缎般的长发,她的腋下,胯间全都没有一根毛发。全身洁白无瑕,只有胸前挂着两点嫣红,与胯下藏着两片娇嫩花瓣。没有任何阻碍的水珠欢快地从上至下滑过,在泡得白里透粉的肌肤上很快便没有了踪迹。

眼前的美景让未开过苞的少年一时都不知道往哪看,看那颤抖着泛着乳波的白嫩双球?还是行走间从大腿中露出的娇嫩花蕊?亦或是只有一握的纤腰、扭动着的丰满的臀、惊人的修长的双腿、或是那从池中踏出还带着水珠的莹润的玉足?

缓缓低头,衣摆被铁一样炽热坚硬的东西顶了起来。少年分明并未下水,脸上却也泛出被蒸熟透的红。他并未注意到,少女那紧紧夹着的双腿间,未滴落的水似乎特别多。粉肌上别的地方都已经拭干了水分,凹陷处流下的水珠却还在止不住地打湿大腿内侧。

少年看着自己的失态,似是终于从这大逆不道的无礼之举中醒悟。他喘着粗气,快步离开,他要找一个冷泉平复一下自己。

所以他不会知晓,就在他转身走后,郡主便一下子跌坐在地,再也抑制不住地发出一声娇喘。刚刚还幽深凹陷的花阜突然鼓了起来,藏在湿润花唇间的肉珠愈发涨大,小穴紧紧闭合的缝隙逐渐打开,竟然钻出了一个圆圆的龟头。

“嗯啊…小穴、小穴被龟头侵犯了…啊啊”随着婉转动听的女子娇喘,男性的龟头一点一点地从神圣的蜜裂中蠕动出来。龟头带着白色的淫液,在小穴口拉出长长的丝,又滴落到地上,散发出淫靡的气息。

渐渐粗大的肉茎上裹满了粘稠的液体,好似男子刚经历完交合拔出的性器,可这肉棒虽也是从女子的性器中出来的,那根部却还在里面啊!

貌若仙子的窈窕淑女身下,就那么挺立着一根狰狞涨大的雄性肉棒。少女的周身都细皮嫩肉,肤若凝脂,洁白如玉,唯独那杵着的肉棒青筋遍布,铃口的孔隙还在一股股地吐出淫荡的黏液。

少女浑身颤抖着,肌肤更加地红,轻喘渐渐变成浪叫。不知为何,明明是计划好的引诱,却在太子出现的那一刻,全身都抑制不住性奋。她施展了毕生功力才让自己在太子走前维持住完美的女体。所以太子一走,她便泄了力,让这不听话的肉棒钻了出来。

顶着粗长肉棒的少女原地打坐,她不能泄身,要是早早漏了阳气,就很难变回男体了。随着她凝神运转功法,调动周身的气息,身体一度度冷却了下去,下体也一寸寸回缩了进去。看着身体重新变回没有一丝瑕疵的女体,只有穴口还残余着黏稠的浊液,鹂沁松了口气。仔细擦拭后,穿上一袭桃色小衣,同色亵裤,披上月白轻纱,将裸露的玉肌遮掩起来,方才唤人来梳妆打扮。

夜色如墨,宫殿内的灯笼高悬,珍馐美馔琳琅满目,金盘银碗承载着各色美味。

舞姬们身着裸露着大片肌肤的服饰,在大殿内翩翩起舞。轻盈的舞姿如柳絮飘动,每一次旋转都散发出花瓣飘舞般的美。王公贵族们穿着华贵的锦缎长袍,珠光宝气地映照着他们脸上的笑容。

觥筹交错间,年轻人们都聚集在了太子身旁。句句顺着太子喜好,字字斟酌太子心思,可不知怎么的,今夜太子貌似有些心不在焉,眼神时不时往大殿外瞟去。最善于察言观色的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倒是恰好瞥见了孤零零坐在最末端的鹂沁。

有几分机灵劲的人揣摩着开口了:“这新封的菡萏郡主…可真是好颜色啊~”太子肯定是不满自己与那么个下贱之人扯上了关系,区区妓女成了郡主?真是笑话。

此话一出,刚刚还神游天外的荆焰眼神转了过来,注意到此事的人立马张口附和:“可不是嘛,瞧那狭长的凤眸和尖尖的小脸,真不愧是长公主之女。”三三两两的轻笑声传来,大家都懂此话的意思。长公主可是圆圆的杏眼,端庄的方脸,所以说那鹂沁是长公主的女儿,岂不是指鹿为马吗?

说来也可笑,宫中为其命数将鹂沁接回,却也瞧不上她,皇上认为为了国运必须让太子和鹂沁成婚,皇后却觉得让一个妓女当正妻委屈了她的金贵儿子。故而一直没有向下公布确切的消息,导致那群见风使舵的贵族认为鹂沁只是空有名头,人人可欺。

太子也还未曾知道那些秘辛,不知鹂沁可能是他未来的妻。但他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话越来越难听,越来越大声,而席尾的鹂沁也通红着眼,掩着帕跑出了大殿。他终于怒不可遏地拍桌说道:“闭嘴!”

周围一圈都静了下来,皇帝在龙椅上也不禁投去了眼光。荆焰说道:“菡萏郡主名号乃是圣旨御赐,她就是我多年未见的表姊。谁要再敢多嘴,便是对皇族犯大不敬。”他扫视着周围,“你们…要试试吗?”

没有一个人敢正视他的目光,荆焰一掀衣袍,也向殿外走去。刚到众人看不见的范围,他就赶紧跑了起来,郡主,你去哪了?别难过啊!

好在,他很快就寻到了坐在湖心亭中的鹂沁。痴痴望着月亮的少女察觉有人前来,立马转头,只见她双眼通红,眸光水润,面带泪痕,连鼻尖都带着一点嫣红。荆焰一看便心疼极了。她却先一步带着哭腔说道:“小女拜见太子殿下。”

荆焰赶忙把她拦住:“郡主不必多礼…刚刚殿内众人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他们都是些世家子弟,靠着家中的高官厚禄,一辈子也没什么见识。他们不明白苦难是一种磨练,郡主是真正出淤泥而不染之人,有着高洁的品性与坚韧的意志,必能有幸福的后半生。”

看着目光真挚,带着怜爱与钦佩望着她的荆焰,鹂沁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只是刚刚被辣哭了才出来的,殿内那群人不都这么说了一个月了吗,怎么现在来跟她说。看来…下午的勾引颇有成效。

鹂沁眨巴眨巴还带着泪珠的眼睫说道:“太子殿下,太谢谢您了。认祖归宗回来的那刻,我以为我的人生就此改变,可没想到,来了这里也是处处受人排挤。”说罢还以帕掩面,轻轻地啜泣了两下。

荆焰一下就着急了:“郡主,你千万别自轻自贱,他们那些庸俗之人,不交也罢!”

美眸泛着泪光,鹂沁道:“太子殿下…您的意思是…?”

荆焰的脸瞬间红了,但他还是磕磕巴巴地开口道:“你、我、我能唤你阿姊吗?”

鹂沁在原地呆愣住:“这,这,小女子受不起呀。”

荆焰深吸了一口气,好容易才顺畅地说道:“你、你我本是至亲表姊弟,却意外相隔多年。我从小也没有姐姐,看到你很是亲切。我唤你阿姊,你唤我乳名焰儿可好?”

看着鹂沁还要推辞,荆焰找补道:“你要是再推辞,才是要与我生疏呢,阿姊。”

看着眼前少年比灯笼还红的脸,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的眼神,鹂沁微微笑了。荆焰是十八皇子,上面兄弟姐妹就算夭折了好几个,也是有好几个皇姐的,只是不是一母所出罢了。菡萏郡主作为表姐隔的是更远,罢了罢了,她低头羞涩状应道:“欸,焰儿。”

看着眼前一下子欢快起来的少年,鹂沁脸上笑着,心中却微微泛苦。这就是集万千宠爱成长的皇嗣啊,可真是愚蠢又浅薄。苦难是磨练?太子吃的苦必有回报,可大多数人可并非如此。什么练就坚强品质,如果她一出生没有被诛杀,她可以做一个无甚抱负的闲散皇子,而不是处心积虑勾引亲弟弟、化男为女的怪人!

那些世家弟子靠着高官厚禄,家中余荫,荆焰难道不是吗?若不是他生为皇子,母族强大贵为皇后,他能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享有各类顶尖的资源?十七皇子和十八皇子,为何有此天差地别的命运?走上这条路是她乐意的吗?…不过荆焰又做错了什么呢?

他是愚蠢又浅薄,可也天真又赤诚。他秉持着心中的信念,认为世间有正义,认为努力就有回报,认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认为自己以后可以成为一个英明的君主,带给百姓一个更好的明天。

他做得到吗?鹂沁觉得,自己会比他做得更好。帝王谋术的课,她在太监的掩护下悄悄旁听;民间百姓的事,她潜入其中无不知晓。她不是一个虚浮自大的领导者,不是一个空有抱负的理想者,她有见识有能耐,缺的,只是一个机会。

少女的面上并没有浮现任何野心,她还是那样楚楚可怜,梨花带雨,好似柔弱可怜需要保护,好似单纯美丽又无害。荆焰与她并肩而行,嗅到她身上清甜的梨花香,刚想再说几句,远处寻他们的宫人来了。二人匆匆分别,但一个怀着对爱情的憧憬,一个怀着对谋划的自信,他们都知道相见之日很快会再来。

那日之后,二人时不时掩人耳目地相约。秉烛夜谈,画舫游湖,共赏灯会,春日踏青,秘密通信……在无人知道的角落里,他们情谊渐深;在太子不知道的角落里,一根肉棒与他同样兴奋。

在太子有时情难自制,借口如厕离去时,他没有发现在原地微笑着看着他离去的郡主脸上也松了口气。在郡主繁复堆叠的裙摆下,女子曼妙细腻的大腿间,也抵着一根微微渗出淫液的粗长肉棒。

郡主那时不时让他担忧的突发腹痛,有时格外恪守礼仪交叠摆放在身前的双手,或是垂在身前的帕、举在身前的灯,挡在身前的扇——通通都是为了掩饰那作祟的肉棒。

在郡主袅袅娜娜的步履间,那肉棒与胸前雪堆起来的乳肉同频震颤。胸前的白兔一蹦一跳,胯间的肉棒也一下一下地蹭在裙摆上,在衣料上留下一片洇湿的痕迹。

又一次,杜鹃花海前,二人正说笑着赏花。郡主却又突然轻喘起来,娇躯颤抖,眉头紧锁。荆焰立马扶住她,焦急地问道:“阿姊,你又中暑了吗?”

鹂沁身躯瘫软在荆焰的怀里,双袖却赶紧拢在了身前:“我、我无碍,让我休息一下就好…”胯下的蜜穴又一次顶出恢复成了肉棒,她要全力运功才能阻止身形也变回男人。怎会如此?每一次与太子会面都会失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一身夜行衣的少女轻盈地翻过墙头,来到门檐下发出两声鸽啼。不一会儿,昏黄的烛火下,娉娉婷婷走出一个美人,她斜梳一个松松垮垮的发髻,只一根素钗挽住满头乌发。艳红的绸衣轻轻拢住丰满的身材,依稀能看见斑斑点点的暗红吻痕。面色红润,目光含春,眼角眉梢都透着餍足,端的是一个风情万种。

这便是鹂沁的师父柳依依,无人知她与那稳重严肃、宽和正经的大内总管陆一就是一人。鹂沁急忙迎上去,压低声音问道:“师父,您怎么还与这国师厮混?”

柳依依掩嘴轻笑,眼波流转,些许暧昧地说道:“各取所需罢了,他有些用处。怎么,你有何急事寻我?”

鹂沁有些羞赧,她看了看里间,扯了扯柳依依的袖子:“师父,我们要不要去远点说?”

柳依依露出些许得色:“他现在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早就睡死了,你放心吧。”

鹂沁睫毛微颤,这才下定决心,她握住柳依依的手,伸向她那一直用宽大袖袍遮住的胯下。虽然她嘴巴抿的死死的,什么也没说,但柳依依还是很快明白了鹂沁遇上的麻烦。

因为她手在这具玲珑娇躯上碰到的,是一根炙热上翘的肉棍。眼前的少女面泛红潮,湿漉漉的双眼不安地闪躲着,肉棍被碰到的瞬间,还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好似被浪荡子弟骚扰的闺阁小姐。

柳依依微微蹙眉,往常他们这些无根之人修炼此法,即便下体有时控制不当,只要不在交合之时,也无甚关系。因为阉人的下身本就只剩一个小芽。

可鹂沁不同,她是正常男人,稍有不慎这肉棒会钻出来,要是让人发现,他们的计划可就功亏一篑了。

鹂沁见师父陷入思索不出声,也强忍着羞涩开口:“这孽根从前在金玉楼时,都安静得很,不知为何近日每每与那太子相会,便格外…躁…躁动不安。”

柳依依目光闪烁,鹂沁从小接触的都是群虚男人、假女人。但潜伏在金玉楼时,也与不少真男人有过接触啊,照理来讲不该对太子那毛头小子有什么特别反应才对。就算动心,这蠢蠢欲动的也不能是肉棒,得是蜜穴才行啊!

她沉吟片刻,眉头松解,轻松地对鹂沁说道:“无碍,过了那日,便不会再有问题了。”看着鹂沁眼眸微微睁大,似是仍有不解,她特别叮嘱道:“那日已谋划良久,不会有差错。你好好体会男根插入穴中之感,这也能让你将女穴塑造得更加真实。”

鹂沁缓缓点头,眼中似有明悟,柳依依甚是欣慰,总而言之让这少女从未发泄过的男根好好发泄一番,之后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她挥挥手,叫她快快回去,自己也转身回房。柳依依没注意到的是,榻上的那双眼,在她回头前才堪堪闭上。

柳依依款款倚在床头,看着男子沉静的睡颜,犹豫了一会,还是将他拍醒问道:“混账,醒醒,你那劳什子预言说什么天作之合,是真的假的?”国师好似还在梦中,嘟囔了一句:“叫夫君…”随即立马被狠狠拧了软肉。

吃痛的国师不再敢贫嘴,赶紧说道:“当然是真的,这可是命定之人,两人一见就会不可阻挡地被彼此吸引,这两人的命数相互纠葛,又与我国国运捆绑在一起。”

没错,尽管预言是在柳依依的推动下作出,但内容却是国师亲自占卜得出的。柳依依也很疑惑,她只想让国师作出个“福星”的名头罢了,没想到还多出了个“天作之合”。

但这对他们的计划有利无弊,所以也就顺势而为了。至于这预言的可信度?可笑,国师都没发现灾星和福星就是同一人呢,自己刚刚也真是昏了头,问他天作之合是真是假。

柳依依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解开衣带,翻身上床。夜,还很长…

多多点赞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哦~(如果有打赏那就更好了🥺)

下一章会小虐,但从头到尾都是1v1,我觉得还是算纯爱的嘻嘻

<< 青烟令 第一章青烟令 第三章 >>
1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甜瓜绯䅒

没粮了所以开始自己产…建议大家也试试👍

15 thoughts on “青烟令 第二章”

  1. 大佬的特工那篇文也请继续,和这个系列都很喜欢

  2. 妈耶,这也太精彩了,每一章感觉都很好看,好期待后文哦,作者也写的很用心,支持支持

  3. 跟那位打赏的好大哥说一下,下一章我4.18就发了,一直在等审核555

    1. 没事,我的都搁那里改了20遍了,站长也很忙来着….隔着也算隔着,你改改嘛~0v0

        1. 塔开的网站,还可能赔钱….至少15年开的很棒很棒了,其他网站我是找不到不用那啥也能进的….啊,伟大的….掌管h的佛祖~~

      1. 哈哈哈我没有怪站长的意思,这也都是为爱发电,站长也很不容易。ps我的建议是先去写下一章哈哈哈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