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大车司机的伪娘随车性奴 第一至二章

目录

  • 大车司机的伪娘随车性奴 第一至二章

大车司机的伪娘随车性奴 第一至二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山海关

一路的颠簸让我精神模糊,直到男人突然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

啪!

醒醒!臭婊子!前面就是山海关了。我要在前面的服务区停一停。

屁股上的疼痛蔓延开来,我的困意渐渐消散了。疼痛并不让我感到有什么反感,而是一种条件反射似的羞辱驱使着我,扭了扭裸露着的屁股。

是,主人,人家这就补一补妆。我向男人回答道。

如此下贱的话语,我竟如此自然的对另一个男人说出了口。在大货车的驾驶室后排,赤身裸体的我扭身坐了起来,翻找着化妆包。这里面的空间并不宽敞,在一堆四处丢弃的色情玩具掩盖下,我迟迟找不到化妆包在哪里。看着几根粗细不一的假阳具,我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

你个骚货拿着两个假几把干嘛呢,穿个衣服到前面来,老子要撒尿!男人大声吼道。

是,是,是主人。我柔声附和着,套上了一件随手抓来的连衣裙。

来到副驾驶位,我向左俯身下去,拉开司机的裤子拉链,用手夹起了他半硬的肉棒。然后把嘴唇吸了上去。

男人一声低沉的叹气,一股热流涌入了我口中。没有想象中那么剧烈的异味,但腥臭的气息还是充满了鼻腔。我屏住呼吸,等着着命令。

骚货,想要喝下去吗?男人低头问道。

呜呜呜,我轻轻的摇着头。此时我的羞耻心已经达到了定点。我甚至期待着,期待男人命令我喝下他的尿。

那就打开车窗,吐出去吧。男人低声下达了命令。

我一边用手捂住鼓起的嘴巴,一边奋力摇下车窗。满口的腥臭随时都要爆裂而出。我把头伸出车窗,大口喷吐着,咳嗽让我喘不上气。直到我看到远处的地平线上,一丝海水的磷光挂在天空下。

这里就是山海关吗?

我竟然要用这样的方式走遍全国吗?

服务区的牌子出现在视野里,我隐约看到下面贴着一行小字【暂停服务】。路边茂密的树影掠过,空气中还夹杂着潮湿的味道。这一刻使我想起了毕业那年的夏天。

我相信,大部分人大学毕业的时候,都是迷茫的。

经过十二年机械地学习,来到一个不太如愿的大学。度过了曾经充满期待,却实际上毫无意思的四年本科。在我大学毕业的这个六月,并没有特别留恋的东西。

女朋友去了别的城市,舍友还在网吧里打着游戏,社团的散伙饭上我喝了很多酒。

然后,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人生的抉择。至少,这一刻,我们是自由的。

人生呀,人到底要怎么过自己的一生呢。

快乐!我希望这一生是快乐的。

女朋友带给我的快乐,像是剧情类单机游戏。按照剧本走下去,你会得到预告中已经知晓的结局。
朋友们带给我的快乐,像是网络对战游戏。游戏中大家并肩作战,推平对方基地,获得胜利与成就,然后关机睡觉。
工作带来的快乐,哈哈太可笑了,我在大三的暑假实习过。普通人在工作中获得快乐,更像是妓女在卖婬中得到性高潮!

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做妓女呢。哈哈哈哈。如果我是女的,我一定选择做一名妓女。这个想法从小时候我就有了,一边做爱,一边赚钱,这不是最棒的工作嘛。

宿舍里,我想象着自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上门妓女,来到客人家,发现客人是一个变态施虐狂。被客人拉到里面的小黑屋捆住手脚强奸。在客人的虐待中,我迎来高潮。啊,客人,请加点钱吧。我哀求着。客人,请加点钱,啊啊,请加大力量!请大力干我吧客人!

就在我沉浸于幻想中激烈地射精时,宿舍的门开了。那时推开门的人我并不认识他,后来我再也忘不了他。

不好意思呀,走错了。哎?这是503呀…同学,张伟在不在这个宿舍?打开宿舍门的男人呆立在门口说道。

这时我明白了,这是我舍友张伟的父亲,来接他拿行李离校。我慌忙的找衣服遮住身体,却只找到一件T恤。我赶紧穿上,再想找条短裤,这时候我才发现最尴尬了一件事。我这时正穿着女朋友留给我的丝袜和高跟鞋。天哪,张伟的父亲已经看到了。高跟鞋因为有点小,怎么也脱不下来。他会怎么给张伟说,张伟又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同学。虽然已经毕业了,但我可不想在同学们的议论中社死呀。

叔叔,请你不要告诉张伟你看到的….我的….样子,可以吗叔叔?

哈哈哈,同学,放心吧,叔叔都理解。看来张伟不在呀。那叔叔先走了哈。说完。男人关门出去了。

我赶紧给张伟拨通电话。却又挂断了。我蒙了,我该怎么办呢。不行,我得看看他们见面之后聊什么。要是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就完蛋了。

谁能想到,一次偶然的性幻想,竟然在我最迷茫的时刻,让我的人生走向了从未设想的轨迹。

服务区的修理铺

顾不得继续回忆,车停在了修理铺门口,我知道【暂停营业】的牌子是给外人看的。大车司机们有自己的规则,他们只会在自己认识的服务区休息。

司机跳下车,向我说:赶紧化化妆,一会给你介绍个人。

他走进了修理铺的小门。留下我一个人在副驾驶座位。咦,化妆包就在副驾驶的座位旁边嘛,找到了。

司机带着一个老男人走出来的时候,我合上镜子。现在已经补好了眼影、粉底和口红。我坐在座位上看他们走近,等待着下一步指令。

司机说:娜娜呀,穿个性感的衣服。快点滴…..下来,见见老哥哥。

我回身在后排找了一双红边黑丝袜穿上,然后提起一双粉色高跟鞋。又打开遮光板的镜子照了一下,假发有点乱,不弄了。身上的粉色紧身裙也不换了。

我跳下货车,蹬上鞋子,扭着屁股走向两人。

司机向老男人哈哈说道:怎么样,骚气吧?哈哈哈哈,我说老哥呀,你外面找的那些娘们,哪有这个漂亮呀哈哈哈。

嘿嘿嘿,不孬,确实像样咧。老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淳朴,也很猥琐。

站在两人面前,我知道,我看起来并不像他们口中的娘们。我的衣服和高跟鞋都是死亡芭比粉,女生一般不会这样穿,即使是个妓女,这一套衣服也太没品位了。而且我的披肩发,在夕阳下泛着光,一眼就能看出是假发。更关键的,我的体型骨架比女生大多了,穿着高跟鞋站在他们两人面前,我其实比两人高出了半头。

但在老男人的眼中,我看到了光。我能看出,他喜欢我的样子。

我对老男人说:对不起哦哥哥,人家不是“娘们儿”,是男生哦。

我这么说是为了避免麻烦,我心里清楚,司机带我来这里,是想用我的身体换一次保养,或者是加半箱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不提前告知对方自己的伪娘身份,可能会在被发现后迎来一顿暴打。

闭嘴!跪下!

司机生气了,他一边喊着,一边伸手解腰带。

我缓缓伏在地面上,一阵钥匙的悉悉索索声中司机解下腰带,狠狠的抽在了我的屁股上。天呐,皮带抽的实在是太疼了。我竟然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求饶。

嗨!小妮儿,俺看着嫩就是个小娘们儿!行了!别打了兄弟,赶紧走吧。俺带小妮儿进屋去。

老男人替我求情,司机没再抽第二鞭子。我低头伏在地上不敢动弹。等待着指令。

妈了个蛋的,老子要不是有急事,今天怎么得抽你十鞭子。司机骂着,把腰带栓在了我的脖子上。转身向一旁继续说:老哥,来,把这个母狗牵进屋里头去,让ta爬着进去。

老男人接过皮带的一头,摆摆手说:行了行了兄弟,快发动车吧,到了老李那边给他说我后晌不过去了哈。嘿嘿嘿嘿,走吧走吧。

我还趴在地上,直到听见柴油发动机的打火声,才敢抬起头。

这个男人看起来五十多岁,面相温柔和蔼。他看着我的脸,笑着说:俺知道你这样的人,俺见过,起来吧…闺女…俺看你,比老多小闺女都好看….嘿嘿嘿。

我站起身,他为我拍了拍膝盖上的土,然后相视无言。

我现在穿着女装,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老男人用皮带拴着脖子。在一个陌生的服务区,远处好像还有人影走动。想到这些,羞耻心和尴尬瞬间涌上心头。可片刻中,我的心里又充满了对面前这个男人的依赖。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这个尴尬的时刻,他,是我唯一能依赖的人了。他如果不收留我,我根本没有地方可去。他如果把我把我丢在这里,我将以这幅不男不女的面目独自面对这个世界。想到这些,我对眼前的老男人充满依赖。我心中想着,请把我牵到房间里面去吧,在里面玩我,干我,怎么都好,在我身上发泄兽欲,对我做变态的事情,怎么都好,请不要让我独自面对这个世界!

老男人盯着我可怜无助的眼神,没有说话,转身走向修理铺。

他的手中却紧紧拉着我的临时项圈。

就在这一片沉默中,我踉踉跄跄的踩着高跟鞋,被一个老男人牵进了汽车修理铺。

第二章 修理铺

一家暂停营业的服务区… 一间黑漆漆的修理铺…

就这样,我被一个不认识的老男人,牵着脖子,踉踉跄跄地走进了大门。

男人把我牵到发动机吊架旁,抬手将牵着我脖颈的皮带挂在了钩子上。我才这个钩子是用来吊起大车发动机的,这个巨大的铁钩比我手腕还要粗,这一幕看上去应该很不协调。我就像一只被陌生人牵回家的小狗,被人栓在角落。

我没敢说话,继续观察男人。他正在一旁的工具台上找东西,不知道一会将要对我做什么。男人看起来有一米七五,头顶上已经没有几根头发,天气闷热他只穿了背心短裤和一双拖鞋。泛黄的白色背心上,斑斑点点不知道是修车的油污还是食物的油渍。总之,看起来是一个完全不在意自己形象的老男人,估计也不会有女人或者孩子照顾他。在服务区这种地方,我可能是他最近一个月见的最像女人的东西了。

“那个小妮儿啊,你饿不饿呀。” 男人不回头的问道:“饿了的话,俺给你下点速冻水饺呀?”

“咳嗯” 我努力清了清嗓子,尽量让声音更女声一些:“那个…人家不饿的,而且如果吃水饺的话,一会有要清理后面了…所以不吃了吧。”

“清理什么?” 男人不解的问。

“呃….就是,吃饭的话,要清理后面….就….就不能做爱啦。”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男人笑得咳嗽了起来。

虽然我已经做了太多不知廉耻的事情,但是被男人这一笑,我又觉得脸红不好意思了起来。是啊,明明是别人关心我,问我饿不饿,我却想的是吃饭的话会影响之后做爱的事情。关键是,其实经过一路的颠簸,我已经有点饿了。啊,天呐,我现在可真是个满脑子淫乱想法的婊子呀。

见我脸红没有说话,男人开口了:哈哈哈,行,那就等会再吃。咱们先干正事。

说完,他把一堆东西在操作台上逐一排开。几根麻生,几根锁链、一把尺子、电瓶和电线。

完了,我想,这次碰到真的变态了。我本以为今天要后庭不保,没想到皮肉之苦也要挨了。虽然这么想着,但我的小帐篷却不自觉地撑了起来。

男人找了个电焊面具带了在头上。原本还算和蔼憨厚的形象,被面具彻底改写成了变态老男人。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粗壮的双手在油污的白背心上擦了擦。我猜,面具下应该是一幅猥琐的笑容吧。

他用铁链把我的双腕缠了起来,又在两腕之间打了一道。然后解开我脖子上的皮带,又把捆着我双手的铁链挂在了发动机吊架的钩子上。

男人按动电钮,钩子慢慢升了起来,我被牵引着缓缓地抬起了双臂。

直到穿着高跟鞋的双脚也不得不踮起脚尖来支撑身体的重量,男人再次按动电钮,上升停住了,我的双腕感到巨大的拉力。铁链不是皮质镣铐那种感受,铁链没有任何弹性,我的手就像是卡在石头缝里一样被挤压的生疼。幸亏脚尖还有一点支撑力,不然我一定就喊出声音了。可能我喊出声音来,才是老男人想要的结果吧。

看我继续默不作声,男人开口说:别看俺这个起重机不咋样,这上面吊的娘们儿可比吊过的发动机还多咧!哈哈哈哈。

果然,我没想错,这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变态。

他继续说道:嫩那个司机主人,可是把你租给俺啦,你这两天就住在这里吧。

额,又猜对了。我原本还有点奇怪,那个大车司机从一周前见面开始,每天都要和我做爱。为啥今天这么大方的就走了。原来是收了老男人的钱。额,他还会回来吗?

不容我多想,电焊面具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他说:小妮儿啊,你喜欢玩什么呀。

”那个….爸爸…您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儿….只是希望能对人家温柔一点“

”嘿嘿嘿,那行呀” 男人说道:“那就先给你来个12伏的吧。”

啊?十二福?十二浮?什么意思呀。我还在疑惑着,男人已经拿起来电线。额,完了,这是要电击我!

男人一把扯断了我裙子的吊带,然后把裙子拉到我的脚底。我的双乳暴露在了空气中。

“吆喝喝,还有小铁环呢,那太方便了” 男人碰了碰我的乳环,这是在两周前在河北的时候被打上的。我刚刚适应了乳环的存在,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被使用。

他把一对夹子分别夹在我的两个乳环上。又取了一对夹子,慢慢剥开我的小包皮,将一只夹在了龟头下,另一只夹住了我的嘴唇。

“啊…啊哈…..请不要” 小JJ被夹的疼了起来。这种夹紧的疼痛和被鞭打不一样,它刚夹住的时候会疼一下,然后当你以为疼痛要消散的时候,痛感会突然一下又回来了。只要夹子不取下来,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会一直继续下去,让你感觉它在一点点的把夹住的小肉肉扯下来。

“别慌,一会就不疼了” 男人转过身去,拿起了电瓶。”一会就不疼了哈“

他把一对红线接困在电瓶的一极,然后将一对黑线捻在一起露出一个环形的扣。

”开始啦“ 说罢,环形口接通了电瓶的另一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流瞬间直击我的乳头,龟头和嘴唇。天呐,这种痛苦可不像是闹着玩的。我自己买过电击按摩器,我以为会是像之前一样,是那种麻麻酥酥的感觉。没想到老男人用的这个电瓶有那么大的威力。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了!” 我是真心的在祈求他停下来。

”求求您,啊啊啊,球球了,不要呀,太疼了 “ 我不断挣扎,但手腕被铁链高高的挂起,只有双脚来回乱踢。而一旦脚尖抬起来,我的手腕就感到一阵疼痛。天呐,我完全没有一点挣脱的可能。龟头的电流刺激我的整根JJ都颤抖起来,嘴唇的电流直抵口腔,我的舌头不由自主地伸直了。但是和双乳比起来,这些都还好。可能是两个架子比较近的缘故,双乳在乳环和电流的刺激下,像是有针扎进来。虽然我知道12V的电流不会对人体造成永久伤害。但是这种乳头的痛楚实在是太激烈了。

”球球您了,请停下,让我休息一下吧,求您了,爸爸!“

在我的哀嚎中,男人取下了电池的一极。

”嘿嘿嘿,真好,嫩看嫩的小鸡鸡流出小水儿水儿啦,哈哈哈哈“ 男人笑得即猥琐又满足。

”请让我给您口交吧!“ 我想用性来满足对方,以免对方继续折磨我。

”不不不,那没劲,俺租你来,可不是操嘴操逼滴 ” 男人摆摆手,说罢电池又被接通了。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 我感到莫大的绝望。之前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男人,我都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满足他们,他们无非是喜欢口交、做爱和一些SM情趣。我也乐于做游戏中的M,用受虐作为性爱中的调剂品。没想到真正虐待是这样的感受。无处可逃,无路可走,无穷无尽。我只能任由电流刺激我的一对乳头,只能任由口水在舌根泌出,只能任由小弟弟战栗着流出淫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我不断的哀嚎着,不断嘶吼,我已经不再让自己保持女声。我想起了小时候,我逃学去游戏厅,父亲把我抓回家,把我困在床上,用皮带抽我屁股的时候,我就是这么叫的。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渐渐的,我的呻吟声小了下来,意识也变得模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后悔搭上那辆车,我后悔相信那个司机,我后悔自己像个婊子一样扭着屁股走进这间修理铺。

啊,我真的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走上这条呢…

回忆又到了那个毕业的夏天。

【三年前】

被同学父亲发现我丝袜和高跟鞋在宿舍里手淫,使我原本就迷茫的毕业季又蒙上了一层荒唐的面纱。

我犹豫再三,拨通了张伟的电话。

“ 喂,伟子,你爸找到你了吗?”

“ 啊?我们在一块呢,咋了?你怎么知道我爹找我呢。”

“ 哦哦哦没事没事,找到就好啦… ” 我放下心来,看来他爸没说什么,太好了。

“ 哦哦哦,行。对了小南,我爸说叫你一块吃饭,我们在小餐厅呢。”

“啊啊?吃什么饭呀” 我蒙了,叫我去吃饭,是什么意思,是他爸爸要叫我去吗,出于什么目的呢。

“就是吃饭呗” 张伟口气很轻松 “明天我爹就接我走了,咱们一块吃顿饭呗,我还叫了李强呢 ”

“行行,好的,一会我就过去 ”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答应了下来。

餐桌上,我不敢说话,一直在观察他们父子。张伟的父亲点了菜,然后说孩子们都要进入社会了,想喝酒就喝吧,多喝点也没关系。他们三个喝了两瓶白酒,我只要了几瓶啤酒。喝着喝着,他们聊起了过去四年的趣事,聊起了今后的打算,我附和着,没说太多。我又能说什么呢,我对未来没有任何规划,只想做一叶浮萍。

最后,张伟和李强都喝多了。我和张伟父亲一起,把他们带回了宿舍。

等把他俩分别抬上床,我累的不轻,也准备睡了,开始收拾床铺。

“小南,你等等再收拾 ” 张伟父亲站在宿舍门口,摆摆手,示意我出去说话。

“我准备睡了,叔叔,明天再说吧 ” 我这才想起,中午那尴尬的一幕,我不想再面对那件事。

“出来说,小南,我跟你说说中午那件事 ” 男人说的很坚定,我无法拒绝。

校园的小路上,走在一排杨树下。我和张伟的父亲并排慢慢走着,都没有说话。这条路我无比熟悉,每天上课下课都会走过,但是此刻,我认真地踩着每一块地砖,像是从来没走过一样。我努力的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去想身旁的这个男人。

“小南,我经常听大伟说你的事情,你是个好同学,好孩子 ” 他先开口了。

啊,这一刻,我只想扒开脚下的地砖,然后找个缝钻进去。实在太难堪了,我竟然被同学的父亲看到了穿着丝袜手淫,还射了一桌子。天呐,他为什么还要单独找我聊这件事,装作没有看见不就好了嘛。为什么还说我是好孩子,是要教育我迷途知返吗?天呐,他为什么不能想我父亲一样,不管我不就好了吗。

“额…叔叔,我错了,中午的事情,是个错误。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此时,我只能硬着头皮,把事情糊弄过去。

“不不,不是这样的小南,叔叔觉得你没错 ”

啊哈?没错,我都觉得我错了,还是第一次有大人为我说好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这样的小南,你如果喜欢那么做,你就可以做 ”

“嗯嗯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嗯嗯。

“所以,你是喜欢这样做,是吗小南?”

“嗯…我不知道,我以后不会了叔叔 ” 喜欢,我是喜欢吗?

“不,孩子,你还会的 ”

“啊?什么意思 ” 确实,他说的可能是对的,我之前也用母亲的丝袜自慰过,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

“孩子,你先告诉叔叔,你喜欢吗?” 他问的语气很认真,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是喜欢的吧?” 我说的是心里话,但是没想到说给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一个即将大学毕业的男生,告诉同学的父亲,自己喜欢穿丝袜穿高跟鞋,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呀,我是怎么说出口的。

“叔叔明白了 ”

也许就是因为对话中没有提到任何关键词,所以我才敢说出真实的想法。但是他说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明白什么了,怎么就明白了,我可什么都不明白呀。

“你跟叔叔来,给你看些东西,你想看吗? ” 他继续说。

啊哈?看什么,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难道他父亲有什么秘密,还是他想带我去把事情公布出去。我不敢跟他走。但是他看上去非常的认真,那是一种成熟男人的认真,他好像已经看透了我,而且自信我一定会跟他走。

“看什么呀,叔叔,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 我还在挣扎。

“当然是看你喜欢的东西了,傻孩子 ” 他自信且坚定的说,仿佛是在为我做一件善事。

我的脑子一篇空白了,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难道他是个同性恋,专门喜欢找小男生下手。不过,他倒也长得不难看,在中年人中绝对是帅的。臂膀宽阔,个子比我高半头,下巴上青青的胡子印。等等,我在想什么呀!他是我同学的父亲,是别人的爸爸!

其实,我小时候,很小的时候,爸爸带我去洗澡,我就想过一件事。那么多大男人的澡堂里,只有爸爸能保护我。爸爸那么强壮,我那么弱小。那时候澡堂里很乱,人多的时候,爸爸会把我抱在怀里,抱着我赤裸的小身体,让我有万分的安全感。长大以后,爸爸就不会再抱我了,也不再保护我,甚至对我感到失望,觉得我不够男人不够强大。

那么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像爸爸一样保护我吗?

至少中午的事情,他没有说出去。他还关心我,他还说他明白我。

“好,那我跟你去吧…叔叔 ” 我相信他,他不会伤害我,所以他要给我看什么,就去看吧。甚至,不仅仅只是相信,我还希望,希望会发生点什么,希望这个成熟的男人可以像爸爸一样,为我迷茫的未来带来新的光明。

走出校园,打了一辆车。上车后,他告诉我,这次是因为来这边送货,顺路接张伟回去。随后,到了一个货场。他带我到了一辆大货车旁,告诉我上车吧,东西就在车里。

我尝试的爬上驾驶舱,货车的门非常高。他托了我的屁股一把,温柔有力的大手,托在我的短裤与大腿之间。我感觉他不仅仅是托着我,还揉了揉我的臀肉。

上车后,他也上到驾驶舱,然后从后排拿出一个大包。我才发现,原来货车的驾驶座后面还有一排,是一张小床,可以容纳一个躺下。估计是供司机休息的吧。

“打开包,看看里面的东西,喜不喜欢 ” 他说。

“哦哦 ”

我拉开大包拉链,一推叠好的衣服,看起来是女装。衣服下面是一双高跟鞋,是那种夸张的超高跟,艳红色。啊哈?旁边还有,还有几个肛塞、几只假阳具,胸罩,蕾丝内裤,一顶假发。这都是什么?手铐、项圈、鞭子、蜡烛、震动棒。天呐,我只在AV中见过这些东西,不由得看出了神。

“喜欢吗?”男人问

“额,喜欢….不过,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这些是谁的?”

“这是叔叔为另一个可爱的男生准备的。” 男人的话语很温柔。

“啊?什么?男生,为什么给男生?” 我这才意识到,难道叔叔喜欢男生?

“是的,这些都是给男生用的 ” 他握住我的手说:“想不想把这些都用到你的身上?”

天呐,我大脑一篇空白。我从没想过,会在显示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事情。虽然我曾经幻想过,幻想自己是一个女人,被其他男人当作婊子玩弄,在男人们的玩弄中获得屈辱的性快感。但从来没想到,事情会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难道他希望我穿上这些装扮,然后他要像玩女生一样的玩我吗?难道幻想的东西真的会发生在现实中吗?

“我…我…”

“不愿意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

“我…我…….” 我说不出口,我的欲望驱使我答应下来,但面对着一个陌生的中年人,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没关系,你想回去的话,走就好了,中午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 是呀,他确实不会说出去了。他如果给别人说了我的事,我就告诉别人他车上的这些东西。我是可以走的,我不仅可以走,还可以放心下来,中午的事情不会暴漏了。不过…我并不想走,我希望这个男人对我做一些我从来没经历过的事情。

“我…….我今天可以留下吗,张伟他们都睡了 ” 我本来是想给自己找留下的理由,但话说出口才发现,这恰恰是他今天叫我出来的理由。

“当然可以啦 ” 他看起来很满意 “走,咱们去酒店吧 ”

就这样,我提着一大包女装和情趣玩具,跟着同学的父亲去了酒店。

【修理铺内】

乳环上的夹子还在不断地将电流导向我的双乳,每次老男人断开电池,我都会乞求他放过我。他却只是嘿嘿两声,然后继续接通电流。

“啊啊啊…啊啊哼啊啊啊”

“求您了,不要呀,求您!”

“啊啊啊啊…呃呃呃…”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和想象中不同,电击其实没有任何声音。我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哭求和心跳。而对面的人,从来没有回应我。

“啊啊….不要啊 ”

“啊呃啊…啊啊啊啊 ”

“呃呃呃…呜呜 ”

“呜…”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我已经全身无力。再没有有力气呼喊,口水已经流干了,小丁丁也软了下去,丁丁头还挂着一串长长的淫液。

我瘫软地挂在起重架上,电流终于没有再来犯,一切都安静下来。

哗啦啦啦,锁链松了下来,我顺势跪在了地上。我的手腕还是被紧紧的捆在一起,我蜷缩在地面上,用可怜的眼神向那个修理工老男人,那个折磨我的变态。

“累了吧小妮儿 ” 他摘下电焊面具,说: “ 天都黑了,俺给嫩下点饺子吃 ”

“嗯嗯….嗯嗯…..” 我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

老男人解开了锁链,却又拿起一对镣铐,看样子是很粗糙的不锈钢,应该是他自己加工的。我不敢反抗,也完全没有力气反抗,顺从的伸出双手,让他把一对镣铐锁在我的双腕。而后,他又拿出一对更粗的镣铐,锁住了我的双脚。我发现四只镣铐之间并没有锁链相连,正在疑惑的时候,他又拿出两个更大的圆环。一只锁在了脖子上,一只锁住了我的腰。腰上的圆环尺寸偏小,挤压着我的五脏六腑。这些圆环镣铐上还有几个半圆耳朵,他用铁链穿过一个个镣铐,连接起来我的脖子、手腕、腰和脚腕。我的手被固定在腰的两侧,项圈的前后分别都连接着腰圈,双脚限制在只能走一小步的距离,同时脚腕还被锁链连接到了腰环后面。

就这样,我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被一身镣铐和锁链装扮成了一个彻底的奴隶。最让我羞耻的是,不争气的小丁丁又挺了起来。

老男人没有理会我通红的双颊和挺起的丁丁,他拉着锁链,将我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床和一座狗笼。看来这就是他的卧室了,看来他早就习惯了在虐待他人中取乐,或者说虐待他人已经是他的日常生活了。

天呐,我要在这里呆多久,他说那个司机把我租给他了,租了多久?那个司机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我?

2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娜娜CDM

是一个羞耻的女装肉便器,qq3491125196

4 thoughts on “大车司机的伪娘随车性奴 第一至二章”

  1. 难得一见的佳作,但纯粹的施虐是不是太惨了点哈哈哈哈,建议多来点sex

  2. 从笔法上看绝对是老手,这个场景衔接这么熟练,说不定是干岸下海的(这什么鬼比喻啊)
    对角色的刻画也与其他人不同,现实与想象的错离确实是很不错的作品立足点。描写痛苦的地方个人觉得再重几分可能就成了超现实作品了,现在这个尺度作情趣/现实作品,就挺不错。可能会有些人觉得哇怎么这么痛苦,对欲望的幻想不就是舒服且美好的吗?那么确实并非如此,出卖身体同时也意味着出卖自己的所有积极的正面的反馈和表现,没什么所谓的共赢可言。
    当然,太现实了以后,这文章又不合适出现在性幻想网站了……只能说我觉得问题不大,别人的感觉就不一定。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