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Hamabe Uren ♥

秋色黎明

秋色黎明 – 蔷薇后花园

2006年秋季,一位男性正焦急地等待在医院的过道。护士从亮着灯的手术室中走出,男性立刻站起身,用充满方言腔调的普通话问道:

「医生,怎么样了!」

护士看向男性,回道:「大小平安,是个男孩。」男性皮肤黝黑,头发用头油梳得很顺,身上穿着皮衣,内里一件红色毛衣配着衬衣,下身是系着一根杂牌皮带的粗布西装裤,他对着虚弱的妻子,一个身体不大的南方小女人,不住地笑着。

出生证明上,记录下了这个孩子的名字———李秋明。

「我又不是没有在努力工作,我他妈天天七点去上班,下午陪客户喝酒喝到深夜,你以为我很轻松?我他妈的赚那点钱给你们供完我自己连条新皮带都买不起!」男人向着妻子怒吼,一边把酒杯砸到地上,「秋明现在要上小学,我把关系都找遍了,找得到吗?」秋明这年五岁,在涂成了蓝色墙壁的儿童房里大哭,他不知道为什么父母要吵架,他明明有乖乖去上幼儿园也没有哭,为什么还是要因为他吵架。

秋明上小学二年级的期末,拿了第一个三好学生。母亲做了一桌丰盛的菜,母亲给他倒上了平常不能喝的可乐。他的奶奶说「我家秋明是最聪明的男孩子呀,真棒,以后读大学读到美国去,你想吃什么西餐奶奶都给你买。」,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布包袱,翻开布里的塑料纸,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拿出50块人民币,把这张碧绿色的纸币塞进了秋明的手里。「不要告诉你爸,下次拿奖奶奶还奖励你。」

那天晚上,他的父亲对他说「我们李家,三代人呀,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三代单传呀!你一定要好好学习,搞出成绩,以后不要像爸爸这样,你看我这条皮带,比你年纪都大了。爸爸最后悔的,就是小时候没好好学习,一把年纪了,像什么样,是吧。」

后来,爸爸妈妈就不太爱说话了。每次吵起架来,秋明也会乖乖躲到儿童房里,他每次都听到父亲死了命的叫喊「你要离婚是吧张丽华!那就离!」,然后母亲又哭起来「那秋明怎么办,他还小啊,他是你儿子啊!」

五年级那年,父亲把他叫到天台上来,抚摸着他的脸「儿子啊,你是我们李家三代单传的男孩,以后要当个男人,男子汉顶天立地大丈夫是吧…哈哈…以后爸爸妈妈会分开,但是不用担心,我们还是一样爱你的,不会变的。一定要好好学习啊,以后你就和我一样,当那个家里的…顶梁柱是吧。」父亲有点哽咽,「以后呀,你不要像我一样,是吧,40多岁了,拿着这点工资,出去人家都得笑我…」

后来秋明就没见过他母亲了,有时在这个城市的商场里能看到长得很像母亲的人,和别的叔叔站在一起。

2015年,秋明进入初中,市重点,奶奶笑得特别开心,「我家秋明哦,出息啦。以后要考到大城市去是吧…」

后来,秋明拿到了自己的第一部手机,是一部红米,有些卡顿,屏幕小小的,但他很喜欢。

重点初中的重点班,他的作业册上终于写下了「七年级(2)班 李秋明」的字样。

他从小就不怎么出门,父母也不总带他出去玩,他不会打篮球,踢足球也不会。他的体质很差,其实他最喜欢的是读小说,小学的时候,同学都在看漫画,读小说的他就显得很成熟,这让他有一种优越感。

但到了初中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重点班,谁都读过两本,反而是他,从小不爱运动,篮球队融不进去,足球也融不进去,他想交的朋友中午全部都去打球,要么就是刷题,他也社交不了。

后来他们班上有女生聊到了「BL」,还会一脸坏笑地看着他说「秋明绝对是受。」

秋明的头发比别的男学生长一些,皮肤也因为不喜欢出门更白,还因为体质差,所以很瘦。其实秋明很好看,眼睛像他的母亲一样,眼珠大而清澈,脸型有点像父亲,是清秀的类型。

后来他在手机上看到了「BL小说」,看了一章之后,他更多的是困惑———男生和男生咋能在一起呢。

但是对于从来没看过言情小说的他,这种小说一时成了他对爱情的第一印象。

期末考试,他的成绩在这个重点班成了中下水平。他回到家后,父亲就在沙发上坐着等着他。

「考得怎么样?」

「在我们班上比较一般,但是,在年级上真的还行的。」

「放屁,你以为我不知道!老子花钱供你上这个补习班,不是让你拿去给我来一句在你们班上比较一般的!你知道现在钱多难赚不?你要试试赚钱不?我告诉你,你什么都别给我干,你就给我学习,你是个男人!男人就给我负起男人的责任来!」

秋明在那个夜晚,抓着试卷狠哭了一顿,他跑进浴室里,看着自己的样子,眼周红肿,头发上全是汗,黏在头皮上,素白的皮肤因为反复扇自己耳光透红。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的痛苦,父亲爱他吗,他明白这是爱,是自己做的不好吗,明明是委屈的,他不知道这无端的痛苦来自何处,又将去往何方,所以他拿起剃须刀的刀片,割开了自己的皮肤。

皮肤像纸一样被割开,露出里面白色的真皮层,他看着血液一滴滴的汇聚成了一条线,从纤细的手臂上流下。 此时他觉得好平静。血液和眼泪一起滴下,他反而露出了笑容。

血液此时对他来说,是一朵花,是一条河,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寒假,他没有朋友约他出去玩,于是就自己在家打开那部老老的电脑,百无聊赖地在网络上四处寻找。他在网上慢慢地探索着,突然发现了一个从未涉足过的领域———外网。

那时互联网还很松,「番羽土啬」、「蓝灯」这种词汇可以直接查到。

初中的第一个寒假,他因为无聊,注册了推特账号,但是他后面就没怎么打开过了,因为蓝灯要收费。

这时他在自己枪里装满了子弹,往自己的太阳穴瞄准。

他继续看着互联网上五光十色的内容,在哔哩哔哩上,他了解到了一个词「女装大佬」,他仔细看了看,这个视频里是一个皮肤和他一般白的人,长长的头发,好看的妆容,细长的腿,还穿着裙子。但是当这个人开口说话,秋明惊奇的发现,竟然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这个就是女装大佬?真是雌雄难辨啊。」秋明切实的感叹到了。

他走进浴室,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也许,我也可以?」从小,他的父母就说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要当男子汉,要顶天立地,要流血不流泪,但是他也想哭,他也想软弱一点,他不喜欢运动,也不喜欢那些「男孩子气的东西」。

「如果我是个女孩子的话就好了啊」秋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挤出一个微笑,「那样子的话,又可以尽情的哭,又可以穿可爱的衣服,还不用顶天立地。」

过完年之后,压岁钱理所当然的被「保管」了大部分,不过还是留下了200块给秋明。

秋明偷偷买了一件好看的裙子,穿上之后他对着镜子反复转了两三圈,他笑得很开心,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女孩子。

他的头发已经变得很长了,因为这个他也被家人骂了无数次「长毛嘴尖的像什么样!」但是他穿上裙子,带上发绳之后,镜子里的自己,竟然莫名的还挺好看。

开学回到学校之后,他变得越发孤僻,和他聊天的人越来越少。

有一天放学的时候,他走在回家路上,突然,班上的一个男生拦住了他,那个男生在班上很抢手,很多女生都喜欢他。

「李秋明,我喜欢你。」他从容的说出这句话。随后,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秋明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只是低着头。

对面男生的微笑慢慢的变成大笑,「李秋明,你真喜欢男的啊,我靠,我以为那些女生骗人的呢,李秋明,你是不是真喜欢男的?」

秋明此刻的情绪羞耻混着愤怒,他转身就跑了。

他手上的伤疤越来越多了,他现在慢慢习惯上穿上裙子,进入女生的角色,大哭一场,或者是脸红着对着那些「女装大佬」的色情片自慰。他幻想自己是那个女孩。

第二天,他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一个女生———最爱聊BL的那种,跑过来跟他说「李秋明,你真喜欢男的啊。」

秋明把头低下,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句「没…没有。」

「我靠,你真喜欢男的啊!」那个女生一下笑起来,「你是1还是0?」

「我都说了没有…」

「那昨天,王世文说喜欢你,你咋是那个反应?」

「哎呀,我说了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别再来问我了。」

这时,这女生瞥见了李秋明手上的伤疤,「我靠,咋回事啊,你这是自己割的啊,我靠…」说完就离开了。

李秋明在学校的传闻里变得变态,危险,恶心。他只能把自己沉浸在互联网的世界里,越来越深。

但是,升入初二之后,教务处终于看不下去他那特立独行的小马尾,剪掉了他的头发,变成了标准的学生头。

「我的头发!你说剪就剪了?你是不是活腻了啊刘永辉?啊?当个教务处主任很不得了吗?」他的情绪完全爆发了,他伸出手来狠狠地扇了主任一个巴掌。

那天,他是被父亲接回家里去的,他依稀记得当时父亲对着主任的赔笑,以及当晚发生的事情。

「李秋明,跪下。」

「明明是他先剪我头发…」

「我说跪下!李秋明!」

李秋明腿部一个无力,跪在了地上,父亲解下了他的皮带,狠狠打在了李秋明身上。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4 thoughts on “秋色黎明”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